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黑社会 第五节、猛虎犹豫,不若蜜蜂一蛰?【狗友们圣诞快乐】

2008-12-25,Thur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标签: | 49,595 views
 椅子空了,张岳,已经成了过去时。       成为过去时的不仅仅是张岳,还有曾经的“西霸天”李老棍子,曾经号称单挑挑遍我市无敌手的赵山河,长着一双无知的眼睛的曾经的企业家三虎子,手持精神病症的勾疯子……       80年代末被我市市民编为顺口溜的五大混子,仅十年的时间,如今仅硕果仅存赵红兵和二虎两人。       二狗觉得,在第四部的开篇,十分有必要介绍一下我市21世纪的江湖格局。二狗每天的工作就是写研究报告,在研究报告里,每篇的开头必须有综述,必须写。天涯没有PPT功能,否则二狗做出来会更加直观。       在2000年前后,我市约有混子团伙30-40帮,这个数字与90年代中后期相比不是多了,而是少了,有的混子实在混不下去上岸了,有的团伙被端掉了,剩下这30-40帮,多数都是能混上口饭吃的。       在这30-40帮中,被普通市民所熟知的约有7、8个团伙,这7、8个团伙间实力差距又委实不小。但如果说这领先的7、8个团伙出现了大的矛盾,火拼一把的话,那么鹿死谁手还真的不一定。即使是赵红兵、大虎,也没有绝对把握能打散其它的团伙。毕竟人家能混到这个地步,肯定具备一定的实力,如果破釜沉舟一战,一人一条命,谁又怕谁呢?       进入21世纪,我市混子团伙间的相互恶斗明显减少了,大家都互相给面子,都一齐奔着钱努力。混了这么多年,知名度终于转换成了金钱,谁都挺珍惜。       即使是这些社会大哥们和人家起了冲突,多数自己也不会出面,甚至自己最嫡系的小弟都不会出面,只是派几个人带着20-30个乡下人,或谈或打。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我市的这些有名的社会大哥,在21世纪初已经进入了主流社会,他们交往的,动辄就是某局局长、某集团的老总。这些已成名的社会大哥别说动手打架,他们现在连脏话都不说,连酒不多喝。身边要是安排个女秘书,非得被人当成儒商不可。当然了,也有个别不争气的,比如东波,名气虽然直逼赵红兵、大虎二虎、老古等人,但是还是一如既往的下三滥。二狗那几年还能看见他大夏天的坐在马路牙子上穿个大花裤衩子,左手拿着瓶可乐,右手夹着烟。怎么说东波也是个身家几百万的成名人物,但他就是这么不争气,永远给人以小地癞子的感觉。      现在,二狗再介绍一下各主要团伙的实力和经营范围。      首先,还是介绍赵红兵的这个团伙。赵红兵这个团伙最大的特点就是这不是只有1、2个社会大哥的团伙,这是个航空母舰战斗群似的团伙。张岳没了,这个团伙的实力至少下降了一半,但是,其实力依然令其它团伙难望其项背。赵红兵、李四、李武、费四这四个人都堪称社会大哥,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实力拉出去都能自立门户。在社会上的看来,这四个人中,如果仅论武力,已经逐渐洗白的赵红兵实力绝对不是最强的,实力最强的应该属李四和李武。      从广州回来的李四在21世纪初在我市的知名度达到了顶峰,当时社会上的人连玩笑都不敢跟李四开。因为,谁都不知道哪句话会得罪了李四。得罪了李四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早上一出门,眼前冒出俩乡下人,朝自己头上一闷棍,胳膊上再来一斧子,自己在医院躺上2、3个月,还不敢找李四说理去,连人都找不到,冤不冤。但说句公道话,李四从广东回来以后老实了不少,毕竟他的身份还是通缉犯,背后下黑手之类的事儿李四少干了许多。      李武的实力也相当不弱,不但继承了张岳的一些事业而且还有所发展。他手下亡命徒也相当不少,而且最重要的是,当时在赵红兵的这个团伙中,李武是最爱参与社会上纷争的人。此时的赵红兵、李四早已不大理会社会上的事儿,一心赚钱。但李武不同,经常派手下的小弟甚至自己出面去恶战或者调停恶战。时间久了,李武的实力更强,知名度也更高。      赵红兵毫无疑问,是一只猛虎,当年和李老棍子、二虎、赵山河等人血战以及南山之战都足以证明他绝对是一只猛虎。但是,如今,这只猛虎,犹豫了,也有些老了。毕竟,赵红兵如今的房产开发事业正在蒸蒸日上,赵红兵以现在的社会地位还能去和人家火拼吗?正所谓:“猛虎犹豫,不若蜜蜂一蛰”,此时的赵红兵的战斗力真的不如一个小的混子团伙吗?二狗也曾如此怀疑过。但,一年以后,一切谜底揭晓。赵红兵能成为这个团伙的大哥、能成为我市的一哥绝对不是偶然。赵红兵实际的实力远不是众人所能看到的那点,他手中有别人看不见的底牌,而且,底牌还远不只一张。他的智商与心机,实在非其它人所能及。      再谈谈费四,费四如果不是和赵红兵曾经在一个集团军当兵后来又混在一起成为好兄弟,那么他可能也能混的不错,但是应该没有现在的知名度。他的赌场生意越滚越大,钱不少,手下的兄弟也不缺,但他一直生活在赵红兵、李四、张岳等人的光环之下。换句话说:费四够有胆,也不缺实力,但是,混社会的本事差了点。      二狗做咨询时常用一种心理学的技术叫“投影技术”,这种技术常用于品牌形象研究及定位等。其中常用的一种应用方法就是问:“假如把他比作某某事物,你会想到什么?”      现在二狗提出问题:假如把赵红兵团伙比作成一种动物,你会首先想到什么?      二狗自问自答:赵红兵团伙应该是一群狮子,头上戴着金灿灿的皇冠的那群狮子。      南山之战,已经奠定了赵红兵等人狮子王的地位,这无需置疑。      好了,赵红兵的团伙介绍完了,现在下面再介绍一下大虎、二虎的团伙。      大虎、二虎团伙的实力绝对没随着三虎子横尸街头而有丝毫的减弱,相反,由于大虎的苦心经营,大虎团伙在21世纪初的实力直逼赵红兵团伙。大虎与三虎子的残暴、二虎的莽撞截然不同,此人极富心机,不但擅长对社会上的人又打又拉,还擅长和政府官员、集团老总搞关系,在2000年前后,他垄断了我市最大的四家企业中三家的物流,有钱,有实力。      虽然二虎、三虎子和赵红兵、李四等人断断续续的火拼了十来年,显然都不是赵红兵等人的对手。但,大虎绝对是赵红兵等人的对手。      在大志落网之后,大虎和二虎都知道了自己的亲弟弟是被张岳干掉的,而且事情的缘由又是赵红兵团伙中费四的赌场,所以,大虎、二虎对赵红兵等人恨得牙痒痒。      仇,肯定是要报的,只是在等待机会,只是时间的问题。      现在二狗再出一个问题:如果把大虎、二虎比做一种动物,你会首先想到什么?      二狗再自问自答:狼,恶狼,眼睛冒着绿光咬着冰冷的牙等待复仇机会的恶狼。      现在再介绍另一个有实力的江湖大哥:老古。      说实话,老古是怕极了赵红兵、李四这帮人,一提这几个名字他就打怵,见面都绕着走。赵红兵他们这帮上过战场、都亲自动手杀过越南鬼子的人是出了名的爱动枪,而且,他们是出了名的敢在任何场合动枪的人。医院里、对方家门口、荒郊野外的南山上、闹市街头,他们是说开枪就开枪。别人拿枪是吓唬人的,赵红兵他们拿枪可是真敢开。      当年老古手里攥着把锯了管子的双管猎被空着手的张岳指着鼻子骂都不敢开,但人家张岳手下的小弟马三就敢带人拿着把“口径”满大街的追着他打。他老古能不怕?肯定心有余悸。      怕归怕,但人家老古还是很有名的。      为什么啊?因为老古曾经跟张岳这个传奇火拼过。而且,他手下的小弟还真开枪打伤了张岳。尽管后来老古一败涂地,但是张岳是传奇人物,他曾经敢和传奇人物拼了一把而且活了下来,想不出名都难。      老古一直搞拆迁,后来也进入了房产开发领域,钱是不缺的,和政府关系也是不错的,所以说,老古也该归纳为实力超群一族。      二狗再提出问题:如果把老古比作一种动物,你会首先想到什么?   二狗再自问自答:批着狼皮的一只小绵羊。最起码对于赵红兵等人来说,老古就是一只小绵羊。      赵红兵团伙、大虎团伙、老古团伙这三个团伙是二狗眼中我市在21世纪初顶尖的三个团伙,这三个团伙有如下四个共同特点:1,成名多年。2,和政府关系不错。3,有经济实力、有实体。4,手下有着一大群不要命的小兄弟。      至于其它的团伙,二狗认为多数都有或这样、或那样的缺点,难以与以上三个团伙相比肩。尽管,他们中可能有在社会上的知名度可能不比以上三个团伙差。      比如东波,知名度也很高。      21世纪初,东波的绰号叫“呼呼噜噜”,为什么叫“呼呼噜噜”呢?因为东波用了新型毒品:冰。东波无论走到哪儿,只要坐定,穿着20块钱大花裤衩子的他就从自己的LV包里掏出个小玻璃壶,然后再掏出个特制的打火机,嘴里叼着个塑料管,烤着,开始溜冰。      溜冰时一吸就是“呼呼噜噜”的水泡声,他总是不说话先呼呼噜噜溜几口冰。所以,他的绰号就变成了“呼呼噜噜”。      后来他的外号又加长了,叫“呼呼噜噜,哎呀我操”,这也是我市历史上绰号最长的江湖人物。      原因是他呼噜完几口以后总是用力的一闭眼、一甩头,嘴里自言自语一句:“哎呀我操”      虽然他的钱也不少赚,但是他这人层次忒低,就这样了。      怎么说他也是个社会大哥,但他还是经常呼噜几口兴奋后和一些小地痞动手打一两架,虽然基本总是以他胜利告终,但是也够丢人的了。他这岁数的社会大哥,能和那些在街头玩儿的小混子打架的,也就是他了。      如果二狗再问:如果把愤青东波比作一种动物的话,那么首先你会想到什么?   大家都会是同一个答案:疯狗。      对,东波就是个疯狗。      有疯的,自然就有风雅的,比如忧郁的萨克斯——黄老破鞋。      此时的黄老破鞋是当年李老棍子率领的城西混子中硕果仅存的一位,21世纪初的他顶多算是半个社会人,平时不大参与社会上的纷争,但在江湖中人眼中,他也得算是个前辈了。他开着我市最大的桑拿,坐迎八方客,生意红火,自己也没什么事儿。      每天黄老破鞋就是数数钱,和朋友喝喝酒,没事再上网冒充下文学青年骗骗小姑娘,日子过得很惬意。      据说,黄老破鞋不大写文章,但是总写诗,爱在网上写诗,经常去当时流行的搜狐、新浪等论坛发表。他不写新体诗,写的全是七绝、五律,比较怀旧。而且二狗还听说:他写诗有一个特点,就是特别押韵,特别有东北二人转的味道。但,就是没诗的味道。      自然,他上网写诗招来臭鸡蛋、烂番茄一大片,但他不以为然,他认为是网友们不识货。      “悲哀啊,现在的人,对咱们中国古典文化不认同了!”黄老破鞋总是在喝酒时痛心疾首。      黄老破鞋就这样,虽然他接触的全是些粗鲁的江湖中人,但是他出淤泥而不染,浊清涟而不妖,接近偏执的追求自己读书人的梦想。      如果,把黄老破鞋比作是一种动物。      那么……      二狗想说的是……      黄老破鞋,那是一只优雅的鸵鸟,在那一望无际的草原上,高贵着、执拗着、不明方向的奔跑。      ……但,不得不承认,一山更比那一山高。      据说,自从黄老破鞋看到了一首新体诗以后,他服了,封笔了。不再写诗,从此,在中国的网络上,再也见不到“我是城西黄老邪”之类的东北风味十足的黄体诗了。(不得不说这是个遗憾。)      黄老破鞋看到的这首诗的名字叫:《皇后大道东》      掌声…………      各位,请先鼓掌,后欣赏。      皇后大道东   皇后大道的东面   有三幢房子   和一片树林   三幢房子   在这片树林的前面   其中的一幢   比另两幢高   还有一幢   比另两幢矮   最后的那一幢   比一幢高   比另一幢矮   皇后大道在它的西面   树林   在它的后面      这让黄老破鞋折服的诗,怎么样?!好不好!?比黄老破鞋在第一部里写的诗牛逼多了,是吗?      二狗总能认识这些传奇人物。      幸运的是,二狗有幸的认识了这首诗的作者,而且,还成了朋友。      这首诗的作者就是:《黑道风云二十年》的书商,曾出版过《流血的仕途》、《藏地密码》的著名出版人、诗人,北京读客图书总经理吴又先生。      天涯的狗友们,给点掌声!      在此圣诞佳节之际,二狗向一直勤勉致力于本文出版的吴又先生、编辑嘉峰童鞋致以深深的敬意!这诗太牛逼,引用一下。      还有!各位狗友:圣诞快乐!(发自肺腑的。)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八节、我还真想知道,惹了张岳是什么后果(上)

2008-07-02,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标签: | 51,357 views
八、我还真想知道,惹了张岳是什么后果(上) 李武去找老古的弟弟“谈”了几次,没任何结果。在买别的车的时候李武连恐吓带利诱,根本就没费什么事,而老古的弟弟是根本就不吃他那一套。据说老古的弟弟最后不耐烦了,是这样说的:“别几吧装黑社会,我就是不卖,你敢整死我吗?你动我一下试试?” 李武确实没动老古的弟弟的勇气,无奈之下,找了张岳。 “老古的弟弟不卖车,还骂我。” “老古牛逼啥?”张岳是绝对的天不怕地不怕。老古虽然年龄比张岳大不少,但是张岳在社会上的名气远比他大,而且张岳成名也远在老古之前。 “最近老古搞拆迁赚了点钱,收了不少小弟,得瑟着呢” “操”张岳极其蔑视老古。 根据二狗对张岳的了解,张岳这人确实是眼高于顶,尽管当年拜把子时有兄弟八人,但张岳当时真正瞧得起的就赵红兵一个,后来经过了无数次事儿,张岳对沈公子和李四也比较瞧得起,但是他对其它的几个人始终不冷不热。赵红兵把孙大伟和李武都当成自己平起平坐的兄弟,但是张岳却始终把李武和孙大伟当成自己的小弟,动辄张口就骂孙大伟和李武,有时候赵红兵也有点看不过去。 “大伟、李武咱们都是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你别张口就骂” “他俩是从小就被我骂大的,早就习惯了,没事儿”张岳说 李武和孙大伟也乐于被张岳当成小弟,乐于被张岳骂。当小弟有个好处就是,自己真惹了麻烦去找张岳说一声,张岳肯定得为“小弟”出头啊。 张岳果然信守对九哥的诺言,也对“小弟”李武负责,当时就让蒋门神带着6、7个人抄着家伙找了老古的弟弟。 “挺牛逼呗?”蒋门神对老古的弟弟说。 “别几吧装黑社会”老古的弟弟有哥哥壮胆,根本就不怕蒋门神。 张岳、蒋门神一伙那可真不是装黑社会,那是真黑社会。 “打!”蒋门神来这里的目的就不是想跟老古的弟弟谈卖车的事儿,就是来打他来了。 老古的弟弟的肋条被打折了三根,嘴巴子被蒋门神捅了两刀。 张岳一伙都爱拿刀往人家嘴巴子上捅,这是他们以前开要债公司时养成的习惯:谁出言不逊就捅谁嘴巴子。 打完人,蒋门神等人又去公路客运站门口砸了一台老古的弟弟的大巴。 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张岳如此嚣张?敢光天化日之下打人砸车?没王法了吗? 王法肯定是有,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上有对策,下有计策。蒋门神砸完车打完人就躲起来,看老古的弟弟报案不报案,如果不报案,那么蒋门神就继续大摇大摆的混,如果报案,蒋门神就继续躲着,等着张岳把这件事儿摆平。总之,肯定没人家张岳的事儿。我张岳又没砸车又没打人,公安局你凭什么抓我?尽管江湖中人都知道蒋门神是张岳的手下,但是蒋门神又没抓到,公安局怎么能认定这事儿是张岳指使干的?再者说,即使抓到了蒋门神,蒋门神也不能咬出张岳。 张岳这样的行为,还不算是真正的黑社会,只能算是“黑社会性质”,真的黑社会,黑白两道都搞得定,打完人砸完车根本连躲都不用躲。在我市90年代末期,真正能做到黑白两道都能完全搞定的社会大哥还没出现,还没真正的黑社会。当时混的最牛的张岳的手下打完人也得躲。 老古也清楚的很,报案根本没用,别说抓不到蒋门神,就算抓到了蒋门神又怎么样?真正的凶手张岳永远逍遥法外,说不定哪天就为蒋门神报仇。 老古出狱以后赚到了点钱,手下又有些兄弟,有点不可一世的架势。 最关键的是:老古这人不知深浅,二狗5岁那年在电影院门口看他摇红旗就知道了。 据说老古当时说了句话:“我还真想知道,惹了张岳有什么后果”。另据江湖传闻,老古还提出了个口号:崩了张岳、灭了赵红兵,以后在咱们市就是我们的天下。 嗬!老古还想借他弟弟挨削这个事儿大干一番,扬名立万。 老古真没报案,提着把锯了管子的双管猎带着5、6个小兄弟到处找张岳。 张岳也知道老古在找他,“我等着,我等着他来崩我”。张岳没刻意的躲,该出去吃饭就出去吃饭,该出去保龄就出去保龄,该出去桑拿就出去桑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