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三十一、回想那一天,喧闹的喜宴

2008-09-25,Thur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标签: | 44,363 views
三十一、回想那一天,喧闹的喜宴       到今天二狗虽然才只活了二十七年,人生的路还很漫长,但是已经历过颇多的事情,浮浮沉沉已多次。和同龄人相比,或许二狗的心要老一些。因为有人说过:如果一个人经常回忆往事,那说明这个人已经老了。二狗只有27岁,但真的已经老了。这,绝不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二狗早就过了那个岁数。       当二狗回首往事,忽然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如某年某月某日曾发生了一件当时让二狗挠头不已悔恨交加痛不欲生的事情,二狗在当时认为已经无路可走,但多年以后回想起来,二狗忽然觉得那天发生的磨难颇具喜剧色彩,不但值得回味而且自己想想也会觉得好笑。但又如某年某月某日曾发生了一件当时让二狗欢欣鼓舞兴高采烈沉浸在幸福与欢乐中的事情,二狗当时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但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却觉得那天却是一个悲剧,阴仄仄的,甚至自己连想都不愿意去想, 不敢去想。       这就叫悲喜两重天吗?       比如2004年的某个冬日,二狗的老板给二狗用电子邮件发来了一个运作了已有50个工作日的项目汇总,并且用PPT列好了报告框架,告诉二狗要按这个格式在PPT上把报告完成,客户某国际著名软件供应商,是当时二狗公司的一个重要客户。老板说:“客户明天早上9:00一定要这份报告,他们要用我们的报告做一项重大决议,Alex,你一定要写好。”二狗信心百倍的满口答应,然后开写。16个小时,二狗没离开办公桌,终于在凌晨5:00,二狗完成了一份80页PPT的报告。二狗对自己写的报告很自恋,写完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以后伸了个懒腰,结果伸这个懒腰的时候一脚踢掉了脚下的电脑主机电源……等再打开电脑时发现,自己16个小时的劳动成果全不见了,自己居然是在OUTLOOK上直接打开PPT做的报告!!像二狗这样靠office吃饭的人居然犯了这样低级的错误!!!二狗当时觉得眼前一黑,觉得到了世界的末日,想去跳楼,二狗清楚的知道这个报告的重要性……       事情解决的方式不提了,二狗只想说多年以后再回想起那个冬日的清晨时,只会会心的一笑。的确,世上哪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啊?       再比如2004年的某个冬日,踢电源的事情过去刚刚过去三、四天,那是04年的最后一天的夜里,12:00.,二狗和一个女孩子走在喧嚣的淮海路上,虽然已经十二点了,但是淮海路上依然人山人海,太多太多的少男少女挥舞着手中的烟花,映红了他们的笑颜,他们大声欢呼着倒计时:10、9、8、7……二狗和她也被身边的人感染了,和他们一起挥舞着手中的烟花数着苹果灯大声的喊着。新年的鞭炮声响起,鞭炮声中她瞪大了黑漆漆的眼睛对二狗说:“以后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要和你一起过,都要在这里过,答应我……”。那天她还带了两只粉色的兔子耳朵……       多年以后,二狗再回想起那天时,只有心碎。不敢去想,但越是不敢去想印象反而越深,没办法。       写了这么多废话只想说一句:当二狗回忆起那天赵红兵那天喧闹的喜宴时,却感觉是秋风、枯草、落叶、夕阳,那种没一丝暖意的夕阳……       是婚宴,也是离别宴。       这场宴会过后的两个月后,参加宴会的很多人,已人鬼殊途。      此时刚刚结束南山之战的赵红兵、张岳团伙的战斗力与在社会中的声望正值顶峰,一个我市从前从未有过的战斗力超强的团伙,后人,也很难超越。      任何事情都是物极必反、盛极必衰,不是吗?         外国有研究机构有一项研究成果:女人在28岁时最漂亮。赵红兵和高欢结婚那年,高欢正好28岁。婚宴上,莺莺燕燕的高欢格外妩媚动人。      每次看到高欢,二狗总想起《红楼梦》上的那句“世外仙姝寂寞林”,的确,高欢身上就是这个劲儿。      高欢的父母都没参加高欢的婚礼。但此时的高欢,早就不再在乎那些。      把自己写的情书朗诵出来总归让人有点肉麻,但婚宴未开始之前当高欢含情脉脉的看着赵红兵轻声的再次读出“红兵,我想和你去一个地方……”时,没一个人觉得肉麻,全都被深深的感动,偌大的大厅里,鸭雀无声。      感情脆弱的三姐等人还轻声的抽泣了起来。      这就叫有情人终成眷属。      就像昨天温总理在纽约引用《沉思录》的那句话:“请看看那些所谓的伟大的人物,他们现在都到哪里去?都烟消云散了。有的成为故事,有的甚至连半个故事都算不上。”      赵红兵和高欢都不是所谓的伟大人物,但他们成为了故事。对,是这样,平凡人的真挚与厚重的爱情故事才最能打动人心。      在高欢轻声的读完以后,二狗也被高欢所打动。      或许曾经社会中曾有太多对赵红兵和高欢二人的非议,但如果他们参加了这次的婚宴,二狗相信他们会改变他们最初的看法,然后去深深的祝福赵红兵和高欢。      或许赵红兵和高欢之间的事情曾是很多无聊人士茶余饭后的谈资,但二狗相信这天以后,人们更应该说的是这二人的情比金坚。      或许二狗也曾怀疑赵红兵和高欢二人也曾怀疑过是否能够最终走到一起,但那天,看到了赵红兵和高欢二人对视的眼神,二狗坚信,他俩,不再会分开。      沈公子带头鼓起了掌,大家才如梦初醒跟着鼓起了掌。      婚礼一片喧闹与祥和的气象,喜气洋洋。      通常情况下婚礼的酒席都只会持续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大多和赵红兵不大熟悉的人比如大虎、袁老三等人都已离场,只剩下了张岳、刘海柱、丁晓虎等二十几个铁杆的兄弟,这些人凑成了两大桌,关上饭店的大门,大呼小叫的喝了起来。      对于别人来说,婚宴已经结束。对于张岳等人来说,婚宴才刚刚开始。      都是自家兄弟,酒喝的格外多,格外痛快。      刘海柱最先多的,拿个麦克风高唱:“大老爷们儿爱唱歌,唱起歌来乐呵呵。”   费四抓着小纪的手,墨墨迹迹的说个没完。   孙大伟呕吐了一次又一次。   沈公子喝得两只眼睛通红,坐得远远的,看着这群醉鬼傻笑。   丁晓虎喝得脱了光膀子,还要抓着蒋门神继续喝。      地上的啤酒瓶子和白酒瓶子扔了一地。      二狗依然记得张岳少有的大醉了,抓着赵红兵的胳膊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赵红兵不断的“恩”“恩”的答应着,或许赵红兵也没有在认真的听着已经醉酒的张岳究竟在对他说些什么。      事隔多年,二狗依然记得穿着一套黑色西装的张岳抓住同样穿着一套黑色西装的赵红兵的胳膊说个没完的情景,那天张岳的脸惨白,张岳酒喝得越多,本来就白皙的脸就会更白。      两个人的友情已经持续了10几年,或许曾经为一些小事儿争执过,但从来都没真正红过脸。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      那天那顿酒一直喝到晚上九点,都多了。      赵红兵是当年这些人拜把子时候的大哥,却是最后一个结婚的,怎么能不好好热闹一下?      酒后,小纪等人去了KTV唱歌,继续喝。      张岳拉住赵红兵说要和赵红兵聊聊,而且不让赵红兵回家,拉住赵红兵去马路上走走。      张岳和赵红兵不大一样,赵红兵有很多亲如兄弟的朋友,但张岳却只有赵红兵一个亲如兄弟的朋友。      张岳心里有话,只想对赵红兵说。      人在出大事儿之前是有预感的,总要把自己想说的话都跟最亲密的人说完,然后再走。就好像是汶川大地震中压在水泥板之下的那个牵动了无数国人的心的小伙子,几天过去了他都没有死,救援人员到了以后他还很精神的对着镜头对他的老婆和孩子说了很多话,想让他休息一下他还要继续说。但当救援人员马上就要把他解救出来时,他走了……      这两个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白色衬衣的30多岁的英俊的男人最后一次在一起漫无目的在街上走了一夜。      他俩是当时我市最有名的两个江湖大哥,他俩是无话不谈的兄弟,他俩曾是高中同学,他俩在一起经历了无数次鲜血的考验,他俩的童年都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度过毛主席语录张口就来,他俩又在成年之际接受了改革开放的思想冲击,他俩又都在监狱里度过了多年本应是最美好的时光,他俩本来都应是体面的坐在办公室里但今天却成为市民口中的恶棍,甚至他俩的老婆都是高中同学并且是最好的朋友……      这两个人,有太多的共同之处,有太多的话说。      据说他俩从六中走到了二中,从市一百货走到了市六百货,最后,在江边,他俩把要说的话都说完了,天亮了,回家了。      这一夜,本是赵红兵的新婚之夜。      这一夜,他俩究竟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这一夜,是他俩人生中最后一次长谈。      因为在赵红兵结婚两、三天以后,张岳接到了远在广东的小梅打来的一个电话。      “大哥,富贵被害了……”   “……”   “刚才去认的尸体,穿的衣服、手指、肚子上的伤疤,都是富贵的。”   “……”   “大哥,你没事儿吧。”小梅真是个坚强的女人。   “知道是被谁害的吗?报案了吗?”   “我知道可能是谁干的,但是他们在这里势力很大,估计报案也没用……警察把人传来审了两句就放走了……”   “……你等我,我明天过去。”   “……”      据说接完电话,张岳哭了,是面无表情滴下的泪水。      那时候大家才知道,原来张岳这个人还会哭,以前大家都以为他这个人根本就没长泪腺。      在珠海当鸡头的富贵身上绑了两块巨石被活着扔进大海,溺水而死,捞上来时,已经没了人样,如果不是那只残手,尸体还真的不好辨认。      当天晚上,张岳给李四、蒋门神和马三各打了一个电话。      “富贵没了,我去珠海看看,让财务给我准备100万。”这是张岳打给蒋门神的。   “给我找3、4个小兄弟,3、4个不要命的小兄弟。”这是张岳打给马三的。   “四儿,我空手去广东,你在广州给我准备点家伙。”这是张岳打给李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