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四节、血战市六中学

2008-04-16,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27,893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7-12-29 10:05:24    四、血战市六中学      话说回来,虽然赵红兵等人召开了“群殴总结会”,但这个“群殴总结会”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再与别人斗殴,而是为了防备二虎报仇。因为二虎一帮是出了名的死缠烂打,在83年严打风过去以后他们就开始在东郊“戳“出去了,由于人多势众,从来没吃过什么亏。这次在市区里他们人丢大了,报仇那是肯定的事儿。      孙大伟在群殴总结会中捂着受伤的大腿提了无数次要和二虎等人和谈,又无数次被大家驳回。   “他们吃了大亏,还有人进了局子,和谈肯定不可能”李武说。出身市井的无业游民李武天生就是个地癞子,在加入这个团伙前就已经是老江湖了,虽然没混出什么名气。   “大伟啊,人吧,尽量别惹事,但惹了事就别怕事”费四恶狠狠的说。费四那抓过刀刃的手的血还在不断的往外渗。   “不打出威风来就没有谈的机会!”张岳棱着眼睛、咬着牙摸着那把刚缴来木头柄、黑色刀刃的大号三棱刮刀说。   “都别说了,该回家回家,一人一条命,谁又怕谁呢?呵呵”赵红兵说话总是那么和和气气,无论发生什么事儿都很平静、很少看见他激动。      相信很多混过社会的朋友都能感觉到,一个由朋友构成的小团体如果总在街头惹事而且还一直不怎么吃亏的话,那么这个团伙就一定具备以下几类人。   1,爱挑事儿的人:有些人无论加入哪个团伙,哪个团伙打的架就格外的多,因为这类人特能滋事。赵红兵团伙中就有三个这样的人:小北京、张岳、费四,小北京是嘴损、张岳和费四是脾气暴躁。比如在体育广场看花灯的时候如果小北京不站出来骂了几句的话,那么赵红兵在挨了骂以后以他的性格也就算了,但是有了小北京的存在就演变成了一场群殴。   2, 喜欢先动手的人:先动手的总能在气势上和战术上占有一些先机,被动还手的多数要吃亏。可以说赵红兵的这个团伙除了赵红兵和孙大伟,其它人都喜欢先动手。   3,打架不要命,无论对方有多少人都敢打的人:如果说打架时胆子最大,从不怕对方人多的话,那么除了孙大伟以外基本全有这胆子,尤其是赵红兵、张岳、小北京三个人胆子更大。就算是对方有千军万马冲过来,他们也能气不喘、手不哆嗦的冲进去。二狗记得在上高中的时候看过一部《古惑仔》,其中有一部是结尾的时候,陈浩南说:“是不是要比人多啊?”,然后一声口哨从四面八方冲出了数百人,对方看到这数百人就怕了,服软了。二狗当时在看这部片子的时候就在想,这部片子的编剧和导演一定没见过真正的硬茬子。事实上无论对方有几百人只要这边有超过6、7个狠角并且手里还都有家伙,进进出出杀他几个来回都有可能,前提是这几百人中多数都没有杀人的胆子,而这6,7个人各个都有杀人的胆子。真正的狠角绝对不怕人多,对方越多他就越兴奋。   4,有实战经验的高手:练过功夫的人的反应速度、出手力度与精确度和普通人绝对不同,赵红兵、李四、小北京等三个退伍侦察兵在之后的无数次斗殴中几乎从来没被人抓住过头发、领口、手腕等,这不能不说是他们的身手的确出色的原因。而且他们在打架时显然还手下留情,他们在部队里练的都是一击毙命。   5,能谈判的人:八十年代我市的流氓通常很少打完一架就完事而且更很少有人主动报官,通常情况下要打3-5次乃至更多才有一方伤残惨重开始服软,然后再谈和,谈和的结果通常是:输的一方拿出点医药费,然后把输的一方中的主要肇事人抓出来扇两个耳光结束,打完谈完以后就是朋友。这边谈判专家就是孙大伟,这是他的爱好。尤其是在八十年代他总代表胜利的一方去谈判,怎一个爽字了得。      二狗认为,如果哪个团伙拥有以上五类人,那么这个团伙想不在八十年代成名都难,而赵红兵团伙拥有的,是以上五类人里的极品。         虽然跟二虎大干了一架,但是毕竟在这八个人中有四个人还有工职,还得正经八本的上班,和二虎他们那群职业流氓没法比。从那以后,只要是晚上出去,从来都是这几个人在一起,极少有人单独行动,因为都怕二虎复仇,而且他们也不敢去东边,怕被二虎他们抓住。      唯一总单独行动的就是孙大伟,因为孙大伟在追市六中学高三年级的一个女孩子。说起追女孩子二狗认为追女孩子要分几种品,而孙大伟追女孩子的方式和方法绝对是下品中的下品。孙大伟和这个女孩子是街坊邻居,据孙大伟说他从6,7岁时就开始喜欢这个女孩子,已经喜欢十几年了,而且也已经死缠烂打人家十几年了,同时这个女孩子也已经拒绝他十几年了。      二狗现在已经忘了这个女孩子究竟长什么样,虽然当年这个小姑娘还抱过二狗。但二狗只记得小北京国庆后回北京,在火车站对孙大伟说那一句:“大伟你丫脑袋是不是被驴踢过,怎么抓住一个猪八戒的二姨不放手”。   “我喜欢猪八戒的二姨,只要是猪八戒家的亲戚我全喜欢”孙大伟笑笑说。   多年以后,二狗才明白什么是“猪八戒的二姨”。      孙大伟追的那个小姑娘学习成绩很好,孙大伟每天在放学的时候都在六中校门口接她放学,但她很少和孙大伟说话,孙大伟也不在乎,依然不管风吹日晒,每天到放学的时候就去学校门口接她。国庆节后不久,孙大伟就又找到了个机会接近她。原因是这个小姑娘的母亲得了阑尾炎,生病进了医院,正好被去医院换腿伤的药的孙大伟发现。这被孙大伟认为是个获得“丈母娘”芳心的好机会,他拿着水果和罐头等去医院看望“丈母娘”,他的“丈母娘”从小就认识他,觉得这孩子嘴甜、会说话,对他也不怎么反感。而他的这一举动却让当时在场的这个小姑娘十分不爽,非要把他赶出去,让他别打扰“丈母娘“的休息。孙大伟的赖皮劲上来了:“你要我出去可以,但是今天你们上晚自习第二节自习时,必须来我们学校的操场来听我给你弹吉他”   “行啊行啊,只要你现在出去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小姑娘烦的不行,只能答应他了      二狗当年还没有形成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幼稚的认为孙大伟真行。只要脸皮厚,就能追到女孩子。在这件事发生后几个月,二狗的幼儿园重建好了以后,二狗在幼儿园里有一个张姓女同学,该女生非常漂亮,是幼儿园的园花。二狗当时吸取了孙大伟的成功经验,脸皮比谁都厚。      二狗清楚的记得,当天在幼儿园里里老师排了一圈绿色的小椅子让各位同学说自己未来的理想,当这位张姓女同学站起来说她的理想是当护士时她的橡皮泥掉在了地上,二狗看见了就钻到椅子底下帮她捡,等她回答完这个问题时也钻到椅子底下捡橡皮泥时发现同在椅子底下的二狗正拿着这块黄色橡皮泥。   “二狗,给我橡皮泥”张姓女同学可怜巴巴的看看二狗。   “张XX,我爱你!”二狗深情的看着张姓女同学说,眼神坚定而温柔   “二狗你说什么?快给我橡皮泥!”张姓女同学似乎不知道什么“爱”,没理会二狗的深情表白,只想快点要回橡皮泥。   “你说你爱我,我就把橡皮泥给你”二狗这一套完全是跟孙大伟学的。   “哇……………………”张姓女同学在椅子底下大哭了起来。   接下去的事情可想而知,当年这件事轰动了幼儿园,全幼儿园大中小班上千号学生和学生的家长都知道了这件事,二狗被罚站三天,从此在老师和家长面前,二狗成了一个早恋的代名词。好事不出名,坏事传千里。这件事在二狗以后的小学、初中、高中一直广为流传,每每被同学拿出来挪榆二狗。更加让人痛心的是,这位张姓女同学从小学到高中都和二狗在同一个学校,她一见到二狗就脸红,二狗一见她更加脸红。此事在二狗心中留下了极其严重的阴影,在以后的二十年里,二狗再没敢跟任何一个女孩子说过“我爱你”,无论再怎么喜欢对方。所以,今年二狗二十六岁,依然还是处男。      这个几乎是全中国最早恋的孩子到了26岁还是个处男,悲哀啊!莫大的悲哀啊!二狗写到此处,竟无语凝噎。         话所孙大伟当天终于约到了那个小姑娘,十分开心,和所有的兄弟都显摆了一番。然后带着赵红兵等六个兄弟浩浩荡荡了去了六中的操场一起去开“吉他演唱会”,在80年代,晚上通常没什么娱乐,而年轻人又爱凑热闹,所有兄弟七个当天晚上全去了六中的操场,还带着二狗和晓波两个孩子去看热闹。六中这个学校很有意思,操场和教学楼是分开的,操场在马路的西面,教学楼在马路的东面。操场上还有看台,比较空旷,周围没什么人。      到第二个晚自习结束时,孙大伟追的小姑娘果然来赴约了,而且还带了她的同桌,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叫高欢。二狗当时就认为高欢是天仙下凡,直到后来在电影《喜剧之王》中看到张柏芝才觉得原来不是天仙也可以长成这样,张柏芝和高欢像是孪生姐妹。      兄弟几个边弹吉它边唱歌,声音不小。有心上人在侧,孙大伟弹唱极为卖力,但说实话,孙大伟的琴弹的还没二狗好,感觉总是手比嘴慢半拍,切换和旋感觉很生硬。      这天,看台的对面也有一群人,也在唱歌,不仅有吉他,还有人吹笛子。      由于距离只有100米都不到,周围又很寂静。双方开始比谁的嗓门大,越喊越起劲。喊着喊着不对劲了,对面开始有人骂了。   “牛逼什么,给我肃静”对面有人骂   “操你妈,有种给我过来!”张岳喊。有女孩子在旁边,尤其是有高欢那么漂亮的女孩子在旁边,张岳的脾气更加控制不住。      对面没答话,黑夜中看见对面黑压压的过来一群人走了过来,起码10几个。      “下来!”对面的那群人走到这边看台底下,朝赵红兵他们喊着。      “呵呵,还怕你们?”赵红兵带着几个兄弟走了下来,把吉他交给了高欢,高欢、二狗等四个人留在了看台上,没下去。      双方剑拔弩张,对峙着。      “刚才你们这里哪个兄弟骂我们来着,还让我们过来?”黑暗中看不大清说话这人,但是说话的声音沉稳有力。   “我骂的,呵呵”赵红兵说   “哦,你骂的,你叫什么名字”对面的这个人说话还是不紧不慢,好象是在谈事情,而不是要打架。   “赵-红-兵”赵红兵一字一顿的说。   “哦,我认识你,我弟弟和你是同学,我叫路伟”对面的声音还是客客气气的。      这个名字报出来,这哥儿几个心一沉,都琢磨:靠,我们真是霉,才一个月不到,刚惹完东郊的二虎事情还没结,这下又惹上另一尊瘟神,路伟!这尊瘟神的凶悍程度比二虎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路伟在我市80年代是出名的混子,他不是本地人,家里都是铁路上的,他的爸爸是军人,妈妈是文工团的,有名的本市一支花,吹拉弹唱样样行。有一段时间我们国家的铁路归军队管,就是这时候他家来的我市。他的妈妈虽然漂亮且温柔,但他爸爸却粗鲁的可以,他的妈妈也是组织上“安排”给他父亲的。路伟这个人继承了她妈妈在文艺上的天赋,吹的一手好笛子,长笛,据说水准相当不一般,在继承了他妈妈的音乐细胞的同时他也继承了他爸爸的凶悍残暴。      路伟这帮人基本全是从小玩到大的,从小学就是铁路子弟小学、中学铁路中学并一起走向社会,从小学一年级路伟就是这群孩子的大哥,长大以后这群铁路职工的子弟要么被安排在铁路上班,要么就跟着路伟混社会。在80年代初,流氓所能涉及的领域比较狭窄,基本上全是以偷为主,而路伟他们这些铁路职工的子弟靠山吃山,专偷铁路沿线,铁路上从乘务员到乘警他们全认识,偷起来格外方便。路伟这帮人有两个特点,一是相对来讲比较有钱,二是穿的比较好,尤其是上衣和鞋子都比较好,这些衣服和鞋子基本全是在火车上干活儿时一不小心穿“错”的。打架对于他们来讲纯属于业余爱好,不是他们的主营业务。但是这群人打起架来心狠手辣,从不服软,而且人多势众凝聚力较强。      “恩,路伟大哥,久仰久仰”赵红兵看见对方比较客气,也跟着客气了一句。   “兄弟,听声音刚才骂人的不是你,你告诉是谁,我不为难你” 路伟依然客客气气,好象是在谈生意。   “呵呵,路伟大哥那我要是不告诉你是谁呢?”赵红兵笑着说。      事后再开“群殴总结会”的时候大家都对赵红兵赞赏有加,大家一致认为赵红兵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那就是无论遇到多么凶悍的敌人和多么可怕的场面,赵红兵从来没有过呼吸急促过,从来都是冷静自若,绝对有着高人一等的气质,这气质与其家庭背景和从军经历有关,家庭背景让他见到什么人都不打怵,从军的经历让他见到什么场面都不哆嗦。如果换了别人和路伟谈,即使是他根本不怕路伟,但他也很难表现出那种高人一等的气质。有了赵红兵这样的气质在气势上自然就更胜一筹,也让身后的兄弟平添几分胆色。      “告诉我吧,没事,我不会把他怎么样,我只想把他门牙掰下两个来”路伟的语气依然那么平缓。   “操你妈姓赵的你别给你脸不要,再你妈的装逼连你一起干了”路伟身后的那个显然脾气比路伟大很多,按捺不住骂了起来。   在我市,如果两群人中有一个人当面骂了“操你妈”,这架基本是打定了。      果不其然,只听见“砰”“砰”几声,路伟这边好几个人疼的叫了起来,赵红兵左右一看,自己人没人动手啊,这是怎么了?他再一细看,原来身后的费四和小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离他们大概10几米的一个砖头堆旁,正守着那砖头堆拼命的往这边扔砖头,小纪他俩是炮兵出身,臂力极大。看来,上次的“群殴总结会” 开的十分及时,当时会中确定的“发扬就地取材的战术风格”马上的付诸了实践。而且这战术队型和解放军陆军阵型和战术差不多,侦察兵在最前、炮兵在后面发炮掩护。这俩炮兵的砖头功夫看样子是继承了中国炮兵的优良传统,又狠又准一个砖头也不浪费而且频率非常快。         路伟那边也不含糊,看见这边动手了。他们马上涌了上来,打头的第一个正是刚才在路伟身后骂赵红兵的那个。这小子刚冲上来就被一把冰凉的三棱刮刀抵住了脖子,拿刀的正是张岳,手里拿的正是小北京从二虎他们那里抢来的那把大号三棱刮刀。看来上次会议中确定的“出门最好带家伙”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谁再上来我扎了他”张岳吼道   “兄弟别冲动,放了他”路伟的语气有点急,同时示意身后的兄弟们都别动。   “去你妈逼的,刚才就你要掰我牙是吗,今天我要捅的就是你!”张岳怒了   “呵呵,兄弟,你要捅就捅,来,朝这捅”说着路伟就把脑袋伸了过来,想要将张岳一军。   路伟以为张岳不敢,以为眼前这个小子没这个胆子敢拿刮刀捅人,更别说敢捅他路伟。他这辈子势必要为他当时这“勇敢”后悔。如果他知道张岳的爷爷是谁,他的爸爸和哥哥又是谁,可能借他100个胆子他也不敢干这“虎”事。      “我操你妈”张岳放开刚才手中抓的那个小子,一刀朝路伟脖子捅去。路伟看见他出手时想躲已经晚了,只能本能的向侧面一躲,这刀结结实实的扎在了他的右侧的脸上!      这刀应该是把路伟扎的吓破胆了,挨了这一刀他清楚的知道这一刀力量有多大,他要是不躲这一刀非要扎死他不可,这刀就是要他命来的。虽然路伟这群人平时打架也动刀,但很少用三棱刮刀,而且即使动了刀也就是往对方大腿胳膊等地方扎,张岳这样一上来就拿三棱刮刀往脖子上扎的亡命徒他应该是没见过。      张岳这一刀扎下去看见没扎死路伟,拔出来又是一刀,这刀是朝胸口。这刀没等扎下就被赵红兵抓住了胳膊。看来,张岳这顶级亡命徒把自己的同伙都给吓着了。      根据二狗对赵红兵这兄弟几个的认识,二狗认为,如果说这八个人按杀人的胆量排序的话,张岳肯定排第一,因为他一打架就想把对方给弄死,而不是想把对方打伤或打残,无论对方和他有没有仇。排第二的应该是李四和小北京,这两个退伍侦察兵出手全是往要害打或者捅,而且又准又狠,对方是生是死听天由名。排第三的应该是小纪和费四,只要对方的确把他惹火了,他们杀人的胆子不在张岳之下。排第四的应该是李武,如果他挨了几下重的,他肯定敢杀人。排第五的应该是孙大伟,如果他杀了人那肯定是过失杀人,他连打架的胆子都没有还敢杀人?至于赵红兵,他这一辈子绝对不可能杀人,因为他觉得他的命可金贵,杀了谁他都不核算,而且他出手很有准,肯定不能失手把人打死。      赵红兵一只手抓住张岳那只拿着三棱刮刀的胳膊,又顺势踹出一脚,踢中了路伟的膝盖,一脚把他放倒。小纪从后面拿着砖头冲上来照路伟的脸上就是一下,后来知道,小纪这一砖头把路伟的下巴打断了。      大家都知道,混子打架以生死相博的时候,极少有人用腿,因为这太危险,一不小心就被对方抓住腿一推就倒。所以多数都是拳头和刀枪解决问题。但是赵红兵、小北京、李四这三个侦察兵出身的流氓则不同,他们上来第一下基本都用腿,对有欺身上前靠近自己的才用些擒拿,失误极少,基本是一脚放倒一个。      路伟倒下以后赵红兵和李四开始冲向了路伟身后这帮兄弟开打,这也是吸取上次李武冲在前面被人一拳打倒的经验教训,所以这次是身手最好的赵红兵和李四冲锋在前。赵红兵他们这几个人打架有个特点:只要场地开阔,无论对方有多少人,他们都是主动出击,哪里人多他们往哪里冲,从不退缩逃跑。赵红兵和李四身后跟着的张岳,费四等五人也不是易予之辈,队型保持的很好,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超过1米5,如果有人被打倒或者是被抓住的头发之类马上身边就有人支援。路伟这帮虽然人多但没体现出丝毫的优势,尤其是张岳那把三棱刮刀所到之处人纷纷散开。      这时路伟站了起来,捂着脸托着下巴含糊的大喊一声:“别他妈的打了,都住手!”原来路伟也会大嗓门喊。赵红兵这边也打够了,赚足了便宜,停下了。      “赵红兵,明天晚上8:00,我在南山顶上挖好了坑等你”路伟忍着剧痛,捂着脸含糊不清的说。他话已经说不清了,三棱刮刀扎到哪里,哪里就是个血窟窿。   “呵呵,你挖坑是给你自己用吧,我到时候会去等你的”赵红兵说。刚打完大架,运动量这么大,赵红兵说话居然气都不喘。      二狗知道,可能赵红兵等几个人没怎么害怕。但是看台上那两个女孩子是真被吓坏了,二狗感觉高欢搂着二狗的胳膊不停的颤抖,也不知道是吓的还的冻的。这两个女孩子只知道孙大伟不务正业,哪知道他有这么多亡命徒朋友,又什么时候见过这样惨烈的群欧。      80年代初的流氓就是这样,他们之间打架完全是为了面子,为了斗狠,为了立威。单纯的很。不像现在的流氓,打架全是为了个人或团伙利益。 而且当时无论谁受了什么伤,只要不留下终生残疾或者死亡,基本没人会报案。不报案,那么肯定就是要报仇。这次南山之约用他们流氓的话来说就是“会一会”。颇有点中国古代侠客的感觉。      二狗清楚,赵红兵是真的不怕路伟,因为他知道路伟没有杀人的胆子。      第二天一早赵爷爷上班以后,“群殴总结会暨今晚南山之战动员会”在赵红兵家如期召开,开始参与会议的就是小纪,李武等几个无业游民,中午以后,张岳等下了班也赶了过来。会议严厉批评了张岳出手就要杀人的莽撞作风,高度赞扬了小纪、李武二人就地取材的灵活多边战术风格。      会议的核心问题在于今晚如何面对路伟团伙   “路伟已经被张岳扎那刀吓破胆了”李四说   “路伟没有杀人的胆子,但他有把人打残的胆子”赵红兵沉吟着说   “今天晚上每个人都带上家伙”张岳说   “把跟路伟他们要会会的消息说给更多的人听,这样他们更不敢对我们下狠手”孙大伟说。   “只要他们不下死手,我们必胜”费四说   “依我看,咱们还是和他们谈谈吧,任何问题,都可以通过谈判解决”孙大伟说   “谈个JB,都准备家伙去”赵红兵一声令人,人全散去找家伙了。      十月底的中国北方,已经寒风彻骨。荒凉的南山上,枯黄的荒草在寒风中摇曳,一片肃杀之气。      南山的顶上,矗立着的是人民英雄纪念碑,30多年前烈士用鲜血染红了南山换得了今天的和平。今日,先烈们在这里要见到共和国的新一代们因为鸡毛蒜皮的斗气要在这里决一生死,不知在九泉之下该作何感想,一小时后,是否会有新的鲜血染红人民英雄纪念碑?      30多年前,先烈为人民的民主和和平而战斗,今日,这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又为何要战斗?先烈们一定不解,或许除了在局中的这些流氓们,没有人会了解。      赵红兵和他的六个兄弟先上的山,7:45就到了,人人手里不止一把刀。其中李四的武器最特别,一根暖气钢管被斜着锯开,头是尖的,即可以捅人,也可以打人。平时打架最懦弱的孙大伟今天的武器是最先进的,一把沙喷子,这把喷子究竟是从何而来没人知道,反正从这天以后孙大伟基本是枪不离手,直到两年后换了一把双管猎以后才把这把沙喷子换掉。      山上没有人,更没有路伟所说的坑。      张岳爬上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第一级,手里还攥着那把大号三棱刮刀,寒风中,张岳喊:“路伟,你他妈的人呢,操你妈今天晚上老子一定剁了你”。      像是狼嚎,空旷的山上,没有回音。      深秋的夜格外的寒冷,尤其是在我市这个周围以平原为主的城市。      8:15分,路伟他们的人还没有来。赵红兵他们哥七个已经冻的哆哆嗦嗦了。      这时,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子来到了山顶。      “我是路伟的邻居”那个男孩子黑暗中看不清人,但他应该能感觉到对方的杀气,声音有点颤抖的说   “恩,路伟呢?呵呵”赵红兵永远那么镇静,那么温文而雅。   “在医院里,脸上被扎了一刀,下巴被打断了,下巴打断了要封闭,把嘴封了起来,从昨天到现在还没吃饭,嘴封着也不能说话,今天不能来了”男孩子声音颤抖的说   “恩,不来就算了,后会有期,反正我知道他是谁,我会去找他的”赵红兵说。   二狗不得不佩服赵红兵的胆色,虽然二狗没有跟着他们上山但是却听见他们“开会”,二狗知道其实赵红兵也不愿意打这一架,对于上山来打这一架,赵红兵多数是为了面子,如今对方没来,他正好有了个台阶下,但他没有就这个台阶马上下,而是说还要去找路伟算帐。   “这里有个纸条,路伟让我给你”说着,那个男孩子递过一张纸条   “恩,你走吧,要么我们一起下去吧”赵红兵说   “谢谢了,大哥哥,我自己先下去”男孩子转身走了,赶紧远离这帮他眼中的凶神恶煞。      纸条上写着“此仇不报非君子”。      好象80年代特别流行这句话和这样的形式。真不知道他路伟算哪门子君子。      “路伟和他的同伙全被张岳那两刀吓破胆了,他们再也不敢找咱们麻烦了”赵红兵说      事实再一次证明了赵红兵的判断是绝对正确的。      从此以后,路伟很少在市区露面更很少打架,这一下他算是栽了。但他也没有报案,遵守着江湖规矩。有人栽了就有人崛起,赵红兵这群人以寡敌众、以弱胜强,率先上了山而路伟却没敢来,很快就传遍了“黑道”,之所以把黑道加了引号是因为80年代正像是葛优说的:“中国根本就没有黑社会”。黑社会的雏形是90年代才出现的。      80年代初的流氓,由于刚刚在83年被全国集中严打了一把,已经基本打光。新生代的流氓基本是以大工厂的宿舍区、家属院的子弟构成的团伙,严格来说,只是小混混的团体,战斗力并不怎么强。直到赵红兵他们横空出世,才改变了这个现状。当然,到了90年代,由于古惑仔等影片的热播,新的流氓团体,狠角不断涌现,这是后话。      路伟也是第一次栽了这么惨,不仅他认了栽,他手下的兄弟也认了栽,他们都怕死,都怕张岳这个出手就要杀人的活阎王。赵红兵团伙一战成名,成名就成在张岳那要致人于死地的两刀上。路伟这群以小偷为主体的流氓构成的团伙注定是我市黑道上的流星,注定不是赵红兵他们的对手,无论他们有多少人。      人多有什么用?只能欺负弱者,在弱者面前树立威风。而赵红兵他们只欺负强者,欺负成名已久的老流氓。欺负强者,是他们选择的而且坚持的一贯路线。事实证明,在黑道上混,这样干是捷径,是真理。      十五年后,已经成了铁南餐饮娱乐业的大老板的路伟在一次生意场合上和赵红兵邂逅,二人握手一笑泯恩仇。几杯酒下肚,眼花耳热之后,两人话多了起来   “红兵,我想知道当年捅我的究竟是谁,黑暗中我实在没看清楚,到现在我也不知道”   “为什么这么想知道”   “我路伟活了40年,没说过熊话,但是那次,我是真的怕了,他是想要我的命”   “你想报仇”   “不想报仇,从那以后你也知道我已经很少参与社会上的事儿了,专心做生意”   “想报仇你也报不了了”   “为什么”   “前年折进去的,去年春天执行的枪决,是张岳”   “是他!我真的要感谢一下他”   “为什么?”   “没有他,或许我这一辈子都是小混混,他那一刀扎下来,我才知道我根本不适合混社会,我没那胆子”      所以二狗看来,塞翁失马这句成语适用于任何人,任何事。      路伟确实没有杀人的胆子,但是并不代表当时的流氓都没有这胆子。有这胆子的,二虎就是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