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一节、 出狱(下)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43,242 views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一、 出狱(下) 那天大家都喝得不是很多,因为大家都知道,赵红兵该回家了,他已经四年多没回家了,家中的哥哥姐姐都在等着他。 “要么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明天,还在这个房间,咱们继续喝!”酒只喝了半个小时,小北京就劝大家散伙。 “好吧,你俩先回去,我们继续在这里喝酒,咱们明天再喝”张岳说。大家都很理解赵红兵,没再多做挽留。 “照张像再走吧!”孙大伟掏出了傻瓜相机。 “喀嚓”一声,拍了下来。赵红兵和刘海柱坐在中间,其它的兄弟坐在旁边,张岳的三个兄弟站在后面,大家笑得都很开心。 这张相片至今还被保留着,现在回头看时,发现这张毫不起眼的照片中藏着我市九十年代名动江湖的犯罪团伙的骨干力量,那就是张岳和他手下四员猛将中的三 位,富贵、蒋门神、表哥。另外,这相片里还有另一位当时声名远播的社会大哥,那就是李四,只不过他的兄弟王宇、王亮等人当天都不在场,所以他在相片里不怎 么起眼。 相片拍完以后,赵红兵和小北京二人告辞。赵红兵上了林肯车,和小北京一起回了家,车停在了家门前。 赵红兵四年多以前在被哥哥十几个耳光抽得晕头转向以后和赵爷爷一起去自首,离开了这个家门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如今再次站在这个熟悉的门前,赵红兵准备开门的手有些颤抖,他知道,这扇门打开以后,他不可能见到他的爸爸,那个面冷心热铮铮铁骨的老人了。 小北京最了解赵红兵,把车锁上以后,几步走上前去,推开了门。“进去吧,红兵”。 “狗呢?”赵红兵进了院子发现家里的狼狗不见了,狗窝上长满了草,草已经枯黄了。 “伯伯去世以后,狗几天不吃东西,跟着伯伯一起去了”小北京轻声说 “哦……”赵红兵有点哽咽,眼眶有点发红。以前赵红兵养这只狗的时候,饥一顿饱一顿,火气上来经常揍这只狗,但他没想到这只狗对他的爸爸如此忠心。赵红 兵后来曾多次提到这只狗活着的时候他没有好好养,非常愧疚。其实二狗知道,赵红兵想说的是赵爷爷活着的时候他没有好好的孝顺,整日在外面给赵爷爷惹事,如 今子欲养而亲不在。 赵红兵就是这样,爱面子,明知道自己错了,也绝对不会承认。 赵红兵走进了房间,发现哥哥嫂子姐姐姐夫都在一楼赵爷爷的卧室里等着他。 “红兵,回来啦!”赵红兵的大姐先发话了,仔细的端详着赵红兵,略带哭腔,但是还面带微笑。 “大姐,红兵没变样,是吧”赵红兵的二姐说。 “恩……”赵红兵含糊的答了一句,自从他进了房间,他的头一直没敢抬起来过。他是真的愧疚,他知道他的入狱使全家人为之蒙羞。 “来根烟,阿诗玛”赵红兵的哥哥递过来一根烟,摸了摸赵红兵的头。赵红兵的哥哥比赵红兵大上十几岁,在他眼中,赵红兵还是个孩子。 赵红兵还是没敢抬头看他的哥哥姐姐们,低着头接过了烟,默默的点着了。 “在里面,罪没少受吧?吃饭了吗?”赵红兵的大姐说。由于赵红兵年龄最小,所以他们全家人都很疼他。 “大姐,你说这个干啥?”赵红兵的二姐怕提起这个赵红兵不开心。 “没受罪,我在里面是队长,也不用干什么活”赵红兵勉强笑笑,还是没敢抬头。 “红兵,这是你的吉他,爸上次看完你回来,自己给你松了琴弦。临终前还嘱咐我,一定要把这吉它交到你手里。爸还说,吉他是陶冶情操的东西,你出来以后一定多弹弹”赵红兵的三姐眼眶通红,略带颤抖的把吉他交到了赵红兵的手里。 “哇……”赵红兵再也忍不住,抱着吉他放声哭了起来。他,再也见不到他那可敬的爸爸了。 赵红兵这一哭,他的几个姐姐也跟着抽泣了起来。 “咱们先走吧,让红兵好好休息,改天再见吧!”赵红兵的大哥不愿意赵红兵出来以后第一天就哭成这个样子,赶紧撵赵红兵的几个姐姐回家。 “红兵,乖,别哭了”赵红兵的大姐说。她劝赵红兵别哭,但是自己也抽泣的很厉害。 赵红兵把头埋在吉他上,继续放声痛哭。他知道,这把吉他,就是他爸爸对他的谆谆教诲,就是他爸爸一点也没有对他放弃希望的真实例证,就是他爸爸对他那无私的爱。 “唉,咱们走吧!”赵红兵的大哥伸手拽起了赵红兵的几个姐姐。 赵红兵的哥哥姐姐们走了大概半个小时,赵红兵终于平静了下来。小北京递给了他一支烟。 “红兵,我很奇怪,为什么有件事儿你一直没问我”小北京说 “什么事儿” “你怎么没问问我高欢现在怎么样了?” “人家要么出国要么留北京了,问你你也不知道”赵红兵认为高欢这样的名校学生,毕业了肯定不是留在北京就是出国。 “没有,回来了,就在六中教书,教语文” “教书?六中?”赵红兵万万没想到,高欢居然回来了,而且还做了老师,当时就算是本市师范学院的学生,毕业以后也不愿意做老师,都谋求其它的出路。 “而且档案上写着:建议不要重用此人” “为什么?”赵红兵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为什么?你说还能为什么?89年闹事儿了呗!” “什么?”赵红兵88年已经入狱,有如进了桃花源,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 事后,赵红兵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后曾经说:我了解高欢,高欢一定会这样做的。 “哎,这几年社会变化可不小,现在你看看,还有哪个学生上街请愿啊,都忙着赚钱呢,像高欢这样的人,现在没有喽” “高欢现在有对象了吗?”赵红兵很不好意思的问了这么一句 “有了,再过一个多月该结婚了” “哦,是谁呀?”赵红兵故作若无其事 “你不认识,也是六中的一个老师,好象是教体育的,听说高欢开始时死活不同意,但是她妈妈相中了那小子,说是人老实,高欢要是再不同意,她妈就拿菜刀抹脖子了。高欢只能同意了” “恩……林肯车就是和其它的车不一样,舒服”赵红兵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听到高欢要嫁人了,心里还是十分酸楚,他只能岔开话题。 “那是,张岳那车和我这一比,明显档次就下来了,我成天损张岳,他自己还觉得挺美呢” “张岳现在干什么呢?我刚才忘了问了,他哪来那么多钱买新车?他那车少说也得小20万吧?” “人家张岳还用买车?你太小瞧他了吧!他这车是人家送的” “谁这么大方?”赵红兵完全不信。 “还记得当年咱们经常去的那个紫月亮吗?后来有个外地老板把那个饭店兑下来了,前些日子他买了个新车,就是张岳的那个。张岳开始的时候说借来开几天,这 一借就不还了,那个饭店老板哪敢得罪张岳啊,就干脆送给了张岳。张岳也没客气,就收下了。反正这老板以后遇上什么事儿,还得找张岳帮忙” “我在里面的时候就听新进来的说张岳在外面混的不错,没想到混的这么好。不过他这么干不是讹人吗?” “也不算讹,在紫月亮吃饭记帐的多,帐收不回来还得人家张岳替他要去。张岳只要一开口,欠钱的早就吓得筛糠似的了,立马把钱给张岳。这两年,张岳至少帮那个紫月亮的老板要回来50万的死帐,他只开走一部车,这算是劳动所得。” 赵红兵听得目瞪口呆,在监狱中度过了四年光阴的赵红兵还秉承着古典流氓的习性,却不知外面的世界已经如此精彩,张岳等人靠着心狠手辣已经发了大财。 “那张岳不成了饭店老板的打手吗?”赵红兵依然追问 “饭店的打手?人家张岳现在是公司老板,讨债公司的!你没看他今天又穿了套新的西装。现在全市解决不了的死帐、三角债,都去找他。去法院起诉都要不回来的钱张岳全能要回来。再说张岳也讲信用,合理收费,从不多拿债主的钱,现在混得牛着呢” “………”赵红兵没再答话,他可能觉得他已经和这个社会完全脱轨了,并且,他也没想到他最好的兄弟张岳在短短3年多的时间里,靠着暴力手段发了大财。 “现在全市,敢骂张岳的就剩下咱们兄弟几个了,也就是咱们兄弟几个能跟张岳平起平坐。其它人一见到张岳都是点头哈腰。红兵,快为张岳是你的兄弟感到荣幸吧!”小北京又补充了一句。 “呵呵”赵红兵还是觉得张岳这样的做法虽然短时间成功了,但是还是不妥。 “张岳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前几天为费四出头,又干了三虎子一顿,现在三虎子还在医院躺着呢” “张岳又杀过人了?” “呵呵,我可不知道,应该是没吧,不过他重伤害的,没一百也有八十了。咱们这饭店为什么这么赚,全靠你过去的名声和现在的张岳罩着,人家一听这饭店是红兵大哥开的,现在的老板我申东子还是张岳的铁哥们儿,谁敢闹事,谁敢欠帐?” “……”赵红兵感觉没话说,或者说,他有很多话说但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