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十八节、折腾、得瑟、颠覆、直至死亡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9,734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3-17 16:29:56    十八、折腾、得瑟、颠覆、直至死亡      赵红兵和范进一战过后,赵红兵居然要去报案,此举引发了李四、小纪等人的嘲笑。      “哎呦,红兵大哥现在知道有事儿去找警察叔叔了?”小纪总是一肚子坏水,听到赵红兵居然要去报案,赶紧嘲讽。   “大半夜的,一群人拿刀差点杀了我们,要不是刘哥我们三个身手好点,还不得让他们给剁了?”赵红兵觉得报案没什么不妥。   “哈哈哈哈,你成受害者了,不容易啊不容易啊”小纪继续嘲讽。   “我这饭店整整收拾了一天砖头子,加上饭店门口的砖头子,快半吨了,真纳闷他们怎么来的这么多砖头子,我肯定得让他们赔钱!”赵红兵很是郁闷。      “呵呵,那也别去报案啊,你们又没什么大事儿。我听说了,也不知道你们中的谁,一脚把那个范进的脾给踢裂了,脾这个内脏虽然不怎么重要,但是听说治疗也得花上个小十万。他们比你们亏多了”   “大半夜的一群人拿着刀把我们堵在饭店,踢碎他一个脾,真是便宜他们,打死他们也白打!”其实范进的脾,就是赵红兵一脚踢裂的。      “哈哈,行啦!当年四儿你们掐着把五连发到处崩人那会儿你怎么没想起报案啊?我看,毕竟他也是在社会上玩儿的,还是私了吧”小纪虽然那几年并不是江湖中人,但是也建议赵红兵私了,因为赵红兵无论如何也是市民眼中的江湖大哥,没闹出人命就去主动报案,的确有点说不过去。   “那你给大伟打个传呼,让大伟去跟范进他们谈谈吧!”只要一谈和,赵红兵肯定在第一时间孙大伟。      “过瘾啊过瘾,过瘾啊过瘾”小北京摩拳擦掌笑吟吟的走了进来。小北京生平最爱打架,虽然年龄增长,但是对打架的热情丝毫没有降低。小北京不像是张岳一样混社会,他只是觉得打架是一项他热衷的体育运动,只要有机会打架,小北京一定不会错过。   “恩,听说了,是很过瘾,红兵呢?多少年没打过架了?”李四插嘴。   “上次打架还是刚进监狱的时候,我和李武在里面打服了那几个狱霸,也打服了三虎子。然后,再也没打过,也不用打了。怎么说在里面我也个中队长。”赵红兵在监狱里又把当时尚在服刑的狱霸三虎子收拾了几顿,三虎子是彻底怕了赵红兵。   “这次打过瘾了吧!”李四说      “我可不像小申似的,打架有瘾。不过这次打架,我再也不用担心别人说:赵老爷子那个小儿子又给他爹惹事儿了。”赵红兵又想起了他那刚强倔强的父亲。   “呵呵,老爷子在的时候好象也不怎么太反对你打架”小北京说   “恩,他只是教育我别欺负人,但是可真没教育过我不打架。我爸要是还活着,昨天晚上他也会支持我去和那群混子干的”赵红兵的确说的有理。赵爷爷从来都没因为他替朋友出头惹事儿过多的批评赵红兵。   “叫张岳过来喝酒啊,兄弟们都齐了”李四张罗着要找张岳。      “别找了,张岳这几天又忙又烦。表哥崩完陈卫东跑了,警察抓不着表哥,却把张岳抓进去了。不过张岳也没犯什么事儿,和这件事儿没什么太大关系,昨天就花钱保出来了。听说,当年咱们在六中打的那个姓严的,又抽了张岳俩耳光,张岳昨天出来的时候,跟我发狠说非要杀了那个姓严的”小纪说。   “那小子从小就不是个东西”赵红兵虽然胸襟比较开阔,但是他想起他后脑被拍那一板砖,还是有点耿耿于怀。直到现在,只要阴天,赵红兵后脑必疼痛不止。   “那姓严的和张岳说了,一旦让他抓到张岳犯了什么事儿,张岳肯定没好”   “听说那姓严的现在在刑警队干得不错?立了好几次功了?”李四问   “别提他了,喝酒!”      此事过后大约2-3天,孙大伟就谈判回来了。      “红兵,还是别朝范进他们要钱了”孙大伟说   “呵呵,怎么了?”赵红兵很纳闷   “他在医院躺着呢,现在他家连医药费都掏不起,我去的时候他爸他妈正在医院哭呢,他那些所谓的兄弟没人愿意拿钱出来给他垫医药费,现在再让他拿钱是不是有点……”孙大伟这人虽然打架差点、爱装点逼,但是心肠还是挺不错。   “……那算了,不要就不要了吧,不过你让他以后老实点。”赵红兵沉思了一下,回答说。赵红兵一听到范进他爸他妈在医院里哭,也不想要这钱了。毕竟,93年的赵红兵已经是个小款爷了,不缺那点钱,他朝范进要钱其实是想要面子。      “红兵,要么你借他点医药费?”孙大伟吭吭哧哧半天,说出了这么一句。   “啥?!”赵红兵彻底晕了。   “……红兵,他家确实挺困难”孙大伟看样子是彻底被范进的父母打动了。   “…………”赵红兵沉默了半天。“你去和小申拿钱吧,但是有一点我必须要说明,这钱是我借给范进的,他必须得还!”      “红兵,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同意的”孙大伟说。   “以后再谈和你别去了,呵呵。你他吗的是一天不如一天,当年跟黄老邪谈判那劲头哪去了?现在你不但要不到钱,都开始帮我花钱了。”赵红兵笑骂着说。      其实赵红兵一直和孙大伟关系很好的最大原因就是因为赵红兵觉得孙大伟这人本质不坏,心肠好。      在表哥崩了陈卫东,赵红兵踢残了范进的这些天里。勾疯子和李老棍子也连续谈判了好几次。但是始终没谈拢。勾疯子认为李老棍子砸了他的店又伤了他,应该赔他钱。而李老棍子认为,勾疯子先把本来就不怎么帅的黄老邪破了相,后来又弄瞎了志刚,应该是他拿钱出来才对。      总之,这两位社会大哥根本就没办法谈拢。      在最后一次谈判谈崩之后,勾疯子带了七八个人去了李老棍子家。      “李老棍子今天不拿钱,我就宰了他”据说当日勾疯子临行前是这样对他的兄弟们说的。      勾疯子和李老棍子的成名方式不大一样,勾疯子是总打架,总打一些不怎么出名的小架慢慢成的名,而李老棍子是很少打架,但是每战都是经典之作。勾疯子好比是香港导演王晶,拍了几百部片子成了点小名,而李老棍子则像是香港导演王家卫,一共拍了不到10部电影,但却部部都是经典。在我市的江湖中,李老棍子除了败给了赵红兵,还真没输给过其它人。如果那次赵红兵不是随后被捕入狱,相信李老棍子也还会继续报仇的。      李老棍子家住在一栋二层的独栋楼里,作为我市最早发起来的一批,李老棍子家堪称豪宅。      勾疯子按了李老棍子家的音乐门铃,93年前后,我市十分流行音乐门铃,门铃的音乐声一个比一个动听,十分悠扬。      据说,当天李老棍子站在家的二楼上看见了在楼下狂按门铃是七、八个杀气腾腾的彪形大汉。李老棍子当时没有下楼,而是给黄老邪打了个传呼。留言的内容是:“带人,马上到我家”。随后黄老邪回了电话,二十分钟到。      勾疯子确定李老棍子肯定在家,按门铃无效后,开始砸门,踹门。把门当成了发泄的工具。并且,怒骂不止。“X你妈,李老棍子你给我出来!”      看样子,勾疯子是真朋克,真想杀了李老棍子。      李老棍子虽然当时也已年届四十,但是火气依然不小。本来他想好汉不吃眼前亏,等黄老邪带人过来了再说,但是勾疯子在下面又砸门又骂挑起了李老棍子胸中的怒火。在楼上忍了将近20分钟的李老棍子,再也坐不住了。      李老棍子抄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就下了楼。老棍子就是老棍子,懂法。如果有人杀人门来,自己拿起水果刀进行防卫,杀了人也不犯法。      “咣”李老棍子自己打开了的他家的大门。水果刀,藏在了袖子里。      从他那厚厚的能遮住半边脸的玻璃镜片后,根本就看不到他的眼神。据说,大家都看见他的嘴角不停的抽,手也在不停的抖。这是李老棍子的习惯性动作,并不能证明李老棍子当时害怕了,只不过,李老棍子火气越大时,嘴角抽的就越厉害,手抖的就越有节奏。      李老棍子,是真火了。他眼中的勾疯子,是个晚辈中的晚辈。而这个晚辈,居然敢冲到他家来叫板!      “李老棍子,我还以为你不敢出来了呢!我有话和你说!”勾疯子走上前去,揽住了李老棍子的脖子。      勾疯子是真疯了,他真忘了李老棍子这20年是怎么混过来的,他更没想到,李老棍子杀人的胆子绝对不在张岳之下!      李老棍子嘴角继续剧烈抽搐着,任由勾疯子搂着他的脖子向前走了几步。      “今天,你就说,是给钱还是不给钱”勾疯子威胁李老棍子。   “不给!”李老棍子嘴角继续抽着,斩钉截铁的说   “那好”勾疯子从口袋中掏出了卡簧……      “哧……”一把黑柄的水果刀扎在了勾疯子的心脏上。      李老棍子这一刀扎得端端正正,像外科手术医生一样精准。      据当时刚刚带人开着面包车赶到李老棍子家门口的黄老破鞋事后无数次跟别人回忆说:“当时我看到了勾疯子的背影,忽然间,他一哆嗦,浑身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然后,瘫软了下去,死了”      “就那么一哆嗦,就死了”黄老破鞋一遍一遍的跟别人重复这句话,每次重复这句话的时候黄老破鞋还煞有介事的自己哆嗦一下,总把别人看得心惊肉跳。      据说,勾疯子死得真的就是这么简单,连嚎都没嚎一声,留给人们的回忆,就是“一哆嗦”而已。      杀人,只需要一刀,杀一个全市名头响当当的大混子,也只需要一刀。      勾疯子每天都因为自己有杀人的执照耀武扬威,他却没想到,今天他自己被杀以后,杀他的人同样不需要偿命。李老棍子,属于正当防卫。      李老棍子究竟是不是正当防卫二狗不懂法,难以判断。但是二狗可以确定是李老棍子的堂哥当时已经是市区公安局副局长,而且,李老棍子很有钱。有钱有势,总能摆平很多事,李老棍子仅在看守所呆了几天,就被释放了。      而前去助拳的黄老邪,那天根本就没有下车。看到勾疯子“一哆嗦”以后,黄老邪怕了。他怕的不是亲眼见到了杀人,而是,他怕了那个当时杀完人仍然不动声色的李老棍子。据黄老邪说,李老棍子杀完了人冷冷的看着勾疯子的兄弟,手中的水果刀滴着血,一句话都没说,但是勾疯子的兄弟们没一人再敢上前。      什么叫做杀人不眨眼?      黄老邪跟了李老棍子7、8年,那天终于知道了,跟着这样的人混,早晚得玩儿完。      黄老邪从车窗内伸出手向李老棍子挥了挥,意思是:“你没事儿了,他们肯定不敢上了。但是你杀人了,如果我再下车,恐怕你更麻烦,我先走了。”      李老棍子也挥了挥手中的水果刀,意思是:“你走吧!”      “开车!走!”黄老邪说。据说,黄老邪说完开车这句话,才觉得自己还没拆线的嘴有点疼。他是被惊的张大了嘴,如果不是没拆线,恐怕又会裂开。      从那天过后直到今天,黄老邪都再也没参与过江湖的争斗,洗手了。      多年以后,二狗曾认识几位自诩朋克的人,他们和二狗谈论的话题多数是颠覆与死亡。      勾疯子这个朋克诠释了朋克精神的真谛:折腾,得瑟,颠覆,直至死亡。      一个勾疯子死了,一个黄老邪退出了。但是93年我市的混子们还在继续摇滚着。      93年我市那拨混子们突然间集体爆发的躁动的摇滚行为中,第四个摇滚的是晓波。如果只论场面,晓波这次的摇滚堪比魔岩三杰在香港红勘体育馆的演唱会。      此战,是二狗亲眼所见。

第一部 第八节、以二对十三

2008-04-16,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24,594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7-12-31 18:20:54    八、以二对十三      赵红兵看到了三虎子,三虎子也正在看赵红兵。四目相对,赵红兵的大眼睛透着机灵与睿智,三虎子的小三角眼透着无知与奸诈。赵红兵记忆力显然比三虎子好,他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个满头是血的人正是那天在二虎家门口拿着双管猎枪顶住费四头上的那个人。而三虎子却只是觉得眼前这个正被一个中年妇女骂的狗血临头的帅哥比较眼熟,却想不起来究竟是谁,尽管他正在满大街找赵红兵,到了赵红兵真正站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却认不出来。      “我来跟这个女人解决以后的问题,你先去东风剧场等我,我二十分钟以后到。你快走”赵红兵小声对高欢说。      其实赵红兵是想把高欢支开然后他去揍三虎子,但是怕高欢知道他又惹事,只好跟她撒了个谎。尴尬中的高欢巴不得抓紧离开这里,听见赵红兵让她走,忙不迭的出了医院。      “你等一下,我跟你的问题一会再说”赵红兵对这个中年女人说完,走向了三虎子      “兄弟,你认识二虎吗?”赵红兵压住火,笑吟吟的问三虎子。赵红兵绝对不是爱主动生事的人,但他今天胸中有两团怒火。一是见到了让他在二虎家门口遭遇奇耻大辱的三虎子。二是被眼前这个泼妇骂了5、6分钟还理亏没法还口,他赵红兵总不至于去打女人,而且吵架也不在行,再说,踢鬼这件事也的确是他不对。      “二虎是我哥啊,你是???”估计是上次见到赵红兵的时候是晚上,没看清楚,三虎子是真没认出来。据说三虎子在那天在赵红兵揍他之前已经惨不忍睹了,不但被张大噶子用花盆砸的满头是血,而且被李四用钢管扎的肩膀也在淌血,身上不但全是土还沾满了菜汤,老远就能闻到一股牛肉大葱味。      “赵-红-兵”赵红兵像那天在二虎家门口一样,缓慢而有力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正找你呢,操你妈!”三虎子一听这名字就想了起来,但他没有冲上去打。因为他手里的刀已经被张大噶子抢了去,而且他的兄弟也全在急诊室门口,这边只有他一个人。   “呵呵,你还敢骂我?!”赵红兵这个人家教很好,极少说脏话,刚才在电梯里骂“女鬼”完全是一时激动。   “骂你?我还要打你呢?”三虎子说着就向前冲      赵红兵正盼着三虎子先动手呢。二狗了解赵红兵,这个人聪明的很,他打架基本全是后动手,因为他知道,一旦进了局子,先动手的总是理亏。而且他自己后动手也有必胜的把握,参加过实战的中国侦察兵的拳脚功夫务须质疑。      三虎子这人也真是没记性,他忘了赵红兵长什么样不要紧,难道他连赵红兵当天一脚踢到他手腕上差点把他手中的枪踢飞都已经忘了?那一脚的精度、速度与力度是普通人能踢的出来的吗?他一个赤手空拳的土流氓怎么可能会是赵红兵的对手?      三虎子冲上来就是一拳,赵红兵躲都没躲,身子向后微微一退,然后迅速出左手抓住了拳头,抓住以后出右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三虎子的胳膊上,接着又是一脚踢在三虎子的膝盖上,三虎子当场倒地。      这两招是赵红兵惯用的套路,打架他总是抓拳头、抓手腕、踢关节。他的手很少用拳去打人。他总是出左手去抓住对方的某个部分然后用腿狠踹对方的膝关节和脚腕,一击之下对方必然倒地。二狗在以后发现,小北京的套路和赵红兵完全一样,都是一个师傅的徒弟,只不过小北京总是用右手抓,赵红兵则由于右手残疾只用左手抓,他俩在一起打架时就会发现无数个共同点。赵红兵抓住拳头以后出另外一只拳头痛击胳膊这一招二狗在后来电影〈霍元甲〉中看到李连杰用了,不知道是不是霍师傅精武门的徒弟也被我军纳入麾下教士兵们打拳了。      三虎子倒地以后赵红兵上去就用鞋跟狠命的跺三虎子的脑袋,三虎子在地上打滚就是起不来,刚要起来就被一脚再度踢倒。      这时,三虎子在急诊室的兄弟看见这边三虎子被打冲了过来,大概有3、4个人,领头的拿着一把枪刺扎向赵红兵,赵红兵向后一躲,脑袋已经成了血葫芦的三虎子被同伙拉了起来。手里有了家伙壮了声势,这4、5个人又向赵红兵冲了过来。这次又是在医院走廊里,赵红兵边退边打,胳膊上还枪刺划了一个口子,勉力支绌。      赵红兵总是命不该绝,这时,三虎子他们身后出现了小纪!他左手又拿着一个暖壶!小纪从三虎子他们身后上来,一暖壶砸在了手持枪刺的那个人的头上,这又是大半暖壶开水。拿枪刺那小子被这开水烫的一声惨叫,眼睛都睁不开了。赵红兵抓住战机,一脚把他手中的枪刺踢飞,一个箭步就拣起了枪刺。赵红兵拣起了枪刺以后就作势要扎三虎子,三虎子他们4、5个人转身就跑,小纪侧身让开,放他们跑回了急诊室。      原来,小纪在住院部等赵红兵,等了一会不耐烦了就下楼找赵红兵,刚进走廊就看见赵红兵在和三虎子他们恶战。小纪一看右手边儿科门诊室门口放着一个暖壶,想起上次在医院恶战时小北京就用这个暖壶击退了二虎他们,他灵机一动又拿起这个暖壶冲了上来砸在了拿枪刺的人的头上,解了赵红兵之围。      赵红兵虽然手里有了枪刺,而且还作势要捅三虎子,但也只是作势而已,赵红兵只是想毒打三虎子一顿解解恨,他可不想杀了三虎子。      赵红兵追到了急诊室,小纪则在医院一楼的长椅子上拆下了一块足有2米长的厚木板子跟着赵红兵追了过去。      赵红兵追到了急诊室门口却不进门只在门口站着,后面站在小纪。赵红兵不进去自然有他的原因,他站在门口堵着,急诊室门口狭窄,大概只能过2个人,他站在这里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有人想跟他打只能一对一,而一对一显然谁也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他手里还拿着一把枪刺。如果他进了急诊室或者在走廊外面则十分容易陷入围攻,赵红兵聪明的很。   这个战术果然奏效!      三虎子阵中不伐猛将,看见赵红兵站在门口,包括在三虎子在内的 10几个人又全都冲了上来。领头的第一个冲上来就是一声惨叫,原来他被小纪的椅子板狠狠的砸在了头上。就这样,离的远的小纪抡椅子板狠砸,离的近的赵红兵踢,虽然赵红兵手中有把枪刺但基本不用,起到的效果就是不让对方离自己太近。      小纪和赵红兵这二人组牢牢的站在门口线上,像“谷子地”一样镇守阵地。一步也不向前,一步也不后退,由于小纪手中拥有此战中最长的武器再加上赵红兵出脚极为凶狠,对方虽然有十三个人却结结实实的吃了大亏。一个大长木板被小纪抡的虎虎生风,一直没被对方夺去。      总开“群殴总结会”的退伍兵战术素养自然是和这群土流氓不可同日而语,两人组合就打的对方十三个人落花流水。      混战了大约三分钟,三虎子那边顶不住了,他们打了这么长时间的架从没见过两个人可以打十三个人的,从没见过赵红兵这么好的身手,也从没见过打架配合得如此默契的组合。      “砰!”急诊室的门被关上了,门也被锁上了。看来三虎子他们这帮的确是顶不住了。   “姓赵的,你他妈的打够了没?!”三虎子是真被赵红兵打怕了,赵红兵虽然没想杀了他,但是出手极重,三虎子从头到脚都被赵红兵乱踢乱踩过,疼的撕心裂肺。   “我今天非打死你!”赵红兵吓唬三虎子。      说完,赵红兵后退几步,飞起一脚踹到了急诊室的门上。哪想到医院的急诊室的门是用空心双层三合板做的,非常不结实。赵红兵这一脚没把门踹开,却把门踹出了个窟窿,他的脚卡在了门上面。赵红兵急忙缩脚,脚是拔出来了,大头皮鞋掉在了急诊室里。      “把鞋还我!我今天不打你了”赵红兵气出的差不多了,乐了。   “扯淡,一开门你肯定还他妈的动手”里面有人说   “我说不动手就不动手,当然你们愿意动手我肯定奉陪”赵红兵说   “不打了,不打了,今天我们有人在住院,改天再找你算帐”三虎子说   “别介,还是今天把帐算完吧,你开门,咱们继续打”赵红兵单腿站在在走廊里蹦蹦达达的说。   “行了,不打了,把鞋给你!”门开了个小缝,扔出了赵红兵的鞋,门又迅速的关上。看来他们是真的怕了赵红兵。      赵红兵穿上了鞋和小纪准备走出医院,到了医院门口正看见那“红衣女鬼”。赵红兵说:“姐,无论怎么说,是我不对,如果你需要治病或住院,那么费用我肯定承担,但是你不应该那样骂我”。赵红兵说的挺诚恳。      “误会,小兄弟,姐没事,不用住院,你忙你的去吧”刚才还凶悍无比的泼妇看见了赵红兵这场真刀真枪的恶战是吓坏了,她是再也不敢讹诈赵红兵了。      此事准确的诠释了一物降一物这句话绝对是个颠扑不破的真理。流氓降泼妇,泼妇跟流氓就是存在一定的差距,撒泼永远不如动手有效。      随后赵红兵去东风剧场找高欢,并且让小纪通知张岳、孙大伟和李武,晚上一起去“万鹤来”吃饭,提前庆祝他几天后就要当老板了。因为当时已经接近元旦,过了元旦赵红兵就是火车站前一个三层的旅店的老板了。      看完马戏送高欢回学校以后天已经黑了,赵红兵来到了“万鹤来”饭店,等他到了的时候,发现小纪、孙大伟和张岳已经到了,当然二狗和晓波也到了,这两个谗孩子绝对不会缺席这样的场合,只有李武还没到。      四个人的小型“第三届群殴总结会”胜利召开了,会议同样由赵红兵主持,与会的代表积极发言。会议中明确指出了最近这几场群殴中的三项不足,并提出了五个注意事项。      三项不足有:   1、 过于轻敌所以导致在二虎家门口残败。“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赵红兵说。   2、 信息来源渠道少,不明白对手的动向和实力,二虎的人明明在满街找赵红兵,但这边却没人知道。“不打无把握之仗!不打无准备之仗”。小纪说   3、 费四、李四过于莽撞,主动找上门去跟人家死磕,直接导致现在跑路。如此硬拼不可取,是前车之鉴。“上兵伐谋,应不战而屈人之兵”。最有文化的张岳说。       五个注意事项有(基本全是赵红兵总结的):      1, 必须随身带家伙,以防备三虎子的复仇。   2, 张岳随身带的三棱刮刀太危险,杀伤力太大,而张岳出手又没轻没重,所以张岳应该和小纪换一下武器。   3, 晚上不要单独出来,以免被二虎的人撞上。   4, 小纪的废品回收站还是要经营下去,但必须得有人去陪着他,有个照应,以免被再次被二虎的人袭击,建议待业在家的李武和孙大伟没事就呆在小纪那里。   5, 随时注意敌人的动向,多收集二虎等人的消息,同时也要防一防铁南的路伟,因为路伟快出院了。      会议快结束时,李武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说:“三虎子他们被公安抓起来了,估计一年半载是出不来了”。   “三虎子是谁?”赵红兵问   “就是你今天下午揍的那个,二虎的弟弟”李武说。这时候大家才知道原来那个人叫三虎子。   “怎么被抓起来了?因为我们打架?”小纪问   “不是因为你们,是张大噶子”李武说。      原来当时三虎子一伙从回民区出来以后由于有一人处在半昏迷状态,回民区的混混认定他们一定会去医院,然后就纠集了二十几号人挨家医院的急诊室去搜,抓三虎子他们。赵红兵和小纪前脚刚从市三人民医院出去,回民区的混混们就找到了三虎子,用行话说就是“去医院补刀了”。      刚刚被赵红兵毒打了的三虎子刚打开急诊室的门就看见了回民区的混混们,回民区的混混一哄而上,进了急诊室。混战中,三虎子自己被扎伤并且还有其它三人被扎伤,三虎子也亲手拿军匕捅了一个,而且把对方捅成了重伤。      随后公安局赶到鸣了枪他们才停手,把回民区的混混和三虎子他们一起逮进了派出所。后来才知道,本来公安局是接到报案想去抓赵红兵和三虎子的,结果赶到的时候正看见回民区的混子和三虎子恶战就把这两帮给抓住了。      二狗认为,在同一个地点面对同一帮悍匪,回民区混混去了几十人却还是有人挨了刀而赵红兵和小纪两个人却基本毫发无损足以证明赵红兵和小纪的智商和战术素养明显高于其它混混。回民区的混混没头没脑的一哄而上,虽然足够勇猛但欠缺理智。而赵红兵和小纪则根据地形判断该如何利用地形进行攻防,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以弱胜强。      智商,在任何领域、任何行业、任何年代都是第一硬件。      “这个三虎子今天够背的,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被打的不成人样了,我又毒打了他一顿,再被回民区的捅两刀,他还能活吗?呵呵”赵红兵说   “这下放心了,暂时不用担心被他们复仇了”小纪说   “报仇怕啥,敢来找我就非杀了他”张岳说,张岳后悔死了中午没请假去接小纪出院,错过了在医院里报仇的机会。   “不说了,喝酒!”赵红兵说      就这样,“第三届群殴总结会”圆满的落下了帷幕。      赵红兵他们没想到的是,1986年的霉运他们还没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