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五节、老板,给我上一盘菜刀(下)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9,956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2-25 10:28:24 第二部分、拜金流氓 第五节、老板,给我上一盘菜刀(下) “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袁老三他们说着就站了起来,每个人都从那个沾满了酱油和蒜末的盆子里拿起了一把菜刀。 “你们要干嘛?”赵红兵双手插在袖管里,面无表情的说。现在的赵红兵脾气不是一般的好,看着眼前这群来找茬的小流氓,居然还能耐心的问他们要“干嘛”。 “干嘛?干你!”袁老三拿起菜刀就冲了上来。 赵红兵还挺纳闷,他们打架怎么不用三棱刮刀、枪刺这样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那几把破菜刀就算被砍上个几十刀也砍不死人啊?赵红兵可能不清楚,现在的混子虽然想成名的越来越多,但是有杀人的胆子的却是越来越少。三棱刮刀和枪刺这样的武器在那时已经越来越少了。 没等赵红兵动手,小北京已经抓住了袁老三持刀的手腕,脚下一绊,手一扭,“嘎巴”一声轻响,袁老三的胳膊被小北京扭脱臼了。 另外一个戴眼镜的也冲了上来,没头没脑的朝小北京砍了下去,小北京故伎重演,一抓一绊一扭,又把“眼镜”的胳膊也给扭脱臼了。 几乎在“眼镜”上来的同时,菜刀队的第三个人冲了上来,颤抖的手抡着菜刀朝小北京砍了下去。赵红兵注意到一个细节,他砍人的时候眼睛是闭着的。小北京抓起“眼镜”的胳膊一挡,随后顺势一脚把他踹飞出去两三米。 被小北京扭脱臼了胳膊的两个人痛苦的蹲坐在了地上,额头上豆粒大的汗珠不停的掉。菜刀队的另外三个人看到小北京三下五除二就打倒了三个 ,自知不敌,居然抛下了同伴转身就跑! 这时潘大庆也冲了上来,拿着擀面杖朝蹲坐在地上的袁老三和眼镜的头部连续猛击。 潘大庆也就是打了三五下,眼镜居然求饶了,“大哥,别打了,大哥,别打了” “大庆,别打了”一直没动手的赵红兵喊停了,他觉得和这些小孩子打的确没什么意思。 “你们走吧!”赵红兵说,说完转身就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懒得看这所谓的“菜刀队”一眼。 “有空过来吃饭啊”小北京说。 事后,二狗曾经听到过赵红兵和李四的一段对话。 “现在的混子怎么这么不经打,小潘打了他两下就求饶了,那个戴眼镜的走的时候我看见他哭了”赵红兵说。 “红兵,你看看现在是什么社会。现在已经不是谁狠谁猛就能“戳”得出去的时代了,现在的混子都是谁家有钱有势谁就“戳”得出去。”李四说 “四儿,当年和咱们打架的那些,土豆、老五、二虎、路伟什么的,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是谁打架服软了?就算是黄老邪,被我和小申打成那样也没说过一句熊话啊” “那些小混子都以为出名很容易,自己没什么本事却学人家打架,其实就是给家里糟践钱呢” “成名有什么用?成名以后国家给发工资还是给补贴啊?”赵红兵很难理解那些小混子的心理。 “哈哈,国家送他进监狱” “真是纳闷儿” “有什么纳闷儿的,你不把成名当回事,人家可都把成名当回事” “我可没想过要成名,他们想成名总得是那块料儿啊” “你不想成名但是名气可不是小啊,现在满大街的小混子都想能像你一样成为江湖大哥。如果说前些年咱们总打架那时候,每10个人中有1个混子,现在则是10个人中有4,5个都是混子,什么样儿的都敢出来混了” “谁是江湖大哥,这是啥好事儿啊?”赵红兵始终不认为他社会大哥的头衔是什么好事儿。 “现在的混子和咱们那时候的想法不一样,咱们小时候最大的理想都是当兵,有当兵的机会连大学不上都可以,甚至那时候咱们当兵的最大理想就是荣立军功后壮 烈牺牲,咱们打架从没为过钱,全是为了斗气。你看看现在那些混子,成天就想打架出名,欺软怕硬,打完人还要再敲诈勒索人家。我开游戏厅这样的人见得多了, 刚开的时候捣乱的也不少,王宇王亮他们小哥俩儿带着几个兄弟和那些混子动过几次手,你看现在还有谁去我那捣乱?”李四说 “王宇王亮他们哥儿俩真是不错的小兄弟,耿直、仗义。但是我看你那游戏厅里基本全是那扑克机,我上次去你游戏厅看见有人一夜在那你就输上万,人家输急了不会……” “现在钱毛了,钱都不值钱了,我要是还继续开台球室现在都该饿死了,我饿死倒没什么,我老婆孩子呢?王宇这样的从18、9岁就跟着吃饭的小兄弟呢?以前 我一个月给王宇100块钱让他帮我看着台球室,现在再给他100块还行吗?现在100块在你那饭店两个人吃顿饭都不够。现在我为什么能混得出去?因为我不 是有俩钱嘛!” “恩…………”赵红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赵红兵这时应该感觉到,由于他入狱四年,的确短时间内很难和当今社会接轨,他开始时觉得李四和张岳的生意都不是什么正经生意,希望他们早早停手。但是当他听了他们说出自己的道理时,赵红兵又觉得他们的行为可以理解。 这就是二十多年来总在日新月异的中国,四年的时间在欧洲、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可能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是在中国,四年的时间早已经翻天覆地,沧海桑田。这样的变迁不仅仅是物质生活的,更是精神生活的。 在小北京赶走了菜刀队的那天晚上,蒋门神风风火火的来到了亚洲饭店。 “张岳进去了,勾疯子的小舅子报案了” “他们不是拿刀吓唬你们吗?怎么被捅了两刀以后又去报案了?”赵红兵没想到现在的混子打完架还去报案。 “快去拿点钱把张岳保出来啊!我现在找不到李洋,只能来找你了。听刑警队的朋友说,张岳现在正在挨打呢!” “小申,拿钱,走”

第一部 第十四节、防卫过当致人死亡

2008-04-16,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23,773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5 12:44:32    十四、防卫过当致人死亡      从1987年春节到1987年6月中这4个月,赵红兵兄弟几个基本没和其它人发生太的的冲突,最主要的原因是去年春节前4、5个月他们打的硬仗太多,已经在本市有了相当的名气,普通小混混基本没人敢招惹他们。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就是他们春节以后都安心的做自己的生意,生意刚刚起步,都比较投入,也没太多的时间聚在一起滋事。      在短短的几个月中,本市的黑道格局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在春节以前全市大的团伙只有5、6帮,基本全是在郊区或回民区,比如张大噶子、路伟、二虎等人。这些人都是成名在83年严打之后,83年全市知名的流氓头子们全没躲过严打。83年后是世无英雄,竖子得以成名,连路伟这样挨了一刀不敢报仇的混子都可以当上老大。到了86年底至87年初,一大批83年严打折进去的流氓被释放或提前释放,这些真正的狠角出来以后,很快在市区拉起了几个流氓团伙。比如李老棍子、刘海柱、陈卫东、张浩然等。       赵红兵他们不招惹别人并不代表别人不来招惹他们。想招惹他们的主要是两个人,二虎和张浩然。       二虎出院后脚变成踮脚,走路一瘸一拐。外号也由二虎变成了二瘸子,他总想找到费四,但费四总在乡下,二虎始终没能抓到。       张浩然虽然从上到下没有一丁点的幽默感,但此人的所作所为极具幽默色彩。      他83年折进去的时候的罪名就是组织流氓团伙及敲诈勒索等,虽然他心狠手辣但倒是的确没做过什么大案,只是组织流氓团伙而已。等他从监狱里转业出来以后,很多监狱里的战友都希望跟着他干。但是他这次还真是吃一堑长一智。“我再也不组织流氓团伙了”,张浩然总这样痛心疾首的说。大家当时都相信他这个大粗人、大恶霸居然也在政府的教育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浪子回头金不换”,大家这么评论他。      后来大家才知道,原来,这哥们儿倒是不组织流氓团伙了,但是他改单干了!他可以说是我市87年上半年最有名的单干流氓、单干户。他单干的的“项目”也是所有流氓中最有趣的。别的流氓都是偷、抢、敲诈勒索等,张浩然嫌这些都太没技术含量。他要干就干“砸杠子”。“砸杠子”也是我市80年代黑道术语,专指截道抢钱。刚从监狱里出来的张浩然才不会傻到直接拿刀子去抢钱。他只勒索从市区到各个县以及各个县到下面各个乡的大巴司机!这个人鬼点子不少,真不知道他这个勒索的办法到了现在上了创智赢家会不会得百万大奖。      据说,他这个商业计划在监狱中就已经成型了。      张浩然的方式是在大巴班车或货车必然要经过的土路上挖沟。通常是由于某一路段在修桥或修路,大巴或货车需要绕路才会走这些土路,这些路并不是国道,只不过是人和车过得多了形成的路,这样的路国家当时没有任何政策条文保护。所以张浩然就抓住了这个漏洞,认为这是个商机。他当时对我市的路况比交通局长还熟悉,哪里有这样的土路哪里就有他张浩然。      张浩然经常会雇佣2-3个当地农民在这些路上挖沟,沟不深不浅不宽不窄刚刚好,反正是车肯定没法通过这个沟!每当货车和班车从这里经过看见这个沟就会停下,站在他们眼前的,就是张浩然和几个憨厚的当地农民。      “兄弟,这怎么多出来个沟啊!我们没法过了”司机肯定会问   “我们正在挖水渠,这可怎么办?”张浩然肯定会故作为难的样子   “哎呀,那我这一车人(一车货)怎么办啊?我总得过去啊!”司机肯定很挠头   “司机大哥我看你也挺实在的,我们把这个沟填上然后让你过吧!但是我们不能白忙活啊!我们帮你填上这个坑的话你出50块,如果是你自己填这个坑的话,我们借你铁锨,你出30块,怎么样?”张浩然还装作很为司机着想的样子。   “哎,算了,还是给你50块,快把这个沟帮我填上吧”      每天这个沟就这样挖挖填填10几次。除了付给农民的钱,张浩然每天剩下500块一点问题都没有,张浩然就这样打一枪换个地方。今天在A县挖,明天在B县挖,以免总占着一条线把司机给讹诈火了。时间久了,全市由于修路经常要走一段土路的十几条线的司机都明白了张浩然是干什么的。但是没办法,张浩然这样干没犯法,他挖的路又不是公路。这些司机如果动粗又不是张浩然的对手,只好乖乖的给钱。后来张浩然在和班车司机谈填坑的时候还推出了“套餐价”这样的促销活动,班车总是要往返的,一来一去就是100块,张浩然遇上班车就说:“这样吧,反正你去还是要回来的,你们也不容易,给我80吧,来回我都帮你填上”。嗬!他张浩然也知道人家司机不容易。      看来,美国经济学家90年代说的“挖一个坑,再填上一个坑就创造了双份的GDP”这一理论早在80年代,在中国,就已有人熟练运用了,而且运用这一理论的这个人连初中都没毕业,要是这些美国经济学家知道张浩然,看他们谁敢说中国人经济理论差!他们是在剽窃张浩然的学术成果!      同时,张浩然这样干了,别人就不许这样干。如果张浩然知道谁学他在某一路段挖坑,张浩然肯定抡铁锨和他玩命。张浩然这样的亡命徒,有几个敢惹的啊。      所以从春节以后,张浩然是真的勒索来了不少钱。没两个月就成万元户了。手里有了钱的张浩然“下乡”也没那么频繁了,没事的时候总想找那天砸了他一酒瓶子然后泼了他一脸酒的张岳报仇,想抓住张岳落单的时候捅他几刀。他当时的想法未必是捅死张岳,也许只是捅几刀解解恨。      张浩然不“下乡”的时候每天都带着一把三棱刮刀,他希望遇上张岳。         1987年6月中旬的一个礼拜天,天气已经很热了。中午的时候张岳、孙大伟和赵红兵等三人约了高欢、李洋和孙大伟的“女友”等三人在市中心的解放广场放风筝,那一年我市特别流行放风筝。别人的风筝都是一些龙、鸟、鱼什么的,而他们的风筝是赵红兵做的一个解放军战士,在风筝堆里格外显眼。更显眼的是:赵红兵把风筝带出来前,小北京由于必须要留下看旅馆比较郁闷,所以他用黑毛笔在这个解放军战士的胯下画了一个硕大的男性生殖器。      赵红兵出来前没发现风筝上被画了这么个东西,他看见了以后觉得太丢人建议还是不要放风筝了,喂喂鸽子算了。但是张岳和孙大伟是第一次放风筝,还是坚持要放。      “风筝上天以后下面的人就看不清楚了”张岳说   “你爱放你放,反正我不放”赵红兵说   “我放就我放,呵呵”张岳兴高采烈的说      虽然张岳已经和李洋见过几次了,也吃过了一次饭。但是这是张岳第一次和李洋出来玩,格外的兴奋。      开始放了以后才发现张岳根本就不会放风筝,他拿着风筝猛跑,跑了半天风筝还是没上天,在张岳身后举着风筝的孙大伟由于太胖没一会就跑不动了,怎么说也不陪张岳放了,和赵红兵、高欢等人坐在广场的主席台上聊天。广场里只剩下依然兴致勃勃的张岳抱着那个解放军战士的风筝一圈一圈的猛跑。虽然风筝一直没放起来,但张岳一直没有放弃努力。      由于张岳是回着头看着风筝向前跑,所以他跑着跑着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那个人,就是张浩然。      张岳回头刚想说对不起,定睛一看,站在他面前的是张浩然。      紧接着,张岳觉得大腿上一凉,一把三棱刮刀扎到了张岳大腿上。      根据张岳后来说,当时他真的达到了小北京所说的“禅的顿悟”的境界,他心中空灵一片,没有任何牵挂,腿上也没觉得有任何的疼痛,心中只是想着如何能抢来那把三棱刮刀。      刀还没从张岳的腿里拔出来,张岳就抓住了张浩然拿刀的手腕,身子向后一退,用力将张浩然的手腕向下一拗。三棱刮刀“叮”的一声掉在了广场的地上。这招,是小北京在前半个月和张岳喝酒以后“练跤”时刚刚教给他的。张岳没经过任何的练习,在这生死关头因为“顿悟”就用上了。      张岳随手拣起刮刀,想都没想就向张浩然胸口扎去。      张浩然和张岳的区别就是:张浩然拿起了刮刀扎的是张岳的大腿,而张岳则扎的是他心口,就是想要他的命!      这把三棱刮刀极其锋利,第一刀扎在了张浩然的腹部,直没入根。根据在场的人的目击:当时剧痛中的张浩然双手也抓住了张岳的手腕,但是人家张岳根本就没拔刀的意思,而是先把三棱刮刀用力的在张浩然腹中旋转,然后又向上一剜!张浩然一声嘶吼,双手放开了张岳的手。      三棱刮刀最大的特点就是放血快、创口难缝,而且很容易从人的体内拔出。张岳随手抽出了刀,然后又连捅了张浩然三刀,刀刀直没入根,杀红了眼的张岳要捅第五刀时,被从主席台上飞奔过来的赵红兵抓住了手腕。      据说,张浩然倒地后并没有马上死,而是嘴里还在喃喃的说着些什么,但是他说的是什么谁都没有听清,他眼睛瞪的大大的,表情并不是很狰狞。      可能,躺在地上的张浩然看见了蔚蓝的天空、海绵样的一朵一朵的白云和天上欢快的飞着的白鸽。他或许,会想起他5岁那年,疼他的奶奶为了哄他卖了5斤小米给他买了江米糖。会想起10岁的时候,他也立志成为一名好学生,正在为老师的小红花奋斗着。会想起15岁那年,第一次和邻居家哥哥偷到了10块钱,他激动且兴奋着。会想起20岁那年,第一次从看守所出来的时候,他那善良的爸爸妈妈正在拿着还是热乎乎的饭盒装满了他最爱吃的菜,希望他能重新做人。会想起25 岁那年,在监狱里刚遭受一顿毒打的他发誓再也不进监狱了。      如今,他再也不用进监狱了。听说,濒临死亡的人会回忆起他出生时的场景,此刻,他一定还看见了一个身上带血的婴儿刚刚呱呱落地时他的父母和亲人那温馨、激动与幸福交织的画面。      一阵暖风吹过,那个胯下画了一个硕大的生殖器的解放军战士的风筝,落在了张浩然的身上,这个风筝上面,也沾满了血迹,那个被染红了的硕大的男性生殖器越看越像那把带血的三棱刮刀。      他也曾经雄霸一方。如今,他死在了比他更狠的人的手里。或许真的,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      “去医院,高欢快去报案”赵红兵说   “怎么抬啊!”孙大伟很为难   “不用抬了,他已经死了”曾经目睹无数战友牺牲在自己身边的赵红兵面无表情的说   “我是说让你送张岳去医院!快!”赵红兵继续说      验尸报告显示,张岳这四刀随便哪一刀都能要了张浩然的命。      虽然在公安局没有任何前科案底的张岳属于正当防卫,而且他刺死的还是两劳释放人员、全市知名的大流氓张浩然。但张岳毕竟是在解放广场的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人,而且在张浩然没有抵抗能力的情况下张岳又连捅了三刀。所以,张岳还是被象征性的判了劳教两年。      让张岳这样的人去劳教等同于让现在上海的小白领去复旦大学读了全日制的MBA。为什么比喻成复旦大学MBA而不是中欧商学院MBA呢?因为复旦大学的MBA是国家承认学历的,更贴切。      劳教和MBA的共同点有:1,很多小流氓在劳教前的生活圈子很小,正是劳教给了他们扎堆的机会,让他们能认识更多的人。而读MBA也是这样,去读书是小事儿,关键是在里面多认识点有本事、有能耐的人。2,劳教一般是2-3年,和MBA时间差不多。3,在牢狱那人心险诈的条件下,人自我保存的能力肯定会增强。读MBA也一样。4,劳动教养的结果通常都是让好人变成坏人,让坏人变的更加恶毒。读MBA也是使有能力的人变的更有能力,让没能力的人多少有了点能力。      共同点过多,不一一列举。反正,张岳这次牢狱之灾至少相当于他读了麻省理工大学斯隆管理学院的MBA,真真正正的镀了把金。他是劳教犯人中绝对的老大,无可争议的狱中龙。      张岳杀人这件事改变的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命运,也改变了赵红兵和高欢的命运。因为,这次事情以后,高欢的父母知道了高欢“早恋”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