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上)

2008-04-21,Mo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二部 | 标签: | 37,074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4-21 16:32:14  三十二、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上)      带有纯正土匪头子血统的张岳在江湖中从不知畏惧为何物。张岳从来都是蔑视王法,他有自己的一套行为准则:只要江湖中有人想找张岳的麻烦,那么他人挡杀人,佛当杀佛。如果有人想通过和张岳斗上几场然后成名,那真是想都不要想。和张岳斗过的人,非死即残。      赵红兵始终秉承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尽量不和江湖中人发生冲突,但一旦真的有强敌来犯,赵红兵所能迸发出来的勇气和能量总是令众人惊叹,甚至在张岳之上。对手越强,赵红兵越强。李老棍子在赵红兵等人横空出世之前一直被认为是我市江湖中一道不可逾越的巅峰,不可击败,但赵红兵就是不信邪,连续酣斗数次后终于让李老棍子在床上躺了大半年。      “再凶能凶过越南鬼子?”二狗记得那次与赵山河恶战前,赵红兵曾打了个哈欠,惺惺着眼睛,轻松的说了这么一句。在号称一对一比拼天下第一的越南陆军的枪林弹雨中活下来的赵红兵,又怎么会怕带着几十号乌合之众的赵山河。      可能很多人都不解,为什么张岳和赵红兵在当时已经名成利就的情况下还要与陈卫东、赵山河决战,而最主要的受害人富贵却对此战避之不及?二狗当年也不明白,但是到现在,二狗已经明白了。      二狗认为,人需求的层级和境界不同,也就造就了其社会地位的不同。      赵红兵和张岳等人之所以能够成为市民眼中的江湖大哥而富贵等人永远生活在他们的光芒之下的最大原因,归根到底,就是人性。      美国人Maslow曾经在《need-hierarchy theory》中提出人的需求共分为由下至上的五个层级,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实现需求。以上五个层级中,只有满足了上一个层级,才会产生接下一个层级的需求,也就是说,生理需求是最低层次的需求,而自我实现需求是最高级的需求。      从小受苦的富贵一直挣扎在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之间,吃饭、穿衣等人类的最低等的需求是富贵一直以来拼命争取的。忽然之间,富贵的这些需求都满足了。而且,当富贵的主要需求上升为社交需求时,他又有了爱情、有了地位。此时的富贵,已经安于现状,无欲无求。      而张岳和赵红兵则完全不同,他们的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等三个层级的需求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满足,而且尊重需求也得到了相当程度的满足,他们需求的层级都已经是自我实现。      江湖大哥的自我实现,就是在强大的对手淫威之下绝不妥协,绝不退缩,以更大的勇气和力量对强横的挑衅迎头痛击。      中国现代东北著名老中医药匣子李宝库曾经说过一句名言:人站的高度不一样,看待问题的角度肯定不一样。      二狗还要再加上一句:人站的高度不一样,看待问题的角度肯定不一样,达到的人生高度肯定更不一样。      富贵想达到赵红兵和张岳的高度,还需要好多年。甚至,一辈子。      可能有朋友会说:“快跟赵山河干啊!二狗你写东西怎么这么磨叽?絮絮叨叨说这么多没用的干嘛?你孔二狗写的是黑社会,不打架不杀人还是黑社会吗?快开战啊!”。二狗想说:二狗写的的确是黑社会,但,更是社会。二狗的确写的多数是黑社会中的人,但二狗更想写的是面对剧烈矛盾冲突和金钱诱惑下的人性。如果不让二狗写这些,那么二狗认为自己写这个故事毫无意义,早已辍笔。好了,为了不引起公愤,二狗还是让他们先开战吧。      八十年代我市最经典的连环恶战是由赵红兵、李四、刘海柱等人与李老棍子、黄老邪、老五等人共同缔造。而九十年代我市最经典的恶战则是由赵红兵、小北京、张岳与陈卫东、赵山河完成。      赵红兵和李老棍子断断续续打了两年,前后大小十余战。而这次与赵山河,只打了两个礼拜,但是规模与血腥程度,比之与李老棍子之战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战过后,张岳成为了我市不可撼动的江湖第一大哥。赵红兵则彻底登上神坛,成为象征性的图腾式人物为混子们所崇拜。      赵红兵和张岳的对话经常出现两个人同时沉默对话中断2-3分钟的情况。通常在这时,两人都在沉思。      “张岳,这样的事,不适合你自己亲自出面。”赵红兵捻灭了烟头。   “恩,赵山河,他还不配让我亲自动手”   “你准备让谁去?”   “蒋门神”      “不行,蒋门神有勇无谋,未必能真的办好这件事”   “红兵,那你说谁合适?”   “表哥”   “表哥在跑路,不方便回来”   “不方便回来也得回来,没比他更合适的人。他已经背上一起重伤害了,再加一起重伤害也没什么。最关键的是,表哥做事果断、有主见,你手下的其它人,都不如他。让他回来,带几个手脚麻利的兄弟,好好收拾一下赵山河。”      “如果表哥不成功怎么办?”   “他不成功,还有我、沈公子、四儿呢。呵呵”赵红兵笑了,拍了拍张岳的肩膀。      张岳也笑了,他看了看赵红兵那张虽然依然英气勃勃但是挂了些许沧桑与疲倦的脸,觉得,赵红兵还是那个以前那个赵红兵,赵红兵并不是像唐僧没完没了的说孙悟空一样每天劝他不要惹事。当他真的遇上麻烦的时候,赵红兵还是像当年一样坚决的站在他这边,依然是他最可信赖的朋友、兄弟。      看着赵红兵的坚定的眼神,张岳觉得特别踏实。表面是看起来再强大的男人,也需要依靠。      两天后,表哥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