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三十七节、抓人(下)

2008-05-06,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5,654 views
孔二狗  02:04:15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三十七、抓人(下)    那天是周日,偌大的厂子里,空空荡荡。 据说,赵红兵等人的车开到门卫处时,还曾被门卫拦了一下。钢窗厂虽然规模尚可,但还没有警卫室,只有两个门卫。周日,大门关着,但是大铁门边上还有个小门,在开着。就从这小门里,赵红兵、张岳等人鱼贯而入, “哎,哎,哎,站住!”两个门卫都走了出来,指着已经走了进来的赵红兵、张岳等人喊。 门卫也注意到了,还不断的有车开来,人不断的下,开始是十来辆黑色轿车和面包车,后来又跟过来几个红色出租车,下了车的人各个气势汹汹,快步向院内走去。 只要是个人就能感觉到杀气。两个门卫一老一少,老的大概60多岁,年轻的大概20多岁。二狗后来从其它途径听到过那个老门卫对那天赵红兵等人的评价,他是这样说的:“伪满时期,我还在农村老家,那时候在我的农村老家经常可以看见狼群,我就看到过两次,两次看到时,虽然我都是站在村子的炮楼上,比较安全,但是我还是觉得冷,从心里发毛。解放后,我再也见不到狼群了,也,再没那样的感觉了。但,那天,进我们厂部的那几十人,我又有了小时候看见狼群时那浑身冷,打哆嗦,心里发毛的感觉。他们就时狼,一群狼。” 那天张岳的眼神应该是像狼一样,狼要吃人,张岳要杀人。狼的眼睛是绿的,张岳的眼睛是黑的,但是冒出的寒光都是一样的,否则也不会让那个已年近古稀的老人有那种冷澈刺骨的战栗。 “你们是干什么的,站住!”年轻的门卫不知深浅的指着张岳说,并且快步走到张岳跟前。 张岳居然真的顿住了脚步。张岳停下后,侧过头去用他那双特有的阴森的眼睛直直的看了那个门卫2、3秒。 “蒋门神,把他指着我那根手指头给我掰断了”张岳声音不大,说完,转过头继续向前走,面无表情。 张岳的身后,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嘶号,年轻门卫发出的。 赵红兵看了看张岳,没说话 50多人全进了院子,直奔厂部大楼。门口,只留下跌坐在地上捂着手的年轻的门卫、同样默默无言跌坐在地上抱着年轻门卫的老门卫、拿着一把枪刺盯着这俩门卫别去报案的马三。 铁蹄过后,剩下的人只有两类,要么是伤者,要么是胜利者。 当赵红兵等人从厂门口走到厂部大楼的门口,再也没有受到任何阻拦。但赵红兵等人进院这个过程,却被赵山河等人在四楼看的清清楚楚。当时是初秋,窗子还都打开着,门卫那撕心裂肺的嚎叫,赵山河等人听不到才怪。 我市的混子向来对自己的地盘极其看重,张岳、李四虽然名头极响,但也多是在市区一带横行,在北郊,依然是陈卫东和赵山河的领地,在这片工厂区里,他们依然说一不二。而且,在那天很多和赵山河在一起的混子中,很多就是钢窗厂的子弟,甚至就是钢窗厂的职工。 张岳等人这样肆无忌惮的杀进了钢窗厂,北郊的混子们都眼红了,他们要捍卫自己的领地,捍卫北郊混子的尊严。 据二狗考证,在93年以前,无论是我市流氓的编年体通史还是纪传体通史,都没有文献记载曾经有其它地区的大批混子在北郊这个工厂聚集区里惹事生非。因为这个地区的流氓虽然单个拿出去未必是好手,但是在北郊的这几个工厂中的人互相都认识,有人挨了欺负喊一声真能叫出几百号人来。即使是武艺超群足智多谋的沈公子,当年和赵山河单挑时也是踹了一脚占了便宜骑摩托就跑,不敢久留。 所以,那天,在钢窗厂四楼的北郊的混子们,集体上了火,根本就没用赵山河动员。 赵山河并不是最先冲下楼的,在赵山河之前,已经有20几个混子冲下了楼,各个手持钢管、角钢和管制道具。 无论平时北郊的混子们到了市区再怎么不济,但那天,北郊的混子的确各个是下山猛虎。 这个工厂的厂部是老式的机关建筑,半楼一个长排的楼梯,从半楼上到一楼则是需转弯从左侧或者右侧的两侧楼梯上,然后从一楼再上一楼半的时候又是一个长排的楼梯,然后再从一楼半上到二楼又需要走两侧的楼梯,以此类推。 冲下楼梯的下山猛虎和冲上楼梯的一群恶狼在二楼半遭遇。 这里,是当天血战的第一个主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