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四十九节、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下)

2008-06-17,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6,891 views
日期:2008-6-9 16:40:23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第四十九节、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下)   还好,94年我国法律还没有黑社会犯罪一说,赵红兵最终被定了指使他人故意伤害罪,而且定的是故意伤害致残,理由是东波被砍以后左手活动不怎么利索了。东波没死,是赵红兵的万幸。   刑警队找不到王宇,找不到李四,却抓住了赵红兵交差。   有期徒刑四年,尽管判得有些勉强,但最终只判四年还是沈公子等人拼命活动的后果。   赵红兵虽然说过不要毁在鼠辈手里,这次,虽然他没彻底“毁”在鼠辈手里,他还是“栽”在了鼠辈东波手里。虽然他没去自己和东波这个“瓷器”去碰,但是最后却把他给牵扯了进来。   赵红兵当时心里肯定在苦笑:跟赵山河打翻了天都没人去管,这次仅仅过问了一下黑东波的事儿,就被判了四年,去哪说理去?   但是没办法,谁让他赵红兵是有前科的人呢?谁让他赵红兵是全市男女老少都知道的江湖大哥呢?谁让刑警队的人恨他恨得牙痒痒呢?据说当时刑警队已经不是严春秋一个人恨他,而是全刑警队都恨他,这是由于,社会上的混子打架把事儿弄大了,都不愿意去找警察,都去找赵红兵等人解决,赵红兵、张岳等人在社会上比警察说话管用得多,哪个警察接受得了?这下,可算有机会判赵红兵了。   当然,这次入狱对于赵红兵来说,可能并不算是坏事。他起码从这次入狱明白了俩道理。   1,在中国,社会上混得再好,如果不和政府和司法单位打好交道,早晚有一天得扔进去。   2,不涉及自己和自己兄弟利益的江湖恩怨,能不参与就不参与,说不定再有个芝麻大的小事儿,就又把自己毁了。   中国人讲究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但是二狗认为,成大事者通常都毁在了小节上。通过这次,赵红兵应该是明白了。李四肯定不是第一次找人背地里黑别人,但是就是这次就犯事儿了。可能有人会说:“李四找的人也太不专业了,这算什么社会大哥啊!就找这哥俩儿,都是废物。”   可能是各位香港电影看得太多了,一想到打手杀手就想起一身黑衣黑裤戴个墨镜手里掐着一把AK47一通乱突突,干完以后从上百层的高楼跐溜一下就没影了。张家兄弟的形象和这相差也太远了,穿着五块钱的脏兮兮的T桖衫,坐着两块钱的三轮车流着大鼻涕去埋伏,去砍人,砍完还喝9毛钱一斤的原浆散白酒。这是不是有点太衰了?   二狗想说,其实,这才是打手或者杀手的真实形象。最起码,是东北打手或者杀手的真实形象。张家哥俩满足作为作为打手或者杀手的最基本的四个条件,1,缺钱。2,手黑。3,生面孔。4,不是我市的江湖中人。   赵红兵再次进去,倒是没受什么罪,首先是沈公子的钱花到位了,第二是这次再进去对其它犯人根本连归拢都不用归拢了。   这时赵红兵的江湖地位,和88年那次入狱已是大大的不同了。   赵红兵再次入狱,倒是真把高欢给坑了。高欢这边离了婚,那边赵红兵却又进了笆篱子,孩子没过哺乳期,高欢不是一般的苦。   “要么,你再复婚吧,你孤零零的一个女人,怎么过啊”别人都这么劝高欢。高欢的老公很爱高欢,如果高欢回来,她的老公一定不会拒绝。   “不可能,我现在终于想明白了,我宁可一个人过,也不会和一个我自己不爱的人过。对我前夫,我只能说句对不起了。”   高欢的主意特正,八匹马也拉不回来了。   “你别再上班了,每个月工资连1000块都没有,又当班主任,又带着孩子,太苦了,你要是实在闲着没事,来饭店当会计吧,这饭店是我和红兵的,当然也是你的。”沈公子劝高欢别再上班了,的确,饭店每天的营业额就要上万,高欢那点工资和饭店的利润比起来,九牛一毛。   “当老师,总归是有点正事,日子一忙碌,时间过得就快了,不就是四年吗?没多久。等他出狱了,我就不上班了”高欢微笑着说。   高欢希望用日子的忙碌来打发时间,等赵红兵出狱。   “你一个女人自己住不安全,干脆住在我家吧,我家有空的房间,人多点,热闹。”李洋让高欢住她家。   “好吧”高欢也没客气,直接就住进了张岳家。   赵红兵和张岳过命的交情,李洋和高欢是最好的朋友,高欢真就住在了张岳家。   日后,曾有江湖中人有时候开玩笑说,“张岳,你真行啊,家里养着俩老婆,长得都那么漂亮,而且俩老婆关系还特好”   “别你吗的扯淡,高欢是我嫂子!”张岳每次听到这样的玩笑就上火、骂人。   张岳就是这样,严格恪守着中国江湖的传统。高欢是赵红兵的老婆,张岳绝不多看一眼。   一年多以后,张岳家里就剩下高欢和李洋了。张岳又进去了,两年劳教。如果说赵红兵进去还有点原因的话,那张岳被判劳教可能连原因都没有。张岳这次被劳教二狗到现在也不知道张岳被定的是什么罪,或许根本就没什么罪,就因为他是社会大哥,组织流氓团伙,曾指使或参与过流氓斗殴。   据小道消息说,当时香港快回归了,像是张岳这样的人必须得进去,否则影响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等香港回归以后再把他放出来。二狗对公安部门此举颇为不解:张岳的确是混子,但是谁说了混子就不爱国啊?香港回归张岳高兴还来不及呢,他还能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儿不成?   当然,也有可能,张岳的确是在那时候干了点坏事才被抓起来的,但可以肯定,他肯定没干什么太大的坏事,否则也不可能是“两年劳教”。   95、96年,张岳、赵红兵、表哥、费四四个人都在服刑,但服刑的地点颇有不同。张岳和费四是在劳教所,赵红兵是在本市的监狱,表哥是在本省的重刑犯监狱。   赵红兵在看守所还没被宣判时,李武已经出狱。   正所谓:五百年自有王者兴。   没了赵红兵、张岳、李四、费四的江湖,群龙无首,一样的热闹,一样会有新的江湖大哥出现。   但是没了赵红兵、张岳、李四、费四这样豪气千云义薄云天的江湖大哥的江湖,总是让人觉得少了点什么。   挺落寞。   二狗想起了《红楼梦》里的那句:好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最起码在二狗心中:从94-97年的江湖,有如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二狗未曾关心过。   所以,第三部还是要从赵红兵出狱写起。   故事已经完了,但是第二部还没有完。   那是因为,二狗每天的工作就是写研究报告,研究报告不能把事儿说完了就算完了,还必须要写Conclusion&Recommendation,不写的话客户马上一个电话打过来张口开骂。在这个帖子里,Recommendation是不用写了,但是Conclusion还是必须要写,必须要为拜金流氓做个总结,必须的。

第二部 第四十二节、大盈若冲,其用无穷(上)

2008-05-28,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9,918 views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四十二、大盈若冲,其用无穷(上) 赵红兵和高欢开始地下情之后,开始很少和大家混在一起了,也不酗酒了,每天独来独往,神神秘秘。 赵红兵脱离大部队总是单独行动引起了很多人不满,当然了,最不满的是和赵红兵焦不离孟的沈公子。已经习惯了每天和赵红兵泡在一起的沈公子感觉十分孤单,半年前再也看不见了最喜欢的女人,现在连最好的朋友他也总找不到了。 “红兵,你丫成天在干什么?神神叨叨的,人影都见不到”沈公子一见到赵红兵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干什么去告诉你干啥?!”赵红兵也挺怕沈公子纠缠他的去向的。赵红兵心里挺没底,怕是一旦沈公子知道他现在的所作所为会大力阻止。 “反正你的大哥大费用每个月都是我去交,下次我就去邮电局拉账单,看看你成天跟谁打电话”沈公子斜着眼睛看赵红兵,似笑非笑。 “下个月我自己去交”赵红兵还真有点怕了。 “那我想查也能查的到”沈公子太了解赵红兵了,几句话就知道赵红兵肯定有什么隐私。 “你要是敢去查,咱俩就绝交!”赵红兵赶紧转移话题。 “绝交就绝交!”沈公子和赵红兵成天这样开玩笑。 “啥意思?拼一把呗!?”赵红兵伸手去掐沈公子的脖子。 “你是对手吗?……” 赵红兵和沈公子近身肉搏了起来。 这两个已经28、9岁了的男人,在别人眼中,总是成熟稳重的形象。但在私下,他俩和七八岁的顽童无异,动辄就近身肉搏一次,类似于柔道,但又没柔道那么多的限制,每次都是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再也撕不动了为止。他俩身手差不多,赵红兵吃亏在一只手少了手指,不能擒拿。据二狗所知,他俩肉搏不但是健身运动,而且还创造了很多擒拿的招式。经常是赵红兵发明一招能把沈公子按在地上的招式,然后沈公子再苦思冥想几天去破解。 这俩人成天闹的还挺有劲。 “住手,你丫把我新买的西装的扣子都撕掉了”处于下风被按在沙发上的沈公子忿忿不平的喊停。 “你说你服了我就住手,服不服,说!”赵红兵可不管那些。 “我不服!”沈公子喊,左手又出了阴招。 “……服不服” “不服”

第二部 第四十一节、中国的村上春树(下)

2008-05-23,Fri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9,223 views
孔二狗 日期:2008-5-23 16:08:09  四十一、中国的村上春树(下)      赵红兵和高欢的第二次偶遇,二狗并未亲见,所知的一切都由当时也去探望王宇的马三转述。当然了,由马三那种的特有的村上春树风格的让人感觉前言不搭后语絮絮叨叨的转述,更是别有一番韵味。      失恋,总能让一个俗人变成半个诗人甚至整个诗人。面对王宇无数次的婉言拒绝,马三已经彻底村上春树了。可惜,马三不会拼音更不会五笔,汉字也认识不超过1000个,否则也像二狗一样来天涯发发帖子,说不定会成为中国的小资一族的新崇拜者。村上春树写《挪威的森林》,马三写个描写同性爱情的《东北的高粱地》,一定能火。      二狗听见马三叙述这个故事时,尚且青涩、懵懂,只有12、3岁,但仍能从马三看似平淡的语气中读到一丝淡淡的哀伤。谁规定流氓就不许风华雪月?谁规定同性恋人就不许有真挚的爱情?谁规定只有文化人才有矫情的权利?      “你二叔和高欢再相遇的那天、那个地点、那些对话,虽然已经过去多时,但我仍然觉得历历在目。那是个黄昏,那天,外面的树叶已经黄了,落在了地上,踩在脚下嘎吱嘎吱的,天上的大雁成群结队的向南飞,很欢快的喔,也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呦,空气凉嗖嗖的,全是秋天的味道。红兵大哥和大哥(张岳)走到住院部一楼时,我正在一楼可以吸烟的一把座椅上抽烟,医院的白炽灯亮晃晃的,我的眼前全是乱哄哄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推着病人,忙忙碌碌,香烟味夹杂着药气的味道,那个味道,在王宇住院的日子里,我经常闻到……我挺想念那个味道的”像是《挪威的森林》的开头,马三先是絮絮叨叨的来了段当时场景的描述,看得出,他有些忧伤。      “你没事吧”二狗看见马三这个样子,觉得他特心碎。   “不要紧,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而已”马三轻轻的笑着说,笑得有点苦涩。   “……”二狗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有些事,还是没有发生过的好。有些人,还是从来就不认识的好。因为,认识了以后,会增加很多烦恼。”马三轻轻的吐出了一个烟圈说。   “恩,是这样”二狗勉强应付了一句,不知道马三究竟要说些什么。      “喔,那天,红兵大哥和张岳慢步走进了住院部,边走边聊着天,这时,高欢抱着孩子向门外冲呢,险些撞了个满怀哦。“高欢,你怎么这么急?”红兵大哥先说的话,“没什么事,孩子发烧了”高欢停了下来,用手习惯性的整理了一下头发。“喔,你还好吗?”红兵大哥也有点局促。“我还好,你呢?”高欢抬起头看着红兵大哥,眼睛大大的。“我还好……”红兵大哥的喉结轻轻的抽动,我不知道他究竟想说什么……这时,大哥(张岳)说:“我先去病房了”。大哥(张岳)他知趣的走了……”

第二部 第四节、人在旅途(下)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9,730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2-25 2:00:14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第四节、人在旅途(下) 第二天中午,小北京开着那部林肯很早就到了市宾馆,赵红兵让小北京把车停在了市宾馆的对面。据小北京后来讲,他那天看到了一夜没怎么睡的赵红兵坐在车的副驾驶位置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窗外的时候他才深刻理解了“望眼欲穿”这个成语。 我市的习俗是,中午12:00新郎新娘准时到酒店,燃放鞭炮。 林肯车里,烟雾缭绕,呛得人睁不开眼睛。 “红兵,你是烟囱啊?咱们把车窗打开会行吗?” “别开” “操” 二狗真不知道赵红兵希望见到高欢还是不希望见到高欢,他已经四年多没见过高欢了,他脑中还是高欢还是四年多以前那个纤细萦弱的背影,那个背影是他记忆中唯一存留下来的影象。因为据说赵红兵早已忘了高欢究竟长成什么样。 “有些时候,当一个人过度的想念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无论如何拼命的想也想不清对方的容颜,开始时是模糊,后来干脆一点都想不起来。虽然白天想不起, 但是在梦中有时却会清晰的梦到,等早上醒来的时候再回忆,就又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二狗曾偷看赵红兵在日记中这样写道。二狗当时觉得怎么二叔也变得这么矫 情,十分不解为什么每天都在想一个曾经那么熟悉的人的容颜却想不起来。直到二狗22岁以后,才能真正体会这样的感觉。 的确是,清晰的回忆一个自己深爱的女子的容颜,太难,尽管二狗现在仍然能清晰的记起学校里几个食堂里所有打饭的大妈的容颜,但…… 12:00,花车准时开到了,车上下来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英俊的男青年和一个穿着白色婚纱的天仙般的女子。 据说赵红兵当时手里拿着一支烟,已经烧到了手指头他还浑然不觉。他或许在想,今天他就不该来,这个魂牵梦绕了四年多的女子出现离他10几米的地方时, 是在和另外一个人走进结婚的礼堂,他这纯属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红兵,你那烟头!掐了吧!” “哦”赵红兵捻灭了烟头。 “这小子怎么长的这么难看”小北京是想给赵红兵长长志气。 “挺精神的小伙子”赵红兵比较客观,实事求是。 “我看你比他好看多了”小北京总想让赵红兵心里多少舒坦一些 “你说这个有劲吗?”赵红兵嘴上说着话,眼睛一直在盯着高欢的背影看 这时已经快走到市宾馆门口的高欢忽然回了头看了看停在马路对面的那部林肯车。 高欢的目光停在那部林肯车上不动了,怔怔的看了一会儿。可以确定的是,她根本就看不见车里的人。 “高欢看见咱们了?”小北京问赵红兵 “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但她可能认识这车是咱俩的,毕竟这林肯全市就是咱这一部”小北京一提起这林肯车,就美滋滋的。 “你就会穷得瑟” 这时,赵红兵看见有人拉了拉高欢,拉她进了酒店,走进酒店门口时,高欢又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就消失在人丛中。 “走吧,红兵” “等会儿”虽然高欢已经走了进去,但赵红兵还希望多留一会,这里离高欢更近一些 “你要是想捣乱,咱们俩现在就下车,我知道这酒店里有消防栓,我一会拿下来全喷那小子身上” “扯淡” “那你非留这不走干嘛”小北京知道赵红兵在这里多留一会儿,就会多难过一会。 “走吧”赵红兵说 临走时,赵红兵又看见了高欢的妈妈,那个曾跪下求他放过她女儿的女人。那天,高欢的妈妈穿了一身红,兴高采烈。 据说,婚礼的那天,高欢在给客人满酒时不住的落泪。客人都说:看把这孩子幸福的,激动成这样。 从那天起,赵红兵染上了酗酒的恶习,每天都醉,到了一年多以后再见到高欢的时候,已经到了不喝酒手就哆嗦的重度酒精成瘾的地步。赵红兵酗酒成瘾的那两年,被小北京、张岳等人戏称为“赵酒颠”,二狗认为十分贴切,因为那时的他不喝酒连觉都睡不着,而且,只喝酒,不吃菜。 几年后,赵红兵终于和高欢再次走到一起的时候赵红兵才知道,那天高欢真的知道他就在酒店对面的车里。 “我知道那天那部车里一定是你” “为什么” “我通知了你最好的朋友张岳,我通知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了这个消息一定会来。再说,我认识那车,沈公子天天开着那车招摇过市,他总不能闲着没事儿来看我结婚吧。”小北京那时的绰号已经改成了〈家有仙妻〉中的沈公子。 “那你为什么看我们的车看了那么久?” “我以为你会下车来,跑到我面前,抱住我说:她是我的,谁也不许抢走,谁敢抢她我就杀了谁” “抢走以后呢?” “抢走以后,再像那年一样,你带我走,我们还去那年我们去的那个地方,在那里终老” “……我那天没有下车是不是很让你失望” “有点……呵呵,不过我清楚你是怎么想,你不想打乱我的生活,你希望我能按着父母的意愿平平静静的活着” “那你为什么不向我的车跑过来呢,如果你跑过来,我一定会带你走的。我当时已经几次动过念头想下车了” “你是男人,我是女人。我上高中时跟你私奔,上大学时上街游行,惹的事儿够多了。如果结婚的当天当着上百人的面我再主动悔婚,我的妈妈一定没有脸面再活下去” “别说这些了,现在你是我的,永远你都是我的。你是我最宝贵的财产,只是在别人家暂时保管了两年,现在我这是收回了属于我的财产,不是吗?” “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使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呵呵,是啊,人家曹雪芹在200年前都这么说了,孽是我造的”

第二部 第一节、 出狱(下)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43,248 views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一、 出狱(下) 那天大家都喝得不是很多,因为大家都知道,赵红兵该回家了,他已经四年多没回家了,家中的哥哥姐姐都在等着他。 “要么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明天,还在这个房间,咱们继续喝!”酒只喝了半个小时,小北京就劝大家散伙。 “好吧,你俩先回去,我们继续在这里喝酒,咱们明天再喝”张岳说。大家都很理解赵红兵,没再多做挽留。 “照张像再走吧!”孙大伟掏出了傻瓜相机。 “喀嚓”一声,拍了下来。赵红兵和刘海柱坐在中间,其它的兄弟坐在旁边,张岳的三个兄弟站在后面,大家笑得都很开心。 这张相片至今还被保留着,现在回头看时,发现这张毫不起眼的照片中藏着我市九十年代名动江湖的犯罪团伙的骨干力量,那就是张岳和他手下四员猛将中的三 位,富贵、蒋门神、表哥。另外,这相片里还有另一位当时声名远播的社会大哥,那就是李四,只不过他的兄弟王宇、王亮等人当天都不在场,所以他在相片里不怎 么起眼。 相片拍完以后,赵红兵和小北京二人告辞。赵红兵上了林肯车,和小北京一起回了家,车停在了家门前。 赵红兵四年多以前在被哥哥十几个耳光抽得晕头转向以后和赵爷爷一起去自首,离开了这个家门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如今再次站在这个熟悉的门前,赵红兵准备开门的手有些颤抖,他知道,这扇门打开以后,他不可能见到他的爸爸,那个面冷心热铮铮铁骨的老人了。 小北京最了解赵红兵,把车锁上以后,几步走上前去,推开了门。“进去吧,红兵”。 “狗呢?”赵红兵进了院子发现家里的狼狗不见了,狗窝上长满了草,草已经枯黄了。 “伯伯去世以后,狗几天不吃东西,跟着伯伯一起去了”小北京轻声说 “哦……”赵红兵有点哽咽,眼眶有点发红。以前赵红兵养这只狗的时候,饥一顿饱一顿,火气上来经常揍这只狗,但他没想到这只狗对他的爸爸如此忠心。赵红 兵后来曾多次提到这只狗活着的时候他没有好好养,非常愧疚。其实二狗知道,赵红兵想说的是赵爷爷活着的时候他没有好好的孝顺,整日在外面给赵爷爷惹事,如 今子欲养而亲不在。 赵红兵就是这样,爱面子,明知道自己错了,也绝对不会承认。 赵红兵走进了房间,发现哥哥嫂子姐姐姐夫都在一楼赵爷爷的卧室里等着他。 “红兵,回来啦!”赵红兵的大姐先发话了,仔细的端详着赵红兵,略带哭腔,但是还面带微笑。 “大姐,红兵没变样,是吧”赵红兵的二姐说。 “恩……”赵红兵含糊的答了一句,自从他进了房间,他的头一直没敢抬起来过。他是真的愧疚,他知道他的入狱使全家人为之蒙羞。 “来根烟,阿诗玛”赵红兵的哥哥递过来一根烟,摸了摸赵红兵的头。赵红兵的哥哥比赵红兵大上十几岁,在他眼中,赵红兵还是个孩子。 赵红兵还是没敢抬头看他的哥哥姐姐们,低着头接过了烟,默默的点着了。 “在里面,罪没少受吧?吃饭了吗?”赵红兵的大姐说。由于赵红兵年龄最小,所以他们全家人都很疼他。 “大姐,你说这个干啥?”赵红兵的二姐怕提起这个赵红兵不开心。 “没受罪,我在里面是队长,也不用干什么活”赵红兵勉强笑笑,还是没敢抬头。 “红兵,这是你的吉他,爸上次看完你回来,自己给你松了琴弦。临终前还嘱咐我,一定要把这吉它交到你手里。爸还说,吉他是陶冶情操的东西,你出来以后一定多弹弹”赵红兵的三姐眼眶通红,略带颤抖的把吉他交到了赵红兵的手里。 “哇……”赵红兵再也忍不住,抱着吉他放声哭了起来。他,再也见不到他那可敬的爸爸了。 赵红兵这一哭,他的几个姐姐也跟着抽泣了起来。 “咱们先走吧,让红兵好好休息,改天再见吧!”赵红兵的大哥不愿意赵红兵出来以后第一天就哭成这个样子,赶紧撵赵红兵的几个姐姐回家。 “红兵,乖,别哭了”赵红兵的大姐说。她劝赵红兵别哭,但是自己也抽泣的很厉害。 赵红兵把头埋在吉他上,继续放声痛哭。他知道,这把吉他,就是他爸爸对他的谆谆教诲,就是他爸爸一点也没有对他放弃希望的真实例证,就是他爸爸对他那无私的爱。 “唉,咱们走吧!”赵红兵的大哥伸手拽起了赵红兵的几个姐姐。 赵红兵的哥哥姐姐们走了大概半个小时,赵红兵终于平静了下来。小北京递给了他一支烟。 “红兵,我很奇怪,为什么有件事儿你一直没问我”小北京说 “什么事儿” “你怎么没问问我高欢现在怎么样了?” “人家要么出国要么留北京了,问你你也不知道”赵红兵认为高欢这样的名校学生,毕业了肯定不是留在北京就是出国。 “没有,回来了,就在六中教书,教语文” “教书?六中?”赵红兵万万没想到,高欢居然回来了,而且还做了老师,当时就算是本市师范学院的学生,毕业以后也不愿意做老师,都谋求其它的出路。 “而且档案上写着:建议不要重用此人” “为什么?”赵红兵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为什么?你说还能为什么?89年闹事儿了呗!” “什么?”赵红兵88年已经入狱,有如进了桃花源,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 事后,赵红兵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后曾经说:我了解高欢,高欢一定会这样做的。 “哎,这几年社会变化可不小,现在你看看,还有哪个学生上街请愿啊,都忙着赚钱呢,像高欢这样的人,现在没有喽” “高欢现在有对象了吗?”赵红兵很不好意思的问了这么一句 “有了,再过一个多月该结婚了” “哦,是谁呀?”赵红兵故作若无其事 “你不认识,也是六中的一个老师,好象是教体育的,听说高欢开始时死活不同意,但是她妈妈相中了那小子,说是人老实,高欢要是再不同意,她妈就拿菜刀抹脖子了。高欢只能同意了” “恩……林肯车就是和其它的车不一样,舒服”赵红兵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听到高欢要嫁人了,心里还是十分酸楚,他只能岔开话题。 “那是,张岳那车和我这一比,明显档次就下来了,我成天损张岳,他自己还觉得挺美呢” “张岳现在干什么呢?我刚才忘了问了,他哪来那么多钱买新车?他那车少说也得小20万吧?” “人家张岳还用买车?你太小瞧他了吧!他这车是人家送的” “谁这么大方?”赵红兵完全不信。 “还记得当年咱们经常去的那个紫月亮吗?后来有个外地老板把那个饭店兑下来了,前些日子他买了个新车,就是张岳的那个。张岳开始的时候说借来开几天,这 一借就不还了,那个饭店老板哪敢得罪张岳啊,就干脆送给了张岳。张岳也没客气,就收下了。反正这老板以后遇上什么事儿,还得找张岳帮忙” “我在里面的时候就听新进来的说张岳在外面混的不错,没想到混的这么好。不过他这么干不是讹人吗?” “也不算讹,在紫月亮吃饭记帐的多,帐收不回来还得人家张岳替他要去。张岳只要一开口,欠钱的早就吓得筛糠似的了,立马把钱给张岳。这两年,张岳至少帮那个紫月亮的老板要回来50万的死帐,他只开走一部车,这算是劳动所得。” 赵红兵听得目瞪口呆,在监狱中度过了四年光阴的赵红兵还秉承着古典流氓的习性,却不知外面的世界已经如此精彩,张岳等人靠着心狠手辣已经发了大财。 “那张岳不成了饭店老板的打手吗?”赵红兵依然追问 “饭店的打手?人家张岳现在是公司老板,讨债公司的!你没看他今天又穿了套新的西装。现在全市解决不了的死帐、三角债,都去找他。去法院起诉都要不回来的钱张岳全能要回来。再说张岳也讲信用,合理收费,从不多拿债主的钱,现在混得牛着呢” “………”赵红兵没再答话,他可能觉得他已经和这个社会完全脱轨了,并且,他也没想到他最好的兄弟张岳在短短3年多的时间里,靠着暴力手段发了大财。 “现在全市,敢骂张岳的就剩下咱们兄弟几个了,也就是咱们兄弟几个能跟张岳平起平坐。其它人一见到张岳都是点头哈腰。红兵,快为张岳是你的兄弟感到荣幸吧!”小北京又补充了一句。 “呵呵”赵红兵还是觉得张岳这样的做法虽然短时间成功了,但是还是不妥。 “张岳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前几天为费四出头,又干了三虎子一顿,现在三虎子还在医院躺着呢” “张岳又杀过人了?” “呵呵,我可不知道,应该是没吧,不过他重伤害的,没一百也有八十了。咱们这饭店为什么这么赚,全靠你过去的名声和现在的张岳罩着,人家一听这饭店是红兵大哥开的,现在的老板我申东子还是张岳的铁哥们儿,谁敢闹事,谁敢欠帐?” “……”赵红兵感觉没话说,或者说,他有很多话说但说不出来。

第一部 第十五节、红拂夜奔

2008-04-16,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22,518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5 20:24:47    十五、红拂夜奔      由于张岳杀张浩然时赵红兵、高欢等人都距离不远,而且是高欢报的案,所以都被公安局留了笔录,很晚才放回家。      高欢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了站在那里的她的父母。      “今天你出去干什么了?”高欢的妈妈扯着嗓门喊   “我……和同学出去玩了”高欢小声回答,同时示意她的父母回家,有什么事回了家再说。   “去哪玩了?!”   “解放广场”   “真的是你!!”高欢的妈妈忽然哭了起来   “你们在一起杀人了?”高欢的爸爸问   “是我同学的朋友杀了人”高欢解释说。   “牵你手的那个男孩子是谁?”   “我的…………一个朋友”高欢很勉强的说出了这句话   “朋友?男朋友吧!”高欢的妈妈问   “妈,别在这里说,咱们回家说”   “就在这里说完!否则别进家门!”高欢的妈妈嗓门越来越大还带着哭腔   “妈……………………”      那天,高欢他们一家三口至少在小区门口吵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家。原来,高欢的一个邻居在解放广场目睹了凶案的全过程,回到家就告诉了高欢的父母。当晚,高欢一家三口彻夜未眠。高欢的父母想不通,自己的这个从小就被视为骄傲的乖乖女为何早恋?而且早恋的对象还是个和杀人凶手混在一起的人?一夜之间,高欢的父母从天堂坠入到了地狱。      在第二天早上六七点钟,高欢的父母决定找高欢的老师和赵红兵的家长。因为此时已经临近高考,他们容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受到外界杂事的影响。   他们不曾料到,他们这过度的“关心”是真的害了女儿。      高欢的爸爸当时是市政协副秘书长,当时正担任《市志》的主笔,是我市比较有名的文人。八十年代的文人多数清高、执傲又不通事理。他不愿意去找高欢的老师,决定让高欢的妈妈去学校。到晚上他们两个人去赵红兵家里找赵爷爷。      当天上午,高欢的妈妈就来到了高欢的班主任办公室。      “高欢恋爱了,是吗?”高欢的妈妈说   “啊,这么好个孩子怎么会恋爱?我不知道啊”高欢的老师说   “不但恋爱了,而且是和社会上的一个混混”   “啊,我不知道啊!”   “你这个老师是怎么当的?”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高欢这个孩子成绩挺好的,就算考不上清华也能上北京邮电学院之类的,我没发现她有什么变化啊?”   “我把这么好的孩子交给了你,你都管不住,连她恋爱了你都不知道,你说说你这个老师怎么当的”   “你这是怎么说话呢,我只管高欢在学校的事儿,高欢出了学校的事儿我可管不着”   “…………………………”      高欢的妈妈在班主任的办公室里大吵了一架,最后拍桌子走人,不欢而散。      第一节课结束后正是高欢班主任的课,怒气未消的班主任连课都没上,把火全洒在了高欢的身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用老师可以说出的最恶毒的语言辱骂高欢足足20分钟。      从小就是每天被老师表扬的好学生高欢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辱骂?高欢从上午第二节课的时候就开始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一直到下午放学。委屈的泪水把衣袖湿透了一次又一次,这个自尊心极强的女孩子今天彻底被班主任老师伤害到了。      当天晚上,高欢的父母又来到了赵爷爷家,二狗亲眼目睹。      “赵部长,你的儿子在和我的女儿恋爱”高欢的爸爸,那个斯文秀气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说。   “高秘书长,孩子们恋爱不是好事吗?哈哈。我看你怎么怒气冲冲?我家红兵也24了”赵爷爷气度不是一般的好   “可是我的女儿还小,还在读书”   “18、9岁的姑娘也不小了,我15岁就已经结婚了,那时候红兵的妈妈才14”   “现在和您那时候不一样,再说我女儿马上要高考了”   “孩子们谈谈恋爱,也不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不会太影响成绩吧”   “现在是关键时刻,希望您的儿子能离我的女儿远一点”   “高秘书长,您………………?”   “赵部长,您是市里的主要领导,对于您家,我们也不敢高攀”   “这是哪来的话,高秘书长的才华谁不知道?是我家高攀你家才对。哈哈”      “赵部长,您知道您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吗?您知道他干了什么吗?您是不是工作太忙没时间管他?”沉默了半天的高欢的妈妈终于忍不住了。   “我当然了解我儿子啊!我儿子在部队立过个人三等功,为国家捐出了三根手指头。就算不是英雄肯定也不是狗熊”赵爷爷有五个子女,最喜欢的就是赵红兵   “但是你知道你儿子现在在干什么吗?”高欢的妈妈问   “在经营旅馆啊?他可没干什么违法的勾当”   “他的朋友昨天在解放广场杀了人!!!”高欢的妈妈说   “昨天晚上红兵和我说了这件事。首先红兵没参与这件事,而且是发生以后他主动联系的公安机关。并且他是带着他的那个朋友去投案自首的,再说他的那个朋友也是正当防卫啊!有什么问题吗?”   “您当然认为您的儿子没问题!”   “我的儿子当然不会有问题!”      赵爷爷这个人倔强的很,从来做事都是颐指气使,怎么会听高欢妈妈的话?这次对话不欢而散,但是赵爷爷的宽宏大度给二狗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虽然高欢妈妈的话说的很难听,但是赵爷爷总能不卑不亢的给其解释。      虽然高欢的妈妈始终处于十分激动的状态,但赵爷爷还是把他们送了到门口。   “老高啊,咱们说不定以后就是儿女亲家,你别火那么大,回去和孩子好好说,我也跟红兵讲一下,高考前让他们暂时先别约会了”赵爷爷在门口这样对高欢的爸爸说   “唉,赵部长………………”      等高欢的父母回家以后,没见到高欢。这个自尊心极强的女孩子在哭了整整一白天,晚自习时,她终于爬了起来,提笔写下了一篇信,写给赵红兵的:      红兵,我想和你去一个地方,那是一个地图上找不到的村庄。   那里没有城市的熙熙攘攘,只有成群的牛羊   我们甜蜜的生活在,你亲手搭建的茅草房   我能依靠的,是你的肩膀   你弹着吉他,我轻轻的为你伴唱,天上的鸟儿,也会快乐的挥动它的翅膀   在晚上,我们可以偎依在村边的小溪旁。   我把头埋在你那结实的胸膛      红兵,我想和你去一个地方,那是一个地图上找不到的地方   或许不会有我们的爹娘,出现在我们俩的婚礼上   只有两个人的婚礼上,熊熊的篝火会温暖我们幸福的脸庞   早上打开窗户,是清新的空气和温暖的阳光   我们有了孩子,他或许还有一点胖,从宝宝的脸上,能清楚的看出你我的模样   五十年后,你和我都已经白发苍苍   但我们还是甜蜜的偎依在那村边的池塘      红兵,我今天就想你去这个地方,这个地图上找不到的村庄。      信写了一页,泪水打湿了一页,有些字已经模糊不清了。晚上9:30下自习以后,高欢直接去了赵红兵的旅馆,没有说话,把这封信交给了赵红兵以后径直进了赵红兵吧台后的房间的门。5分钟后,门打开了,进来的是赵红兵。      “走!”赵红兵说   “去哪里?”   “去那个地图上找不到的村庄”。      十年后,在经历了千辛万苦走到了一起的高欢和赵红兵在婚礼上,高欢又重新背诵了这封信。
Pages: 1 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