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三十二节、替天行道

2008-09-27,Satur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标签: | 41,851 views
三十二、替天行道【不说话,玩命更新,国庆前完成50节】       张岳不会忘掉,九年前他给刚出狱的富贵买了一套西装和皮鞋以后,孤儿富贵扑通一下给他跪下叫了他一声“大哥”的情景,富贵那双真诚又略带可怜的眼神,张岳今生不会忘掉。       叫了一声大哥,这一辈子,就是他的大哥。       富贵没有父母,张岳就是他唯一的亲人。张岳不为他做主,谁能为他做主。       张岳在江湖中混的太久了,他明白,在98年的中国南方,早就有了真正的黑社会组织,也有了职业的杀手,那些杀手都是身背多条人命,被黑社会大哥养着,轻易不用,只要一用就是杀人。对方敢于对富贵这样下手,足以说明对方有搞定黑白两道的本事。对付这样的人,想报仇就只有一个办法:暗杀。       张岳让马三找几个不要命的小兄弟,是因为马三跟了张岳多年,是最值得信任的的兄弟,而且马三在前段时间在街头与老古一战,让张岳确信马三手下的那几个兄弟是真不要命。在南山之战中,张岳也见到了脸上一条鲜红的刀疤的拿着手榴弹扣着保险的九宝莲灯。       干这样的事儿,就得找这样的小兄弟干,这样的小兄弟没家没业,需要钱,忠诚,不要命,渴望成名。张岳手下其它的猛将其实也不少,但他们在社会上多少有了些名气,手里也有了点钱,这样的人,如果说明确的告诉他们要去杀人,他们多数都有可能会畏首畏尾。       接到了张岳的电话后,马三找来了大志和九宝莲灯。       “你俩跟着我这么久了,三哥我也没给你们太多的好处。现在我大哥(张岳)有点事儿要办,缺人手,愿意帮忙吗?”    “愿意!”俩人异口同声的回答,而且俩人都挺兴奋。能够跟张岳一起做事,是他俩的梦想。    “呵呵,先别说愿意。你俩知道是要去干什么吗?”    “……不知道。”    “……可能是要去做人……你们俩还愿意帮忙吗?当然了,事儿办完了,大哥不可能亏待你们”    “……”大志和九宝莲灯都沉默了,毕竟,杀人对于他们来说,是从未干过的事儿。       “不愿意去就别去,大哥再找别人也是一样的。”马三说。二狗始终认为马三这人人品不错。    “……我愿意……”沉默了一会,九宝莲灯说。九宝莲灯应该想起了在火车站对面那个又低又矮的平房中当卖淫女的亲姐姐,想起了他的住在垃圾场旁边贫民窟中的爸爸妈妈,虽然他们把他赶出了家,但他们毕竟是他亲生的爸爸妈妈。    “我也愿意……”大志说。大志应该想起了动力大火车,那个虽然长的很一般但是大志却喜欢的要命的女孩子,那个曾经嘲笑他根本买不起诺基亚8110的女孩子。    “恩,想好了吗?想好了的话,现在你们就去大哥的公司。”    “想好了。”这哥俩儿这回异口同声。    “去吧,大哥在等你们。”       在90年代末的东北,如果没权没势的穷人想翻身,那么女人要出卖自己的肉体与尊严,男人就得玩命来换,拿命去赌。       如果大志和九宝莲灯把事儿干得干净漂亮,他们获得的不仅仅是一笔数额不小的钱,而且他们还将获得张岳的赏识,在我市能够获得张岳的赏识,那离飞黄腾达已经很近了。连蒋门神现在在社会上都被称为蒋总了,他俩如果帮张岳办成了大事儿,那肯定在社会上的地位也不会比蒋门神差太多。       在张岳那个70多平米的办公室里,大志和九宝莲灯见到了张岳和蒋门神。       “就是你前段时间把大耳朵给开瓢了吧!”张岳认识九宝莲灯。    “恩,我俩一起干的。”九宝莲灯指了指大志。      张岳看了看大志,乐了。张岳也见过大志多次,每次看见大志,大志那造型都能把张岳看得哑然失笑。      就好像这两天网上有人说咱们神七的航天员长得都一般,不够帅,全球都在关注咱们的三个航天员,国家应该派几个长的帅点的上去。二狗琢磨着要是派什么“加油,好男儿”那几位上去的话,虽然帅是足够帅,但是估计得多带点成人尿不湿什么的。      看人家张岳就不在乎大志造型有多土。毕竟,张岳是要带人去做人,不是带人去参加选秀。长成什么样、穿成什么样都无所谓。       “恩,马三跟你俩说清楚了吗?”    “说清楚了。”    “知道要去干什么了吗?”    “知道了。”      “恩,那好,把东西先给他们。”张岳转身对蒋门神说。张岳除了跟赵红兵废话不少以外,平时还真没几句废话。      蒋门神拿着早就准备好的用报纸包着的两个包,分别给了大志和九宝莲灯。      “别客气,先拿着。其它的回来再说!”蒋门神分别把两个包放在了他们的手里。      两个报纸包的钱,各五万。      大志和九宝莲灯这辈子见过10万块钱吗?应该是没见过吧。      “走吧!出去吃口饭,一会儿乘火车去广州。”张岳起身站了起来。      乘火车而不是乘飞机,为的是不留下姓名。      当晚,张岳、蒋门神、大志、九宝莲灯等四人就踏上了南下的火车,目的地是广州。      张岳没有直接去珠海找小梅,那是因为他要去李四那拿点“东西”。      据说是张岳那天凌晨是自己一个人在天河的一个又脏又破的大排档里见的李四。而且听说这两个身家千万的社会大哥见面以后一句话也没说,没有叙旧也没有寒暄,每人点了一份八块钱的烧鹅饭埋头开吃,吃完以后,李四掏出16块钱买了单。      李四买完单后,递给了张岳一个书包。      张岳接过书包,伸手拦出租车。此时他听见身后的李四用他特有的嘶哑的嗓音说了一句:“需要帮忙,说一声。”   张岳回头,笑了:“四儿,我知道。”      张岳上车走了,或许他还回头看了看依然站在那里看着他所乘坐的出租车远去的叼着烟、眯着眼、消瘦并且驼背的李四。      广州的霓虹灯,的确是比我市的要亮一些。但李四,还是那个永远值得信赖的“四儿”。      这就是兄弟,无论多少年没见、无论多长时间没联系还是一样:你说一句话,我的命,你拿去。      当夜,张岳等四人乘坐出租车到了珠海      在珠海,张岳见到了小梅。      富贵死后,这些小姐一个都没走,都要留下跟着小梅继续干。中国自古不乏侠肝义胆的妓女,梁红玉、小凤仙哪个不是巾帼烈女?谁说婊子无情?据说富贵死后,这些妓女你出5000、我出10000,居然拿着自己辛辛苦苦卖身的钱要集资为富贵报仇!      “是谁害了富贵?!”张岳问。   “是一个夜总会的老板,也是东北人,但是已经在珠海很多年了。前段时间,富贵和他发生了冲突,我早就听说他扬言要做了富贵。除了他,富贵在这里根本没得罪别的人。不是他干的还能是谁干的?富贵被害以后,我还听说他们有人说这就是得罪他们的下场……”   “你不是报案了吗?为什么不把他抓起来?!”   “报了,没用。他进去被审问了几句,就被人保出来了。保他的人挺有来头,估计公安局也不会继续追究了。”      “保他的人是谁?”   “据说是个高干子弟。”   “恩……”张岳不说话了。      张岳知道,无权无势甚至连爸妈都没有的富贵,想靠政府为他报仇,希望忒渺茫了。      《水浒》中扯起的那面杏黄旗上写着:替天行道。      什么是替天行道?为什么要替天行道?那就是当“天”已经不能做出公正的裁决的时候,就要有好汉跳出来替“天”把这个“道”给“行”了。      今天的张岳,就是要替天行道。      临别时,张岳跟小梅说了两句话。      1、 告诉我那个人的名字和住址。   2、 跟谁都别说我来过珠海。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二十九、衙内

2008-09-22,Mo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标签: | 37,290 views
二十九、衙内【不说话,只玩儿命更新,国庆前更新完第三部50节】 前面曾经说过,大志和九宝莲灯这一辈子也不可能成为太子党,因为大志和九宝莲灯的爸爸分别是农民和下岗工人。       他们共同的理想是成为张岳这样的人,黑社会大哥。       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黑社会成员,大多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即使他们中的头目是某些人眼中的“英雄”“好汉”,但是他们头上的“光环”根本不能使他们的社会地位有任何改观,即便是一个连警编都没有的小警察也可以对他们张口就骂、出手就打。试问: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谁敢反抗?谁又又资格反抗?反抗的结果又是什么?      他们大都衣食无着,只能凭借自己的拳头、鲜血和性命,去博一杯残羹冷炙。      尽管张岳这样已经具备一定社会地位的江湖大哥在我市的历史上也没有几个,但这并不妨碍大志和九宝莲灯把张岳作为奋斗目标。      一个多月前,大志刚刚被太子党毒打。今日,大志身上和脸上的伤还在,太子党又在众人面前羞辱他。这口气,大志咽不下。      来自农村的大志当时并不明白:在中国,自古都有一个特权阶层存在,而且,这个特权阶层是被民众所默认并且接受的,这就是衙内现象。就是因为中国在任何一个年代都有衙内,所以老百姓已经习惯于接受衙内现象,并且认为衙内嚣张跋扈理所当然,衙内不嚣张跋扈反而不正常。      农村进城毛头小伙 VS 太子党,如果开个胜平负的欧洲式赔率,请问你如何开?      大志不明白该如何开这个赔率,他以为是每人一条命,当然是五五开。当他明白这绝对不是一场五五开的PK时,已经晚了。      由于二狗和赵晓波走得毕竟近,二狗至今仍清楚的记得当时袁老三等太子党那几年的一时无两的嚣张气焰。      比如说,打架奇衰的袁老三居然敢教训回民区的东波。      东波虽然说是个无赖加滚刀肉,但怎么说也是回民区的大哥,成名多年。当年是敢和赵红兵、李四等人拼一把的大混子。而且近几年,也凭着无赖手段和那张被李四找人砍得满是刀疤的脸赚了不少钱,早已跨入百万富翁行列。      即使是这样,袁老三等人教训起东波来也毫不含糊,当然了,袁老三等人也仅限于口头教训。他们教训东波没别的目的,就是为了彰显他们与众不同的身份与地位。      那时候东波扎杜冷丁成瘾,但是我市公安局扫毒人员毫不含糊,多数杜冷丁的来源都被掐断,平时黑市里150元一支的杜冷丁就算是花个500块、800块也买不到,所以,98年前后东波的杜冷丁是经常性的断顿。实在没杜冷丁扎了,东波无奈之下也有办法,那就是喝止咳糖浆。据说东波喝止咳糖浆能一天喝光两个药店的存货。而且东波这人经常半夜喝止咳糖浆,每喝完一小瓶,就顺手把小瓶从家中的窗口扔到外面,十分没有公德。      东波和袁老三都住在当时全市最好的一个小区,新建的复式的楼房,而袁老三就住在东波家的楼下,98年秋天,袁老三和东波都刚刚搬进那个小区。袁老三睡到半夜,就听见自己家的窗外隔10来分钟就是“啪”的一声。      整整一夜,“啪”“啪”的止咳糖浆瓶摔在小区水泥地上的声音不断,袁老三是彻夜没睡。      当时袁老三并不知道楼上住的就是回民区的东波。第二天一早,袁老三纠集了赵晓波等十来个人就去了东波家。      “笃”“笃”“笃”几声敲门声过后,门被拉开了。      据赵晓波回忆说:房门一打开,他只记得了映入眼帘的那张满是横肉的脸和客厅里散落了一地凌乱的止咳糖浆的纸盒。      都认识,那张脸的主人是东波。因为我市九十年代曾经有人有人给东波这张脸估价,价格是100万元人民币每年。也就是说,东波凭借着这张恐怖至极的脸,每多活一年,就多收入至少100万元。他是干什么都赚钱,就连拍车牌的时候他举一下价格,都没人敢在他那价格上加一分钱。      是个人就知道,全市有这张脸的就一个,东波。一个脸上被砍了十多刀还在继续混的滚刀肉,谁敢惹?      如果说八十年代我市人人都认识的混子是造型别致的大侠刘海柱,那九十年代我市人人都认识的混子就市东波。尽管这二人的品行有天壤之别,但是他们的确是我市两个时代混子的典型代表。      “东波,这是你家啊?”袁老三虽然和东波不熟,但是二人也算是认识。   “嘿嘿,咋了,带这么多人?进来吧!”东波还是光着膀子,穿着条大短裤、拖鞋。      袁老三、赵晓波等人进了东波那个狗窝似的家。一个二百多平米的豪华装修的房子,让东波糟践的连狗窝都不如。      “昨天半夜是你吧?隔几分钟就扔楼下一个瓶子,我他吗的一宿没睡着!”尽管和东波认识,但是袁老三气还没消,说话里带着不干不净的话。   “我不就是好这口嘛。”东波笑了笑,他一笑那刀疤脸更加恐怖。      东波怎么说也是个小社会大哥,平时敢和他说话带着“他吗的”这样的字眼的还真不多。但今天站在他眼前的是一群我市高官和大款家的儿子,东波分的清轻重,他自己掂量掂量自己,和太子党相比,他实力相差太悬殊。      袁老三看一向很得瑟的东波被他说了一句也没什么反应,开始教训起东波了。      “东波,你说说你,也30多岁了,成天还是这么没正事儿,除了扎杜冷丁就是喝止咳糖浆……”      袁老三自己才20多岁,开始教训起30多岁东波了,而且还说东波整天“没正事儿”,就好像他袁老三自己每天有正事儿似的。再怎么说人家东波也是靠着自己的命出去赚钱,他袁老三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寄生虫。      “……”东波脸色不太好,但是还是给袁老三等人发了烟。      “你说说你,喝就喝吧,半夜扔什么瓶子啊?他吗的我就知道西郊那边的农民拆迁以后住上了住宅楼成天往楼下扔东西,你怎么说也是个城市人,咋和那些农民一样呢?”   “……”据说东波还是没说话,刀疤脸青一阵红一阵。      如果袁老三不是有个当官的爸爸,估计这时候东波早就去厨房抄起菜刀把他们砍跑了。      “我今天跟你说了啊,以后你别往楼下乱扔东西了,你这么大岁数了,别成天没个逼数!”   “我不扔不就行了吗!”东波强压怒火,终于回了一句。   “你呀,以后也少扎点杜冷丁,实在是犯瘾你还不如去偷吃点猪肉呢,吃猪肉咋的?对身体最起码没害处。你这样吸杜冷丁,早晚得玩完,我这样说是为你好……”      袁老三这句话实在是太过分,连赵晓波都听不下去了,拉了拉袁老三,示意要走。      袁老三又扔了一句话才走:“东波咱们俩认识,今天也就算了。今天我说这些你也别记在心上,我是为你好!”      据赵晓波说:当袁老三他们刚刚把门关上,就听见东波的家里一阵玻璃杯、烟灰缸等东西重重摔在地上的声音,稀里哗啦。      东波真是气炸了。      据说那次袁老三把滚刀肉东波从一个地痞给气成了一个愤青。      以前的东波是个标准的地痞无赖,整日以讹钱敲诈为乐,但是自从那次袁老三在他家耀武扬威之后,东波开始对社会进行思考和抨击了,挺逗。      那以后东波每次喝多就对他的兄弟翻来覆去的说几句话,二狗认为他说的话还颇为深刻。      “在中国,虽然有死刑,但是绝对不是对每个人都适用,死刑通常只对穷人和没权没势的人适用,刑法只能约束咱们这样的老百姓!”二狗认为东波这句有点过激。      “老百姓杀了有权有势的人肯定得偿命,有权有势的人杀了老百姓未必要偿命,真TMD不公平!”二狗认为东波说的这句话多少有点道理。在我市,有时候斗殴杀了人花个30万、50万的还真能摆平,二狗至少认识两个已保释的绝对的杀人犯。      “袁老三他们如果整死我肯定不用偿命,肯定不是正常防卫就是防卫过当过失杀人什么的,说不定还是为民除害,但是我要是整死袁老三,我TMD肯定被判死刑!这是TMD什么社会!”东波绝对蜕变成了大愤青。      东波说的最后这句二狗完全认同,因为在其后的几个月里,张岳、三虎子、大志等人身上发生的一系列事充分印证了东波的这句话。      可能是当愤青的感觉比较好,而且容易受到周围人的认可,东波在对中国法律进行抨击以后又屡屡发表他对社会一些其它事件的看法,虽然由于其自身文化水平较低所限难以总结成文,但是还是有些话颇具哲理,对社会问题不乏一针见血之语。      话说回来,东波浑归浑,但他算是个明白人,大事儿他都明白。他知道斗不过赵红兵等人就不再继续斗下去,他知道无法和太子党抗衡,还就真的忍气吞声了。      所以说看起来最浑的滚刀肉东波在他们那代的混子中寿命相对较长还是有一定原因的。      其实真的浑人是看起来并不怎么浑的张岳,还有后来的农民朋克大志和九宝莲灯,和东波相比,他们几个是真浑。      赵红兵的婚礼来的人虽然不多,但就是这么热闹:有退隐江湖的大侠刘海柱,有重出江湖的三虎子,有还在混的老流氓大虎,有跋扈的太子党袁老三,有忠心耿耿的小兄弟丁晓虎,有当红的江湖大哥张岳,有洗心革面的小纪,还有想混出名堂来的大志和九宝莲灯。      老中青几代混子,汇聚一堂。混得好的,混的差的,嚣张的,落魄的,各类混子的代表人物,这里全有。      当然,更不能少了省城的江湖大哥九哥。      二狗觉得九哥最欣赏的应该是张岳,他不但看好张岳在我市的名气与地位,也看好张岳能在未来在我市一统天下,成为真正的黑社会大哥。和张岳在一起做事,九哥很放心。九哥身上没有的悍匪劲儿,张岳身上有。九哥爱动脑子、爱拉关系,张岳却懒的搞这一套。九哥的优点和张岳的优点很互补。      而九哥和赵红兵的关系更像是所谓的君子之交,淡如水。尽管没什么利益纠葛,但是两个人很谈的来,一直保持着不错的关系。九哥应该认为赵红兵和他很像,至少在思考问题的方式上很像。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八节、我还真想知道,惹了张岳是什么后果(上)

2008-07-02,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标签: | 51,360 views
八、我还真想知道,惹了张岳是什么后果(上) 李武去找老古的弟弟“谈”了几次,没任何结果。在买别的车的时候李武连恐吓带利诱,根本就没费什么事,而老古的弟弟是根本就不吃他那一套。据说老古的弟弟最后不耐烦了,是这样说的:“别几吧装黑社会,我就是不卖,你敢整死我吗?你动我一下试试?” 李武确实没动老古的弟弟的勇气,无奈之下,找了张岳。 “老古的弟弟不卖车,还骂我。” “老古牛逼啥?”张岳是绝对的天不怕地不怕。老古虽然年龄比张岳大不少,但是张岳在社会上的名气远比他大,而且张岳成名也远在老古之前。 “最近老古搞拆迁赚了点钱,收了不少小弟,得瑟着呢” “操”张岳极其蔑视老古。 根据二狗对张岳的了解,张岳这人确实是眼高于顶,尽管当年拜把子时有兄弟八人,但张岳当时真正瞧得起的就赵红兵一个,后来经过了无数次事儿,张岳对沈公子和李四也比较瞧得起,但是他对其它的几个人始终不冷不热。赵红兵把孙大伟和李武都当成自己平起平坐的兄弟,但是张岳却始终把李武和孙大伟当成自己的小弟,动辄张口就骂孙大伟和李武,有时候赵红兵也有点看不过去。 “大伟、李武咱们都是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你别张口就骂” “他俩是从小就被我骂大的,早就习惯了,没事儿”张岳说 李武和孙大伟也乐于被张岳当成小弟,乐于被张岳骂。当小弟有个好处就是,自己真惹了麻烦去找张岳说一声,张岳肯定得为“小弟”出头啊。 张岳果然信守对九哥的诺言,也对“小弟”李武负责,当时就让蒋门神带着6、7个人抄着家伙找了老古的弟弟。 “挺牛逼呗?”蒋门神对老古的弟弟说。 “别几吧装黑社会”老古的弟弟有哥哥壮胆,根本就不怕蒋门神。 张岳、蒋门神一伙那可真不是装黑社会,那是真黑社会。 “打!”蒋门神来这里的目的就不是想跟老古的弟弟谈卖车的事儿,就是来打他来了。 老古的弟弟的肋条被打折了三根,嘴巴子被蒋门神捅了两刀。 张岳一伙都爱拿刀往人家嘴巴子上捅,这是他们以前开要债公司时养成的习惯:谁出言不逊就捅谁嘴巴子。 打完人,蒋门神等人又去公路客运站门口砸了一台老古的弟弟的大巴。 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张岳如此嚣张?敢光天化日之下打人砸车?没王法了吗? 王法肯定是有,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上有对策,下有计策。蒋门神砸完车打完人就躲起来,看老古的弟弟报案不报案,如果不报案,那么蒋门神就继续大摇大摆的混,如果报案,蒋门神就继续躲着,等着张岳把这件事儿摆平。总之,肯定没人家张岳的事儿。我张岳又没砸车又没打人,公安局你凭什么抓我?尽管江湖中人都知道蒋门神是张岳的手下,但是蒋门神又没抓到,公安局怎么能认定这事儿是张岳指使干的?再者说,即使抓到了蒋门神,蒋门神也不能咬出张岳。 张岳这样的行为,还不算是真正的黑社会,只能算是“黑社会性质”,真的黑社会,黑白两道都搞得定,打完人砸完车根本连躲都不用躲。在我市90年代末期,真正能做到黑白两道都能完全搞定的社会大哥还没出现,还没真正的黑社会。当时混的最牛的张岳的手下打完人也得躲。 老古也清楚的很,报案根本没用,别说抓不到蒋门神,就算抓到了蒋门神又怎么样?真正的凶手张岳永远逍遥法外,说不定哪天就为蒋门神报仇。 老古出狱以后赚到了点钱,手下又有些兄弟,有点不可一世的架势。 最关键的是:老古这人不知深浅,二狗5岁那年在电影院门口看他摇红旗就知道了。 据说老古当时说了句话:“我还真想知道,惹了张岳有什么后果”。另据江湖传闻,老古还提出了个口号:崩了张岳、灭了赵红兵,以后在咱们市就是我们的天下。 嗬!老古还想借他弟弟挨削这个事儿大干一番,扬名立万。 老古真没报案,提着把锯了管子的双管猎带着5、6个小兄弟到处找张岳。 张岳也知道老古在找他,“我等着,我等着他来崩我”。张岳没刻意的躲,该出去吃饭就出去吃饭,该出去保龄就出去保龄,该出去桑拿就出去桑拿。

第二部 第三十四节、上兵伐谋(下)

2008-04-27,Su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6,147 views
日期:2008-4-27 23:09:09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第三十四节、上兵伐谋(下)       富贵捂着肚子蜷曲着倒在了地上,血从指缝中流出。富贵,真是个苦命的人。      “你要是不死,你就告诉张岳,下一个就是他”赵山河说完扬长而去,几十人,浩浩荡荡。      据说,救护车来的时候,富贵已经休克。      “赵山河,你就折腾吧!”听完小梅的话,张岳咬着牙说了一句。   “一会把四儿也叫来吧!”赵红兵又想组织会议了。      当天晚上,张岳被医生告知:富贵的肝要被切下去一小块。      深夜,赵红兵、李四、小北京、张岳等四人开了一个小规模的会,会议的具体内容二狗不得而知,但根据后来事态的发展,二狗可以判断,会议的核心内容应有如下几点:      1, 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人数上,一定要比赵山河多。这事由王宇、王亮、马三、范进等人负责,多找一些外围的兄弟。   2, 制造舆论,大张旗鼓的找,让全市的混子都知道,就是要动赵山河。   3, 任何人都不许独自上街,如果出门至少要带5人。   4, 有了赵山河的消息,任何人都不许擅自行动,必须通知其它兄弟。   5, 巴黎夜总会,继续营业,以后每天晚上,大家就在巴黎夜总会集合,看看赵山河敢不敢来第二次。如果来了,那最好,往死里干。      这件事赵红兵并没有找费四和小纪,因为九十年代的小纪,基本属于洗心革面了。干的是正经生意,虽然倒腾文物也属于违法行为,但是那时候的小纪极少参与混子间的争斗,一心赚钱。而费四虽然依然称得上是江湖中人,但是被二虎挑了手筋和脚筋以后,自己已经不便出手斗殴,也属于半隐退的状态。      当时赵红兵兄弟几人中,实力最强的当属李四和张岳,他们二人也是当时全市最有名的江湖大哥,手下都有些得力的兄弟,一吹哨子,叫来几十个兄弟不是问题。当时全市的小混子,都以认识张岳、李四为荣。毫不夸张的说,当时在我市,如果有小混子说曾经跟着张岳办过事或者是跟李四喝过酒,就好像是祖宗坟上冒了青烟似的,甭提多荣耀了。所以说,张岳和李四想找点混子帮忙打架,忒容易了。名头更响的赵红兵如果想找些兄弟帮忙,可能更加容易,但是赵红兵不大愿意去找人助拳,一直都是。      八十年代的赵红兵、小纪、李四等人都以上战场和敌人血战为荣,复员以后几乎从不显示自己身上的伤疤以表现自己的勇猛。      九十年代的小混子们都以能跟随张岳、李四等人在街头打架斗殴为荣,闲着没事就撩起衬衫让别人看看自己斗殴留下的刀疤以显示自己的沧桑。      只差十年,年轻人的世界观却已大大的不同。      总之,这次事件,赵红兵团伙中的几位江湖大哥,一齐吹了哨子,这么多年来,这是第一次。他们几人再次走到一起与陈卫东、赵山河一战不仅仅是由于兄弟义气,而且也和利益有关。因为,虽然他们都是自己在做自己的生意,表面上互不相干,但是他们红火的生意都和他们在社会上的知名度有关,社会上的人都知道他们几人的关系。他们几个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赵山河这小子还真是有面子,一下惹火了这么多江湖大哥”。江湖中人都说。“估计这下赵山河非死即残了”。      二狗认为:一向低调的赵红兵这次大张旗鼓的要收拾赵山河,原因有二。第一:打击赵山河的信心。赵山河初次袭击富贵,得手后肯定气焰嚣张。大张旗鼓的满市找赵山河,就是要告诉赵山河:甭管你多少人,我们肯定不怕你,而且我们就是要抓到你。第二:赵山河这次砸了巴黎夜总会,张岳这人丢大了,现在绝对有必要让社会上的混子都知道:张岳就是张岳,绝对不是好惹的。      赵红兵等四人开会后的第二天,以王宇、范进、蒋门神为首的几个小团伙就都上街了,到处寻觅赵山河的行踪。      二狗对那几天的王宇印象深刻,黑色牛仔裤、铮亮的黑皮鞋、梳着当时流行的张学友式板寸、一尘不染的白色衬衣塞进了腰里,本田400的摩托车后座带着一个兄弟,这个兄弟手里拿着用报纸包着的两把开山刀。他的本田400后面,还总跟着5、6部其它型号的摩托车,每部摩托车上都有俩人,后座的人同样拿着用报纸包好的刀。      那几天,这个摩托车队整日在市区里呼啸而过。只要是个人就能看出来,他们这是要砍人去。      和王宇的招摇相比,蒋门神低调了许多,据说他那些天带着十几个人,开着三部车,见到混子就打听赵山河。      两三天,全市的混子都知道了,张岳要弄死赵山河。      而那两三天,赵山河也仿佛的确是人间蒸发了,谁都不知道他的行踪。后来才知道,赵山河那几天消失并不是因为对张岳的恐慌,而是因为他担心富贵被他捅死,所以躲了起来。      当几天后,赵山河得到消息确定富贵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后,终于又浮出了水面。      一个黄昏,王宇在一家叫“透明食府”的饭店,看见了赵山河。赵山河当时正在和十几个人在一起喝酒。      这个饭店之所以叫做“透明食府”,是因为,整个饭店的外立面都是玻璃的,全透明,从外面过的人就可以看到里面吃饭的人。当时,这个饭店也是我市最高档的几家饭店之一。      王宇办事老练,没有贸然动手,给张岳、李四、蒋门神等人都打了传呼。      “赵山河在透明食府”,王宇在传呼中这样留言。      自这个传呼,开始了我市九十年代最经典且场面最恢宏的连环械斗,血流成河。

(补发)第二部 第二十二节、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幸福(下)

2008-04-21,Mo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1,804 views
作者: 孔二狗 日期:2008-3-23 23:12:42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第二十二节、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幸福(下)      当时,正在摇滚着的我市特别流行一首崔健的歌,歌名叫《一块红布》。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自从李洋认识张越那天起,张越就用一块红布蒙住了李洋的眼睛,也蒙住了天。认识八年了,李洋眼前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看见幸福。无论是张岳入狱、一次又一次的受伤、每天的提心吊胆,李洋的眼前始终都是一片幸福。因为,她知道,张岳这个看似豪放不羁的男人的心里,始终没有别的女人。这样的男人如果认准了一个女人,那就是,一辈子。      张越究竟用怎么样的一块红布蒙住了李洋的眼睛,谁也不知道。或许,李洋自己也不知道,但她一定知道,什么是爱情。      对,爱情就是这样,就是张越对她这样,这就是爱情。      前几天,二狗在不经意间听见有人的手机中传出一首熟悉的歌,当二狗听到“人说北方地狼族,会在寒风起站在城门外,穿着不锈的铁衣,呼唤城门开,眼中含着泪”,“人说地安门里面,有位老妇人,犹在痴痴等,安详地老人,依旧等着那,出征的归人”这几句歌词时,竟潸然泪下。      那是因为二狗想起了传说中的六年后的一个镜头。      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察敲开了张岳的家门。      “等着我,过几天我就回来”张岳最后环视了一下李洋亲手布置的温馨的家,又仔细的端详了一下李洋和李洋怀中的孩子。   “恩”李洋朝张岳微笑了一下。      张岳再也没能回来。      后来有人对李洋说,张岳出不来了,判了死刑。大家都说在临刑前,叫李洋去看看他,但李洋说什么都不去。。   “他不会死的,他那天走的时候对我说了,他会回来的”无论别人怎么劝李洋,李洋都坚持不去看张岳最后一眼。      直到张岳被执行了死刑,电视上也播了,李洋也交了五块钱的子弹费,李洋才相信,张岳再也回不来这个家了。      “人早晚会死的,他只不过比我早去了几年,等我把孩子养大了,我就找他去”据说,李洋没在人前掉过一滴眼泪。      奇怪的是,虽然李洋没有在人前掉过一滴眼泪,但是在张岳刚被执行死刑的那几天里,去探望李洋的人没有一个不落泪,包括赵红兵。在张岳被执行死刑那天,赵红兵都没有落泪,但见到李洋,赵红兵这个刚强至极的男人却落下了泪。      事后赵红兵曾经在酒后说:“我见到李洋时,她的脸上,竟然还是幸福”   “看到她那坚定的眼神,我也真的以为张岳还能再回来。看到她那痴痴的表情,没有人能忍住不落泪。”赵红兵补充了一句。      李洋曾经说过,只要能和张越结婚一天,那么她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和张越结婚六年,她今生无悔且无憾。      李洋直到现在仍然未再婚,全身心的教育儿子,张岳的这块红布,依然在蒙着她的眼睛。      张岳结婚,是一向比较悠闲的赵红兵和小北京的头号大事,他俩忙里忙外,所有的事儿都给张岳张罗差不多了。      二狗至今仍然记得张岳的婚礼,那绝对是我市九十年代最气派的一场婚礼,比市长儿子的婚礼还气派。几十台花车没有一台是五十万元以下的,也不知道是小北京等人怎么张罗来的。小北京和赵红兵的破林肯,根本张岳就不让加入到车队中去。酒宴,更是摆了上百桌。      混子,讲的就是个面子,讲的就是个排场。这不但是张岳的婚礼,还是我市江湖中人的盛会,那天,基本全市大小混子头子全来了。九十年代的张岳,由于讲义气、讲信誉、交际广,还有赵红兵、李四这样的闻人是他的铁杆朋友,绝对是全市妇孺皆知的江湖大哥。      小北京是张岳的伴郎,本来赵红兵说死说活也要当伴郎,但是被张岳一句“必须是童男才能当伴郎”给否决了。赵红兵1987年就不是童男了,全市人民都知道。所以,赵红兵负责为张岳接待客人。也就是说,负责为每个客人安排座位等杂务。这也是赵红兵生平仅有的一次“伺候人”,没办法,为了朋友,咬牙干了。      张岳婚礼那天,有几个细节赵红兵终生难忘。这一天,把赵红兵的一生改变。      第一个就是,他又看见了严春秋。据说,由于严春秋毒打过张岳,李洋恨死了严春秋,虽然李洋和严春秋在高中时是很好的朋友,但她根本就没邀请严春秋。严春秋不请自到,而且还随了礼。      站在门口接待客人赵红兵看到了严春秋,连续一年多酗酒的赵红兵记忆力有些下降,脑子已经想不起来眼前这个一身警服的人是谁,只是觉得有些眼熟而已。而严春秋看见赵红兵居然点头笑了笑。      “你最近没犯什么事儿吧?听说你现在挺老实?”严春秋居然微笑着说了这么难听的一句。   “……呵呵…没有”赵红兵还没想起来他是谁,以为是他在监狱时的管教之类的呢。   “那就好,你老实点啊,现在又要严打了”   “哦?”赵红兵被严春秋莫名其妙的问出了一肚子火,但是毕竟这天是张岳的婚礼,赵红兵也不好发作。含糊的答了一句就去接待别的客人了。      “你最近也没犯什么事儿吧”严春秋居然又向和赵红兵在一起接待客人的小纪问了同样的一句。   “呵呵,你别以为你穿了身绿皮,戴个大盖帽就谁都能管,你纪爷爷现在是良民,你们公安还能管天管地?连良民也抓?”小纪根本就没给严春秋任何面子,上来就开骂,小纪可记得严春秋是谁,当年小纪也暴打过他。那时候公安的警服还不像现在一身黑,是绿色的,所以小纪说他一身绿皮。   “没惹事儿最好了,你继续当良民吧!”严春秋居然没回击小纪的挑衅。      严春秋走远以后,赵红兵问小纪:“他谁啊?”   “严春秋”   “他来这里干嘛?张岳看见他还不得出事?你想办法把他撵走”   “撵能撵的走?你看看他…………”小纪指了指严春秋。      只见这时严春秋的一身警服在人中格外扎眼,只见他走到一桌,刚坐下,这一桌的人就全散了,十个人的桌子,只坐了严春秋孤零零的一个人。江湖中人聚会,来了个刑警队的,谁不烦?      赵红兵见状赶紧走了过去,“呵呵,你和你的同学坐一桌吧,今天你们同学基本都来了,你去那边”赵红兵指了指。   “哦,我刚才没看见我的同学,我这就过去!”   “恩!”      赵红兵安顿好严春秋,转头又走去门外迎接宾客。刚走到门口,赵红兵的身子就是一颤。      因为他看见了高欢,穿着孕妇装大腹便便的高欢正向他迎面走来,他想避也来不及了。

(补发)第二部 第八节、碧云天、黄花地(下)

2008-04-21,Mo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4,208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2-29 1:15:10   第二部 拜金流氓      第八节、碧云天、黄花地(2)          经过几年的锤炼,书法已经练得有一定造诣的小北京在三姐走后的某天很忧伤很黯然的在宣纸上写下了“碧云天,黄花地 西风紧,北燕南归,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一副大字,行书,挂在了一个包间里。      “申爷这字写的真不错”张岳赞叹。张岳那时候伤已经基本好得差不多了,但是还是没敢回家,整日和赵红兵混在一起。   “字还行,就是意境差了点。现在是春天,他写这东西明显描写的是秋天。”赵红兵还不忘挖苦小北京。   “就你有文化!”小北京正郁闷着呢,回头嚷了一句   “呵呵,别朝我吼,你要是朝我喉能喉出老婆来,我让你吼一辈子都没事儿”赵红兵笑着说。      “就你赵酒颠有老婆!”小北京像是吃了枪药。   “……唉,喝酒去吧!”赵红兵一想也是,他嘲笑小北京无非是五十步笑百步,谁也不比谁强。他也就是在一段时间内有过女朋友,现在也跟人家结婚了。      小北京酒量不小,但是那天也喝多了。平时都是赵红兵喝多,他没事儿,那天是赵红兵还能勉强明白点事儿,小北京和张岳都已经开始说胡话了。      “再喝点儿!”小北京说   “你看看几点了,咱们饭店的服务员都下班了,再喝下去谁收拾桌子谁扫地?”赵红兵难得那天没喝多。   “去巴黎夜总会继续喝吧,那里现在才开场,我给富贵打传呼,让他开车来接咱们过去”张岳说。巴黎夜总会是我市的第一家夜总会,由于张岳那时是江湖中人,所以经常去那边玩。   “张岳你给富贵打传呼,让他撒楞地开车过来”赵红兵说。      虽然张岳在外面是社会上首屈一指的江湖大哥,但是在这兄弟几个面前,还是像当年一样。      当晚九点多,张岳、富贵、表哥、赵红兵、小北京等五人去了巴黎夜总会。      说起这个巴黎夜总会,二狗不得不佩服1993年我市人民的改良能力。因为二狗总以为夜总会是灯红酒绿的较为高档次高消费的场所,没想到夜总会这东西一到了我市,马上变味,变成了集演艺吧、迪厅、酒吧、妓院为一体的场所,更为独到的是,如果是晚上十点左右去了这个夜总会,那么肯定会认为自己是走错地方了,因为每晚10点,这里居然还表演一场二人转!你绝对会认为你是进了我市的二人转小剧场,而不是夜总会!      尽管每次进去都会给人以感觉是进了农贸市场,但不可否认的是该夜总会即使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其装修得也是十分豪华的,不但灯光音响一流,而且还在角落里放了几个涂满了fuck you之类英文字母的大汽油筒子,看起来貌似很狂野,但一端详就会发现那汽油筒子上的fuck you全写成了fake you,颇为扫兴。但是细想一下也宽慰了,因为往汽油筒子上喷字的这哥们儿虽然英文差点,但是显然汉语拼音还是很好的。Fake这汉语拼音的读音和英文 fuck很是接近。      该夜总会的名字叫“巴黎”,但是进去了以后就会发现极具乡土气息,因为老板就是我市一个乡下的铁矿矿长投资的。“巴黎”不但有二人转等东北特色,而且里面销量最大的酒水就是我市本地生产的1块5一瓶的啤酒!当然了,这啤酒在这里卖3块钱一瓶,有超过80%的人来这里一不喝红酒二不喝洋酒三不喝鸡尾酒专喝这外面卖1块5一瓶的啤酒,十分接近大众消费。总之,这里就差没卖我市七毛钱一斤的原浆白酒了。      这足以证明我市人民在1993年不喜欢装逼,全是整实在的。二狗又想起八年后我市第一家肯德基开业的时候,二狗亲眼见到了黄老破鞋(即黄老邪)和另外两个三十多岁的老爷们儿迈着欢快的步伐兴高采烈边走边聊进了这家肯德基,二狗还听见了他们聊天的内容,      “这家饭店咋样啊?”   “不知道啊,没来过,这不是新开的嘛”   “这是饭店吗?”   “咋不是呢?肯定是!你没看人家正在那吃着呢吗?”黄老破鞋见多识广   “不像!”      “服务员!点菜!”这三位刚刚坐下,就听见其中的一个胡子拉碴的人喊服务员。   “服务员!快点!点菜!”黄老破鞋不耐烦了   “先生您请到这里来点”一个KFC服务员站在柜台后朝他们招手。   “你们这饭店菜也太少了,唉,将就一下吧!你这有啥酒水啊?”黄老破鞋点完三个鸡腿汉堡后问服务员。   “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酒水”   “啥玩意?没酒?没酒你们开啥饭店啊!”黄老破鞋有点恼火了,挺不情愿。   “先生不好意思,真的没有”   “唉,那拉倒吧!”黄老破鞋拿着汉堡悻悻的离去了      十几分钟后,肯得基里面的人都听见了“哥俩好!八匹马!六个六”的划拳的声音。      众人惊愕之下转身望去,赫然发现黄老破鞋等三人每人左手抓着一个鸡腿汉堡,右手边放着一瓶52度白酒边划拳边对瓶吹呢!      “先生,不好意思,您能安静一下吧!”店长说   “你这里写着禁止划拳行令了吗?”黄老破鞋义正严词。   “……没有”店长的确是被黄老破鞋给问楞住了,估计全中国第一拨来肯德基喝酒的就是黄老破鞋他们了   “那我们划划拳咋的了?不行啊?”黄老破鞋更加理直气壮了   “………………”      “我们肯德基这里没有自带酒水来吃的”店长是个小姑娘,被黄老破鞋问了一楞以后又想出了点新词来撵黄老破鞋他们。   “谁想自带酒水啊?你们这里没卖酒的呀!这酒我跑了大老远才买回来的,你以为我愿意啊!”黄老破鞋看起来还挺委屈。   “………………”   “你们这是饭店吗?”黄老破鞋不依不饶   “当然是”   “全中国有不卖酒的饭店吗?”   “我们这不是中国的,我们这快餐店是美国的”   “爱哪国就哪国,在中国开就得遵照着中国的规矩!我就在你这喝了,你爱去哪儿去告就去哪儿去告!”黄老破鞋说完这句,再也不看店长一眼,继续划拳开喝了。   “…………”店长无言以对。      俩小时后,黄老破鞋等三人醉熏熏的离去,光荣的成为了人类历史上在肯德基喝多的第一人。      当二狗听完黄老破鞋最后那句“在中国开饭店就得按照中国的规矩”时,对黄老破鞋景仰不已,过去十几年对他的恶劣印象一扫而光。脊梁啊!骨气啊!现在每当二狗去肯德基吃饭的时候看到桌子上面垫着的“肯德基和传统洋快餐的区别、肯德基更加接近中国人口味”的宣传资料,总觉得肯德基特虚伪,如果KFC真的想中国化,那么起码就应该在我们东北地区加上“鸡腿堡+署条+鸡翅+二两白酒”这样的套餐以更好的实现本土化战略。      二狗举以上黄老破鞋与肯德基之战这个例子的目的是想论证两件事儿。      1、我市人民向来都不在吃喝玩乐这几个方面装逼,连黄老破鞋都不装还有谁装?    2、“巴黎夜总会”的确十分迎合我市人民的口味,本土化战略十分成功,营销方面远比肯德基灵活,生意也更为火暴。         正是这次张岳、赵红兵等人去这家“巴黎夜总会”引发的一系列血腥残杀,使张岳真正拥有了实业。
Pages: 1 2 3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