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发)第二部 第二十九节、有赵山河没我,有我没赵山河

2008-04-21,Mo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1,957 views
作者: 孔二狗 日期:2008-4-15 14:45:53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二十九、有赵山河没我,有我没赵山河    蹲在了地上了赵红兵等人向楼下枪响的地方望去,他们看见了袁老三,菜刀队的袁老三。   赵红兵和小北京俩人一看是菜刀队都乐了:敢情着菜刀队不玩菜刀了,改玩枪了,菜刀队变洋枪队了。   赵红兵等人赶紧站起,拖过了刚被踢倒椅子坐了上去,确定没危险了。江湖大哥,总要注重一下形象。毕竟这是和平年代,听见一声枪响忒不容易了,在舞池里群魔乱舞的青年男女们大多没听过枪响,普遍不怎么怕,没什么反应。倒是吓到了赵红兵、小纪这样的老江湖。他们都以为是张岳或者李四的哪个仇家来搞暗杀来了呢。   “张岳,你把你那东西收起来,吓人不”赵红兵说。   “打死人了吗?”张岳边收枪边向下望去。   “没死,那一枪打顶棚上了,估计是想鸣枪示警”小北京笑嘻嘻的说。   据说,菜刀队的人自从被小北京狠狠的收拾了一顿以后十分郁闷,他们开始觉得如果拼冷兵器拼拳脚,他们差的实在太远,得动点真家伙了。菜刀队这些小子家里都有点来头,袁老三居然弄到个合法持有猎枪的枪证,拿着把双管猎枪“持证上岗”了。   而且还听说,袁老三等人还咨询过很多人赵红兵、张岳、李四等三人是怎么成名的。   “赵红兵怎么成名的?”   “崩了二虎又扎了李老棍子,你说他能不出名?人家现在开饭店,有钱,朋友多。”   “张岳怎么出名的?”   “杀了张浩然又差点捅死勾疯子,当然就成名了。再说,人家天天包里装把枪,手下猛将如云,纯土匪。”   “李四怎么成名的?”   “废了二虎,崩了老五后来又拿烟灰缸砸烂了老五的嘴,出名了。现在开游戏厅,你看谁敢去他那闹事,这人竟玩阴的”   菜刀队的人听到了以上答案,很满意。他们分析以后认为,想成名必须要像赵红兵等人一样开两枪再干点大事。   据说那天,菜刀队的几个人显然都喝了点酒,是在酒桌上被人叫来找丁小虎寻仇的,但是即使是他们喝了酒,也没拿枪直接对着人轰的胆子。居然第一枪是朝天上开了一枪,估计是警匪片看多了,把自己当警察了,还鸣枪示警。   “你不是挺牛逼吗?你再牛逼啊!”袁老三把枪顶对准了丁小虎的头。   “操,我牛逼习惯了,来,你崩啊,朝这里崩”丁小虎不愧是西郊混子生产线上最新下线的优质产品,根本就不怕袁老三咋呼,反而把头顶在了枪管上。   “大哥,要么你也崩我一枪呗?”丁小虎身后的几个西郊混子,各个也不是善茬,都在激袁老三。   没人再蹦迪了,都远远的站着看热闹,都希望这一枪快点打响,看热闹的人就怕不热闹。   “别TMD以为我不敢,你知道我妈是谁吗?我整死你也不用偿命,你知道不?”袁老三说的还挺牛逼,把他在法院当副院长的妈妈都说出来了。   二狗经验之谈,每次打架时先提人的就是典型的胆怯表现,这样的人无论认识谁都没用,肯定混不出去。   “别扯淡,你妈爱是谁就是谁,你妈是江则民又能怎么样?”丁小虎更是瞧不起一打架就提人的。   据说,此前一直沉寂的孙大伟听到丁小虎这句话以后,问了张岳一句最经典并且被赵红兵和小北京嘲笑至今的一句话:   “江则民是男的吧?”醉熏熏的孙大伟拉着张岳的胳膊问,眼睛里充满了问号。   “恩……”正在看热闹的张岳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那小子为什么说他妈妈是江则民他也不怕呢?为什么说是他妈妈呢?为什么不说是他爸爸呢?”孙大伟满脸都是困惑,满脸都是天真,看起来求知欲特强。   “操!”张岳忍无可忍了,哭笑不得。   小纪等人早已乐不可支了。   “笑啥!江则民就是男的呀!那小子肯定说错了!”孙大伟指着丁小虎大声说,吐沫星子崩了小纪一脸,眼神很坚定。   “恩,大伟,整个迪厅这几百号人,就数你最明白最有文化了,别人谁都没听出来有什么问题”小北京冲着孙大伟竖起了大拇指。   “那你们笑啥?!”孙大伟很是不理解。   半文盲孙大伟,那天终于在众人面前明白了一把。   这时,一楼战局风云突变,原因是小梅加入了。   “别打了,走吧”小梅拉了拉袁老三的胳膊。小梅看这局面实在是太尴尬,想把双方拉开,毕竟小梅不愿意有人在她这里开枪,如果真的伤了人,明天她还要再被刑警带去问话。   “滚!”醉酒的袁老三看都没看他是谁,一抬胳膊就把娇弱的小梅推到在地。   丁小虎趁袁老三分神的一刹那,抓起双管猎枪的枪管向上一抬,一脚踹在了袁老三的小肚子。   丁小虎这一下想夺枪,却没想到袁老三根本不撒手。西郊混子们旋即和菜刀队混战在了一起。   丁小虎后来对二狗说:他夺枪这一下琢磨着无论如何,袁老三也该把枪搂响了,但是实在没想到即使是这样,袁老三还是不开枪。   看来赵红兵在“红兵黑社会矩阵”中将菜刀队列在左下方的判断完全正确,他们是忒不成气候了,混战在了一起居然还不开枪。的确如丁小虎所说:“就算你妈是江则民又怎么样?”,二狗认为就算是给他们每人发个洲际导弹也没用,反正他们一样不敢用。   小梅倒地后双方即混战在了一起,可怜小梅一个女子竟然在这群酣斗中的混子中间,再也站不起来。   小北京见状,率先从二楼直接跳到了一楼的沙发上,几步就加入了战团。小北京最见不得女人受欺负,尤其是小梅还得算是张岳的朋友。借着点酒劲,小北京打架的瘾又上来了。   小北京当时手里抓着一个他三天前刚买的大哥大,据说他这部是全市第十台。当时的大哥大那是相当贵重。为什么说是贵重呢?因为它又贵又重,贵就不用说了,重也是相当的重。赵红兵当时拿过这个大哥大一掂量,第一反应就是:“这玩意和板砖一样重,打架肯定正好”,小北京听到以后马上对赵红兵投以赞赏的目光。小北京买的时候说是赵红兵手有残疾打电话不方便,专为赵红兵买的,但是买了以后倒是一直自己用,反正赵红兵和小北京每天都在一起,究竟是谁拿着倒无所谓。   冲入战圈的小北京拿着这个和板砖一样重的大哥大手机第一下就砸在了袁老三的后脑上,随手小北京拉起了一直躺在地上的小梅。   小北京虽然24岁以后已经很少打架,但是身手依旧出色,这一砸就把袁老三砸倒,根本没用第二下。   “我X你妈!”刚刚小肚子被丁小虎踢了好几脚的袁老三倒地后半躺着抱着双管猎枪朝小北京怒吼。   剧痛中袁老三双眼喷火,看样子马上就要扣动扳机。   看到袁老三这个样子,小北京心里也有点没底,摸不准袁老三究竟敢不敢真的把枪搂响,毕竟他和袁老三的距离不到两米,这么近距离开火被打中肯定非死即残。   情急智生,小北京总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武器。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小北京使用出了他人生中最贵重的武器:大哥大。   小北京居然把手中的大哥大朝袁老三甩砸了过去   随着飞出去的大哥大,小北京也扑向了半躺在地袁老三,一只手按低了袁老三的枪管,另一只受按住了他袁老三住枪的手。几乎是同时,又多出了一只手掰过了袁老三的胳膊,左手,赵红兵的。   小北京跳下楼后,赵红兵也跟着跳了下来,只比小北京慢了一两秒。   “都TMD别动了”喊话的是张岳,手里拿着一支仿六四,指着西郊的混子们和菜刀队说。   “我表哥回来了,你知道我表哥是谁吗?”菜刀队中又有人提人了。   “恩,你表哥是谁呀?”张岳之所以问这一句是因为他在江湖上认识人很多,如果是他朋友的表弟,那张岳怎么也得放他一马。   “我表哥,赵山河”   “有赵山河没我,有我没赵山河”张岳说。

第二部 第三十节、沈公子,有钱!款式!(下)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7,431 views
日期:2008-4-17 3:09:37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下)   三十、沈公子,有钱!款式!   二狗之所以知道那天张岳和赵红兵这俩大男人居然整整在马路上聊了一夜,是因为那时候二狗正值暑假,天还没亮就跑出去打篮球,正好在马路上看见依然聊得兴致勃勃的他俩。   二狗清楚的记得,那天早上张岳穿了件白衬衣,黑色的西裤,皮鞋钲亮,胳膊下夹着个黑色的皮包,头发剃了个紧贴着头皮的那种圆寸,像是刚从里面放出来的。虽然他和赵红兵已经在外面游荡了一夜但毫无倦色。张岳的那身行头绝对是超前的,而且不是一般超前。90年代初我市的混子,就没有一个像张岳每天都穿着干干净净烫得板板正正的西裤衬衣的。直到90年代后期我市的混子们终于有一部分演变成了实际意义上的黑社会,才有江湖大哥开始这么穿,而且完全是当年张岳的样子。当时张岳每天穿成这样,我市的混子都特不解,经常背后评论:“你看看那张岳,有钱了这通得瑟,每天比市长穿的还正式,比市长穿的还好,就怕别人不知道他是社会大哥”。张岳听到类似的评价后颇不以为然:“我从小就爱干净,我这衣服又不贵”。的确,张岳是出了名的爱干净。当年社会上的混子们最崇尚的装束是李四的装束,张岳有点超前,但李四是当年引导潮流的。一条休闲裤、一双皮鞋、一件300-400元的T恤衫,同样夹个黑皮夹包头发剃个圆寸。至于赵红兵当年的装束,二狗不想过多评价,可以透露的是:当年赵红兵经常穿着一条绿色的军裤,并且当他穿这条绿色的军裤时,沈公子肯定穿别的裤子,当沈公子穿这条绿色的军裤时,赵红兵肯定穿别的裤子,他俩必然有一人穿着这条绿色军裤。所以当时社会上很多人都怀疑是不是他俩共同穿这一条裤子。二狗非常清楚,赵红兵从来就没洗过衣服,也没有老婆女朋友或者老婆帮他洗,那时候也没洗衣店,所有的衣服都是沈公子洗的,赵红兵自从出狱后天天穿沈公子洗干净的衣服,自己根本就没衣服。至于说那条军裤究竟是谁的,二狗也不清楚。但二狗猜测,那条军裤是沈公子的可能性大。   总之,那天早上二狗看见的,就是穿得比市长还正式的张岳和穿着一条肥肥大大的军裤的赵红兵在兴高采烈的聊着天。   “二叔,张叔,这么早就起来锻炼身体了?”二狗问   “没睡呢,呵呵。你快去玩球吧”   当天他俩究竟在聊什么二狗不知道,但是根据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以及二狗对他们二人的了解二狗完全可以猜到当晚他俩究竟聊了些什么。   “高欢生了,昨天,儿子”   “恩,是吗?”   “红兵,你别装做无动于衷的样子,你想什么,我都知道”   “我想什么?”   “懒的说你”   “呵呵,咱们俩有啥不能说的”   “你对高欢怎么就没你当年打架时那股狠劲?你眼睁睁的看着她结婚,看着她怀孕,看着她生孩子。和你认识十几年,真不知道你怎么什么事儿都敢干,但是一碰见高欢的事儿,怎么就这么怂”   “………………”   “结婚的事,不是两个人的事。张岳,我们能不说这些吗?”   的确,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儿,至少,是两个家庭的事儿。   “张岳,你现在挺爱讹钱啊?呵呵,你现在应该不缺那几个钱了吧”   “怎么不缺?我缺。不讹钱不要帐,钱从哪来?老婆和兄弟靠什么养活?”   “现在你不是有夜总会么”   “夜总会是富贵的,我没多少股份。今天我让马三跟菜刀队那几个小子要钱,也是帮富贵要的,他是残疾,没办法,以后总得有个生活,我不罩着他,他怎么活。”   “跟那几个孩子要钱,有点过了吧”   “菜刀队那几个小子,就是癞蛤蟆上脚面子,不咬人但是它烦人”   菜刀队的那些人,有点像那谁谁谁谁。虽然他们不能对张岳、富贵等人造成实质的伤害,但是的确是招人烦。就好象是在paris抢torch的那位,他明知道抢不走,但是他就是故意恶心你,你有辙么?对付这样的人,必须得收拾,必须得削,必须地。   “菜刀队的人说赵山河回来了?”   “肯定回来了”   “你打算怎么办?”   “就算不弄死他,也让他下半生不能自理”   “呵呵,他的确该被收拾,这事其实还是沈公子那天惹起来的,沈公子总觉得欠富贵个情。如果需要收拾赵山河,算上沈公子一个。有沈公子,当然就有我。而且刘海柱刘哥也说了,收拾赵山河也算他一个”   “别扯了,收拾那小崽子用你们出手吗?”   “收拾他的时候,你不找我,我和你急”   “根本就不用你”   沈公子就没欠过别人的人情,富贵这算第一次。这人情,沈公子不还不塌实。   “张岳,你现在和别人打架多数都是因为钱的事儿吧!”   “这社会你看没钱行吗?”   “不行”   “红兵你就是命好,从来没穷过,你不知道穷的时候是什么滋味”   “你说说”   “从我们上中学时认识到你高中毕业以后当兵走,你见过我穿过一件新衣服吗?”   “……没有”   “恩,我穿的衣服都是我哥穿剩下的。我大学毕业上班才穿了人生中第一件新衣服”   “呵呵,你现在不是穿得很好吗?”   “红兵,那你是没去过南方,你知道现在的南方是什么样吗?你没去过深圳。你去深圳,就知道外面的世界多精彩了”   “有多精彩我不知道,反正我入狱到出狱,这么多年,我没发现咱们这里有什么变化。你看看,这些厂房,这些烟囱,不还是十年前咱们上高中时的那些吗?”   “咱们这里是没变化,但是人家南方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改革开放后,由于国家政策的原因,东北的经济发展停滞甚至倒退,而南方尤其是特区的经济蓬勃发展。东北正在由当年的全中国最富庶之地沦为平庸。   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当年几乎所有东北人,竟然还都抱着所谓的铁饭碗、金饭碗浑然不觉。   赵红兵,又不懂张岳究竟在说什么了。   混子,对政治和政策的嗅觉总会比普通市民灵敏一些。“春江水暖鸭先知”。二狗模仿造句:“政策一变混子知”。

第二部 第五节、老板,给我上一盘菜刀(上)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9,895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2-25 8:32:06 第二部分、拜金流氓 第五节、老板,给我上一盘菜刀(上) 赵红兵和小北京回到饭店时,大概是中午1:00左右。 他俩刚一进饭店,就看见饭店的经理潘大庆正在一楼和客人吵架。赵红兵的饭店分两层,一楼约有30几张桌子,是散客。二楼是十几个包间。小北京觉得潘大庆干净利索是个人才而且对他忠心耿耿,所以在饭店开业时就找来了潘大庆做了饭店的营业经理。 “小潘,怎么和人家客人吵起来了?”小北京快步走上前去问了一句 “申经理,他们是来找茬的。”潘大庆看样子挺委屈。 “找茬?”小北京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这饭店开业三年多,来这里找茬的他还真没见过,认识他的客人都叫他申爷。先不说这饭店是他和赵红兵合开的,就 凭他和张岳、李四这两个江湖大哥的关系,在赵红兵入狱的这段时间里也没人敢来这里闹过事。更何况,如今赵红兵还出狱了。 小北京认真的端详了这一桌客人,这一桌有六个人,各个年龄看起来都是20岁出头的样子,嘴唇上还是一抹绒毛,连胡子还没刮过呢,而且这六个人中还有三个还戴着眼镜。 “这几位小兄弟,请问有什么事儿吗?”小北京挺客气。 “我们要找老板,你是老板吗?” “我是” “我们是菜刀队的,我姓袁,大家都叫我袁老三”说话的这个人也戴着一副眼镜,而且是高度近视镜,讲话文质彬彬。 二狗几年以后第一次见到袁老三是在电视上,全市第一届卡拉OK大赛。那时的袁老三已经不戴眼镜了,他摘了眼镜以后长得特像台湾歌星张宇,当时他唱了一首〈用心良苦〉,二狗还以为是张宇来我市开演唱会了呢。 在九十年代初,袁老三所率领的菜刀队是我市年轻一代的混子中最有名气的几个团伙之一,他们这个菜刀队队员的家庭条件都不错,要么有钱要么有势。他们出来 混社会不是为钱,而是为了混个名声。据说袁老三初中时学习成绩非常好,是以全市第三名的成绩考上了市一中。但在高一时在电影院由于抢座位被赵山河毒打了一 顿后,一向心高气傲的袁老三立志要成为全市最有名的混子,从此,袁老三荒废学业,纠集同校另外九位不爱学习的同学组成菜刀队,专门和社会上成名已久的混子 对着干,把事儿惹大了就让家长出面摆平。虽然他们这个团伙自称为菜刀队,其实却是我市九十年代的太子党。社会上的混子多数家庭条件一般,知道了他们家庭背 景后,多数不愿意和他们发生正面冲突,三年下来,家里有钱有势且智商较高的他们也算是闯出了点名头。 “菜刀队?呵呵,久仰,那请问几位小兄弟有什么事儿吗?”小北京看着这几个小毛孩子气不打一处来,但是还是表现的很客气,毕竟小北京是生意人。 “今天我们几个来这里吃饭,都没带钱,我说要赊帐,你们店的经理不同意” “您看那儿”小北京指了指吧台后面写的“本店概不赊欠”六个字 “我看见了,我跟你们服务员说了,让我们付现钱也行,但是必须给我上一道菜” “什么菜?” “我想让你给我上一盘菜刀!” “请看菜谱,我们这饭店没这道菜”小北京笑嘻嘻的说。小北京早就看出了这几个人就是来找茬的,他怎么会怕这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他就是想和这几个小子贫几句,气气他们。 “我知道你们这菜谱上没这道菜,但是我就点了这道菜,菜刀你们饭店总该有吧,你是不敢上这道菜吧!”据说,菜刀队这几个人每次去饭店找茬时都用这招。 “小兄弟,您这话是怎么说的,不存在敢和不敢的问题。但是这菜可贵啊!”小北京继续贫,找乐子。 “多少钱?”菜刀队的人还没遇上过这样的硬茬子,一时有点手足无措 “一盘六个,一共1500块”小北京脑子转得不慢,他想平均每个人是250元,乘以6就是1500元,他说1500块是在骂他们六个是250。 “不贵,你上吧”菜刀队这些人还没见过真敢给他们上菜刀的。 “那你得先把钱给我,我们饭店菜刀一共也没几把”小北京挺贪财 “把钱给他,看他上不上”袁老三的一个兄弟点出1500块钱。 “清蒸还是红烧啊?”小北京继续贫。他身后站着的一直心情沉郁的赵红兵都被他逗乐了。 “随便你!快点上” “得,那就凉拌吧!这个又快又省事,这菜我自己给你做去,你们等着啊”小北京抓起了桌子的钱,扔到了吧台上,转身就进了后厨。“你们哥儿几个这不是有钱吗?” 两分钟后,小北京端着一个饭店里最大的盆走了出来,盆里歪歪斜斜的放了六把菜刀,菜刀上还被小北京浇了点酱油,放了点蒜末。 “您哥儿几个的菜来喽”小北京说一口地道的北京话几乎是唱着说,他别提多开心了,好久没这样机会让他打架了。 “这饭店是不是赵红兵开的?”袁老三看到这盆沾满了酱油和蒜末的菜刀楞了楞神,忽然问起了赵红兵。 “是啊” “赵红兵呢?” “我是赵红兵”一直在小北京身后倚着柱子站着的赵红兵说话了。他现在心情不好,看着眼前这群捣乱的人也没说什么,他也有点懒得搭理眼前的这群毛孩子。 “找的就是你” “恩?”赵红兵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来找茬,挺纳闷。 “不是都说你混得牛逼吗?我们今天就是来撅棍的”袁老三说。撅棍是我市九十年代混子常用语,是指一个团伙或个人把一位成名已久的混子打败然后一举成名的一种混社会的方式。 “你们走吧”赵红兵今天心情实在糟糕,不想与这群他眼中的毛孩子过多纠缠,这么多年,赵红兵还真没见过这样赤裸裸的找茬的人呢。以前的混子打架无论如何也有个借口,多少都有点仇怨,他才入狱四年,外面的孩子就已经开始在这样毫无仇隙的前提下找茬打架了。 “走?行啊,你让他把我们那钱拿回来,今天的饭算你请我”袁老三说。他们今天就是来找赵红兵的茬的,不重挫赵红兵一次他们不罢休。 “那不可能”小北京斩钉截铁的说。 事后赵红兵说,其实按他的意思是把这刚才那1500块钱还给这群孩子,让他们快点走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