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四十九节、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下)

2008-06-17,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6,883 views
日期:2008-6-9 16:40:23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第四十九节、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下)   还好,94年我国法律还没有黑社会犯罪一说,赵红兵最终被定了指使他人故意伤害罪,而且定的是故意伤害致残,理由是东波被砍以后左手活动不怎么利索了。东波没死,是赵红兵的万幸。   刑警队找不到王宇,找不到李四,却抓住了赵红兵交差。   有期徒刑四年,尽管判得有些勉强,但最终只判四年还是沈公子等人拼命活动的后果。   赵红兵虽然说过不要毁在鼠辈手里,这次,虽然他没彻底“毁”在鼠辈手里,他还是“栽”在了鼠辈东波手里。虽然他没去自己和东波这个“瓷器”去碰,但是最后却把他给牵扯了进来。   赵红兵当时心里肯定在苦笑:跟赵山河打翻了天都没人去管,这次仅仅过问了一下黑东波的事儿,就被判了四年,去哪说理去?   但是没办法,谁让他赵红兵是有前科的人呢?谁让他赵红兵是全市男女老少都知道的江湖大哥呢?谁让刑警队的人恨他恨得牙痒痒呢?据说当时刑警队已经不是严春秋一个人恨他,而是全刑警队都恨他,这是由于,社会上的混子打架把事儿弄大了,都不愿意去找警察,都去找赵红兵等人解决,赵红兵、张岳等人在社会上比警察说话管用得多,哪个警察接受得了?这下,可算有机会判赵红兵了。   当然,这次入狱对于赵红兵来说,可能并不算是坏事。他起码从这次入狱明白了俩道理。   1,在中国,社会上混得再好,如果不和政府和司法单位打好交道,早晚有一天得扔进去。   2,不涉及自己和自己兄弟利益的江湖恩怨,能不参与就不参与,说不定再有个芝麻大的小事儿,就又把自己毁了。   中国人讲究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但是二狗认为,成大事者通常都毁在了小节上。通过这次,赵红兵应该是明白了。李四肯定不是第一次找人背地里黑别人,但是就是这次就犯事儿了。可能有人会说:“李四找的人也太不专业了,这算什么社会大哥啊!就找这哥俩儿,都是废物。”   可能是各位香港电影看得太多了,一想到打手杀手就想起一身黑衣黑裤戴个墨镜手里掐着一把AK47一通乱突突,干完以后从上百层的高楼跐溜一下就没影了。张家兄弟的形象和这相差也太远了,穿着五块钱的脏兮兮的T桖衫,坐着两块钱的三轮车流着大鼻涕去埋伏,去砍人,砍完还喝9毛钱一斤的原浆散白酒。这是不是有点太衰了?   二狗想说,其实,这才是打手或者杀手的真实形象。最起码,是东北打手或者杀手的真实形象。张家哥俩满足作为作为打手或者杀手的最基本的四个条件,1,缺钱。2,手黑。3,生面孔。4,不是我市的江湖中人。   赵红兵再次进去,倒是没受什么罪,首先是沈公子的钱花到位了,第二是这次再进去对其它犯人根本连归拢都不用归拢了。   这时赵红兵的江湖地位,和88年那次入狱已是大大的不同了。   赵红兵再次入狱,倒是真把高欢给坑了。高欢这边离了婚,那边赵红兵却又进了笆篱子,孩子没过哺乳期,高欢不是一般的苦。   “要么,你再复婚吧,你孤零零的一个女人,怎么过啊”别人都这么劝高欢。高欢的老公很爱高欢,如果高欢回来,她的老公一定不会拒绝。   “不可能,我现在终于想明白了,我宁可一个人过,也不会和一个我自己不爱的人过。对我前夫,我只能说句对不起了。”   高欢的主意特正,八匹马也拉不回来了。   “你别再上班了,每个月工资连1000块都没有,又当班主任,又带着孩子,太苦了,你要是实在闲着没事,来饭店当会计吧,这饭店是我和红兵的,当然也是你的。”沈公子劝高欢别再上班了,的确,饭店每天的营业额就要上万,高欢那点工资和饭店的利润比起来,九牛一毛。   “当老师,总归是有点正事,日子一忙碌,时间过得就快了,不就是四年吗?没多久。等他出狱了,我就不上班了”高欢微笑着说。   高欢希望用日子的忙碌来打发时间,等赵红兵出狱。   “你一个女人自己住不安全,干脆住在我家吧,我家有空的房间,人多点,热闹。”李洋让高欢住她家。   “好吧”高欢也没客气,直接就住进了张岳家。   赵红兵和张岳过命的交情,李洋和高欢是最好的朋友,高欢真就住在了张岳家。   日后,曾有江湖中人有时候开玩笑说,“张岳,你真行啊,家里养着俩老婆,长得都那么漂亮,而且俩老婆关系还特好”   “别你吗的扯淡,高欢是我嫂子!”张岳每次听到这样的玩笑就上火、骂人。   张岳就是这样,严格恪守着中国江湖的传统。高欢是赵红兵的老婆,张岳绝不多看一眼。   一年多以后,张岳家里就剩下高欢和李洋了。张岳又进去了,两年劳教。如果说赵红兵进去还有点原因的话,那张岳被判劳教可能连原因都没有。张岳这次被劳教二狗到现在也不知道张岳被定的是什么罪,或许根本就没什么罪,就因为他是社会大哥,组织流氓团伙,曾指使或参与过流氓斗殴。   据小道消息说,当时香港快回归了,像是张岳这样的人必须得进去,否则影响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等香港回归以后再把他放出来。二狗对公安部门此举颇为不解:张岳的确是混子,但是谁说了混子就不爱国啊?香港回归张岳高兴还来不及呢,他还能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儿不成?   当然,也有可能,张岳的确是在那时候干了点坏事才被抓起来的,但可以肯定,他肯定没干什么太大的坏事,否则也不可能是“两年劳教”。   95、96年,张岳、赵红兵、表哥、费四四个人都在服刑,但服刑的地点颇有不同。张岳和费四是在劳教所,赵红兵是在本市的监狱,表哥是在本省的重刑犯监狱。   赵红兵在看守所还没被宣判时,李武已经出狱。   正所谓:五百年自有王者兴。   没了赵红兵、张岳、李四、费四的江湖,群龙无首,一样的热闹,一样会有新的江湖大哥出现。   但是没了赵红兵、张岳、李四、费四这样豪气千云义薄云天的江湖大哥的江湖,总是让人觉得少了点什么。   挺落寞。   二狗想起了《红楼梦》里的那句:好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最起码在二狗心中:从94-97年的江湖,有如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二狗未曾关心过。   所以,第三部还是要从赵红兵出狱写起。   故事已经完了,但是第二部还没有完。   那是因为,二狗每天的工作就是写研究报告,研究报告不能把事儿说完了就算完了,还必须要写Conclusion&Recommendation,不写的话客户马上一个电话打过来张口开骂。在这个帖子里,Recommendation是不用写了,但是Conclusion还是必须要写,必须要为拜金流氓做个总结,必须的。

第二部 第四十九节、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上)

2008-06-08,Su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42,955 views
18:40:51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四十九、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上)      当天晚上,王宇跑路。王宇再回到我市已是七年以后,那时候大家早就把这事搞定了。      王宇跑路的时候,具体做的是什么,到现在还是个谜,反正是很长的一段时间,连李四都找不到他。      王宇自己说:开始时自己在深圳的夜总会做驻唱歌手,后来又去了成都做歌手,风靡万千少女,现在带回的成都老婆就是他的粉丝。      但是根据有些也在广东跑路的混子说:王宇在深圳根本就不是做歌手,而是做鸭子,是卖的。风靡万千少女估计是假的,风靡万千富婆倒还差不多。      更有些人说:王宇根本就没在深圳,而是和李四一样一直在广州,只是李四一直没有见到他而已。有人称亲眼见到王宇在广州的“鱼吧”里做男公关,出台只要300块。行话来说就是干男活儿的,根本就不是干女活儿的。鱼吧据说是九十年代广州著名的同性恋酒吧,二狗工作以后曾多次出差去广州,但是一直不知道传说中的鱼吧在哪里,当然,二狗对这样的酒吧也不感兴趣。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王宇每当听见别人这样说时,总是一笑了之。二狗曾向他求证,已年过而立的王宇说:“男活儿我肯定没干过,或许我跟几个香港有钱的女人睡过吧,但我没收过钱。呵呵”   “那别人乱说的时候你怎么不削他?”二狗问   “嘴长在人家身上,爱怎么说怎么说去吧。话说回来,我是没被逼到份儿上,如果真到了穷得吃不上饭的地步,我或许真有可能去做鸭子去。”王宇说完,笑了笑。   “……”二狗无语。      和众说纷纭的王宇相比,几乎和王宇同时跑路的李四则透明多了,那是因为,李四在广州混得忒好了,忒牛逼了,忒尿兴了。无数在我市犯了事儿的混子,纷纷南下投奔他。      据说李四的成名之作是在广州的一个小型工厂的仓库里以一敌四十,当然,这是我市江湖中人的传说。      李四去广州时最早找的是他的一个战友,在一个小工厂里当保安,李四当时走的时候带了点钱,并不是太缺钱,所以在广州也没找赚钱的路子,经常在他的那个战友那里下下象棋什么的。结果,他的那个战友工厂的老板得罪了广州当地的黑社会。      晚上八点多,四十多人,手持钢管、砍刀等到了李四战友的工厂,李四的战友不在,但李四睡在这个工厂仓库里。据说人来的时候,刚点着了一根烟在躺着看书的李四连烟都没掐,从枕头底下抽出一把枪刺就拉开了仓库的门。      “你们来干啥,有事好好说”李四在我市嚣张习惯了,一向就这么说话,一副老大的派头,改不掉,没办法。   “砸你们工厂,闪开,否则连你一起剁了。”来砸场子的人看着面前这个睡眼惺忪微驼着背的人,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谁砸我捅了谁”李四把烟嘴咬在了嘴上,有点含糊不清的说。      四十人对一人,绝对优势,领头的人冷哼了一声就带人冲到了仓库里。      李四咬着烟卷根本没费话,提起枪刺迎面冲了上去。      两分钟后,厂子院里只剩下了李四一人,手提着一把滴着血的枪刺。      “真他吗的怂”传说中,李四从嘴上拿下了还没熄灭的香烟,抽了一口,摸了摸短得只剩下青茬的头发,优哉游哉的说。      二狗也曾求证过:“四叔,打成那样你还叼着烟卷跟人家干?”   “我当时叼着烟卷了吗?我忘了,要是叼了,那也是没时间拿下来了,呵呵”   “听说你一个人两分钟捅了四十个?”   “扯淡,就算是给我四十只小鸡崽子,我两分钟也杀不完啊!”   “大家都这么说”   “我一共捅了四个,我第一下就捅了领头的那个,随手又扎了他身后那个,这时候,他们的人开始逃跑,我追上了两个,各来了一下,我再追的时候,工厂的院里已经没人了,连被扎的都跑了。”      所以,二狗说:江湖传言,信三成即可。      李四这个“东北仔”一战成名,很快被一位有香港黑社会组织背景的老大纳入麾下,极短的时间内,李四又成了这个团伙里的金牌打手,到回到我市时,已经是该团伙的二号头目。      九十年代的广州,毕竟是个大都市,有着海纳百川的气魄,能让李四这样的外地人,有一席之地。但我市,就算是到今天,依然没有任何一位来自外地的社会大哥。      话说回来,无论王宇和李四在广东混得是好还是差,和本文都无关了,他们都消失在了故事之外。我市的江湖中,再也听不见了他俩的名字。再次听到他俩的名字时,已经是六年之后。      李四和王宇分头跑路的当天晚上,赵红兵在饭店内被捕。被捕时,赵红兵、高欢、小纪、孙大伟等人正在一起吃饭。      赵红兵被捕时就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因为刑警队是把他铐走的。      “照顾好你们嫂子,陪她吃好喝好。”赵红兵只说了这一句,对小纪和孙大伟说的。说完,被警察戴上手铐,走了。这个世界,最值得赵红兵牵挂的,就是高欢了。和上次不同,这次,赵红兵是在高欢面前被铐走的。      这天,距离赵红兵和高欢重逢,正好半年。      以严春秋为首的刑警队的一批人,都从心里恨赵红兵,早就下了决心:只要找到机会,一定判了赵红兵。      有赵红兵这样的人在社会上存在,对于他们警察的权威,是极大的挑战。

第二部 第三十三节、做贼心虚(下)

2008-04-25,Fri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4,477 views
孔二狗 日期:2008-4-25 16:00:30 第二部分、拜金流氓      第三十三节、做贼心虚(下)      张岳和富贵从刑警队出来后,直接去了赵红兵家。那天,二狗也在。      “表哥折了”张岳说   “知道了”赵红兵没什么表情。      两个人又是长时间的沉默,站在一旁的富贵也不敢说话,看着他俩沉默。      “……表哥至少得判15年”赵红兵点着了一根香烟,用力的甩了甩手中的打火机。从他的表情和动作中,二狗根本看不出他有一丝阴霾。越是有事,赵红兵越是镇定。      张岳没答话,自己也点着了赵红兵扔过来的一根香烟。      听到赵红兵这句话,富贵又流下了眼泪。      “富贵,有点男人的样儿!”看着富贵又哭了,张岳有点心烦。   “大哥,表哥他不会判死刑吧……”富贵知道表哥一切罪名都是由他而起,他又一向和表哥关系最好,所以格外的难过。   “肯定不会!富贵,你先回去吧!一会你的夜总会又要开始营业了。”赵红兵说。赵红兵想单独和张岳聊聊以后怎么办。   “恩,那我先走了”富贵这点眼神还是有的,他知道赵红兵要和张岳单独谈。      “以后再办事,富贵这人不能用了,就让他把夜总会管好就行了。”富贵走了以后,赵红兵捏灭了烟头。   “不管怎么说,富贵对我还是没的说的”张岳说。张岳说的没错,直到张岳被枪决,富贵始终都对张岳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富贵即使有钱以后,张岳也一样能让富贵上刀山、下火海。张岳的确有这本事,这本事与生俱来,不是谁想学就能学会的。   “恩,我知道,我是说以后你再去办大事的时候,别带着他了”   “为什么?”      “如果换了以前,表哥出了这事,富贵该怎么样?”赵红兵朝张岳笑了笑。   “……”张岳没说话,倚在沙发上长长的呼了口气。他明白赵红兵的意思。      古典流氓的代表是刘海柱,拜金流氓的代表就是富贵。      “红兵,那你说赵山河那边怎么办?是缓缓再干还是……”   “我刚出来(出狱)的时候,你手下最能干的就是富贵和表哥,现在他俩一个软了,一个进去了,你能用的人就是马三和蒋门神了,他俩都不是赵山河的对手。听说现在赵山河纠集了不少人,一副不报仇不罢休的样子。呵呵,我看实在不行,咱们真得和他们火拼了”   “呵呵……”张岳笑了。他可不怕火拼。      赵红兵和张岳俩人都笑了。他俩上一次联手打架,还是七、八年前呢。      多年以后二狗曾听到因为此事高欢曾经取笑赵红兵:“你和张岳当时都奔三十岁了,在社会上戳出去也都像个人似的,还当自己是小孩子呢?还动手和人家打架呢?你还要点脸不?呵呵”      的确,当年能让赵红兵和张岳两个江湖大哥亲自带人群殴一场的,在我市也就是陈卫东、赵山河一伙了。李老棍子虽然有这个实力,但是李老棍子和赵红兵已经基本和解,虽然远远算不上朋友但也绝对不算仇人,不大可能再次翻脸。除了陈卫东和李老棍子这两个团伙,就算是赵红兵和张岳其中的一个亲自去打一个人,那么那个被打的人也会出名。      “这架不得不打”赵红兵说   “听说当时是你们一群人到处找赵山河,差点把全市翻了个底朝天,可不是赵山河到处找你们。你们想不打不就结了。”高欢说      “如果不是我们到处找赵山河,那就是赵山河提着枪刺天天找我们。如果不是我们先找到他,我估计当年我和沈公子开那饭店也早就被他砸了,你懂吗?”赵红兵说。   “不懂你在说什么。究竟是谁想找谁?”      “不懂就不懂,那我告诉你为什么这架不得不打吧!”   “你说来听听!”高欢说      “这事是由沈公子惹出来的,我和沈公子向来都是一个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现在这事落到了张岳的头上,我和他是最好的同学、最好的朋友。所以,这事我必须得管。”   “那你等到他们真被那赵山河欺负了你再管呗!哪有像你和沈公子这样二话不说,先动手伤人的。”      “这又回到了刚才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先动手。现在我再跟你解释一下,任何对立的矛盾发展到最后,都是一方强,另一方弱。完全势均力敌的情况很少见。如果你不强,他则强。他强,你就要比他更强。这样,你才会成为矛盾冲突中胜出的一方”   “呵呵,你那时候不就经常念《道德经》吗?什么物法自然,什么上善若水,不都是讲阴柔的吗?怎么对赵山河又来了狠劲?”      “对付赵山河这样的浑人,只能比他更浑,呵呵,否则就会被他认为是软弱。”   “恩,比浑劲,谁也比不过张岳。当然了,你也不比张岳差多少。”   “我浑吗?”   “挺浑。尽管别人认为你不浑”      多年后,二狗听完了这段对话以后才明白为什么当年赵红兵再战江湖。      “把四儿也找来吧!”赵红兵对张岳说。   “呵呵,用的着那么兴师动众吗?”   “有备无患”      赵红兵和张岳大概聊了两个小时以后,张岳的传呼响了。      “富贵出事了”张岳看了看传呼说。  

第二部 第六节、刀疤(上)

2008-04-17,Thursday | 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40,534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2-26 6:23:52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第六节、刀疤(上) 张岳是被赵红兵和小北京从刑警队抬出来的。 据说,抬出来时,张岳已经连手指头都不能动了,白皙秀气的脸上全是警勾的黑色鞋油和鲜血的混合物,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有他那大口大口的白色呼气在气温已经零下的东北室外格外明显,每呼吸一次,就有或多或少的血沫子从口鼻中流出。这证明,张岳还活着。 经检查,张岳光肋骨就断了七根。 “我要杀了勾疯子和他小舅子”这是张岳说的第一句话 “我宁可死也不要再见到严春秋,再见到他,不是他死,就是我死”这是张岳说的第二句话。 打张岳的人是严春秋,1992年的严春秋是个刚转入刑警队的小警察,是个嫉恶如仇的小警察。他在学生时代不是个好学生,更不是个好混子,但是他工作以后绝对是个好刑警。唯一的缺点,就是滥用暴力,尤其喜欢对张岳和赵红兵滥用暴力。 在其后的十年里,我市栽在严春秋手里的暴徒不计其数。十年后,在严春秋的追悼会上,市刑警队的所有刑警都落泪了,大家都说:严春秋这一辈子,绝对能对得起他头顶的国徽和胸口的警徽。 据说那天严春秋和张岳的对话极其简单。 “你叫张岳?你还认识我吗?”严春秋认出了眼前这个斯文秀气的年轻人就是六年前曾在六中教室毒打过他的张岳。 “操你妈”张岳从心底鄙视从背后拍黑砖的严春秋。张岳这个人就是这样,他瞧得起的人无论说他什么,他都愿意接受,比如赵红兵。他瞧不起的人,他绝不愿意多废话一句,比如严春秋。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简单了,单手被铐在暖气管子上的张岳被严春秋手中的电棍和脚上的警勾皮鞋连续重击超过100次。张岳每挨一下都骂一句“操你妈”,枯燥的很,但是每一句都像鞭子一样抽打着严春秋是神经,每一句都能刺激得严春秋如同疯狮。 严春秋不信打不服张岳,但他还真的没把张岳打服。在任何情况下,张岳都绝对不会向他鄙视的人低头。在审讯室的门被严春秋的同事砸开拉住严春秋后,手挂在 暖气管上瘫坐在暖气片旁边的张岳棱着眼睛盯着严春秋,从牙缝中崩出的还是那三个字“操你妈”。据说当他在说“操”字的时候,从嘴里喷出了一个大大的鲜血的 气泡,当他说到“你”的时候,气泡破了。 这时的严春秋,已经没有勇气再向张岳踢出一脚。 此事最终不了了 之,理由很简单,是勾疯子的兄弟先掏出的刀,勾疯子的小舅子也的确欠债,而且是富贵捅的勾疯子的小舅子,张岳根本没动手。最重要的是:严春秋在审讯时使用 了暴力手段,证据确凿。如果张岳追究起来,恐怕刑警队和严春秋都脱不了责任。九十年代初我市持械斗殴案件极多,这件事象征性的交了点罚金也就过去了。 1993年农历二月初二,龙抬头,寒冬的最后一场雪。 夜色中,张岳、蒋门神、富贵、表哥、马三等一行五人行色匆匆的走在卖淫一条街上,每人手里都提着一卷或长或短的报纸,当然,手里都提着报纸并不代表着他 们都有爱读报的好习惯,报纸里面,全是枪刺、藏刀等管制刀具,今天他们得到消息,勾疯子他们在卖淫一条街尽头的一家杀猪菜饭店吃猪头肉,不仅勾疯子的兄弟 们全在,而且勾疯子的小舅子也在。 路灯下白雪反射的光照在张岳的脸上,张岳的脸更显惨白、毫无血色,这是因为他刚刚在病床上躺了 三个月,足足三个月没见阳光。跟在张岳身后的四个人是张岳手下的四位核心人物,各个都服过大刑,各个都有拿起刀就杀人的胆子。虽然他们四人各自也都有小 弟,但是张岳都没叫,张岳得到消息后只给他们四个人打了传呼。 因为张岳知道,这一仗必是恶战,如果已方有一个人在恶战中犯了怂,那么可能影响整个战局。他对他手下的这四个人都很有信心,坚信他们四个都绝对不会犯怂。兵在精而不在多。 这场血战,是张岳三年来第一次亲自动手参与的一战,也是张岳真正奠定江湖地位的一战。 “服务员,叫里面的勾疯子出来,外面有人找”富贵自己一个人走到了饭店的吧台,对服务员说了一句以后转身出了饭店。 三分钟后,勾疯子带着11、2个兄弟走出了饭店,手里也各个都拿着军匕、管叉等家伙。 “我是张岳,你小舅子欠的钱什么时候还” “现在手头没钱” “那好,我要你小舅子的人” “扯淡” 勾疯子说着就脱下了棉袄,用力的摔在了雪地上,棉袄里,连件背心都没有,完全是光着膀子,在路灯和饭店照出来的灯光下,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身上起码至少有10处刀疤,长蜈蚣似的刀疤痕迹起码有三条。 据说,打架前先脱光膀子是勾疯子的习惯性动作,无论春夏秋冬,他都会做这一动作。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曾有很多勾疯子的粉丝也学着勾疯子的样子在每 次打架前都脱光膀子赤膊上阵以显示其气势,但自从这次勾疯子被张岳彻底打垮以后我市的混子再打架时已很少有人再做同一动作。 二狗 再次见到有人在打架前脱光膀子已是在七年前的春节期间,那次是二狗在我市的一家著名烧烤店和几个朋友喝酒时与临桌的7,8个混子发生了口角,继而发生了大 规模的斗殴。当时二狗已经喝了至少一斤52度的白酒,神智已经不大清楚,只模糊的记得二狗和几个朋友与对方说好去烧烤店外开战,然后就踉跄的走了出去,二 狗刚走到烧烤店外,就看见眼前那位混子脱掉了身上的羊毛衫,露出一身刀疤,甚是骇人,目露凶光盯着二狗。二狗虽然总吃败仗但从没怕过打架,从不露怯。看到 对方脱光了膀子露出刀疤后二狗觉得不服,也想脱光膀子露出刀疤和他比一比,当时已深度醉酒的二狗思索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确有一道刀疤,而且只有一处刀疤, 这处刀疤就在二狗的小鸡鸡上,那是2000年夏天二狗作包皮切割手术时留下的,幸亏当时的包皮切割方式不是环切,否则二狗身上就没刀疤了。二狗把手按在了 腰带上,准备掏出来吓唬吓唬他。但是要么是二狗当时酒喝得太多要么就是还没喝太多,忽然想起:“如果二狗的小鸡鸡勃起以后刀疤会不会显得长一些?”二狗正 在踌躇是不是等小鸡鸡勃起以后再掏出来时,眼前的那个光着膀子的混子一脚袭来,端端正正的踹在二狗的小肚子上,二狗被一脚蹬飞,躺在一个雪堆上再也站不起 来。幸好二狗的几个朋友极其彪悍,手持烧得通红的烧烤店用的火钩子和火铲子将对方全部打跑,二狗才没有遭到进一步的毒打。 二狗想脱裤子都没用,勾疯子脱光膀子能有啥用?勾疯子不懂这个道理,但张岳懂。 张岳看着脱了光膀子的勾疯子,笑了笑。 的确,张岳有他笑的道理,他打的架肯定不比勾疯子少,但是身上只有张浩然当年捅在他大腿上的一道刀疤,而且,当年捅他的这个人,已经被他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