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黑社会 第二十二节、谢老二脖子上,没栓铁链子,真没栓!【上,小宇宙彻底被骂得爆发了昂!】

2009-03-21,Satur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标签: | 33,153 views
通过二龙扇赵红兵家狼狗耳光事件可知,二龙这另类亡命徒在某个方面上还具备一定另类的智商。 正是因为二龙具备这样的“谋略”,所以,他很是运筹帷幄的跟丁晓虎定下了一个锦囊妙计。这个谋略基本是拷贝了二龙8岁那年打赵红兵家狼狗的策略。 这锦囊妙计的具体内容是:到了网吧门口,二龙在玻璃门外面PIAPIA地走,然后呢,谢老二只要一看见二龙在外面PIAPIA的走,肯定急眼,肯定出来跟二龙干。这时,丁晓虎埋伏在网吧门口,等谢老二一出网吧门口,趁谢老二不注意上去一板砖把谢老二抡倒,这时,二龙也杀上前去,俩人开始削谢老二。 这计划看似挺完美,而且跟当年打狼狗如出一辙:二龙就是那逗引狗的血肠子,丁晓虎那板砖就是一嘴巴,谢老二就是赵红兵家那只狼狗。 计划不错,开整。 下午4、5点钟,二龙和丁晓虎到了东郊的那网吧门口。丁晓虎往里面一看,谢老二果然在那上网,满脸都是抓伤,比二龙还惨。 “……二龙,你也把他给挠了?” “别问那没用的,拿个砖头子,倚着墙,等着去!” 当时我市东郊正在大动迁,遍地都砖头子。而且丁晓虎这人由于常年在外打架,养成个特点,至今他还有这特点。那就是无论走到哪儿,先东张西望看看地上是不是有砖头子,砖头子的大小方位他总是记得很清楚,一旦和谁打起来,他立马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捡起砖头子开抡。前段时间二狗在北京遇见他,喝了几口酒以后,丁晓虎还感叹了一句:北京这地上咋没砖头子呢? “……行啊。”丁晓虎说。 丁晓虎打架心理素质极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拿了块砖头子站在了那玻璃门旁边,倚着墙等谢老二出来。根本不用问丁晓虎“准备好了吗?”,丁晓虎打架根本不用准备。 丁晓虎就绪了,现在就看二龙了。二狗说了,二龙就是那打狗策略中的血肠子。 血肠子二龙也没含糊,开始PIAPIA的在网吧门口走来走去,PIAPIA的走,时不时还往里面看两眼。 据说狼狗谢老二开始还真没注意到血肠子二龙在外面PIAPIA的走,一直在专心的在那聊QQ泡妞。 血肠子二龙有点不耐烦了,PIAPIA的走了五分钟狼狗谢老二还没发现他就在玻璃门外,气人,真气人。 “大爷,你们这网吧有红塔山烟吗?”血肠子二龙推开了门,假装问坐在网吧收银台旁边那老头。 “没有,只有红河!”这老头嗓门还挺大。 对,血肠子二龙送到谢老二嘴边儿了。 果然狼狗谢老二感受到了血肠子二龙,猛的一回头……四目相对,那目光一接触,直冒火星子、火苗子。 据说狼狗谢老二当时就控制不住了,霍的蹦了起来就往外冲,一激动还带倒了一把椅子。 对,该血肠子向后收了。血肠子二龙假装回头就跑,谢老二呲牙咧嘴的就冲了出来。 狼狗谢老二刚出玻璃门,右侧脸颊就被抡上了一砖头,抡的结结实实。对,狼狗按计划该挨一嘴巴了。 但狼狗谢老二没被丁晓虎这一砖头子抡倒,根本没理会丁晓虎,只是晃了晃,继续朝血肠子二龙追去。 血肠子二龙看见丁晓虎得手,杀了个回马枪,转身朝狼狗谢老二跑了回去。兵法上这叫前后夹击。 但这时候丁晓虎忽然一声惨号,二龙眼见从网吧窜出了七八条彪形大汉,一半朝丁晓虎冲去,一半朝二龙冲来。 “跑啊!”刚才被椅子抡了一下后脑勺的丁晓虎一声大喊。 血肠子二龙和丁晓虎撒丫子就跑,狼狗谢老二率领七八条彪形大汉穷追不舍。 人家谢老二脖子上,没栓铁链子,真没栓铁链子,真地! 二龙和丁晓虎把这问题全忽略了。 现在的狼狗谢老二,应该被称之为疯狗谢老二才对!谁让二龙把他给毁容了! 血肠子二龙还是血肠子二龙,但狼狗谢老二彻底变疯狗谢老二了。

第四部 黑社会 第二十一节、另类亡命徒(上,我被骂得急眼了昂,使劲儿更新!)

2009-03-20,Fri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标签: | 31,151 views
二龙和谢老二终于住手了。 俩帅哥,都被对方挠成了大花脸。 二狗一向认为,俩男人打架打到挠人的地步,挺磕碜。 当然了,二龙和谢老二都不怕磕碜。这谈判,谈到这份上算是彻底谈崩了。 据说:人家谢老二站起来以后第一件事是用手整理自己的发型。谢老二肯定这么想:你二龙可以打我,但你不能弄乱我的发型,更不能挠我给我破相,你挠我还不如捅我一刀呢。 马三和表哥两个大哥级的人物也颇显狼狈,他们都开枪崩过人,也拿刀捅过人,但是这种近身互挠混战,估计他们也没经历过几次。最关键的是:他俩总不能对谢家那俩半大小子动手吧,忒丢身份了。 “你啥意思?!”二虎直接朝二龙走了过来。 “他不跟我装吗?!见到他一次,我打他一次!” 二龙嘴还挺硬,自己被挠得这么狼狈,居然说要见人家一次打人家一次。 “你是不是给脸不要脸啊?”二虎在下面清楚的听到了二龙的几声怒吼和怒骂,他知道,谢老二纵然有不对的地方,但二龙显然更不对。 “你说谁呢?!”二龙彻底疯了,居然朝二虎走了过去。 从二龙小时候咽泡泡糖事件就可以发现,二龙此人从小就是个另类的亡命徒。为啥说他是另类的亡命徒呢?因为他肯定不同于张岳那种如果真的遇上了什么大事才眼睛一红什么都敢干的亡命徒,二龙是属于闲着没事儿就亡亡命玩儿亡命徒。 莫名奇妙的亡命,敢于为泡泡糖亡命,他二龙不是另类的亡命徒谁是? 表哥拽着二龙的胳膊,二龙还气势汹汹的向前冲。咋了?看了没?二龙多亡命?!二龙还要对二虎动手!二虎成名的时候,二龙还穿开档裤子呢。 “表哥,你别拉着他,让他过来!”二虎真是气急败坏。 虎家三兄弟这么多年总栽在赵红兵他们这帮人手里,栽给赵红兵、张岳、李四也就算了,现在连20出头的二龙都敢跟他较劲了。 “我草 你 吗!”被表哥拽着胳膊的另类亡命徒二龙舌绽春雷,居然指着二虎又骂了一声。 看来,二龙今天来这里,就是没想活着走出去。 二虎掏出了手枪,指着二龙:“你再骂一句!” “崩!你崩!朝这崩!我,草,你,吗!”二龙指着自己的脑门一字一顿。亡命徒二龙开始玩儿死亡游戏了。 局面彻底失控鸟。 二虎还真被二龙将住了,开枪也不是,不开枪也不是。 “我草-你-妈!”另类亡命徒二龙更加兴奋了,接着怒骂。 二虎骑虎难下了,他刚才就应该上去扇二龙俩耳光而不是掏出枪,现在掏出枪了咋办?真崩了二龙?崩完以后咋办?看来,在大虎出狱之前,二虎和三虎子始终没什么大的作为是情理之中的,他们都是有勇无谋之辈。 还好,二虎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大脑骤然间短路没关系,他身后还有一群老江湖。 这群老江湖从二虎身后齐齐冲上,直奔刚刚打了好几管子鸡血的二龙而去。 “别动手,你们认识我是谁吧!?!”表哥赶紧抢在了二龙身前,大吼一声。 表哥毕竟以前在监狱里是江湖大哥级人物,对眼前这些当年在监狱中他的小弟,还是相当有威慑力的。 “表哥,你让开,这小子不收拾不行!” “想动他,你们先动我!” 一头白发的表哥死死的挡在二龙身前。 看着二虎身后那群穷凶极恶的兄弟,刚刚在兴头上的二龙也多少老实了一些。 “表哥,今天你在这,我肯定给你面子,但是你今天护住这小瘪犊子,改天我还是要收拾他!” “我怕你啊?!”二龙又从表哥身后伸出手指着二虎说。看的出来,二龙那几管子鸡血还在起作用呢。 二虎看看二龙,没再说话,转身走了。 对二龙,表哥和马三彻底无语了。你说他不勇敢吧?不对,刚才跟二虎那亡命徒的劲儿把二虎都给将住了。 只能说:这孩子,忒不懂事儿了。 此战战罢,刚刚经历了混社会后第二战的二龙还处在十分亢奋的状态,但脸上脖子上都是挠伤,虽然激动,但有点狼狈,还有诗为证! 闯荡江湖第二遭 脸上脖子都被挠 只能怪那谢老二 不是因为养了猫 满脸血痕的二龙夹起了他的小黑夹包,还有点气喘吁吁,毕竟,刚才互挠耗费的体力太大,二龙除了劈腿平时又很少运动。 “表哥,我先走了……” “……”表哥继续无语。 “我走了昂!” “给你二叔打个电话吧!” “……恩,啊,等一会儿,我就打。” “……”混了这么多年黑社会,表哥连蒋门神那样的浑人都能忍受,但是实在忍受不了二龙了。蒋门神浑归浑,但大事儿懂,这二龙,专门在大事儿上犯浑。 人家二龙是根本没想给赵红兵打电话,他也知道给赵红兵打电话的结果肯定得换来一顿臭骂。 二龙自己一个人走出了酒店,立马给丁晓虎打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