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社会 第十二节、较量【下】

2009-01-25,Su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标签: | 33,659 views
十二、较量【下】      跟二龙简单的聊了几句以后,赵红兵再次消失了。      赵红兵团伙的这几个核心成员除了赵红兵消失以外,其它人一切正常。沈公子该有的社会交际继续去交际,李四该在外面玩儿就在外面玩儿,一切看起来都再正常不过。      沈公子心里有底:他虽然年轻时候也没少参与斗殴,但他实在不算是一个江湖中人。现在沈公子绝对算是个来我市投资的外地企业家,他交往的,都是些处级甚至厅级干部,他大虎敢对沈公子这样的红人下手?沈公子的名片,就是沈公子的护身符。大虎如果动了沈公子,那他该判十年的得判成无期,该判无期的肯定得判成死刑。      和沈公子相比,李四心里就更有底了:上过战场、混过广东,什么阵势他李四没见过。迷楞再凶,还能凶过李四?所以,李四依然每天下午2:00起床,驼着背、夹个包、眯着眼睛先去自己的酒店转一圈,查查帐,3、4点钟再去自己的洗浴中心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事儿,到了5:00多开始叫朋友一起吃饭,山吃海喝一通以后,9:00左右再去位于我市市中心的一个演艺酒吧去看节目、继续喝酒。李四的行踪很固定,每天就这么几样。      这次较量,已不是一场赵红兵、大虎两个人的简单较量,更不是迷楞和表哥的较量。而是两个团伙的财力、武力、社会活动能力的综合较量。      也是他们兄弟的较量。      就在赵红兵从二龙的医院消失那天晚上10:00左右,李四就在位于我市市中心的那个演艺吧遇上了二虎。      如果说赵红兵和三虎子还能算是半个朋友的话,那么李四和二虎从来都不是朋友,从来都是仇人,他俩间的仇恨,像是一座活火山,在最近的10年中一直保持着没有喷发的状态,但喷发那是早晚的事儿。      李四忘不了过去三十多年人生中仅有的一次马失前蹄:在自己的游戏厅门口被二虎险些打死。   二虎也忘不了十几年前的那个雪天的清晨:在自己家门口落下了终身残疾。      二虎和李四从没和好过,偶尔碰面连招呼都不打。      那天晚上,二虎和李四的再次冲突的导火索,至今还是一个在我市流传的乐子。而且,至今在江湖中人的口中还留下了一个典故:你的眼神儿别跟二虎似的。      李四这人有个习惯:1、无论在哪里,他都会选择坐在较偏的角落里。2、总是坐在最昏暗的地方。      这不是他比较低调,而是他的习惯。其实李四虽然话不多,但偶尔得瑟起来也不输沈公子。      我市的那个演艺吧每天10点左右有个固定的节目:拍卖一个超级大的足足有两米长的“龙头”果盘,谁价高谁得,拍卖这个果盘的收入,全部捐助希望工程。然后,歌手会为拍卖得来这个果盘的人,唱一首歌。      在我市最喜欢拍得这个果盘的人,就是李四。可能是李四觉得自己的钱多数都来路不正,要多行善事才有好报。所以,几乎每次来这里,李四就要拍到这个果盘。      本来拍卖果盘捐助希望工程这事儿是个好事儿,但是在我市的这个演艺吧,有点变味,那个足足两米长的果盘,经常变成我市富人斗富的工具。      二虎和李四发生冲突的那天也是如此。      晚上10点,DJ带着四个抬着果盘的姑娘准时出来了,宣布:无底价,拍卖!全部所得捐献希望工程!      “1000!”   “2000!”    “2500!”      底下开始叫开了。      李四一直没发话,他在等着大家都叫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再让王宇喊一嗓子,一锤定音。      “8000!”坐在演艺吧舞台正对面第一排沙发上的二虎来了一嗓子。二虎在整个舞台的聚光灯下,显得有些兴奋,而且看起来有点志得意满。      二虎这一嗓子过后,没人再张嘴竞价了。1、没人愿意花上五位数去买个破果盘,又有几个人真有那捐助希望工程的善心?只不过是起起哄而已。2、很多人都认识眼前这刚刚叫了8000的瘸子就是二虎。      “……”      “8000元第一次!”   “8000元第二次!”   “……”      “一万!”偏僻昏暗的角落里,有个人喊了这么一嗓子。      李四愿意花5位数去买整个果盘,而且,他根本就不怕二虎。李四也清楚:现在赵红兵和大虎掐起来了,虽然到现在还没把他也牵扯进来,但是他必须要给大虎他们这个团伙找点不自在,灭灭他们的威风。      二虎转过头,看看究竟是谁在跟自己竞价,但在十多个袙灯下的二虎看不清角落里坐的究竟是谁。      二虎看不见李四,李四可看得清清楚楚那就是二虎。      虽然没看见角落里究竟是谁,但二虎为了面子又来了一嗓子:“一万二!”      “1万2第一次”   “1万2第二次”   “……”      “两万!”王宇又喊了这么一嗓子。      李四根本没废话,直接两万。      “两万第一次!”   “两万第二次!”   “还又没有……”DJ看着离自己三米都不到的二虎。   “……”二虎没再应价。   “两万第三次!”   “感谢这位大哥,您的两万元将全部捐献给希望工程!下面,请您点歌!”      二虎又回头认真的看了看那个偏僻的角落,二虎还是没看清楚跟他较劲的人究竟是谁。      服务生颠颠的跑到李四旁边:“大哥,点啥歌啊?”   “点《我没有钱我不要脸》,跟你们主持人说,送给刚才那瘸子。”李四说。   “这不合适吧?”服务生觉得不妥。   “不合适那就算了。”      说完,李四又开始一点声音都不发的大笑,笑得浑身抖。      “这位大哥点了《我没有钱我不要脸》,再次感谢这位大哥!”DJ可没敢说这歌要送给二虎。      二虎有点怒了,这不是就是要让他没面子吗?这不是在找架打吗?二虎站了起来,盯着李四所在的角落看了半天,但他还是没看见那坐的究竟是谁。      点的歌还没开始唱,李四就起身去洗手间了,在李四身后,还跟着王宇。      二虎随后起身,带着几个人一瘸一拐的跟着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门口,终于,二虎看清了刚才跟他较劲的就是李四。      这时,有服务生给李四开了洗手间的门,李四顺手从夹包里拿出了当时刚刚上市没多久的一张红彤彤的新版100元给了服务生小费。      随后李四进了洗手间。      服务生又给站在洗手间门口的二虎开了门。      二虎急着进去找李四,但是,他还没忘了给服务生小费……      可能是灯光有点暗,也可能是二虎的酒喝得已经有点多,也可能是二虎要进去找李四比较急……      二虎居然从夹包里拿出了一张一块钱纸币交到了服务生手里!      一块钱!?      为啥是一块钱呢?因为2001年的时候纸版的人民币一元是红色的,还不是现在那种在市场上流通的绿色版一元。那旧版人民币一元的颜色和新版100元极其相近,二虎显然是把1块和100块给弄混了,眼神不好,没看清楚。      一块!      服务生站在门口,拿着一块钱,彻底懵了,据说还在认真的端详着手里这一块钱。估计他10块、50块、100块小费都收到过,但是1块钱的小费,的确是人生中的第一次。      进了洗手间的二虎再定睛一看,李四和王宇进了洗手间后根本就没上厕所,而是站在了门口,就等着他进来呢!      此时的李四和王宇,正看着那个手里拿着一块钱小费的服务生大笑。      “人啊,没钱吧,你就别装。你给那孩子一块钱啥意思啊?让他给你买串糖葫芦去?”王宇看着二虎大笑。      “李四!你啥意思!”二虎是真恼了,没理会王宇的调侃,直接朝李四去了。      “我没意思。”李四停下了大笑,恢复了他那一向冷冰冰的语调,声音不大。      “操!”二虎彻底火了。      二虎这个“操”字刚说出口,李四五指如闪电般迎面捏住了二虎的脸。      只一推,身有残疾重心不稳的二虎就被李四推到在地。      “都别动!”王宇掏出了手枪。      二虎的人一个都没动。      李四和王宇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洗手间。      李四当然知道,二虎以后肯定要找他,不过,李四当然不怕。   

第二部 三十八节、浑身是胆(中)

2008-05-07,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41,386 views
  三十八、浑身是胆(中) 这时,李四也冲了上去,出手比赵红兵更猛更快,抓住了第一个砍了赵红兵的人的手腕后用力向下一拉,此人的手想抓住楼梯扶手但没能抓牢,在李四的猛拉之下失去平衡,迎面朝李四栽了下来,李四顺势一个背包,就把他扔到了正在向上涌来的自己人的人群里。     被李四扔到后面人堆里的第一个人算是废了,后来得知,他身上被切了30多刀,从头到脚没一处好地方。     赵红兵和李四在短兵相接中都凭借着拳脚取得了优势,而一向笨手笨脚的范进却吃了大亏,他的开山刀还没等抡起来,头上已经被砸了一角钢,他被砸了一角钢后还没等缓过神来,就已经被对方抓住了头发。     范进被抓到了头发以后,又被对方用角钢连续重击后脑三下。身经百战的赵红兵回忆说:“当时,以为范进不被打死也得被打成植物人”。但奇怪的是,事后大家把后脑被角钢砸得直淌血的范进送到医院后,经检查居然什么事都没有,最后只花了四块五毛钱的包扎费!当天晚上沈公子曾在医院的急诊室和划价取药的地方楼上楼下的跑,付了足足十几份医药费,但是沈公子只记得范进这一份医药费的价格,多年以后他依然记得,印象极其深刻。这是因为,范进的脑袋,的确太与众不同了。后来沈公子曾评价他说:范进这八年大学真没白考,考得后脑勺比常人硬了太多,他这脑袋的确与众不同,换了别人挨了这三下,早被打得大小便失禁了。    上帝总是公平的,智商高且读书很好的女人通常长相要差一些,长相漂亮的女人却普遍读书不怎么好且智商不怎么高。范进身手差点,但是脑壳挺硬。    当时,李四在冲在最前面的三人的中间,赵红兵在他右边,范进在他左边。当他把砍赵红兵的人扔到身后以后顺手从后面的兄弟手中拿过了一把砍刀,朝着抓住范进头发的人就抡了过去,连剁两刀。    被剁的人松手,放开了范进。被连砸了三下的范进抬起头来恼火非常,抡圆了劲,朝对方的肚子就砍了一刀。这一下,险些给对方开了膛,被范进砍了一刀的这个人也一样,无路可退,硬生生的挨了一刀。    此时的赵红兵也已踹倒了对方冲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和李四一起,踩着对方的身体冲了上去,气势如虹。    想当个好混子,当个出色的混子,身手还是挺重要的。    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在赵红兵、李四和范进等在左侧楼梯冲在最前面的三人逆转劣势连战连捷时,从楼梯右侧冲上去的张岳等人,却吃了大亏。    张岳遭遇的,是赵山河,太极梅花螳螂拳赵山河。  

第二部 第三十七节、抓人(上)

2008-05-03,Satur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4,761 views
作者: 孔二狗 日期:2008-5-2 18:42:29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三十七、抓人(上) “推柱子哥那修修吧,这车可是王宇的命根子”沈公子扶起摩托,摩托车前车圈都被轧栊了。      20几分钟后,赵红兵和沈公子会合了。   “没事吧!”看着沈公子和张岳没什么大事,赵红兵多少放了点心。   “没事,开了几枪”张岳说的轻松。   “打死人了没?”赵红兵知道,只要不打死人,赵山河就不会报案。   “肯定没有,但估计打伤了几个”沈公子说   “没打到赵山河,继续找他!”张岳说。   “找!抓!”赵红兵说。    赵红兵一向秉承一个原则,那就是要么不打,要么就彻底打服对方,既然这次赵红兵破例出手帮助张岳收拾赵山河,那么不把赵山河弄服,赵红兵也绝不肯罢休。赵红兵这样的混子在当今社会中已经很少见,当今社会中的混子打架多数浅尝辄止,没打怎么样就已经服软了,而胜利的一方也是乐于保持胜利的果实,不会赶尽杀绝,这样的结果就是谁也不服谁,两个团伙间斗殴持续不断。   “二叔,当时赵山河已经被你们打的很惨了,为什么还要全市找他,继续收拾他?”二狗曾这样问过赵红兵   “二狗,如果你生了病住进了医院,医生让你输三天的液,结果你输了第一天就觉得好得差不多了,你第二天、第三天是不是就不会继续输液了?”赵红兵问   “当然不会,我要根治我的病,一定要继续输液,巩固一下疗效”   “对,是这样,赵山河这小子当时有点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对付他,就要根治。一定要让他彻底服帖为止。”   赵红兵,就是要根治赵山河。   赵红兵和张岳、李四不同,张岳和李四手下都有如王宇、富贵这样核心的兄弟,同时还有外围的兄弟,都是十足的流氓团伙。而赵红兵则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小弟,可能赵红兵也认为实在没必要有小弟。总之,在这次抓赵山河的行动中,赵红兵并没有招来帮忙的人手,但是大家还都认为他作用极大。二狗认为主要原因是:虽然这是赵红兵出狱一年后第一次参与群殴,但是经历了八十年代一系列的恶仗,大家都对赵红兵心理存在一定的依赖,有赵红兵在,大家心里就格外的有底。    江湖中名气最响的,可能并不是手头最硬的。就好象是比尔盖茨的计算机技术放在美国一抓一大把,但是美国造就的IT第一成功人士毫无疑问是比尔盖茨。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比尔盖茨具备当年其它IT人士所不具备商业意识。    论身手,手有残疾的赵红兵可能不如李四。论勇猛,赵红兵可能不如费四。论机灵,赵红兵可能不如沈公子。论口才,赵红兵肯定不如孙大伟。论手黑,赵红兵肯定不如张岳。但是论沉稳,27年中,二狗从来就没见过有人能超越赵红兵。沉稳,应该就是赵红兵能领导群雄的最大原因。    人如果想成功,一定要具备一些常人所不具备特质。    废话不多说。    就这样,全市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抓人行动”轰轰烈烈的开始了,在枪战之前,到处找人的还是王宇、马三这样的小兄弟,在枪战之后,赵红兵、张岳等人也亲自加入了抓人的战团,上街了。    张岳与赵山河的枪战当时市民了解的倒是不多,而且也无人报案,公安局也并没有过问,这个事迹是在发生后的一两年内才在市民间慢慢传开的。但是赵红兵,张岳等江湖大哥一起要抓赵山河,那几天几乎全市的混子都知道,甚至,连普通市民都知道。    当年赵红兵、张岳、李四等人是如何抓人的呢?二狗可以简单的介绍一下:    他们抓人的手段有两种,第一种较为常规,就是让小兄弟去找赵山河的熟人打听,这样抓人方式虽然比较有效,但是很难真正对赵山河形成心理上的威慑。赵红兵他们当时真正吓到了赵山河而且使他们在全市名声更震的方式是第二种:浩浩荡荡的车队,见到餐饮或者娱乐场所就停车,通常是由李四或者张岳带着个小弟下车。   他们下车后径直走进店面,夹着包先环视一下,然后发话:    “老板,赵山河在吗?”李四长着东北江湖大哥最典型的一张脸,理着东北江湖大哥最常见的发型,举手投足间又绝对是个东北社会大哥风范。就算是不认识李四的人,一见到他,肯定知道他是个社会上混的。    “不在,四哥,有事吗?”    “那他最近几天过来了吗?”通常,李四都不会理会老板的问题    “没有,四哥,什么事儿呀?”    “他得罪我们了。见到他,给我打电话。”李四通常这样简单的回答一句,转头就走。    李四和他的小弟上车以后,老板往外一看:霍,10来辆车,车窗都开着,可以看见车里坐着赵红兵、张岳……    “赵红兵、张岳他们开着十几辆车,提着枪到处找赵山河”类似这样的话,一传十,十传百……   赵山河的确是被这阵势吓到了,以前我市混子斗殴从来都没这阵势。   彻底白热化了。

第二部分 第三十五节 、偷袭(下)

2008-04-29,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5,035 views
4-29 22:31:45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三十五 、偷袭(下)       赵山河倒地以后,他那目瞪口呆的同桌兄弟又迎接来了连续三四个暗器,沈公子发的暗器,这是他顺手从别的桌子上拿过几盆冒着热汤的东北大炖菜,连菜带汤再加盆子都甩了过去。       沈公子打群架始终秉承着一个原则,不管对方是什么人、有多少人、拿着什么家伙,总归是先把他们搞得心烦意乱再说。他连下象棋也是如此,赵红兵下象棋始终下不过和他棋力相当的沈公子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下棋时沈公子始终在喋喋不休的说话,把赵红兵说的心烦心乱,所以赵红兵最后总以输告终。       为什么沈公子和赵红兵打架时几乎从不抄家伙?原因就是他俩就地取材能力都忒强,任何一件东西到了他俩手中都会成为极其厉害的武器,二狗相信赵红兵就算是没有那个扎啤杯子,也会顺手抄起有其它有效的武器。       有预谋的打群架却不带武器,显然让人更加感觉大哥风范十足。       伴随着沈公子甩出的小鸡炖蘑菇、猪肉炖粉条、牛肉木耳柿子,10来把亮晃晃的开山刀掩杀了过去,这是王宇、王亮兄弟带的队。       和赵山河在一起喝酒的十几个兄弟瘁不及防,接连中刀,连拔刀的机会都没有,一时间,狼哭鬼嚎。       而此时的赵红兵、沈公子、李四等三人根本不参与与其它人的斗殴,三个人专心致志的踢赵山河一人,据说当时赵红兵和李四是用脚踢,而沈公子则是跳起来用脚跟连踩带跺。赵山河虽然身手出色,但是被经过专业训练的赵红兵等三人连续狠踢,根本就没有站起来的机会,只能双手抱头蜷曲在地。       架打到这份上,透明食府里几百号人已经没人再吃饭了,纷纷放下筷子看热闹,即便是我市九十年代几乎每天都有砍人的事件发生,但毕竟几十人拿这大片刀的群殴的场面还不是总有机会看见的。       赵红兵他们要的就是这效果,要的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今天赵山河完了。       而据当时正好路过透明食府并驻足站在透明食府饭店外面隔着玻璃赏析本次群殴的丁小虎后来对二狗介绍说:“当时我隔着玻璃看红兵大哥他们砍人的感觉就像是在看宽荧幕的电影大片,透明食府的玻璃不是一般的结实,赵山河的人全被逼得贴在玻璃上,开山刀也没少抡在了透明食府的玻璃上,但是玻璃就是不碎,不断的有血喷在钢化玻璃上。而当时的群殴中最与众不同就是沈公子,手里攥着一个大哥大,总是跳起两三尺高重重的跺下,在人群中极是扎眼。”       丁小虎本人也经历恶战无数,但是他介绍完本次斗殴的场景以后,说:“我以前只觉得张岳比较糁人,红兵大哥和和气气、沈公子没个正形、李四每天懒洋洋总是没睡醒的架势,他们三人一点都不可怕,但是这次以后,我算是知道为什么社会上的人都说红兵大哥和李四比张岳还狠了,他们踢人是真往死里踢,看他们踢人觉得比王宇他们几个砍人还可怕。”       一分钟过后,赵山河的人已经是一片狼藉,而踢人的赵红兵三人和砍人王宇等人根本就没停下的意思。虽然赵山河的人有人拔出了刀,但是基本都是短刀,刚掏出来就被王宇等人的开山刀压制了下去。      这时,赵山河方面改变战局的人出现了。      根据沈公子的回忆说:这个改变战局的人耳朵上挂着一根粗粗的东北大宽粉,头上顶着一块蘑菇,浑身都是菜汤,不是一般的脏,脸上还刚刚被砍了一刀。而根据丁小虎的回忆说:此人耳朵上的确是挂着一根宽粉,但是头上顶着的是一片西红柿。      二狗认为头上具体顶的是什么植物都不重要,总之,此人肯定刚刚被沈公子的暗器袭中,然后又被王宇等人的砍刀砍倒,还没机会去顾忌自己的形象。为了方便,根据此人当时独到的外形,下文中将此人称之为“猪肉炖粉条”。      据说当时,刚刚被砍翻在地并窝在墙角的猪肉炖粉条霍地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把仿六四手枪!      “X你妈,都别打了”猪肉炖粉条双手握着仿六四,指着王宇。据说此时的猪肉炖粉条情绪十分激动,耳边挂着的东北大宽粉随着他这声怒吼剧烈的晃动,然后又简谐振动。但是始终没掉在地上。      王宇等人都停下了手,赵红兵也停了下来。      偌大的饭店内,一片寂静,目光都投向了猪肉炖粉条。      “哎,孙子!你那破玩意最容易炸子儿!”沈公子打破了沉默,拿着大哥大的天线指了指猪肉炖粉条。机枪大炮的枪林弹雨都经历过的沈公子,当然不怕猪肉炖粉条手中的仿六四,他说的“炸子儿”的意思是当时的仿制手枪经常出现的产品故障,就是一开枪子弹打不出去,直接爆管了,仿制手枪这东西即使是出现了“炸子儿”问题也只能自己承受,谁也不敢去315投诉,所以主流媒体一直没有曝光劣质仿制式手枪。      “爱炸不炸,我今天就是要崩了他”猪肉炖粉条情绪依然激动。      “你崩了他,我就崩了你。”李四发话了。李四右手塞进了夹包里,左手托着夹包,把包的一端指向了猪肉炖粉条。      李四夹包里那天究竟有没有枪谁都不知道,至今还是个谜。据江湖中人说:李四每天都带着枪,那天夹包里肯定放着枪。而当二狗问到赵红兵等人时,赵红兵等人总是微笑不答。      李四包里那天有没有枪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相信他包里有枪,这就足够了。      因为他是李四,我市当时最大的电子赌场经营者,江湖中数一数二的大哥。      如果是二狗这样拿着包去吓唬人,恐怕早被一拳干倒。      即使是空城计,也得看是谁在用。      李四把夹包对准猪肉炖粉条的那一刹那,空气凝固了,但时间还在流逝。      5秒   10秒      “看得揪心啊”丁小虎评价说。      “你们走吧,帐,以后再算!”凝固的空气中,赵红兵发话了,语调轻松,声音低沉。      这样的僵持,谁也不愿意再继续。

第一部 第五节、东郊流氓们的复仇

2008-04-16,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24,720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7-12-29 17:36:45    五,东郊流氓们的复仇      自从那天从南山上下来以后,二狗忽然发现赵红兵开始特别注意自己的形象,每天不停的照他家前面那个大衣柜镜子,拿着一个自制的铜的“拔胡子器”不停的在拔自己本来就不多的胡子,虽然赵红兵一向干净利索但是从不自恋,最近这是怎么了?而且他把赵爷爷的深蓝色的毛料中山装穿上了脱下来,再穿上再脱下来,每天照着镜子反复这么几次,好象总觉得不满意。最后他拿了一支他当兵时他姐姐送他的钢笔插在了中山装上衣右侧的口袋里,才对着镜子点了点头。      几个月以后二狗才知道,赵红兵喜欢上了那天在六中操场认识的那个看起来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的高欢。但赵红兵可没孙大伟那么厚的脸皮,毕竟孙大伟那么厚的脸皮在人类历史上也是罕见的。他想找机会接触高欢但还不好意思说,那几天不知道孙大伟又怎么软磨硬泡,又约好了周日去六中到他追的小姑娘班的教室里继续弹吉他唱歌,而且确定那个美女高欢也会去。赵红兵因此比较兴奋,每天不停的练吉他。      赵红兵练的第一首歌就是《年轻的朋友来相会》,至于他练了多少遍二狗不记得了。总之二狗在后来10几年一听见这首歌就赶紧逃,胃里还一阵一阵的抽搐。主要原因是赵红兵不爱唱歌,只爱哼哼,总让二狗或者晓波唱,他来伴奏。这首歌的歌词是这样的,应该是一个字都不会错:   “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花儿香/鸟儿鸣/春光惹人醉/欢歌笑语绕着彩云飞.   啊,亲爱的朋友们/美妙的春光属于谁?/属于我/属于你/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更明媚/城市乡村处处增光辉.   啊,亲爱的朋友们/创造这明天要靠谁?/要靠我/要靠你/要靠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挺胸膛/笑扬眉/光荣属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辈./光荣属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辈.光荣属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再过二十年,我们再相会…………”。二十年很快,弹指一挥间。到今年已经二十一年了,伟大的祖国的确是越来越美了,地上也的确越来越美了,但天上的空气肯定被严重污染了,而且光荣也显然不属于当年每天唱着这首歌的赵红兵他们。二十年后他们几个活下来的人“再相会”恐怕连公安局都要密切关注。      时间,像是一个黑色幽默的大师,它高高的站在云端,冷眼看着这世界的沧海桑田和人世间上演的一出出悲喜剧,然后偷偷的发笑。尤其是当它听到赵红兵唱到“属于你,属于我,光荣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时肯定在捂着肚子狂笑。      赵红兵练了这一首以后怕是不够表演,让孙大伟带着他家的录音机来一起练。毫不夸张的说,孙大伟家有个单卡录音机可能全市上百万人口都知道。因为孙大伟从来都引领我市“二流子界”的潮流。      1986年,孙大伟总骑着张岳那辆崭新的飞鸽牌自行车,车把上挂着他那银色方盒的单卡录音机、装着干电池的录音机从来都放到最大的音量,录音机里主要放两首歌,一首是《上海滩》,另外一首是〈陈真〉的主题曲,具体叫什么名字二狗忘了,只记得歌词好象是“好小子,这是你的家,庭院高雅………………把鲜血洒”。他还穿着一件跟费四要的旧军棉袄,背着他那把破吉他,后来跟着赵红兵家的狼狗。每天在我市主要干道骑着自行车呼啸而过,上到老头老太太,下到三岁顽童,基本没人不认识这个“热爱音乐”的大胖子。      而孙大伟的这套装束很快就被其它待业青年所模仿,“飞鸽自行车”“黑背狼狗”“单卡录音机”“旧军棉袄”“吉他”这几大件是我市86、87年青年最时髦的行头,到了87年,已经满大街都是“孙大伟”了。         孙大伟和李武进赵红兵家时,赵红兵正穿着赵爷爷那件深蓝色毛料中山装照镜子。孙大伟走上前去哀求赵红兵说:“红兵哥哥,别照了,镜子已经要被照碎了”   “别墨迹,〈军港之夜〉磁带带来了没?”   “带来了……………………”      这时听见门外急促的敲门声。   “二狗,去开门”孙大伟总是欺负二狗。      二狗无奈跑出去开门。      门口站着的,是一个血人,二狗胆子一向很大,但是见到一个浑身都在滴血的人也不禁吓的喊了起来。二狗定下神来一看,是小纪,军棉袄上全是血。      “二叔(二狗把赵红兵一直叫二叔)、李叔快出来!!纪叔受伤啦!!”二狗哭着喊   赵红兵、李武等三个人冲了出来。       “谁干的!!!”赵红兵眼睛在冒火,他和小纪的关系一向很好。   “快去医院”孙大伟说。   “二虎!操他妈的!”被捅了这么多刀,小纪居然还中气十足。      孙大伟出门拦了一个倒骑驴的三轮板车,把小纪送到了医院。医生都十分费解面前这个胸口和腹部被捅了七刀的人怎么看起来还是活蹦乱跳,都以为要么是个奇迹要么就是回光返照。在后来的治疗中医生才知道为什么小纪不死,因为捅小纪的人的刀法根本不比他们这些外科医生的手术刀差。小纪身上有七处刀口,但没有一刀伤及内脏。不得不说,捅他的二虎等几个人刀法的确是好,在捅他的时候全用拇指顶着刀尖,把刀尖留下大概10cm,就是用这10cm的刀尖扎的,小纪皮糙肉厚,内脏一点也没伤着,倒是左腿上那两刀让他疼痛不已,那两刀是实实在在扎了进去。老流氓就是老流氓,捅人可以七刀都捅不死人,换了生手恐怕一刀就把人杀了。      原来小纪在他的废品回收站上午收废品时遇见了国庆节体育广场打架时和他打在一起的那个人去他那里卖刚偷来的钢管,虽然他没认出对方但对方认出了他。下午二虎他们就来了,进去按住小纪就是一通乱捅,然后扬长而去。小纪的废品回收站离赵红兵家很近,也就是60-70米的距离,他开始以为自己肯定死了,结果躺了两分钟觉得好象没什么事,他怕对方再回来,就瘸着跑到了赵红兵家。      晚上8:00左右,赵红兵的兄弟们都得到消息到了医院,医院里,赵红兵又开了一次会,和以往的两次遭遇战不同,这次是要复仇,是要主动出击。      “晚上,我们要抄二虎的家,谁知道他的家在哪里”赵红兵说要抄人家的家时语气依然平静,好象是要给谁家送礼一样。   “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去打听”孙大伟说。   “他把小纪弄什么样,我就要他今晚变成什么样”和小纪关系最好的费四说。   “大伟,你去查一下他的地址,其它的兄弟准备家伙”      9点左右,人已经都带着家伙在医院楼下集合了,各自带上了自己擅用的武器。孙大伟却没有查到二虎家的地址。      “没找到那就到了再找”赵红兵说   “上车!”在工商局开车的费四开来了单位的白色面包车。      六个人上了车,直奔东郊毛纺厂宿舍而去,到了以后,遇见的第一个人就明确的指出了二虎家所在的位置,看来,二虎在该地区的确是出名的很。      二虎家的门是铁门,没有门铃。费四上去就开始砸门,砸的震天响。   “谁呀?”二虎的声音   “你大爷”费四回道      里面没了动静,费四继续砸门,5分钟后,听见里面的门闩“哗”的一下打开了,但是门还是没有开。费四一脚把门踢开了,门是开了,但还没等他往里冲他就停住了。      因为,一把冰冷的双管猎枪顶在他的脑门。   “你还想活吗?”拿枪的是二虎的一个兄弟,恶狠狠的问,看来二虎早有防备,那天在二虎家起码有十几个人。   “有种你现在开枪打死我!”费四挺硬。   “别以为我不敢”二虎的兄弟说   “打呀,你打呀”费四喊   这时赵红兵飞起一脚踢到拿枪那人的手腕上,同时猎枪打响,这枪打到了天上,赵红兵上去就想夺枪,手刚抓到枪管时另一把猎枪顶在了赵红兵的头上!这次拿枪的是二虎。   “别动,动一动就打死你”二虎吼道   “你敢吗?”赵红兵没动,语气还是挺平缓。   “你叫什么名字?”二虎问   “赵-红-兵”赵红兵每次报自己名字的时候都是缓慢而有力,一字一顿,无论在什么情况下。   “哦,你就是zao 红兵啊”二虎是绝对的土流氓,连普通话都说不好。发音不准,把赵读成了zao   这时,第三把猎枪出现了,顶在了李四的头上。二虎他们居然有三把枪!   “兄弟们,给我砍,有一个还手的就把他们三个都打死”二虎说      二虎身后的兄弟们冲上来给每人至少砍了三刀,六个人连哼一声都没哼,坐在地上双手抱头硬生生的挨了这几刀。混过社会的朋友应该知道,砍人这东西其实是吓唬人的,砍人只能伤人却不能杀人,如果说谁被砍死了那不是挨的刀太多了就是倒霉到家了。砍人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上的震慑,就其效果而言,跟用匕首捅人绝对不可同日而语。一刀捅死人都听说过,可是谁听说过谁被一刀砍死?当然了,电视上〈大刀〉剧中看到的二十九军的大刀不算。      “滚!”二虎喊      六个人闷声转头走了,肉体上的伤痛远不如精神上的挫败更令他们难过。他们挫败铁南路伟一伙时的豪气如今全被二虎打消,日后,他们将走向何方?这是他们出道以来的第一次挫折,而且是一败涂地。      上门准备抄家结果自己却被人灭了,一向心高气傲的赵红兵火大的很,一路上沉默不语。他那套赵爷爷的深蓝色毛料中山装也被刀砍开了几个口子,去见高欢时肯定是没法穿了。二狗认为,从那天起,赵红兵的性格发生了一些变化,以前他有事从来都是息事宁人,总是被逼不得已才出手,但那次以后赵红兵也开始惹事生非了。      二狗清楚,他是想找回他那丢在二虎家门口的面子。      面子是什么?面子值几个钱?在某些人眼中,面子可能一文不值,没了就没了。但在赵红兵等人眼中,面子可能比生命还重要。      他们又回到了医院,这回是包扎他们自己。由于赵爷爷家没人,二狗也在医院里,二狗第一次看到他们集体受了伤。由于冬天他们穿的比较多,有棉袄和皮夹克等,虽然都挨了几刀但是伤的都不重,皮肉之伤,尤其是孙大伟,挨了那几刀连他那件旧军棉袄都没砍破,看来我军的棉袄还是够结实的。      二狗从他们的沉默中已经读出了他们必定是遭受了败仗。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完败以后,他们没有开会。   “这事儿不算完!”沉默中赵红兵来了一句,这句话说的恶狠狠的,完全不是他平时说话的风格。   “我不信抓不到二虎落单的时候!”费四说   “没想到二虎他妈的有那么多枪”孙大伟说   “枪,没打响以前就是一块废铁,但打响一声以后,拿枪的人就会有杀人的胆子”赵红兵说。   “我踢了他手腕以后他的枪走火了,这一枪过后绝对有人敢开第二枪。这枪如果没响,他们的枪就是废铁”赵红兵继续说      赵红兵的这句“枪,没打响之前就是一块废铁”这句话不但给二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七年以后也救了跑路在广州的李四的一命,事后他承认,他的确记住了当天赵红兵这句话,而且把这句话当成真理。是这句话救了他。      那是在1994年的一个夏天,正跑路在广州的李四在给广州的一个黑社会老大当马仔,李四由于身手好、下手黑,很得老大的赏识,堪称他们那个组织里的金牌打手。这天,他们要和潮州帮谈判。   谈判的地点在一个露天大排挡,桌子很窄,双方各两个人,都是一个老大带着一个马仔,面对面坐着。后来知道,这四个人中只有潮州帮的那个头目的马仔带了枪。   谈判的并不十分开心,双方火气明显都不小。   突然,潮州帮的老大的马仔拔出了枪,电光火石间,李四抓起了手中扎啤杯打了过去。   枪响,人倒地。   倒地的是潮州帮老大的马仔。他被李四一扎啤杯打倒在地,枪,打到了天上。李四这一扎啤杯,直接把对方打晕了。当过侦察兵的李四随手给其缴枪。      这一仗,李四他们完胜。      事后李四说:“红兵那句话让他开始不怕枪”。      当人开始不怕某一样可怕的东西的时候,那也就是战胜它的开始。二狗想      回到前面的话题,当天晚上,赵红兵和孙大伟留下来陪床,李武由于刀伤稍重留在医院的观察室,而张岳,则被赵红兵留下来陪李武。为什么留下张岳在医院,二狗很清楚。赵红兵知道张岳今天这亏吃大了,以张岳的胆子和脾气,不把他留下他今天晚上肯定还会再去二虎家玩命。如果张岳真去,那结果可想而知。      而赵红兵让李四和费四回家,明天早上过来替他们陪床。      赵红兵万万没想到,他再也没在医院里等到这二位爷,再见到这二位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月以后了。      其实,费四和李四的脾气和胆量根本不在张岳之下,尤其是在今天受此奇耻大辱之后。李四和费四从医院出去以后根本就没回家,而是直接去了毛纺厂宿舍二虎的家。李四拿的是他那把惯用的头被削尖的钢管,而费四拿的是一把剔骨钢刀。      李四和费四他俩与张岳最大的区别就是:如果是张岳去找二虎,那么肯定是直接去敲门,门敲开了直接去拼命。而他俩则不同,足足在二虎家的胡同外面的柴垛旁守了一夜,他们在等,在等二虎落单的时候动手,这就是李四这样的老侦察兵和亡命徒的区别。据说等到最后动手的时候,他们俩的都手已经全冻肿了,手指头全不听使唤了。      那天夜空格外的晴朗,星星微弱的光洒在柴堆旁那两个快冻僵了的退伍军人的身上,这两个人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死死的盯着二虎家的门口。   “今晚做了二虎,我们以后怎么办?”费四小声问   “亡命天涯”李四回答   “我们要亡命天涯一辈子吗?那我们的家人怎么办?”虽然费四极其莽撞,但他格外孝顺,很惦记家中的老爸老妈。   “也许不用亡命天涯一辈子”李四说   “怎么…………”费四问   “被公安抓住就不用逃了”李四说。   “这………………”费四可能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沦为阶下囚。   “你挨的刀能白挨吗?你不想废了二虎吗?”李四问   “嘘,小点声,今天咱们一定废了他”费四说   据费四后来说,是李四的那句“你挨的刀能白挨吗?”把他的火彻底点燃了,才铸成后来的血案。      凌晨4点多,天完全还是黑的。二虎带着14,5个人从家门口出去了,他们没有发现在胡同口紧紧盯着他们的那两双狼一样的眼睛,径直去了东郊每日营业最早的“抻面大骨头馆”去喝酒,啃骨头庆祝今天的完胜,费四看他们人多,也忍住没动手。约一个半小时后,二虎回来了,只带着一个人回来的,就是在昨天晚上第一个拿着枪顶住费四的头的那个,事后知道,那是二虎的亲弟弟,大家都叫他三虎子。      当二虎和三虎子走到胡同口时,天刚蒙蒙亮,二人显然刚喝完了酒,走路晃晃当当,再次忽视了在胡同口柴堆前的费四和李四,当二虎和三虎子要去开门的时候。已经在冰天雪地中足足等了5个小时的李四和费四从背后冲了上去,李四的那把削尖了的钢管直接从后面插到了三虎子的肩胛骨上,三虎子轰然倒下,鲜血流在了雪地上。      更残酷的一幕在后面。      在昨夜的斗殴中憋足了火的费四在李四捅三虎子的同时拿着那把剔骨钢刀捅在了二虎右侧的大腿上,费四并没像李四那样捅完一下就算战斗结束,而是拔出了刀以后又朝二虎左侧的大腿来了一刀。二虎倒地。但,这,还不算完。      后来三虎子跟他的朋友们回忆那一幕时说:费四他根本不是人!他是狼!!      费四把二虎按在地上,拿起他的剔骨钢刀开始割二虎的手筋,挑的很利索,专业级的,两下就挑断了二虎的两根手筋,在二虎的嚎叫中,他又开始挑二虎的脚筋,脚筋粗一些,很多下才彻底割断了一根脚筋。      正是因为脚筋难以割断所以费四用了太多的力气,下了很多刀,所以到后来二虎的手筋在医院是接上了,而脚则变成了踮脚。十年后,又有人把二虎的两个膝盖骨砸碎,他彻底成了个残废,每天以轮椅为伴。      后来李四回忆说:费四在挑二虎的筋的时候慢条似理,一点也不像是在斗殴,像是大姑娘在绣花。      李四和费四报仇后都没有回家,直接登上了南下的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