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十三节、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下)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8,302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3-5 21:15:41    第二部 拜金流氓      第十三节(下)          张岳出门是想找蒋门神和表哥问问陈卫东和赵山河的情况,他们约好了在紫月亮见面,紫月亮是张岳罩的场子,平时这几位有事儿没事儿总在这里吃饭.       据说张岳到了紫月亮的时候,蒋门神和表哥的闷酒已经喝的有点多了.      “有陈卫东和赵山河的消息吗?”自从富贵出事儿以后,张岳已经好多天没笑过了,一直耷拉着脸.   “赵山河和陈卫东都跑了,据说赵山河去了南方,而陈卫东应该没跑太远,但是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人”表哥有点垂头丧气.   “宋老板托人找我了,说是要和我谈谈”张岳说   “你准备和他谈?”表哥问.      “恩…”其实张岳心里一直认为宋老板不是罪魁祸首,但在找不到赵山河和陈卫东的情况下,张岳倒是真想找宋老板出出气。但他毕竟答应了孙大伟和宋老板谈,没办法。   “大哥,富贵跟你,是我介绍的。富贵走这条路,是我带入的。如今,富贵的手彻底废了。他是个孤儿,他这仇我非为他报不可!”表哥说      表哥和富贵关系最好,表哥永远忘不了几年前他刚把富贵介绍给张岳时富贵对他那感激泣零的样子,永远忘不了张岳第一次给富贵买衣服时富贵扑通跪地时的情景,永远忘不了富贵在之后的一次又一次斗殴中那总是冲在最前面的那瘦弱的身影。      “富贵的仇,一定要报。抓到赵山河,我要砸烂了他的双手双脚。”张岳磨了磨牙。       张岳对富贵的感情甚至要超过表哥。这几天每当张岳看到富贵那双在渗血的右手和看他时那双黑漆漆的无助的眼睛时,张岳都心如刀绞。“这孩子也太命苦了”张岳不止一次对赵红兵等人说过。       “等一下,我出去回个传呼”张岳的传呼响了。      十分钟后,张岳回来了。      “大伟的电话,他刚跟那姓宋的打了电话,我跟他说,让那姓宋的现在就过来。一会儿,那姓宋的就该到了”张岳面无表情的把话说完。   “服务员!!再来两瓶白酒!!!”表哥大声朝着包间外嚷着,已经刚刚各喝完了一瓶白酒蒋门神和表哥还在继续张罗着喝酒,喝闷酒。      一小时后,穿着一身名贵的西服的宋老板到了,虽然西服名贵,但是极不合身,像是借的一样,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孙大伟,宋老板自己一个人根本不敢来,非要带上孙大伟。据说,那天宋老板穿的是土黄色的西服,里面是一件鲜红的衬衣,打着一条黑色的领带,脚塔一双白色运动鞋,耐克的。后来张岳说,他见到宋老板的第一眼就想起了他小时侯经常说的“土豪劣绅”这个词,“打土豪,分田地,给富贵报仇”,当时张岳就这样想。      “张岳,这是宋老板,认识一下”孙大伟一进门赶紧介绍   “张老板,早就到了?!”宋老板陪着笑跟张岳打招呼。   “恩……”张岳头都没抬,轻轻哼了一声,继续拿着酒杯小口小口的喝着白酒。   “实在不好意思,其实富贵那事儿完全是个误会,我本来是找赵山河和你们谈和的……”宋老板边陪笑边给张岳递烟。   “有他妈的这样谈和的吗?!”性格暴躁的蒋门神声如洪钟的怒吼了一声。      宋老板吓了一跳,手一哆嗦,刚刚递出去烟掉在了地上。   “……我的意思是,既然这事儿已经出了,也有我的责任,富贵的医药费啊什么的我都愿意出,张老板你就说个数吧……”被蒋门神吓了一跳的宋老板赶紧说好话。      “姓宋的,富贵是个孤儿,一直跟着我干活儿,现在你找人把他的手给弄残了。他下半辈子怎么办?”张岳依然没抬头,声音不大。   “张老板,我的确是想找赵山河他们和你们谈和的……”宋老板总在为自己做无罪辩护   “X你妈别扯那些没用的!人是你找的吗?”宋老板的话刚说到一半,蒋门神又是一声怒吼。   “张老板,那你的意思是…………”宋老板胆胆怵怵的说。      “富贵这下是残了,不能再跟着我干活儿了,我总得给他找个营生。这样吧,姓宋的,你把你那夜总会兑给富贵吧!”张岳叹了口气,缓缓的说,说完玩弄着手中的酒杯,还是没有看宋老板一眼。   “张老板,这有点太过分了吧。”巴黎夜总会是宋老板投资了100多万建起来的,这是宋老板的命根子,当他听到张岳居然是要他的夜总会时,的确有点接受不了。   “哦……”张岳再也不说话了。      表哥转身走了出去。      “张老板,你看这事儿……”宋老板看见表哥转身走了出去,心里有点发毛。但看这样子,宋老板还是不想转兑他的夜总会。      转眼间,饭店的门帘被拉开了,宋老板看见了一双充血的眼睛。这是走路已经摇摇晃晃的表哥,表哥喷着酒气,手里拿着一把菜刀。      还没等宋老板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他的手腕已经被表哥牢牢的抓住。表哥根本没废话,抡起菜刀直接朝宋老板的手背砍去,这一刀,极是凶悍。和富贵关系极好的表哥是想这一刀把宋老板的手掌砍断。      宋老板尽管拼命的向后抽自己手,但依然被这刀抡中。      “嗷”宋老板杀猪般的惨叫。这一刀,虽然没能把他攥着拳头的手砍掉,但是至少砸折了他的手掌骨。   “你他妈的别动!”蒋门神“忽”的站了起来,拿起了三棱刮刀对准了宋老板的脖子。      前来帮忙谈判的孙大伟冲上去抱住了蒋门神的腰。   “张岳…………”抱着蒋门神腰的孙大伟近乎哀求的对张岳说      张岳没有理会,仿佛眼前什么都没发生,玩弄着自己手里的酒杯。      “放开你的手!”蒋门神吼。蒋门神的的刀子已经刺进了宋老板脖子的肉里。      宋老板的手被表哥按在了桌子上,手慢慢摊开。宋老板看出来了,蒋门神是真敢一刀捅死他。   “一根一根的切!”蒋门神说       “张岳……”孙大伟简直要哭了出来。       张岳继续凝视着酒杯,头都没抬,更没答话。       “嗷!”    “啪!”       一声惨叫,一声脆响。宋老板左手的小手指被表哥斩下。宋老板的小手指,已经和他的身体分离。       表哥又抡起了第二刀。      “别砍了,我答应,我全都答应!”这时的宋老板满头是汗,平时红通通的脸已经疼得变成了酱紫色。       张岳听到这句话,举起在手中玩弄已久的酒杯,扬头一口把酒喝了下去。张岳挥了挥手,示意表哥停下。      “何苦呢?”张岳淡淡的说。   “明天我给你五万块钱,你的夜总会,就兑给富贵吧” 张岳继续说。张岳,终于正眼看了宋老板一眼。   “恩……”十指连心,宋老板勉强挤出了个“恩”      张岳用他的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拈起了桌子上的那大半截被剁掉的小拇指。      “你的,拿着”张岳把那根血淋淋的手指头递给了宋老板。      据说,那根血淋淋的小指是蜷曲着的。      三分钟前,这根手指头还长在宋老板的手上。三分钟后,宋老板只能把这根手指头攥在自己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