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黑社会 第十九节、菊花残【下】

2009-03-17,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标签: | 33,604 views
十九、菊花残【下,今天继续更新】       阿朱姑娘,咱们虽然不认识,但开个玩笑,不带急眼的昂!各位狗友也别乱点鸳鸯谱了,完全完全没有的事儿。好了,继续。      在二龙和谢老二之前,曾有过两次著名的谈判。      八十年代后期,某破旧的饺子馆,孙大伟与黄老邪间曾有过装逼犯的王者之战。这是属于六十年代生人的一场谈判,他们成长于革命年代,刚刚被市场经济洗礼,古典流氓的精神尚存,而且还多少还有点“侠士”间相互敬重的意思,虽然当时赵红兵和李老棍子打得不可开交,但,孙大伟和黄老邪两人见面时还是十分克制,抱拳握手一样不少。      九十年代中期,滚刀肉东波曾跟当时年少气盛的王宇在回民区的饭店犯过照。这是属于七十年代生人间的一场谈判。他们成长于改革开放伊始,深知金钱的重要性,见面时谈判就是围绕着个“钱”字,双方都剑拔弩张,毫不掩饰自己对金钱的渴望和吝啬。      千禧年后,出生于80后二龙和谢老二终于迈上了前台,开始了属于他们的谈判。这一代人在他们出生十年之后就被人称作是温室中的花朵,生在蜜罐中,没吃过苦,没经过磨练,是“垮掉的一代”。虽然二狗认为以上论调有失偏颇,但显而易见的是:无论二龙还是谢老二都是在依靠着背后强大的靠山来谈判,而当年和他们年龄差不多的赵红兵、东波等人却都是靠自己和自己手中的枪刺来谈判。      二狗从不用个案、特例来论证某一现象。      谈到自立,八零后生人,似乎的确是比六、七十年代生人差了点。二龙和谢老二依靠着靠山来谈判绝不是个偶然现象,时至今日,我市八零后的狠角也不少,按理说完全有能力有本事自立山头,但他们都习惯于依附某一势力强大的团伙,一依附就是几年,结局基本就是炮灰。要知道,赵红兵、张岳、赵山河、东波、李四等人像他们现在这岁数,早已称霸一方。      就好像是当今社会中,接受教育更好的八零后中有能力的人恐怕不比六、七十年代生人少,但目前看能撑起大梁的却寥寥无几。      将才不少,帅才却寥寥。这是为什么呢?      是不是八零后生人相对于六、七十年代生人,多少缺少了点主见呢?二狗不得而知。      再过几年九零后走到黑社会的谈判桌前会怎样?是不是谈判时还要先伸出剪刀指、涂个腮红照张大头照?       赵红兵为了这次谈判,显然颇费心机。不但把谈判的地点安排在了检察院正对面的酒店,而且,还让表哥和马三两个成名已久的老江湖陪二龙一起去。       但二龙,似乎并不懂赵红兵的良苦用心。       大虎为了这次谈判,显然也用了心思,据说虽然他没叫什么猛将去直接陪谢老二谈判,但是,在我市那家新营业的四星级酒店的一楼的沙发上,坐着六、七个看似闲坐但怀揣着各式枪支的汉子,这其中,有二虎。       这那酒店的二楼是中空的,他们坐在一楼,直接可以看到二楼的谈判情况。上面谈不拢或者出现了其它的什么状况,他们立马端起枪上去就轰。       大虎这么做显然不是为了保护他的“外甥”谢老二,大虎是为了避免输得一败涂地。而且我们可以从中看出,无名的忽然出现只是让本次赵红兵与大虎间的斗鸡博弈出现了一个纳什均衡点,也就是赵红兵前进一步,大虎退缩一步。       如果是高欢被绑,那么结果可能是赵红兵后退一步,大虎前进一步,达到另一个纳什均衡点。       这次赵红兵绝未全胜,大虎也绝未全败。大虎可以接受小的让步,比如让谢老二给二龙赔钱、道歉之类,但肯定不接受全盘失败。       对于大虎来讲小的利益可以失去,但如果在赵红兵面前一败涂地,那大虎以后在江湖中无法立足,这对于坐过10几年大牢的大虎来讲,和要了他的命也差不多。       赵红兵自然知道大虎肯定不会让谢老二一个人去,所以让表哥和马三一起陪二龙去。       大虎也怕二龙等人暴打一顿谢老二甚至直接把谢老二带走,彻底颜面扫地,所以,大虎派了二虎等人强火力掩护。       这是一场两位江湖大哥间心照不宣结束这次谁都不愿意继续下去的恶战的典型方式。       但不懂的不仅仅是二龙,还有谢老二。赵红兵和大虎显然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该怎么做,但他俩都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高估了谢老二和二龙两个20多岁已经看似成年的人的智商。       人家二龙来谈判的目的根本不是要钱,也不是要让谢老二赔礼,更不是要顺利拆迁。而是就是想收拾谢老二一顿,以泄其心头之恨。       人家谢老二来谈判,也没觉得自己理应受欺负。琢磨着也就是赔点钱赔个礼道个谦,谁让自己捅了人家一刀呢?要是二龙再冒犯谢老二咋办?肯定谢老二再给二龙来一刀呗,再给二龙来个血气胸呗。       二龙怕啥啊?他身后有赵红兵那么强大的靠山,收拾他谢老二一顿怎么了?谢老二怕啥啊?他身后有大虎那么强大的靠山,再给二龙来一刀又怎么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让简单的问题复杂化,让复杂的问题变得更加复杂。这些不仅仅是二龙的本事,也是谢老二的本事。       他俩在这场杀气腾腾硝烟味甚浓的谈判所表现出来与前辈的差距显而易见。       倘若当年的谈判高手黄老邪知道他们间这场无厘头的对话,肯定满腔愁绪,连他都得愁死。他必轻吟低唱一曲: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今天继续更新,周三下午三点,搜狐原创对二狗在线访问,如对二狗有问题,请届时光临。      搜狐访谈链接: http://club.book.sohu.com/r-bookzw-21295-0-0-900.html

第四部 黑社会 第八节、唠唠?唠就唠呗!

2009-01-13,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标签: | 31,919 views
第四部 黑社会      第八节、唠唠?唠就唠呗!【昨天晚上上不了天涯,今天晚上继续更新】       二龙也跟着潘大庆和那哥俩儿吃过两次饭,每吃一次二龙的火就更大一些。终于有一天,二龙忍不住了。       对于二龙,二狗是十分了解的,虽然他小时候一直打不过二狗,但是二龙的身手还是可以的,他打不过二狗完全是因为二狗小时候打架不但自己不要命而且敢要别人的命,他怕二狗这样玩儿命的。       人家二龙会劈腿,也就是劈叉,这个二狗就不行。二龙会劈叉这事儿不仅仅二狗一个人知道,那是所有认识二龙的人都知道。为什么这么说呢?话说二龙每当喝了点酒以后,出门见风都有点晕,然后二龙就开始劈腿了,把他那小黑皮夹包往马路牙子上一放,脱下七匹狼夹克,然后就在马路边上开练,练腿功。直着劈、横着劈,各三四下,然后嘴里还发出类似武林高手的“嘿”“嘿”的嘶吼,劈完以后,那熨得板板正正的西裤基本上是脏得不成样子了。       路上的行人,看见二龙,没一个不笑的。       二狗还记得当年丁晓虎的哥哥在我市宾馆对面开了家网吧,当时网游什么的还没流行,所以生意很是一般。在二龙进入赵红兵的公司后,有天中午丁晓虎和二龙从那网吧门口路过,丁晓虎正好看见了他哥哥在门口晒太阳。       “哥,生意咋样?”    “操!没TMD几个人!”    “实在不行就关了吧!”    “关了我干啥去……这兄弟是谁啊?”丁晓虎的哥哥不认识二龙,毕竟二龙刚进这个圈子。    “二龙,我们公司的,都是好兄弟!”丁晓虎介绍。“二龙,这是我哥,我家就我们哥俩。”      “二龙,有空来我这玩儿啊,都是咱自己家。”丁晓虎的哥哥挺热情。    “哥,我这兄弟挺牛逼的,以前他就在铁路影剧院对面那修手机,他修手机那是真的很牛逼!”丁晓虎还向他哥哥推销二龙。    “哎呀,我好像是在你那修过手机。”丁晓虎哥哥的生意不怎么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二龙瞎闹。    “是吧?咱好像见过!”二龙也挺客气。       “我这兄弟,不但会修手机,身手也不错,腿功好,会劈腿!”丁晓虎总是习惯的帮朋友说话,朋友有什么本事他都显摆显摆。    “是吧!?”丁晓虎的哥哥笑着看着二龙。    “来,二龙,劈个腿给我哥看看!”丁晓虎也是闲的实在没事儿。    “好呀!”       二龙最喜欢劈腿,最喜欢跟别人显摆他会劈腿。因为他刚混社会没几天,他要树立起功夫高手的形象。       据说那天只见二龙把那黑色的夹包往台阶上一放,把烟色的七匹狼夹克往丁晓虎手里一搭,就开始劈腿了。       横劈,竖劈,侧劈,一条龙表演。       “哥,我这兄弟劈的好吗?腿功咋样?!”    “啊……好!好!”丁晓虎的哥哥做梦也没想到这么一个20多岁的半个成年人,居然大白天的在网吧门口真练起了劈叉,雷得他是虚汗直流。       “二龙!练绝活!”       二龙的绝活有二,其一是朝天一字马,其二是单脚站立,然后把一条腿搭在墙上或树上,俩腿间的角度至少180度。       二龙是真没客气,又开练了。而且二龙还练上了瘾,不停下来了!       前前后后二龙练了起码十分钟,那时候正好六中的学生中午放学,一群高中生看见二龙在网吧门口练腿,纷纷驻足观看。毕竟这些半大孩子盯着二龙看有点不好意思,都假装去网吧上网,实则是看二龙劈腿。       丁晓虎的哥哥网吧里20来台机器,没5分钟就坐满了。       “哥,你看看,我兄弟练的咋样?!”丁晓虎看着二龙的腿功,挺兴奋。       但丁晓虎一回头,他哥人没了,忽然之间来网吧里的人太多,服务员忙不过来了,他哥进去帮忙登记了。       “哥,我和二龙走了啊!”丁晓虎跟他哥打了个招呼,和二龙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丁晓虎就接到了他哥电话。       “你和二龙今天中午有事儿吗?”    “干啥?”    “来我这呗,练练劈腿!”    “练劈腿去你那干啥啊?”    “昨天中午你们在这练劈腿,我网吧一下就满了!你们走了没多大会儿,人就又走光了,操!”    “那你啥意思啊?”    “你带二龙来,多练会儿劈腿,晚上我请你俩吃烧烤!”    “操!”    “来不来啊!?”    “操!”丁晓虎把电话挂了       丁晓虎被他哥也雷得够呛,这主意,也就是他哥能想的出来。当然了,这也得益于二龙的倾情表演。         二龙跟了红兵大哥,然后又身怀绝技(腿功),能怕那谢霆锋哥俩儿吗?可能吗?      赵红兵也知道那哥俩儿的事儿,也挺愁,他觉得他给的待遇够优厚了,想不大明白为什么那哥俩儿就不不同意。但赵红兵一直想和平解决,因为赵红兵这样的人,一旦暴力拆迁,那事儿就大了,毕竟赵红兵不同于其它开发商,他那是恶名在外,他要是对拆迁居民恐吓或动手,人家肯定告他黑社会,一告一个准!赵红兵宁可多花点钱、让潘大庆多说点好话,也不愿意诉诸于武力,他可不愿意因为这点事儿惹上一身骚。      那几天,二龙火一天比一天大,终于有一天,他去找赵红兵了。      “二叔,我看那哥俩儿就是欠收拾!”   “咋了,你想收拾他们啊!”   “不收拾不行!咱们给他的房子加上拆迁费加起来20多万了,别人都高高兴兴接受,他凭啥就不干?!就他那两间破房子,五万都卖不出去!他还想咋样!”   “我也上火,咋整呢?”赵红兵可能火比二龙还大,也挺愁。      “咋就没办法呢?!我小时候,二叔你们跟李老棍子干、跟赵山河干,把他们各个都打服了,难道这哥俩儿还能比李老棍子什么的还牛逼?”   “他们不一样!这个没法比。”   “二叔,这事儿你就交给我办吧!”   “你要干啥?”赵红兵看着二龙长大,基于他对二龙的了解,他估摸着二龙干不出什么太大的事儿来。      “那你就别管了!”   “你说你要干啥!”赵红兵实在不知道二龙究竟要干啥。   “你别管了,反正把这事儿办成就行了!”   “你先告诉你想咋干!”赵红兵纳闷:潘大庆跟着他混了10几年了,对潘大庆办事儿的能力,赵红兵是相当认可的,他想不明白有什么事儿潘大庆解决不了但是二龙却能解决。      “我就是找他们哥俩儿唠唠。”   “唠啥啊?潘大庆不都跟那哥俩儿唠了快俩月了吗?有用吗?”   “那你就别管了,这事儿你就交给我办吧!”二龙说着就转身出了赵红兵的办公室。   “二龙!唠归唠,你别对那哥俩儿动手!”赵红兵对着二龙的背影喊了一句。      也不知道二龙究竟是听见还是没听见。      根据后来事态的发展,二狗认定:二龙是没听见。      话说二龙和赵红兵谈话后当天下午,二龙叫上了丁晓虎,带上了20几个人,开着两台面包车,就去了谢霆锋哥俩儿的家里。      下文为了方便起见,就把谢家兄弟称之为谢老大、谢老二。      “二龙,你叫我带这么多人去干嘛啊?”   “这你别管!”   “你要打架吗?跟那哥俩儿打架?”   “我说了,你别管,一会儿,我下车去跟他们谈,你们就在车里坐着,车窗打开,然后不用下车就行了!”   “你要去吓唬那哥俩儿?”   “这你别管!”      二龙成竹在胸,想不战而屈人之兵。      到了谢家门口,二龙没敲门,却掏出了手机,拨了谢老二的电话。      “我是二龙,你干啥呢?”   “没干啥啊,在家呆着呢!找我啥事儿?”   “谈谈补贴的事儿啊!”   “不都谈了很多次了吗?”      “恩,今天呢,我找你,是想跟唠唠,好好唠唠!”   “唠唠?”   “恩,唠唠!”   “唠就唠呗!”谢霆锋估计听出了二龙的语气有点不对,但人家谢霆锋也不是什么善茬,他认定对方肯定不敢对他这样的动迁户下手。      铁门开了。      出来一个梳着流光的小分头,尖下颌,嘴唇上面还有几根稀疏的胡渣子,下身穿紧身裤子,上身穿着一件说西服不是西服、说休闲服不是休闲服的人。反正,此人从长相到衣着品味都极像谢霆锋。      当然是谢老二出场了,一个人出来的。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皮鞋铮亮,上身七匹狼夹克,夹个夹包,理着个青茬发型的帅小伙,当然了,是二龙,二龙也是一个人,但离他十米处,停着两台面包车。      据一直在车里的丁晓虎说:谢老二出来后,二龙和谢老二俩人相距不超过20cm,大概就是电影《赤壁下》中诸葛亮和周瑜面对面的那种距离。      虽然二狗没有目击当天的场景,但二狗可以认定:二龙和谢老二虽然距离够近,但是他俩之间交换的眼神肯定没《赤壁》中诸葛亮和周瑜那么暧昧,因为当二狗看《赤壁》时总担心诸葛亮和周瑜随时亲一下,二龙和谢老二距离虽然近,但肯定不能亲一下。      “啥意思啊?两车人,吓唬我呢呗?”谢老二说。   “谁吓唬你了,吓唬你用那么多人吗?我是路过这里,就想跟你唠唠。”   “唠啥啊?我和你有啥好唠的?潘经理都说的不算,你更说得不算了。”   “人呐,不能给脸不要脸。”二龙转移了话题。      “你说谁给脸不要呢?”谢老二是真不怕二龙。   “说谁谁知道!”二龙说。二龙混了小半年社会白混了,说的那一套还是小时候跟二狗等人斗嘴那一套。   “有事你说事儿,没事儿我回屋了。”拥有半个村粉丝的谢老二火气还真不小。   “再跟你说一次,别给脸不要!”   “你谁啊?你说谁呢?”      谢老二比二龙先火了。      据说,两车人都在谢老二这句话后听见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二龙“扇”的耳光。      不是用手,是用脚。      谢老二满脸鞋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