第四部 黑社会 第十九节、菊花残【下】

2009-03-17,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标签: | 33,600 views
十九、菊花残【下,今天继续更新】       阿朱姑娘,咱们虽然不认识,但开个玩笑,不带急眼的昂!各位狗友也别乱点鸳鸯谱了,完全完全没有的事儿。好了,继续。      在二龙和谢老二之前,曾有过两次著名的谈判。      八十年代后期,某破旧的饺子馆,孙大伟与黄老邪间曾有过装逼犯的王者之战。这是属于六十年代生人的一场谈判,他们成长于革命年代,刚刚被市场经济洗礼,古典流氓的精神尚存,而且还多少还有点“侠士”间相互敬重的意思,虽然当时赵红兵和李老棍子打得不可开交,但,孙大伟和黄老邪两人见面时还是十分克制,抱拳握手一样不少。      九十年代中期,滚刀肉东波曾跟当时年少气盛的王宇在回民区的饭店犯过照。这是属于七十年代生人间的一场谈判。他们成长于改革开放伊始,深知金钱的重要性,见面时谈判就是围绕着个“钱”字,双方都剑拔弩张,毫不掩饰自己对金钱的渴望和吝啬。      千禧年后,出生于80后二龙和谢老二终于迈上了前台,开始了属于他们的谈判。这一代人在他们出生十年之后就被人称作是温室中的花朵,生在蜜罐中,没吃过苦,没经过磨练,是“垮掉的一代”。虽然二狗认为以上论调有失偏颇,但显而易见的是:无论二龙还是谢老二都是在依靠着背后强大的靠山来谈判,而当年和他们年龄差不多的赵红兵、东波等人却都是靠自己和自己手中的枪刺来谈判。      二狗从不用个案、特例来论证某一现象。      谈到自立,八零后生人,似乎的确是比六、七十年代生人差了点。二龙和谢老二依靠着靠山来谈判绝不是个偶然现象,时至今日,我市八零后的狠角也不少,按理说完全有能力有本事自立山头,但他们都习惯于依附某一势力强大的团伙,一依附就是几年,结局基本就是炮灰。要知道,赵红兵、张岳、赵山河、东波、李四等人像他们现在这岁数,早已称霸一方。      就好像是当今社会中,接受教育更好的八零后中有能力的人恐怕不比六、七十年代生人少,但目前看能撑起大梁的却寥寥无几。      将才不少,帅才却寥寥。这是为什么呢?      是不是八零后生人相对于六、七十年代生人,多少缺少了点主见呢?二狗不得而知。      再过几年九零后走到黑社会的谈判桌前会怎样?是不是谈判时还要先伸出剪刀指、涂个腮红照张大头照?       赵红兵为了这次谈判,显然颇费心机。不但把谈判的地点安排在了检察院正对面的酒店,而且,还让表哥和马三两个成名已久的老江湖陪二龙一起去。       但二龙,似乎并不懂赵红兵的良苦用心。       大虎为了这次谈判,显然也用了心思,据说虽然他没叫什么猛将去直接陪谢老二谈判,但是,在我市那家新营业的四星级酒店的一楼的沙发上,坐着六、七个看似闲坐但怀揣着各式枪支的汉子,这其中,有二虎。       这那酒店的二楼是中空的,他们坐在一楼,直接可以看到二楼的谈判情况。上面谈不拢或者出现了其它的什么状况,他们立马端起枪上去就轰。       大虎这么做显然不是为了保护他的“外甥”谢老二,大虎是为了避免输得一败涂地。而且我们可以从中看出,无名的忽然出现只是让本次赵红兵与大虎间的斗鸡博弈出现了一个纳什均衡点,也就是赵红兵前进一步,大虎退缩一步。       如果是高欢被绑,那么结果可能是赵红兵后退一步,大虎前进一步,达到另一个纳什均衡点。       这次赵红兵绝未全胜,大虎也绝未全败。大虎可以接受小的让步,比如让谢老二给二龙赔钱、道歉之类,但肯定不接受全盘失败。       对于大虎来讲小的利益可以失去,但如果在赵红兵面前一败涂地,那大虎以后在江湖中无法立足,这对于坐过10几年大牢的大虎来讲,和要了他的命也差不多。       赵红兵自然知道大虎肯定不会让谢老二一个人去,所以让表哥和马三一起陪二龙去。       大虎也怕二龙等人暴打一顿谢老二甚至直接把谢老二带走,彻底颜面扫地,所以,大虎派了二虎等人强火力掩护。       这是一场两位江湖大哥间心照不宣结束这次谁都不愿意继续下去的恶战的典型方式。       但不懂的不仅仅是二龙,还有谢老二。赵红兵和大虎显然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该怎么做,但他俩都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高估了谢老二和二龙两个20多岁已经看似成年的人的智商。       人家二龙来谈判的目的根本不是要钱,也不是要让谢老二赔礼,更不是要顺利拆迁。而是就是想收拾谢老二一顿,以泄其心头之恨。       人家谢老二来谈判,也没觉得自己理应受欺负。琢磨着也就是赔点钱赔个礼道个谦,谁让自己捅了人家一刀呢?要是二龙再冒犯谢老二咋办?肯定谢老二再给二龙来一刀呗,再给二龙来个血气胸呗。       二龙怕啥啊?他身后有赵红兵那么强大的靠山,收拾他谢老二一顿怎么了?谢老二怕啥啊?他身后有大虎那么强大的靠山,再给二龙来一刀又怎么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让简单的问题复杂化,让复杂的问题变得更加复杂。这些不仅仅是二龙的本事,也是谢老二的本事。       他俩在这场杀气腾腾硝烟味甚浓的谈判所表现出来与前辈的差距显而易见。       倘若当年的谈判高手黄老邪知道他们间这场无厘头的对话,肯定满腔愁绪,连他都得愁死。他必轻吟低唱一曲: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今天继续更新,周三下午三点,搜狐原创对二狗在线访问,如对二狗有问题,请届时光临。      搜狐访谈链接: http://club.book.sohu.com/r-bookzw-21295-0-0-900.html

第四部 黑社会 第四节、年轮

2008-12-21,Su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标签: | 49,191 views
日期:2008-12-21 14:41:43  赵红兵、沈公子等人开着车齐齐的去了李四的海鲜酒店。高欢和李洋没去,这是男人的聚会,这是一群雄性激素燃烧过剩的男人间的聚会,女人和孩子去,有点不合时宜。      曾经有人评价李四开的海鲜酒店为我市的黑社会分子聚集地,二狗觉得这话一点错都没有。先别说经常来这里吃饭的其它社会大哥。光赵红兵、李四、李武、费四他们几个和他们的小兄弟,就是常年把这里当成自己家的餐厅。      尽管这样,李四的海鲜酒店生意还是一样的火。因为黑社会和普通小混混不同,黑社会一般情况下基本不会对和自己无冤无仇的圈子外的人动手,来这里吃饭,安全的很。而且,酒店的老板是李四,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李四的酒店闹事儿?      赵红兵等人奔赴饭店的车队里,有沃尔沃、有凌志、还有刘海柱那醒目的奔驰……      十三年前,他们这群人,他们这哥儿几个,在干什么?还在骑着自行车,你十块我二十块的凑钱去喝一顿酒,动辄最后结账时还差几十块钱需要挂账。他们还在自己拿着刷子给旅馆刮大白。      现在,大大的不同了。当然,这得益于他们的“奋斗”,但,更得益于社会的发展。正是社会的发展和进步,给了赵红兵、沈公子这样有能力的人发财的机会。即使是赵红兵、沈公子这样的人不去混社会,二狗相信生活得也一定不会比现在差多少。      2001年初的中国,是什么样的?是个手机普及、电脑普及,信息已经高度发达的中国。是个女孩子的裙子已经开始短得不能再短了的中国。是个只要努力拼命,就肯定能有口饭吃的地方。是个几乎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都在盖楼修路的大工地。      四个字:生机勃勃。      此时的东北,经历了改革的阵痛后,形势已经略有好转。成千上万的下岗工人多数都找到了自己的出路——即使所谓的出路也就是在自己家门口开个小商店、小饭店,但温饱总是能保证了。当然也有些具有技术的工程师、技术员,南下去了苏州、无锡、宁波,在那里的工厂里找到了自己的新的岗位,而且,工资比在东北时起码高出了3、4倍。      李四的酒店里,很是热闹。大年初一,两层楼几乎所有的桌子都满了。东北的农历新年,总是这么喧嚣。      又过了一年,赵红兵显得更老了,鬓角上的白发的数量已经超过了黑发的数量,额头上已经有了深深的皱纹,虽然只有38、9岁,但是看起来足足有50岁,只是在那眉宇之间,依然荡着英姿勃勃之气。      “今天,我们欢聚一堂……”赵红兵起身端起酒杯,例行公事开始祝酒词了。   “能不能换点新词啊?”小纪起哄了。   “在座的各位都是好同事、好兄弟,在过去的一年里为公司都出了不少力……”赵红兵不理会起哄的小纪,继续不紧不慢的说。   “操,怎么净说这些客套话。”小纪继续起哄。   “大家都叫我一声大哥,我这大哥当的惭愧的很,在过去的一年里没让各位赚太多的钱……”   “红兵大哥你这是说什么呢?我们有今天全靠你啊!”赵红兵公司的那些同事兼小弟开始说话了。   “不过没关系,毕竟大家还年轻,只要继续这样干,相信一年更比一年好!今年一定财源滚滚!”      大家开始鼓掌。      赵红兵把正经话说完了,开始挪榆坐在他身边的刘海柱了:“你们看这位,柱子哥,大家都认识吧。过了年,他已经虚岁65了(其实刘海柱也就47、8岁),你看看人家这身体,人家这精气神。他50岁那年还在十四中门口修自行车,你们谁在他那修过?那时候他真是穷啊,听说耗子进了他家转悠一圈,出来以后,哭了。他家忒穷,忒穷。耗子都找不到吃的。你现在再看看人家柱子哥,看见外面那黑色奔驰了没。咱们得向柱子哥学习。”      刘海柱没想到赵红兵忽然开始拿他开涮了。“操”!,刘海柱拿起筷子重重的捅了一下赵红兵的腰。      “咱今天为了新的一年,也为了庆祝柱子哥65岁大寿!来,干一杯!”赵红兵端起酒,一口干了。      包间里的30、40人,全部端起酒,在一片欢声笑语中把酒干了。      今天的这群人,可以真真正正称之为黑社会了。1,他们有经营实体,比如赵红兵的房产开发公司、比如李四的海鲜酒店和浴场、比如李武旗下各个形形色色的小公司。2,他们和政府官员及司法人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3,他们都有着心黑手辣的小弟,而且,在必要时,他们也要动用这些小弟去为他们做事。4,他们几乎各个都有案底,都有过坐牢的经历。      这群江湖中人聚在一起喝酒,自然不像知识分子或者公务员一样有礼有节的细嚼慢饮、举止斯文,而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大声说话。      半小时过后,大家的酒就都开始起作用了。      沈公子忽然想起了中午打麻将时孙大伟说的小纪去嫖娼时特温柔,开始问小纪了。      “小纪,听大伟说前天你和他去黄老破鞋那了?”   “恩那,大伟喝多了,非拽我去,我不去他就跟我急,我没办法,只能跟着他去了。”   “你现在也去那种地方了?”   “我说了,大伟非拉我去!我不去不行!”   “你去就去呗,还嫖干嘛?”   “我没嫖!”   “大伟说那小姐说你特温柔……”   “操,谁说的!我进去什么都没干,和她聊了几句我就出去了!”   “扯淡!”   “真的,我是什么人,我能去那种地方吗?我老婆知道还不得削死我!”   “那你跟她说什么了,你说来听听。”沈公子总是那么八卦。   “我进去以后,只说了几句话,就把那小姐吓坏了,不敢接我这活儿了。”   “你怎么说的?”   “她问我:大哥,你真是从山上刚下来的?我说:恩!”   “然后呢?”沈公子对这话题特感兴趣。   “她又问我:山上的日子苦吗?我说:挺苦。”   “再然后呢?”   “她又问我:你是犯了什么罪进去的?”   “你怎么说?”   “我平平淡淡的说……”   “说什么?”   “奸淫幼女……”      沈公子一口酒喷了出来:“有才,你真有才!”      一桌人哄笑。他们这些人在一起,什么埋汰聊什么。      这时候,赵红兵掏出了手机开始接电话。二狗清楚的记得,赵红兵当时的手机是三星800,折叠的那种。但是赵红兵的那三星800的折叠处好像有了什么问题,不能自动合拢了。但是人家赵红兵有办法而且能将就。他拿了根皮筋绑在了手机上,每次接电话或者打电话之前要先把那皮筋解下来,然后才能接打电话,他是真不嫌麻烦。据说到春节时,他这手机已经坏了快一个月了,但是他宁可这么将就着,也懒的去买一个新手机,更懒的去修这手机。就这么一直将就着。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做大事儿的人,通常细节都不这么样。细节做的很出色的人,通常很难做大事儿。      不大一会儿,赵红兵把电话打完了。      “红兵,你把你手机借我用用!”沈公子说。沈公子看这破手机火大得不得了。   “我这手机不好用,只有我能用。”赵红兵说。   “扯淡,你会用我肯定会用!”   “你肯定用不了,你一用就坏了,你的手机呢?用我的干嘛?”赵红兵开始警惕了,他知道沈公子早就看不惯他这手机了。   “我手机没电了,让你借我就借我,你怎么这么多废话!”      赵红兵挺不情愿的把手机递到了沈公子手里,交给沈公子以后,赵红兵还盯着那手机,他太了解沈公子了,沈公子是那种真敢把他这手机在地上摔地上摔碎了逼他换新手机的人。      “你看我干嘛?你看的我发毛。”沈公子看到赵红兵盯着这手机,知道赵红兵怎么想。   “你别弄坏了!弄坏了这大过年的我去哪儿买?”   “你这手机早就坏了,还用等我弄坏?我就是给兰兰打个电话,你别那么紧张。去,去,去,你喝酒去。”沈公子边说边解下了绑在手机上的皮筋。   “啊……你轻点。”赵红兵很不放心的又看了那手机一眼。      沈公子看赵红兵转身离去,打开了那乳白色的三星800,轻轻一掰,“啪!”,彻底断了。      一桌人都在坏笑,没一个人说话。      沈公子又小心翼翼的用皮筋把那已经断成两半的手机绑在了一起。      “我电话呢?”赵红兵喝了两口酒,不放心他那手机,又走了回来。   “这呢!”沈公子把那手机又送回到了赵红兵手里      赵红兵人生中有一半的时间是和沈公子一起度过,他一看沈公子那眼神就觉得不对。      赵红兵慢慢的解开了皮筋,轻轻的打开了那三星800手机……      赵红兵左手一半、右手一半。      众人哄笑。      赵红兵说不出话来,用那坏了的手机盖指着沈公子。半天,还是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说也是个老板,也是个大哥,手机破成这样还不换,我们都跟你丢不起那人,我们刚才商量了,你不是不买吗?我们每人掏200块钱,帮你买一个还不成吗?”沈公子倒是先说话了。      赵红兵还是说不出话,绝望的看着沈公子。他明明知道沈公子要弄碎他的手机逼他换新的,但是他还是把手机给了沈公子。他心存侥幸沈公子能放他一马,结果沈公子还真的就这么干了。      “哈哈,是啊,那手机也忒破了,真该换了!”大家都说。   “今天是大年初一,起码过了初五才有手机卖,你们让我去哪儿卖去!这几天,我用什么?”赵红兵有点急。   “别人找不到你,肯定给我打电话,我不是有手机吗?咱们俩成天在一起,找到我就找到你了。”沈公子笑吟吟。   “你……”赵红兵哭笑不得。      “别吵了,别嚷嚷了,照张相,照张相,照完了继续喝!”孙大伟喊。      大家摆出了八把椅子,开始照相了。      八把椅子上,坐了七个人。有一把空着,那椅子是张岳的。      谁也想不到,下一个春节,这八把椅子上,只剩下五个人了。      赵红兵和往常一样坐在最中间,身边坐着的是费四等人。在他们身后,是他们这个团伙中的最核心的兄弟。比如刚刚跑路回来的王宇,已经在赵红兵公司任职的丁晓虎等人……      这张照片上,和以往相比,已经少了太多的人,没了那个文质彬彬一身书生气的张岳,没了那个戴着高度近视镜的范进,没了袖子长长的富贵,没了男不男女不女的马三,没了满脸胡渣子的蒋门神……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没了谁,春节都一样热闹。或许那些在照片上已经消失了的人,每个人在这一天都会想起,但,没有一个人会说出来。      喝醉酒趴在桌子上哭的孙大伟或许就是在想念在照片上消失了的某个人。但是,没有人会问他究竟为什么哭,在哭什么。

第二部 第五十节、对应分析(第二部外篇,结局,下)

2008-06-17,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4,656 views
日期:2008-6-10 16:01:31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五十、对应分析(第二部外篇,结局,下)   至于黑社会性质的流氓和黑社会这两个时代的流氓对应的属性究竟是怎么样,二狗暂且不写。毕竟,后面还有两部。   二狗想起前段时间曾和文中第三部和第四部出现的一位叫先哥的江湖中人酒后聊天,他也是二狗很好的朋友。(东北话先哥要读成先儿哥,带儿话音。)   “二狗,最近我一直在看电视,每天都在看,中央十套节目。”   “看什么节目?”   “看太阳系、银河系、地球、宇宙”   “呵呵,先哥你对天文产生了兴趣?”   “没有,我对天文一点兴趣都没有,你嫂子也说我精神有问题了,成天呆呆的看那些和自己毫不相关的宇宙。“   “呵呵,那你为什么去看那些东西?”在二狗眼中,先哥是我市最斯文的江湖中人,虽然沉默寡言,但向来说出的话极富哲理。   “我看银河系,我看宇宙,我是想知道,我自己究竟有多渺小”   “……”二狗一时没听明白,继续听先哥的话。   “银河系有多大呢?是要用光年来计算的。我们有多大呢?使用米来计算的。”   “是啊,和宇宙比起来,我们什么都不是”   “和历史比起来,我们一样什么都不是,我们连历史长河中的一粒沙都不是,我们顶多只是泥土。过了100年,我们什么都没有了。”   “谁才可以称之为历史长河中的一粒沙呢?”二狗问。   “过了100年,依然有人记得他,可以称之为一粒沙了”   “谁才能可以称之为历史长河中的堤坝和港口呢?”二狗继续问   “改编了历史进程的人,比如毛主席、爱因斯坦”   “先哥你想的这些和说的这些究竟是为了明白什么呢?”   “既然我们成不了历史的堤坝和港口,改变不了历史,那我们就要当泥土,只要我们是泥土,我们就要随波逐流。这些,你无法改变”   的确是这样,无论是赵红兵、张岳还是李四,都是这汹涌澎湃的历史长河中的泥土,无论他们在我市混的有多么好,都终究只是泥土,而已。   面对共和国改革开放以来社会的一次又一次剧烈变迁,他们,为了生存,为了生存得更好,只能随波逐流,别无选择。   不是赵红兵、张岳、李四创造了共和国过去二十年的历史,而是共和国过去的二十年的历史创造了他们。不但创造了他们,而且还创造了赵绿兵、张山、李六。   上学时学哲学时,老师告诉我们,是人民创造历史,而不是英雄人物创造历史,只不过英雄人物对历史有一定的推动作用,历史其实就是由赵红兵、孔二狗这样的人民群众创造的。好吧,二狗暂且承认这个观点。   但,二狗必须说,如果说历史是由人民群众创造,那赵红兵、张岳、沈公子也都是历史长河中万万千千颗泥土中的一粒。   共和国走向何方,他们也将跟随着走向何方。   社会中的人们的价值取向如何变迁,他们也将随之而改变。   谁都不能免俗。   好了,第二部结束,又以慷慨悲歌之士赵红兵、张岳再次南冠做楚囚而结束。   这就是江湖。

第二部 第四十九节、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下)

2008-06-17,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6,891 views
日期:2008-6-9 16:40:23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第四十九节、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下)   还好,94年我国法律还没有黑社会犯罪一说,赵红兵最终被定了指使他人故意伤害罪,而且定的是故意伤害致残,理由是东波被砍以后左手活动不怎么利索了。东波没死,是赵红兵的万幸。   刑警队找不到王宇,找不到李四,却抓住了赵红兵交差。   有期徒刑四年,尽管判得有些勉强,但最终只判四年还是沈公子等人拼命活动的后果。   赵红兵虽然说过不要毁在鼠辈手里,这次,虽然他没彻底“毁”在鼠辈手里,他还是“栽”在了鼠辈东波手里。虽然他没去自己和东波这个“瓷器”去碰,但是最后却把他给牵扯了进来。   赵红兵当时心里肯定在苦笑:跟赵山河打翻了天都没人去管,这次仅仅过问了一下黑东波的事儿,就被判了四年,去哪说理去?   但是没办法,谁让他赵红兵是有前科的人呢?谁让他赵红兵是全市男女老少都知道的江湖大哥呢?谁让刑警队的人恨他恨得牙痒痒呢?据说当时刑警队已经不是严春秋一个人恨他,而是全刑警队都恨他,这是由于,社会上的混子打架把事儿弄大了,都不愿意去找警察,都去找赵红兵等人解决,赵红兵、张岳等人在社会上比警察说话管用得多,哪个警察接受得了?这下,可算有机会判赵红兵了。   当然,这次入狱对于赵红兵来说,可能并不算是坏事。他起码从这次入狱明白了俩道理。   1,在中国,社会上混得再好,如果不和政府和司法单位打好交道,早晚有一天得扔进去。   2,不涉及自己和自己兄弟利益的江湖恩怨,能不参与就不参与,说不定再有个芝麻大的小事儿,就又把自己毁了。   中国人讲究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但是二狗认为,成大事者通常都毁在了小节上。通过这次,赵红兵应该是明白了。李四肯定不是第一次找人背地里黑别人,但是就是这次就犯事儿了。可能有人会说:“李四找的人也太不专业了,这算什么社会大哥啊!就找这哥俩儿,都是废物。”   可能是各位香港电影看得太多了,一想到打手杀手就想起一身黑衣黑裤戴个墨镜手里掐着一把AK47一通乱突突,干完以后从上百层的高楼跐溜一下就没影了。张家兄弟的形象和这相差也太远了,穿着五块钱的脏兮兮的T桖衫,坐着两块钱的三轮车流着大鼻涕去埋伏,去砍人,砍完还喝9毛钱一斤的原浆散白酒。这是不是有点太衰了?   二狗想说,其实,这才是打手或者杀手的真实形象。最起码,是东北打手或者杀手的真实形象。张家哥俩满足作为作为打手或者杀手的最基本的四个条件,1,缺钱。2,手黑。3,生面孔。4,不是我市的江湖中人。   赵红兵再次进去,倒是没受什么罪,首先是沈公子的钱花到位了,第二是这次再进去对其它犯人根本连归拢都不用归拢了。   这时赵红兵的江湖地位,和88年那次入狱已是大大的不同了。   赵红兵再次入狱,倒是真把高欢给坑了。高欢这边离了婚,那边赵红兵却又进了笆篱子,孩子没过哺乳期,高欢不是一般的苦。   “要么,你再复婚吧,你孤零零的一个女人,怎么过啊”别人都这么劝高欢。高欢的老公很爱高欢,如果高欢回来,她的老公一定不会拒绝。   “不可能,我现在终于想明白了,我宁可一个人过,也不会和一个我自己不爱的人过。对我前夫,我只能说句对不起了。”   高欢的主意特正,八匹马也拉不回来了。   “你别再上班了,每个月工资连1000块都没有,又当班主任,又带着孩子,太苦了,你要是实在闲着没事,来饭店当会计吧,这饭店是我和红兵的,当然也是你的。”沈公子劝高欢别再上班了,的确,饭店每天的营业额就要上万,高欢那点工资和饭店的利润比起来,九牛一毛。   “当老师,总归是有点正事,日子一忙碌,时间过得就快了,不就是四年吗?没多久。等他出狱了,我就不上班了”高欢微笑着说。   高欢希望用日子的忙碌来打发时间,等赵红兵出狱。   “你一个女人自己住不安全,干脆住在我家吧,我家有空的房间,人多点,热闹。”李洋让高欢住她家。   “好吧”高欢也没客气,直接就住进了张岳家。   赵红兵和张岳过命的交情,李洋和高欢是最好的朋友,高欢真就住在了张岳家。   日后,曾有江湖中人有时候开玩笑说,“张岳,你真行啊,家里养着俩老婆,长得都那么漂亮,而且俩老婆关系还特好”   “别你吗的扯淡,高欢是我嫂子!”张岳每次听到这样的玩笑就上火、骂人。   张岳就是这样,严格恪守着中国江湖的传统。高欢是赵红兵的老婆,张岳绝不多看一眼。   一年多以后,张岳家里就剩下高欢和李洋了。张岳又进去了,两年劳教。如果说赵红兵进去还有点原因的话,那张岳被判劳教可能连原因都没有。张岳这次被劳教二狗到现在也不知道张岳被定的是什么罪,或许根本就没什么罪,就因为他是社会大哥,组织流氓团伙,曾指使或参与过流氓斗殴。   据小道消息说,当时香港快回归了,像是张岳这样的人必须得进去,否则影响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等香港回归以后再把他放出来。二狗对公安部门此举颇为不解:张岳的确是混子,但是谁说了混子就不爱国啊?香港回归张岳高兴还来不及呢,他还能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儿不成?   当然,也有可能,张岳的确是在那时候干了点坏事才被抓起来的,但可以肯定,他肯定没干什么太大的坏事,否则也不可能是“两年劳教”。   95、96年,张岳、赵红兵、表哥、费四四个人都在服刑,但服刑的地点颇有不同。张岳和费四是在劳教所,赵红兵是在本市的监狱,表哥是在本省的重刑犯监狱。   赵红兵在看守所还没被宣判时,李武已经出狱。   正所谓:五百年自有王者兴。   没了赵红兵、张岳、李四、费四的江湖,群龙无首,一样的热闹,一样会有新的江湖大哥出现。   但是没了赵红兵、张岳、李四、费四这样豪气千云义薄云天的江湖大哥的江湖,总是让人觉得少了点什么。   挺落寞。   二狗想起了《红楼梦》里的那句:好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最起码在二狗心中:从94-97年的江湖,有如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二狗未曾关心过。   所以,第三部还是要从赵红兵出狱写起。   故事已经完了,但是第二部还没有完。   那是因为,二狗每天的工作就是写研究报告,研究报告不能把事儿说完了就算完了,还必须要写Conclusion&Recommendation,不写的话客户马上一个电话打过来张口开骂。在这个帖子里,Recommendation是不用写了,但是Conclusion还是必须要写,必须要为拜金流氓做个总结,必须的。

第二部 第四十九节、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上)

2008-06-08,Su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42,961 views
18:40:51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四十九、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上)      当天晚上,王宇跑路。王宇再回到我市已是七年以后,那时候大家早就把这事搞定了。      王宇跑路的时候,具体做的是什么,到现在还是个谜,反正是很长的一段时间,连李四都找不到他。      王宇自己说:开始时自己在深圳的夜总会做驻唱歌手,后来又去了成都做歌手,风靡万千少女,现在带回的成都老婆就是他的粉丝。      但是根据有些也在广东跑路的混子说:王宇在深圳根本就不是做歌手,而是做鸭子,是卖的。风靡万千少女估计是假的,风靡万千富婆倒还差不多。      更有些人说:王宇根本就没在深圳,而是和李四一样一直在广州,只是李四一直没有见到他而已。有人称亲眼见到王宇在广州的“鱼吧”里做男公关,出台只要300块。行话来说就是干男活儿的,根本就不是干女活儿的。鱼吧据说是九十年代广州著名的同性恋酒吧,二狗工作以后曾多次出差去广州,但是一直不知道传说中的鱼吧在哪里,当然,二狗对这样的酒吧也不感兴趣。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王宇每当听见别人这样说时,总是一笑了之。二狗曾向他求证,已年过而立的王宇说:“男活儿我肯定没干过,或许我跟几个香港有钱的女人睡过吧,但我没收过钱。呵呵”   “那别人乱说的时候你怎么不削他?”二狗问   “嘴长在人家身上,爱怎么说怎么说去吧。话说回来,我是没被逼到份儿上,如果真到了穷得吃不上饭的地步,我或许真有可能去做鸭子去。”王宇说完,笑了笑。   “……”二狗无语。      和众说纷纭的王宇相比,几乎和王宇同时跑路的李四则透明多了,那是因为,李四在广州混得忒好了,忒牛逼了,忒尿兴了。无数在我市犯了事儿的混子,纷纷南下投奔他。      据说李四的成名之作是在广州的一个小型工厂的仓库里以一敌四十,当然,这是我市江湖中人的传说。      李四去广州时最早找的是他的一个战友,在一个小工厂里当保安,李四当时走的时候带了点钱,并不是太缺钱,所以在广州也没找赚钱的路子,经常在他的那个战友那里下下象棋什么的。结果,他的那个战友工厂的老板得罪了广州当地的黑社会。      晚上八点多,四十多人,手持钢管、砍刀等到了李四战友的工厂,李四的战友不在,但李四睡在这个工厂仓库里。据说人来的时候,刚点着了一根烟在躺着看书的李四连烟都没掐,从枕头底下抽出一把枪刺就拉开了仓库的门。      “你们来干啥,有事好好说”李四在我市嚣张习惯了,一向就这么说话,一副老大的派头,改不掉,没办法。   “砸你们工厂,闪开,否则连你一起剁了。”来砸场子的人看着面前这个睡眼惺忪微驼着背的人,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谁砸我捅了谁”李四把烟嘴咬在了嘴上,有点含糊不清的说。      四十人对一人,绝对优势,领头的人冷哼了一声就带人冲到了仓库里。      李四咬着烟卷根本没费话,提起枪刺迎面冲了上去。      两分钟后,厂子院里只剩下了李四一人,手提着一把滴着血的枪刺。      “真他吗的怂”传说中,李四从嘴上拿下了还没熄灭的香烟,抽了一口,摸了摸短得只剩下青茬的头发,优哉游哉的说。      二狗也曾求证过:“四叔,打成那样你还叼着烟卷跟人家干?”   “我当时叼着烟卷了吗?我忘了,要是叼了,那也是没时间拿下来了,呵呵”   “听说你一个人两分钟捅了四十个?”   “扯淡,就算是给我四十只小鸡崽子,我两分钟也杀不完啊!”   “大家都这么说”   “我一共捅了四个,我第一下就捅了领头的那个,随手又扎了他身后那个,这时候,他们的人开始逃跑,我追上了两个,各来了一下,我再追的时候,工厂的院里已经没人了,连被扎的都跑了。”      所以,二狗说:江湖传言,信三成即可。      李四这个“东北仔”一战成名,很快被一位有香港黑社会组织背景的老大纳入麾下,极短的时间内,李四又成了这个团伙里的金牌打手,到回到我市时,已经是该团伙的二号头目。      九十年代的广州,毕竟是个大都市,有着海纳百川的气魄,能让李四这样的外地人,有一席之地。但我市,就算是到今天,依然没有任何一位来自外地的社会大哥。      话说回来,无论王宇和李四在广东混得是好还是差,和本文都无关了,他们都消失在了故事之外。我市的江湖中,再也听不见了他俩的名字。再次听到他俩的名字时,已经是六年之后。      李四和王宇分头跑路的当天晚上,赵红兵在饭店内被捕。被捕时,赵红兵、高欢、小纪、孙大伟等人正在一起吃饭。      赵红兵被捕时就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因为刑警队是把他铐走的。      “照顾好你们嫂子,陪她吃好喝好。”赵红兵只说了这一句,对小纪和孙大伟说的。说完,被警察戴上手铐,走了。这个世界,最值得赵红兵牵挂的,就是高欢了。和上次不同,这次,赵红兵是在高欢面前被铐走的。      这天,距离赵红兵和高欢重逢,正好半年。      以严春秋为首的刑警队的一批人,都从心里恨赵红兵,早就下了决心:只要找到机会,一定判了赵红兵。      有赵红兵这样的人在社会上存在,对于他们警察的权威,是极大的挑战。

第二部 第三十八节 浑身是胆(下)

2008-05-14,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6,194 views
日期:2008-5-14 14:54:54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三十八)浑身是胆(下)       张岳、王宇等人只差几步就冲上三楼时赵山河手里提着一把大卡簧迎面直冲了下来。赵山河已经是身背两起重伤害,根本就不怕再多一起重伤害,这时刚被赵红兵的扎啤杯砸完没几天的赵山河鼻子脸上还在剧痛,走路也是一瘸一拐,心里窝着一股火。       手里攥着卡簧的赵山河连人带刀扑下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张岳这边冲在最前面的王宇。       第一刀就扎在了王宇的身上……       血气胸!一刀就扎出了个血气胸!       王宇被赵山河一扎一撞之下仰面倒下,走在王宇身后的张岳左手一搂抱住了王宇。这天的张岳并没有带枪,他手里那把六响的手枪已经打完,已经成了一块废铁。       王宇身边蒋门神拿着一把喷子,看都没看,仰面朝台阶上赵山河的胸口就是一枪。“咣”的一声。蒋门神不是一般的凶悍,拿起枪就朝赵山河的胸口轰。       根据目击的张岳和蒋门神后来说,这一枪打到赵山河身上后,火星四溅!!为什么说是火星四溅呢??!因为赵山河真的练成了护体神功吗?肯定不是!那是因为,赵山河那天穿了件老式特种钢防弹背心!据说这种防弹背心目前军人和警察已经不多用,因为实在太重,足足有20多斤。但就是这件特种钢为主要材料的防弹背心,在这关键时刻又救了赵山河一命。至于说是不是这一枪打在赵山河身上后火星四溅是否存在夸张的成分,二狗无法考证,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枪没对赵山河形成任何伤害。       据二狗所知,我市混子打架,第一个穿上防弹背心的就是赵山河,在赵山河被轰这一枪之前,我市任何混子在开战之前都没有这样先进的防具。海归混子,的确给我市的黑社会带来了一丝新鲜的空气。       但这也提醒了赵红兵和张岳等人,以后当赵红兵和张岳团伙再与其它团伙群殴时,财大气粗的赵红兵等人不但给兄弟们都配上了防弹背心,还配上了钢盔!!极大的增强了战斗力。       赵山河虽然没被这枪击伤,但也着实吓了一楞。       在赵山河这一楞神的工夫,左手搂着王宇的张岳右手挥刀拼尽全力朝赵山河一刀抡去。又是“铛”的一声,据说又冒出了一溜火星子。张岳这一刀下去,才知道,赵山河穿了防弹背心。       赵山河在挨这一刀的同时朝半瘫在张岳身前的王宇胸口蹬了一脚,王宇和搂着王宇的张岳同时仰面朝楼梯下倒去。同时,赵山河的兄弟也从上面冲上来,居高临下,连朝蒋门神砍了两刀,蒋门神抬手挡了两刀后被砍翻。       从右侧冲上楼梯张岳等人全线溃败!他们直接面对的是从小和赵山河一起玩到大的一起练武的几个兄弟,也是赵山河团伙的骨干力量。       当时,被赵山河一刀扎得已经呼吸开始困难的王宇头朝下躺在楼梯上,雪白的衬衣上盛开了一朵大红花。而赵山河手里的卡簧又扎在了刚刚倒地的张岳的胳膊上。眼看,张岳等人今天就要在这里被灭。       赵山河,又是一刀,扎向了张岳的的脖子,尚未起身的张岳狼嚎着抓向了赵山河的手腕。       但,张岳,就是命不该绝,用讲评书的话说就是:“说时迟,那时快,斜刺里杀出一彪人马”。       一把黑油油的莫辛纳甘苏式四棱枪刺扎在了赵山河的腿上。沈公子到了。       插播一段广告:狗友们,地震灾区受困群众目前依然未摆脱困境,二狗在这里希望大家拿出自己的行动支援灾区的受困群众,捐款不在多少,关键是个心意,咱们谁都拿不出10万8万的捐款,但是捐一块钱,就可以为那些在地震中失去父母的孩子们买上一瓶矿泉水,你愿意捐吗?你愿意救那些受困群众吗?就像沈公子救困境中张岳一样!如果愿意,就去我哥给我做的blog里www. k2gou.cn,那里面有N多慈善机构的联系方式。       开战时沈公子走在队伍的最后,当张岳和赵山河等人交手时,沈公子尚在二楼和二楼半之间,眼见赵山河和张岳接上了火,在前面的楼梯里却塞满了自己人,沈公子根本无法从楼梯上去。当沈公子看到张岳等人仰面从楼梯上倒下后,情急智生,顺手从王亮手中接过那把莫辛那甘四棱枪刺后向上一跃抓住了二楼半到三楼之间楼梯扶手的铁栅栏,脚踩上了二楼到二楼半之间的楼梯扶手,从二楼半到三楼之间的楼梯扶手的铁栅栏间递了出去,狠狠的扎在了赵山河的腿上。莫辛那甘枪刺又细又长,尖极是锋利。沈公子这一扎,把赵山河小腿肚子上的肉扎了对穿。       赵山河吃痛,腿一软,卡簧也扎偏了。       沈公子身手极是敏捷,翻身上了楼梯,朝赵山河身边的兄弟又是一刺。       赵山河的兄弟对有如神兵天降的沈公子毫无防备,肩膀又被刺中。       “张岳,下楼!和他们出去打!”沈公子边刺边喊。他清楚,他是靠突袭勉强支撑住局面,等赵山河等人缓过神来,已方仍然不是对手。       “谁下来!我就扎了谁!”沈公子站在张岳和赵山河之间,手持起码有70cm的枪刺,颇有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下楼!都下楼!”赵红兵听见沈公子喊,也招呼自己左侧楼梯的兄弟快点下楼。       张岳和蒋门神连拉带拽着王宇,快步冲下了楼。       沈公子敏捷的身手和那把骇人的四棱枪刺的确震住了赵山河和他的那些兄弟,给张岳等人起码赢得了半分钟的下楼时间。       据说,当沈公子和赵山河僵持了约半分钟后,当张岳和赵红兵等人马上就要下到一楼时,赵山河旁边的一个兄弟突然抡起了战刀朝沈公子迎面砍了下来,沈公子当时站在台阶上,左手扶着楼梯,右手抬起枪刺奋力一隔,隔住了这把开山刀。       这时,赵山河又是一刀朝沈公子捅来。       赵山河这一刀,刺出了我市混子斗殴中到今天为止依然是最具观赏性的一个动作。       当赵山河这一刀刺来时,身手极佳的沈公子居然一个后空翻翻到了二楼半的平地上,转身就下了楼,跑了!后空翻!!!       一刀刺出,对方居然一个后空翻跑了!这在人类斗殴历史上也是极其罕见的!!!       这样的逃跑方式是不是有点太经典了?沈公子就是沈公子,连逃跑都跑的这么潇洒,这么与众不同,这么脍炙人口!       沈公子以后空翻的方式躲了一刀转身逃跑这件事至今依然为人所称颂,而且越传越玄,后来已经有人这样说了:“赵山河一刀刺出,沈公子一个后空翻翻下了楼梯,紧接着又是两个拉拉提……”。总之,就差没说沈公子后来又来了几个托马斯大回旋了。       毕竟,沈公子这属于斗殴中的急中生智,并不是体操表演,如果是体操表演,那么我市的体委必须把这个动作以沈公子的名字命名,命名为“沈公子后空翻”之类的,这肯定是必须的。       赵红兵等人撤出楼道后,赵山河等人也追了出来。       钢窗厂的大院,成了当天血战的第二战场。
Pages: 1 2 3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