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节、传道、授业、解惑

2010-01-25,Monday | 分类:黑道悲情 | 标签: | 2,482 views
啥叫老师?!初中要么就是高中的课本上说过: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谁是老师?张浩然就是!成天传道授业解惑,他不是老师,那谁敢说自己是?! 虽然没有菩提树,不能坐在菩提树下讲法,但是这根本不影响张老师授课的心情。柳树下、杨树下甚至榆树疙瘩上,都能见到张老师率领流氓弟子三十的身影。他领着一群小鸟飞来飞去,放飞的是希望,洒下的是公理。走到哪儿就讲到哪儿,像是播种机。 最近这段时间,张老师对企业文化建设和企业经营理念有了一定程度的研究,虽然不怎么深入,但也形成了自己独立的一套商业理论体系。他的这套自悟的商业理论,即使拿到了今天,也是极具参考价值的。他总是能深入浅出的讲出一些似是而非的大道理来,而且经过其典型张氏风格演绎之后,让人听得津津有味。 如果说张浩然老师的企业经营理念是其理论的皇冠的话,那么他的企业文化建设就是其理论皇冠上的明珠。 这不,这天二月二,一大早上张浩然老师就带着七、八个弟子在书店旁边的一个国营理发店旁边等着理发店营业。二月二,剃龙头么。每年就这天理发店门口最热闹。那个时代电视普及率不高又没有网络,没工作的年轻人总爱往一起聚。张浩然今天身边只有七、八个弟子是比较少的,平时张浩然身边总是十来个。他那三十来个弟子,轮番听讲。比如在拘留所和张浩然拉上了关系的张老六,自从出来真跟张浩然混在了一起,现在就是张浩然的铁杆粉丝。由于张老六的狗腿子功夫做得比较足,所以也颇受张浩然“赏识”。 看着理发店还得十多分钟时间开门,张浩然老师就又授课了,他珍惜每一分钟。这天,他上来先讲企业经营理念。 “我们现在虽然只开了一个这样的店,只养了两个姑娘。这肯定只是一个开始。只要收入好,我们还可以开第二个,第三个。”张浩然的经营理念一直是产业化、集约化、集团化。 “现在咱们这个开在转盘街附近,既然以后咱们还要继续开,两个点儿的距离以两公里左右为佳。最好选在热闹的居民区。”张浩然在告诉弟子们他的“选址”原则,很符合西方商业的理念。 “开的点儿越多,咱们的生意就越红火。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点儿是死的,而人是活的。如果我们有了七个点儿,那么一个礼拜内这七个点儿的姑娘轮流换,每天来的姑娘都不同,这样,回头客就多,觉得新鲜。” 弟子们鼓掌,的确张浩然的经营理念非一般人所能及。 张浩然更加得意:“咱们这现在就是个试验田,只要在咱们这开好了,以后咱们开到长春去,开到哈尔滨去!让全国都有咱们的点儿!” 得,都开连锁店了,估计再下去起码是创业版了。如果那时候股市开了,那张浩然肯定在第一时间把公司包装上市。人们都说:张浩然就是死的早,要么现在早就是中国企业界的大佬了,因为他的经营理念和思维模式,都极其现代,甚至超越现代。 弟子们听得都挺癫狂,他们虽然没有原始股,但是毕竟即将见证一个伟大公司的诞生。听众也越来越多了,爱凑热闹的黄中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听了。 “其实我爷爷那辈,就基本达到了这个地步。你们知道不,以前我们家的家业,那可是真大啊!你知道我们以前怎么去北京吗?只要过了老边,我们老张家的人一点钱不带、一点干粮不带也能到北京,你们知道为啥吗?” “为啥啊?!”大家也都充满困惑,咋这么牛呢?! “因为我家的铺子,从老边一直开到北京,最多走五十里,肯定有我们老张家的铺子!” “哎呀!真的啊!”弟子们开始膜拜张浩然了,难怪张浩然这么有经营头脑,感情着张浩然有优秀的遗传基因啊。 这时,一向爱在公共场合笑出声的黄中华又笑出声了。 “恩,你笑啥?!”张浩然很得意的问黄中华。 张浩然以为这是佛陀与摩诃迦叶间拈花一笑的心领神会,是孙悟空听菩提老祖传道时手舞足蹈的情不自禁。 这正是师徒交流的最高境界啊!张浩然以为自己在不经意间就达到了,十分兴奋。 “我……我没笑啊!”黄中华也为自己刚才的失声后怕。 “你笑了,你说,你笑啥?”张浩然看黄中华是个新面孔,所以穷追不舍。 黄中华看躲不过去了,只好说了:“我……我就是想知道,你家以前那些铺子都是干啥的?” 黄中华这么一问,大家也犯嘀咕了:对啊!张浩然他家以前是开窑子铺和大烟馆的,要是从老边一直到北京,天天住自己家的店住,一年只要去四、五次北京,那即使不弄个精尽人亡也得抽大烟抽死了。 张浩然这才明白黄中华为什么笑,不过张浩然反应速度快,马上就说:“我……我家是开大车店的啊,咋了?” “哦。大车店啊,大车店!大车店好。”黄中华赶紧敷衍。 张浩然老师也发现这个议题似乎有点不利于自己,赶紧转移话题:“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今天带你们来一起理发吗?” “为啥啊?” “因为以后只要我开始弄君子兰了,那我们就是一个公司的,咱们既然是一个公司的,就要有点一样的地方,今天,咱们就在这里理个一样的头发!” “好,好,这样太好了。” “前两天咱们不是看见东霸天了吗?看见他剃那头了吗?听说他跟卢松他们在解放公园决战的时候,集体剃了个秃子。这样多有气势!?咱们可得学学他!” “对,还是冯哥他们厉害。” “那是,那是,所以即使是卢松也被他干趴下了。” 张浩然老师开始讲自己理论体系那皇冠上的明珠了,也就是企业文化、团队精神部分了。 黄中华听得如痴如醉。 “对了,浩然大哥,为什么二月二咱们都要吃猪头肉啊?”有弟子问。 这问题还真把张浩然问得难住了。张浩然擅长的是商业理论和政策研究,对于传统文化和习俗没什么研究,不过张浩然是老师,不能露怯,张浩然反问:“这你也好意思问?!” “我……我真不知道啊!” “那谁,那小六子,你告诉他!你告诉他为什么咱们二月二要吃猪头肉!” “啊?又是我啊?我不知道啊!”张老六愁眉苦脸。 “操!你这都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 “无知!”张浩然好像很愤慨。 “浩然大哥,你快告诉我们吧,我们都不知道。” “这个道理太简单了,因为猪头和龙头很像。这个世界上又没有真的龙,所以我们就只能吃猪头肉了,二月二,龙抬头嘛!没龙头我们吃猪头!” 张浩然也是情急智生,瞎编的。不过这结论似是而非,好像有点儿道理。 “是这样啊!”大家都恍然大悟。 “龙头和猪头像吗?”张老六怯生生的问。 “哪不像啊!” “猪眼睛大啊!” “龙眼睛也不小啊!” “猪脑袋上没角啊!” “那也不能处处都像!” “猪也没有胡须啊,龙是有胡须的!” “谁说猪没胡须?”张浩然一直在城市里生活,的确也不了解猪是否有胡须。 “猪真没有!” “公猪有吧!” 就在张浩然已经没法对答如流的时候,理发店门开了,理发师傅都到了。张老六一个箭步窜了过去,站在了理发店门前。 “张老六,你给我回来!” “为啥啊?早进去咱们早理发啊?” “你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啥吗?” “啥啊!” “狠斗私字一闪念,灵魂深处闹革命,有你这么插队的吗?!” “对,对,闹革命,灵魂深处闹革命……” 看了没,张浩然是学高为人师,德高为人范。难怪受到这么多弟子的尊重。 黄中华看着张浩然等人进了理发店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千:要做就做个张浩然这样的人,要做就做全市最大的鸡头!全国最大的鸡头! 黄中华仅凭偷师张浩然这么一点儿理论,十年后就成了我市色情业的一代巨子,可见张浩然的经营理念有多强大。当然,这是后话。 立了宏图大志心潮澎湃的黄中华难以抑制心中的激扬,从口袋里略带颤抖着掏出了一盒中华烟,掏出了一根,点上了,缭绕的烟雾后面,是黄中华那张满带理想与冲动的脸。 镜头拉近,黄中华的烟杆上写着俩字:握手。 握手烟,一毛五一盒。 一个身材消瘦头带斗笠身穿黄色军大衣的邋里邋遢的人从黄中华面前走过。 黄中华一惊,手一抖,烟险些掉在了地上。因为他感受到了这个人的杀气。 这个人,当然就是刘海柱。 为什么戴斗笠?!因为他虽然全身的伤都养好了,但是头盖骨却没长好,头盖骨上有个小窟窿,现在只长上了一层头皮。如果有人知道了他这个弱点,只需用食指用力一捅他这个窟窿,他就死了。 今天,他春节后第一次上街,就是为了找张浩然。他怀里,揣着的是一把五寸的三棱刮刀。 这浑人,可能是要犯浑了。 【大家这两天别来了,来了我也不更新,周三或周四来,我把全文发到博客上,周五或周六删除,谢谢大家理解。】

第一部 第十二节、未来的世界是我们的

2008-04-16,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23,582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3 9:23:06    (十二)未来的世界是我们的      去年,刚刚复员的赵红兵带着断指带来的自卑和烦闷度过了一个极其郁闷的春节,今年春节,赵红兵却格外的开心,因为他有了高欢,虽然由于高欢还在读书还只是地下情,但二人爱的火热且甜蜜,都沉浸在初恋的幸福中.而且春节过后,就要开展自己的事业了,要当老板了,赵红兵真是意气风发.      小北京也真没客气,留在了赵红兵家过春节。赵爷爷十分欣赏小北京,说他爱读书、爱动脑、有思想、热爱祖国,而且还特懂礼貌。赵爷爷这样一个高高在上、不苟言笑的老头居然经常拉着小北京聊天,别人都感觉不可思议。每天来赵红兵家找赵红兵玩的年轻人这么多,赵爷爷只喜欢小北京一个。       “红兵一个人忙不过来,总得有个人帮忙,白天一班晚上一班。如果你回北京暂时没什么更好的出路的话,那么还不如留在我们这里和红兵一起做生意。”赵爷爷对小北京说    “这不大好吧,承包旅馆都是红兵张罗的钱,我又没出钱”    “红兵做事比你稳,但你比红兵有想法。你俩又是生死之交的战友,如果一起做生意,肯定也能配合默契。你就不用出钱了,你出人就可以了。现在不都讲入股吗?具体分你多少股,你和红兵你们小哥俩商量,我不管”    “恩,我得跟我爸妈打个招呼,只要他们同意,我肯定没问题!”    “跟你的父母说,不要瞧不起商人,现在国家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跟他们讲国家的政策,他们就会同意”    “赵伯伯,我就直接跟我爸妈说我不当上万元户我就不回北京!成吗?!”    “好小子!哈哈”      赵红兵是比较开心,但也有犯愁的,那就是李四和费四这“跑路双雄”。从李四回家以后他爸爸就没跟他说过一句话,李四从来都是等家里别的人吃完饭他再去厨房找剩饭吃,也不大好意思出门,毕竟,在那个年代,丢了工职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和李四相比,费四更惨,费四在家排行第四,爸爸已经去世了,他的三个哥哥都是国家干部,他到家以后就被这三个哥哥狠揍了一顿,揍得他走路都一瘸一拐,要不是赵红兵和小纪上门说情,他非被逐出家门不可。      大年初一,这哥儿几个又聚在了一起。和去年的疯玩不同,今年更多的是探讨将来如何发展。      “红兵,我看我们的旅馆的一楼不如分出一大半开个饭店,火车站前的饭店没几家,而且饭菜质量也不好。开旅馆赚的钱都是有数的钱,开个饭店能赚的多点”小北京说   “恩,不错。可以考虑考虑,咱们先看旅馆的经营情况吧。我承包旅馆已经跟我爸、我哥、我几个姐姐要了不少钱,实在不好意思再向他们化缘了。等咱们赚了点钱了,有了点资本再说。”赵红兵对小北京提出的意见一向很尊重。   “恩,那就先开半年旅馆再说吧”小北京说      “唉,红兵你有旅馆,现在我和李四工作也没了,我们将来可怎么办啊!”费四说   “费四你愁什么,我和大伟从初中毕业就没工作,现在不也活着呢吗?”李武说   “那总不能靠父母养这样一辈子吧!”李四说      “我妈不是在图书馆工作嘛,她的意思是让我在他们单位楼下开个专租武侠言情的租书室,就是十中、师院、艺校门口都有的那种,借一本书每天两毛钱,押金10块,这样也好,我孙大伟也能算是个文化人了”孙大伟很得意的说   “别恶心我了,你还文化人?书名上的字你能认全吗?上次你和我说你在看射雕英雄传,九指神丐你都能读成九指神亏,你还租书?别给我们丢人了。对了,你还认识雕字,真TMD不容易”张岳最瞧不起孙大伟的一点就是孙大伟实在太没文化   “我把丐认成了亏那是我小时候读书太用功了,我近视!丐这个字连你张岳都认识,我能不认识吗”虽然孙大伟最没文化,但他最怕别人说他没文化   “大伟,你是大学漏子,你最有文化!行了吧,别打岔,我们正愁呢”李四说,80年代大学漏子绝对是褒义词      “要么你俩跟我一起收废品吧!”小纪倒是挺想帮他俩的   “和你一起当破烂王?成天被公安局调查这个线索那个赃物什么的?别扯淡了”费四说   “警察找我知道为什么吗?这叫军警一家,你去西宫、红旗、南山这几个派出所问问,哪个警察不认识我小纪,我经常和他们聊我在老山打仗的事,他们都特别崇拜我,我和他们都是哥们、朋友”小纪说   “恩,哪个警察要是不认识你,那他也当不下去警察了。这么大个销脏窝点,谁不得每天来关照关照”李四挖苦小纪说   “不管怎么说,兄弟我在派出所、公安局有人!以后你们谁犯了事儿进去就跟他们提我,说小纪是我兄弟,肯定没人为难你”小纪牛着呢   “小纪,那次咱俩在六中惹完事,从公安局出来你怎么鼻青脸肿的,是不是那天晚上你和你那些公安的朋友闹着玩的碰的?”赵红兵挖苦小纪   “妈的,那天审我的是个实习生、小警察,我和他提了很多领导他都不认识,还把我一顿胖揍。再说,我挨揍还TMD不是因为你,大冬天大半夜的跑六中挂码子”      “还别说,我倒是觉得小纪那里真不错,现在小纪是坐等着收废品,已经赚了很多钱了。咱们以后去收,开车下去各个县和乡镇去收废品,应该赚的更多”李武说   “李武说的没错,收废品去下面收应该能赚很多钱,说不定还能收上点文物什么的”小北京说   “小纪不是也收文物吗?”李四问   “收!但是认不太好,不大敢收”小纪终于谦虚了一次   “认不好?这太简单了!我叔叔就是师范学院历史系的老师,咱们市出土文物每次去鉴定的都有他,以后让他教你啊!”李武说   “好呀,那我就拜师学艺了!”小纪说      “其实我觉得小纪说的很好,反正费四和李四都会开车,你们俩就弄一个小破车去乡下收废品,肯定收入不错。你们再跟李武的叔叔学学鉴定文物,咱们市的文物可不少,收上一个大件你们就发了。你俩也没别的事儿干,我看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吧!”赵红兵考虑了一下说   “恩,我考虑考虑吧,的确是,现在也没别的事儿可干”李四说   “大年初六我拜师怎么样?李武你叔叔有空吗?小纪说   “应该没问题吧,拜什么拜,请他吃顿饭认识认识就行了,又不是外人”李武说      经过几天的考虑,费四和李四决定真去收废品了,而且他俩还准备跟家里要点钱买一辆二手130小货车,李武没事儿做,也非要和他俩一起去收废品。这个废品三人组就这样成立了。      大年初六那天,小纪出钱在“紫月亮”摆了一桌拜师宴。紫月亮是我市最早的几家大型个体饭店,无论是装修还是厨师的水平都非常高,就餐环境也非常好,但是据说老板娘是个“大破鞋”,所以市里的领导干部几乎从来不来这里吃。来这里吃饭的都是一些爆发户和小混混。      虽然拜师宴二狗没参与,但是后来二狗还是见过了小纪他们的师傅,也就是李武的叔叔,是位仙风道骨、鹤发童颜、骨骼精奇的神仙般的人物。据说那天在席间大家都拘谨的很,只有学识相对渊博的小北京和张岳能偶尔插上几句话。因为李老先生的学问实在太高且健谈,此老天文地理风水星象无一不通,所谈及的历史与墓藏、文物断代和风水玄学博大精深,无一人能够领会,一顿饭吃下来大家连皮毛都不懂。      而且还听说,当天在李老先生在的时候,最贫嘴的孙大伟居然一个多小时一句话都没说!真是难以想象!!      在留下几本书让小纪等人学习并撂下一句“不懂随时问我,记得看完把书还我”以后,李老先生飘然而去。      李老先生走后,这哥儿几个才恢复了流氓本色,动筷夹菜大口喝酒      “你叔叔真有文化,但是怎么会有你这么个没文化的侄子!”张岳很是感慨的对李武说   “唉,我是被文化大革命耽误了!”李武更加感慨   “那人家张岳就没经历文化大革命了?人家怎么考上大学了?”孙大伟很是不屑      “李叔说的那些实在是太有趣,太神秘了,咱们真得好好学学”小纪说   “我看啊,咱们也别收文物了,干脆挖古墓去算啦!”费四无论干什么,永远都是那么直接   “别介,那可是违法的,抓住要判刑的!”赵红兵说   “红兵你成天和流氓打架斗殴就合法啦?!”费四说   “红兵他自以为是除暴安良呢!你有辙吗?”小北京说   “说起打架我就上火,等二虎出院我非再打他一顿不可!”张岳一提打架就想起了他有生以来唯一吃的那次亏      紫月亮的单间是三扇2米高的木板拦成的那种,不隔音。当张岳说还要打架的时候,隔壁就听见一个男人说:“谁说打架呢?”   “我说呢!怎么了?”张岳喊了一句      隔壁的人没说话,听见椅子叮当的响,看样子是隔壁的人过来了。      赵红兵他们所在的单间的帘子被拉开了,走进来一个粗粗壮壮的男人,个子不高但很是彪悍,一嘴酒气,看样子是有点多了。      “刚才是谁在这边喊?”这个男人挺横   “我喊的,怎么了”张岳说   “你们这群小逼崽子,在这里吹什么牛?”这个男人出口就是脏话   “你说谁是小逼崽子”张岳看样子火气又上来了。      这时,赵红兵等人都强忍住笑。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醉鬼要倒霉了。以张岳的性格,肯定是要揍眼前这个出口伤人的男人了。这个醉鬼怎么这么倒霉,紫月亮吃饭的人这么多,他得罪谁不好,非得罪最不能得罪的张岳。      “你们这群小逼崽子”这个男人确实是喝多了,根本没听见张岳这句话   “你在说谁是小逼崽子!”看样子张岳的确是有进步,居然被骂了两句还没动手,只是嗓门大了点,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   “你们这群小逼崽子”这个男人绝对是醉了,连续三次重复这有一句话,而张岳问了两句他一句都没回答。      事后才知道张岳没动手的原因,张岳看他的确是醉了,又只有一个人。张岳觉得自己这边这么多人而且对方是个醉鬼,如果动手打他有欺负人之嫌,不是好汉所为,所以一直忍着。      “大哥你醉了,早点回家吧!”赵红兵说。   “你们这群小逼崽子,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认识我吗?”这个男人说   “我TMD不知道你是谁,你再不滚出去我打死你”张岳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我告诉你们,我是张浩然!”这个男人边说手边指指点点,一副恐吓大家的劲头。张岳共跟他说了三句话,他好象一句都没听见。      在座的人这下都明白了为什么这个男人这么嚣张,的确是有点来头。张浩然是我市83年严打前的市区大流氓。83年严打被判刑的时候定义为我市“流氓团伙二号头目”,判的是死缓,判完以后还挂着牌子游了街。可能是由于严打风过以后,当局也在纠正83年一些偏重的判决,所以虽然被判的是死缓,但是这些没被掌握犯罪事实的罪犯还是很快就放了出来,1986年底,我市放回了一大批83严打被判刑的流氓,张浩然就是其中的一个,而且是其中名气最响的人物之一。      “张浩然多个JB,你TMD再不滚我打死你”张岳怒了。别说是张浩然,就算是东方不败,张岳也照打不误。   “老子混社会的时候,你们…………”张浩然还是不走,但也还是仿佛没听见张岳说的话   “未来的世界是我们的!”张岳边说边抄起手边的一个空的白酒瓶子,直接朝张浩然的脑袋砸了过去。话音落地的同时,酒瓶子也砸碎在了张浩然的头上。      随着“哗”的一声脆响,张浩然的头也淌下了血。张岳手里拿着半截带着玻璃棱子酒瓶嘴指着他,没再说话,但是张岳表达意思他应该是能看懂:赶紧走,我张岳就不再打你。      张岳这一酒瓶也给他醒了醒酒,清醒了一大半的张浩然看着眼前这群气定神闲、微笑着看他被打的年轻人终于知道他这回是碰上硬茬子了。张浩然毕竟是老江湖,他清楚的知道,普通小混混听到张浩然的名字就没几个人敢动手。而一旦有人敢率先动手了,其它小混混肯定是一拥而上,痛打落水狗,而他眼前这群年轻人没有,除了张岳以外其它人根本连动手的意思都没有。张浩然明白了,这群年轻人是有必胜的把握。这群年轻人一定认为,有一个张岳对付他足够了。这群年轻人或许还认为,几个人打一个人不是英雄好汉,是在欺负人。      遇上这样气度的一群年轻人,酒醒了一大半的张浩然认栽了。      “这几位小兄弟,刚才老哥喝多了点,不好意思。来,咱们一起喝一个吧,刚才的事都是误会”张浩然拿起酒瓶,象征性的给在坐的每个人都倒了一点,给自己也倒了一杯,然后一饮而尽。      赵红兵等人没答话,也象征性的举了举杯,抿了一口酒。只有张岳看样子怒气还没消,没喝酒眼睛瞪着张浩然      “好了,几个小兄弟,老哥先走了!以后如果有事需要老哥照顾…………”      张浩然话还没说完,张岳已经把酒泼在了他的脸上。“谁TMD用你照顾”张岳泼完酒正眼都没看他一眼,蔑视至极。      张浩然看了张岳一眼,然后脸也没擦头也没回的掀起了门帘就走了出去。      张浩然出去以后,大家都说张岳泼酒的这一举动有点过分了。虽然张浩然喝多了来这边骂人不对,但是张岳把人也打了,人家也赔了礼,事情如果这样结束也就过去了。张岳却还这么不依不饶,确实有点过分。再说,张浩然虽然是在里面呆了几年,但毕竟也不是好惹的,这纯属闲着没事惹事上身。      “张岳你呀,肯定是嫌咱们的仇人还不够多,呵呵”赵红兵和张岳一向关系最好,也没太责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