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八节、碧云天、黄花地(上)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40,690 views
1993年春夏之交某个周日的一天,赵红兵的三姐来到了“亚洲饭店”。 “小申东子,红兵呢?”美女就是美女,岁月根本就没在三姐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比之几年前,更是多了一些成熟的韵味,三姐喜欢把小北京称之为小申东子,因为这样听起来比较像日本名字,读法是“小申--东子”,子不是轻声,是三声。 “昨天晚上张岳我们三个人喝多了,他俩现在还在家睡着呢,就我命苦,一大早就来了。三姐你干嘛来了?是不是想我了?”小北京笑嘻嘻的说,他知道三姐来这里肯定是有事,不可能是没事来找他聊天。 “恩,想你了”三姐美目盼兮,笑吟吟的说。 “…………”小北京早就琢磨好了三姐骂他以后他该说的词,但他万万没想到三姐居然说想他了。小北京和三姐认识了6、7年,三姐可是从来都没对他说过一句 绵绵的情话。几乎每次对话都是以三姐抽小北京一下为结束。小北京听到三姐这句“恩,想你了”这句话时浑身骨头都酥了,一向贫嘴的他居然不会说话了。 “……三姐,你……”二狗发现小北京不仅忽然结巴了,而且脸还有点泛红。认识小北京这么久,二狗头一次知道他也会脸红! “恩,我真的想你了。”三姐说得一本正经。 “三姐,你现在看中央三套的《新白娘子传奇》呢吗?我特爱看,我觉得你长的特像白娘子,就是你眼睛比她大,也比她年轻”幸福来得太突然,小北京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赶紧岔开话题。 “呵呵,是吧,医院里的同事也这么说”三姐依然笑吟吟的看着小北京 “三姐,那你觉得我长的像许仙吗?”小北京痴痴的看着三姐。 “像……法海”三姐把像字拉了长声说,然后又突然说出了法海俩字。 “我哪儿长的像法海啊?”小北京觉得挺冤枉,他一直自认为自己是帅哥,而且他认为他在全市长得仅次于赵红兵,那是因为赵红兵和他是兄弟,他就不跟他争了,第二也就第二了。 “长得是不怎么像,但是你行为挺像”三姐咬着嘴唇笑着说 “我怎么像了?” “法海不就是爱拆散人家婚姻吗?你不就成天琢磨着我离婚吗?” “我也就是想想,我又没采取什么实际行动。我还特喜欢白娘子那歌词,有缘千里来相会,三姐你看我家在北京,离你不止千里,这咱们俩不也相会了吗?”小北京觉得三姐语气有点不对,刚才还在说想他呢,这一会儿功夫在三姐又说他是法海了,小北京不是一般的郁闷。 “咱们俩是无缘对面手难牵吧” “三姐,我就是要牵你的手”小北京伸出了手作势要抓三姐的手。 “去!”三姐轻笑着打了小北京的手一下,“你们这里的包间还有没定到的吗?我晚上要请同事吃饭,我这不是要走了嘛”三姐继续说。 “三姐你要走了?!你要去哪里?”小北京这一惊可不轻,他之所以在这里赖了六七年不回北京,除了因为他和赵红兵的关系以外,还有很大的原因是留在这里能够隔上十天半个月的就能见到一次三姐。他现在早已不奢求别的了,只求能经常见见三姐再贫上几句。 “你三姐夫要调动工作到省高法了,我也得跟着去啊。”三姐说得挺轻松。“要么怎么说想你了呢,以后再见你的机会不多喽,再也听到不到你在我耳边喋喋不休了”三姐说完这句,似乎也有点伤感。 “…………”小北京像是被雷击中了一样,坐在吧台上木然良久。 “三姐,那我以后就见不到你了?”好半天小北京才缓过神来。 “瞎说什么呢?我又不是死了,逢年过节我当然还会回来的” “我也要去省城,反正这里有红兵,你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小北京认真的说,可能他真的是这么想的。 “你是真想让我离婚啊!你是真想当法海啊!”三姐故作嗔怒。 “我和法海不一样,法海不爱白娘子,但是我……”小北京话说到一半,没继续说下去。毕竟小北京一直没恋爱过,没恋爱过的男人想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不是一般的艰难。 “……我毕竟是结婚的人了,有丈夫,有家庭,我爱我的丈夫也爱我的孩子”三姐也同样很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尽管这句话她早在七年前就想说,但是毕竟小北 京没对她正式表白过什么,有些话她也说不出口。她觉得小北京现在年龄也不算小了,该成家立业了,总这样单恋着她也不是一回事。 “我不管” “那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小北京一改往日的趾高气昂,有点萎靡不振。 “如果一个女人背叛了她爱的并且爱她的丈夫和孩子和别人在一起了,那这个女人还值得爱吗?” “……不值得”小北京沉思了一下说。 “明白了吧!既然她可以背叛今天的丈夫,也可能会背叛明天的老公,是吧!”三姐就是想和小北京讲明白这个道理,想让小北京彻底死心。 “恩,你说的对。三姐你说人这东西有来生吗?” “或许有吧” “那你下辈子嫁给我好吗?”小北京恨不相逢三姐未嫁时。 “会考虑的,但不一定,更有可能的是我还会选择今生的丈夫”三姐这人一向特诚实,从不说谎敷衍别人。 “三姐,晚上带同事过来吃吧!最大的单间留给你”听完三姐这席话,小北京虽然心里很难过,但是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呵呵,那我晚上过来” 当天晚上,三姐和她医院的同事来到了亚洲饭店。 三姐点的菜中,又有她最喜欢吃的“地三鲜”,虽然“地三鲜”这菜在东北任何一家饭店都会做,但是没有一家比亚洲饭店的厨师做得更好。 地三鲜这道最简单的菜是那天晚上最后上的。 “这菜怎么这么难吃啊!”三姐所有的同事都把这地三鲜吐了出来。的确,这地三鲜的土豆和茄子都糊了,而且一盘子菜里有半盘子都是油。 只有三姐柔声说,“我觉得挺好吃的啊”。 说完这句话,三姐把头转了过去,瓜子脸上不多的面部肌肉有些抽搐,眼眶有些发红。她知道,这地三鲜一定是从来不下厨房的小北京做的,否则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厨师能做得这么难吃,小北京知道她最喜欢吃的就是地三鲜。 小北京对她六年多的单恋,全在这盘难吃至的极地三鲜里,很苦,极苦。那晚,三姐在同事惊诧的目光下,她自己一个人吃光了这盘地三鲜。 三姐有着美好的爱情并且爱吃地三鲜,但遗憾的是,并不是来自小北京的爱情和小北京做的这个地三鲜。

第一部 第十九节、赵爷爷的计策

2008-04-16,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26,012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9 14:24:41    十九、赵爷爷的计策      且说赵红兵和高欢私奔以后。高欢的父母都气得几天不出家门。高欢的爸爸一向自命清高,没想到一向被视为骄傲的女儿却出了这样的丑事,从那以后高欢的爸爸更加孤僻。根据二狗爸爸了解,当时高欢爸爸主编的《市志》已经接近尾声,只剩下最后一节“军事*剿匪”这一节,愤懑中的他浓墨重彩的把“镇东洋”描绘成了一个杀人如麻、强抢民女、打家劫社的无恶不作的土匪头子,是个座山雕和胡司令的混合体。完全扭曲了镇东洋以前在一些老百姓心目中杀富济贫、抗日救国的英雄形象。      他把他对赵红兵的怒火全倾泻在了笔下,倾泻在了此事的导火锁张岳的爷爷的身上。他固执的认为如果没有张岳,那么他们就不会知道女儿恋爱。如果他们不知道女儿恋爱,高欢的妈妈就不会去学校,如果不去学校,女儿就不会伤心离家出走,如果女儿不离家出走,他这个清高了一辈子的读书人就不会面对整个社会投来的或鄙夷、或同情、或不屑的目光。他恨死了张岳,然后恨乌及屋秧及镇东洋。他根本就不曾考虑到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正是他本人。      倘若镇东洋九泉之下有知他已经被《市志》永远的钉在了耻辱架上,这个粗鲁勇敢且杀日寇无数的山大王在镇惊之余或许会对高欢的爸爸说出类似于葛优在《夜宴》中那句shakespear style台词:“是复仇的火焰带你穿越了那时间之谷,抑或是我孙子的朋友打动了你女儿的心,让他们的感情来影响你的公正?我一世的英名都敌不过你那颗狭隘的心。……如果是这样,请你把尊严还给我!”      看!这个一个大字不识的土匪头子都被高欢爸爸这样的刀笔吏逼成莎士比亚了。真不容易。      二狗看来,高欢的爸爸还不是真的清高,真正有骨气、有节气的读书人不会为了自己的私仇去刻意的丑化那些形象本不应如此丑陋的人物。      他,没有资格瞧不起赵红兵。因为,他,只是个心胸狭隘的刀笔小吏,而已。      或许,这就是高欢的爸爸那个年代的读书人的共性。他们正确的世界观即将成型时,就被文革焚书坑儒了一把,真正有骨气可以把他们教育好的人或入狱或含冤而死。当时教育他们的人传达给他们的关键词只有“批斗”“歪曲”“丑化”“颠覆”“消灭”“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   二十年后,通过电视、报纸等主要媒体教育我们的人传达给我们的关键词又是什么?还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吗?还是吧,只是手段更高超、更加含蓄隐蔽,其具体表现形式诸如假一个13岁的女孩子口中说出…………      二狗不再废话了,因为二狗的这篇帖子不但“很黄很暴力”,而且“很暴力很黄”。      总之,高欢的父母很生气。高欢的妈妈还有精神分裂的前兆,成天神神叨叨。逢人就说就当没这个女儿。      赵爷爷年龄要比高欢的父母大几岁,而且阅历和思想都要比他们老道,虽然他也有点承受不住舆论的压力,但他思想相对较为开明。他认为这是两个孩子被逼无奈之举,没必要过多的追究。      赵爷爷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找来了赵红兵的三姐。      “红燕,最近红兵给你打电话了吗?”赵爷爷知道三姐跟赵红兵年龄最接近,在兄弟姐妹间她俩关系最好,他猜赵红兵一定会往家里打电话,而且还猜一定会打给三姐。   “没打,唉,也不知道这个小兔崽子谁知道跑哪去了”赵红兵的三姐挺惆怅   “如果他打电话给你,你就告诉他,高欢的妈妈气得脑血栓了,现在病危,十分想见高欢”赵爷爷老谋深算,他认为这是唯一可以让高欢回来的办法。而且他认为,只要能回来,就有谈判的余地。      “这样不太好吧,如果高欢打电话给家里……”三姐一向不会撒谎   “高欢的父母那边我来跟他们谈”赵爷爷永远那么胸有成竹   “高欢这孩子的也是的,读了10几年书读的都很好,现在快要高考了却连试都不考了”   “让他们回来主要就是想让高欢回来高考,不考太可惜了”   “她要是考上大学还会要咱们家红兵吗?”三姐见过高欢,特别喜欢高欢,总担心高欢读了大学就不要了赵红兵。   “高欢要不要红兵这个先不考虑。总之,红兵不能耽误了人家的前途,你现在就去告诉红兵的那些朋友,让他们也统一口径。”      由于当时二狗虽然上了幼儿园,但依然寄宿在赵爷爷家,所以赵爷爷和赵红兵三姐的对话二狗听的清清楚楚,二狗当时并不知道“私奔”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二狗还对赵红兵的三姐说:“三姑,二叔和高姐姐走了为什么大家这么生气?”二狗一直把赵红兵叫二叔,却把高欢叫高姐姐,辈分全乱了。      “二狗,他俩恋爱咱们家不反对,但是他们不该离家出走”赵红兵的三姐一向温柔,而且在医院里担任儿科大夫,遇上小孩子总是特别耐心      “既然你们都不反对,那他们一起出去又有什么不好”二狗真的不明白   “…………你是小孩子,你不懂”一向对二狗极其耐心的赵红兵的三姐也不愿意和二狗过多的解释了。      二狗今天已经实足27岁了,读了15年书又工作了4年半,但是还是依然想不明白,这究竟为什么这么让人难以接受?为什么毛主席躲婚就是“为了突破封建包办婚姻的樊笼”而为人所称颂?为什么同样不听父母话的赵红兵和高欢就为人所不齿?虽然具体的情况有区别,但殊途同归,他们不都是为了追寻美好的爱情吗?如果高欢像奇女子秋瑾那样“琴瑟异趣,伉俪不甚相得”是否是高欢父母就会满意?      当然了,二狗当时还小,没能想象到这二人私奔以后究竟会发生些什么。二狗从记事那天起,看到的电视剧就是〈西游记〉,唐僧那个肥头大耳的和尚一见到女人就是“贫僧有礼了”,然后目不斜视,鼻观口,口观心。二狗一直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都该像唐僧这样,这样才对,这样才好。这一理念一直到二狗20岁时看了日本动画片〈蜡笔小新〉才知道并不是全世界的小孩子都是像中国小孩子这样熟知和尚的清规戒律的,比如当老师说到:“男女生到青春期会有第二性征出现,女生平坦的胸部会隆起,就像……” 的时候,小新就会插嘴说:“像双安全气囊“。      这就是从小就成天看四个和尚跟妖怪打架的中国孩子和每天看〈蜡笔小新〉的日本孩子的区别。二狗虽然当时不懂但同龄的日本小孩子一定能懂。         在接到赵爷爷的命令以后,赵红兵的三姐想对赵红兵布下天罗地网,她准备把赵红兵可能联系的朋友挨个的去找,由于当时雷阵雨刚停,二狗也要看彩虹,所以也和赵红兵的三姐一起去了。找到小北京的时候,刘海柱刚刚离开,小北京正拎着个鸟笼子在逗鸟,鸟笼子里装的是一只满天都飞的那种小麻雀。      “三姐,您来啦!哎……看茶!”小北京一见到赵红兵三姐就两眼冒绿光   “呵呵,我来是告诉你件事儿,如果红兵打电话来,告诉他高欢的妈妈脑血栓了,让他们马上回来。”赵红兵的三姐看见小北京的发着绿光的眼睛,她赶紧左顾右盼远离小北京的目光。   “真栓了?”   “没栓,不这么说他俩能回来吗?”   “恩,社会属性,自然属性,疏轻?疏重?”小北京看问题的角度和正常人不一样   “什么意思?”赵红兵的三姐虽然是中国医科大学的毕业生,但哲学显然没小北京应用的好      “三姐你是读书人,我一说你就能懂。自然属性是指他俩的食欲、性欲、自我保存等,而社会属性是说在这个社会中他俩所要面对的亲情、友情等组成这个社会的重要因素”小北京说话从来不拖泥带水而且语速极快   “不明白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赵红兵的三姐一旦有什么不懂就瞪起她那特大号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人家,也就是小北京一向沉着且自信,换了其它人被她这双大眼一瞪或许话都说不出来。   “我是说这要看他俩的性欲能不能战胜亲情。”小北京说   “你怎么就说的那么难听,你就不会说是爱情战胜亲情?高欢知道她妈妈生病,一定会回来的”赵红兵的三姐虽然结婚了,但是听到小北京嘴里直接说出“性欲”二字,还是脸红了。      “未必,我认为人首先是自然的,然后才是社会的。爱情是上天赋予个人的权利,别人无法更无权力剥夺。三姐,要是换了你,你怎么办?你认为爱情重要还是亲情重要?”小北京说。   “恩…………都重要”赵红兵的三姐沉思着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你对爱情比较看重、性欲比较强……”小北京一脸坏笑   “滚!”羞红了脸的赵红兵的三姐抬手重重的打了小北京后脑瓜一下转身出了旅馆      “你别忘了,红兵打电话的时候你一定要这样说!”赵红兵的三姐走出了十几步以后回头对小北京嘱咐了一句   “知道了……”小北京摸着刚被赵红兵三姐打过的后脑,恋恋不舍的看着赵红兵三姐婀娜的背影说。      小北京总是这样,总希望赵红兵的三姐能过来和他说几句话,但是,总是不超过10句他肯定就把赵红兵三姐气走。         赵红兵的三姐找到孙大伟的时候,孙大伟正在和几个高中生模样的学生谈租书的价钱。      “孙哥,你就不能便宜点,人家租书按天算,你怎么租书按小时算?”学生说   “兄弟,实在不行啊,你要借的这几本书要借的人实在太多,天天在这排队呢”孙大伟说   “那你按小时算也太离谱了吧?”借书的学生挺不满意   “兄弟,这样,你借一天,一块钱一天,算大伟哥给你的优惠,怎么样!”孙大伟假装挺豪爽。      原来孙大伟不但租一些武侠言情小说,他还弄了十几本黄色小说。当时没有网络、没有光碟、没有录像带。学生只能看一些黄色小说解闷,他这十几本黄色小说总被抢着借。这时孙大伟显示出了他与众不同的经济头脑,他针对不同产品采用了不同的营销手段和定价策略,普通的书二毛钱一天,而这几本黄色小说5毛钱四个小时,不但提高收入而且加快其流通的速度。      “大伟,你借什么书呢,那么贵!”几个学生走了以后,赵红兵三姐问   “几本小说,现在这帮孩子,不学好,就爱看这个”孙大伟还假装挺正经   “恩?什么书这么好看?恩?〈春梦〉?”赵红兵的三姐拿起了其中的一本说。二狗清楚的记得那本书叫〈春梦〉,因为二狗还问过她什么是春梦,她告诉二狗是春天的梦。   “咳,三姐,你要是喜欢看的话你就拿去看”孙大伟看三姐把这本书翻个没完,说了一句。   “恩……那我就拿回家看看,后天你路过我们医院的时候去我办公室拿吧”赵红兵的三姐说。二狗从小就知道,美女也爱看黄色小说。      “三姐,你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儿?”   “如果红兵给你家打电话,你骗他说高欢的妈妈病危了,让他们赶紧回来!”   “三姐,这不合适吧!我没骗过红兵,如果他知道我撒谎骗他,他回来非宰了我不可!”   “红兵要宰你的时候你就告诉他是我说的,让这小兔崽子来找我吧!”   “这………………好吧!”      赵红兵的三姐随后去废品回收站找小纪,小纪不在,不知道去哪里了,她又找了一大圈也没找到,挺郁闷,准备回她的单位拿点东西然后回家,她的单位也就是医学院附属医院。刚回到医院,赵红兵的三姐就看到了小纪,不过,她看到小纪这时候小纪已经不能说话了,正在往手术室里送。      小纪,再次被捅了。这次倒霉的又是他,但这次捅他的人可没像二虎那样手下留情。

第一部 第十三节、我们这里不加“褥子”

2008-04-16,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23,394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3 14:24:07    十三、我们这里不加“褥子”      据说那天赵红兵等人从“紫月亮”走了以后不久,张浩然自己一个人拿了一把三棱刮刀回去找了他们。赵红兵等人艺高人胆大,听说以后没把这太当回事。      “见他一次我打他一次”张岳说。      春节过后,费四、李四和李武等人真买了二手辆130小货车去乡下收废品了,小北京则留下来和赵红兵一起经营旅馆。赵红兵的旅馆生意比较红火,主要是因为地段比较好、规模比较大,而且赵红兵这人特爱干净,二狗每次开房间的门都感觉是进了军营,赵红兵把服务员训练的比军人还军人、一尘不染的褥叠的整整齐齐,一丝不苟。虽然当时我市已经有了很多私营的旅馆,但是规模普遍不如赵红兵这边大,客房比较少而且管理不规范。所以赵红兵这边是当时火车站附近除了铁路宾馆这个三星级酒店外生意最好的。      赵红兵旅馆的客源主要有两类,最主要的一类是过路的旅客,大概能占他总收入的70-80%,另一类就是本地的一些小混混带着他们的“小马子”来开房。对于后一类客人,赵红兵极度厌烦,嫌他们太脏,也怕公安局来查。但是小北京的说虽然他也很不喜欢这类客人,但是这类客人的较为稳定,而且住的时间比较短,通常2-3个小时把事情做完就会退房间走人,很少在这里过夜,收拾一下换一下床单又可以住人,所以这样的客人多不是坏事。赵红兵没办法,对于带“小马子”来开房的他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这个时期,赵红兵倒是真的认识了一大批小混子。这些小混子都是20岁左右,跟着“老大”在街上瞎混,以偷、抢和讹诈为生,也混不出什么名堂。他们都比较怕赵红兵,因为虽然赵红兵从没想过要出名也没想过加入黑道,但是赵红兵等人捅了路伟、废了二虎、两个人打了三虎子10几个人、还揍了刚出狱的张浩然等事迹这些小混子也有所耳闻。他们见到赵红兵都叫 “红兵大哥”,从那时起,这个称谓就流传开来,一直到现在。      这些小混子带的“小马子”多是本市一些初中毕业就辍学并无业在家的女孩子。“小马子”在当时是绝对贬义词,其实按现在的眼光看,可能她们干的也根本不算什么坏事儿。她们绝对不是卖淫,只不过是对性的态度有些放纵,有点随便,经常和一些没认识几天的流里流气的男孩子开房什么的。但她们这样的人在当时社会人的眼中,基本可以和卖淫女划等号甚至比卖淫女还要低一个档次,换在现在,这样的女孩子太多了,没人会过多的谴责了。      十年,只用了十年,和她们一样都对性比较放纵的卫慧和安妮宝贝成了“美女作家”,成了众人景仰的对象。不是二狗不明白,实在是这世界变化快、忒快。      在赵红兵经营旅馆期间,二狗没少见过这样的“小马子”,她们多数不到20岁,穿着在当时都比较前卫,大冬天的经常只穿个很短的裙子,走在街上很是显眼,她们中也不乏美女。虽然她们对性的态度相对比较放纵,但是毕竟还是女孩子,多数看起来都还很腼腆、羞涩,她们也希望找到真正的爱情。      赵红兵就没少遭到这些女孩子的纠缠,二狗印象最深的是一位个子高高、眼睛大大、皮肤白白的长相很卡通的女孩子,后来看动画片《机器猫》的时候,二狗每次看到里面的那个“小静”的时候就会想起她,因为她总爱穿着那个“小静”那样的裙子,颜色总换,但是裙子的样子总是那样的。具体的名字不方便说,因为她现在也是我市的知名“企业家”,我们就把她称为小静吧。      小静这个女孩子看起来比较温柔,也比较腼腆,干干净净,那时顶多18,9岁。以前和一个纹着身的小流氓来赵红兵在开过房,那个小混混以认识“红兵大哥”为荣,和小静在退房的时候和赵红兵说了几句话。就在说这几句话的功夫,服务员走过来了。      “赵经理,他们的房间的床单上有血迹,是不是要他们赔偿?”这个服务员边说着还边拿着床单走了出来。   “这个按规定当然是要赔偿的!”没等赵红兵说话,那个领班先答上话了。      这时赵红兵发现小静的头深深的低下、白白净净的脸红的像一块红布,手紧紧的抓住那个小流氓的手摩挲着。赵红兵看出来了,这个女孩子太害羞了,要是再耽搁一会赔偿什么的,这女孩子非在这里哭出来不可。他可怕女孩子哭。      “行了,小李,把床单扔了,赔什么赔”赵红兵跟领班说   “你们快走吧,没事儿”赵红兵赶紧给了小静一个台阶下。      小静走到门口以后回头看了赵红兵一眼。据二狗分析,就是赵红兵这一句话和她回头看这一眼,小静就爱上了赵红兵,而且后来爱的不是一般的深。      几天后这个小静就跟那个小流氓分手了,而且给赵红兵写了封信,是情书,二狗还清楚的记得,那封信是通过邮局邮的,收信人一栏写的是“红兵大哥”。      赵红兵收到信以后看看也不以为意,哪想到小静是铁了心要跟他搞对象。过了不几天又邮来了用一个大玻璃瓶装的她亲手一个一个叠的1000个小星星。赵红兵收到后怕高欢看见,居然没过几天就转手送给了张岳当作张岳23岁的生日礼物,太有才了!而且赵红兵还对张岳说这是他赵红兵亲手叠的,张岳当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总之,小静是两天一封信,三天一个礼物,疯狂轰炸赵红兵,与此同时,她还给高欢写信,信里说一定要从高欢手里抢来赵红兵。赵红兵挠头不已,他没想到,小静还有更狠的。      1987年的5、6月份的一天晚上,小静骚扰赵红兵达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那次二狗亲眼目睹了骚扰实况。当天小静穿着一条粉红色的连衣裙来到了赵红兵的旅馆,赵红兵正在吧台上看孙大伟每天送来一本的武侠小说      “小静,你来啦!”赵红兵笑吟吟的说,虽然赵红兵真是怕死了小静,但他还是得客客气气的,他对女孩子从来都拉不下脸来。      “恩,红兵,我跟爸妈吵架了,他们不让我回家”小静说。   “那怎么办呢?实在不行让小北京在三楼给你开个房间,你在这里先住几天吧!吃饭就跟服务员一起吃,怎么样?”赵红兵说完汗流浃背,他总不能看着小静流浪街头吧,实在没办法。      “红兵,我不愿意去楼上睡,我只想上你床上睡!你的床干净”小静毕竟是个女孩子,说完这句话脸又是通红。   “这里的床都干净!”赵红兵吓得拿着小说的手都哆嗦了,颤抖着说   “你的床是单人床,我喜欢睡单人床,我在家里就是单人床。”小静说      “那你睡红兵的床,红兵睡哪?难不成和你睡一张床?”小北京笑嘻嘻的说   “恩,那也好…………”小静低着头,玩着手指说      赵红兵差点当场倒地。      小静还真的睡在了赵红兵吧台后面的房间里那张单人床上,一睡就是一个多礼拜。在这一个多礼拜中,赵红兵只要脱下一件衣服,小静看见马上就给洗掉,赵红兵吧台后的小房间里的枕头套、被褥小静洗了2,3次。每天晚上到睡觉的时候,小静准时脱衣服上床睡觉,她离家出走还带了件当时看起来比较性感的睡衣,和在自己家一样。赵红兵每次一看到她脱衣服马上转身出门关上门就走到吧台,小静晚上自己就在那里睡。幸亏有孙大伟的小说顶着,赵红兵活活在吧台上坐着边看边睡过了一个多礼拜,一个礼拜折腾下来,人都瘦了好几圈。      每到晚上11、12点钟,小静肯定喊:“红兵,该休息了,进来睡吧!”   “我……我还不太困!我在看小说”赵红兵哭笑不得   “别看了,进来吧!”   “不行,床太小”   “咱们俩挤挤”   “唉,你就先睡你的吧!”      高欢虽然相信赵红兵肯定不会和小静干什么出格的事,但是她也很吃醋,每次见到赵红兵都让赵红兵把小静赶走。      “你赶不赶,你不赶我赶了”高欢说   “她跟她父母吵架了,身上也没钱,你把她赶走了她去哪?”   “你给她200块钱,让她赶紧走,爱去哪睡去哪睡,反正不许睡你床上,你的床我还没睡过呢”高欢说完这句话可能觉得有点不妥,她的脸也红了   “我跟她这样讲过,但她非要留在我这里当服务员”   “就她还当服务员?红兵,你必须把她赶走”   “别赶了,人家毕竟是个姑娘,我怎么好意思赶人家”   “姑娘怎么了?我也是姑娘,你怎么就不考虑我的感受”   “………………人家毕竟是个姑娘”      据二狗了解,赵红兵肯定是没和小静发生过关系。而小静直到现在已经结婚了并且有了小孩,还没放弃勾引赵红兵。在赵红兵劳教时,小静基本是每个月都去探望,每次探望都花掉她至少大半个月的工资给赵红兵买东西,她去的次数比赵红兵这些兄弟去的次数加在一起还多。到了现在,小静虽然看起来比较年轻,但现在毕竟也快40岁了,经营的整容美容连锁店生意很红火,在我市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但每次知道有赵红兵出现的场合一样打扮的花枝招展,每隔3、4天必然要给赵红兵打个电话。她嘴里说的是已经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只是把赵红兵当成个好朋友,但二狗了解她,她肯定还想和赵红兵发生点风花雪月的事。而高欢,则早就对她这二十年来的骚扰麻木了,习以为常了。      “红兵,你干脆把她办了算了”每次小静勾引赵红兵,小北京都这么坏笑着说   “我有高欢了”赵红兵说   “不让高欢知道不就结了?”   “没高欢我也不喜欢她,我觉得她有点埋汰”   “埋汰?多干净、多水灵的一个姑娘啊”   “别烦我,你喜欢你上!”   “人家可看不上我”      赵红兵这人就这样,对女孩子从来都是一句狠话也不好意思说,他没想到,小静这一住还真住出了点麻烦。      那天礼拜六晚上,周末,下了班以后张岳请吃饭,嘴上说的是想请几位兄弟和高欢等人,大家都知道其实他是想见李洋,高欢、李洋和孙大伟的“女友”三人是死党,走到哪里都在一起。赵红兵和小北京成天在旅馆里无聊的很,听说张岳要请客都叫嚷着一定要去,谁也不肯留在旅馆里,赵红兵没办法,只好叫来了他的三姐帮忙看一下旅馆,他俩则去和张岳喝酒。下午赵红兵三姐一下班,就来旅馆和赵红兵换班。      正所谓龙生九子,子子不同。赵红兵的大哥长的看起来比较粗鲁,大姐和二姐长的也一般,但赵红兵的三姐和赵红兵一样,长的特别标致,是电影明星级的。他们姐俩长的漂亮当时全市都有名。赵红兵的三姐当时年龄也不大,估计只有25、6岁,刚刚结婚,看起来还像是个刚大学毕业的小姑娘。那天是第一次帮赵红兵去管理旅馆,她也觉得新鲜的很。      “老板娘,你们这里夜里加褥子吗?”外面进来了四个小年轻人。“加褥子”这个词在我市及周边地区80年代是嫖娼专用术语,意思就是晚上有没有小姐来为他们服务。当时80年代没有现在这么多娱乐场所,嫖娼多数都在一些小型的旅馆里。   “晚上要加褥子?那好吧,加就加呗!”赵红兵的三姐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说。她怎么懂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以为是让晚上再送一床褥子进去。   “嘿嘿,那我们住了!”这几个年轻人是省城的,看见有这么漂亮的老板娘还听说可以“加褥子”很高兴,并且他们还看见了住在赵红兵房间里的漂亮的小静。      赵红兵的三姐高高兴兴的给他们登了记。      到了晚上10:00左右,赵红兵的三姐还真让服务员给他们每人都送去了一床褥子!!      10分钟后,这几个年轻人全出来了!      “我们的褥子呢?”   “褥子?刚才服务员不是给你们送去了吗?”   “我们要的不是那种褥子!”   “那你们要哪种?”   “我们要的是女人!”   “我们这里没有!”赵红兵的三姐这时才明白这几个人要干嘛   “胡扯,我进来时看见吧台里面的房间里就有个姑娘,她肯定不是服务员!”   “那是我弟弟的朋友!”   “你弟弟的朋友?”   “是啊”   “老板娘,其实我们几个都看上你了,要么你陪陪我们吧”   “滚远点,等我弟弟回来打死你们!”   “我一见你就硬了!”   “……”      旅馆的门“咣”的一下被推开了,门口站着的,是已经喝醉的赵红兵和小北京。      “红兵,他们欺负我!”赵红兵三姐的眼泪流了下来。      接下来的事情二狗没亲眼看见,也就不叙述了。反正后来这四个人被小北京和赵红兵打的都躺在地上起不来,踢他们身上像是踢死狗一样已经没什么反应。      “红兵,咱们还能继续打”小北京说   “他们都没反应了,还怎么打?”   “咱俩的手都很有准,这几个人肯定谁也死不了,也不会有什么重伤。咱们俩叫费四把130开过来,带这四个人去医院,每人打上一针杜冷丁,这几个人没重伤,打了杜冷丁以后肯定都能站起来,咱们俩还能再打打”小北京的馊主意真不少   “好办法,你出去找费四吧,给他们注射完度冷丁再继续打”   “三姐反正你在医院上班,帮我找个大夫,打个电话告诉帮忙打几针杜冷丁”小北京说   “杜冷丁是红药方,普通大夫可没权力签四支”从小出身高干家庭的赵红兵的三姐第一次被男人这么欺负,气还没消。      “姐姐,姐姐,是我们错了,你人好、心好,你求求你的两个弟弟,让他们别再打了”有一个年轻人听到赵红兵和小北京的对话吓得快尿了。   “知道错了?”一向温柔的赵红兵三姐也上去朝当时说得最下流的那个年轻人头上用高跟鞋踩了一脚。      “红兵,饶了他们吧!”女人到底是心软,看到这几个小流氓被打成这样,赵红兵的三姐还真帮着求情了。   “今天是三姐放过你们,知道吗?”小北京说   “你们这几个小流氓,要不是三姐求情,即使我不打残你们也把你们带到南山派出所”赵红兵说      的确,赵红兵和小北京经营旅馆期间,从来都没有养过暗娼,干干净净。而火车站旁的其它二十几家旅馆,几乎家家都有暗娼。      这件事以后高欢比较开心,因为小静知道这件事也有她的责任,所以没等有人赶她,她就知趣的走了。当然,走了并不代表不再纠缠赵红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