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三十三节、做贼心虚(下)

2008-04-25,Fri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4,479 views
孔二狗 日期:2008-4-25 16:00:30 第二部分、拜金流氓      第三十三节、做贼心虚(下)      张岳和富贵从刑警队出来后,直接去了赵红兵家。那天,二狗也在。      “表哥折了”张岳说   “知道了”赵红兵没什么表情。      两个人又是长时间的沉默,站在一旁的富贵也不敢说话,看着他俩沉默。      “……表哥至少得判15年”赵红兵点着了一根香烟,用力的甩了甩手中的打火机。从他的表情和动作中,二狗根本看不出他有一丝阴霾。越是有事,赵红兵越是镇定。      张岳没答话,自己也点着了赵红兵扔过来的一根香烟。      听到赵红兵这句话,富贵又流下了眼泪。      “富贵,有点男人的样儿!”看着富贵又哭了,张岳有点心烦。   “大哥,表哥他不会判死刑吧……”富贵知道表哥一切罪名都是由他而起,他又一向和表哥关系最好,所以格外的难过。   “肯定不会!富贵,你先回去吧!一会你的夜总会又要开始营业了。”赵红兵说。赵红兵想单独和张岳聊聊以后怎么办。   “恩,那我先走了”富贵这点眼神还是有的,他知道赵红兵要和张岳单独谈。      “以后再办事,富贵这人不能用了,就让他把夜总会管好就行了。”富贵走了以后,赵红兵捏灭了烟头。   “不管怎么说,富贵对我还是没的说的”张岳说。张岳说的没错,直到张岳被枪决,富贵始终都对张岳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富贵即使有钱以后,张岳也一样能让富贵上刀山、下火海。张岳的确有这本事,这本事与生俱来,不是谁想学就能学会的。   “恩,我知道,我是说以后你再去办大事的时候,别带着他了”   “为什么?”      “如果换了以前,表哥出了这事,富贵该怎么样?”赵红兵朝张岳笑了笑。   “……”张岳没说话,倚在沙发上长长的呼了口气。他明白赵红兵的意思。      古典流氓的代表是刘海柱,拜金流氓的代表就是富贵。      “红兵,那你说赵山河那边怎么办?是缓缓再干还是……”   “我刚出来(出狱)的时候,你手下最能干的就是富贵和表哥,现在他俩一个软了,一个进去了,你能用的人就是马三和蒋门神了,他俩都不是赵山河的对手。听说现在赵山河纠集了不少人,一副不报仇不罢休的样子。呵呵,我看实在不行,咱们真得和他们火拼了”   “呵呵……”张岳笑了。他可不怕火拼。      赵红兵和张岳俩人都笑了。他俩上一次联手打架,还是七、八年前呢。      多年以后二狗曾听到因为此事高欢曾经取笑赵红兵:“你和张岳当时都奔三十岁了,在社会上戳出去也都像个人似的,还当自己是小孩子呢?还动手和人家打架呢?你还要点脸不?呵呵”      的确,当年能让赵红兵和张岳两个江湖大哥亲自带人群殴一场的,在我市也就是陈卫东、赵山河一伙了。李老棍子虽然有这个实力,但是李老棍子和赵红兵已经基本和解,虽然远远算不上朋友但也绝对不算仇人,不大可能再次翻脸。除了陈卫东和李老棍子这两个团伙,就算是赵红兵和张岳其中的一个亲自去打一个人,那么那个被打的人也会出名。      “这架不得不打”赵红兵说   “听说当时是你们一群人到处找赵山河,差点把全市翻了个底朝天,可不是赵山河到处找你们。你们想不打不就结了。”高欢说      “如果不是我们到处找赵山河,那就是赵山河提着枪刺天天找我们。如果不是我们先找到他,我估计当年我和沈公子开那饭店也早就被他砸了,你懂吗?”赵红兵说。   “不懂你在说什么。究竟是谁想找谁?”      “不懂就不懂,那我告诉你为什么这架不得不打吧!”   “你说来听听!”高欢说      “这事是由沈公子惹出来的,我和沈公子向来都是一个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现在这事落到了张岳的头上,我和他是最好的同学、最好的朋友。所以,这事我必须得管。”   “那你等到他们真被那赵山河欺负了你再管呗!哪有像你和沈公子这样二话不说,先动手伤人的。”      “这又回到了刚才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先动手。现在我再跟你解释一下,任何对立的矛盾发展到最后,都是一方强,另一方弱。完全势均力敌的情况很少见。如果你不强,他则强。他强,你就要比他更强。这样,你才会成为矛盾冲突中胜出的一方”   “呵呵,你那时候不就经常念《道德经》吗?什么物法自然,什么上善若水,不都是讲阴柔的吗?怎么对赵山河又来了狠劲?”      “对付赵山河这样的浑人,只能比他更浑,呵呵,否则就会被他认为是软弱。”   “恩,比浑劲,谁也比不过张岳。当然了,你也不比张岳差多少。”   “我浑吗?”   “挺浑。尽管别人认为你不浑”      多年后,二狗听完了这段对话以后才明白为什么当年赵红兵再战江湖。      “把四儿也找来吧!”赵红兵对张岳说。   “呵呵,用的着那么兴师动众吗?”   “有备无患”      赵红兵和张岳大概聊了两个小时以后,张岳的传呼响了。      “富贵出事了”张岳看了看传呼说。  

第二部 第十四节、这孩子,等不到香港回归了(上)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8,672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3-6 14:26:08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十四、这孩子,等不到香港回归了(上)           宋老板走后,孙大伟留了下来,他给赵红兵打了个传呼,想让赵红兵过来评评理。          “张岳,你不是答应我要和他谈吗!”孙大伟虽然一向怕张岳,但是今天实在忍不住了。毕竟,张岳答应了他要和宋老板好好谈一下。     “大伟,我没动手。再说,那姓宋的也没什么诚意”张岳也有点不好意思了,为自己开脱了几句。的确,如果蒋门神和表哥他俩不动手,张岳今天绝对不会去动宋老板,但是红了眼的表哥真的动起了手来,张岳也是听之任之,没有阻拦。          “什么叫诚意?人家说了多少钱都掏!你还想怎么样!我不说了!等一会红兵过来,让他评评理!”这么多年,孙大伟第一次跟张岳弄得面红耳赤。     “事情已经发生了,人我已经动了,你叫红兵来有什么用?大伟你别里外不分啊。这事儿咱别说了,坐下来咱们喝酒吧!”张岳安抚孙大伟。          “孙哥,刚才是兄弟一时冲动,你别怪大哥了。我一想到富贵的下半辈子,我就想哭。富贵就这么就残疾了,他连老婆还没有呢。他是个孤儿,我们兄弟不帮他,谁能帮他?不给他置份家业,他以后怎么活?谁养活他?”表哥说得很动情,眼眶都红了。          虽然孙大伟打架没什么天赋,但是人很讲义气。张岳一直把他当兄弟看,张岳的这几个手下也都很给孙大伟面子。          “唉…………”孙大伟低下头闭着眼睛双手摩挲着自己圆嘟嘟的脸,无奈,无话可说。的确,表哥说的也不无道理。          这时,中午喝了不少酒的赵红兵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          “你们几个怎么又想起找我喝酒了?我昨天又喝多了。”刚进来的赵红兵还没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还像平常一样跟大家打着招呼。     “你有不喝多的时候吗?”孙大伟低声回了一句。          赵红兵这时才发现,气氛有点不对。          “张岳,怎么了,什么事儿?”赵红兵问。     “让大伟跟你说吧”张岳也是低声说。          孙大伟如实的把事情的经过对赵红兵说了一遍。          赵红兵沉默半晌不语。          “张岳,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赵红兵慢慢的说了一句。说完,赵红兵举起了酒杯,和张岳碰了一杯。          据说,张岳没答话,只是仰起头来深深的呼吸一口气。和赵红兵碰了下杯子,一饮而尽。     “大伟,对不起了!”张岳说了一句。     “唉……”孙大伟也一口把三两一杯的白酒喝光了          二狗想,张岳在抬头深呼吸的时候可能是想起了已经残疾的富贵下半辈子有了着落,很欣慰。也有可能想起了七年前,就在这个饭店,他挥起了酒瓶子砸了张浩然以后又泼了张浩然一脸酒水,大家都说他过分,只有一向和他关系最好的赵红兵没有这样说他,今天,赵红兵也说他过分了。七年前,他被大家说了过分以后终于酿成惨剧,他锒铛入狱。今天,一向宽宏的赵红兵也说出了过分这两个字,他将来又该怎样呢?          据说那天,张岳喝多了,而且哭了,抱着孙大伟哭,放声大哭,赵红兵拉都拉不开。          谁也不知道他哭究竟是为什么。               这次酒后的第三天,陈卫东托人给张岳送来了20万块钱。     “滚!”张岳只说了这一个字。          的确,宋老板是可以商量并可以用钱解决的。而陈卫东和赵山河,没商量。               这件事发生后的第五天,赵红兵接到了个传呼,刘海柱打来的。传呼上只有六个字“侄子,我管不了”          据说赵红兵和刘海柱曾有如下对话:          “红兵,这孩子,等不到香港回归了,他肯定活不过18岁”刘海柱说这句话时气得浑身发抖。     “晓波又怎么了?”赵红兵知道晓波肯定又惹出了什么篓子。     “就算他想混社会,也没这么混的啊!”古典流氓刘海柱对晓波混社会的方式十分不齿。     “究竟怎么了”          通过接下来的对话赵红兵才知道,他的侄子赵晓波是讹诈人家的数字传呼机了。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当赵晓波知道张岳巧取豪夺了全市最大的夜总会后,一向自认为武力不逊于张岳的赵晓波觉得自己也应该凭自己的本事“多赚点钱”了。          有赖宁大哥哥作为榜样他不去学,他非要去学张岳。而且,他学张岳也没学像。张岳,是兄弟被害,为兄弟出头。而晓波,则是毫无来由,只是靠武力硬抢。          他靠着叔叔们的威名和自己的武力抢了一个17、8岁的孩子的一个数字传呼机,他说的是借来玩玩儿,但是一借不还。          这个被抢传呼的孩子怕回家被爸爸妈妈训,让他的弟弟出头帮他要回这个传呼机。这个孩子的弟弟叫丁小虎,93年前后,是我市最新一代混子中唯一可以与晓波抗衡的人物。          93年的丁小虎,只有15岁,但是在江湖中已颇具名气。如今,他的绰号已经成了丁老虎。丁小虎那时就已经长到1米81,一双大眼,两道英雄眉,鼻直口阔,绝对是个小帅哥。          后来,由于年龄相近且志趣相投,丁老虎和二狗关系极好,亲如兄弟。其人的事迹将会在以后的文章中陆续介绍。二狗现在只介绍此人发生在一个礼拜之前的事迹。话说一个礼拜前二狗在QQ上又遇见了丁小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现摘录原文,为方便起见,二狗把QQ昵称都换为二狗和丁老虎。          (2008-02-26 10:42:05) 二狗     哥 上来了     (2008-02-26 10:43:22) 丁老虎     干什么呢     (2008-02-26 10:55:52) 二狗     我昨天喝了一瓶洋酒....喝的太多了 难受     (2008-02-26 11:25:11) 丁老虎     我前几天喝多了惹了点事 把我家单元门拆了 哈哈     那门老是不好使 我喝了点酒一生气就拆下来了     昨天花了一千多给修好的     (2008-02-26 11:26:42) 二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08-02-26 11:30:42) 丁老虎     唉~~~~拆完后才感觉不好意思 我们院里我人缘不错, 这几天我院里的人看见我眼神都很怪,感觉他们全怕我了          以上皆为原文摘录,由以上对话,既可看出丁老虎性格有多刚烈。而且,刚烈中又不缺乏道德。               赵晓波这次得罪的,就是以上对话中的丁老虎。          据刘海柱说,丁老虎带着2、3个15、6岁的孩子来到修车店找赵晓波要数字传呼机时,他正在修车的坑里修车,对外面发生的事并不知情。          外面的赵晓波和丁老虎没谈上几句话,双方就动起手来。丁老虎掏出了卡簧朝晓波刺去,赵晓波虽然勇猛过人,但赤手空拳毕竟不能和卡簧肉搏,转身跑进了修车行,准备抄家伙,但丁老虎极其凶悍,根本就没给赵小波任何抄家伙的机会。          “刘大爷,救我!”赵晓波边跑边喊     “住手!”满身油腻的刘海柱从坑下爬了上来,手里拿着一个铁的绕把子。          刘海柱虽然已经多年不曾动手打架,但拿起了绕把子依然威风凛凛。          丁老虎虽然勇悍,但毕竟那时候还是个孩子,而且他也认识大侠刘海柱。          当时,丁老虎就停手不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