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发)第二部 第二十二节、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幸福(下)

2008-04-21,Mo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1,803 views
作者: 孔二狗 日期:2008-3-23 23:12:42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第二十二节、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幸福(下)      当时,正在摇滚着的我市特别流行一首崔健的歌,歌名叫《一块红布》。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自从李洋认识张越那天起,张越就用一块红布蒙住了李洋的眼睛,也蒙住了天。认识八年了,李洋眼前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看见幸福。无论是张岳入狱、一次又一次的受伤、每天的提心吊胆,李洋的眼前始终都是一片幸福。因为,她知道,张岳这个看似豪放不羁的男人的心里,始终没有别的女人。这样的男人如果认准了一个女人,那就是,一辈子。      张越究竟用怎么样的一块红布蒙住了李洋的眼睛,谁也不知道。或许,李洋自己也不知道,但她一定知道,什么是爱情。      对,爱情就是这样,就是张越对她这样,这就是爱情。      前几天,二狗在不经意间听见有人的手机中传出一首熟悉的歌,当二狗听到“人说北方地狼族,会在寒风起站在城门外,穿着不锈的铁衣,呼唤城门开,眼中含着泪”,“人说地安门里面,有位老妇人,犹在痴痴等,安详地老人,依旧等着那,出征的归人”这几句歌词时,竟潸然泪下。      那是因为二狗想起了传说中的六年后的一个镜头。      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察敲开了张岳的家门。      “等着我,过几天我就回来”张岳最后环视了一下李洋亲手布置的温馨的家,又仔细的端详了一下李洋和李洋怀中的孩子。   “恩”李洋朝张岳微笑了一下。      张岳再也没能回来。      后来有人对李洋说,张岳出不来了,判了死刑。大家都说在临刑前,叫李洋去看看他,但李洋说什么都不去。。   “他不会死的,他那天走的时候对我说了,他会回来的”无论别人怎么劝李洋,李洋都坚持不去看张岳最后一眼。      直到张岳被执行了死刑,电视上也播了,李洋也交了五块钱的子弹费,李洋才相信,张岳再也回不来这个家了。      “人早晚会死的,他只不过比我早去了几年,等我把孩子养大了,我就找他去”据说,李洋没在人前掉过一滴眼泪。      奇怪的是,虽然李洋没有在人前掉过一滴眼泪,但是在张岳刚被执行死刑的那几天里,去探望李洋的人没有一个不落泪,包括赵红兵。在张岳被执行死刑那天,赵红兵都没有落泪,但见到李洋,赵红兵这个刚强至极的男人却落下了泪。      事后赵红兵曾经在酒后说:“我见到李洋时,她的脸上,竟然还是幸福”   “看到她那坚定的眼神,我也真的以为张岳还能再回来。看到她那痴痴的表情,没有人能忍住不落泪。”赵红兵补充了一句。      李洋曾经说过,只要能和张越结婚一天,那么她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和张越结婚六年,她今生无悔且无憾。      李洋直到现在仍然未再婚,全身心的教育儿子,张岳的这块红布,依然在蒙着她的眼睛。      张岳结婚,是一向比较悠闲的赵红兵和小北京的头号大事,他俩忙里忙外,所有的事儿都给张岳张罗差不多了。      二狗至今仍然记得张岳的婚礼,那绝对是我市九十年代最气派的一场婚礼,比市长儿子的婚礼还气派。几十台花车没有一台是五十万元以下的,也不知道是小北京等人怎么张罗来的。小北京和赵红兵的破林肯,根本张岳就不让加入到车队中去。酒宴,更是摆了上百桌。      混子,讲的就是个面子,讲的就是个排场。这不但是张岳的婚礼,还是我市江湖中人的盛会,那天,基本全市大小混子头子全来了。九十年代的张岳,由于讲义气、讲信誉、交际广,还有赵红兵、李四这样的闻人是他的铁杆朋友,绝对是全市妇孺皆知的江湖大哥。      小北京是张岳的伴郎,本来赵红兵说死说活也要当伴郎,但是被张岳一句“必须是童男才能当伴郎”给否决了。赵红兵1987年就不是童男了,全市人民都知道。所以,赵红兵负责为张岳接待客人。也就是说,负责为每个客人安排座位等杂务。这也是赵红兵生平仅有的一次“伺候人”,没办法,为了朋友,咬牙干了。      张岳婚礼那天,有几个细节赵红兵终生难忘。这一天,把赵红兵的一生改变。      第一个就是,他又看见了严春秋。据说,由于严春秋毒打过张岳,李洋恨死了严春秋,虽然李洋和严春秋在高中时是很好的朋友,但她根本就没邀请严春秋。严春秋不请自到,而且还随了礼。      站在门口接待客人赵红兵看到了严春秋,连续一年多酗酒的赵红兵记忆力有些下降,脑子已经想不起来眼前这个一身警服的人是谁,只是觉得有些眼熟而已。而严春秋看见赵红兵居然点头笑了笑。      “你最近没犯什么事儿吧?听说你现在挺老实?”严春秋居然微笑着说了这么难听的一句。   “……呵呵…没有”赵红兵还没想起来他是谁,以为是他在监狱时的管教之类的呢。   “那就好,你老实点啊,现在又要严打了”   “哦?”赵红兵被严春秋莫名其妙的问出了一肚子火,但是毕竟这天是张岳的婚礼,赵红兵也不好发作。含糊的答了一句就去接待别的客人了。      “你最近也没犯什么事儿吧”严春秋居然又向和赵红兵在一起接待客人的小纪问了同样的一句。   “呵呵,你别以为你穿了身绿皮,戴个大盖帽就谁都能管,你纪爷爷现在是良民,你们公安还能管天管地?连良民也抓?”小纪根本就没给严春秋任何面子,上来就开骂,小纪可记得严春秋是谁,当年小纪也暴打过他。那时候公安的警服还不像现在一身黑,是绿色的,所以小纪说他一身绿皮。   “没惹事儿最好了,你继续当良民吧!”严春秋居然没回击小纪的挑衅。      严春秋走远以后,赵红兵问小纪:“他谁啊?”   “严春秋”   “他来这里干嘛?张岳看见他还不得出事?你想办法把他撵走”   “撵能撵的走?你看看他…………”小纪指了指严春秋。      只见这时严春秋的一身警服在人中格外扎眼,只见他走到一桌,刚坐下,这一桌的人就全散了,十个人的桌子,只坐了严春秋孤零零的一个人。江湖中人聚会,来了个刑警队的,谁不烦?      赵红兵见状赶紧走了过去,“呵呵,你和你的同学坐一桌吧,今天你们同学基本都来了,你去那边”赵红兵指了指。   “哦,我刚才没看见我的同学,我这就过去!”   “恩!”      赵红兵安顿好严春秋,转头又走去门外迎接宾客。刚走到门口,赵红兵的身子就是一颤。      因为他看见了高欢,穿着孕妇装大腹便便的高欢正向他迎面走来,他想避也来不及了。

第二部 第三十节、沈公子,有钱!款式!(下)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7,431 views
日期:2008-4-17 3:09:37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下)   三十、沈公子,有钱!款式!   二狗之所以知道那天张岳和赵红兵这俩大男人居然整整在马路上聊了一夜,是因为那时候二狗正值暑假,天还没亮就跑出去打篮球,正好在马路上看见依然聊得兴致勃勃的他俩。   二狗清楚的记得,那天早上张岳穿了件白衬衣,黑色的西裤,皮鞋钲亮,胳膊下夹着个黑色的皮包,头发剃了个紧贴着头皮的那种圆寸,像是刚从里面放出来的。虽然他和赵红兵已经在外面游荡了一夜但毫无倦色。张岳的那身行头绝对是超前的,而且不是一般超前。90年代初我市的混子,就没有一个像张岳每天都穿着干干净净烫得板板正正的西裤衬衣的。直到90年代后期我市的混子们终于有一部分演变成了实际意义上的黑社会,才有江湖大哥开始这么穿,而且完全是当年张岳的样子。当时张岳每天穿成这样,我市的混子都特不解,经常背后评论:“你看看那张岳,有钱了这通得瑟,每天比市长穿的还正式,比市长穿的还好,就怕别人不知道他是社会大哥”。张岳听到类似的评价后颇不以为然:“我从小就爱干净,我这衣服又不贵”。的确,张岳是出了名的爱干净。当年社会上的混子们最崇尚的装束是李四的装束,张岳有点超前,但李四是当年引导潮流的。一条休闲裤、一双皮鞋、一件300-400元的T恤衫,同样夹个黑皮夹包头发剃个圆寸。至于赵红兵当年的装束,二狗不想过多评价,可以透露的是:当年赵红兵经常穿着一条绿色的军裤,并且当他穿这条绿色的军裤时,沈公子肯定穿别的裤子,当沈公子穿这条绿色的军裤时,赵红兵肯定穿别的裤子,他俩必然有一人穿着这条绿色军裤。所以当时社会上很多人都怀疑是不是他俩共同穿这一条裤子。二狗非常清楚,赵红兵从来就没洗过衣服,也没有老婆女朋友或者老婆帮他洗,那时候也没洗衣店,所有的衣服都是沈公子洗的,赵红兵自从出狱后天天穿沈公子洗干净的衣服,自己根本就没衣服。至于说那条军裤究竟是谁的,二狗也不清楚。但二狗猜测,那条军裤是沈公子的可能性大。   总之,那天早上二狗看见的,就是穿得比市长还正式的张岳和穿着一条肥肥大大的军裤的赵红兵在兴高采烈的聊着天。   “二叔,张叔,这么早就起来锻炼身体了?”二狗问   “没睡呢,呵呵。你快去玩球吧”   当天他俩究竟在聊什么二狗不知道,但是根据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以及二狗对他们二人的了解二狗完全可以猜到当晚他俩究竟聊了些什么。   “高欢生了,昨天,儿子”   “恩,是吗?”   “红兵,你别装做无动于衷的样子,你想什么,我都知道”   “我想什么?”   “懒的说你”   “呵呵,咱们俩有啥不能说的”   “你对高欢怎么就没你当年打架时那股狠劲?你眼睁睁的看着她结婚,看着她怀孕,看着她生孩子。和你认识十几年,真不知道你怎么什么事儿都敢干,但是一碰见高欢的事儿,怎么就这么怂”   “………………”   “结婚的事,不是两个人的事。张岳,我们能不说这些吗?”   的确,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儿,至少,是两个家庭的事儿。   “张岳,你现在挺爱讹钱啊?呵呵,你现在应该不缺那几个钱了吧”   “怎么不缺?我缺。不讹钱不要帐,钱从哪来?老婆和兄弟靠什么养活?”   “现在你不是有夜总会么”   “夜总会是富贵的,我没多少股份。今天我让马三跟菜刀队那几个小子要钱,也是帮富贵要的,他是残疾,没办法,以后总得有个生活,我不罩着他,他怎么活。”   “跟那几个孩子要钱,有点过了吧”   “菜刀队那几个小子,就是癞蛤蟆上脚面子,不咬人但是它烦人”   菜刀队的那些人,有点像那谁谁谁谁。虽然他们不能对张岳、富贵等人造成实质的伤害,但是的确是招人烦。就好象是在paris抢torch的那位,他明知道抢不走,但是他就是故意恶心你,你有辙么?对付这样的人,必须得收拾,必须得削,必须地。   “菜刀队的人说赵山河回来了?”   “肯定回来了”   “你打算怎么办?”   “就算不弄死他,也让他下半生不能自理”   “呵呵,他的确该被收拾,这事其实还是沈公子那天惹起来的,沈公子总觉得欠富贵个情。如果需要收拾赵山河,算上沈公子一个。有沈公子,当然就有我。而且刘海柱刘哥也说了,收拾赵山河也算他一个”   “别扯了,收拾那小崽子用你们出手吗?”   “收拾他的时候,你不找我,我和你急”   “根本就不用你”   沈公子就没欠过别人的人情,富贵这算第一次。这人情,沈公子不还不塌实。   “张岳,你现在和别人打架多数都是因为钱的事儿吧!”   “这社会你看没钱行吗?”   “不行”   “红兵你就是命好,从来没穷过,你不知道穷的时候是什么滋味”   “你说说”   “从我们上中学时认识到你高中毕业以后当兵走,你见过我穿过一件新衣服吗?”   “……没有”   “恩,我穿的衣服都是我哥穿剩下的。我大学毕业上班才穿了人生中第一件新衣服”   “呵呵,你现在不是穿得很好吗?”   “红兵,那你是没去过南方,你知道现在的南方是什么样吗?你没去过深圳。你去深圳,就知道外面的世界多精彩了”   “有多精彩我不知道,反正我入狱到出狱,这么多年,我没发现咱们这里有什么变化。你看看,这些厂房,这些烟囱,不还是十年前咱们上高中时的那些吗?”   “咱们这里是没变化,但是人家南方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改革开放后,由于国家政策的原因,东北的经济发展停滞甚至倒退,而南方尤其是特区的经济蓬勃发展。东北正在由当年的全中国最富庶之地沦为平庸。   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当年几乎所有东北人,竟然还都抱着所谓的铁饭碗、金饭碗浑然不觉。   赵红兵,又不懂张岳究竟在说什么了。   混子,对政治和政策的嗅觉总会比普通市民灵敏一些。“春江水暖鸭先知”。二狗模仿造句:“政策一变混子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