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四十一节、中国的村上春树(下)

2008-05-23,Fri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9,223 views
孔二狗 日期:2008-5-23 16:08:09  四十一、中国的村上春树(下)      赵红兵和高欢的第二次偶遇,二狗并未亲见,所知的一切都由当时也去探望王宇的马三转述。当然了,由马三那种的特有的村上春树风格的让人感觉前言不搭后语絮絮叨叨的转述,更是别有一番韵味。      失恋,总能让一个俗人变成半个诗人甚至整个诗人。面对王宇无数次的婉言拒绝,马三已经彻底村上春树了。可惜,马三不会拼音更不会五笔,汉字也认识不超过1000个,否则也像二狗一样来天涯发发帖子,说不定会成为中国的小资一族的新崇拜者。村上春树写《挪威的森林》,马三写个描写同性爱情的《东北的高粱地》,一定能火。      二狗听见马三叙述这个故事时,尚且青涩、懵懂,只有12、3岁,但仍能从马三看似平淡的语气中读到一丝淡淡的哀伤。谁规定流氓就不许风华雪月?谁规定同性恋人就不许有真挚的爱情?谁规定只有文化人才有矫情的权利?      “你二叔和高欢再相遇的那天、那个地点、那些对话,虽然已经过去多时,但我仍然觉得历历在目。那是个黄昏,那天,外面的树叶已经黄了,落在了地上,踩在脚下嘎吱嘎吱的,天上的大雁成群结队的向南飞,很欢快的喔,也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呦,空气凉嗖嗖的,全是秋天的味道。红兵大哥和大哥(张岳)走到住院部一楼时,我正在一楼可以吸烟的一把座椅上抽烟,医院的白炽灯亮晃晃的,我的眼前全是乱哄哄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推着病人,忙忙碌碌,香烟味夹杂着药气的味道,那个味道,在王宇住院的日子里,我经常闻到……我挺想念那个味道的”像是《挪威的森林》的开头,马三先是絮絮叨叨的来了段当时场景的描述,看得出,他有些忧伤。      “你没事吧”二狗看见马三这个样子,觉得他特心碎。   “不要紧,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而已”马三轻轻的笑着说,笑得有点苦涩。   “……”二狗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有些事,还是没有发生过的好。有些人,还是从来就不认识的好。因为,认识了以后,会增加很多烦恼。”马三轻轻的吐出了一个烟圈说。   “恩,是这样”二狗勉强应付了一句,不知道马三究竟要说些什么。      “喔,那天,红兵大哥和张岳慢步走进了住院部,边走边聊着天,这时,高欢抱着孩子向门外冲呢,险些撞了个满怀哦。“高欢,你怎么这么急?”红兵大哥先说的话,“没什么事,孩子发烧了”高欢停了下来,用手习惯性的整理了一下头发。“喔,你还好吗?”红兵大哥也有点局促。“我还好,你呢?”高欢抬起头看着红兵大哥,眼睛大大的。“我还好……”红兵大哥的喉结轻轻的抽动,我不知道他究竟想说什么……这时,大哥(张岳)说:“我先去病房了”。大哥(张岳)他知趣的走了……”

第二部 第四十一节、中国的村上春树(上)

2008-05-23,Fri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8,625 views
孔二狗 日期:2008-5-22 17:34:32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四十一、中国的村上春树(上)      不知道是马三那真挚且热烈的爱感动了王宇还是已经濒临死亡的王宇被马三恶心得回了魂,总之,王子吻醒了睡美人,王宇没死,尽管到医院以后王宇的肺叶已经被气压得只有正常时的三分之一大。      马三的鼻子被缝上了,脸上蒙着纱布,说话哼哼唧唧,只有两只眼睛,两泓秋水般,总是深情的望着王宇。      据说,开始的几天,王宇无法说话,每每被马三那炙热的眼神盯得面红耳赤,浑身不自在。试问,这世间,又有几人能禁得住马三这样火辣辣的眼神?      在王宇伤好了点能说话了以后,马三经常去找王宇聊天。那时的马三,梳着一个立刷,穿着一件白色高领衫,外面套着一件火红火红的毛衣,身穿一条女式紧身牛仔裤,尖头皮鞋。      当年二狗曾听见过他们的对话,苍白无力,毫无意义。多年以后,二狗看了号称重新构建日本文学美学且被无数中国小资一族追捧的村上春树的作品才豁然开朗。原来,村上春树咱们中国也有,而且从小就生活在二狗身边,那就是,马三。      村上春树和马三有无数的共同点:反反复复,墨墨迹迹,要多矫情有多矫情,总是刻意表现自己的无奈与消极。以下是马三当年与王宇对话的摘录,绝对村上春树风格,儿虎。      “哎,……王宇,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马三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王宇说话,眼神很迷离。   “呃,……这个”毕竟马三是张岳的人,王宇也不太好意思直接骂他。   “我的意思是,我们也认识了好几年,你对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马三微笑着,双手抱着腿。   “喔,你这人不错……”王宇拼命躲开马三的目光。      “是吗?我的意思是,你对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呢?”   “……呃,说实话吗?”   “当然要你说实话”马三笑得很灿烂,更加深情的凝视着王宇。   “……”王宇望了望输液的架子。   “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王宇说      “一点特别的感觉都没有吗?”   “恩,没有”王宇干脆闭上了眼睛,眼不见,心不乱.      “那你知道我一直很喜欢你吗?”   “呃,我对你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半睡半醒的王宇嘟囔着   “……可是,我对你的感觉很特别”   “……喔,我对你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马三那灿烂的表情一下变得很低落。      “或许,王宇是对我很有感觉,但是不好意思说罢了”马三心里在自言自语。      马三失落,马三轻轻的推门,马三离去。      我市93年的清秋时节,昏黄的路灯下,城西的大江旁,多了一个娉婷男人的孤单的背影。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怎一个凄凉了得。这就是马三,要多村上春树有多村上春树。      投入了爱,却不能被爱。

第二部 第十二节、女中豪杰(上)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8,605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3-3 19:15:10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十二、女中豪杰(上) 张岳只带了马三一个人去的巴黎夜总会宋老板的家。因为张岳去他家的目的,是杀人或者绑人,而不是打群架。两个人就够了。 马三与蒋门神、表哥和富贵都不一样,蒋门神等人都是张岳的狱友,而马三则是被张岳打服了的混子,认栽以后带着几个小兄弟投奔了张岳。张岳觉得他是块要帐的好材料,就收下了他。他在跟着张岳混饭吃以前,就已经在社会上小有名气了 虽然马三对张岳一直忠心耿耿,但是赵红兵、李四等人都极其讨厌他。因为他们都觉得马三这个人妖里妖气,一点也不像个男人。马三总爱穿紧身的衣服和裤子, 凸显他那曼妙的身材,他走路时扭扭答答,还经常对男人抛媚眼,笑的时候要么捂着嘴要么抿着嘴。据说他每天出门前都至少化一个小时的妆才出门,并且由于留着 一头被他自己称为“立刷”的长发总被人误认成女人。虽然他本人长的不怎么样,但他却自认为国色天香,他还是我市第一个涂唇膏、纹眼线的男人。都怪马三生错 了时候,如果生在了今天,一定会有很多女粉丝的,现在的女孩子就喜欢这样男不男女不女性别并不是十分明显的。 二狗曾听过小北京恐吓张岳:“张岳,咱们喝酒的时候你再鸡吧把那个马三带出来,我就把你也弄成马三那样,我怎么看他怎么像个娘们儿”。 赵红兵他们烦归烦,但不得不承认马三打架的确是把好手。除富贵外,张岳手下最勇悍的就是马三了。所以,张岳选了带了马三去了宋老板的家。 宋老板其实家并不在市区,而是在乡下,他在市区的家是和他的姘头同居的住所。张岳先找到的,就是宋老板在市区的家。 “谁呀!”马三敲过门后,里面传来了娇滴滴的问话。 “我呀!我是宋老板的朋友”马三的回答和宋老板的姘头差不多同样的娇滴滴。 “老宋不在啊,这几天他都没过来” “刚才和他联系过了,他说让我们先在家里等着,一会儿他就回来”马三的话说得温柔着呢。 二狗想:张岳一定暗自庆幸,幸亏带了马三来而不是蒋门神来。除了马三,他们这些人真未必能把门叫开。 “吱”,门开了,伸出个年仅20岁左右的女孩子的脑袋。 一把仿制五四手枪在第一时间就顶在了她的头上。“别说话,进去!”张岳沉声说。 宋老板的姘头是女人中的极品,居然没尖叫也没反抗,腿都不打哆嗦的转身就往房间里走去,表情平静而且动作利索,看样子一点也不害怕。极少夸人的张岳事后曾经评价她:“真是个好娘们儿!” 进了房间,关上了门,张岳示意宋老板的姘头坐在沙发上。 “姓宋的什么时候回来”张岳语气也很温和 “不知道” “呼他,说你想他了,让他回来”马三说。这是马三惯用的讨债伎俩,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马三这样骗回了家。 “马三,你来呼”张岳怕这个女孩子打电话报案或者跟传讯台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马三拨了126人工服务台,“请呼XXXXXXXX,留言是:宋哥,我想你了!你快回来!。小姐,麻烦您连呼三遍” 据说张岳听到马三用嗲过林志玲的腔调对126人工台说出那句“宋哥,我想你了”的时候,当场就打了一个寒战,枪差点没掉在了地上。连一直不动声色的宋老板的姘头也情不自禁的做寒冷状,她没被张岳的枪吓到,但却被马三那句“宋哥,我想你了”深深的雷到了。 “等一会儿吧!等那姓宋的回电话”张岳定了定神。他虽然一直知道马三娘娘腔,但是当他真的听到马三深情投入的说出“我想你了”四个字的时候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你好象不怕嘛?”马三温柔的对宋老板的姘头说。 “你们男人的事儿,我怕什么,我又没得罪你们”宋老板的姘头拿起了遥控器,换了个台,又剥起了茶几上的橘子。 张岳是叹服了,这胆识,这气魄,就算是男人,又有几个人能有!张岳看她是个女人,本来就没想为难她,现在看到她这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气质,更不想难为她了。 好汉对女中豪杰,总是惺惺相惜的。 二狗在日后的生活中、工作中对此深有感触,总是不卑不亢处事的人总能得到大家的尊敬,没等说话自己就先矮上三分的人总是被人瞧不起。当然了,过分嚣张也不可取。 等了大概一个小时,宋老板既没回电也没回家。 后来才知道,宋老板下午听说赵山河把富贵给废了就吓破了胆,他知道张岳肯定满世界的在找他,他早就躲起来了,哪敢回家啊。 “看样子,这姓宋的是不会回来了”张岳说。“他会回老家吗?”张岳问宋老板的姘头。 “不知道,他今天晚上肯定不知道又去哪搞破鞋了吧!”宋老板的姘头依然镇定自若。 “你不就是破鞋吗?”马三说 “我不是” “那你还……”看样子,马三还要和宋老板的姘头就她是不是破鞋的问题争论几句。但他的话说到一半就被张岳打断了。 “马三,别说了,咱们走吧!” “再坐一会吧!再等等!”宋老板的姘头居然还挽留张岳等人。 “不了,等那姓宋的回来,你告诉他,我叫张岳,今天晚上来找过他” “呵呵,我认识你,我16、7岁的时候就认识你,但是你不认识我”宋老板的姘头居然还笑了。 “是吧。我们走了”张岳一心想找宋老板等人报仇,他可没心思和宋老板的姘头闲扯。 “恩!”宋老板的姘头微笑着看着张岳。 张岳和马三出了出了宋老板家的单元,“大哥,怎么不绑了她?”马三问 “绑她干嘛,又没她的事儿” “那她要是报案怎么办?” “她不会” “那咱们现在干嘛去?” “先回医院看看富贵怎么样了,明天早上跟红兵商量一下该怎么办,看样子,赵山河、陈卫东、姓宋的他们三个全躲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