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三十八节、浑身是胆(中)

2008-05-07,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41,384 views
  三十八、浑身是胆(中) 这时,李四也冲了上去,出手比赵红兵更猛更快,抓住了第一个砍了赵红兵的人的手腕后用力向下一拉,此人的手想抓住楼梯扶手但没能抓牢,在李四的猛拉之下失去平衡,迎面朝李四栽了下来,李四顺势一个背包,就把他扔到了正在向上涌来的自己人的人群里。     被李四扔到后面人堆里的第一个人算是废了,后来得知,他身上被切了30多刀,从头到脚没一处好地方。     赵红兵和李四在短兵相接中都凭借着拳脚取得了优势,而一向笨手笨脚的范进却吃了大亏,他的开山刀还没等抡起来,头上已经被砸了一角钢,他被砸了一角钢后还没等缓过神来,就已经被对方抓住了头发。     范进被抓到了头发以后,又被对方用角钢连续重击后脑三下。身经百战的赵红兵回忆说:“当时,以为范进不被打死也得被打成植物人”。但奇怪的是,事后大家把后脑被角钢砸得直淌血的范进送到医院后,经检查居然什么事都没有,最后只花了四块五毛钱的包扎费!当天晚上沈公子曾在医院的急诊室和划价取药的地方楼上楼下的跑,付了足足十几份医药费,但是沈公子只记得范进这一份医药费的价格,多年以后他依然记得,印象极其深刻。这是因为,范进的脑袋,的确太与众不同了。后来沈公子曾评价他说:范进这八年大学真没白考,考得后脑勺比常人硬了太多,他这脑袋的确与众不同,换了别人挨了这三下,早被打得大小便失禁了。    上帝总是公平的,智商高且读书很好的女人通常长相要差一些,长相漂亮的女人却普遍读书不怎么好且智商不怎么高。范进身手差点,但是脑壳挺硬。    当时,李四在冲在最前面的三人的中间,赵红兵在他右边,范进在他左边。当他把砍赵红兵的人扔到身后以后顺手从后面的兄弟手中拿过了一把砍刀,朝着抓住范进头发的人就抡了过去,连剁两刀。    被剁的人松手,放开了范进。被连砸了三下的范进抬起头来恼火非常,抡圆了劲,朝对方的肚子就砍了一刀。这一下,险些给对方开了膛,被范进砍了一刀的这个人也一样,无路可退,硬生生的挨了一刀。    此时的赵红兵也已踹倒了对方冲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和李四一起,踩着对方的身体冲了上去,气势如虹。    想当个好混子,当个出色的混子,身手还是挺重要的。    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在赵红兵、李四和范进等在左侧楼梯冲在最前面的三人逆转劣势连战连捷时,从楼梯右侧冲上去的张岳等人,却吃了大亏。    张岳遭遇的,是赵山河,太极梅花螳螂拳赵山河。  

第二部 第三十四节、上兵伐谋(上)

2008-04-25,Fri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5,006 views
孔二狗 4-25 18:34:48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三十四、上兵伐谋(上)       接到传呼后,赵红兵和张岳赶到了巴黎夜总会。       赵红兵和张岳到巴黎夜总会的时候,是北京时间晚上10:30,这是平时巴黎夜总会最热闹的时候。他俩一进这夜总会的门,就知道,今天这事儿大了。       因为平时的夜总会到了这个时候,早已是人声鼎沸,而现在,他们一句话也听不见,一点音乐也听不见。       偌大的巴黎夜总会里,只剩下几个服务生在默默的打扫着满地的碎酒瓶子,桌椅板凳东倒西歪,一片狼籍。霓虹灯早已关掉,开的全都是日光灯。       “富贵呢?”    “去医院了,刚走”服务生回答。    “怎么了?”    “被捅了6、7刀”       赵红兵和张岳随后去了医院。       手术室外,赵红兵和张岳看到了虽然看起来比较紧张但是还是显得很优雅的小梅。       “富贵被谁捅的?”    “赵山河”    “医生怎么说?”    “医生没说,现在抢救呢”       从小梅的口中,赵红兵和张岳了解到了事情的经过。       赵山河是在富贵回到巴黎夜总会后大概一个小时到的。       赵山河先叫了10个人堵在门口,任何人都不让进,更不让出。另外足足有50多人,全进了夜总会。领头的赵山河,手持开山大砍刀,身后的人有人拿斧子,有人拿锤子。见人就拿刀背抡,见桌子就用锤子砸。       可怜的巴黎夜总会,几个月内连续被砸两次。这次赵山河砸场子距离上次王宇砸场子还不到4个月。       两分钟后,夜总会的客人全被赶到了二楼。       “告诉你们,我是赵山河。今天我不砍你们,从今以后,谁来这里玩,我卸谁一条胳膊”海归混子赵山河普通话不错,喊得声音洪亮。       “富贵呢?”赵山河继续喊      赵山河没听见回音,但他看见了一双冰冷的眼睛,这双冰冷的眼睛正离他越来越近。      “富贵,你还认识我吗?”   “X你妈”随着富贵这声怒吼,富贵连人带刀都冲了过去。      看到用自己右手换来的夜总会被砸,富贵不要命了。      富贵出手极快,即使是只有左手,依然势如闪电。赵山河没想到富贵说动手就动手,猝不及防,只能用手臂挡住了已经刺到眼前的卡簧。赵山河手臂中刀。      同时,赵山河抡起开山刀朝富贵的头上也是一刀。      “X你妈,老实点,把刀放下”赵山河身后的两个兄弟都举起了枪。“蹲下”赵山河的兄弟继续喊,还学起了公安。      富贵扔了刀站住不动了,但也没蹲下。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此事的富贵,就是鱼肉。再动,肯定是死。不动,或许还有可能活下去。      富贵毕竟不是张岳也不是赵红兵,如果是张岳或者赵红兵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殊死一博。      “攮他!”赵山河捂着胳膊朝身后的一个兄弟说。   “朝他肝上扎”捂着胳膊的赵山河连扎富贵的具体部位都指导。   “操,你扎错了,那不是肝!”赵山河不断纠正扎的部位。   “把刀给我!”赵山河看见连扎五刀都没扎准,怒了,劈手抢了过来。      抢过了卡簧的赵山河只一刀,就扎在了富贵的肝上。      “看见没?这里才是肝!”赵山河不无得意的说。

第一部 第七节、医院遭遇三虎子

2008-04-16,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23,951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7-12-31 10:24:35    七,医院遭遇三虎子      二狗在九岁的时候是那么的残暴,敢于想拿砖头把别人砸死,而长大以后则越来越没这个胆子。到了现在就算是有仇人在二狗面前,法院告诉二狗杀此人可无罪,二狗也绝对下不去手。这说明什么?是说明人之初、性本恶吗?虽然二狗姓孔,是孔子的后代。但二狗不大同意老祖宗的“人之初、性本善”的看法,二狗宁愿认为,人从出生时的人性的恶的、是自私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家长及老师的教育,戾气逐渐减少,而戾气减少的程度则完全取决于受教育的环境。      有很多暴戾的人正是因为没有受到更好的教育所以使其对社会产生了极大的危害,二虎和三虎子都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三虎子的暴戾程度与二虎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二狗知道三虎子干过的一件事就是“三虎子杀牛”。三虎子家在东郊、属于城乡结合部。不但有毛纺厂、啤酒厂等大型的工厂,还有一些零零散散农户。这些农户有一些还养了耕牛,但是到了80年代,农业机械化开始普及,耕牛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所以,一些农户就开始杀自己家的耕牛。      据说那年三虎子最多也只有15岁,还在上初中。他路过一家农户时看见有很多人在围观,三虎子便走上前去看热闹。原来,正是一家农户在杀自己家的老黄牛,那个农户杀牛用的刀是一把杀猪刀,这把杀猪刀又窄又长,宽度大概只有3-4cm,而长度则有近30cm。老黄牛已经被绑在了农户家院子前面的树下,但该农户的主人一个粗壮的中年男人却拿着刀却迟迟下不了手。因为,他面前的这头老黄牛还没等眼前蒙上黑布,就已经知道自己为其辛苦耕耘十几年的主人,今天是拿着刀要杀它,老黄牛默默的跪在地下,浑浊的双眼里全是泪水。      围观的人无人不为之动容,这个中年男人眼眶也有点红了,他对他的老伙计下不去手。随着老黄牛泪水的涌出,围观的村民多数都劝这个中年男人不要杀这头老黄牛了,毕竟自从建村开始,还没有人宰过自己家的老黄牛,都是等老黄牛一直老死。中年男人也心软了,想去给老黄牛解开绳子。      这时围观的三虎子觉得挺没劲,他是来看杀牛的,结果却什么都没看到。三虎子认识这个中年男人,他走上前去“雷锋”了一把,说:“叔,你把刀给我,我帮你杀”。中年男人看着还是个半大孩子的三虎子,半信半疑的把刀交给了三虎子。三虎子接过刀根本没废话,径直冲到了老黄牛的面前,抓起牛角,对着脖子就捅了一刀。三虎子不但当时力气小而且没杀牛的经验,这一刀没捅死老黄牛却让老黄牛痛的“哞,哞”的惨叫。三虎子脾气上来,拔出刀来又是一刀,这一刀扎到了老黄牛的动脉上,鲜血喷了三虎子一脸,老黄牛还在挣扎着,还是没死。三虎子一见血腥气更加冲动,开始对着脖子疯狂的乱捅,连捅了十几刀,把老黄牛的脖子捅成了个血马蜂窝,老黄牛,终于咽气了。满脸是血的三虎子狰狞着笑着停了下来。      围观的人看得目瞪口呆,不少人看到这惨景吓的哭了起来,还有人在不住的呕吐。而三虎子则用自己的背心擦了擦那把杀猪条刀,递给了吓得呆若木鸡的中年男人。浑身是血的三虎子扬长而去。      当时围观的人缓过神来说:这孩子不是人!      李四用钢管把三虎子捅了的时候,三虎子已经至少有20岁了,在东郊,二虎之所以能成为老大自然也有三虎子的功劳,这哥俩是纯粹的混世魔王,在外面和别人打,回家这哥俩也打,尽管这哥俩感情极深。在被赵红兵一伙收拾的前3、4天,三虎子还刚刚和二虎在家闲着没事打了一架,二虎居然徒手把三虎子的耳朵差点撕下来!      1986年全市敢主动招惹这俩混世魔王的,恐怕也只有赵红兵这一伙了。      在六中高三、班的“吉他演唱会”过去大概3、4天,伤的不怎么重的三虎子肩膀上缠着绷带来到了市区。带着大概10几个人每天在街上转,就找那天把二虎和他都收拾了的李四和费四。三虎子刀不离手,手里总提溜着那把杀猪条刀,这把刀外面用报纸包着,每天在市区晃来晃去。三虎子这群人虽然在东郊名头甚响,但是在市区他们却不认识几个人。他们只知道那天来他家的这伙人其中一个人名字叫赵红兵,还有一个在离红旗公园不远的地方开了个废品回收站。但三虎子再去小纪的废品回收站的时候,小纪的由于还在医院里住院,所以门是关着的。然后他们就开始找赵红兵。      其实三虎子这人思想简单的很,谁把他伤了他找谁。他最恨的根本就不是赵红兵也不是小纪,而是那天出手伤他俩的是李四和费四。他找赵红兵的目的就是想知道那天伤他哥俩的人到底是谁。      据说三虎子也打听到了赵红兵是谁,也知道了赵红兵的家在哪里。但是同时他也知道了赵红兵的爸爸是市委常委、市组织部部长。三虎子敢在路上截住赵红兵开战,但他肯定还想多活几天,不敢去市委常委家中找茬。再说,他要找的人主要是费四和李四。      费四和二虎、李四和三虎子是两对前世的冤家,在之后的十几年里打打停停,停停打打。一直到九十年代末二虎双腿残疾和三虎子横尸街头为止,现在总算是停了。而他们之所以打打停停而不是一直打是因为有赵红兵存在。      如果说混世魔王三虎子在这个世界上还怕一个人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赵红兵。      那天已接近元旦,三虎子在多次来市区找费四和李四未果以后开始找赵红兵,他们十几个人提着刀漫无目的的在市区闲逛,准备抓赵红兵,由于是要找赵红兵,主要以问话为目的,所以他们没带刮刀和双管猎枪。一直到了中午这群东郊流氓饿了,当时他们正在回民区附近,看见一家清真饺子馆就走了进去,那家饺子馆规模不小,是回民区的老字号,起码有30几张桌子。      赵红兵是没找到,三虎子却遇上了另一个冤家----回民区的张大噶子。      据说三虎子一进门就看见了张大噶子正在饺子馆里,三虎子还挺牛逼的朝张大噶子呲牙一笑:“噶子,请你三哥喝酒!”      三虎子这帮东郊流氓和张大噶子率领的回民区混混以前没少茬架,一直打到86年的夏天,大噶子这帮算是勉强服软了,摆了几桌和气酒算是停战。      “呵呵,小三子,没钱喝酒了?”张大噶子不怀好意的坏笑着说   “你三哥我钱多了,今天就是想让你请喝酒!”三虎子的嘴又臭又硬   “小三子,今天张哥请你,坐下来喝吧!”张大噶子没想因为吃顿饭再起争端,因为过去的事儿毕竟已经过去了,无论过去再怎么打,到如今总归能勉强算是半个朋友。      张大噶子那边大概有6、7个人,三虎子这边大概10几个人。坐了两桌开始吃饭。      刚开始喝酒的时候气氛还不错,互相开着玩笑并且频频碰杯,但是几杯酒一下肚,这两帮混混的本色便显露了出来。三虎子先有点多了,开始大话连篇了。      “噶子,这几天我来市区是来找个人,你看我这肩膀”三虎子火挺大。   “听说是赵红兵他们干的?我前几天看见你们在市区转,问卫东你们干嘛呢,他说你们在找赵红兵”张大噶子说   “你认识赵红兵?”三虎子问   “知道有这么个人,前段时间不是把铁南的傻伟(就是路伟)给捅了嘛”张大噶子说   “他们还捅了路伟?”三虎子问   “你没看现在路伟不来市区了吗?现在下巴还封着呢,赵红兵这帮够狠的”张大噶子说   “其实我和我二哥倒不是赵红兵给伤的,是他们里面其它两个小子干的”三虎子说   “你和你哥也真他妈的衰,在自己家门口让人家给干了”张大噶子也有点多了,口不择言。   “噶子你他妈的怎么说话呢?我们是被暗算的!”看样子,三虎子那疯劲要上来   “操,要么怎么说你俩衰呢!两个打两个被人打成这操行”张大噶子嘴更损   “去你妈逼的,不他妈的跟你喝了,以后你他妈的说话注意点!”三虎子站起身来叫兄弟就要走。   “你骂谁呢?”张大噶子绝对也不是什么善茬。   “老板,今天我把这里盘子和碗都砸碎了啊!张大噶子付钱!”三虎子说完把桌子上的盘子全摔在了地上。   “三虎子我操你妈!”张大噶子虽然以前和二虎、三虎子他们打服软了,但是总归是回民区混混的头目,手头硬的很。      两伙人随后就混战在了一起,两张桌子掀翻了,饭店里的其它客人也吓的跑了出去。刚才还在呼着酒气、搂着脖子像是亲兄弟一样谈“知心话”的两帮人转眼就成了死对头。二狗真不知道这两伙人为不为刚才他们还是伪装得亲密无间而感到羞耻。      三虎子明显喝多了,他的那把被报纸包着的条刀还没抽出来就被张大噶子夺了去,他胳膊又行动不便,被张大噶子按在地上狠狠的踢。坐在三虎子旁边的一个兄弟拔出一把枪刺就扎在了张大噶子的腿上,张大噶子倒地后剧痛之下随手拿起摆在地上的花盆砸在了三虎子的头上。      这时,清真饺子馆的几个厨师拿着擀面杖和菜刀也冲出来帮三虎子。回民区里面基本都是回民,回民打架抱团、胆壮心齐。虽然张大噶子他们6、7个人本来没带刀,但是由于冲出来的厨师相助,很快取得了上风。      打了大概2、3分钟后,清真饺子馆的几位老阿姨服务员终于把架拉开了。流氓毕竟也是人,有50、60岁的老阿姨苦口婆心的拉架,也不好意思再动手了。张大噶子这边有三个人腿上和胳膊被扎了,而三虎子那边则是三虎子头上挨了一花盆,另外一个人后脑挨了厨师一擀面杖。      挨擀面杖的那个被打晕了,三虎子他们骂骂咧咧的搀着那个被擀面杖打晕的出了清真饺子馆,叫了车直奔市三人民医院。市三人民医院,也正是小纪住院的地方,当三虎子他们在清真饺子馆开战的时候,赵红兵正在给小纪办出院手续。全市大大小小20几家医院,真不知道这群人为什么都爱去市三人民医院。      挨了擀面杖的那小子被打不轻,到了医院神智还是不清。三虎子等10几个人把他送到急诊室出来正看见一个30几岁的女人在电梯口指着赵红兵骂,被骂的赵红兵低头不语,而赵红兵身边站着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      赵红兵认出了三虎子,三虎子却没认出赵红兵。      赵红兵被骂的原因是因为赵红兵和高欢他们两个人大白天在医院“见鬼”了。      由于那天临近元旦节,做为班里文艺委员的高欢找借口上街买纸花和瓜子等准备班里的元旦晚会,所以她那天下午就没上课,出来找赵红兵玩,这也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赵红兵本来想把小纪出院的手续办好然后和高欢去东风剧场看马戏,结果,他们在医院的三楼遇见“鬼”了。      赵红兵和高欢本来约好了1:30在住院部的三楼见,可是高欢不知道市三医院有两个楼,前面的那幢楼是各个科室的门诊和手术室而后面的那栋楼才是住院部,她去了前面那幢手术室的三楼去等赵红兵。      赵红兵和小纪左等右等高欢不来,赵红兵才想起可能高欢是去了前面那幢楼。赵红兵就急匆匆的冲上了前面的楼的三楼,出了电梯口正看见高欢也在焦急的等。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我以为你知道住院部的楼呢”赵红兵气喘吁吁的说   “没事,没事,也怪我,我没听清楚”高欢一向善解人意   “那咱们走吧,去找小纪”赵红兵说   “好的”高欢微笑着说      正在这时,电梯的门开了,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推着一个身穿红色大衣的30几岁出了车祸的女人冲向手术室。这个出了车祸的女人被撞的面目全非,已经看不清楚长什么样,满脸是血,眼见是活不成了。   “是不是已经停止了呼吸了”“恩,可能已经死亡了”那几个医生边推边讨论着。   “啊………………”高欢看见这个女人的惨状吓的惊叫了起来。   “别怕,没事儿,咱们下楼“赵红兵边按电梯边安慰高欢。      很快,电梯从四楼上下来了。刚被那个遭遇车祸的女人吓到的高欢看见电梯来了,就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电梯门一开就进了电梯,赵红兵随后跟了进去。      进了电梯,他们俩人几乎同时赫然发现:刚才那个死于车祸的穿红大衣的女人正背对着他们蹲在电梯的角落里!!!!!!!!!      由于总要有一些担架之类的进电梯,所以市三医院的电梯空间极大,是普通电梯的好几倍。所以这个鬼在角落里蹲着,头也不回极是恐怖!当他们俩想从这个电梯出去时,电梯门已经再次关上了。      “啊!!!!!!!!!!!”高欢吓的肝胆惧裂,扑到了赵红兵怀里。这也是赵红兵人生中第一次抱了女孩子。      不得不佩服赵红兵的确胆色过人,他见到鬼以后心中先是一凌,然后他选择的不是像高欢一样惨叫,而是要和这个女鬼死磕!他和这个女鬼拼了!!      高欢的惨叫还没结束,赵红兵一手抱着高欢,腿却踹向了鬼。      “啊……………………”这下是那个红衣女鬼惨叫了。   赵红兵看有效果,放开高欢冲上去又是一脚,刚才那一脚这是试探性的,第二脚是真狠,一脚把这个刚才还蹲着的女鬼踢倒在地。      “你打我干嘛?!”这个女鬼哭着喊      赵红兵随后说出了他这四十多年中最经典的一句话,也是被高欢讽刺至今的一句话:   “你是鬼你牛逼啥?!我他妈的死了以后也是鬼!别他妈的以为你是鬼我就怕你!!”赵红兵吼。   “你才是鬼呢?你凭什么打我”红衣女鬼被赵红兵这凶悍绝伦的两脚快踢断气了。   “你还装人!”赵红兵上去又要踢。   “红兵,她可能真的不是鬼,她好象是人!”缓过神来的高欢拉住了赵红兵。   赵红兵也回过神来,他刚才那两脚下去,踢到的的确是人的感觉,好象真的不是鬼。      这时,电梯门开了,赵红兵和高欢走了出去。   “小王八蛋,你凭什么打我!你站住!”三十多岁的红衣女鬼挣扎着站了起来跌跌撞撞追出了电梯。   “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鬼”赵红兵终于认识到了刚才那个电梯里的鬼是一个和死于车祸的女人同样穿着红色大衣的女人,是个实实在在的女人,绝对不是女鬼。他愧疚万分。   “你才是鬼呢?走,跟我去派出所!给我治病!”看样子这个女人也是个泼妇      二狗从那天才知道,原来“撞衫”可以造成如此之大的危害。      “不好意思,我如果刚才把你打坏了我一定负责”赵红兵小声说。赵红兵有个优点,那就是他绅士的很。   “…………………………”这个穿红大衣的女人骂起了一套又一套全市最难听的脏话。自知理亏的赵红兵低头不语,高欢是个女孩子,脸上挂不住,小声抽泣了起来。      围观的人越来越来多,赵红兵脸也越来越红。一肚子火没地方发,他偶然一抬头,正好看见了人丛中看热闹的满头是血的三虎子。      一场血战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