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四十八节、人民币3000元整(中)

2008-06-08,Su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6,988 views
日期:2008-6-8 13:55:11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四十八、人民币3000元整(中)      在那个被烟熏火燎得肮脏至极的抻面骨头馆里,在那个满是油腻的长方形四角桌旁,这哥俩儿全多了。      喝点酒就瞎得瑟、爱显摆,这几乎是所有刚学会喝酒的人的通病,尤其对于穷人乍富的张家兄弟来说,更是希望能让所有人都知道,这哥俩有钱了。      “师傅,再来一份大骨头!”醉了酒的张二意气风发。人和人炫富的方式不同,这哥俩,在用可劲啃大骨头的形式炫富。      可笑?可悲?      “于二子,过来,喝点!”张大看见了以前的同学于二子,张大和于二子关系一般,但是既然在这骨头馆遇上了,就打个招呼。   “你们俩喝多了吧?”于二子刚进抻面骨头馆。   “扯淡,你看我俩像喝多了吗?老板,再上一斤散白酒!”张大惺忪着醉眼,满脸通红,唾沫横飞,拉过了于二子。   “别几吧拽我,我自己坐下”于二子被醉鬼张大拽得挺烦。      “挺牛逼呗?请你喝酒你还不乐意?”   “你俩肯定喝多了,儿白。”于二子挺不乐意的坐在了这哥俩儿的桌子上。   “让你喝你就喝,哪来那么事儿?”张二不认识于二子,看于二子挺不情愿,棱了于二子一眼。      三人坐在一起又喝了起来,我市那70度的散白酒,就算是二狗的酒量,半斤下去也该失去记忆了,张大和张二酒已经喝的太多了,舌头都伸不直了。      “我知道,上学时你一直瞧不起我。”张大说。   “我没瞧不起你过,都是同学,你说这些干啥?”于二子可能的确有点瞧不起张大,嫌贫爱富是全世界人的通病,谁也别说谁。   “你肯定瞧不起我”张大开始胡言乱语了。   “儿虎,没有”于二子虽然烦得不行,但是还没喝太多,面子上总归是能过得去。   “不管你以前是不是瞧得起我,但以后,我行了。”张大一脸骄傲。他应该骄傲,因为家里穷,他自卑太久了,活了多少年就已经自卑了多少年。   “呵呵,为啥?”于二子饶有兴味。   “现在我有钱了,再说,我也算是半个社会人了”社会人就是江湖中人的意思。   “你是社会人?”于二子乐了。   “回民区的东波知道不??”张大小声对于二子说。   “知道,他不是混得挺牛逼的吗?”   “昨天晚上他被砍了知道不……”张大继续说   “哥!”张二挺紧张,赶紧叫停他哥哥。   “没几吧事,这是我同学!”张大对张二的谨慎态度不以为然。“东波就是我们哥俩办的”   “儿白呀?”   “儿白”   “吹牛逼呢吧?”于二子不是江湖中人,但他听过东波的名头,打死他都不信从小就挺老实的张家兄弟能把江湖中鼎鼎大名东波给砍了。   “我啥时候吹过牛逼?”张大有点急,刚刚办了件大事,说出去还没人信。   “你TMD从小就爱吹牛逼”于二子认为张大喝多了。   “谁吹牛逼谁是儿子!”   “你当儿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上学时你挨了欺负,你找你那邻居王宇帮你报仇,你不是认了王宇当干爹吗?咱们同学谁不知道?你说说你,挨了欺负不敢还手就不敢还手呗,到处乱认爹干啥?操,你真他吗的……”      二狗清楚:张大小时候挨了欺负确实找邻居王宇和王亮帮过忙,但是绝对没认只比他大几岁的王宇当干爹。于二子说的这话纯属谣言。      张家哥俩听了这话,全恼了。      “我草你吗!”张二一拳就把于二子连人带椅子打倒。      随后,张家哥俩把于二子一通毒打。      于二子满脸是血走出了抻面骨头馆,“你们等着”于二子被从小就瞧不起的张大打了很是不服。   “等着就等着”张家兄弟挺不服,真就等在了抻面骨头馆里,而且还给王宇打了电话:“宇哥,带几个人过来。”      据说:于二子憋着一口恶气去找人帮他打架,结果找了一圈,没找到。      于是:于二子恶从胆边生,想起了张大刚才说的砍东波的事,到了路边的一个公用电话亭,给公安局打了个电话!      “回民区的东波被人砍了,是吗?”   “是”   “我知道是谁砍的,他们在抻面骨头馆里……”   “我们马上就到”

第二部 第四十八节、人民币3000元整(上)

2008-06-06,Fri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41,085 views
四十八、人民币3000元整(上)    王宇性情刚烈,不似李四般阴柔。上次被东波欺负了一把,王宇早就想报仇,只是李四一直压着,要么王宇早就提着把大卡簧捅了东波。 “四哥,咱们就应该直接带人去抄了东波的家,找人收拾他,不解恨。”王宇认为这样的方式才是江湖中人的解决方式,不太同意也不习惯李四的方式。 “你今天抄了他家,明天你就进了笆篱子(监狱)。这样就有劲了?最近可又严打呢,严打100天,犯了事儿,罪就不轻。”李四说。 李四这样说了几次,王宇终于愿意雇人去归拢东波了。 “你找的是谁?” “我的邻居,哥俩儿,张大和张二,还有这哥俩儿的一个朋友,这哥俩人挺都老实,但是下手肯定也够黑,我从小就认识,他俩家都挺困难,我简单的和他们聊聊,他们俩就都愿意帮我办这件事儿。” “他们嘴够严吗?” “这哥俩都不爱说话,嘴挺严。而且我跟他们说了:你们这是给红兵大哥和四哥办事,说出去是什么后果,你们自己考虑。”王宇说。 王宇想不到,就是他这句无心的话,给日后强判赵红兵提供了证据。 “你说这些干嘛?”李四觉得不妥。 “没事儿,他俩肯定不敢说出去。”王宇挺自信。 1994年清明前后的一个夜里,东波在自己家门口的胡同里被伏击,三个人抡着大片刀砍的。 东波倒在胡同的角落里,身中三十七刀,浑身是血,没一处好地方。 其中,光面部就中了八刀。一个人的脸能有多大?被砍了八刀是什么后果? 邻居报案,报案时说:东波被砍了上百刀,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