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十四节、这孩子,等不到香港回归了(下)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9,464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3-8 0:56:57    十四、这孩子,等不到香港回归了       刘海柱在听完事情的原委后勒令晓波把数字传呼机还给了丁小虎后就给赵红兵打了这个传呼。       赵红兵听完刘海柱的讲述后,半晌无言,他有点不大相信晓波如今变成了这样的孩子。       “……走吧,晓波”赵红兵觉得应该把晓波带回家好好教育一下了。       当晚,赵红兵叫来了张岳、李四等人到了他的饭店。赵红兵希望这些本市的江湖大哥能现身说法和晓波谈谈混社会有多难,或者,即使晓波非要混社会不可又应该怎么混。       “晓波,你为什么要抢人家的传呼机”赵红兵问   “我没抢,我只是借来玩几天”晓波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就不相信你想过要还!”赵红兵嗓门突然加大,吼了一句。赵红兵吼的时候极少,但是吼起来嗓门却是极大。   “…………”晓波看见二叔发火了,不敢回话了。      “你究竟想干什么?”赵红兵也觉得刚才嗓门大了点,放低了声音说。   “反正不想修车,刘大爷管我管的太厉害,什么都不让我玩儿。再说,修车我看也赚不到什么钱。”看样子,晓波是铁了心不再回去学修车了。   “你刘大爷难道不赚钱?现在人家都至少有几十万了!人家为什么管你?不都是为了你好吗?”赵红兵又有点激动。   “赚钱也是辛苦钱,太慢。同学现在都知道我在学修车,每天都弄的一身油,人家都不愿意搭理我了。”晓波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      早已混成了江湖大哥的刘海柱当年愿意在烈日下修自行车一分一毛的赚,凭自己的汗水开起了修车铺和零配件门市,从来都没觉得自己丢人,每一分钱都堂堂正正,花得舒服。而尚未在江湖中闯荡出名气的晓波却已觉得修汽车都丢人了。      这两代流氓,差距忒大了点。      “…………”赵红兵自从酗酒以后,反应明显有点慢,说话的节奏总比别人慢半拍。“那你觉得什么来钱快?”   “张叔、四叔他们现在赚钱不就很容易吗?他们每天也不用上班更不用干活儿,三天两头就来找你喝酒,一样好车开着,好房子住着。”晓波非常羡慕张岳和李四的江湖大哥地位和现在的生活。      晓波不懂,高利润可能同时伴有高风险。贩毒利润最高,但是面临的风险也是掉脑袋。      赵红兵本来是把李四和张岳找来给晓波现身说法的,却没想到晓波心中却早已把这二位当成了榜样。      “他们赚钱容易??四儿,你跟他说说你赚钱容易不!”赵红兵说。   “晓波,干什么都不容易,先别说我刚开始开游戏厅时有多少人来捣乱,就说昨天晚上,兴业集团的老板的儿子来我们这里拍连线扑克机,几台一块拍。他只带了两万块钱,把两万块输光了以后他把他那桑塔纳押在了那里,由于是熟客,王亮也给他上了分。一晚上,他输了十九万!今天早上才走。到了今天中午,他爸派人来要走了车,还说要拿回他儿子在这里输的所有的钱。否则,他就要找公安局抄了我这游戏厅。你说我这钱是给他还是不给他?给了他,别的在这里输钱的难道我也要给?不给他,我这游戏厅是开还是不开?我是跟局子里的人是有点关系,但是能和人家兴业集团的老板比?”李四开游戏厅的愁事儿不少,黑白两道都得打点。兴业集团是我市第一个民营房地产开发企业,当时我市所有的大工程项目都是这家企业运做的,老板势力不小。      “四儿,扯淡!他输不起就别玩儿,敢来你这里要钱?他长了几个脑袋?明天我叫表哥带人去找他,他输多少我跟他要多少!我可不管他是谁儿子”张岳一听这事儿气不打一处来。       张岳和李四虽然都是江湖大哥,但二人行事作风迥异。张岳是纯粹的土匪性格,每天都想吃大户。李四则是黑道白道面子上都过得去,能不得罪尽量不得罪,如果真得罪了,多数情况下也就是背后下黑手,李四,总是玩儿阴的。      “张岳!”赵红兵喊停了张岳。他是来找张岳等人给晓波上课的,不是来找张岳告诉晓波该如何讹人的。   “哦”张岳也反应过来了,实在不应该当着晓波的面说这些。“晓波啊,走上这条路就没法回头。你看我是挺风光,但是你知道吗?我已经多久不敢一个人上街了?现在在街上,我只要看见有人朝我跑过来,我就下意识的摸自己包里的枪。只要看见有人把手揣在兜里,我心就哆嗦。这样的生活,真是过够了!”      张岳说的这话是实话,从张岳出狱以后,得罪的黑道白道的人已经太多了,每天活得提心吊胆。二狗曾亲眼见过一次,1994年的某天,张岳在我市某商城门前站着不知道等谁,忽然对面有两个17、8岁的孩子朝着他跑来,这两个孩子手都揣在上衣的口袋里。其实这两个孩子是要跑到对面去买雪糕,但是跑的方向和速度把张岳吓得够戗,当张岳看见了迎面跑来这两个孩子,马上开始一动不动,屏住呼吸,面部表情极为紧张,手摸进了包里,包里,是他的手枪。直到这两个孩子从他的身边跑过,跑进了对面的冷饮店,张岳才一口气松下来。      二狗当时觉得,张岳不是一口气松了下来,是全身都软了下来。二狗当时看到张岳这个样子,都没好意思走上前去打招呼。      这就是张岳每天的生活状态。      “张岳,你也知道不容易,那咱们不干了不行吗?”赵红兵本来是找张岳来训诫晓波的,但是听到张岳说得这么可怜,开始劝上张岳了。   “现在我已经停不下了,停下来,兄弟们怎么办,怎么活?他们都是靠着我吃饭的。该得罪的人都已经得罪过了,我是不是混下去人家该找我麻烦还是要找我麻烦,就这样了”张岳说得很无奈。      “张岳,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有三个人,都做了很多坏事,就叫坏人甲、坏人乙、坏人丙吧。有一天,上帝看他们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决定劝他们三个洗心革面。上帝劝了坏人甲一个礼拜,坏人甲就同意再也不做坏事了,上帝告诉坏人甲他可以进天堂了。上帝又开始劝坏人乙,坏人乙开始时不愿意听,又干了很多坏事,直到一个月后,才认真的听了上帝的话,再也不做坏事了。这时,上帝也对他说,你可以上天堂了。上帝劝坏人丙用的时间最长,花费的力气最大,足足用了一年的时间,期间,坏人丙做了太多太多的坏事,但最终还是被上帝给感动了,决定再也不做坏事了,上帝也同样告诉他说,你可以上天堂了。就这样,这三个人都上了天堂。这时坏人甲和坏人乙都不高兴了,问上帝说,为什么我们那么早洗心革面上天堂,他又干了那么多坏事你还让他上天堂?这不公平。上帝笑着说:这很公平,如果你坏人甲当时做了8天的坏事,你将下地狱,如果你坏人乙做了31天的坏事,那么你也将下地狱,如果坏人丙今天还不醒悟,那么他明天也将下地狱。每个人具体的情况都不同,所以,对你们没有任何不公平,幸运的是,你们都悬崖勒马了,所以都上了天堂。”      赵红兵把这个故事娓娓道来。至今二狗从未听任何人说过这个故事,所以二狗认为赵红兵这个故事是他自己编的。      “红兵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张岳没太明白赵红兵说这件事儿的道理   “我的意思是:成仙得道不分先后。只要及早醒悟,事情总是要好办一些。因为,你不知道你究竟哪天会真的下地狱。或许,就在明天。”90年代中期,赵红兵对张岳的劝导,有点像唐僧对孙悟空,墨墨迹迹,没完没了。      在赵红兵认为,这时的张岳,就像是一只明显处在下跌通道的股票,任何时候割掉,都是正确的,都会减小损失。      但,遗憾的是,张岳,自始至终都没有割,他一条路走到了黑。      “别说这个了,晓波,那你想干什么去?”李四见赵红兵又开始劝张岳了,叉开了话题。   “找个营生呗,赚点钱”晓波说   “来我这里吧,跟着王亮学修游戏机,这也算门手艺”李四说   “好呀四叔”晓波很是高兴   “四儿,他去合适吗?”赵红兵问   “合适”   “那你好好看着他”赵红兵对李四还是很放心的,赵红兵也没有更好的去处安排晓波。据说赵红兵也琢磨了直接让晓波来他的饭店学厨师,但是还是觉得不大合适,想着实在不行再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管着。      从那天起,晓波就开始在李四那里打工了。在李四那里晓波没学到李四混社会的交际本领,却学会了李四的阴狠。      张岳般暴躁的脾气加上李四般阴狠的个性集晓波这个十五岁的孩子于一身。试问,这将会是个什么人?!         随后的那段时间里,在张岳满世界的找陈卫东和赵山河的同时,李老棍子和勾疯子两个团伙大打出手了。      这对于赵红兵等人而言,好似是现在咱们中国人天天在电视机上看美国的希拉里和奥巴马两人竞选,完全是看热闹,和自己无关。

第二部 第六节、刀疤(下)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9,782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2-26 18:01:10 第二部 拜金流氓 第六节、刀疤(下) 张岳没有说话,慢慢的拉下了裹在枪刺上的报纸,扔在了地上.他身后的富贵、蒋门神等人也拉下了裹在武器上的报纸,富贵拿的一把军匕、蒋门神拿的是一把管叉、表哥和马三拿的都是砍刀。 九三年前后,不知是由于国家公安部还是我市公安局的管制,猎枪那两年在我市大规模减少,多数都被缴了上去。而枪刺和三棱刮刀也越来越少,除了张岳、勾疯 子这样的专业混子以外,已经很少有人再能拿出枪刺这样的致命武器了。据说张岳他们当时也有枪,都是从河北白沟的黑市上购得,但威力并不十分大。而且九三年 前后枪案极少,不再像八十年代中后期猎枪泛滥。基本公安局要求逢枪案必破,所以那天大家都没带枪。最歹毒的武器就是张岳手中的那把枪刺了。 张岳眯着眼睛,挑衅的扬了扬手中的枪刺。张岳眯着眼睛时一点也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他撇着嘴咬着下嘴唇磨牙棱眼的时候,每当张岳的表情变成这样时,他肯定就是想杀人了。 勾疯子究竟是真疯还是假疯的确是没人知道,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张岳动起手来肯定是个真疯子。 那天,张岳身上穿的是一件黑色皮篓,离对面光着膀子的勾疯子约有四米的距离,勾疯子手里攥的是一把警匕。 一阵北风吹过,卷起了地上的积雪,吹进了所有人的眼睛。 “上!”张岳一声令下,伴随着这阵狂风,张岳身后的四人跟着张岳齐齐挺着刀掩杀过去。 张岳这边,张岳冲在最前面。勾疯子这边,勾疯子冲在最前面。这两个成名已多年的大混子,都已经多年没亲手打过架了。但这次两个团伙间的血战,依然又是这两位大哥都冲在了最前面。大混子就是大混子,面对对方极盛的气势都毫不畏惧。 勾疯子几年前就能和李老棍子、赵红兵等人齐名,足以说明他也不是易予之辈,他的身手敏捷程度应该远远超过张岳,出手极快。 冲在最前的勾疯子和张岳短兵相接后,先中刀的是张岳,勾疯子一刀捅在了张岳的大腿上,后来知道,这一刀,距离张岳的私处仅几厘米,勾疯子随手抓住了张岳 的皮篓的领子,同时,张岳也抓住了勾疯子的头发,一枪刺扎在了勾疯子肋骨上,张岳刺出这一枪刺时大腿刚刚中刀,剧痛之下加上手有些失准,并没有扎到勾疯子 的要害。 惨绝人寰的一幕出现了,身着黑色皮篓手持枪刺的人抓住光膀子的人的头发,光膀子的人抓住身着黑色皮篓的人的领口。两个人在呼啸的北风中,漫天的雪花下对捅,你捅我一刀,我捅你一刀。 这已不再是武力上的对抗,而是精神上的较量。两个人中谁士气更盛,胆色更强谁将取得胜利。 谁先手软谁将倒下。 根据张岳回忆说,勾疯子的确是他见过下手最狠最黑的对手。 张岳第一刀没有刺中勾疯子的要害,第二刀是结结实实的扎在了勾疯子的肚子上,这时的勾疯子气势也极盛,他的第二刀也扎在了张岳的肚子上,只不过张岳的皮篓又大又厚灌足了风,勾疯子的警匕刀刃又不长,只伤及了张岳的皮肉,没有伤到张岳的内脏。 两人对刺的第二刀时士气相当。只不过勾疯子主动解去了盔甲,而张岳则穿着厚实的皮篓,勾疯子是吃了主动解甲的亏。 但据说,当对刺第三刀时,胜负已分,因为勾疯子的手明显软了,他怕了眼前这个看似文质彬彬的秀气年轻人。因为,当张岳的第二刀扎向勾疯子时,勾疯子拼命躲闪,而当勾疯子的第二刀扎向张岳时,张岳根本连看都不看只顾奋力朝对方的要害扎去。 张岳这完全是不顾自己死活就是要与对手同归于尽的劲头,只要对手是个正常人,谁能不怕眼前这个棱着眼睛的恶魔?拼命时从不躲闪这是张岳继承了他家这独有的血统,这是天生的,常人无论经过怎么样的训练,都绝对达不到这样的境界。 张岳的第三刀又结结实实的扎在了勾疯子的肚子上,而被张岳这不要命的气势压倒的勾疯子,手颤抖着送出了第三刀,这一刀,连张岳的皮篓都没能扎破。 张岳捅出第四刀时,据说勾疯子已经放弃了进攻,两条胳膊护在胸前,只求张岳下一刀不捅在他的心脏和肺叶上。 勾疯子和张岳都有杀掉对手的胆子,但是勾疯子却没有不顾自己死活的勇气。 他败,就败了这一点上。毕竟,精神病证只是个他杀人不偿命的执照,绝对不是让他有金刚不坏之身的执照。 张岳的第四刀扎在了勾疯子挡在胸口的胳膊上,就是勾疯子这放弃了进攻只求不死的防守,使张岳没能真的杀了他。 在张岳刺出第四刀的同时,他自己的头部被钢管重重一击,当场倒地。倒地的张岳依然死死的抓着勾疯子的头发,胡乱的又刺出第五刀,扎在了勾疯子的大腿上。被张岳吓破了胆的勾疯子依然把双臂拦在胸前,只求不死,再无还手的勇气。 张岳扎出第五刀后,手腕被钢管重重的一击,手中的枪刺落地。 从张岳和勾疯子双双抓住对方到张岳刺出五刀后枪刺落地,加起来最多不超过3秒,但胜负已分。 从张岳身后窜出的富贵上去只一刀就放倒了勾疯子手下那个手持钢管的兄弟。按道理说,一刀根本就放不倒一条大汉,主要原因是,对方已经吓得腿软。富贵刀法好,稳、准、狠。 手持砍刀的蒋门神等三人跟着富贵冲了上去,群龙无首的勾疯子的十来个兄弟四散逃去,他们亲眼目睹了张岳的疯劲,谁都不愿意当第二个勾疯子,他们今天才见到真的有比他们老大勾疯子还要疯的人。蒋门神等人不依不饶,追着砍了上去。 勾疯子的小舅子拉起捂着肚子的勾疯子转身向饭店里面跑,结果又被富贵一刀扎进了后背,勉强跑进了饭店的勾疯子和他小舅子等几人回头抵挡了几下,关上了饭店的门,在里面死死的倚住,再也不敢出来。 这一战,张岳惨胜,胜得血腥,胜得悲壮。此战过后,江湖中再也无人敢和张岳动刀子,因为大家都知道,跟张岳拼刀子的下场就是勾疯子的下场,又有几个人能像勾疯子那样命大,肚子被扎了两枪刺还不死? 恶人多长命,勾疯子被送到医院后抢救了一天一夜活了过来。勾疯子那满是刀疤的身上,又多了五处刀疤. 张岳的手腕骨折,大腿被扎了一刀,并无大碍。但是留下了个后遗症,就是头部被钢管砸的那一下,从那以后,张岳经常头晕,莫名其妙的呕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