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七节、嫁给他是我今生最大的梦想(上)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40,804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2-26 23:07:01 第二部 拜金流氓 第七节、嫁给他是我今生最大的梦想(上) 当时张岳已经在市中心买了两套房子,装修得很是气派,一套给父母住,另一套准备做自己和李洋结婚的婚房,两套房子是同一个单元的门对门。张岳的伤并无大碍,不用住院,但是毕竟手腕缠着绷带而且腿上有伤,不愿意回家被家里人看见,所以就住在了赵红兵的家中。 赵红兵自从出狱以后一直独自一人住在家中,很是冷清,每日都在自己的饭店里喝得伶仃大醉后被小北京开车送回来往床上一扔,早晨起床口干舌燥头疼如裂。如 今终于张岳过来小住一段时间,赵红兵很是开心。赵红兵和张岳从来都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在张岳在他家住的这三个月里,他俩每日晚上都在家喝酒聊天,有时还要 加上从饭店赶过来的小北京。他们谈论的内容涉及理想、人生、文化、信仰等等等等,可谓无所不包。 那年的二狗正在看每天晚上热播的 万梓良版电视连续剧《陆小凤》,由于家长总催二狗早点睡,所以二狗总借口去找赵红兵帮忙解代数题去隔壁看电视。在看电视的过程中,听到过无数次张岳与赵红 兵的对话。这两个极其刚强倔强且有思想的男人的对话对日后二狗的世界观影响甚深,至今,赵红兵和张岳在那几个月的对话仍仿似萦绕在二狗耳边。 在22岁以前,二狗认为张岳说的话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在22岁以后,二狗认为赵红兵才是真正懂得做人的哲学。 现在二狗节选较有代表性的三段 1, 关于张岳与混子之间的冲突 “你和勾疯子那一仗,非打不可吗?” “是!” “为什么?” “与天斗争其乐无穷,与地斗争其乐无穷,与人斗争其乐无穷。” “毛主席说的斗争的意思不是说打架吧?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 “打架也是斗争的一种方式。红兵你也已经出狱半年了,你看看我们现在的社会,还有人每天说五讲四美三热爱吗?谁有病才说呢!现在谁有钱谁是老大,人们更看 重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你看,现在连社会主义的老大哥苏联不也解体掉头奔向资本主义了吗?这就说明金钱至上是世界发展的趋势。我用我的方式获取我的金 钱,我认为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 “我和你思考问题的角度不一样,苏联武力如此强大,足可以和美国抗衡,不一样解体了吗?这是因为什么?因为它外强而中干,整体缺乏持之以衡的正确的理想和信仰。你的武力是强大,全市现在敢和火拼的人可能一个都没有,但是你想过苏联的下场吗?” “武力解决问题,简单直接且有效,你看看现在伊拉克欺负科威特,谁劝萨达姆他都不听,美国一动手,萨达姆不就老实了?是不是这么个道理?还有,你知道我在监狱里自己脑中不断重复的一首词是哪一首吗? “张岳,你说说看” “自幼曾功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 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洲? 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 “我操,反诗啊!” “我们是同学,你了解我。我在咱们班学习成绩排名的考过第二名吗?哪次不是第一名?咱们的老师和同学哪个会想到我会坐牢?我就是那潜伏爪牙忍受的老虎,两年的牢狱生活我已经受够了,现在我出来了,我要快意恩仇” 2,关于张岳不断的触犯法律 “你想过这次再被那姓严的抓到吗?” “想过” “那你怎么还敢接连的惹事儿?” “姓严的弄不死我,我就弄死他” “非要把这事儿闹到不可收场的地步吗?” “是那姓严的先惹的我” “那姓严的打你的确是他的不对,但是你也的确是触犯了法律才让他有打你的借口,你难道想以一人之力与我们国家的司法体系斗争吗?你杀了严春秋以后你不也是得死吗?” “姓严的太他妈的嚣张,此仇不能不报” “和大怨,必有余怨,焉可以为善?是以圣人右介而不责于人,故有德司介无德司彻。夫天道无亲,恒与善人。张岳,你别忘了当年你也打过严春秋“ “你说的我不大懂,解释一下” “意思是说大的恩怨结束了或许还会有新的恩怨,怎么样才能妥善处理呢?真正有道德的人决不把事情的责任全部归咎于对方,而是友善的待人并诚恳的自责。而 没有道德的人总是记得对方的过错,从不检讨自己的过错。所以人应该向有道德的方向去努力,有道德的人总会得到好报。这是《道德经》上的话,当年我爸爸探监 时,送给了我这本书” “红兵,你现在张口闭口就《道德经》,这都是老掉牙的东西了,几千年了已经” “正是因为已经几千年它还存在,还有人信奉,就足以说明它是有一定道理的” “现在谁信仰那玩意啊?就连咱们国家现在不也是信仰的是马克思主义吗?那不也是人家西方的东西吗?” “即使是马克思主义,那也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中国的传统文化几千年历史,你要对咱们的文化有自信。你对自己国家的文化都没自信,怎么对抗西方文化的糟粕啊。再说,你现在是在中国,在和中国人打交道,你不用中国人的处事哲学怎么行?” “红兵你还对抗西方的腐朽文化呢?你又回到咱们上小学那会儿了?又红又专的” “扯远了,总之,我觉得你总要选择一个更好的处理问题的办法” “那你告诉我怎么才是更好的处理问题的办法” “我不是说了嘛,《道德经》,这本书我已经背下来了,现在送你了,20多年来我爸就送过我这一本书” “呵呵,那我翻翻看看,不过我觉得这东西没啥大用” “呵呵,耐心点,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