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一节、瀑布、江湖(下)

2008-06-17,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标签: | 42,036 views
日期:2008-6-16 13:51:43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一、瀑布、江湖(下)   三虎子不是没钱了,是欠钱了。三虎子曾经是江湖中人,东北的江湖中人都爱面子,特别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没钱。虽然三虎子每天被债主追债,被已经被他辞退的工人催工资,但三虎子还是勉力撑着。   “别急,别急,过段时间我把厂子的地租出去,就有钱还你了。”    “你那厂子猴年马月能租出去?”   “我三虎子能差钱吗?咱们认识这么多年,我差过账吗?”   三虎子每天这样对债主敷衍。   “兄弟,我知道你现在困难,但是你三哥我也不容易啊,我现在真没钱,你的工资也没多少钱,等我把厂子的地租出去,就马上把工资开给你!”   “三哥,不是兄弟催你,我也跟着你干了那么多年了,我实在是穷得吃不上饭了,现在我连家都不敢回,你说这可咋整?现在咱们这经济这样,我啥工作都找不到,唉”   “兄弟,今天晚上来我家吃吧,带着弟妹和孩子,一起过来。”   三虎子家吃饭还不是太大的问题。   据说,三虎子重出江湖就始自那天。那晚,三虎子把他曾经的员工找到了家中,吃饭,俩人喝了很多酒。   “三哥,你为人啥样兄弟清楚,兄弟也佩服。你现在什么情况,我们都能理解。”   “唉,我也不知道将来咋整,国家就是现在这政策,咱们也没办法”   “三哥,你说咱们这日子以后能变好吗?”   “……不知道”   “那国家政策就是要把咱们都饿死吗?”   “……不知道”   这时候,三虎子手机响了。   “三哥,过来吃饭,请你喝酒,亚运饭店”   三虎子以前生意上的朋友喝多了,想起找三虎子喝酒了,地点就在沈公子已经转兑出去了的饭店。   “走吧,跟我一起喝酒吧”三虎子对他曾经的员工说。   “走吧!”   三虎子俩人,醉熏熏的去了饭店,去的时候,这俩人已经有点人事不醒了。   三虎子还没等走到包房,就看见了正在另一间包房里正在山吃海喝的毛纺厂副厂长冯某。   三虎子看到桌子上那六个五粮液空瓶子,就知道,这顿饭,没4000块根本下不来。毛纺厂的工人都已经揭不开锅了,而且还欠那么多外债,毛纺厂的副厂长居然还在这里山吃海喝!   这样的情况其实每天都在毛纺厂的领导身上发生,无论员工和厂子处境多么艰难,毛纺厂的领导吃喝玩乐的确是一直没停过。这次,被心情郁闷至极的三虎子撞个正着。   据说三虎子看见已经喝得面红耳赤且还在酣喝的冯某以后,没进包房,转身下楼,去了后厨,拿起了后厨专门剁排骨用的斧头。   拿了斧头以后,三虎子自己去了洗手间。   他在洗手间里等着,等着冯某进来。   十分钟后,冯某摇摇晃晃的进入了洗手间。   刚解开裤子,冯某发现,自己脖子上架了把斧头,亮晃晃的。   “操,三虎子,你要干啥?”冯某是看着三虎子长大的,他可知道三虎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干啥,还钱!”   “没钱!”   “有钱来这里吃,没钱还我?!”   “我在这里吃也是记账,现在厂子里一点现钱都没有。三虎子,你把你那破斧子拿开,吓人不?”冯某挺惜命,怕三虎子,真怕。   “我厂子以前的工人都揭不开锅了,跟我干了这么多年,你让我怎么跟人家说。人家老婆孩子还活不活?”   “三虎子,他们活不活和你有啥关系啊?现在我们厂子一下岗就是一万多,我要是挨个的去管,管的过来吗?你那厂子才几个人,再说,现在厂子是真没钱给你,你咋不信呢?”   “姓冯的,我草你吗,你说的这是人话吗?今天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还我钱,我就剁了你!”三虎子眼睛红了。   “你敢!”也不知道是冯某吓得胡言乱语,还是肯定三虎子今天不敢剁他,他居然将了三虎子一军。   “我他吗的……”   ……三虎子手软了,手臂虽然挺了挺,想剁,但是还是没剁下去。   7、8年前的三虎子,是个亡命徒,他是真敢剁,除了赵红兵和张岳,他还真没怕过别人。   但今天的三虎子,已经当了几年的良民,有老婆,有孩子,还有自己已经倒闭的工厂和那群下岗的兄弟。   想起这些,他真剁不下去。   “三虎子,你把斧子拿开,咱们好说好商量。”尽管三虎子没敢剁,但冯某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又来软的了。   “……”三虎子依然红着眼,不说话。   “三虎子,你再这样我报案了!”冯某掏出了手机。   “……”三虎子还是红着眼,还是不说话。   冯某就在三虎子的斧子下,拿起电话报了案。   当时很多江湖中人都费解:为什么三虎子举着斧子,冯某还是报了案。   二狗想得明白:拿着斧子不说话的三虎子是在抉择人生,他在思索,他本性的良知在和他与生俱来的野性斗争。他以后的人生,究竟是继续做良民,还是去走那条不归路。是生存,还是死亡,如何生存,如何死亡。   这一斧子,始终没能剁下去。   已荣升市区刑警队大队长的严队带人赶到的时候,三虎子的这把斧头,还是架在了冯某的脖子上。   “三虎子,放下斧子!”   三虎子手中的斧子缓缓放下。   据说,当严队了解完情况以后,居然没当场逮捕三虎子,而是扔下一句。   “三虎子,今天你喝多了,我放过你。你以后好自为之,别总扯这淡。”说完,严队走了。   按道理说,如果在其它南方城市发生这样的情况,三虎子肯定会被逮进去,说不定还会判几年,但是他居然被和他毫无交情的严队轻易的放走了,这是严队失职吗?   二狗认为,不是,绝对不是。   第一,我市那几年,这样要债的情况忒多了,抓都抓不过来,只要不出大事,公安局一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第二,人心都是肉长的,严队虽然应该秉公执法,但是这事究竟是谁是谁非,严队也清楚的很。从心里,他同情三虎子。   饭没吃成,三虎子回家了。   此事发生过后一个礼拜,三虎子遭到埋伏,深夜,四个人,手持大片刀抡向了正在回家的三虎子,三虎子侥幸逃脱。   两个礼拜后,毛纺厂副厂长冯某遭到埋伏,左胳膊被歹徒“掰”折,硬生生的“掰”的。   以上两个案件都是无头案。   江湖中,又多了已经消失了6、7年的三虎子团伙。   团伙成员结构很简单,全部是三虎子以前工厂的职工和毛纺厂的下岗职工。   一年后,朱镕基总理在就职演说中说了几句让二狗觉得激情四溢热泪盈眶的慷慨陈词:不管前面的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二狗曾为这句话感动,但多年以后,二狗终于明白了,或许,朱总理永远也进不了地雷阵,也进不了万丈深渊。   进地雷阵和万丈深渊的另有其人,比如三虎子和他的兄弟们。   好了,第一件事讲完了,下面,二狗的流水账又将进入下一个故事,孙大伟嫖娼奇遇记。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一节、瀑布、江湖(上)

2008-06-17,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标签: | 47,965 views
日期:2008-6-16 11:54:40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一、瀑布、江湖(上)   大约三年前,二狗曾与赵红兵有如下对话:   “二叔,当年已经进去两次了,想过不再混社会吗?”   “第二次出来时我已经34岁了,我半辈子都在和张岳、李四、费四这样的人打交道,复员回来以后,13年的时间,在里面8年,在外面却只有5年,和我熟悉的人基本都是些劳改犯。我能彻底摆脱这些人吗?可能吗?再者说,我也没有必要彻底摆脱他们。”   “二叔,为什么这么说?”   “给你讲个故事,这个故事是我在第二次入狱时,在狱中读到的。”   “就爱听你讲故事”   “有一次,孔子带他的弟子到了一个大瀑布下面,这个瀑布非常大,落差足足有几十丈,水的冲击力当然也是特别的大,水花都会溅出几十里,鱼和乌龟等水族动物都不敢去这个瀑布下面戏水,怕被这大浪击晕。但是却有一个人是例外,他闲着没事儿就去这瀑布下面戏水,洗澡,面对波涛汹涌的大浪一点也不畏惧。他这不是装逼,也不是得瑟,只是喜欢这样玩儿,别人想这样装逼、得瑟早就被水冲跑了。”   “那他为什么这么牛?”   “对,孔子也奇怪,问他为什么这么牛,结果这个人笑笑说:我从小就生长在这瀑布附近,我了解水流的方向和力度,我知道哪里是安全的,哪里是危险的,并且我懂,如何沿着水流的方向运动,这样,我就不会受到伤害”   “恩,的确是这样”二狗已经大概懂了赵红兵讲这个故事的意思。   “当时,我看了这个故事以后,我明白了几件事。第一、永远不要和自己无法抗衡的力量去抗衡,就好像人的肉体永远无法和湍急的瀑布去抗衡一样。对于我而言,绝不能以一己之力同强大的国家机器抗衡。第二、如果想成为众人眼中的英雄,就要想他人之不敢想,为他人所不能为,是男人,就要站在那风口浪尖上。第三、一定要清楚,怎么做是安全的,怎么做是危险的,看清了形势,再去做。第四、要懂得如何去顺其自然,既然自己适应这样的生活,那么无论在外人眼中我处于什么样的险境,都不重要,只要我认为我适应这样的生活,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像别人那样去畏惧那个“瀑布”。”   江湖险恶,荆棘密布,1998年的江湖看似平静,可能并没有1993年的江湖看起来那么混乱。但,杀机可能更浓。   赵红兵没有选择退出江湖,而是要在湍急的“瀑布”下玩水、嬉戏。   赵红兵出狱了,又出狱了。上次出狱时,赵红兵曾想远离江湖。但这次,赵红兵明白了,他的生活已经和江湖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有江湖他才有生命力,他离不开江湖。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赵红兵、张岳、费四入狱了,李四跑路了,这一切,对于江湖中人来说,都再正常不过了,这是江湖中最正常的新陈代谢方式。在过去几年中,我市的江湖没了他们,自然,又有新的势力崛起。尽管赵红兵和张岳一前一后出狱,但江湖中,是否还能继续有他们的位置,或者说他们是否还能像以前一样呼风唤雨,这很难说。   赵红兵这次在狱中,读了很多书,都是高欢给他送去的。   “别的东西我也看不懂,数学、物理这样的东西我早也忘得差不多了,英文我就读到高中就再也没读过,我就喜欢看看中国传统文化的那些东西和那些有趣的小故事,我再不济汉字总归认识,哈哈”赵红兵经常这样自嘲。   柏杨曾经说过:“监狱是最好的读书的地方。”   在赵红兵出狱前,曾发生了以下这几件事情。二狗认为说明这几件事就足以把我市在98年前后的社会情况说明个大概,现在二狗就以流水账的形式将其记录下来。   第一件事:曾经洗心革面的三虎子重出江湖   在几年前,赵红兵、张岳、李四等人和赵山河、东波等人打翻了天的时候,三虎子却在一心一意的经营着自己的小厂,他这个小厂也是给毛纺厂做配套的,是个洗毛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从小就在毛纺厂宿舍长大的三虎子利用自己的人脉优势开的这个小厂生意挺红火,日子过得虽然不如赵红兵、张岳等人,但是也是相当的不错。   有人说,三虎子是被赵红兵和张岳给收拾服了,没法再混社会了才退出的。但不管怎么说,在过去的那些年里,他是真的洗心革面了,甚至他已经登上了我市的晚报,当做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典型。   当年嗜血如命的街头混子,如今却成了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青年企业家,三虎子在那几年的改变,的确很让人刮目相看。   如果没有暴风骤雨般的国有企业改革,或许,三虎子还将继续辉煌下去。   中国一直在改革,但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这次毫无疑问是对东北人民生活带来震撼最大的一次,八级强震。   毛纺厂两万多名职工,有超过三分之二下岗,其它的职工,每个月拿300元左右的工资,工厂基本无工可开,该毛纺厂外面欠的债,几乎全部成为烂账。   毛纺厂是三虎子唯一的客户,他的帐,也成为了烂账,账款不多。   三虎子所有的钱都砸在了自己的这个厂子里,自己也有外债。   半年后,机器全部低价甩卖,工人全辞退,厂子黄了。

第一部 第七节、医院遭遇三虎子

2008-04-16,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23,951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7-12-31 10:24:35    七,医院遭遇三虎子      二狗在九岁的时候是那么的残暴,敢于想拿砖头把别人砸死,而长大以后则越来越没这个胆子。到了现在就算是有仇人在二狗面前,法院告诉二狗杀此人可无罪,二狗也绝对下不去手。这说明什么?是说明人之初、性本恶吗?虽然二狗姓孔,是孔子的后代。但二狗不大同意老祖宗的“人之初、性本善”的看法,二狗宁愿认为,人从出生时的人性的恶的、是自私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家长及老师的教育,戾气逐渐减少,而戾气减少的程度则完全取决于受教育的环境。      有很多暴戾的人正是因为没有受到更好的教育所以使其对社会产生了极大的危害,二虎和三虎子都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三虎子的暴戾程度与二虎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二狗知道三虎子干过的一件事就是“三虎子杀牛”。三虎子家在东郊、属于城乡结合部。不但有毛纺厂、啤酒厂等大型的工厂,还有一些零零散散农户。这些农户有一些还养了耕牛,但是到了80年代,农业机械化开始普及,耕牛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所以,一些农户就开始杀自己家的耕牛。      据说那年三虎子最多也只有15岁,还在上初中。他路过一家农户时看见有很多人在围观,三虎子便走上前去看热闹。原来,正是一家农户在杀自己家的老黄牛,那个农户杀牛用的刀是一把杀猪刀,这把杀猪刀又窄又长,宽度大概只有3-4cm,而长度则有近30cm。老黄牛已经被绑在了农户家院子前面的树下,但该农户的主人一个粗壮的中年男人却拿着刀却迟迟下不了手。因为,他面前的这头老黄牛还没等眼前蒙上黑布,就已经知道自己为其辛苦耕耘十几年的主人,今天是拿着刀要杀它,老黄牛默默的跪在地下,浑浊的双眼里全是泪水。      围观的人无人不为之动容,这个中年男人眼眶也有点红了,他对他的老伙计下不去手。随着老黄牛泪水的涌出,围观的村民多数都劝这个中年男人不要杀这头老黄牛了,毕竟自从建村开始,还没有人宰过自己家的老黄牛,都是等老黄牛一直老死。中年男人也心软了,想去给老黄牛解开绳子。      这时围观的三虎子觉得挺没劲,他是来看杀牛的,结果却什么都没看到。三虎子认识这个中年男人,他走上前去“雷锋”了一把,说:“叔,你把刀给我,我帮你杀”。中年男人看着还是个半大孩子的三虎子,半信半疑的把刀交给了三虎子。三虎子接过刀根本没废话,径直冲到了老黄牛的面前,抓起牛角,对着脖子就捅了一刀。三虎子不但当时力气小而且没杀牛的经验,这一刀没捅死老黄牛却让老黄牛痛的“哞,哞”的惨叫。三虎子脾气上来,拔出刀来又是一刀,这一刀扎到了老黄牛的动脉上,鲜血喷了三虎子一脸,老黄牛还在挣扎着,还是没死。三虎子一见血腥气更加冲动,开始对着脖子疯狂的乱捅,连捅了十几刀,把老黄牛的脖子捅成了个血马蜂窝,老黄牛,终于咽气了。满脸是血的三虎子狰狞着笑着停了下来。      围观的人看得目瞪口呆,不少人看到这惨景吓的哭了起来,还有人在不住的呕吐。而三虎子则用自己的背心擦了擦那把杀猪条刀,递给了吓得呆若木鸡的中年男人。浑身是血的三虎子扬长而去。      当时围观的人缓过神来说:这孩子不是人!      李四用钢管把三虎子捅了的时候,三虎子已经至少有20岁了,在东郊,二虎之所以能成为老大自然也有三虎子的功劳,这哥俩是纯粹的混世魔王,在外面和别人打,回家这哥俩也打,尽管这哥俩感情极深。在被赵红兵一伙收拾的前3、4天,三虎子还刚刚和二虎在家闲着没事打了一架,二虎居然徒手把三虎子的耳朵差点撕下来!      1986年全市敢主动招惹这俩混世魔王的,恐怕也只有赵红兵这一伙了。      在六中高三、班的“吉他演唱会”过去大概3、4天,伤的不怎么重的三虎子肩膀上缠着绷带来到了市区。带着大概10几个人每天在街上转,就找那天把二虎和他都收拾了的李四和费四。三虎子刀不离手,手里总提溜着那把杀猪条刀,这把刀外面用报纸包着,每天在市区晃来晃去。三虎子这群人虽然在东郊名头甚响,但是在市区他们却不认识几个人。他们只知道那天来他家的这伙人其中一个人名字叫赵红兵,还有一个在离红旗公园不远的地方开了个废品回收站。但三虎子再去小纪的废品回收站的时候,小纪的由于还在医院里住院,所以门是关着的。然后他们就开始找赵红兵。      其实三虎子这人思想简单的很,谁把他伤了他找谁。他最恨的根本就不是赵红兵也不是小纪,而是那天出手伤他俩的是李四和费四。他找赵红兵的目的就是想知道那天伤他哥俩的人到底是谁。      据说三虎子也打听到了赵红兵是谁,也知道了赵红兵的家在哪里。但是同时他也知道了赵红兵的爸爸是市委常委、市组织部部长。三虎子敢在路上截住赵红兵开战,但他肯定还想多活几天,不敢去市委常委家中找茬。再说,他要找的人主要是费四和李四。      费四和二虎、李四和三虎子是两对前世的冤家,在之后的十几年里打打停停,停停打打。一直到九十年代末二虎双腿残疾和三虎子横尸街头为止,现在总算是停了。而他们之所以打打停停而不是一直打是因为有赵红兵存在。      如果说混世魔王三虎子在这个世界上还怕一个人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赵红兵。      那天已接近元旦,三虎子在多次来市区找费四和李四未果以后开始找赵红兵,他们十几个人提着刀漫无目的的在市区闲逛,准备抓赵红兵,由于是要找赵红兵,主要以问话为目的,所以他们没带刮刀和双管猎枪。一直到了中午这群东郊流氓饿了,当时他们正在回民区附近,看见一家清真饺子馆就走了进去,那家饺子馆规模不小,是回民区的老字号,起码有30几张桌子。      赵红兵是没找到,三虎子却遇上了另一个冤家----回民区的张大噶子。      据说三虎子一进门就看见了张大噶子正在饺子馆里,三虎子还挺牛逼的朝张大噶子呲牙一笑:“噶子,请你三哥喝酒!”      三虎子这帮东郊流氓和张大噶子率领的回民区混混以前没少茬架,一直打到86年的夏天,大噶子这帮算是勉强服软了,摆了几桌和气酒算是停战。      “呵呵,小三子,没钱喝酒了?”张大噶子不怀好意的坏笑着说   “你三哥我钱多了,今天就是想让你请喝酒!”三虎子的嘴又臭又硬   “小三子,今天张哥请你,坐下来喝吧!”张大噶子没想因为吃顿饭再起争端,因为过去的事儿毕竟已经过去了,无论过去再怎么打,到如今总归能勉强算是半个朋友。      张大噶子那边大概有6、7个人,三虎子这边大概10几个人。坐了两桌开始吃饭。      刚开始喝酒的时候气氛还不错,互相开着玩笑并且频频碰杯,但是几杯酒一下肚,这两帮混混的本色便显露了出来。三虎子先有点多了,开始大话连篇了。      “噶子,这几天我来市区是来找个人,你看我这肩膀”三虎子火挺大。   “听说是赵红兵他们干的?我前几天看见你们在市区转,问卫东你们干嘛呢,他说你们在找赵红兵”张大噶子说   “你认识赵红兵?”三虎子问   “知道有这么个人,前段时间不是把铁南的傻伟(就是路伟)给捅了嘛”张大噶子说   “他们还捅了路伟?”三虎子问   “你没看现在路伟不来市区了吗?现在下巴还封着呢,赵红兵这帮够狠的”张大噶子说   “其实我和我二哥倒不是赵红兵给伤的,是他们里面其它两个小子干的”三虎子说   “你和你哥也真他妈的衰,在自己家门口让人家给干了”张大噶子也有点多了,口不择言。   “噶子你他妈的怎么说话呢?我们是被暗算的!”看样子,三虎子那疯劲要上来   “操,要么怎么说你俩衰呢!两个打两个被人打成这操行”张大噶子嘴更损   “去你妈逼的,不他妈的跟你喝了,以后你他妈的说话注意点!”三虎子站起身来叫兄弟就要走。   “你骂谁呢?”张大噶子绝对也不是什么善茬。   “老板,今天我把这里盘子和碗都砸碎了啊!张大噶子付钱!”三虎子说完把桌子上的盘子全摔在了地上。   “三虎子我操你妈!”张大噶子虽然以前和二虎、三虎子他们打服软了,但是总归是回民区混混的头目,手头硬的很。      两伙人随后就混战在了一起,两张桌子掀翻了,饭店里的其它客人也吓的跑了出去。刚才还在呼着酒气、搂着脖子像是亲兄弟一样谈“知心话”的两帮人转眼就成了死对头。二狗真不知道这两伙人为不为刚才他们还是伪装得亲密无间而感到羞耻。      三虎子明显喝多了,他的那把被报纸包着的条刀还没抽出来就被张大噶子夺了去,他胳膊又行动不便,被张大噶子按在地上狠狠的踢。坐在三虎子旁边的一个兄弟拔出一把枪刺就扎在了张大噶子的腿上,张大噶子倒地后剧痛之下随手拿起摆在地上的花盆砸在了三虎子的头上。      这时,清真饺子馆的几个厨师拿着擀面杖和菜刀也冲出来帮三虎子。回民区里面基本都是回民,回民打架抱团、胆壮心齐。虽然张大噶子他们6、7个人本来没带刀,但是由于冲出来的厨师相助,很快取得了上风。      打了大概2、3分钟后,清真饺子馆的几位老阿姨服务员终于把架拉开了。流氓毕竟也是人,有50、60岁的老阿姨苦口婆心的拉架,也不好意思再动手了。张大噶子这边有三个人腿上和胳膊被扎了,而三虎子那边则是三虎子头上挨了一花盆,另外一个人后脑挨了厨师一擀面杖。      挨擀面杖的那个被打晕了,三虎子他们骂骂咧咧的搀着那个被擀面杖打晕的出了清真饺子馆,叫了车直奔市三人民医院。市三人民医院,也正是小纪住院的地方,当三虎子他们在清真饺子馆开战的时候,赵红兵正在给小纪办出院手续。全市大大小小20几家医院,真不知道这群人为什么都爱去市三人民医院。      挨了擀面杖的那小子被打不轻,到了医院神智还是不清。三虎子等10几个人把他送到急诊室出来正看见一个30几岁的女人在电梯口指着赵红兵骂,被骂的赵红兵低头不语,而赵红兵身边站着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      赵红兵认出了三虎子,三虎子却没认出赵红兵。      赵红兵被骂的原因是因为赵红兵和高欢他们两个人大白天在医院“见鬼”了。      由于那天临近元旦节,做为班里文艺委员的高欢找借口上街买纸花和瓜子等准备班里的元旦晚会,所以她那天下午就没上课,出来找赵红兵玩,这也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赵红兵本来想把小纪出院的手续办好然后和高欢去东风剧场看马戏,结果,他们在医院的三楼遇见“鬼”了。      赵红兵和高欢本来约好了1:30在住院部的三楼见,可是高欢不知道市三医院有两个楼,前面的那幢楼是各个科室的门诊和手术室而后面的那栋楼才是住院部,她去了前面那幢手术室的三楼去等赵红兵。      赵红兵和小纪左等右等高欢不来,赵红兵才想起可能高欢是去了前面那幢楼。赵红兵就急匆匆的冲上了前面的楼的三楼,出了电梯口正看见高欢也在焦急的等。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我以为你知道住院部的楼呢”赵红兵气喘吁吁的说   “没事,没事,也怪我,我没听清楚”高欢一向善解人意   “那咱们走吧,去找小纪”赵红兵说   “好的”高欢微笑着说      正在这时,电梯的门开了,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推着一个身穿红色大衣的30几岁出了车祸的女人冲向手术室。这个出了车祸的女人被撞的面目全非,已经看不清楚长什么样,满脸是血,眼见是活不成了。   “是不是已经停止了呼吸了”“恩,可能已经死亡了”那几个医生边推边讨论着。   “啊………………”高欢看见这个女人的惨状吓的惊叫了起来。   “别怕,没事儿,咱们下楼“赵红兵边按电梯边安慰高欢。      很快,电梯从四楼上下来了。刚被那个遭遇车祸的女人吓到的高欢看见电梯来了,就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电梯门一开就进了电梯,赵红兵随后跟了进去。      进了电梯,他们俩人几乎同时赫然发现:刚才那个死于车祸的穿红大衣的女人正背对着他们蹲在电梯的角落里!!!!!!!!!      由于总要有一些担架之类的进电梯,所以市三医院的电梯空间极大,是普通电梯的好几倍。所以这个鬼在角落里蹲着,头也不回极是恐怖!当他们俩想从这个电梯出去时,电梯门已经再次关上了。      “啊!!!!!!!!!!!”高欢吓的肝胆惧裂,扑到了赵红兵怀里。这也是赵红兵人生中第一次抱了女孩子。      不得不佩服赵红兵的确胆色过人,他见到鬼以后心中先是一凌,然后他选择的不是像高欢一样惨叫,而是要和这个女鬼死磕!他和这个女鬼拼了!!      高欢的惨叫还没结束,赵红兵一手抱着高欢,腿却踹向了鬼。      “啊……………………”这下是那个红衣女鬼惨叫了。   赵红兵看有效果,放开高欢冲上去又是一脚,刚才那一脚这是试探性的,第二脚是真狠,一脚把这个刚才还蹲着的女鬼踢倒在地。      “你打我干嘛?!”这个女鬼哭着喊      赵红兵随后说出了他这四十多年中最经典的一句话,也是被高欢讽刺至今的一句话:   “你是鬼你牛逼啥?!我他妈的死了以后也是鬼!别他妈的以为你是鬼我就怕你!!”赵红兵吼。   “你才是鬼呢?你凭什么打我”红衣女鬼被赵红兵这凶悍绝伦的两脚快踢断气了。   “你还装人!”赵红兵上去又要踢。   “红兵,她可能真的不是鬼,她好象是人!”缓过神来的高欢拉住了赵红兵。   赵红兵也回过神来,他刚才那两脚下去,踢到的的确是人的感觉,好象真的不是鬼。      这时,电梯门开了,赵红兵和高欢走了出去。   “小王八蛋,你凭什么打我!你站住!”三十多岁的红衣女鬼挣扎着站了起来跌跌撞撞追出了电梯。   “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鬼”赵红兵终于认识到了刚才那个电梯里的鬼是一个和死于车祸的女人同样穿着红色大衣的女人,是个实实在在的女人,绝对不是女鬼。他愧疚万分。   “你才是鬼呢?走,跟我去派出所!给我治病!”看样子这个女人也是个泼妇      二狗从那天才知道,原来“撞衫”可以造成如此之大的危害。      “不好意思,我如果刚才把你打坏了我一定负责”赵红兵小声说。赵红兵有个优点,那就是他绅士的很。   “…………………………”这个穿红大衣的女人骂起了一套又一套全市最难听的脏话。自知理亏的赵红兵低头不语,高欢是个女孩子,脸上挂不住,小声抽泣了起来。      围观的人越来越来多,赵红兵脸也越来越红。一肚子火没地方发,他偶然一抬头,正好看见了人丛中看热闹的满头是血的三虎子。      一场血战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