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十一节、右手(上)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8,468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3-2 22:00:25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第十一节、右手(上) 第二天下午,富贵带着几个小兄弟去了紫月亮的一个包间,这是黄老邪和他约定的见面地点。与其同行的,还有犟驴蒋门神。这是张岳怕富贵吃亏,特地叮嘱蒋门神与其同去。 紫月亮是张岳罩着的场子,在这里,富贵可以算是主场作战。 那天赵山河带着几个兄弟过来的时候,富贵和蒋门神早已沏好了茶在那里等着他了。 “富贵,来了有一会儿了吧!”一向莽撞的赵山河今天还挺客气。 “来啦!我也刚过来”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富贵也挺客气。 “咱们聊聊上次在巴黎夜总会的事儿吧,是宋老板找到了我哥陈卫东,我哥让我来和你谈谈。虽然说事情是一场误会,但是宋老板的意思是,不管怎么说,你们也伤了人,总得意思意思,是吧?”赵山河倒是个痛快人,没多废话,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哦,那你们是什么意思?”富贵的话向来不多。 “宋老板的意思是既然大家都是道上的朋友,你们拿出点钱来,这事儿也就这么算了”赵山河还是很会说话的。 “恩,你继续说。” “你们捅了三个保安,又伤了一个模特。还有你们那个姓申的,又是他吧!他也太狠了点吧!人家拉了拉他,他就把人家打成那德性,现在人家还在医院里躺着呢”赵山河一直对小北京当年在饭店外踹他那一脚耿耿于怀,只是后来闹出了人命,赵山河才没找小北京报复。 “姓赵的,你会好好说话吗?有事儿说事儿,别整那些没用的”犟驴蒋门神这几年来跟着张岳嚣张习惯了,现在听到赵山河这不敬的口气,火气有点按捺不住。 “老蒋,听人家把话说完。”富贵打断了蒋门神的话,“你继续说”富贵对赵山河说。 “宋老板的意思是,你们拿出十万块钱来,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你们张老板家大业大,这点钱不算什么吧”赵山河被蒋门神顶了几句,有点不舒服,语气硬了起来。 “恩,还有吗?”富贵很沉着。 “没了”赵山河话说完了,觉得很轻松,他看富贵的态度好象并不反对拿十万块钱出来的事儿。 “钱,我们是不会给的”富贵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啥?”赵山河楞住了。他没想到看起来和和气气的富贵说出来的话如此强硬。 “钱,我们是不会给的”富贵以同样的语气重复了一遍。 “那你们打人就白打了?” “白打了”富贵头不抬、眼不睁。张岳昨天就是这么交代给他的。 “你们有点太欺负人了吧!不准备赔钱找我来谈个鸡吧毛?”赵山河终于忍无可忍,怒了。 “我和你只是谈谈,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赔你们钱?再说,是巴黎夜总会的人拉的申哥,申哥才动的手。后来我看见范进他们要打申哥,我才动的刀。双方都有错, 凭什么我们赔钱”富贵轻声说完,喝了一口茶。“还有,你说话注意点,别满嘴脏话,我们兄弟几个脾气都不太好”富贵清楚的记得张岳的吩咐,“如果不服,消 他”。 “富贵,你他妈的别太得瑟了!别人怕你,我就不他妈的尿你!”赵山河“霍”地站了起来。 “我操你妈”蒋门神挥起茶碗,一杯滚烫的热茶泼在了赵山河的脸上。 赵山河被这杯热茶泼得满脸都是,一时睁不开眼睛。同时,他感觉右腿一凉,富贵出刀就是快,一秒之内,拔出卡簧、弹开、捅人,一气呵成。 这次,赵山河还没来得及咨询清楚究竟是“单挑还是群殴”,就已经被捅了。看来,九十年代的混子和八十年代就是不一样,只要能打赢,不择手段,而且连选择题都懒得做了。 这样不讲道理且不爱动脑的人,让赵山河这个命题者很头疼。不但头疼,而且腿疼。 富贵虽然一出手必然见血,但是他和张岳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换作张岳在的话,不可能是朝赵山河的腿上捅,肯定一刀就刺向赵山河的胸口。 赵山河虽然被富贵和蒋门神偷袭,但是他终归是我市的单挑之王,盛名之下,还是有两下子的。刚被富贵刺中,他就闭着眼睛抓住了富贵抓刀的手腕,用力一扭,就把富贵的手臂掰了过来。同时,赵山河也夺过了富贵手中的刀,随手架在了富贵的脖子上。 “谁再上来我就扎了他”赵山河忍住腿上的剧痛吼了一句。 蒋门神虽然掏出了刮刀,但是看到富贵被赵山河制住,也不敢上前,他也怕赵山河暴怒之下真一刀杀了富贵。 “老蒋,捅这傻逼”自幼父母双亡的富贵绝对是个亡命之徒,他自从跟了张岳以后就没打算过要再活多久。如今他虽然被赵山河扭住了手腕一动都不能动,但是依然不服。 蒋门神看了看富贵,没说话,也没上前。他虽然是头犟驴,但是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兄弟被捅死。 “操你妈,反正你们不给钱,今天我就带他走!”赵山河说着就推着富贵走了出去。 “操你妈,你敢动富贵一指头,我就放火烧了你家!”蒋门神拿着刮刀指着蒋门神说。 “不烧了我们家你他妈的是孙子”赵山河抓着富贵走了出去。 “你他妈的动动试试!”蒋门神咆哮 赵山河没答话,推着富贵上了车。赵山河千不该万不该去激蒋门神这头犟驴,蒋门神可是说得出就做得到的。 一小时后,张岳带了十几个人到了陈卫东的饭店,在饭店里,张岳没有看到陈卫东也没看到赵山河,担心富贵安危的张岳当时并没有砸了陈卫东的饭店。 两个小时后,张岳见到了脸色惨白,说几句话就会疼得晕了过去的富贵。 富贵的右手连手腕被赵山河用坚硬的石头砸了至少50下,完全粉碎,血肉模糊,再也没有恢复的希望。 据说,赵山河又给富贵出了一道废话般的问题“你用哪只手捅的我和其它几个人?” “右手”富贵丝毫没含糊。 “好!新帐旧帐一起算,看你以后拿哪只手捅人!”赵山河说完就拿起石头砸了下去。 当晚,陈卫东饭店的门上多了两个枪眼。赵山河家失火,但很快被扑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