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三十四节、上兵伐谋(上)

2008-04-25,Fri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5,009 views
孔二狗 4-25 18:34:48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三十四、上兵伐谋(上)       接到传呼后,赵红兵和张岳赶到了巴黎夜总会。       赵红兵和张岳到巴黎夜总会的时候,是北京时间晚上10:30,这是平时巴黎夜总会最热闹的时候。他俩一进这夜总会的门,就知道,今天这事儿大了。       因为平时的夜总会到了这个时候,早已是人声鼎沸,而现在,他们一句话也听不见,一点音乐也听不见。       偌大的巴黎夜总会里,只剩下几个服务生在默默的打扫着满地的碎酒瓶子,桌椅板凳东倒西歪,一片狼籍。霓虹灯早已关掉,开的全都是日光灯。       “富贵呢?”    “去医院了,刚走”服务生回答。    “怎么了?”    “被捅了6、7刀”       赵红兵和张岳随后去了医院。       手术室外,赵红兵和张岳看到了虽然看起来比较紧张但是还是显得很优雅的小梅。       “富贵被谁捅的?”    “赵山河”    “医生怎么说?”    “医生没说,现在抢救呢”       从小梅的口中,赵红兵和张岳了解到了事情的经过。       赵山河是在富贵回到巴黎夜总会后大概一个小时到的。       赵山河先叫了10个人堵在门口,任何人都不让进,更不让出。另外足足有50多人,全进了夜总会。领头的赵山河,手持开山大砍刀,身后的人有人拿斧子,有人拿锤子。见人就拿刀背抡,见桌子就用锤子砸。       可怜的巴黎夜总会,几个月内连续被砸两次。这次赵山河砸场子距离上次王宇砸场子还不到4个月。       两分钟后,夜总会的客人全被赶到了二楼。       “告诉你们,我是赵山河。今天我不砍你们,从今以后,谁来这里玩,我卸谁一条胳膊”海归混子赵山河普通话不错,喊得声音洪亮。       “富贵呢?”赵山河继续喊      赵山河没听见回音,但他看见了一双冰冷的眼睛,这双冰冷的眼睛正离他越来越近。      “富贵,你还认识我吗?”   “X你妈”随着富贵这声怒吼,富贵连人带刀都冲了过去。      看到用自己右手换来的夜总会被砸,富贵不要命了。      富贵出手极快,即使是只有左手,依然势如闪电。赵山河没想到富贵说动手就动手,猝不及防,只能用手臂挡住了已经刺到眼前的卡簧。赵山河手臂中刀。      同时,赵山河抡起开山刀朝富贵的头上也是一刀。      “X你妈,老实点,把刀放下”赵山河身后的两个兄弟都举起了枪。“蹲下”赵山河的兄弟继续喊,还学起了公安。      富贵扔了刀站住不动了,但也没蹲下。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此事的富贵,就是鱼肉。再动,肯定是死。不动,或许还有可能活下去。      富贵毕竟不是张岳也不是赵红兵,如果是张岳或者赵红兵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殊死一博。      “攮他!”赵山河捂着胳膊朝身后的一个兄弟说。   “朝他肝上扎”捂着胳膊的赵山河连扎富贵的具体部位都指导。   “操,你扎错了,那不是肝!”赵山河不断纠正扎的部位。   “把刀给我!”赵山河看见连扎五刀都没扎准,怒了,劈手抢了过来。      抢过了卡簧的赵山河只一刀,就扎在了富贵的肝上。      “看见没?这里才是肝!”赵山河不无得意的说。

(补发)第二部 第八节、碧云天、黄花地(下)

2008-04-21,Mo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4,206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2-29 1:15:10   第二部 拜金流氓      第八节、碧云天、黄花地(2)          经过几年的锤炼,书法已经练得有一定造诣的小北京在三姐走后的某天很忧伤很黯然的在宣纸上写下了“碧云天,黄花地 西风紧,北燕南归,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一副大字,行书,挂在了一个包间里。      “申爷这字写的真不错”张岳赞叹。张岳那时候伤已经基本好得差不多了,但是还是没敢回家,整日和赵红兵混在一起。   “字还行,就是意境差了点。现在是春天,他写这东西明显描写的是秋天。”赵红兵还不忘挖苦小北京。   “就你有文化!”小北京正郁闷着呢,回头嚷了一句   “呵呵,别朝我吼,你要是朝我喉能喉出老婆来,我让你吼一辈子都没事儿”赵红兵笑着说。      “就你赵酒颠有老婆!”小北京像是吃了枪药。   “……唉,喝酒去吧!”赵红兵一想也是,他嘲笑小北京无非是五十步笑百步,谁也不比谁强。他也就是在一段时间内有过女朋友,现在也跟人家结婚了。      小北京酒量不小,但是那天也喝多了。平时都是赵红兵喝多,他没事儿,那天是赵红兵还能勉强明白点事儿,小北京和张岳都已经开始说胡话了。      “再喝点儿!”小北京说   “你看看几点了,咱们饭店的服务员都下班了,再喝下去谁收拾桌子谁扫地?”赵红兵难得那天没喝多。   “去巴黎夜总会继续喝吧,那里现在才开场,我给富贵打传呼,让他开车来接咱们过去”张岳说。巴黎夜总会是我市的第一家夜总会,由于张岳那时是江湖中人,所以经常去那边玩。   “张岳你给富贵打传呼,让他撒楞地开车过来”赵红兵说。      虽然张岳在外面是社会上首屈一指的江湖大哥,但是在这兄弟几个面前,还是像当年一样。      当晚九点多,张岳、富贵、表哥、赵红兵、小北京等五人去了巴黎夜总会。      说起这个巴黎夜总会,二狗不得不佩服1993年我市人民的改良能力。因为二狗总以为夜总会是灯红酒绿的较为高档次高消费的场所,没想到夜总会这东西一到了我市,马上变味,变成了集演艺吧、迪厅、酒吧、妓院为一体的场所,更为独到的是,如果是晚上十点左右去了这个夜总会,那么肯定会认为自己是走错地方了,因为每晚10点,这里居然还表演一场二人转!你绝对会认为你是进了我市的二人转小剧场,而不是夜总会!      尽管每次进去都会给人以感觉是进了农贸市场,但不可否认的是该夜总会即使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其装修得也是十分豪华的,不但灯光音响一流,而且还在角落里放了几个涂满了fuck you之类英文字母的大汽油筒子,看起来貌似很狂野,但一端详就会发现那汽油筒子上的fuck you全写成了fake you,颇为扫兴。但是细想一下也宽慰了,因为往汽油筒子上喷字的这哥们儿虽然英文差点,但是显然汉语拼音还是很好的。Fake这汉语拼音的读音和英文 fuck很是接近。      该夜总会的名字叫“巴黎”,但是进去了以后就会发现极具乡土气息,因为老板就是我市一个乡下的铁矿矿长投资的。“巴黎”不但有二人转等东北特色,而且里面销量最大的酒水就是我市本地生产的1块5一瓶的啤酒!当然了,这啤酒在这里卖3块钱一瓶,有超过80%的人来这里一不喝红酒二不喝洋酒三不喝鸡尾酒专喝这外面卖1块5一瓶的啤酒,十分接近大众消费。总之,这里就差没卖我市七毛钱一斤的原浆白酒了。      这足以证明我市人民在1993年不喜欢装逼,全是整实在的。二狗又想起八年后我市第一家肯德基开业的时候,二狗亲眼见到了黄老破鞋(即黄老邪)和另外两个三十多岁的老爷们儿迈着欢快的步伐兴高采烈边走边聊进了这家肯德基,二狗还听见了他们聊天的内容,      “这家饭店咋样啊?”   “不知道啊,没来过,这不是新开的嘛”   “这是饭店吗?”   “咋不是呢?肯定是!你没看人家正在那吃着呢吗?”黄老破鞋见多识广   “不像!”      “服务员!点菜!”这三位刚刚坐下,就听见其中的一个胡子拉碴的人喊服务员。   “服务员!快点!点菜!”黄老破鞋不耐烦了   “先生您请到这里来点”一个KFC服务员站在柜台后朝他们招手。   “你们这饭店菜也太少了,唉,将就一下吧!你这有啥酒水啊?”黄老破鞋点完三个鸡腿汉堡后问服务员。   “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酒水”   “啥玩意?没酒?没酒你们开啥饭店啊!”黄老破鞋有点恼火了,挺不情愿。   “先生不好意思,真的没有”   “唉,那拉倒吧!”黄老破鞋拿着汉堡悻悻的离去了      十几分钟后,肯得基里面的人都听见了“哥俩好!八匹马!六个六”的划拳的声音。      众人惊愕之下转身望去,赫然发现黄老破鞋等三人每人左手抓着一个鸡腿汉堡,右手边放着一瓶52度白酒边划拳边对瓶吹呢!      “先生,不好意思,您能安静一下吧!”店长说   “你这里写着禁止划拳行令了吗?”黄老破鞋义正严词。   “……没有”店长的确是被黄老破鞋给问楞住了,估计全中国第一拨来肯德基喝酒的就是黄老破鞋他们了   “那我们划划拳咋的了?不行啊?”黄老破鞋更加理直气壮了   “………………”      “我们肯德基这里没有自带酒水来吃的”店长是个小姑娘,被黄老破鞋问了一楞以后又想出了点新词来撵黄老破鞋他们。   “谁想自带酒水啊?你们这里没卖酒的呀!这酒我跑了大老远才买回来的,你以为我愿意啊!”黄老破鞋看起来还挺委屈。   “………………”   “你们这是饭店吗?”黄老破鞋不依不饶   “当然是”   “全中国有不卖酒的饭店吗?”   “我们这不是中国的,我们这快餐店是美国的”   “爱哪国就哪国,在中国开就得遵照着中国的规矩!我就在你这喝了,你爱去哪儿去告就去哪儿去告!”黄老破鞋说完这句,再也不看店长一眼,继续划拳开喝了。   “…………”店长无言以对。      俩小时后,黄老破鞋等三人醉熏熏的离去,光荣的成为了人类历史上在肯德基喝多的第一人。      当二狗听完黄老破鞋最后那句“在中国开饭店就得按照中国的规矩”时,对黄老破鞋景仰不已,过去十几年对他的恶劣印象一扫而光。脊梁啊!骨气啊!现在每当二狗去肯德基吃饭的时候看到桌子上面垫着的“肯德基和传统洋快餐的区别、肯德基更加接近中国人口味”的宣传资料,总觉得肯德基特虚伪,如果KFC真的想中国化,那么起码就应该在我们东北地区加上“鸡腿堡+署条+鸡翅+二两白酒”这样的套餐以更好的实现本土化战略。      二狗举以上黄老破鞋与肯德基之战这个例子的目的是想论证两件事儿。      1、我市人民向来都不在吃喝玩乐这几个方面装逼,连黄老破鞋都不装还有谁装?    2、“巴黎夜总会”的确十分迎合我市人民的口味,本土化战略十分成功,营销方面远比肯德基灵活,生意也更为火暴。         正是这次张岳、赵红兵等人去这家“巴黎夜总会”引发的一系列血腥残杀,使张岳真正拥有了实业。

第二部 第十五节、蝴蝶效应(上)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9,872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3-13 18:26:49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十五、蝴蝶效应(上)       勾疯子和李老棍子之间的争斗是由于陈卫东跑路而引起的,由于陈卫东跑路后青原鹿关门,陈卫东手下的妓女光荣的成为了我市首批下岗女工。       由于陈卫东经营多年,手下当红的妓女不少,这些妓女不愁没出路,而且还犯抢。据说当年陈卫东手下的小春等头牌早已红遍半个东北,再就业不成问题。她们正像是几年后刘欢专门为下岗女工所唱的“看成败,人生豪迈,让我们从头再来”,她们只要从头再来就行了。      她们的境遇远比两三年后我市几家大型国营工厂中那些已为国家奉献出青春的30岁左右的女工下岗后为生活所迫卖淫要强得多,两三年后的下岗女工卖淫女,那才真的是欲哭无泪。      勾疯子一直在为火车站前的卖淫一条街看场子,基本每个场子都有股份,所以十分希望能得到陈卫东旗下的那些当红妓女,而当时的李老棍子已经开始多元化经营,他手下的黄老邪已经转攻色情业。90年代初的我市,色情业的从业者无论是规模还是数量,与现在相比都相去甚远。在市场竞争并不十分激烈的前提下,陈卫东、勾疯子、黄老邪、毛琴等四人堪称色情业四大巨子。在富贵与赵山河一战过后,陈卫东跑路,巴黎夜总会的毛琴失业后带着队伍投奔了黄老邪。      有了毛琴协助的黄老邪风头一时无两,而勾疯子方面则相形见绌。勾疯子不希望我市的色情业市场成为黄老邪的绝对独占型市场,而是希望能成为勾疯子与黄老邪的二大寡占型市场。所以陈卫东手下的当红待业妓女就成为了勾疯子手中最重要的筹码,这个筹码,勾疯子志在必得。       矛盾由此产生。这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一个陈卫东跑路了,这边两大流氓团伙干起来了。       勾疯子和黄老邪以前认识,但是并不是很熟。黄老邪虽然怕刘海柱和赵红兵,但他真不怕勾疯子,因为黄老邪在江湖上名气也不小。而且,最关键的是,他那深入骨髓的装逼行为已经欺骗并蒙蔽了他自己,他错误的认为勾疯子是他的晚辈,总得给他黄老邪几分面子。       勾疯子主动找的黄老邪,那时勾疯子被张岳捅了以后刚刚痊愈。据传二人曾有如下对话。       “黄老破鞋,卫东出事了,知道吗?”勾疯子明知顾问。勾疯子知道陈卫东跑路以后有点幸灾乐祸,他可是尝过张岳的苦头,知道张岳的厉害。    “别叫我黄老破鞋行吗!叫我黄哥。我当然知道卫东出事了,你说他得罪谁不好,非去得罪张岳去,这不是活腻了嘛”每次有人叫他“黄老破鞋”的时候,黄老邪都会耐心的纠正一下。    “卫东走了,青原鹿那些小姐怎么办,以后她们吃什么?黄老破鞋你说呢”勾疯子故作忧心忡忡的样子。    “叫我黄哥”黄老邪又耐心的纠正了一下。“疯子,她们爱怎么办你操什么心啊?和你有啥关系呀?”黄老邪继续说。       “我的意思是,我在火车站那边不是有几个店嘛。我琢磨着把她们都招过去”兜了一大圈,勾疯子终于说明来意了。    “那你来跟我说这个干啥?你有能耐你就招去呗,我又没拦着你。”黄老邪自信有能力把陈卫东那里的当红妓女都招入麾下,剩下的再留给勾疯子。毕竟,勾疯子在火车站前的那些小店虽然数量不少,但是毕竟店面小,属于粗放式经营。    “我的意思是,现在巴黎夜总会的毛琴都已经带着那些小姐来了你这里,你这里也不缺小姐,卫东那里的小姐,我就都招了去我那里吧,你没意见吧!”勾疯子说的挺客气。    “人家爱去哪去哪,这个我可管不着。要是非要来我这里,我也不能把人家轰出去是吧!”黄老邪说的貌似在理       “你这里已经有这么多漂亮的小姐了,你咋也得给兄弟留口饭吃对不”勾疯子一向脾气暴躁,看到黄老邪在那里悠哉悠哉的抽着烟,火气有点上来了。    “谁不让你吃饭了?你爱吃啥吃啥”黄老邪说完眯上了眼睛。他自认勾疯子不敢对他怎么样。    “跟你说正经事儿呢!”看到黄老邪这个态度,勾疯子的火彻底上来了。   “说就说呗”黄老邪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吐了个烟圈。      “黄老破鞋!”勾疯子怒吼了一声。   “叫黄哥”      黄老邪这句“叫黄哥”还没说完,眼前出现了一把雪亮的大号卡簧,黄老邪根本来不及躲闪,被这一卡簧端端正正的抡在了嘴唇上,上嘴唇和下嘴唇全被砍裂了。       勾疯子这是被黄老邪给气急了,犯了疯病,他掰开卡簧想都没想就朝黄老邪砍了过去。他已经忘了,卡簧是用来捅人的,不是用来砍人的。       “黄老破鞋,你还装吗?你再装我砸了你场子!”勾疯子一刀砍完,看黄老邪没还手,也就没再捅。    “…………”黄老邪的上嘴唇和下嘴唇全被这凌厉绝伦的一刀砍豁了,满嘴是血,用手捂着说不出话。自从被赵红兵吓得跳楼之后,黄老邪已经多年不打架了,近年来专心做生意,身上再也不带刀了,看着拿着卡簧的勾疯子,黄老邪真的不敢还手。   “卫东那的小姐我全要了,你找谁来也不好使!”勾疯子说完这一句,转头走了。      兔子三瓣嘴,93年的黄老邪,四瓣嘴。      嘴上被砍了一刀的黄老邪随后就去找了李老棍子。      李老棍子本人还是以倒腾文物为主,但在黄老邪那也有他的股份。他听说此事后非常恼火,他自认为自己一直是我市最大的流氓头子,这么多年来,除了折在过赵红兵手里以外,还真没有人敢在他的太岁头上动土。而且,李老棍子和同时代的其它的混子真不太一样,当别的混子八十年代都成天在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打打杀杀的时候,李老棍子就已经专心赚钱了。和钱无关的架,李老棍子从来都不打。      李老棍子视力一直不是太好,近视散光加斜视,到了93年的时候,一只眼睛已经接近失明,好多年都没亲自动手打架了。但是如今勾疯子不但威胁到了他的江湖地位而且还直接侵犯到了他的利益,他怎么能忍?      李老棍子决定,先派当时他手下的头号悍将志刚去砸几个勾疯子的场子。志刚是在土豆被崩、老五洗手后李老棍子手下的头号猛将。二狗曾见过志刚几次,个子高高略显肥胖,和李老棍子一样,也戴个眼镜。在九十年代,全市戴眼镜的混子极少,出名的只有李老棍子和志刚,他俩那是真近视。现在则不同,现在我市的黑社会头目多数都戴着眼镜,就算不近视也戴个平光镜,以显示其斯文。      志刚此人颇具传奇色彩,战国末年秦舞阳十三岁时敢在闹市中手刃仇人一举成名,而志刚则是十四岁时在闹市中用一把三棱刮刀捅死了总是欺负他父母的亲叔叔,据说他杀人之时刚上初中二年级,全校的黑板报上当时有年级组学习成绩排名,他的大名从未下过年级前三名,学习成绩极好,他入狱后,老师乃至校长无一不扼腕叹息。      作为少年犯的志刚在服刑数年之后出狱,据说志刚当时曾想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但是出狱后无任何工厂或者单位愿意接收他,而且他又是少年入狱身无一技之长,生活根本无法维持。无奈,志刚做了职业混子。经人介绍他跟了李老棍子,志刚看着那些当年学习成绩远不及他的同学们一个个或者读了大学或者发了大财,心理极不平衡,总想报复社会,所以他打架时下手比谁都黑。      很快,由于智商高、下手黑,志刚成了李老棍子手下的头号战将,每逢大事,李老棍子必派他去解决。      这次,李老棍子又找了他。

第二部 第十一节、右手(上)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8,471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3-2 22:00:25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第十一节、右手(上) 第二天下午,富贵带着几个小兄弟去了紫月亮的一个包间,这是黄老邪和他约定的见面地点。与其同行的,还有犟驴蒋门神。这是张岳怕富贵吃亏,特地叮嘱蒋门神与其同去。 紫月亮是张岳罩着的场子,在这里,富贵可以算是主场作战。 那天赵山河带着几个兄弟过来的时候,富贵和蒋门神早已沏好了茶在那里等着他了。 “富贵,来了有一会儿了吧!”一向莽撞的赵山河今天还挺客气。 “来啦!我也刚过来”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富贵也挺客气。 “咱们聊聊上次在巴黎夜总会的事儿吧,是宋老板找到了我哥陈卫东,我哥让我来和你谈谈。虽然说事情是一场误会,但是宋老板的意思是,不管怎么说,你们也伤了人,总得意思意思,是吧?”赵山河倒是个痛快人,没多废话,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哦,那你们是什么意思?”富贵的话向来不多。 “宋老板的意思是既然大家都是道上的朋友,你们拿出点钱来,这事儿也就这么算了”赵山河还是很会说话的。 “恩,你继续说。” “你们捅了三个保安,又伤了一个模特。还有你们那个姓申的,又是他吧!他也太狠了点吧!人家拉了拉他,他就把人家打成那德性,现在人家还在医院里躺着呢”赵山河一直对小北京当年在饭店外踹他那一脚耿耿于怀,只是后来闹出了人命,赵山河才没找小北京报复。 “姓赵的,你会好好说话吗?有事儿说事儿,别整那些没用的”犟驴蒋门神这几年来跟着张岳嚣张习惯了,现在听到赵山河这不敬的口气,火气有点按捺不住。 “老蒋,听人家把话说完。”富贵打断了蒋门神的话,“你继续说”富贵对赵山河说。 “宋老板的意思是,你们拿出十万块钱来,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你们张老板家大业大,这点钱不算什么吧”赵山河被蒋门神顶了几句,有点不舒服,语气硬了起来。 “恩,还有吗?”富贵很沉着。 “没了”赵山河话说完了,觉得很轻松,他看富贵的态度好象并不反对拿十万块钱出来的事儿。 “钱,我们是不会给的”富贵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啥?”赵山河楞住了。他没想到看起来和和气气的富贵说出来的话如此强硬。 “钱,我们是不会给的”富贵以同样的语气重复了一遍。 “那你们打人就白打了?” “白打了”富贵头不抬、眼不睁。张岳昨天就是这么交代给他的。 “你们有点太欺负人了吧!不准备赔钱找我来谈个鸡吧毛?”赵山河终于忍无可忍,怒了。 “我和你只是谈谈,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赔你们钱?再说,是巴黎夜总会的人拉的申哥,申哥才动的手。后来我看见范进他们要打申哥,我才动的刀。双方都有错, 凭什么我们赔钱”富贵轻声说完,喝了一口茶。“还有,你说话注意点,别满嘴脏话,我们兄弟几个脾气都不太好”富贵清楚的记得张岳的吩咐,“如果不服,消 他”。 “富贵,你他妈的别太得瑟了!别人怕你,我就不他妈的尿你!”赵山河“霍”地站了起来。 “我操你妈”蒋门神挥起茶碗,一杯滚烫的热茶泼在了赵山河的脸上。 赵山河被这杯热茶泼得满脸都是,一时睁不开眼睛。同时,他感觉右腿一凉,富贵出刀就是快,一秒之内,拔出卡簧、弹开、捅人,一气呵成。 这次,赵山河还没来得及咨询清楚究竟是“单挑还是群殴”,就已经被捅了。看来,九十年代的混子和八十年代就是不一样,只要能打赢,不择手段,而且连选择题都懒得做了。 这样不讲道理且不爱动脑的人,让赵山河这个命题者很头疼。不但头疼,而且腿疼。 富贵虽然一出手必然见血,但是他和张岳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换作张岳在的话,不可能是朝赵山河的腿上捅,肯定一刀就刺向赵山河的胸口。 赵山河虽然被富贵和蒋门神偷袭,但是他终归是我市的单挑之王,盛名之下,还是有两下子的。刚被富贵刺中,他就闭着眼睛抓住了富贵抓刀的手腕,用力一扭,就把富贵的手臂掰了过来。同时,赵山河也夺过了富贵手中的刀,随手架在了富贵的脖子上。 “谁再上来我就扎了他”赵山河忍住腿上的剧痛吼了一句。 蒋门神虽然掏出了刮刀,但是看到富贵被赵山河制住,也不敢上前,他也怕赵山河暴怒之下真一刀杀了富贵。 “老蒋,捅这傻逼”自幼父母双亡的富贵绝对是个亡命之徒,他自从跟了张岳以后就没打算过要再活多久。如今他虽然被赵山河扭住了手腕一动都不能动,但是依然不服。 蒋门神看了看富贵,没说话,也没上前。他虽然是头犟驴,但是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兄弟被捅死。 “操你妈,反正你们不给钱,今天我就带他走!”赵山河说着就推着富贵走了出去。 “操你妈,你敢动富贵一指头,我就放火烧了你家!”蒋门神拿着刮刀指着蒋门神说。 “不烧了我们家你他妈的是孙子”赵山河抓着富贵走了出去。 “你他妈的动动试试!”蒋门神咆哮 赵山河没答话,推着富贵上了车。赵山河千不该万不该去激蒋门神这头犟驴,蒋门神可是说得出就做得到的。 一小时后,张岳带了十几个人到了陈卫东的饭店,在饭店里,张岳没有看到陈卫东也没看到赵山河,担心富贵安危的张岳当时并没有砸了陈卫东的饭店。 两个小时后,张岳见到了脸色惨白,说几句话就会疼得晕了过去的富贵。 富贵的右手连手腕被赵山河用坚硬的石头砸了至少50下,完全粉碎,血肉模糊,再也没有恢复的希望。 据说,赵山河又给富贵出了一道废话般的问题“你用哪只手捅的我和其它几个人?” “右手”富贵丝毫没含糊。 “好!新帐旧帐一起算,看你以后拿哪只手捅人!”赵山河说完就拿起石头砸了下去。 当晚,陈卫东饭店的门上多了两个枪眼。赵山河家失火,但很快被扑灭。

第二部 第九节、富贵出手必伤人(上)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40,488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2-29 13:44:48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第九节、富贵出手必伤人(上)          张岳、小北京、赵红兵等五人到了巴黎夜总会的时候,小北京已经路都走不稳了,满口胡话,印象中小北京上次喝多还是赵红兵和高欢分手那次。       据说张岳等五人进夜总会大门时煞是风光,来自全市各行各业的小混子不停的跟这几位大哥打招呼。       “张哥,来啦”和张岳打招呼的最多,混子们都以认识张岳为荣。    ”富贵哥最近去哪了?”认识富贵的也相当不少。    “红兵大哥来玩儿了?”跟赵红兵打招呼的混子并不多,因为认识赵红兵的多数都是一些老混子,年轻一代的混子根本没机会认识赵红兵。93年我市的青少年混子对赵红兵这个名字已经有了接近图腾崇拜式的膜拜,枪击二虎及逼李老棍子跳楼等一系列事迹已经作为传奇传颂。全市的人都认为,赵红兵家里肯定有个小型弹药库,他和他那兄弟几个各个都是拿起枪就敢开的硬茬。其实二狗知道,那时的赵红兵最厉害的武器恐怕就是他饭店后厨的那几把菜刀了。    “申爷,今天有空了?”和小北京打招呼的多数都是一些他饭店的常客。       张岳等五人在众人的簇拥下上了夜总会二楼的一个小包间,既可以避免被人打扰又可以看见二人转等节目,刚进了包间小北京就呕吐了起来。       “富贵,表哥,扶申爷去洗手间”张岳吩咐。       “张岳,怎么是个人就认识你啊”赵红兵很是纳闷张岳怎么认识那么多人。    “和我打招呼那些我多数都不认识,他们认识我,我不认识他们,没几个能叫出名字的”    “呵呵,早就听说你混得不错。这里怎么这么吵啊?”赵红兵一时不大习惯这个气氛。他入狱前全市连一家迪厅都没有。    “咱们那申爷呢?还没吐完呢?”张岳想起了刚去洗手间的小北京。      这时,雄壮的军乐响起,夜总会的节目开始了。赵红兵听到军乐特别有感觉,附下身向一楼中心的舞池望去。只见军乐声中四个一身银灰色短裤束胸的衣着暴露的模特托着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迈着正步走进了舞池,这几个模特的正步踢得极为规范,如果不是穿的这么少再换上一身军装,说不定还真有人会以为这就是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仪仗队呢。      我市人民就爱搞这些土不土洋不洋的东西,夜总会演出之前先出国旗、奏国歌,也就是我市人民能想得出来,二狗认为这纯属恶搞,在全国人民风行恶搞之前的十年,我市人民已经开始恶搞国旗、国歌了。赵红兵看得津津有味,他也觉得这四个青春靓丽的女模特手托一面五星红旗很是有趣。      当赵红兵煞有兴味的看着一楼的刚上台的几个模特时,忽然听见全场“哄”的一声笑炸了。赵红兵定睛一看,这几个模特身后,跟着一个消瘦但结实的身影,这个人光着膀子,面带微笑,腰杆笔直,趾高气昂,踢着比这几个模特还规范的正步,意气风发有板有眼的跟在这几个模特的身后向场中心走去。       这人正是已经醉得不知东南西北的小北京!事后小北京回忆说,好久没听到军乐了,酒后一听到军乐就按捺不住兴奋,激发了表演欲,刚在洗手间吐完的他借着酒劲就跟着这几个模特走上了台去。       “申爷,好样的!”    “申爷!牛逼!走的好!”    “申爷,你实在……是……太牛逼了”    认识小北京的人都开始起哄了,因为他们都觉得小北京这正步走得实在是太有板眼了。      受到了大家鼓励的小北京依然面带微笑,继续跟在这四个模特身后一丝不苟的踢着正步。小北京一向热衷于表演,但是赵红兵出狱前他一直忙于饭店的经营,很少有机会出来玩。这次来到了如此热闹的场合,不登台表演表演他也就不是小北京了。就算把小北京放到国家大剧院,小北京肯定也敢表演,他一向自认老子天下第一。       “哈哈哈哈,那不是小申吗?”赵红兵看见了跟在模特身后一本正经踢着正步的小北京,实在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他怎么今天醉成了这样”张岳一看也乐坏了。       这时,军乐结束,小北京以军人最标准的立正姿势站在已经立正了几位模特身后。       这时全场的观众都已经被小北京逗得笑岔气了,一团乱哄哄。但无论是正步还是立正,小北京始终一丝不苟,十分认真。他越是认真观众笑得就越厉害。       小北京这突然上台把夜总会的主持人给弄糊涂了,这算是哪出啊?没安排这样的节目啊!怎么办?继续吧!这个主持人显然不认识小北京是谁,也不知道小北京是跟谁一起来的。       “奏国歌!全体起立!”主持人按程序喊完以后,示意夜总会看场子的人把小北京拉下台去。       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响起,小北京微笑的表情转为严肃、庄重,“啪”的一下敬了个正宗的军礼,目光凝视远方,若有所思。       台下的观众笑得更欢了,都被小北京这出众的表演能力和认真劲折服了。       “申爷,儿白……”大家都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溢美之词夸奖小北京了。       这时,夜总会的看场子的人冲上去了两个去拉小北京,小北京的上衣不知道脱到了哪里,所以这两条大汉就抓住了小北京正在敬军礼的胳膊,拼命的往台下拉。      酒已经喝多了的小北京正在表演的兴头上,被这两个大汉拼命的拽,火气有点按捺不住了!赵红兵、小北京、张岳、李四等人早已经在我市大名鼎鼎,无论走到哪都被人叫一声“哥”。小北京什么时候受过这气。这两个看场子的认识张岳,但肯定不知道小北京是谁,如果他们知道了,肯定吓死也不敢。       “你放开我,奏国歌呢”小北京回头喊了一句    “你给我下来!”那俩大汉还都不放手,还要拉小北京       汹涌澎湃的国歌声中,夹杂了凄厉的两声惨叫。       小北京踹飞了一个,又扭脱臼了抓他手的那条大汉的胳膊。       夜总会里的笑声嘎然而止,一下沉寂了下来。       夜总会里看场子的10几个人看到两个同伙被打,齐齐冲向了站在台上的小北京。       看着冲上来的这10几条汉子,小北京微微一笑,拉开了架势,迈出弓步,双手一摊。       “我操!佛山黄飞鸿!”台下有人惊叫!小北京摆出了黄飞鸿的经典开场招式。       小北京这招就是跟他刚刚看过的电影《黄飞鸿之狮王争霸》中李连杰学到的,这姿势之正宗不亚于他走的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