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三十六节、追杀(下)

2008-05-01,Thur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4,248 views
日期:2008-5-1 15:25:45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三十六、追杀(下)       沈公子和张岳驾驶“九十年代东北城市竞速之王”本田400追杀赵山河这一事件,至今,仍被我市市民津津乐道,仍被认为是我市九十      年代乱世江湖中的经典代表作。在我市市民心中,其经典程度足可与当年长坂坡前杀了个七进七出的常山赵子龙相比。        人都是有克星的。刘海柱克黄老邪,赵山河克富贵,赵红兵克李老棍子,李老棍子克勾疯子,这些人都是江湖中的成名人物,但落败的一      方总是不止一次败在对方手下,而且每次都是败的一败涂地。这次追杀结束后,大家发现,最能克赵山河的,显然是沈公子。但是此战成名的      不是沈公子,是张岳。那是因为,沈公子自始至终就不混黑道,他打架完全是因为热爱打架这项运动,为张岳友情出场。        二狗闲着没事总抱着本《三国演义》看,昨天晚上电脑中病毒了没法更新,二狗又看三国时,再次心生疑窦,难以理解关羽本来是个卖枣      的小贩,如果活到今天本来应该是城管专政的对象,为啥一结义就有了绝世武功?思索良久,二狗有了自己的答案。1,关羽一定卖大枣时是与东汉末年的城管无数次街头斗殴时练就的一身本领。2,人中吕布,马中赤兔,自从关羽有了赤兔马,武功更上一层楼。        沈公子和张岳当天骑的本田400,就是我市九十年代的赤兔马。        据说,仅用了10几秒就消失在了大家视野之外的沈公子和张岳直接向城北杀去,城北是陈卫东、赵山河的传统领地,当年全市五绝中“      北卫东”的绰号可不是白来的,在这片大工厂的集中区里,小路比较多,比较窄,纵横阡陌,想找个白色面包车可真不容易。但据沈公子说,      他潜意识里,直接向以前陈卫东经营的青原鹿方向开,总是没错的。             这次,该赵山河等人倒霉,真被沈公子懵对了。        在轰隆隆的马达声中,在飞驰的本田400激起的尘土里,朦胧的月色下,高速行驶的沈公子和张岳同时看见了这部在城北的小路上缓慢行驶的白色面包车。        “沈公子,慢点,是这部吗?”     “就是它!”沈公子说。张岳不认识这部车,但沈公子可认识,他是亲眼看见赵山河等人上的这部车。        沈公子话音未落,就听见“砰”的一声闷响,张岳开枪了。        枪林弹雨中活下来的沈公子都被张岳这一枪吓了一机灵,他完全没料到张岳说开枪就开枪,他后来曾对张岳这一行为做过评价:土匪就是土匪,一点战术都不讲,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倒是下手比谁都狠,距离10几米就开枪,而且还是在高速移动的摩托车上射击移动的面包车,也不知道张岳是自以为是王义夫还是许海峰。        玩过枪的都知道,手枪这东西精确度极差,最大的威力也就是在10米之内,超过20米想要伤人,就算是神枪手也没把握,电视上看的那些离了20、30米还能一枪击中的情况,全是扯淡。        张岳这第一枪究竟打到哪儿去了谁都不知道,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枪肯定没打到白色面包车上。        张岳胆子比谁都大,但是枪法实在是不敢恭维。        张岳用的手枪是九十年代中期我市江湖中流行的“化隆造”仿六四,六发子弹,六枪打完了就是废铁一块,想装子弹也装不进去。当时张岳把这枪称之为“六响”。            “操,你丫等会再打!”被张岳这一枪吓了一大跳的沈公子骂了张岳一句,沈公子车开的太快了,灌了一嘴风,话都说不清楚了。       沈公子和赵红兵这样的参加过实战的退伍兵,即使是平时打架斗殴,也十分讲究战前布置的战术,并且会在斗殴中严格遵守战术纪律。但张岳不同,火一上来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看到张岳有组织无纪律,沈公子着实恼火。沈公子虽然只是友情客串黑社会,但是他始终希望把事情做的完美。           摩托车终于靠近了面包车,平行了,面包车内人对刚才张岳放这一枪浑然不觉。沈公子把摩托车和赵山河的面包车保持同一速度。        “打!”沈公子喊     “砰!”左手搂着沈公子腰的张岳右手持枪朝着距离他大约2-3米的面包车又开了一枪。        又什么也没打到。        如果说张岳那第一枪打不到是情理之中,那张岳第二枪还是打不中就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了。用沈公子的话来说就是:不可原谅。(原话)        多年以后,某场甲A联赛,国脚李铁把一个射不进去肯定比射进去要难很多倍的球一脚踢到看台上时,正好路过正好看见这镜头的沈公子说:“张岳的弟弟!这小子肯定是张岳的弟弟!”     “儿白,肯定地”赵红兵接过话茬。        张岳开的这两枪,实在是忒糙了点,比糙哥李铁还糙哥,和他的江湖地位严重不成正比,可以说,如果后来不是有神枪手沈公子出场解围,张岳人丢大了。        当沈公子还在看张岳第二枪究竟打到了什么的时候,张岳的第三枪又响了。        这次,伴随着“砰”的一声,还有“哗啦”一声脆响。张岳的第三枪,终于打中了面包车的玻璃。两三米的距离,射击面包车那样的庞然大物,两枪都打不中概率忒低了点。        “操!”据说面包车里的人一起惊呼了一声。         同时,面包车也加快了速度。         但面包车的速度肯定没本田400快,如果说本田400的速度是赤兔马,那个破白面包车的速度也只能算是一个小毛驴驹子。沈公子一搂油门,就冲到了面包车前面,很快,超出面包车大约20几米。这时,“滋噶”摩托车一个急停,后轮甩尾,横在了马路中间,险些没把坐在后面的张岳甩了出去。        “枪给我!快”沈公子快速接过了张岳手中的枪。他对张岳的枪法彻底失去了信心,这枪一共才六响,张岳一个人没打到,就已经放了三枪了。必须要沈公子动手了。         此时的面包车已经看见沈公子和张岳的摩托车停在了他们前面,但是他们的面包车开的也不慢,停下来肯定不可取,掉头更不可能,只能硬冲了!面包车向沈公子和张岳的方面直接撞了过来。         此时,猪肉炖粉条从被张岳打碎的车窗中伸出了握着枪的手,还有半个脑袋。         “砰!”沈公子的枪率先打响。         车窗里伸出的手,垂了下去。然后,缩了回去。         沈公子和张岳的毫发无损。         后来知道,沈公子只一枪就打到了猪肉炖粉条的手腕,神枪!        “其实,我还是擅长用步枪,手枪这东西我用着也没什么准。”日后,每当兄弟们称赞沈公子神枪时他总这么罕见的谦虚一下。当然,这也可能是沈公子已经达到了吹牛的更高一层境界,谦虚。         说时迟,那时快,面包车已经冲到了沈公子和张岳面前,距离仅5、6米。         沈公子紧接着第一枪把第二枪打响。         这一枪,打在了面包车司机的左臂上。沈公子可不想杀人。         沈公子根本就没瞄,也没时间瞄,完全凭手感。         沈公子打完第二枪,和张岳一起把摩托车摔倒在地,俩人本能的躲过呼啸而过的面包车。         面包车轧着本田400的前车轮胎冲过了沈公子和张岳的阻截。         面包车呼啸而过后,沈公子又开了第三枪。这一枪,打在了面包车的后轮胎上。         张岳的三枪,什么都没打到。沈公子的三枪,枪枪命中目标。         “追吧!”张岳扶起摩托车还要追。      “追什么啊,你就这么空手就去追了?!”沈公子说         这几枪打完,沈公子舒了口恶气,富贵之事由他而起,今天,他终于解恨了。         “不废了赵山河我不姓张!”张岳又咬了咬牙。

第二部 第十一节、右手(下)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8,042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3-3 13:47:21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第十一节、右手(下) 轰了陈卫东饭店门的是表哥,他虽然明知道陈卫东和赵山河不在.但还是骑着摩托车到了 “青原鹿”饭店,连摩托车都没下,对着饭店的门口就是两枪. 青原鹿里的喧嚣被这两声枪响吓得鸦雀无声。 枪,是银灰色外壳的仿制五四手枪.黑道上的混子用的枪的白色的壳,白道上的警察用的枪是黑色的壳。 两声沉闷的枪响,不但击碎了饭店的玻璃和木制的大门,也击碎了我市3、4年以来的宁静.由于我市公安系统在九零年前后大规模的收缴猎枪,继当年赵红兵团伙与李老棍子和二虎团伙的连续几次枪战过后,已经多年没有发生恶性枪战了. 这一次,挑起这新一轮腥风血雨的是张岳. 表哥这两枪,是给陈卫东、赵山河的生死状。生死状,顾名思义,是生是死,凭自己的本事,莫怨天,更莫怨命。 这生死状,是张岳递给陈卫东和赵山河的,他们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九十年代初我市的江湖中的各路草莽英雄,尚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黑社会。如果换到今天 的黑社会,恐怕连这两枪的生死状都不会递,直接杀人,暗杀。这就是九十年代的混子和现在的黑社会不同,九十年代的拜金流氓们不仅仅是为钱打架,而且还有相 互斗气的成分在其中。现在的黑社会,连斗气都懒得斗了,出手就是杀人,只为钱杀人。 表哥为何如此嚣张?敢在闹市中开枪?因为事情 发展到这一步,此事已经正式转入黑道程序,已经绝对不可能再通过白道程序解决,除非真的闹出了人命.废掉富贵一只手的赵山河不可能主动报案,请赵山河去谈 判的巴黎夜总会的宋老板也不可能去报案,他们无论谁报案,都会吃官司.因为在这件事中,富贵和范进等人的冲突只能算作斗殴,而赵山河对富贵的所作所为倒是 真的黑社会手段。 张岳,更不可能去报案.他一向认为江湖恩怨就应该以江湖手段解决。而且,张岳有自信,如果比江湖手段,他张岳可能在我市百多年的历史上,仅次于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他的爷爷镇东洋。 烧赵山河家房子的是蒋门神。 那天蒋门神和张岳一起见到富贵以后,只看了富贵一眼,二话没说,转头就走,张岳怎么叫都没能叫回来。谁都不知道蒋门神去干嘛了。 “老蒋呢?”悠悠醒转的富贵问 “刚才见到你,他就走了”张岳说 “他去烧赵山河家的房子了”富贵特别了解犟驴蒋门神,他知道蒋门神一定说到做到,尤其是被赵山河激了一句以后。 “去吧”张岳面无表情。 据说蒋门神没能真把赵山河家烧成平地是因为他放火的经验不足所致。他当然知道点火需要汽油,所以他在打听到了赵山河家住在哪里之后直接带了十升汽油赶了过去。 蒋门神到了赵山河家的时候,发现赵山河家里没有人。他和他的一个小兄弟提着汽油翻墙进了院子,发现赵山河家的木头屋门紧锁。 此时,蒋门神犯了个形而上学的错误,他天真且幼稚的认为,这个门好象是个鞭炮的引子,只要点着了一切都搞定。只要把赵山河家的屋门给点着了,那么赵山河家自然而然的全被烧了。蒋门神这是电视剧看多了造成的错误认识,其实烧房子,绝对是个技术活。 好钢没能用到刀刃上,蒋门神把汽油全泼在了木头门上。 划起一根火柴,“呼”,门上的火一下窜了起来。离门过近且正在全神贯注烧房子的蒋门神眉毛、胡子、睫毛、头发全被燎了。 “操!”虽然蒋门神被火燎了一下,但是看到火真的烧了起来,还是十分开心的。 “走吧!点着了”蒋门神的小兄弟可没蒋门神的胆子,纵火罪可是不轻。 “恩,走吧!”蒋门神和他的小兄弟翻墙出去了。 走出了十几米的蒋门神回头望了望从赵山河家冒出的青烟,得意的笑了。敢和蒋门神比犟的人,我市历史上,也只有老五一人。赵山河,远远不是对手。 蒋门神离开后几分钟,火就被赵山河的邻居扑灭。据说,只用了十几桶水。 当晚,赵红兵、小北京、李四、费四等人赶到医院,看望富贵,虽然富贵和他们的交情都不深,但是富贵毕竟是张岳的兄弟。富贵躺在床上,张岳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心里最难过的是小北京,他看着面色惨白的富贵,眼睛在冒火。他知道,富贵的手如今变成了这个样子,完全是因为他酒后闹事所致。但小北京没说话,他心里想 的,就是抓到赵山河和陈卫东。小北京是顽主,顽主虽然不是黑社会,但顽主一样重义气、爱憎分明。事情由他起,他就要负责。 “富贵”赵红兵伸出了自己右手,向富贵扬了扬。赵红兵的意思是,右手废了,没什么。赵红兵平时从来都蜷曲着右手,极少给外人看到自己的手是个什么样子,今天居然主动把手伸了出来给大家看。 这下,富贵和赵红兵的残疾一样了。只不过,赵红兵的手指头捐给了共和国,富贵的手指头,捐给了黑社会。 “红兵大哥”富贵勉强笑笑。 “你好好休息吧。张岳,你打算怎么办” “我要抓三个人,陈卫东,赵山河、宋老板”张岳说这三个人的名字时棱起了眼睛 “抓得到吗?” “陈卫东和赵山河跑了,但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宋老板应该还在,今天晚上,我就要去他家找他。” “当心点,需要帮忙,说一声”这次,赵红兵没有劝张岳。虽然赵红兵一向主张与人为善,但是看到富贵成了这个样子,赵红兵也认为此仇不得不报了。毕竟,赵红兵只是相对张岳、李四沉稳一些,但也绝对不是善男信女。 “张岳,我和你一起去”小北京说。 “不用,我自己就能解决”张岳咬了咬牙。 赵山河与赵红兵截然相反,赵山河是敢惹事儿,但是真的惹火上身了自己先怕了。而赵红兵则是从不主动惹事儿,但是真的把事儿闹大了,从来不怕。赵山河废了富贵以后自知性命难保,不见了踪影。 据说,巴黎夜总会的宋老板根本没想到事情搞成了这个样子,也是心急如焚,到处花钱找人找帮手,希望能找到人制服张岳或者平息此事。 宋老板找谁都没用了,此刻的张岳,已经红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