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三十二节、替天行道

2008-09-27,Satur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标签: | 41,839 views
三十二、替天行道【不说话,玩命更新,国庆前完成50节】       张岳不会忘掉,九年前他给刚出狱的富贵买了一套西装和皮鞋以后,孤儿富贵扑通一下给他跪下叫了他一声“大哥”的情景,富贵那双真诚又略带可怜的眼神,张岳今生不会忘掉。       叫了一声大哥,这一辈子,就是他的大哥。       富贵没有父母,张岳就是他唯一的亲人。张岳不为他做主,谁能为他做主。       张岳在江湖中混的太久了,他明白,在98年的中国南方,早就有了真正的黑社会组织,也有了职业的杀手,那些杀手都是身背多条人命,被黑社会大哥养着,轻易不用,只要一用就是杀人。对方敢于对富贵这样下手,足以说明对方有搞定黑白两道的本事。对付这样的人,想报仇就只有一个办法:暗杀。       张岳让马三找几个不要命的小兄弟,是因为马三跟了张岳多年,是最值得信任的的兄弟,而且马三在前段时间在街头与老古一战,让张岳确信马三手下的那几个兄弟是真不要命。在南山之战中,张岳也见到了脸上一条鲜红的刀疤的拿着手榴弹扣着保险的九宝莲灯。       干这样的事儿,就得找这样的小兄弟干,这样的小兄弟没家没业,需要钱,忠诚,不要命,渴望成名。张岳手下其它的猛将其实也不少,但他们在社会上多少有了些名气,手里也有了点钱,这样的人,如果说明确的告诉他们要去杀人,他们多数都有可能会畏首畏尾。       接到了张岳的电话后,马三找来了大志和九宝莲灯。       “你俩跟着我这么久了,三哥我也没给你们太多的好处。现在我大哥(张岳)有点事儿要办,缺人手,愿意帮忙吗?”    “愿意!”俩人异口同声的回答,而且俩人都挺兴奋。能够跟张岳一起做事,是他俩的梦想。    “呵呵,先别说愿意。你俩知道是要去干什么吗?”    “……不知道。”    “……可能是要去做人……你们俩还愿意帮忙吗?当然了,事儿办完了,大哥不可能亏待你们”    “……”大志和九宝莲灯都沉默了,毕竟,杀人对于他们来说,是从未干过的事儿。       “不愿意去就别去,大哥再找别人也是一样的。”马三说。二狗始终认为马三这人人品不错。    “……我愿意……”沉默了一会,九宝莲灯说。九宝莲灯应该想起了在火车站对面那个又低又矮的平房中当卖淫女的亲姐姐,想起了他的住在垃圾场旁边贫民窟中的爸爸妈妈,虽然他们把他赶出了家,但他们毕竟是他亲生的爸爸妈妈。    “我也愿意……”大志说。大志应该想起了动力大火车,那个虽然长的很一般但是大志却喜欢的要命的女孩子,那个曾经嘲笑他根本买不起诺基亚8110的女孩子。    “恩,想好了吗?想好了的话,现在你们就去大哥的公司。”    “想好了。”这哥俩儿这回异口同声。    “去吧,大哥在等你们。”       在90年代末的东北,如果没权没势的穷人想翻身,那么女人要出卖自己的肉体与尊严,男人就得玩命来换,拿命去赌。       如果大志和九宝莲灯把事儿干得干净漂亮,他们获得的不仅仅是一笔数额不小的钱,而且他们还将获得张岳的赏识,在我市能够获得张岳的赏识,那离飞黄腾达已经很近了。连蒋门神现在在社会上都被称为蒋总了,他俩如果帮张岳办成了大事儿,那肯定在社会上的地位也不会比蒋门神差太多。       在张岳那个70多平米的办公室里,大志和九宝莲灯见到了张岳和蒋门神。       “就是你前段时间把大耳朵给开瓢了吧!”张岳认识九宝莲灯。    “恩,我俩一起干的。”九宝莲灯指了指大志。      张岳看了看大志,乐了。张岳也见过大志多次,每次看见大志,大志那造型都能把张岳看得哑然失笑。      就好像这两天网上有人说咱们神七的航天员长得都一般,不够帅,全球都在关注咱们的三个航天员,国家应该派几个长的帅点的上去。二狗琢磨着要是派什么“加油,好男儿”那几位上去的话,虽然帅是足够帅,但是估计得多带点成人尿不湿什么的。      看人家张岳就不在乎大志造型有多土。毕竟,张岳是要带人去做人,不是带人去参加选秀。长成什么样、穿成什么样都无所谓。       “恩,马三跟你俩说清楚了吗?”    “说清楚了。”    “知道要去干什么了吗?”    “知道了。”      “恩,那好,把东西先给他们。”张岳转身对蒋门神说。张岳除了跟赵红兵废话不少以外,平时还真没几句废话。      蒋门神拿着早就准备好的用报纸包着的两个包,分别给了大志和九宝莲灯。      “别客气,先拿着。其它的回来再说!”蒋门神分别把两个包放在了他们的手里。      两个报纸包的钱,各五万。      大志和九宝莲灯这辈子见过10万块钱吗?应该是没见过吧。      “走吧!出去吃口饭,一会儿乘火车去广州。”张岳起身站了起来。      乘火车而不是乘飞机,为的是不留下姓名。      当晚,张岳、蒋门神、大志、九宝莲灯等四人就踏上了南下的火车,目的地是广州。      张岳没有直接去珠海找小梅,那是因为他要去李四那拿点“东西”。      据说是张岳那天凌晨是自己一个人在天河的一个又脏又破的大排档里见的李四。而且听说这两个身家千万的社会大哥见面以后一句话也没说,没有叙旧也没有寒暄,每人点了一份八块钱的烧鹅饭埋头开吃,吃完以后,李四掏出16块钱买了单。      李四买完单后,递给了张岳一个书包。      张岳接过书包,伸手拦出租车。此时他听见身后的李四用他特有的嘶哑的嗓音说了一句:“需要帮忙,说一声。”   张岳回头,笑了:“四儿,我知道。”      张岳上车走了,或许他还回头看了看依然站在那里看着他所乘坐的出租车远去的叼着烟、眯着眼、消瘦并且驼背的李四。      广州的霓虹灯,的确是比我市的要亮一些。但李四,还是那个永远值得信赖的“四儿”。      这就是兄弟,无论多少年没见、无论多长时间没联系还是一样:你说一句话,我的命,你拿去。      当夜,张岳等四人乘坐出租车到了珠海      在珠海,张岳见到了小梅。      富贵死后,这些小姐一个都没走,都要留下跟着小梅继续干。中国自古不乏侠肝义胆的妓女,梁红玉、小凤仙哪个不是巾帼烈女?谁说婊子无情?据说富贵死后,这些妓女你出5000、我出10000,居然拿着自己辛辛苦苦卖身的钱要集资为富贵报仇!      “是谁害了富贵?!”张岳问。   “是一个夜总会的老板,也是东北人,但是已经在珠海很多年了。前段时间,富贵和他发生了冲突,我早就听说他扬言要做了富贵。除了他,富贵在这里根本没得罪别的人。不是他干的还能是谁干的?富贵被害以后,我还听说他们有人说这就是得罪他们的下场……”   “你不是报案了吗?为什么不把他抓起来?!”   “报了,没用。他进去被审问了几句,就被人保出来了。保他的人挺有来头,估计公安局也不会继续追究了。”      “保他的人是谁?”   “据说是个高干子弟。”   “恩……”张岳不说话了。      张岳知道,无权无势甚至连爸妈都没有的富贵,想靠政府为他报仇,希望忒渺茫了。      《水浒》中扯起的那面杏黄旗上写着:替天行道。      什么是替天行道?为什么要替天行道?那就是当“天”已经不能做出公正的裁决的时候,就要有好汉跳出来替“天”把这个“道”给“行”了。      今天的张岳,就是要替天行道。      临别时,张岳跟小梅说了两句话。      1、 告诉我那个人的名字和住址。   2、 跟谁都别说我来过珠海。

第二部 第三十四节、上兵伐谋(上)

2008-04-25,Fri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5,009 views
孔二狗 4-25 18:34:48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三十四、上兵伐谋(上)       接到传呼后,赵红兵和张岳赶到了巴黎夜总会。       赵红兵和张岳到巴黎夜总会的时候,是北京时间晚上10:30,这是平时巴黎夜总会最热闹的时候。他俩一进这夜总会的门,就知道,今天这事儿大了。       因为平时的夜总会到了这个时候,早已是人声鼎沸,而现在,他们一句话也听不见,一点音乐也听不见。       偌大的巴黎夜总会里,只剩下几个服务生在默默的打扫着满地的碎酒瓶子,桌椅板凳东倒西歪,一片狼籍。霓虹灯早已关掉,开的全都是日光灯。       “富贵呢?”    “去医院了,刚走”服务生回答。    “怎么了?”    “被捅了6、7刀”       赵红兵和张岳随后去了医院。       手术室外,赵红兵和张岳看到了虽然看起来比较紧张但是还是显得很优雅的小梅。       “富贵被谁捅的?”    “赵山河”    “医生怎么说?”    “医生没说,现在抢救呢”       从小梅的口中,赵红兵和张岳了解到了事情的经过。       赵山河是在富贵回到巴黎夜总会后大概一个小时到的。       赵山河先叫了10个人堵在门口,任何人都不让进,更不让出。另外足足有50多人,全进了夜总会。领头的赵山河,手持开山大砍刀,身后的人有人拿斧子,有人拿锤子。见人就拿刀背抡,见桌子就用锤子砸。       可怜的巴黎夜总会,几个月内连续被砸两次。这次赵山河砸场子距离上次王宇砸场子还不到4个月。       两分钟后,夜总会的客人全被赶到了二楼。       “告诉你们,我是赵山河。今天我不砍你们,从今以后,谁来这里玩,我卸谁一条胳膊”海归混子赵山河普通话不错,喊得声音洪亮。       “富贵呢?”赵山河继续喊      赵山河没听见回音,但他看见了一双冰冷的眼睛,这双冰冷的眼睛正离他越来越近。      “富贵,你还认识我吗?”   “X你妈”随着富贵这声怒吼,富贵连人带刀都冲了过去。      看到用自己右手换来的夜总会被砸,富贵不要命了。      富贵出手极快,即使是只有左手,依然势如闪电。赵山河没想到富贵说动手就动手,猝不及防,只能用手臂挡住了已经刺到眼前的卡簧。赵山河手臂中刀。      同时,赵山河抡起开山刀朝富贵的头上也是一刀。      “X你妈,老实点,把刀放下”赵山河身后的两个兄弟都举起了枪。“蹲下”赵山河的兄弟继续喊,还学起了公安。      富贵扔了刀站住不动了,但也没蹲下。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此事的富贵,就是鱼肉。再动,肯定是死。不动,或许还有可能活下去。      富贵毕竟不是张岳也不是赵红兵,如果是张岳或者赵红兵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殊死一博。      “攮他!”赵山河捂着胳膊朝身后的一个兄弟说。   “朝他肝上扎”捂着胳膊的赵山河连扎富贵的具体部位都指导。   “操,你扎错了,那不是肝!”赵山河不断纠正扎的部位。   “把刀给我!”赵山河看见连扎五刀都没扎准,怒了,劈手抢了过来。      抢过了卡簧的赵山河只一刀,就扎在了富贵的肝上。      “看见没?这里才是肝!”赵山河不无得意的说。

第二部 第三十三节、做贼心虚(下)

2008-04-25,Fri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4,479 views
孔二狗 日期:2008-4-25 16:00:30 第二部分、拜金流氓      第三十三节、做贼心虚(下)      张岳和富贵从刑警队出来后,直接去了赵红兵家。那天,二狗也在。      “表哥折了”张岳说   “知道了”赵红兵没什么表情。      两个人又是长时间的沉默,站在一旁的富贵也不敢说话,看着他俩沉默。      “……表哥至少得判15年”赵红兵点着了一根香烟,用力的甩了甩手中的打火机。从他的表情和动作中,二狗根本看不出他有一丝阴霾。越是有事,赵红兵越是镇定。      张岳没答话,自己也点着了赵红兵扔过来的一根香烟。      听到赵红兵这句话,富贵又流下了眼泪。      “富贵,有点男人的样儿!”看着富贵又哭了,张岳有点心烦。   “大哥,表哥他不会判死刑吧……”富贵知道表哥一切罪名都是由他而起,他又一向和表哥关系最好,所以格外的难过。   “肯定不会!富贵,你先回去吧!一会你的夜总会又要开始营业了。”赵红兵说。赵红兵想单独和张岳聊聊以后怎么办。   “恩,那我先走了”富贵这点眼神还是有的,他知道赵红兵要和张岳单独谈。      “以后再办事,富贵这人不能用了,就让他把夜总会管好就行了。”富贵走了以后,赵红兵捏灭了烟头。   “不管怎么说,富贵对我还是没的说的”张岳说。张岳说的没错,直到张岳被枪决,富贵始终都对张岳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富贵即使有钱以后,张岳也一样能让富贵上刀山、下火海。张岳的确有这本事,这本事与生俱来,不是谁想学就能学会的。   “恩,我知道,我是说以后你再去办大事的时候,别带着他了”   “为什么?”      “如果换了以前,表哥出了这事,富贵该怎么样?”赵红兵朝张岳笑了笑。   “……”张岳没说话,倚在沙发上长长的呼了口气。他明白赵红兵的意思。      古典流氓的代表是刘海柱,拜金流氓的代表就是富贵。      “红兵,那你说赵山河那边怎么办?是缓缓再干还是……”   “我刚出来(出狱)的时候,你手下最能干的就是富贵和表哥,现在他俩一个软了,一个进去了,你能用的人就是马三和蒋门神了,他俩都不是赵山河的对手。听说现在赵山河纠集了不少人,一副不报仇不罢休的样子。呵呵,我看实在不行,咱们真得和他们火拼了”   “呵呵……”张岳笑了。他可不怕火拼。      赵红兵和张岳俩人都笑了。他俩上一次联手打架,还是七、八年前呢。      多年以后二狗曾听到因为此事高欢曾经取笑赵红兵:“你和张岳当时都奔三十岁了,在社会上戳出去也都像个人似的,还当自己是小孩子呢?还动手和人家打架呢?你还要点脸不?呵呵”      的确,当年能让赵红兵和张岳两个江湖大哥亲自带人群殴一场的,在我市也就是陈卫东、赵山河一伙了。李老棍子虽然有这个实力,但是李老棍子和赵红兵已经基本和解,虽然远远算不上朋友但也绝对不算仇人,不大可能再次翻脸。除了陈卫东和李老棍子这两个团伙,就算是赵红兵和张岳其中的一个亲自去打一个人,那么那个被打的人也会出名。      “这架不得不打”赵红兵说   “听说当时是你们一群人到处找赵山河,差点把全市翻了个底朝天,可不是赵山河到处找你们。你们想不打不就结了。”高欢说      “如果不是我们到处找赵山河,那就是赵山河提着枪刺天天找我们。如果不是我们先找到他,我估计当年我和沈公子开那饭店也早就被他砸了,你懂吗?”赵红兵说。   “不懂你在说什么。究竟是谁想找谁?”      “不懂就不懂,那我告诉你为什么这架不得不打吧!”   “你说来听听!”高欢说      “这事是由沈公子惹出来的,我和沈公子向来都是一个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现在这事落到了张岳的头上,我和他是最好的同学、最好的朋友。所以,这事我必须得管。”   “那你等到他们真被那赵山河欺负了你再管呗!哪有像你和沈公子这样二话不说,先动手伤人的。”      “这又回到了刚才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先动手。现在我再跟你解释一下,任何对立的矛盾发展到最后,都是一方强,另一方弱。完全势均力敌的情况很少见。如果你不强,他则强。他强,你就要比他更强。这样,你才会成为矛盾冲突中胜出的一方”   “呵呵,你那时候不就经常念《道德经》吗?什么物法自然,什么上善若水,不都是讲阴柔的吗?怎么对赵山河又来了狠劲?”      “对付赵山河这样的浑人,只能比他更浑,呵呵,否则就会被他认为是软弱。”   “恩,比浑劲,谁也比不过张岳。当然了,你也不比张岳差多少。”   “我浑吗?”   “挺浑。尽管别人认为你不浑”      多年后,二狗听完了这段对话以后才明白为什么当年赵红兵再战江湖。      “把四儿也找来吧!”赵红兵对张岳说。   “呵呵,用的着那么兴师动众吗?”   “有备无患”      赵红兵和张岳大概聊了两个小时以后,张岳的传呼响了。      “富贵出事了”张岳看了看传呼说。  

第二部 第九节、富贵出手必伤人(下)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8,862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3-2 0:41:09 第二部分、拜金流氓 第九节、富贵出手必伤人(下) 九十年代我市娱乐场所看场子的人是由一群身着奇装异服的社会闲散青年组成,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群打手。当然,现在我市的娱乐场所看场子的都已经穿上了制 服,给人感觉正规了许多,但是还是换汤不换药,地痞本色不改,这就好像是即使是张柏芝穿上了制服手持鞭子也不是女警察一样。巴黎夜总会看场子领头的人二狗 暂且把他叫做范进。 看到同伙被打以后,范进带着十几个20出头的毛头小伙子一拥而上冲了上来,挟着一股风。 恶战在即! 尽管眼前这十几个小伙子各个赤手空拳,已经喝得晕头转向的小北京虽然身手极其出众以一人之力也绝对难以应付,此刻已危如累卵。我市人民向来酷爱争勇斗狠,尤其是在巴黎夜总会这样的场所更是几乎夜夜有恶战。所以能在巴黎夜总会看场的人,都是如狼似虎。 在这十几头豹子即将冲到小北京面前时,小北京的智商又一次在关键时刻发挥了作用。 是的,再凶险的场面,申爷从没栽过。这次,也不例外。 “住手!都别动!”小北京舌绽春雷,字正腔圆的怒吼了一声。黄飞鸿的标牌招式变成了交警拦车的标准架势,手型转换之快,动作之标准令人折服。 小北京这一声怒吼把大家都吓得呆住了,都停住了脚步。“怎么回事儿?怎么有人在打架前喊别动?难道眼前这位光着膀子醉得一塌糊涂的人就是传说中的警 察?”。这十几个毛头小伙子毕竟是阅历少,江湖经验不足,他们只知道该动手时一哄而上制服肇事者,却想不到小北京来了这么一出。他们可不知道这是小北京打 架时惯用的伎俩,就是为了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你…………”领头的范进停下了手,刚要开口说话。 这时,范进的面门被小北京端端正正的打了一拳,小北京虽然已经醉酒,但依然出手又快又狠,就这一拳就打得范进眼冒金星、鼻血直流。 “红兵!张岳!下来!”小北京这一拳打出的同时,张口喊了援兵,其实这时候赵红兵和张岳已经从二楼上跳了下来,跳到了一楼的沙发上,只是一时没有赶到小北京旁边。 刚缓过神来的十几个看场子的小伙子看见小北京一拳把范进打翻在地后刚想动手又听见小北京在激昂的国歌声中喊出了“红兵,张岳”这两个名字。 一时间没人再敢动手了。 那是因为,没听过赵红兵名字的人肯定听说过张岳,没听说过张岳名字的人肯定听过赵红兵。如果这两个人的名字他一个都没听说过,那他肯定是个聋子。因为这二人的名字90年代在我市无人不晓。 正在这些看场子的人进退两难时,忽然他们后面阵脚大乱,几声惨叫传出。 他们回头一看,身后的两个人挺着两把大号卡簧扑了过来,冲在前面的那位面无表情,衣服袖子很长,基本遮住了手中的卡簧,但出刀极快。1、2秒内已连捅三人,杀出一条血路,马上就要冲到了小北京面前和小北京会合。 从他们身后扑上来的正是富贵和表哥,出刀的是富贵。他们在洗手间里扶着小北京刚刚吐完,一转眼不见了小北京的踪影。出来时发现小北京正在和范进等人对峙。富贵和表哥二话没说,掏出了卡簧就从看场子的打手后面扑了上来,富贵一出手就捅了三个。 据说富贵极少出手,但出手必见血。在张岳手下的四员大将中,就数富贵话最少而且最不爱出风头,但江湖中人都知道,富贵才是张岳手下的头号战将。 刚刚站起来的范进眼前出现了一把明晃晃的卡簧,这把卡簧那时距离他只有一米左右。 这时范进干了一件最缺德的事儿。 此事堪称我市九十年代初混子的奇耻大辱。 他见到富贵的刀子逼近他的面前时,心惊胆颤的他居然顺手拉过了一位举着国旗被眼前这血战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动的模特挡在了自己的前面!他拉来了女人做挡箭牌! 富贵捅向范进的那一刀,着着实实的扎在了那位年轻漂亮的女模特的肩胛骨上。 这时,国歌已经奏到了结尾部分,“前进……前进进……” 据说那刻,全场再无一丝声响。尚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的女模特睁着大大圆圆的眼睛错愕的看着眼前的富贵,一向面无表情的富贵也以同样错愕的表情看着眼前这位青春靓丽的女模特。 刀,慢慢的从女模特裸露的肩膀上拔出。 富贵,默默的转头走了,一句话也没说。 的确,富贵是条汉子。他手中的卡簧,已经扎在了很多人的身上,但他肯定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落在一个女人的身上,一个如此漂亮的女人的身上。 国歌曲终。 鲜血,从女模特的肩膀涌出。据说,那女模特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口。 女模特倒地,就倒在那面鲜艳的五星红旗上。 鲜血、五星红旗、倒在五星红旗上的美艳女模特、绚烂的灯光、鸦雀无声的人们。这些,就是那夜的巴黎夜总会。 据赵红兵后来说,他从入伍到后来混社会,见过的凶残场面已经太多,从没有一次为之动容,早已司空见惯。只是除了,那夜的巴黎夜总会。 鲜艳的五星红旗上面是鲜花般的女模特,女模特身上又绽开了一朵鲜花,这朵鲜花上方,又是鲜艳如鲜花的灯光。 “你们都别动”走到了舞池中间的张岳的手指了指那些打手,棱着眼睛说了一句。 没一个人敢动。 “你他妈的是男人吗?!”小北京朝范进怒吼,声音嘶哑。小北京从未如此冲动,这是他被范进的无耻和歹毒惊的。 “你他妈的是男人吗!?!?” 据说,那夜醉了酒的小北京嘶吼了20几次同样的这一句话,每喊一次都重重的踹向范进一脚,范进不但不敢还手,而且连眼睛都不敢看小北京,他是在为他的无耻感到愧疚吗?小北京踹了十几脚以后,范进已经不能动了,软得像滩泥。 “小申,别打了,咱们快送这个女孩子去医院吧!”赵红兵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小北京失控、发了狂,伸手拉住了小北京。

第二部 第四节、人在旅途(上)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42,447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2-24 22:17:18 第四节、人在旅途(上) “张岳,你们刚才干什么去了?”在小北京八卦完蒋门神的年龄后,赵红兵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因为他也看到富贵袖口上的血。 “公司的事儿,有笔钱富贵和表哥他俩收不回来,欠钱那小子太气人”张岳说。 “还有人敢气你呢?”李四笑着说。的确,张岳近两三年收帐用武力的时候已经不多了,欠钱的人一听到张岳的名头就已经怕了。 “他以为他是勾疯子的小舅子,我们就不敢动他了” 勾疯子年龄大概和赵红兵差不多,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成名,当时和赵红兵、李老棍子等人齐名,他最大的本钱就是经鉴定他有精神病,他的那张精神病证就是个杀 人不偿命的执照。大家都觉得平时这人挺正常,只是等到真的犯了事儿他才会说出他有精神病。坊间都流传他的精神病证是花钱买来的,其实根本就没有精神病。勾 疯子是否真的有精神病无法考证,但他打架时的确是很疯这勿须置疑。勾疯子当时的职业是给离火车站约一公里的卖淫一条街看场子,他手下还有10来个兄弟,全 是跟着他混饭吃,而且各个都以他们的老大是精神病为荣。 “那你动他没有?”赵红兵追问。 “我刚才见到他的时候,他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说气人不?他还找来了勾疯子的几个小兄弟,拿着几把破刀,刀都拿不稳,还想吓唬富贵和表哥。这么欺负人,那我只能动手了” “你不会真要了他命吧!”小北京可是知道张岳是个什么人,听张岳说的这句话吓得够戗。 “要了他的命,谁给我钱啊?我只是让富贵戳了他的嘴两刀,他那破嘴说出来的话太不中听。”张岳轻描淡写的说。 张岳这句话说完以后,别人都认为没什么,因为大家早就习惯了张岳这样的生活,但却把赵红兵吓了一跳。赵红兵想不到张岳如今已是如此的嗜血,而且完全是为了金钱而嗜血。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赵红兵对张岳说,他是真怕张岳越走越远。 “我懂,呵呵。喝酒啊!”张岳应该是没能了解赵红兵这句话的含义,但他就是想快点叉开话题。 “喝酒吧!”赵红兵也没法深说。 当晚大家都喝得大醉, 张岳提议再像六年前一样兄弟几人拿着吉他去六中操场边弹边唱,找一下旧日的感觉,大家欣然应允。二狗帮忙回家去拿了吉他到了六中操场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在六中的操场聚齐了,正在大声的聊着天。 “张岳,你小子什么时候结婚啊?以前结婚你说你没钱,后来你有钱了你又说等红兵出狱,现在红兵出狱了,你总该结婚了吧!人家李洋也24了”李四说 “结,马上结还不行吗?我真纳闷你急什么。我和李洋就是在六中认识的,还是通过红兵和高欢认识的呢……”张岳也有点喝多了。别人酒喝的越多脸越红,张岳却是脸越喝越白。 “二狗把吉他拿来了,咱们唱几首歌吧!”小北京怕张岳说下去触动了赵红兵的伤心事。 “大伟先来一个吧!”赵红兵说 “好呀,那我就来个《人在旅途》”孙大伟表演能力一般,但是表演欲特强。 孙大伟开始唱歌的时候,二狗望了望天空,依然是像六年前一样无风有月,繁星满天。空气中,也弥漫着六年前那个深秋的气息。在二狗眼中,家乡的苍穹似乎永远不变,但苍穹下的赵红兵他们,在过去的六年中,已变得太多。 从来不怨命运之错/不怕旅途多坎坷,/向着那梦中的地方去/错了我也不悔过! 人生本来苦恼已多,再多一次又如何?若没有分别痛苦时刻,你就不会珍惜我! 千山万水脚下过,一缕情丝挣不脱.纵然此时候情如火,心里话儿向谁说? 我不怕旅途孤单寂寞,只要你也想念我!我不怕旅途孤单寂寞,只要你也想念我! 孙大伟虽然唱得不怎么样,但大家却都听得十分投入,可能真正触动大家的是歌词。 六年前的这个季节,这群青春年少的人就在这片操场的看台之上肆意挥洒着他们激扬的青春,以玩闹的心态和铁南的路伟在这里大战了一场。可如今,曾经的天之 骄子张岳出狱后以暴力手段为生,李四经营着赌场性质的电子游戏厅,费四手筋被挑后左手的力气只能提起一杯啤酒,曾荣立战功的赵红兵在监狱中苦苦熬过了四年 刚刚出狱,另一位李武依然在服刑,那天和路伟打架的七个人中,只有小纪和孙大伟目前未留下残疾也未曾入狱或从事黑道活动。想起这些,他们怎么能不唏嘘不 已。赵红兵一定想起了六年前,他在这里认识了他一生的最爱高欢,如今已即将嫁作他人妇。张岳也一定想起了六年前他在这里第一次拿三棱刮刀捅人,如今刀子却 已成了他吃饭的家伙。 《人在旅途》歌词中唱的“错了我也不悔过”,谈何容易?他们怎能青春无悔?他们现在都在生命的旅途中,已经走错的路不能重走一次,旅途的终点尚且未知,这群已经27、8岁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男人都到了该有心事的年纪了。 孙大伟唱完,大家都很安静,一时没人说话。 “我来唱一首吧!刚刚学会的,《水手》”赵红兵打破了沉寂,赵红兵在出狱后的这些天里为了赶上潮流,在最短的时间内认识了四大天王,每天除了看书就是弹 吉他,二狗记得他那时还学会了《来生缘》、《潇洒走一回》等歌曲,他不但唱的不错而且吉他弹的极好,唯一的缺点就是总爱篡改歌词,二狗直到现在还认为赵红 兵不经意间篡改后的歌词确实要比实际的歌词要好很多。 “我用口哨帮你吹前奏”费四说。那时的混子口哨吹得都特别好,费四的口哨吹得最是清亮。 “好!”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 /象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 /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 /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 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 总是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 /总是一副弱不禁风孬种的样子 /在受人欺负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长大以后为了理想而努力 /渐渐地忽略了父亲母亲和故乡的消息 /如今的我生活就象在演戏 /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伪善的面具 总是拿着微不足道的成就来骗自己 /总是莫名其妙感到一阵的空虚 /总是靠一点酒精的麻醉才能够睡去 /在半睡半醒之间仿佛又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寻寻觅觅寻不到活着的证据 /都市的柏油路太硬踩不出足迹 /骄傲无知的现代人不知道珍惜 /那一片被文明糟蹋过的海洋和天地 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 /在带着咸味的空气中自由地呼吸 /耳畔又传来汽笛声和水手的笑语 /永远在内心的最深处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多年以后,二狗依然难以忘记赵红兵那夜唱的那首〈水手〉,虽然赵红兵的嗓音略带沙哑而且咬字不清略带东北口音(比如苦涩的沙他读苦涩的sa),但是配上 〈水手〉的旋律很是动听。最关键的是赵红兵在唱这首歌的时候投入了极大的感情,他当时的心境和这首歌的歌词和旋律很是匹配,在唱那句“长大以后……渐渐的 忽略了父亲母亲和故乡的消息”的时候显然有些呜咽。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的确,赵红兵出狱后,没有沉沦,没有走向更黑暗,出狱那天回家以后他擦干了眼泪,真的忘了过去四年多在狱中的痛,振作起来重新作人。他当时唯一难以割舍的痛,可能就是高欢。 “红兵,你是不是在狱中每天都在弹吉他?”孙大伟说话总是没轻没重 “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张岳训斥了孙大伟一句。“红兵,李洋说,明天高欢结婚办酒席,在市宾馆,邀请我也去。”张岳继续说。 “就他妈的你会说话!你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费四骂了张岳一句。 “我就是告诉红兵一声,咋了?”张岳还辩解。 “恩,知道了,那你去呗”赵红兵的喜怒哀乐通常情况下别人很难看出。 “我跟李洋说了,我不去,高欢跟了别人,我怕我忍不住闹事儿” “你今年是八岁啊还是六岁啊,这么大的人还管不住你自己,呵呵”赵红兵说。 晚上回家的路上,赵红兵对小北京说:“明天中午咱们俩开车去市宾馆?” “恩”小北京拍了拍赵红兵的肩膀。小北京知道,以赵红兵的性格,他是不会去闹事的,他肯定只是想看一看高欢现在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