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十一节、小北京的武、禅与毛泽东思想

2008-04-16,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一部 | 标签: | 24,423 views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2 14:31:03    十一、小北京的武、禅与毛泽东思想      元旦过后,赵红兵就开始接手了火车站前的那家国营旅馆,他也算是我市“下海”比较早的一员了。承包合同签的是一年,到期如果没有太大的问题可以续签。赵红兵这个人特爱干净,在承包前他就发现这个三层楼的国营旅馆实在太脏,墙上全是脚印、被褥好象总是从来没洗干净过。所以他元旦以后接手没有直接营业,而是准备停业装修,所谓装修也无非是粉刷墙面、暖气等。由于刷暖气上的水银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完全没有味道,所以赵红兵早就想好了,春节以后正式营业。   赵爷爷说:你的狐朋狗友成天聚在咱们家7、8个,我看他们都没什么正式的工作。这次粉刷墙面、暖气、修补墙面之类的,你也别找建筑队了,就让你的这些狐朋狗友帮忙吧。留下一个人在家哄这俩孩子再做饭,每天你们干完就回家喝酒吃饭,但是别喝多。      虽然赵红兵在国庆以后打了很多架,但是赵爷爷还不知情,以为他儿子只是成天无聊和这些朋友混在一起玩,根本没想到已经惹出了那么多的事。他也不知道他儿子的几个最好的狐朋狗友已经有两个跑路了,张岳要上班,小纪要经营废品回收站,现在有时间帮赵红兵干活的就是孙大伟和李武两人。      赵爷爷在家里一向具有很高的权威,说出的话不容反驳。赵红兵无奈只好找来了孙大伟和李武。   李武一听:“嗨!这事好办,我最近有了几个小兄弟,让他们来帮你干,咱们监工就行了!”   “你还有小兄弟?”赵红兵楞了      原来李武在和赵红兵认识前就是个小混混,但是一直没混过什么名堂,也没干过什么大事。自从和赵红兵等人混在一起以后,经过二虎、路伟的几场硬仗,他也算是出了点小名。开始有一些17,8岁的小孩子开始跟着他混,崇拜得不得了,而这些小混子平时生活也就是以偷为主,主要是偷自行车和去一些大的国营厂偷铜铁零部件,小纪的废品回收站是他们销赃的主要途径。      虽然李武这些“小弟”实在不怎么样,但李武也算是这个团伙里最早有“小弟”的人。赵红兵从一开始就觉得李武这人心术不正,那天酒后碍于张岳的面子也和李武拜了把子,但赵红兵始终不愿意和李武过多沟通。不过毕竟李武一直对赵红兵必恭必敬,在打架的时候也从没犯怂,赵红兵也不烦他。      “哦,你那些小兄弟都不上学了?”赵红兵问   “初中毕业基本都不上了,现在也没什么正式工作,闲着也是闲着,过来帮帮你吧”李武说   “恩,那就让他们来吧,不过他们手脚干净点,别在旅馆附近偷东西”赵红兵最瞧不起小偷小摸的人   “他们哪敢在你这里偷东西啊?!”李武笑着说   “我没说偷我旅馆的东西,我说别在旅馆周围偷东西,要是都知道我的旅馆里有小偷,我这不成了黑店了,谁敢来”赵红兵说   “知道了!”      二狗至今还觉得赵红兵的一些行为觉得有趣极了。他极其热爱公益事业,比如邻居家有暖气坏了、自行车坏了,只要在他家门口喊一声:“红兵!帮我!”。赵红兵保准立马穿衣服下地冲出去帮忙,不计回报,不怕艰难。大冬天的连修自行车的都已经被冻得回家了,赵红兵却能在零下30度帮人用半个小时的时间补胎,并且他手有残疾比别人慢的很。      但他对于自己家的事却懒的出奇,二狗小时候无数次看到因为喂狗之类的小事直到赵爷爷举起了鸡毛掸子赵红兵才下楼去干。这次他自己经营旅馆也是如此,如果这活儿是别人家的活儿,那他早就帮忙去干了。但是就是因为这活是他自己的活儿,他又表现得懒的很。宁愿找一些他最鄙视的小偷来干,他也懒的自己干。      过了元旦不几天,工程就开始了。孙大伟在家做饭哄孩子,李武和赵红兵在工地监工。据说在监工的过程中,赵红兵表现出了在工程、装修方面极高的天赋,经他手刷的墙让专业人士都为之赞叹。赵红兵的这个天赋的确是没浪费,在二十年以后,他终于成了我市知名的房地产开发商,他开发的楼盘无论是外观还是质量都是一流的。      孙大伟的饭做的不错,当时张岳把他称为“御膳房首领大太监”,可见他饭菜做的有多好。孙大伟哄孩子哄的也很好,从早到晚就是〈西游记〉的故事,把二狗和晓波忽悠的一楞一楞。直到二狗后来读书识字了,才开始置疑孙大嘴巴是不是真的看过〈西游记〉原著,因为虽然唐僧经过了九九八十一难,可是遇上的妖精没有八十一个那么多,有时候一个妖精就是3,4难,当年孙大伟给二狗讲的可是足足八十一个妖精!天知道那些妖精都是从哪冒出来的。      临近春节的某一天,装修也基本结束,只剩下打扫卫生之类的工作。那天早上很早孙大伟来到赵红兵家对赵红兵说:“昨天晚上我梦见小北京了,梦见他又和我们一起喝酒吹牛,哎,看来我真是想他了”这是二狗知道的孙大伟第二次做了个预言式的梦。      “小北京前些天还给我打过电话,说老连长重伤了,他要去看看。反正他也没正式的工作,成天到处乱跑”赵红兵说      当天下午,赵红兵等人的基本装修的已经完成,准备收工回家好好喝一顿庆祝工程结束。这时,张岳笑吟吟的走了进来。   “明天李四和费四回来,孙大嘴巴说的”张岳说    “他们还记得有个家啊?”赵红兵一想起李四和费四哭笑不得    “是啊,他俩在北京呢,和小北京在一起,山南海北的玩了一圈现在落脚在了北京。打电话到你家问他们有没有被通缉,听说没被通缉,他俩当场决定回家过春节,现在估计已经上车了,明天中午就能到了”    “你怎么知道的?”   “大伟在家做饭出不来,打电话到我们单位,让我下班来告诉你们”   “这俩小子,咱们打架干活的时候他俩不见人,架也打完了,活也干完了,他们回来了,也不知道回来以后单位还要不要他们”赵红兵有点替他俩担心   “要什么要!人跑了俩月连个信都没有,哪个单位要这样的人!我早就听说他们被开除工职了,他们回来签个字就成无业游民了”张岳为这俩浑人又着急、又上火,但以前就是联系不上他俩。当时有个正经的工作可不容易,张岳一提他俩就生气。   “行了,明天是小年,你们也该放假了,你和李武去火车站接他,我和大伟在万鹤来订桌,给他们接风,而且这些天李武这些小兄弟也没少受累,一起好好吃一顿”赵红兵笑着说         第二天,腊月23,小年。赵红兵和孙大伟在万鹤来早早订了一个单间,一张足足可以坐15个人的大桌子。准备的是赵红兵等七个人、二狗和晓波、李武的4个小兄弟一起坐在这里吃。      “大伟你梦见的不是小北京吗?怎么这次回来的是李四和费四?”赵红兵说   “可能是早上一起床记错了,反正了!我的梦不会错!”孙大伟说      单间的门打开了,门口站着的就是满面红光、白白胖胖的李四和费四,他俩身后站着的,正是小北京!      “红兵,大伟!想死你们啦”费四硕大的身躯扑了过来。   “滚远点,我可不想你”赵红兵故意装作不爱理他俩   “小北京,你怎么也来啦?我昨天真梦见你来了!不信你问红兵!”孙大伟说   “操!谁想来这里,昨天费四李四要上火车,上火车之前我们三个喝的多了点,我送他们进站上车,结果我上了车以后车里回家过年的人太多,我又喝多了点,上了车就再也没能下去,等到车厢松了点,都TMD已经过了长城了,我想,得!我也不下车了,干脆跟他俩一起来吧!”小北京忿忿不平的说。   “即来之,则安之,吃完饭给家打个电话,就在这里过年吧,哈哈!”赵红兵和小北京感情最深,是在一个班的战友。看见小北京也来了他高兴的不得了。   “过就过,反正在北京过年也没什么意思!”      这一晚,大家酒喝的非常开心,大家过去几个月的烦事、愁事都已经基本过去,虽然费四和李四都丢了工职,但这也早在他们意料之中,知道自己没被通缉已经很开心了。一直吃到下午4,5点才的离开饭店。离开饭店以后,大家一起去了赵红兵家继续聊天、喝酒。         天,已经蒙蒙黑了,窗外寒风呼啸,不知道究竟是天上飘落的雪花还是被北风刮起的雪花,漫天飞舞着,在这一片银装素裹的北国冬天煞是好看。      二楼,赵红兵的暖烘烘的卧室内,围坐着十二个年轻人,围坐的电炉旁聊天。电炉子上面放着一个茶缸,茶缸里烫的是直接从酒厂打来的70多度的原桨白酒,下酒菜是花生米。他们谈论的是理想、未来和以前打架的事。      谁也没想到,这一晚的煮酒夜话影响了在场所有的人!它不但给张岳、小纪、李武、李四等四个人日后组织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提供了行动纲领和理论基础,使这四个人成为了90年代我市名头最响的四个江湖大哥。并且还让所有人打架斗殴的理念和战斗力上了一个层次。影响极其深远。      这次夜话的主持人,是小北京,负责补充说明的,是赵红兵。这次煮酒夜话,也让二狗真正的认识了流氓哲学家小北京,崇拜不已,直到今天。      谈话的主要内容,是总结和反思过去打的几场硬仗。对话的开始,是谈论武与禅。      “李武,你第一次砍人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小北京一口地道的北京话。二狗日后的北京同学和同事极多,二狗认为北京话分为北京普通话和北京胡同话,而小北京说的是标准的北京胡同话,土语多。爱拉着语调说话,说话像唱歌一样,咬字清晰,很是好听。      “第一次砍人时,我吓得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只知道拿着菜刀乱抡”李武说   “恩,你这是最低等的一个层次。小纪你说说你第一次拿刀砍人的感觉”小北京继续说   “我比李武强多了,我第一次拿着刀砍人的同时,不但知道自己砍的是谁,还知道要砍他哪里,同时我还能注意周围的人有没有人在打我”小纪说   “我拿刀砍人时,只想弄死眼前这个人”没等小北京问,张岳主动说   “红兵,还是你来说说咱们的连长怎么教我们格斗的吧!”小北京说   “在与对方格斗时,应高度集中注意力,胸中荡然无物,忘记一切杂事,眼前能看见的,只是对方攻击过来的点和能把对方击毙的点”赵红兵躺在自己的床上,手拿着酒杯,微笑着说      “对,红兵说的对。李武、小纪、张岳、红兵你们四个人分别是格斗的四个层次。李武是最低的层次,他在格斗时心脏跳动速度加快、手脚颤抖,怕对方攻击到他又怕自己杀了人,所以神智已经在刹那间紊乱,这样的情况无疑使对方有机可乘。张岳是比李武稍高一个层次,在他的眼前只有他要击打的人,不在乎身边发生的一切事情。这样就使你能集中注意力灭掉一个敌人,但你身边的敌人却有机可乘。而小纪又要比李武和张岳再要高一个层次,已经属于格斗中的上乘,他不但要击败眼前的敌人,而且还能注意到身边其它的人。但小纪这样做容易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使自己受到不必要的损伤。红兵所说的层次是格斗中最高的,他已经忘记了心中所有的杂事,心不跳、手不抖,注意力高度集中在可能向自己进攻的几个点和自己所要攻击的几个点上,心无旁骛,在多人混战中,他不赢谁赢?比如刚才说的红兵和三虎子打斗时,他看见眼前冲过来的不是三虎子,而是三虎子的拳头和膝关节,集中注意力抓住三虎子的拳头然后狠踹膝关节。而三虎子眼中则是红兵一个人,没头没脑的冲上来乱打,一介勇夫三虎子怎么是红兵的对手”      “有道理,以后再打架时的确要注意”大家纷纷称是   “我刚才说的这只是第一个层级,只要是练过生死格斗的人都知道”小北京说      “那第二个层级是什么?”      “是堪破了生死玄关”小北京说。“红兵、李四和我都与越南鬼子近身格斗过,越南鬼子的身手与凶悍根本不亚于解放军,和他们格斗过的人,其实已经死了一次”      “死过一次的人对生死不会看的那么重了,所以在以后的斗殴中,心理的优势是别人无法比拟的,怕死的最后一定会死,不怕死的却多数能活下来”小北京继续说      “但,这,还不是更高的层级”小北京在众人听得瞠目结舌之后还继续说。   “更高的层次是什么?”      “是武与禅”小北京喝了一口白酒继续说“禅分顿悟和渐悟,在生死格斗中需要的就是在那一刻顿悟,达到真正的空灵与无意识,心忘乎手,手忘乎心。日本剑圣宫本武藏在四百年前连败日本六十六位高手后剑术突遇瓶颈,大师大愚为其划圆解惑,从而宫本武藏在岩流岛击败小次郎成为日本剑圣,就是禅的真谛。      “我操,这么复杂,不懂,还有更高级的吗?”      “有!是毛泽东思想”小北京说      刚才还听的入神的大家听完这句话以后哄笑不已,80年代后期正是毛主席的治国理论全被推翻、刚刚走下神坛的毛主席正被无数有知识或无知识的人痛加批驳的时候。      “是毛泽东思想,是实践论”小北京没理会听众的哄笑,继续说了下去。“毛主席说过,认识存在两个飞跃的过程,先是经过感性实践才能有理性认识,有了理性认识以后才能指导感性实践,我刚才所说关于武的一切一切,你们都需要以这两个飞跃来证实”      “毛主席那套早过时了,现在还管用吗?”孙大伟问   “好,那我问你,你现在信仰什么?”小北京问孙大伟   “我TMD没信仰”孙大伟说      “对,中国人最缺的就是信仰,在解放前的二千多年,中国人信奉儒教,信奉孔子,但文革过后孔子被打倒成,中国人开始信奉毛泽东思想,现在改革开放了,没人再信奉毛泽东思想了,生活是好了些,但中国人都成了精神信仰的贫农。西方国家信奉圣经、中东国家信奉古兰经,中国人信仰什么?中国人做事本着什么样的哲学?勿施、克己、复礼等传统思想都被屏弃,中国人剩下了什么?毛泽东思想无论优劣,但终究是一种思想,是哲学,是指导人社会行为的方法。放在今天,依然可以指导任何人,任何事”小北京侃侃而言      “那你说红兵脑袋被消了一砖头差点被打死,受这窝囊气怎么用毛主席的思想解决”小纪还是没忘赵红兵挨了一砖头。      “红兵当时不是已经跟你讲了吗?这就是毛主席的矛盾论,毛主席说矛盾分为可调和矛盾和不可调和矛盾,而这两种矛盾在一定条件下可以互相转化,红兵说了这事就算完了。这就是没有把可调和矛盾激化为不可调和矛盾,这是正确的处理矛盾的方法。明白了吗?”      “毛主席的那一套真的这么管用?”李武问。这群生在文革之前2、3年的年轻人们从刚会说话就是毛主席语录,对毛主席的东西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但是改革开放以来,他们已经把毛主席当成了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万万想不到自己从小就会背的那一套还有用。      “当然管用,我们以后再和二虎、路伟打架时也要经常用到毛主席的军事理论,比如毛主席说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就是我们能和他们抗衡的根本原因。对于二虎,我们现在处于的也是毛主席所说的“战略防守阶段”。再比如那次在医院我们六个人对他们三十多个人的时候,我们就应该在前面跑,等待追兵,我们跑上2公里,三十多个人也就只有5,6个人能追上来,我们先揍这5、6个人,然后我们再跑,后面再上来几个人,我们再打。这招就是毛主席教陈毅的。毛主席说过:要分而击之,我们先攻击弱的再攻击强的,等到把白匪的弱的消灭了,强的也变得弱了………………………………“小北京滔滔不绝的说了大概半小时。      当场听的人已经无人不为之折服。“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张岳鼓起掌来      “毛主席由开始的两三万人最后打败了几百万人,我们运用他的理论还收拾不了二虎他们?”李四颇有感概   “我怎么就没听出来小北京哪说的好”半文盲孙大伟不服   “毛主席说过:内因是根本,外因是条件。母鸡能把鸡蛋孵成小鸡,却不能把石头孵成小鸡。你这就叫朽木不可雕也”小北京嘴损的很,又扔下一句毛主席语录      这次煮酒夜话效果极其显著,从那天开始,张岳、小纪等人还真的学习起了毛泽东思想和军事理论,并且还“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在随后的几年组织了极具战斗力的黑社会团伙。虽然这群共和国的新一代没把毛主席的理论用到正地方,但是事实证明的确是卓有成效的,收拾那些其它流氓团伙已经足够了。      二狗前段时间看到一篇文章说:美国人总觉得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有这么多的人口居然没有一个占统治地位的信仰实在是不可思议。      二狗想,当1949年五星红旗飘扬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后不久,中国人就忘了已经传承了二千年的儒家学说,到了文革期间更是达到了儿子批斗父亲、学生批斗老师,完全乱了伦理纲常。到了80年代,慢慢脱下了中山装的国人同时又忘掉了毛泽东思想,彻底变成了毫无信仰的人。到了今天,中国人信仰的是什么?是金钱吗?二狗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没有信仰的人才是一群最可怕的人”马克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