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黑社会 第五节、猛虎犹豫,不若蜜蜂一蛰?【狗友们圣诞快乐】

2008-12-25,Thur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标签: | 49,587 views
 椅子空了,张岳,已经成了过去时。       成为过去时的不仅仅是张岳,还有曾经的“西霸天”李老棍子,曾经号称单挑挑遍我市无敌手的赵山河,长着一双无知的眼睛的曾经的企业家三虎子,手持精神病症的勾疯子……       80年代末被我市市民编为顺口溜的五大混子,仅十年的时间,如今仅硕果仅存赵红兵和二虎两人。       二狗觉得,在第四部的开篇,十分有必要介绍一下我市21世纪的江湖格局。二狗每天的工作就是写研究报告,在研究报告里,每篇的开头必须有综述,必须写。天涯没有PPT功能,否则二狗做出来会更加直观。       在2000年前后,我市约有混子团伙30-40帮,这个数字与90年代中后期相比不是多了,而是少了,有的混子实在混不下去上岸了,有的团伙被端掉了,剩下这30-40帮,多数都是能混上口饭吃的。       在这30-40帮中,被普通市民所熟知的约有7、8个团伙,这7、8个团伙间实力差距又委实不小。但如果说这领先的7、8个团伙出现了大的矛盾,火拼一把的话,那么鹿死谁手还真的不一定。即使是赵红兵、大虎,也没有绝对把握能打散其它的团伙。毕竟人家能混到这个地步,肯定具备一定的实力,如果破釜沉舟一战,一人一条命,谁又怕谁呢?       进入21世纪,我市混子团伙间的相互恶斗明显减少了,大家都互相给面子,都一齐奔着钱努力。混了这么多年,知名度终于转换成了金钱,谁都挺珍惜。       即使是这些社会大哥们和人家起了冲突,多数自己也不会出面,甚至自己最嫡系的小弟都不会出面,只是派几个人带着20-30个乡下人,或谈或打。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我市的这些有名的社会大哥,在21世纪初已经进入了主流社会,他们交往的,动辄就是某局局长、某集团的老总。这些已成名的社会大哥别说动手打架,他们现在连脏话都不说,连酒不多喝。身边要是安排个女秘书,非得被人当成儒商不可。当然了,也有个别不争气的,比如东波,名气虽然直逼赵红兵、大虎二虎、老古等人,但是还是一如既往的下三滥。二狗那几年还能看见他大夏天的坐在马路牙子上穿个大花裤衩子,左手拿着瓶可乐,右手夹着烟。怎么说东波也是个身家几百万的成名人物,但他就是这么不争气,永远给人以小地癞子的感觉。      现在,二狗再介绍一下各主要团伙的实力和经营范围。      首先,还是介绍赵红兵的这个团伙。赵红兵这个团伙最大的特点就是这不是只有1、2个社会大哥的团伙,这是个航空母舰战斗群似的团伙。张岳没了,这个团伙的实力至少下降了一半,但是,其实力依然令其它团伙难望其项背。赵红兵、李四、李武、费四这四个人都堪称社会大哥,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实力拉出去都能自立门户。在社会上的看来,这四个人中,如果仅论武力,已经逐渐洗白的赵红兵实力绝对不是最强的,实力最强的应该属李四和李武。      从广州回来的李四在21世纪初在我市的知名度达到了顶峰,当时社会上的人连玩笑都不敢跟李四开。因为,谁都不知道哪句话会得罪了李四。得罪了李四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早上一出门,眼前冒出俩乡下人,朝自己头上一闷棍,胳膊上再来一斧子,自己在医院躺上2、3个月,还不敢找李四说理去,连人都找不到,冤不冤。但说句公道话,李四从广东回来以后老实了不少,毕竟他的身份还是通缉犯,背后下黑手之类的事儿李四少干了许多。      李武的实力也相当不弱,不但继承了张岳的一些事业而且还有所发展。他手下亡命徒也相当不少,而且最重要的是,当时在赵红兵的这个团伙中,李武是最爱参与社会上纷争的人。此时的赵红兵、李四早已不大理会社会上的事儿,一心赚钱。但李武不同,经常派手下的小弟甚至自己出面去恶战或者调停恶战。时间久了,李武的实力更强,知名度也更高。      赵红兵毫无疑问,是一只猛虎,当年和李老棍子、二虎、赵山河等人血战以及南山之战都足以证明他绝对是一只猛虎。但是,如今,这只猛虎,犹豫了,也有些老了。毕竟,赵红兵如今的房产开发事业正在蒸蒸日上,赵红兵以现在的社会地位还能去和人家火拼吗?正所谓:“猛虎犹豫,不若蜜蜂一蛰”,此时的赵红兵的战斗力真的不如一个小的混子团伙吗?二狗也曾如此怀疑过。但,一年以后,一切谜底揭晓。赵红兵能成为这个团伙的大哥、能成为我市的一哥绝对不是偶然。赵红兵实际的实力远不是众人所能看到的那点,他手中有别人看不见的底牌,而且,底牌还远不只一张。他的智商与心机,实在非其它人所能及。      再谈谈费四,费四如果不是和赵红兵曾经在一个集团军当兵后来又混在一起成为好兄弟,那么他可能也能混的不错,但是应该没有现在的知名度。他的赌场生意越滚越大,钱不少,手下的兄弟也不缺,但他一直生活在赵红兵、李四、张岳等人的光环之下。换句话说:费四够有胆,也不缺实力,但是,混社会的本事差了点。      二狗做咨询时常用一种心理学的技术叫“投影技术”,这种技术常用于品牌形象研究及定位等。其中常用的一种应用方法就是问:“假如把他比作某某事物,你会想到什么?”      现在二狗提出问题:假如把赵红兵团伙比作成一种动物,你会首先想到什么?      二狗自问自答:赵红兵团伙应该是一群狮子,头上戴着金灿灿的皇冠的那群狮子。      南山之战,已经奠定了赵红兵等人狮子王的地位,这无需置疑。      好了,赵红兵的团伙介绍完了,现在下面再介绍一下大虎、二虎的团伙。      大虎、二虎团伙的实力绝对没随着三虎子横尸街头而有丝毫的减弱,相反,由于大虎的苦心经营,大虎团伙在21世纪初的实力直逼赵红兵团伙。大虎与三虎子的残暴、二虎的莽撞截然不同,此人极富心机,不但擅长对社会上的人又打又拉,还擅长和政府官员、集团老总搞关系,在2000年前后,他垄断了我市最大的四家企业中三家的物流,有钱,有实力。      虽然二虎、三虎子和赵红兵、李四等人断断续续的火拼了十来年,显然都不是赵红兵等人的对手。但,大虎绝对是赵红兵等人的对手。      在大志落网之后,大虎和二虎都知道了自己的亲弟弟是被张岳干掉的,而且事情的缘由又是赵红兵团伙中费四的赌场,所以,大虎、二虎对赵红兵等人恨得牙痒痒。      仇,肯定是要报的,只是在等待机会,只是时间的问题。      现在二狗再出一个问题:如果把大虎、二虎比做一种动物,你会首先想到什么?      二狗再自问自答:狼,恶狼,眼睛冒着绿光咬着冰冷的牙等待复仇机会的恶狼。      现在再介绍另一个有实力的江湖大哥:老古。      说实话,老古是怕极了赵红兵、李四这帮人,一提这几个名字他就打怵,见面都绕着走。赵红兵他们这帮上过战场、都亲自动手杀过越南鬼子的人是出了名的爱动枪,而且,他们是出了名的敢在任何场合动枪的人。医院里、对方家门口、荒郊野外的南山上、闹市街头,他们是说开枪就开枪。别人拿枪是吓唬人的,赵红兵他们拿枪可是真敢开。      当年老古手里攥着把锯了管子的双管猎被空着手的张岳指着鼻子骂都不敢开,但人家张岳手下的小弟马三就敢带人拿着把“口径”满大街的追着他打。他老古能不怕?肯定心有余悸。      怕归怕,但人家老古还是很有名的。      为什么啊?因为老古曾经跟张岳这个传奇火拼过。而且,他手下的小弟还真开枪打伤了张岳。尽管后来老古一败涂地,但是张岳是传奇人物,他曾经敢和传奇人物拼了一把而且活了下来,想不出名都难。      老古一直搞拆迁,后来也进入了房产开发领域,钱是不缺的,和政府关系也是不错的,所以说,老古也该归纳为实力超群一族。      二狗再提出问题:如果把老古比作一种动物,你会首先想到什么?   二狗再自问自答:批着狼皮的一只小绵羊。最起码对于赵红兵等人来说,老古就是一只小绵羊。      赵红兵团伙、大虎团伙、老古团伙这三个团伙是二狗眼中我市在21世纪初顶尖的三个团伙,这三个团伙有如下四个共同特点:1,成名多年。2,和政府关系不错。3,有经济实力、有实体。4,手下有着一大群不要命的小兄弟。      至于其它的团伙,二狗认为多数都有或这样、或那样的缺点,难以与以上三个团伙相比肩。尽管,他们中可能有在社会上的知名度可能不比以上三个团伙差。      比如东波,知名度也很高。      21世纪初,东波的绰号叫“呼呼噜噜”,为什么叫“呼呼噜噜”呢?因为东波用了新型毒品:冰。东波无论走到哪儿,只要坐定,穿着20块钱大花裤衩子的他就从自己的LV包里掏出个小玻璃壶,然后再掏出个特制的打火机,嘴里叼着个塑料管,烤着,开始溜冰。      溜冰时一吸就是“呼呼噜噜”的水泡声,他总是不说话先呼呼噜噜溜几口冰。所以,他的绰号就变成了“呼呼噜噜”。      后来他的外号又加长了,叫“呼呼噜噜,哎呀我操”,这也是我市历史上绰号最长的江湖人物。      原因是他呼噜完几口以后总是用力的一闭眼、一甩头,嘴里自言自语一句:“哎呀我操”      虽然他的钱也不少赚,但是他这人层次忒低,就这样了。      怎么说他也是个社会大哥,但他还是经常呼噜几口兴奋后和一些小地痞动手打一两架,虽然基本总是以他胜利告终,但是也够丢人的了。他这岁数的社会大哥,能和那些在街头玩儿的小混子打架的,也就是他了。      如果二狗再问:如果把愤青东波比作一种动物的话,那么首先你会想到什么?   大家都会是同一个答案:疯狗。      对,东波就是个疯狗。      有疯的,自然就有风雅的,比如忧郁的萨克斯——黄老破鞋。      此时的黄老破鞋是当年李老棍子率领的城西混子中硕果仅存的一位,21世纪初的他顶多算是半个社会人,平时不大参与社会上的纷争,但在江湖中人眼中,他也得算是个前辈了。他开着我市最大的桑拿,坐迎八方客,生意红火,自己也没什么事儿。      每天黄老破鞋就是数数钱,和朋友喝喝酒,没事再上网冒充下文学青年骗骗小姑娘,日子过得很惬意。      据说,黄老破鞋不大写文章,但是总写诗,爱在网上写诗,经常去当时流行的搜狐、新浪等论坛发表。他不写新体诗,写的全是七绝、五律,比较怀旧。而且二狗还听说:他写诗有一个特点,就是特别押韵,特别有东北二人转的味道。但,就是没诗的味道。      自然,他上网写诗招来臭鸡蛋、烂番茄一大片,但他不以为然,他认为是网友们不识货。      “悲哀啊,现在的人,对咱们中国古典文化不认同了!”黄老破鞋总是在喝酒时痛心疾首。      黄老破鞋就这样,虽然他接触的全是些粗鲁的江湖中人,但是他出淤泥而不染,浊清涟而不妖,接近偏执的追求自己读书人的梦想。      如果,把黄老破鞋比作是一种动物。      那么……      二狗想说的是……      黄老破鞋,那是一只优雅的鸵鸟,在那一望无际的草原上,高贵着、执拗着、不明方向的奔跑。      ……但,不得不承认,一山更比那一山高。      据说,自从黄老破鞋看到了一首新体诗以后,他服了,封笔了。不再写诗,从此,在中国的网络上,再也见不到“我是城西黄老邪”之类的东北风味十足的黄体诗了。(不得不说这是个遗憾。)      黄老破鞋看到的这首诗的名字叫:《皇后大道东》      掌声…………      各位,请先鼓掌,后欣赏。      皇后大道东   皇后大道的东面   有三幢房子   和一片树林   三幢房子   在这片树林的前面   其中的一幢   比另两幢高   还有一幢   比另两幢矮   最后的那一幢   比一幢高   比另一幢矮   皇后大道在它的西面   树林   在它的后面      这让黄老破鞋折服的诗,怎么样?!好不好!?比黄老破鞋在第一部里写的诗牛逼多了,是吗?      二狗总能认识这些传奇人物。      幸运的是,二狗有幸的认识了这首诗的作者,而且,还成了朋友。      这首诗的作者就是:《黑道风云二十年》的书商,曾出版过《流血的仕途》、《藏地密码》的著名出版人、诗人,北京读客图书总经理吴又先生。      天涯的狗友们,给点掌声!      在此圣诞佳节之际,二狗向一直勤勉致力于本文出版的吴又先生、编辑嘉峰童鞋致以深深的敬意!这诗太牛逼,引用一下。      还有!各位狗友:圣诞快乐!(发自肺腑的。)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二十九、衙内

2008-09-22,Mo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标签: | 37,275 views
二十九、衙内【不说话,只玩儿命更新,国庆前更新完第三部50节】 前面曾经说过,大志和九宝莲灯这一辈子也不可能成为太子党,因为大志和九宝莲灯的爸爸分别是农民和下岗工人。       他们共同的理想是成为张岳这样的人,黑社会大哥。       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黑社会成员,大多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即使他们中的头目是某些人眼中的“英雄”“好汉”,但是他们头上的“光环”根本不能使他们的社会地位有任何改观,即便是一个连警编都没有的小警察也可以对他们张口就骂、出手就打。试问: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谁敢反抗?谁又又资格反抗?反抗的结果又是什么?      他们大都衣食无着,只能凭借自己的拳头、鲜血和性命,去博一杯残羹冷炙。      尽管张岳这样已经具备一定社会地位的江湖大哥在我市的历史上也没有几个,但这并不妨碍大志和九宝莲灯把张岳作为奋斗目标。      一个多月前,大志刚刚被太子党毒打。今日,大志身上和脸上的伤还在,太子党又在众人面前羞辱他。这口气,大志咽不下。      来自农村的大志当时并不明白:在中国,自古都有一个特权阶层存在,而且,这个特权阶层是被民众所默认并且接受的,这就是衙内现象。就是因为中国在任何一个年代都有衙内,所以老百姓已经习惯于接受衙内现象,并且认为衙内嚣张跋扈理所当然,衙内不嚣张跋扈反而不正常。      农村进城毛头小伙 VS 太子党,如果开个胜平负的欧洲式赔率,请问你如何开?      大志不明白该如何开这个赔率,他以为是每人一条命,当然是五五开。当他明白这绝对不是一场五五开的PK时,已经晚了。      由于二狗和赵晓波走得毕竟近,二狗至今仍清楚的记得当时袁老三等太子党那几年的一时无两的嚣张气焰。      比如说,打架奇衰的袁老三居然敢教训回民区的东波。      东波虽然说是个无赖加滚刀肉,但怎么说也是回民区的大哥,成名多年。当年是敢和赵红兵、李四等人拼一把的大混子。而且近几年,也凭着无赖手段和那张被李四找人砍得满是刀疤的脸赚了不少钱,早已跨入百万富翁行列。      即使是这样,袁老三等人教训起东波来也毫不含糊,当然了,袁老三等人也仅限于口头教训。他们教训东波没别的目的,就是为了彰显他们与众不同的身份与地位。      那时候东波扎杜冷丁成瘾,但是我市公安局扫毒人员毫不含糊,多数杜冷丁的来源都被掐断,平时黑市里150元一支的杜冷丁就算是花个500块、800块也买不到,所以,98年前后东波的杜冷丁是经常性的断顿。实在没杜冷丁扎了,东波无奈之下也有办法,那就是喝止咳糖浆。据说东波喝止咳糖浆能一天喝光两个药店的存货。而且东波这人经常半夜喝止咳糖浆,每喝完一小瓶,就顺手把小瓶从家中的窗口扔到外面,十分没有公德。      东波和袁老三都住在当时全市最好的一个小区,新建的复式的楼房,而袁老三就住在东波家的楼下,98年秋天,袁老三和东波都刚刚搬进那个小区。袁老三睡到半夜,就听见自己家的窗外隔10来分钟就是“啪”的一声。      整整一夜,“啪”“啪”的止咳糖浆瓶摔在小区水泥地上的声音不断,袁老三是彻夜没睡。      当时袁老三并不知道楼上住的就是回民区的东波。第二天一早,袁老三纠集了赵晓波等十来个人就去了东波家。      “笃”“笃”“笃”几声敲门声过后,门被拉开了。      据赵晓波回忆说:房门一打开,他只记得了映入眼帘的那张满是横肉的脸和客厅里散落了一地凌乱的止咳糖浆的纸盒。      都认识,那张脸的主人是东波。因为我市九十年代曾经有人有人给东波这张脸估价,价格是100万元人民币每年。也就是说,东波凭借着这张恐怖至极的脸,每多活一年,就多收入至少100万元。他是干什么都赚钱,就连拍车牌的时候他举一下价格,都没人敢在他那价格上加一分钱。      是个人就知道,全市有这张脸的就一个,东波。一个脸上被砍了十多刀还在继续混的滚刀肉,谁敢惹?      如果说八十年代我市人人都认识的混子是造型别致的大侠刘海柱,那九十年代我市人人都认识的混子就市东波。尽管这二人的品行有天壤之别,但是他们的确是我市两个时代混子的典型代表。      “东波,这是你家啊?”袁老三虽然和东波不熟,但是二人也算是认识。   “嘿嘿,咋了,带这么多人?进来吧!”东波还是光着膀子,穿着条大短裤、拖鞋。      袁老三、赵晓波等人进了东波那个狗窝似的家。一个二百多平米的豪华装修的房子,让东波糟践的连狗窝都不如。      “昨天半夜是你吧?隔几分钟就扔楼下一个瓶子,我他吗的一宿没睡着!”尽管和东波认识,但是袁老三气还没消,说话里带着不干不净的话。   “我不就是好这口嘛。”东波笑了笑,他一笑那刀疤脸更加恐怖。      东波怎么说也是个小社会大哥,平时敢和他说话带着“他吗的”这样的字眼的还真不多。但今天站在他眼前的是一群我市高官和大款家的儿子,东波分的清轻重,他自己掂量掂量自己,和太子党相比,他实力相差太悬殊。      袁老三看一向很得瑟的东波被他说了一句也没什么反应,开始教训起东波了。      “东波,你说说你,也30多岁了,成天还是这么没正事儿,除了扎杜冷丁就是喝止咳糖浆……”      袁老三自己才20多岁,开始教训起30多岁东波了,而且还说东波整天“没正事儿”,就好像他袁老三自己每天有正事儿似的。再怎么说人家东波也是靠着自己的命出去赚钱,他袁老三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寄生虫。      “……”东波脸色不太好,但是还是给袁老三等人发了烟。      “你说说你,喝就喝吧,半夜扔什么瓶子啊?他吗的我就知道西郊那边的农民拆迁以后住上了住宅楼成天往楼下扔东西,你怎么说也是个城市人,咋和那些农民一样呢?”   “……”据说东波还是没说话,刀疤脸青一阵红一阵。      如果袁老三不是有个当官的爸爸,估计这时候东波早就去厨房抄起菜刀把他们砍跑了。      “我今天跟你说了啊,以后你别往楼下乱扔东西了,你这么大岁数了,别成天没个逼数!”   “我不扔不就行了吗!”东波强压怒火,终于回了一句。   “你呀,以后也少扎点杜冷丁,实在是犯瘾你还不如去偷吃点猪肉呢,吃猪肉咋的?对身体最起码没害处。你这样吸杜冷丁,早晚得玩完,我这样说是为你好……”      袁老三这句话实在是太过分,连赵晓波都听不下去了,拉了拉袁老三,示意要走。      袁老三又扔了一句话才走:“东波咱们俩认识,今天也就算了。今天我说这些你也别记在心上,我是为你好!”      据赵晓波说:当袁老三他们刚刚把门关上,就听见东波的家里一阵玻璃杯、烟灰缸等东西重重摔在地上的声音,稀里哗啦。      东波真是气炸了。      据说那次袁老三把滚刀肉东波从一个地痞给气成了一个愤青。      以前的东波是个标准的地痞无赖,整日以讹钱敲诈为乐,但是自从那次袁老三在他家耀武扬威之后,东波开始对社会进行思考和抨击了,挺逗。      那以后东波每次喝多就对他的兄弟翻来覆去的说几句话,二狗认为他说的话还颇为深刻。      “在中国,虽然有死刑,但是绝对不是对每个人都适用,死刑通常只对穷人和没权没势的人适用,刑法只能约束咱们这样的老百姓!”二狗认为东波这句有点过激。      “老百姓杀了有权有势的人肯定得偿命,有权有势的人杀了老百姓未必要偿命,真TMD不公平!”二狗认为东波说的这句话多少有点道理。在我市,有时候斗殴杀了人花个30万、50万的还真能摆平,二狗至少认识两个已保释的绝对的杀人犯。      “袁老三他们如果整死我肯定不用偿命,肯定不是正常防卫就是防卫过当过失杀人什么的,说不定还是为民除害,但是我要是整死袁老三,我TMD肯定被判死刑!这是TMD什么社会!”东波绝对蜕变成了大愤青。      东波说的最后这句二狗完全认同,因为在其后的几个月里,张岳、三虎子、大志等人身上发生的一系列事充分印证了东波的这句话。      可能是当愤青的感觉比较好,而且容易受到周围人的认可,东波在对中国法律进行抨击以后又屡屡发表他对社会一些其它事件的看法,虽然由于其自身文化水平较低所限难以总结成文,但是还是有些话颇具哲理,对社会问题不乏一针见血之语。      话说回来,东波浑归浑,但他算是个明白人,大事儿他都明白。他知道斗不过赵红兵等人就不再继续斗下去,他知道无法和太子党抗衡,还就真的忍气吞声了。      所以说看起来最浑的滚刀肉东波在他们那代的混子中寿命相对较长还是有一定原因的。      其实真的浑人是看起来并不怎么浑的张岳,还有后来的农民朋克大志和九宝莲灯,和东波相比,他们几个是真浑。      赵红兵的婚礼来的人虽然不多,但就是这么热闹:有退隐江湖的大侠刘海柱,有重出江湖的三虎子,有还在混的老流氓大虎,有跋扈的太子党袁老三,有忠心耿耿的小兄弟丁晓虎,有当红的江湖大哥张岳,有洗心革面的小纪,还有想混出名堂来的大志和九宝莲灯。      老中青几代混子,汇聚一堂。混得好的,混的差的,嚣张的,落魄的,各类混子的代表人物,这里全有。      当然,更不能少了省城的江湖大哥九哥。      二狗觉得九哥最欣赏的应该是张岳,他不但看好张岳在我市的名气与地位,也看好张岳能在未来在我市一统天下,成为真正的黑社会大哥。和张岳在一起做事,九哥很放心。九哥身上没有的悍匪劲儿,张岳身上有。九哥爱动脑子、爱拉关系,张岳却懒的搞这一套。九哥的优点和张岳的优点很互补。      而九哥和赵红兵的关系更像是所谓的君子之交,淡如水。尽管没什么利益纠葛,但是两个人很谈的来,一直保持着不错的关系。九哥应该认为赵红兵和他很像,至少在思考问题的方式上很像。

第二部 第四十八节、人民币3000元整(上)

2008-06-06,Fri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41,082 views
四十八、人民币3000元整(上)    王宇性情刚烈,不似李四般阴柔。上次被东波欺负了一把,王宇早就想报仇,只是李四一直压着,要么王宇早就提着把大卡簧捅了东波。 “四哥,咱们就应该直接带人去抄了东波的家,找人收拾他,不解恨。”王宇认为这样的方式才是江湖中人的解决方式,不太同意也不习惯李四的方式。 “你今天抄了他家,明天你就进了笆篱子(监狱)。这样就有劲了?最近可又严打呢,严打100天,犯了事儿,罪就不轻。”李四说。 李四这样说了几次,王宇终于愿意雇人去归拢东波了。 “你找的是谁?” “我的邻居,哥俩儿,张大和张二,还有这哥俩儿的一个朋友,这哥俩人挺都老实,但是下手肯定也够黑,我从小就认识,他俩家都挺困难,我简单的和他们聊聊,他们俩就都愿意帮我办这件事儿。” “他们嘴够严吗?” “这哥俩都不爱说话,嘴挺严。而且我跟他们说了:你们这是给红兵大哥和四哥办事,说出去是什么后果,你们自己考虑。”王宇说。 王宇想不到,就是他这句无心的话,给日后强判赵红兵提供了证据。 “你说这些干嘛?”李四觉得不妥。 “没事儿,他俩肯定不敢说出去。”王宇挺自信。 1994年清明前后的一个夜里,东波在自己家门口的胡同里被伏击,三个人抡着大片刀砍的。 东波倒在胡同的角落里,身中三十七刀,浑身是血,没一处好地方。 其中,光面部就中了八刀。一个人的脸能有多大?被砍了八刀是什么后果? 邻居报案,报案时说:东波被砍了上百刀,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