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四十四、借钱(下)

2008-10-14,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标签: | 54,814 views
 四十四、借钱(下)      这几天事情比较多,没来更新,结果来了一看,cg10932童鞋已经帮我写了第四十五节,不但写得很好而且是用手机写的,这精神,这劲头,真是没的说。      但是二狗想说一件事儿:二狗是小泽玛利亚的铁杆粉丝,但是上个月当二狗把小泽玛利亚流出的无码片下载了下来的同时就把电脑里所有小泽玛利亚有码的片子都删了。对吧!都有了无码的了,还要有码的干啥玩意?      cg10932写的那是有码的。而孔二狗,是无码的!要看就看无码的!      不扯淡了,继续。开个玩笑,Cg10932童鞋别介意。         陈生应该算是一个打工皇帝,他身上既有中国农民传统的勤劳与忍耐的优点又有国人常有的小人乍富的缺点。有句典故叫韩信用兵,多多益善。这典故虽然适用于韩信,但显然不适用于所有人。有的人可能只能掌控10万块钱,超过了10万块,他就无法掌握,多余的钱,反而成了他的噩梦。      赵红兵和已经快输成瘪三的陈生的谈判过程很顺利,毕竟陈生急需现金还赌债。具体过程二狗不知而且对房地产行业也并不了解,二狗只知道最终结果大概有如下几点:      1, 由沈公子出面担任该公司的副总经理。   2, 赵红兵和沈公子近期出现金1000万买断该公司部分股权。(多数都是用来归还陈生的赌债,其余部分用于土地招标等。)   3, 由赵红兵和沈公子所承接的业务的大部分利润归他二人所有。      大致情况就是如此。      这样的事情,赵红兵由于名声在外,不好直接出面参与。由沈公子出面则不同,起码沈公子在社会上没赵红兵那么大的恶名。而且沈公子是北京人,对外可以宣称是北京的老板。      事儿是很快就定下来了,但是赵红兵接下来可是犯了难,虽然赵红兵一直不大担心钱的问题,但如果想要短期筹到1000万,那是得张口借钱了。      一个男人最犯难的事儿,可能就是张口跟别人借钱了。而且这次借钱,说不定要多长时间才能还上。      赵红兵在社会上的朋友不少,但是能拿出一大笔钱的并不太多。而且以赵红兵的身份,不能随便跟别人借钱。      原因有二。其一,赵红兵只要张嘴借钱,不是太熟悉赵红兵的人多数会以为赵红兵是要讹钱、讹大户。      比如赵红兵和不太熟悉的富商张三借钱:“三哥,借我200万”   “哎呀,红兵,我现在没那么多钱,资金都压在货上,这样吧,我手头有30万,你先拿去应应急,什么时候还都行,没事儿。”张三还得装的很仗义。      赵红兵张口了,张三肯定得给面子,但是十有八九不会拿出那么多钱借给赵红兵这样的黑社会大哥。因为就算是赵红兵一定会还,但还说不定哪天赵红兵就被暗杀了或被正法了,到时候他找谁要钱去?借赵红兵三十万,不但面子给了,而且还不伤筋骨,爱还不还吧。      其二,赵红兵毕竟是个社会大哥,社会大哥张口借钱,面子上多少有些过不去。      所以,赵红兵虽然朋友不少,但不到万不得已还真不能张口跟外人借钱。      赵红兵第一个找到的人是李四。      “四儿,上次跟你说那事儿,有点眉目了。”   “恩,我说了,我也入一股。”   “这次你可能得先多出点钱。”   “大概要多少?”   “总共需要1000万,我有点钱但是根本不能解决问题。”   “我大概有500多万,给我留几十万,其它你全拿走。”      李四虽然刚回来时间不久,但是他却在我市开了一家洗浴中心和一家海鲜酒店,投入了不少钱,能拿出的现金大概也只有500万。      “这钱你拿出来说不定得个几年才能看到效益。”   “我知道。”李四拍了拍赵红兵,打了个哈欠走了。      他们兄弟之间是过命的交情,没必要太多的废话。      据说赵红兵和沈公子在拿到了李四的钱然后加上自己本来有的钱又东拼西凑之后,还缺200多万。      这时候,赵红兵和沈公子同时想到了一个人:刘海柱。      赵红兵、沈公子、刘海柱三人关系最好,10多年来常年在一起喝酒聊天,但却始终没有任何经济来往。      一向看不惯拉里邋遢的刘海柱的高欢曾经这样评价刘海柱:“我从小学一年级就认识他,那时候他就是个混子,常年在转盘街跟人家打架,次次打得满地是血。春夏秋冬他就一套衣服,没看他换过也没看他洗过。现在你赵红兵居然和他成天在一起喝酒,我就纳闷,你们俩究竟成天聊些什么?你们俩的关系不就是酒肉朋友吗?一个酒肉朋友,至于让你总醉成那样吗?”      男人之间的关系,女人很难理解,即使聪明如高欢。      这次,刘海柱和赵红兵让高欢见识到了什么叫“酒肉朋友”。      赵红兵在借钱的时候刘海柱说的那句话,直到今天,赵红兵酒后还经常一次又一次的跟别人重复。      “刘哥,借点钱。”   “借啥啊,去我侄女那拿去。”刘海柱的侄女是他配件门市的出纳,刘海柱还以为赵红兵要用个几万块周转一下。   “要借很多钱。”   “多少啊?”刘海柱靠着辛辛苦苦起早贪黑的劳动,也的确算是个大款了。但是在99年的时候,刘海柱还不像现在这么有钱,二狗记得那时候他还经常钻车底下修车。      “……200多万。”   “………………”刘海柱被吓着了。   “………………”   “……红兵,你要做什么?”   “开发房地产。”   “……恩。”   “刘哥,如果没这么多就少借点。”   “……”刘海柱沉吟了一下。   “……红兵,我有。多长时间要?”   “越快越好,就这几天。”   “三天行吗?”   “行。”   “三天后来我这里拿吧!”   “刘哥,这钱说不定什么时候能还,而且,也有风险……”      刘海柱笑了,笑的时候消瘦的脸颊全是褶子,满是机油油污的脸露出了两排白牙,说了一句话。      “红兵,我他妈的活了快50岁,我明白一件事儿。如果我想借钱给你,那我一定做好了你还不上的准备才借给你的。但是呢,我琢磨着就算你还不上我,这辈子你还是我的兄弟,咱们这关系还是和现在一样。这200万就算是给你,也值。”刘海柱说完,拿板子重重的敲了两下车的保险杠。      刘海柱看似粗鲁并且邋遢,但是大事儿真的比谁都明白:借钱给别人的时候,一定要觉得即使对方还不上也值得的时候再借。如果没做好对方不还钱的心理准备,就干脆别借钱给对方。二狗不大认同一句看似是名言的话:“如果你想失去一个朋友,那你就借钱给他吧!”二狗觉得和这句名言相比,刘海柱看待借钱这件事儿的态度更值得欣赏和学习。      看着刘海柱转身钻进修车坑的背影,赵红兵眼睛有点湿:这200万,是老哥辛辛苦苦半辈子一个螺丝一个螺丝的拧出来的钱,血汗钱。

第三部分 黑社会全传 四十四、借钱【上】

2008-10-10,Fri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标签: | 46,267 views
四十四、借钱【上】不好意思,写完报告才开始写贴,写了这些就写不动了。      赵红兵从小静那里回来后志得意满,他显然达到了他所想要的效果。其实小静所说的道理,赵红兵肯定比谁都懂。而且,这道理他从小就懂。      “你真去找小静去了?”沈公子到了现在还不大信赵红兵真的去找了小静。   “对。”   “她怎么说?”   “我的空想已经实现了第一步了,她答应帮我问问。”赵红兵似笑非笑的看着沈公子。   “红兵,咱们认识这么多年,我今天才发现,你脸皮可是够厚的。以前我记得你脸皮挺薄啊?”   “我脸皮怎么厚了?”   “你居然能舔着脸去求小静,而且还让小静去求她那姘头,你现在可以啊你!”   “哎,我什么时候说我去求小静了?”   “那你去干什么了?那你怎么说的?”   “我只是跟小静说:我想给韦市长送点钱,问问她多少钱合适。我只是咨询了一下她这个问题。”   “然后呢?”   “没然后了,我这样一问她,她就说要帮我……”   “你挺有手段啊你!”   “那是!”   “不过你这么做有点过分了吧,你这是利用小静喜欢你的心理,然后去让她主动提出帮你办事儿。”   “什么利用不利用的,别说那么难听。我就没觉得哪儿过分,她是主动愿意帮,而且对于她来说只要说几句话就成。虽然在咱们眼中是天大的事儿,但对于她来说那就是举手之劳。”   “那你这个人情可欠大了。”   “没多大。沈公子,我觉得你好像不明白一件事儿。”   “你说!”   “如果有朋友想主动希望帮助你,你尽可坦然受之。因为你的朋友在帮助你的同时,他也感受到了快乐,他快乐又解决了你的问题,这何乐而不为?比如说半年前那次,小纪缺20万周转一个月,你听说以后回头就给他转了20万,随后他赚钱了,不但还你钱了还请咱们吃了一个礼拜的饭,你开心吗?”   “当然开心啊,小纪是咱们的好兄弟,他赚钱咱们也开心啊,当时那点钱我放银行也没用,借他就借了呗!”   “这就对了,我找小静帮忙也是一个道理。她能帮上我,她也很开心,而且也解决了我的大问题。所以说,有好朋友希望能帮上你,你泰然受之就可以了,别想那么多。当然了,我绝对不会去勉强好朋友帮助我,再好的朋友我也不会让他因为帮助我而为难。”   “……呵呵,我还是觉得你使了点小手段。”   “你说我无耻都行,反正我就无耻这一次。就这一次,我就要翻身!”   “……真要拿地?”沈公子还是有点不信。   “真要拿地。”赵红兵斩钉截铁。   “好!干就干!”      赵红兵和沈公子的组合无论是打架还是经商,都是绝配。二狗认为这二人是绝配的主要原因有二:1,赵红兵和沈公子二人步调绝对一致,只要其中有一个人决定了去做某件事,另一个肯定赴汤蹈火也要跟着,这俩人从来没因为某个决定闹过矛盾。就算是沈公子做出了要去上天去摘个星星的荒谬决定,赵红兵肯定马上就去找铁匠研究怎么打造一个神州八号。2,赵红兵善于把握方向,决断大事儿,但却不精于细节。沈公子恰恰精于细节,做事儿滴水不漏。      这两个人合在一起,真是干什么像什么。      几天以后,小静给赵红兵打了电话:“下个月我过生日,我也不请别人了。老韦、我、你、沈公子,就咱四个人,吃顿饭吧。”      赵红兵明白,能和韦市长坐在一张桌子上吃一顿家常饭,这事儿八字就有了一撇。的确,韦市长顿顿都要吃饭,但是韦市长通常情况下绝对不会和一个带有目的的小老百姓去吃饭。      赵红兵这时候有点急,因为那时候赵红兵还是个无业游民,一个无业游民凭什么拿地啊?此时的赵红兵,急着找一家建筑公司合作。那些天里,赵红兵是每天就在家里给朋友打电话,四处打听有没有可靠的建筑公司推荐一下。      这时,刚刚被劳教一年出狱的费四给赵红兵推荐了一个人:紫玉集团的老板陈生。      陈生是我市90年代的知名企业家,他本来不是我市的人,而是距离我市约100公里的某个乡镇企业的老板,但此人在改革开放初期就意识到了机会,带领着他们乡的20几个农民就到了市里开始搞建筑,开始的时候也就是砌个墙什么的,到了后来越搞越大,工程越揽越大,干脆脱离了乡镇企业的关系,直接自己干。比如东波以前住的回民区改造的楼盘,也是陈生开发的。      此人虽然颇具经济头脑,但他却有个致命的缺点:爱赌。打江山难,受江山更难。陈生自从发了财以后就沉迷赌博,不但经常去费四那里扎金华、百家乐,还经常性的跑到澳门去赌。再大的家业,也经不起这样赌。      到了99年,陈生已经入不敷出了,虽然旗下资产还有不少,但是赌债也有了几百万。      费四介绍给赵红兵的,就是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