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黑社会 第二十二节、谢老二脖子上,没栓铁链子,真没栓!【上,小宇宙彻底被骂得爆发了昂!】

2009-03-21,Satur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标签: | 33,162 views
通过二龙扇赵红兵家狼狗耳光事件可知,二龙这另类亡命徒在某个方面上还具备一定另类的智商。 正是因为二龙具备这样的“谋略”,所以,他很是运筹帷幄的跟丁晓虎定下了一个锦囊妙计。这个谋略基本是拷贝了二龙8岁那年打赵红兵家狼狗的策略。 这锦囊妙计的具体内容是:到了网吧门口,二龙在玻璃门外面PIAPIA地走,然后呢,谢老二只要一看见二龙在外面PIAPIA的走,肯定急眼,肯定出来跟二龙干。这时,丁晓虎埋伏在网吧门口,等谢老二一出网吧门口,趁谢老二不注意上去一板砖把谢老二抡倒,这时,二龙也杀上前去,俩人开始削谢老二。 这计划看似挺完美,而且跟当年打狼狗如出一辙:二龙就是那逗引狗的血肠子,丁晓虎那板砖就是一嘴巴,谢老二就是赵红兵家那只狼狗。 计划不错,开整。 下午4、5点钟,二龙和丁晓虎到了东郊的那网吧门口。丁晓虎往里面一看,谢老二果然在那上网,满脸都是抓伤,比二龙还惨。 “……二龙,你也把他给挠了?” “别问那没用的,拿个砖头子,倚着墙,等着去!” 当时我市东郊正在大动迁,遍地都砖头子。而且丁晓虎这人由于常年在外打架,养成个特点,至今他还有这特点。那就是无论走到哪儿,先东张西望看看地上是不是有砖头子,砖头子的大小方位他总是记得很清楚,一旦和谁打起来,他立马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捡起砖头子开抡。前段时间二狗在北京遇见他,喝了几口酒以后,丁晓虎还感叹了一句:北京这地上咋没砖头子呢? “……行啊。”丁晓虎说。 丁晓虎打架心理素质极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拿了块砖头子站在了那玻璃门旁边,倚着墙等谢老二出来。根本不用问丁晓虎“准备好了吗?”,丁晓虎打架根本不用准备。 丁晓虎就绪了,现在就看二龙了。二狗说了,二龙就是那打狗策略中的血肠子。 血肠子二龙也没含糊,开始PIAPIA的在网吧门口走来走去,PIAPIA的走,时不时还往里面看两眼。 据说狼狗谢老二开始还真没注意到血肠子二龙在外面PIAPIA的走,一直在专心的在那聊QQ泡妞。 血肠子二龙有点不耐烦了,PIAPIA的走了五分钟狼狗谢老二还没发现他就在玻璃门外,气人,真气人。 “大爷,你们这网吧有红塔山烟吗?”血肠子二龙推开了门,假装问坐在网吧收银台旁边那老头。 “没有,只有红河!”这老头嗓门还挺大。 对,血肠子二龙送到谢老二嘴边儿了。 果然狼狗谢老二感受到了血肠子二龙,猛的一回头……四目相对,那目光一接触,直冒火星子、火苗子。 据说狼狗谢老二当时就控制不住了,霍的蹦了起来就往外冲,一激动还带倒了一把椅子。 对,该血肠子向后收了。血肠子二龙假装回头就跑,谢老二呲牙咧嘴的就冲了出来。 狼狗谢老二刚出玻璃门,右侧脸颊就被抡上了一砖头,抡的结结实实。对,狼狗按计划该挨一嘴巴了。 但狼狗谢老二没被丁晓虎这一砖头子抡倒,根本没理会丁晓虎,只是晃了晃,继续朝血肠子二龙追去。 血肠子二龙看见丁晓虎得手,杀了个回马枪,转身朝狼狗谢老二跑了回去。兵法上这叫前后夹击。 但这时候丁晓虎忽然一声惨号,二龙眼见从网吧窜出了七八条彪形大汉,一半朝丁晓虎冲去,一半朝二龙冲来。 “跑啊!”刚才被椅子抡了一下后脑勺的丁晓虎一声大喊。 血肠子二龙和丁晓虎撒丫子就跑,狼狗谢老二率领七八条彪形大汉穷追不舍。 人家谢老二脖子上,没栓铁链子,真没栓铁链子,真地! 二龙和丁晓虎把这问题全忽略了。 现在的狼狗谢老二,应该被称之为疯狗谢老二才对!谁让二龙把他给毁容了! 血肠子二龙还是血肠子二龙,但狼狗谢老二彻底变疯狗谢老二了。

第四部 黑社会 第八节、唠唠?唠就唠呗!

2009-01-13,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标签: | 31,919 views
第四部 黑社会      第八节、唠唠?唠就唠呗!【昨天晚上上不了天涯,今天晚上继续更新】       二龙也跟着潘大庆和那哥俩儿吃过两次饭,每吃一次二龙的火就更大一些。终于有一天,二龙忍不住了。       对于二龙,二狗是十分了解的,虽然他小时候一直打不过二狗,但是二龙的身手还是可以的,他打不过二狗完全是因为二狗小时候打架不但自己不要命而且敢要别人的命,他怕二狗这样玩儿命的。       人家二龙会劈腿,也就是劈叉,这个二狗就不行。二龙会劈叉这事儿不仅仅二狗一个人知道,那是所有认识二龙的人都知道。为什么这么说呢?话说二龙每当喝了点酒以后,出门见风都有点晕,然后二龙就开始劈腿了,把他那小黑皮夹包往马路牙子上一放,脱下七匹狼夹克,然后就在马路边上开练,练腿功。直着劈、横着劈,各三四下,然后嘴里还发出类似武林高手的“嘿”“嘿”的嘶吼,劈完以后,那熨得板板正正的西裤基本上是脏得不成样子了。       路上的行人,看见二龙,没一个不笑的。       二狗还记得当年丁晓虎的哥哥在我市宾馆对面开了家网吧,当时网游什么的还没流行,所以生意很是一般。在二龙进入赵红兵的公司后,有天中午丁晓虎和二龙从那网吧门口路过,丁晓虎正好看见了他哥哥在门口晒太阳。       “哥,生意咋样?”    “操!没TMD几个人!”    “实在不行就关了吧!”    “关了我干啥去……这兄弟是谁啊?”丁晓虎的哥哥不认识二龙,毕竟二龙刚进这个圈子。    “二龙,我们公司的,都是好兄弟!”丁晓虎介绍。“二龙,这是我哥,我家就我们哥俩。”      “二龙,有空来我这玩儿啊,都是咱自己家。”丁晓虎的哥哥挺热情。    “哥,我这兄弟挺牛逼的,以前他就在铁路影剧院对面那修手机,他修手机那是真的很牛逼!”丁晓虎还向他哥哥推销二龙。    “哎呀,我好像是在你那修过手机。”丁晓虎哥哥的生意不怎么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二龙瞎闹。    “是吧?咱好像见过!”二龙也挺客气。       “我这兄弟,不但会修手机,身手也不错,腿功好,会劈腿!”丁晓虎总是习惯的帮朋友说话,朋友有什么本事他都显摆显摆。    “是吧!?”丁晓虎的哥哥笑着看着二龙。    “来,二龙,劈个腿给我哥看看!”丁晓虎也是闲的实在没事儿。    “好呀!”       二龙最喜欢劈腿,最喜欢跟别人显摆他会劈腿。因为他刚混社会没几天,他要树立起功夫高手的形象。       据说那天只见二龙把那黑色的夹包往台阶上一放,把烟色的七匹狼夹克往丁晓虎手里一搭,就开始劈腿了。       横劈,竖劈,侧劈,一条龙表演。       “哥,我这兄弟劈的好吗?腿功咋样?!”    “啊……好!好!”丁晓虎的哥哥做梦也没想到这么一个20多岁的半个成年人,居然大白天的在网吧门口真练起了劈叉,雷得他是虚汗直流。       “二龙!练绝活!”       二龙的绝活有二,其一是朝天一字马,其二是单脚站立,然后把一条腿搭在墙上或树上,俩腿间的角度至少180度。       二龙是真没客气,又开练了。而且二龙还练上了瘾,不停下来了!       前前后后二龙练了起码十分钟,那时候正好六中的学生中午放学,一群高中生看见二龙在网吧门口练腿,纷纷驻足观看。毕竟这些半大孩子盯着二龙看有点不好意思,都假装去网吧上网,实则是看二龙劈腿。       丁晓虎的哥哥网吧里20来台机器,没5分钟就坐满了。       “哥,你看看,我兄弟练的咋样?!”丁晓虎看着二龙的腿功,挺兴奋。       但丁晓虎一回头,他哥人没了,忽然之间来网吧里的人太多,服务员忙不过来了,他哥进去帮忙登记了。       “哥,我和二龙走了啊!”丁晓虎跟他哥打了个招呼,和二龙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丁晓虎就接到了他哥电话。       “你和二龙今天中午有事儿吗?”    “干啥?”    “来我这呗,练练劈腿!”    “练劈腿去你那干啥啊?”    “昨天中午你们在这练劈腿,我网吧一下就满了!你们走了没多大会儿,人就又走光了,操!”    “那你啥意思啊?”    “你带二龙来,多练会儿劈腿,晚上我请你俩吃烧烤!”    “操!”    “来不来啊!?”    “操!”丁晓虎把电话挂了       丁晓虎被他哥也雷得够呛,这主意,也就是他哥能想的出来。当然了,这也得益于二龙的倾情表演。         二龙跟了红兵大哥,然后又身怀绝技(腿功),能怕那谢霆锋哥俩儿吗?可能吗?      赵红兵也知道那哥俩儿的事儿,也挺愁,他觉得他给的待遇够优厚了,想不大明白为什么那哥俩儿就不不同意。但赵红兵一直想和平解决,因为赵红兵这样的人,一旦暴力拆迁,那事儿就大了,毕竟赵红兵不同于其它开发商,他那是恶名在外,他要是对拆迁居民恐吓或动手,人家肯定告他黑社会,一告一个准!赵红兵宁可多花点钱、让潘大庆多说点好话,也不愿意诉诸于武力,他可不愿意因为这点事儿惹上一身骚。      那几天,二龙火一天比一天大,终于有一天,他去找赵红兵了。      “二叔,我看那哥俩儿就是欠收拾!”   “咋了,你想收拾他们啊!”   “不收拾不行!咱们给他的房子加上拆迁费加起来20多万了,别人都高高兴兴接受,他凭啥就不干?!就他那两间破房子,五万都卖不出去!他还想咋样!”   “我也上火,咋整呢?”赵红兵可能火比二龙还大,也挺愁。      “咋就没办法呢?!我小时候,二叔你们跟李老棍子干、跟赵山河干,把他们各个都打服了,难道这哥俩儿还能比李老棍子什么的还牛逼?”   “他们不一样!这个没法比。”   “二叔,这事儿你就交给我办吧!”   “你要干啥?”赵红兵看着二龙长大,基于他对二龙的了解,他估摸着二龙干不出什么太大的事儿来。      “那你就别管了!”   “你说你要干啥!”赵红兵实在不知道二龙究竟要干啥。   “你别管了,反正把这事儿办成就行了!”   “你先告诉你想咋干!”赵红兵纳闷:潘大庆跟着他混了10几年了,对潘大庆办事儿的能力,赵红兵是相当认可的,他想不明白有什么事儿潘大庆解决不了但是二龙却能解决。      “我就是找他们哥俩儿唠唠。”   “唠啥啊?潘大庆不都跟那哥俩儿唠了快俩月了吗?有用吗?”   “那你就别管了,这事儿你就交给我办吧!”二龙说着就转身出了赵红兵的办公室。   “二龙!唠归唠,你别对那哥俩儿动手!”赵红兵对着二龙的背影喊了一句。      也不知道二龙究竟是听见还是没听见。      根据后来事态的发展,二狗认定:二龙是没听见。      话说二龙和赵红兵谈话后当天下午,二龙叫上了丁晓虎,带上了20几个人,开着两台面包车,就去了谢霆锋哥俩儿的家里。      下文为了方便起见,就把谢家兄弟称之为谢老大、谢老二。      “二龙,你叫我带这么多人去干嘛啊?”   “这你别管!”   “你要打架吗?跟那哥俩儿打架?”   “我说了,你别管,一会儿,我下车去跟他们谈,你们就在车里坐着,车窗打开,然后不用下车就行了!”   “你要去吓唬那哥俩儿?”   “这你别管!”      二龙成竹在胸,想不战而屈人之兵。      到了谢家门口,二龙没敲门,却掏出了手机,拨了谢老二的电话。      “我是二龙,你干啥呢?”   “没干啥啊,在家呆着呢!找我啥事儿?”   “谈谈补贴的事儿啊!”   “不都谈了很多次了吗?”      “恩,今天呢,我找你,是想跟唠唠,好好唠唠!”   “唠唠?”   “恩,唠唠!”   “唠就唠呗!”谢霆锋估计听出了二龙的语气有点不对,但人家谢霆锋也不是什么善茬,他认定对方肯定不敢对他这样的动迁户下手。      铁门开了。      出来一个梳着流光的小分头,尖下颌,嘴唇上面还有几根稀疏的胡渣子,下身穿紧身裤子,上身穿着一件说西服不是西服、说休闲服不是休闲服的人。反正,此人从长相到衣着品味都极像谢霆锋。      当然是谢老二出场了,一个人出来的。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皮鞋铮亮,上身七匹狼夹克,夹个夹包,理着个青茬发型的帅小伙,当然了,是二龙,二龙也是一个人,但离他十米处,停着两台面包车。      据一直在车里的丁晓虎说:谢老二出来后,二龙和谢老二俩人相距不超过20cm,大概就是电影《赤壁下》中诸葛亮和周瑜面对面的那种距离。      虽然二狗没有目击当天的场景,但二狗可以认定:二龙和谢老二虽然距离够近,但是他俩之间交换的眼神肯定没《赤壁》中诸葛亮和周瑜那么暧昧,因为当二狗看《赤壁》时总担心诸葛亮和周瑜随时亲一下,二龙和谢老二距离虽然近,但肯定不能亲一下。      “啥意思啊?两车人,吓唬我呢呗?”谢老二说。   “谁吓唬你了,吓唬你用那么多人吗?我是路过这里,就想跟你唠唠。”   “唠啥啊?我和你有啥好唠的?潘经理都说的不算,你更说得不算了。”   “人呐,不能给脸不要脸。”二龙转移了话题。      “你说谁给脸不要呢?”谢老二是真不怕二龙。   “说谁谁知道!”二龙说。二龙混了小半年社会白混了,说的那一套还是小时候跟二狗等人斗嘴那一套。   “有事你说事儿,没事儿我回屋了。”拥有半个村粉丝的谢老二火气还真不小。   “再跟你说一次,别给脸不要!”   “你谁啊?你说谁呢?”      谢老二比二龙先火了。      据说,两车人都在谢老二这句话后听见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二龙“扇”的耳光。      不是用手,是用脚。      谢老二满脸鞋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