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十五节、蝴蝶效应(上)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9,869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3-13 18:26:49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十五、蝴蝶效应(上)       勾疯子和李老棍子之间的争斗是由于陈卫东跑路而引起的,由于陈卫东跑路后青原鹿关门,陈卫东手下的妓女光荣的成为了我市首批下岗女工。       由于陈卫东经营多年,手下当红的妓女不少,这些妓女不愁没出路,而且还犯抢。据说当年陈卫东手下的小春等头牌早已红遍半个东北,再就业不成问题。她们正像是几年后刘欢专门为下岗女工所唱的“看成败,人生豪迈,让我们从头再来”,她们只要从头再来就行了。      她们的境遇远比两三年后我市几家大型国营工厂中那些已为国家奉献出青春的30岁左右的女工下岗后为生活所迫卖淫要强得多,两三年后的下岗女工卖淫女,那才真的是欲哭无泪。      勾疯子一直在为火车站前的卖淫一条街看场子,基本每个场子都有股份,所以十分希望能得到陈卫东旗下的那些当红妓女,而当时的李老棍子已经开始多元化经营,他手下的黄老邪已经转攻色情业。90年代初的我市,色情业的从业者无论是规模还是数量,与现在相比都相去甚远。在市场竞争并不十分激烈的前提下,陈卫东、勾疯子、黄老邪、毛琴等四人堪称色情业四大巨子。在富贵与赵山河一战过后,陈卫东跑路,巴黎夜总会的毛琴失业后带着队伍投奔了黄老邪。      有了毛琴协助的黄老邪风头一时无两,而勾疯子方面则相形见绌。勾疯子不希望我市的色情业市场成为黄老邪的绝对独占型市场,而是希望能成为勾疯子与黄老邪的二大寡占型市场。所以陈卫东手下的当红待业妓女就成为了勾疯子手中最重要的筹码,这个筹码,勾疯子志在必得。       矛盾由此产生。这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一个陈卫东跑路了,这边两大流氓团伙干起来了。       勾疯子和黄老邪以前认识,但是并不是很熟。黄老邪虽然怕刘海柱和赵红兵,但他真不怕勾疯子,因为黄老邪在江湖上名气也不小。而且,最关键的是,他那深入骨髓的装逼行为已经欺骗并蒙蔽了他自己,他错误的认为勾疯子是他的晚辈,总得给他黄老邪几分面子。       勾疯子主动找的黄老邪,那时勾疯子被张岳捅了以后刚刚痊愈。据传二人曾有如下对话。       “黄老破鞋,卫东出事了,知道吗?”勾疯子明知顾问。勾疯子知道陈卫东跑路以后有点幸灾乐祸,他可是尝过张岳的苦头,知道张岳的厉害。    “别叫我黄老破鞋行吗!叫我黄哥。我当然知道卫东出事了,你说他得罪谁不好,非去得罪张岳去,这不是活腻了嘛”每次有人叫他“黄老破鞋”的时候,黄老邪都会耐心的纠正一下。    “卫东走了,青原鹿那些小姐怎么办,以后她们吃什么?黄老破鞋你说呢”勾疯子故作忧心忡忡的样子。    “叫我黄哥”黄老邪又耐心的纠正了一下。“疯子,她们爱怎么办你操什么心啊?和你有啥关系呀?”黄老邪继续说。       “我的意思是,我在火车站那边不是有几个店嘛。我琢磨着把她们都招过去”兜了一大圈,勾疯子终于说明来意了。    “那你来跟我说这个干啥?你有能耐你就招去呗,我又没拦着你。”黄老邪自信有能力把陈卫东那里的当红妓女都招入麾下,剩下的再留给勾疯子。毕竟,勾疯子在火车站前的那些小店虽然数量不少,但是毕竟店面小,属于粗放式经营。    “我的意思是,现在巴黎夜总会的毛琴都已经带着那些小姐来了你这里,你这里也不缺小姐,卫东那里的小姐,我就都招了去我那里吧,你没意见吧!”勾疯子说的挺客气。    “人家爱去哪去哪,这个我可管不着。要是非要来我这里,我也不能把人家轰出去是吧!”黄老邪说的貌似在理       “你这里已经有这么多漂亮的小姐了,你咋也得给兄弟留口饭吃对不”勾疯子一向脾气暴躁,看到黄老邪在那里悠哉悠哉的抽着烟,火气有点上来了。    “谁不让你吃饭了?你爱吃啥吃啥”黄老邪说完眯上了眼睛。他自认勾疯子不敢对他怎么样。    “跟你说正经事儿呢!”看到黄老邪这个态度,勾疯子的火彻底上来了。   “说就说呗”黄老邪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吐了个烟圈。      “黄老破鞋!”勾疯子怒吼了一声。   “叫黄哥”      黄老邪这句“叫黄哥”还没说完,眼前出现了一把雪亮的大号卡簧,黄老邪根本来不及躲闪,被这一卡簧端端正正的抡在了嘴唇上,上嘴唇和下嘴唇全被砍裂了。       勾疯子这是被黄老邪给气急了,犯了疯病,他掰开卡簧想都没想就朝黄老邪砍了过去。他已经忘了,卡簧是用来捅人的,不是用来砍人的。       “黄老破鞋,你还装吗?你再装我砸了你场子!”勾疯子一刀砍完,看黄老邪没还手,也就没再捅。    “…………”黄老邪的上嘴唇和下嘴唇全被这凌厉绝伦的一刀砍豁了,满嘴是血,用手捂着说不出话。自从被赵红兵吓得跳楼之后,黄老邪已经多年不打架了,近年来专心做生意,身上再也不带刀了,看着拿着卡簧的勾疯子,黄老邪真的不敢还手。   “卫东那的小姐我全要了,你找谁来也不好使!”勾疯子说完这一句,转头走了。      兔子三瓣嘴,93年的黄老邪,四瓣嘴。      嘴上被砍了一刀的黄老邪随后就去找了李老棍子。      李老棍子本人还是以倒腾文物为主,但在黄老邪那也有他的股份。他听说此事后非常恼火,他自认为自己一直是我市最大的流氓头子,这么多年来,除了折在过赵红兵手里以外,还真没有人敢在他的太岁头上动土。而且,李老棍子和同时代的其它的混子真不太一样,当别的混子八十年代都成天在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打打杀杀的时候,李老棍子就已经专心赚钱了。和钱无关的架,李老棍子从来都不打。      李老棍子视力一直不是太好,近视散光加斜视,到了93年的时候,一只眼睛已经接近失明,好多年都没亲自动手打架了。但是如今勾疯子不但威胁到了他的江湖地位而且还直接侵犯到了他的利益,他怎么能忍?      李老棍子决定,先派当时他手下的头号悍将志刚去砸几个勾疯子的场子。志刚是在土豆被崩、老五洗手后李老棍子手下的头号猛将。二狗曾见过志刚几次,个子高高略显肥胖,和李老棍子一样,也戴个眼镜。在九十年代,全市戴眼镜的混子极少,出名的只有李老棍子和志刚,他俩那是真近视。现在则不同,现在我市的黑社会头目多数都戴着眼镜,就算不近视也戴个平光镜,以显示其斯文。      志刚此人颇具传奇色彩,战国末年秦舞阳十三岁时敢在闹市中手刃仇人一举成名,而志刚则是十四岁时在闹市中用一把三棱刮刀捅死了总是欺负他父母的亲叔叔,据说他杀人之时刚上初中二年级,全校的黑板报上当时有年级组学习成绩排名,他的大名从未下过年级前三名,学习成绩极好,他入狱后,老师乃至校长无一不扼腕叹息。      作为少年犯的志刚在服刑数年之后出狱,据说志刚当时曾想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但是出狱后无任何工厂或者单位愿意接收他,而且他又是少年入狱身无一技之长,生活根本无法维持。无奈,志刚做了职业混子。经人介绍他跟了李老棍子,志刚看着那些当年学习成绩远不及他的同学们一个个或者读了大学或者发了大财,心理极不平衡,总想报复社会,所以他打架时下手比谁都黑。      很快,由于智商高、下手黑,志刚成了李老棍子手下的头号战将,每逢大事,李老棍子必派他去解决。      这次,李老棍子又找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