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十三节、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上)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9,048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3-4 17:10:00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十三、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上)      据说,当天晚上王宇、王亮兄弟分别带人去砸巴黎夜总会青原鹿的时候,根本就没遇到任何抵抗,更没有人报案。      全市的混子,都知道,张岳这回毛了,彻底毛了。和陈卫东、赵山河认识的混子各个逢人就说他们和这件事儿没一点瓜葛,恨不得对天发誓。      王宇、王亮兄弟俩从87、88年就开始跟着李四摆台球案子到现在帮李四看游戏厅,一直是李四的左膀右臂。他俩受李四的影响颇多,颇具古典流氓遗风,同时他俩也继承了李四爱背后下黑手这一特点。这哥俩长得都清清秀秀,穿得也是干干净净,都爱穿着洗得一尘不染的白衬衣,平时无论见着谁都笑着打招呼,看起来完全是良好市民形象。但如果真动起手来,他俩可是个顶个的好手,下手重、不胆怯、不服软。李四刚开始经营游戏厅的时候少不了一些混子输了钱带人来惹事儿,李四那时也是个名气响当当的混子了,再和一些小混子动手打架怎么说也有点折身份,所以他总是叫王宇、王亮兄弟带人出头帮忙摆平,这哥儿俩还真从没让李四失望过。      赵红兵、张岳等人都十分喜欢王宇、王亮这哥儿俩,每次给李四打传呼叫他来喝酒时总不忘多留一句言“把王家那小哥儿俩也带上”。      “每次看见王宇、王亮,我就想起5、6年前的四儿了,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赵红兵经常这样说。   “别把四儿说得跟死了似的,再说,我看王宇比四儿强,前些年和二虎打架那次,四儿我们几个全被留在台球室门口了,一个也没能跑得了,不也就是王宇抡着把镰刀冲出去了嘛”孙大伟对他生命中打过的最后那次架记忆十分深刻,从那以后再打架赵红兵就再也不让他参与了。   “四儿还不是因为救你才被留下的。再说,人家四儿挨打也就挨了,起码没像你一样在女厕所里呆上一夜,嘿嘿。”小北京最喜欢挖苦孙大伟。   “谁他妈的在女厕所,孙子才在女厕所!我是在男厕所里躲着的”孙大伟每当被人提到他在厕所里躲一夜的事儿就急,尤其是小北京还总污蔑他是在女厕所里躲的。      这次李四让王宇、王亮去帮张岳砸巴黎夜总会和青原鹿,他俩也干得极其漂亮。据说砸得错落有致,参差不齐,一件贵重的物品也没损坏,但是肯定无法正常营业了。      这次叫他俩去砸场子也是赵红兵的主意,赵红兵相信他俩有能力把这事儿办好。赵红兵的意思是:张岳这事儿搞到现在,虽然已经动了两次枪,但是毕竟还没伤人,而且也没留下证据。如果这次去砸的再是张岳的人,那么这事儿将来闹大了张岳就得被定义成是黑社会。而王宇、王亮和张岳没有直接关系,就算将来这事儿犯了,只要咬定和张岳没关系,顶多也就是个酒后闹事,赔点钱拘留几天也算了。      果然,第二天,青原鹿和巴黎夜总会齐齐挂出了“停业整顿”的牌子。      据说,服务员和小姐都吓得再也不敢去那里上班了。      到了第三天,虽然陈卫东和赵山河依然不见踪影,但是替宋老板找张岳说情的可是一拨又一拨了。其实张岳心里清楚,宋老板虽然是这件事情的参与者之一,但却没有参与行凶,废了富贵也不是宋老板的初衷,砸碎富贵手的赵山河才是最大的仇人,其次是赵山河那“戳傻狗上墙”的表哥陈卫东。      但即使是这样,张岳也不愿意轻易放过宋老板。对那些上门说情的人,张岳一概没有表态。      终于,在砸了巴黎夜总会后的第三天,孙大伟上门了。      “张岳,今天有朋友找我,说是宋老板想和你谈谈,你看……”孙大伟说句话的时候直打怵,虽然他从小和张岳一起玩儿到大,但是他是真怕张岳。   “继续说啊!”张岳说。其实张岳极重情义,虽然他总训斥孙大伟,但他绝不会跟兄弟真的翻脸。   “宋老板的意思是,他本来是想找陈卫东他们跟你谈和,但却没想到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他现在是悔清了肠子……”孙大伟词儿不少,全是为宋老板说话。   “大伟你别扯淡了,宋老板怎么想的你怎么会知道!你快说吧!他到底是啥意思?”张岳已经连着听了两天几乎同样的话了,当这话再从孙大伟口中说出的时候,他是彻底不耐烦了。      “他的意思是,该赔多少钱就赔多少钱,只要你说出个数儿来,他就认掏,而且,他也想跟你交个朋友”孙大伟看见张岳不耐烦了,赶紧把话说完了。   “谁他妈的跟他交朋友!”   “…………”据说孙大伟在和张岳求情之前,已经对求他帮忙的人打好了包票,吹足了牛逼。如今看到张岳依然不依不饶,心里十分没底。   “大伟,你说实话,谁让你来的”张岳平静了一下,对孙大伟说。      “……毛琴……”孙大伟吭吭哧哧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操!”张岳一听是毛琴又火了   “张岳……”孙大伟几近哀求的语气。一向牙尖嘴利的装逼犯孙大伟在张岳面前从不敢装逼,也装不起来。   “听说就是她帮忙找的陈卫东他们!”张岳怒不可遏。      “…………”孙大伟低着头,没话说了。      “你跟毛琴搞过破鞋吧?”沉寂了半晌,张岳问了一句。   “我…………”      “大伟,你已经答应人家了,是吧。”张岳最了解孙大伟,他知道孙大伟肯定是先把牛吹出去了,现在没法收场了。   “恩,张岳……”孙大伟听出来了,张岳虽然怒火中烧,但是肯定还是准备给他这个二十几年的老朋友一个面子。      “你跟他约个时间吧”   “张岳,你不会动手伤人吧!”孙大伟满脸感激之情。是张岳,能让他继续把逼装下去。但是他还是担心张岳会动手。   “大伟,没有下一次”张岳没回答孙大伟的问题,说完以后穿上衣服,出门了。

第二部 第十一节、右手(下)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8,042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3-3 13:47:21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第十一节、右手(下) 轰了陈卫东饭店门的是表哥,他虽然明知道陈卫东和赵山河不在.但还是骑着摩托车到了 “青原鹿”饭店,连摩托车都没下,对着饭店的门口就是两枪. 青原鹿里的喧嚣被这两声枪响吓得鸦雀无声。 枪,是银灰色外壳的仿制五四手枪.黑道上的混子用的枪的白色的壳,白道上的警察用的枪是黑色的壳。 两声沉闷的枪响,不但击碎了饭店的玻璃和木制的大门,也击碎了我市3、4年以来的宁静.由于我市公安系统在九零年前后大规模的收缴猎枪,继当年赵红兵团伙与李老棍子和二虎团伙的连续几次枪战过后,已经多年没有发生恶性枪战了. 这一次,挑起这新一轮腥风血雨的是张岳. 表哥这两枪,是给陈卫东、赵山河的生死状。生死状,顾名思义,是生是死,凭自己的本事,莫怨天,更莫怨命。 这生死状,是张岳递给陈卫东和赵山河的,他们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九十年代初我市的江湖中的各路草莽英雄,尚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黑社会。如果换到今天 的黑社会,恐怕连这两枪的生死状都不会递,直接杀人,暗杀。这就是九十年代的混子和现在的黑社会不同,九十年代的拜金流氓们不仅仅是为钱打架,而且还有相 互斗气的成分在其中。现在的黑社会,连斗气都懒得斗了,出手就是杀人,只为钱杀人。 表哥为何如此嚣张?敢在闹市中开枪?因为事情 发展到这一步,此事已经正式转入黑道程序,已经绝对不可能再通过白道程序解决,除非真的闹出了人命.废掉富贵一只手的赵山河不可能主动报案,请赵山河去谈 判的巴黎夜总会的宋老板也不可能去报案,他们无论谁报案,都会吃官司.因为在这件事中,富贵和范进等人的冲突只能算作斗殴,而赵山河对富贵的所作所为倒是 真的黑社会手段。 张岳,更不可能去报案.他一向认为江湖恩怨就应该以江湖手段解决。而且,张岳有自信,如果比江湖手段,他张岳可能在我市百多年的历史上,仅次于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他的爷爷镇东洋。 烧赵山河家房子的是蒋门神。 那天蒋门神和张岳一起见到富贵以后,只看了富贵一眼,二话没说,转头就走,张岳怎么叫都没能叫回来。谁都不知道蒋门神去干嘛了。 “老蒋呢?”悠悠醒转的富贵问 “刚才见到你,他就走了”张岳说 “他去烧赵山河家的房子了”富贵特别了解犟驴蒋门神,他知道蒋门神一定说到做到,尤其是被赵山河激了一句以后。 “去吧”张岳面无表情。 据说蒋门神没能真把赵山河家烧成平地是因为他放火的经验不足所致。他当然知道点火需要汽油,所以他在打听到了赵山河家住在哪里之后直接带了十升汽油赶了过去。 蒋门神到了赵山河家的时候,发现赵山河家里没有人。他和他的一个小兄弟提着汽油翻墙进了院子,发现赵山河家的木头屋门紧锁。 此时,蒋门神犯了个形而上学的错误,他天真且幼稚的认为,这个门好象是个鞭炮的引子,只要点着了一切都搞定。只要把赵山河家的屋门给点着了,那么赵山河家自然而然的全被烧了。蒋门神这是电视剧看多了造成的错误认识,其实烧房子,绝对是个技术活。 好钢没能用到刀刃上,蒋门神把汽油全泼在了木头门上。 划起一根火柴,“呼”,门上的火一下窜了起来。离门过近且正在全神贯注烧房子的蒋门神眉毛、胡子、睫毛、头发全被燎了。 “操!”虽然蒋门神被火燎了一下,但是看到火真的烧了起来,还是十分开心的。 “走吧!点着了”蒋门神的小兄弟可没蒋门神的胆子,纵火罪可是不轻。 “恩,走吧!”蒋门神和他的小兄弟翻墙出去了。 走出了十几米的蒋门神回头望了望从赵山河家冒出的青烟,得意的笑了。敢和蒋门神比犟的人,我市历史上,也只有老五一人。赵山河,远远不是对手。 蒋门神离开后几分钟,火就被赵山河的邻居扑灭。据说,只用了十几桶水。 当晚,赵红兵、小北京、李四、费四等人赶到医院,看望富贵,虽然富贵和他们的交情都不深,但是富贵毕竟是张岳的兄弟。富贵躺在床上,张岳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心里最难过的是小北京,他看着面色惨白的富贵,眼睛在冒火。他知道,富贵的手如今变成了这个样子,完全是因为他酒后闹事所致。但小北京没说话,他心里想 的,就是抓到赵山河和陈卫东。小北京是顽主,顽主虽然不是黑社会,但顽主一样重义气、爱憎分明。事情由他起,他就要负责。 “富贵”赵红兵伸出了自己右手,向富贵扬了扬。赵红兵的意思是,右手废了,没什么。赵红兵平时从来都蜷曲着右手,极少给外人看到自己的手是个什么样子,今天居然主动把手伸了出来给大家看。 这下,富贵和赵红兵的残疾一样了。只不过,赵红兵的手指头捐给了共和国,富贵的手指头,捐给了黑社会。 “红兵大哥”富贵勉强笑笑。 “你好好休息吧。张岳,你打算怎么办” “我要抓三个人,陈卫东,赵山河、宋老板”张岳说这三个人的名字时棱起了眼睛 “抓得到吗?” “陈卫东和赵山河跑了,但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宋老板应该还在,今天晚上,我就要去他家找他。” “当心点,需要帮忙,说一声”这次,赵红兵没有劝张岳。虽然赵红兵一向主张与人为善,但是看到富贵成了这个样子,赵红兵也认为此仇不得不报了。毕竟,赵红兵只是相对张岳、李四沉稳一些,但也绝对不是善男信女。 “张岳,我和你一起去”小北京说。 “不用,我自己就能解决”张岳咬了咬牙。 赵山河与赵红兵截然相反,赵山河是敢惹事儿,但是真的惹火上身了自己先怕了。而赵红兵则是从不主动惹事儿,但是真的把事儿闹大了,从来不怕。赵山河废了富贵以后自知性命难保,不见了踪影。 据说,巴黎夜总会的宋老板根本没想到事情搞成了这个样子,也是心急如焚,到处花钱找人找帮手,希望能找到人制服张岳或者平息此事。 宋老板找谁都没用了,此刻的张岳,已经红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