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三节、 九十年代城市里的山大王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48,408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2-23 13:01:21 “你的朋友蒋门神今年多大了?”小北京迫不及待的问。虽然小北京是格外的八卦,但是问出了大家都想问的一句话。大家虽然都认识蒋门神,但还真没有人知道他的确切年龄。 “27”张岳顺口回答,他纳闷小北京怎么问起蒋门神的岁数了。 “哦”大家若有所思的齐声回答。大家这时都在算,今年蒋门神才27岁,他四年前出狱时才23,强奸怎么说也得三年起吧?也就是说他不到20岁时就强奸了50来岁的女人,现在那女人至少也快60岁了,大家都是越想越崩溃。 “问这个干什么?”张岳喝了口酒问 “哦,哦,没什么”小北京赶紧回答。 的确,据二狗所知,蒋门神的确是不同凡响,不但在性取向上口味极重,而且在其它方面也极其与众不同。中国有句古话叫“不撞南墙不回头”,蒋门神则是“撞 了南墙也不回头”,就算撞得头破血流,也要继续撞下去。他的绰号来自于某年春节前购买年画。在九十年代初,我市的现代化小区还不多,民居多数是尖脊大瓦房 带着一个院子,典型的东北民居。通常那时候家家户户的门上都贴着“秦琼、敬德”两位门神,当然现在这样的年画门神已经多年不见了。春节的前一天蒋门神去新 华书店买门神年画,结果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去的时候门神都已经卖完了。 “姑娘,秦琼和尉迟敬德的那个门神真的没啦?”蒋门神挺郁闷 “没啦”那时候只有新华书店卖年画。 “那咋整啊?我家过年没门神咋整?”蒋门神犯愁了 “大哥,你家还用买门神?”小姑娘笑着看着蒋门神说 “咋不用捏?” “大哥我看你长的就挺像那门神里面的那个尉迟敬德,你自己给自己拍张照片喀嚓往门上一贴,啥鬼敢进你家啊”小姑娘捂着嘴笑着说。蒋门神的确长得和尉迟敬德有几分相似。 “哎呀妈呀,妹子你说的真对,我咋忘了捏”蒋门神乐了,他也知道这小姑娘是和他开玩笑呢。 “老蒋,你真敢把自己照片贴上去当门神?”从书店出来以后,蒋门神的朋友问 “我操!有啥不敢的?”蒋门神其实刚才是在和那小姑娘开玩笑,他也没想真弄张照片贴在自己家门上,但是他这人最怕别人激他,一激他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儿白呀?”儿白是东北话,做疑问句的意思就是:真的吗?你要是骗我你就是我儿子。 “儿白!”蒋门神坚定的回答。儿白作陈述句的意思就是:我要是骗你我就是你儿子。 自拍肯定是来不及了,那时候也没陈冠希那些先进的工具,相片都是胶片的,还得冲洗,所以只能找旧照片了。据说当天晚上,蒋门神就翻箱倒柜找相片,找来找 去就找到他自己一张小学五年纪的毕业时的单人彩照,那是一张蒋门神系着条红领巾流着大鼻涕的相片,蒋门神找到以后如获至宝,在照片上用钢笔写了两个大字 “门神”,然后真的用透明胶布贴在了自己家的大铁门上! 他这自制门神照片从大年初一一直贴到了正月十五,凡是从他家门口经过的行 人无不为之折服、叹服、抓狂。还有好事者听说此事后骑半个小时自行车专程来欣赏这全球独一无二的绝版门神,并在他家门口拍照留念。后来张岳听说此事后觉得 跟他丢不起人,正月十五去他家就把他这相片给扯了下来,否则这相片说不定真要贴上一年!无论蒋门神此举是否丢人,但是的确是一举成名,从此就有了蒋门神这 个绰号。蒋门神的大名90年代在我市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有了知名度就有人气,别管知名度如何造就的。越恶俗的东西就越 容易出名,越阳春白雪的东西就越曲高和寡,反正咱们中国九十年代以来就流行恶俗的东西,也不知道过去好几千年的文化都哪去了,比如芙蓉姐姐就是典型的代 表,蒋门神就是我市九十年代的芙蓉姐姐男性版。二狗也想出名,二狗的智商虽然没有146,但是写的东西可能真不次于小天女,但为啥还没成名呢?可能是因为 人家小天女拍了比基尼照片,而二狗没拍过。所以二狗决定,等第二部结束时也拍一组比基尼的照片,就贴在天涯真我上!为了出名二狗豁出去了!谢谢! 二狗还曾经听说过蒋门神的另一件悍事,那就是他和一位蹬“板的”的司机间的两头犟驴之争。后来有人考证出那天那个蹬“板的”的师傅就是当年李老棍子手下 的战将老五,那时的老五是一头已经洗心革面的犟驴。“板的”好象也是东北特色的东西,也就是三轮人力车,在我市九十年代初满大街都是,通常“板的”都是拉 一些1-3公里距离的客人,起步费两块,路途远点就三块。在九二年炎炎夏日某天的清晨,蒋门神和老五这两头犟驴相遇了,据说那天是张岳找蒋门神有正事儿。 在蒋门神已经走到了张岳家门口的时候,老五蹬着“板的”从后面赶了上来。 “大哥,你去哪?坐车不?”老五问。九十年代初我市的三轮车夫都这样,看见在路上的行人都主动搭话,揽生意。 “坐啊,不过我去那地方你这车不行”蒋门神头都没回,顺口说了一句。九十年代初的流氓就这样,有事没事都在街上逗逗乐子,蒋门神更爱干这个。 “大哥,我这车咋不行?你就说吧,不管你去哪,我肯定给你拉去!”老五毕竟也曾经是江湖中人,受不了蒋门神这语气。 “我去ZJ县”蒋门神坏笑着说了一句。蒋门神这是故意在逗人玩儿,ZJ县是我市下属的一个县,离我市距离80公里,当年乘大巴还要两个小时,无论谁就算脑子进水了也不会乘三轮人力车去那么远的地方。 “上车!!”老五把车停了下来,他知道蒋门神这是故意逗他玩儿。老五那倔脾气上来了。 “啥?”蒋门神楞住了,他真没想到老五真要拉他去。 “上车!!不就是ZJ县吗?我拉你去!多大个事儿啊!”老五那倔脾气根本不比蒋门神差多少。 “我操,你还真牛逼,上车就上车!你把我送到了ZJ县,我给你100块,你送不到,你赔我100!”蒋门神还真不相信老五真能蹬着三轮车把他拉到ZJ县去。 “别墨迹了,上车!”老五火不小 “上就上!”蒋门神最怕别人激他, 他被老五一激之下早就忘了张岳还找他有事儿呢。 蔚为奇观的一幕在我市九二年的夏天某日的清晨出现了,一辆从市区驶出的三轮人力车缓缓沿国道向ZJ县驶去,三轮车里坐着的是一个胡子拉碴的彪形大汉,蹬“板的”的那位虽然早已累得气喘吁吁,但是脸上依然挂着不服的表情,虽然越蹬越费力,但是的确是一刻也没休息过。 就这样,这个人力三轮车从清晨蹬到上午,从上午蹬到中午,从中午蹬到下午,从下午蹬到黄昏,晚8:00,终于蹬到了ZJ县城!据说,当时老五就已基本虚 脱了。蒋门神十分后悔当时为什么没说去沈阳或者长春,而是说是要去ZJ县城,80公里的确有点太近了。不过还好,蒋门神比较聪明,又心生一计。 “100块,拿着。我现在又想回市里了,你还能把我送回去吗?”蒋门神说 “啥?”老五累得气还没顺过来。 “回市里!你把我送回去我给你200,你要是送不回去你给我200,行吗?”蒋门神虽然第一阵败了下来,但是他还是想吓唬吓唬老五,挽回点面子。 “上车!”桀骜不逊的老五又说出了这简短且有力的两个字。 这部人力车在ZJ县停了不到20分钟后,又回市区了。第二天中午,老五把蒋门神送到了昨天早上上车的地方。据说这时的老五,停下以后就趴在了车把上,吐了一地酸水。 “你他妈的真有刚儿!200块,拿着!!”蒋门神愿赌服输,由衷的敬佩犟驴老五。 “……”已经没力气说话的老五接过了200块钱。 “兄弟,我还想去广州,你能去吗?”蒋门神还不忘调侃一句。 “上车!”趴在车把上的老五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 “我过几天再去,到时候再联系你!”蒋门神吓死了,昨天张岳找他办事他还没办呢,非挨骂不可。他也知道了,老五可是真敢去广州。 这可能是犟驴蒋门神唯一的一次承认有人比他还有刚。据说后来老五蹬着“板的”在大街上又看见了蒋门神好几次,每次见到蒋门神总不忘调侃上几句。 “大哥,你啥时候去广州啊!”老五每次都是一脸坏笑 “过几天!”蒋门神一见到老五低着头赶紧走 “那你还去ZJ县吗?”老五还追上来问/ “暂时不去了”蒋门神一见到老五就灰溜溜 “去的时候别忘了联系兄弟昂!”老五洋洋得意的蹬着车远去了,像是一个得胜的将军。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三、 九十年代城市里的山大王(下) 蒋门神就是这么一个人,比驴还倔,被别人激了以后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他这性格极其适用于讨债行业。多年以后有人评价说:张岳真是有眼光,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没有比蒋门神更优秀的讨债人才了。 二狗想说的是,或许还有比蒋门神更优秀的讨债人才,那就是老五。可惜老五和张岳等人不是一个阵营的,他曾是李老棍子麾下的战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