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一节、 出狱(上)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48,772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2-21 19:54:23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一、 出狱(上) 1992年春天,一位已经年近九十的老人拖着瘦弱且疲惫的身躯踏上了去往南方的火车,这是这位老人要在接近油尽灯枯之时为共和国奉献出的最后一丝热量, 他要为改革呐喊,他要为改革派助威,他要为当时已经接近停滞的改革再奋力推上一把。很快,这位老人浓重的川音激荡在共和国的每个角落,大江南北。 这位老人走一路讲一路,他的所有的付出都无怨无悔,因为他是中国人民的儿子,他深爱着他的祖国和人民。在关键时刻,他又一次改变了共和国的命运。 1992年,饱经沧桑的共和国的历史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1992年秋,赵红兵出狱。二狗清楚的记得,他出狱那天,秋雨绵绵,全市的人都忙着储藏大白菜。这一阵秋风吹过时,赵红兵已经28岁了,他在狱中度过了人生中本该最美好的四年。 二狗第一眼见到赵红兵时,发现他和四年前的容颜几乎没有一丝改变,依然年轻、英气逼人,走路时腰杆笔直。 赵红兵出来后先是仰望了一下天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天是灰蒙蒙的,但是空气很好,不但是清新的空气,还是自由的空气, 第一个映入赵红兵眼帘的是一个倚在一个身穿黑色欧版西装、白色衬衣的白白净净文质彬彬削瘦秀气的青年,他正倚在一部崭新的黑色轿车旁边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张岳!”赵红兵先忍不住大声喊了一声。赵红兵后来回忆说,那天他第一次感觉可以痛痛快快的喊一个人的名字是件快事。的确,过去的四年多,他太压抑了。 “红兵!”张岳声音不大,但是大大的眼睛里却是泪花在打转。 第二个映人赵红兵眼帘的是小北京,小北京正坐在一部破旧的林肯车的车尾上,呆呆的看着赵红兵,没有说话,也没有上前要帮赵红兵提东西的意思。小北京实在太想赵红兵了,赵红兵现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激动得楞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上车,喝酒去!”说话的是刘海柱,抓起了赵红兵手里的包就往他自己的那部破车上拉。那天刘海柱戴了个黑色礼帽,山羊胡子依旧,开着一部绿色的“半截子”小货车。 “红兵,你没看见我啊!”留着“郭富城式”发型的孙大伟骑着一部黑色的摩托车,朝赵红兵喊。 “大伟,你那头发怎么那么难看啊?”赵红兵已经完全和社会脱节了,他根本不知道谁是四大天王,更不知道孙大伟的发型是当时我市年轻人最流行的发型。 “这叫坎头,你在监狱里呆傻了吧!这都不懂”孙大伟调侃着赵红兵。 “你会说话吗?”张岳冷冷的朝孙大伟说了一句。 孙大伟顿时不敢说话了,他从小就怕张岳,他敢和赵红兵开玩笑,但是就是不敢和张岳开玩笑,张岳一瞪眼睛孙大伟就哆嗦,虽然凭孙大伟和张岳的关系,无论开什么玩笑张岳不至于骂人或者动手,但孙大伟就是怕他,没办法。 “红兵你快上刘哥的车吧,咱们喝酒去,正下雨呢!”从小北京车里出来的费四探出头来憨厚的朝着赵红兵笑着说。 赵红兵刚拉开刘海柱的车门,就被一双手抓住了衣服领子拽了进去,拽他的是小纪,早就等着赵红兵拉车门呢。 “嘿嘿,你怎么他妈的一点都没变样?”小纪朝赵红兵胸口重重的捶了一拳。 “你不也没变样嘛,你都是结婚的人了,就不能稳当点?”赵红兵笑着说。看到这些当年出生入死的兄弟,赵红兵心里暖极了。这天,赵红兵兄弟们早早的都到了,就在外面等着他出来。 三台车加一个摩托,浩浩荡荡回家了。 “四儿呢?怎么没看见他?”赵红兵发现李四不在,上了车以后就问。 “在饭店点菜呢” “咱们这是要去哪个饭店?” “最好的饭店,最牛逼的饭店”小纪说。 “现在咱们全市哪家饭店最好?”赵红兵没入狱前,总去最好的那两三家饭店吃饭。 “当然是亚运饭店” “在哪儿?谁开的?”赵红兵现在对什么都好奇 “哈哈,你开的啊!” “我开的?”赵红兵一头雾水 “当然是你开的!不过现在老板暂时姓申。”刘海柱把话接了过来。 “小申开的饭店叫亚运饭店啊,哈哈,怎么这么俗”赵红兵一听就乐了,他知道他入狱以后小北京没有续租火车站前的招待所然后在市区里开了一家饭店,但他还真不知道小北京开的饭店叫亚运饭店。 “别管名字俗不俗,肯定是咱们全市最上档次的,小申的本事你还不知道?” “小申上次探监时跟我说新买了一辆车,等我出狱了以后给我开,他新买的车呢?刚才我没来得及跟他说话。” “你刚才没看见他坐在那个车上边啊?那就是他新买的车” “那个破车是新买的?十多万块钱买了个那么破的车?不是说新买的车吗”赵红兵在狱中一直在幻想小北京买的新车是什么样子,当他听说那个破林肯就是小北京买的车的时候,几近崩溃。 “新买的确是新买的,新买的旧车。”小纪说。 赵红兵觉得天旋地转,原来小北京还跟他玩文字游戏呢。他虽然早就知道小北京这人的想法和普通人不大一样,但他万万没想到小北京花了10几万买了个五成新的林肯。 到了饭店,大家把赵红兵让到了主桌上,除了尚在服刑的李武,刘海柱和其它的兄弟六人都到齐了,席间还多了张岳的三个兄弟。赵红兵看着装修得金壁辉煌的属于自己的饭店,坐在足有三十平米的大包间中,看着这些几年没见的兄弟,十分开心。 赵爷爷果然没看错人,小北京是个有能力且重然诺的汉子,赵红兵入狱四年多,小北京没有回北京,不但在赵爷爷病危期间像是亲儿子一样照顾赵爷爷,而且还给他自己和赵红兵赚了座金山。 “你跟我说你花十几万买的车,就是你那开的那个破林肯?”小北京刚进饭店的门,就听见赵红兵在朝他喊。 “这叫品位,懂吗?”小北京笑吟吟的说 “申爷,你那品位我不敢苟同,你花了十几万买那么个破车我都替你觉得不好意思。你拿你那车跟我这比比,你好意思比吗?”张岳接过话来。 “张岳,有句话我必须得告诉你。再旧的林肯它也是林肯,再新的桑塔纳它还是桑塔纳!懂了没?你怎么着也是个大学生,我这么一说你肯定懂了,是不?”小北京心情格外的好,开始和张岳贫上了。 “我他妈的不懂!新的怎么也比旧的好”张岳不服。 宁可要旧一些的高档货也不肯屈就于便宜的低档货,这就是小北京一贯的哲学。赵红兵的三姐虽然结了婚前两年又生了小孩,而且年龄也不小了,但毫无疑问依然是高档女人。小北京宁愿傻傻的等着赵红兵的三姐这样的高档女人,也不肯屈就于中低档的女人。 “红兵,帮你介绍我的几个兄弟,都是我的好哥们儿”张岳说。 “好呀“赵红兵和张岳的三个兄弟一一握手。 “富贵,蒋门神,表哥”张岳一一介绍他的三个兄弟。 “红兵大哥好!”张岳的三个兄弟都久仰赵红兵的大名,各个必恭必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