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存档:06, 2009

四十三、必以国士报之

2009-06-09,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18,839 views
李四没接到王宇的电话时,就已经接到了李武的电话。 任何人都不得不佩服李武,他这人就是有一句话堵住别人所有话的本事。即使李四刚呛完他,他也敢于拉下脸给李四主动打电话,而且,话说的还挺圆。 “我的朋友刚才和王宇起了点儿冲突,我拦住了,后来他们又吵吵起来了,我酒也喝了不少,就说了王宇几句,结果我朋友动手了……” “……”电话这边没声音,不知道李四是听到了还是没听到。 几秒钟后,电话忙音了。 王宇从18、9开始跟着李四混,10多年了,为李四付出的有点多。病房里,李四看见了王宇,王宇看样儿酒还没彻底醒。 “四哥,没鸡巴事儿,不就缺俩手指头么?”王宇挺乐观。 “……”李四笑笑,不说话。 据我市值夜班的大夫说,大半夜的来就诊的被砍掉手指头的几乎每个月都有,混了这么多年社会的王宇可能真的早就知道自己有这么一天,他心理还真承受的了。 半夜,李武托人送来了几万现金。 “武哥给宇哥拿的医药费,也不知道够不够,这大半夜的也没地方取钱去,先拿着花,明早再送钱过来,武哥说了,明天带跟宇哥抡刀的那小子过来给宇哥陪不是……” “……”李四抽烟,不说话,连看都不看他。 “滚他吗的远点!你今天不他吗的滚,连你一起打!”王亮说。 “老亮,收下。”赵红兵挺平静。 李四不说话时,王亮就听赵红兵的。 李武的人被打发走了,病房走廊外的灯阴森森的照在雪白的墙上,雪白的墙上靠着李四和赵红兵,这两个人的表情,在这灯光下看起来都有点糁人。 “红兵,我有话跟你说。”李四终于说话了。 赵红兵没说话,拿着车钥匙直接下楼了。据说在赵红兵的车里,李四和赵红兵大概谈了半个小时,绝大部分的时间两个人都在沉默,加在一起也就是说了不到10句话。 “废了李武。”李四说 “一起办,想好怎么干了吗?” “还没想好。” “……”两个人长时间的沉默。 “让他多蹦跶几天,半年后,制造一起车祸。”赵红兵说。 “恩,车祸?” “对,制造一起车祸,车祸无死罪,找人,撞死李武,进去最多也就是判个七年,等他出来,咱们给他个百八十万。人,我负责来找。” “我找也一样。” “恩。” 虽然和李四最亲近的只有王宇、王亮兄弟二人,但李四手下的狠角相当不少。尤其是在广州时,南下的东北帮中我市的那些亡命徒、独脚大盗都投奔他,这些人,平时都不太用而且极少联系,多数也都不在我市。李四一旦动用这些人,那李武的日子的确是快到头了。 赵红兵和李四商量完,告诉了王亮。这样的事儿,赵红兵和李四必须要告诉王亮,而且,也仅告诉了王亮一人。 第二天上午,李武果然带着人去了王宇的病房赔礼道歉,而且,带来了30万。 按照赵红兵的嘱咐,王宇没客气,收了。 在王宇被砍的第二天晚上,王亮带了两个人去见了李四。 “四哥,这哥俩儿,认识吗?” “不认识,谁?” “张大、张二。”王亮带来的,正是当年砍了东波以后供出赵红兵、李四等人的张家兄弟。 “你妈的病好点儿了吗?”李四问。 “好不了,绝症,就那样了,大夫说我家老太太就这几天的事儿了。” “……哦。”李四居然难得的流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四哥,今天他俩听说我哥被砍了,非要去捅了李武,我拦着也拦不住,没办法,就拦到你这来了。”王亮说。 王亮的话音还没落地,张家兄弟齐齐的跪在了地上。 “四哥,你不认识我,但我们哥俩儿早就认识你。对,当年,就是我俩供出了你们。在监狱里,狱友们都说,我们哥俩儿得罪的是你,出来以后非死即残,我们哥俩儿也想好了,就算是出来就被你废了,我们也没什么怨言,我们的事儿做的就是不讲究。” “别这么说,你们和王宇从小玩到大,我能下手吗?快起来!”李四伸手拉这哥俩儿,咋拉都拉不动。 “四哥,我们出来以后,你不但没动我们哥俩儿,还给我们拿来了五万块钱。我妈,全靠这五万块钱多活了几个月,虽然我妈是救不活了,这钱也快花光了。但是我们哥俩儿就是用这五万块钱在我妈最后这几个月尽了点孝道,我们哥俩儿还能说啥呢?”张二哭了,不知道是想起了即将去世的妈,还是的确被李四感动。 “……”李四拙于言辞,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们哥俩儿从小就被王宇罩着,没饭吃就去蹭人家王宇的,这么多年,王宇他们哥俩帮了我们不知道多少次,可我们当年还是干了不地道的事儿。刚才我们俩听老亮说了,你要收拾李武,你别怪老亮跟我们说这事儿,他要是不跟我们说这事儿,我们刚才就直接去捅了李武。我们哥俩儿啥都没有,就有两条贱命,等我们发送完我妈,我和我哥中肯定有一个出一条命,豁出一条命去,不为别的,就为这么多年王宇对我们哥俩儿的照顾,就为能在我妈临走的时候我们还能尽了一次孝道。” “……”李四看出来了,这哥俩儿,是铁了心要当他的死士了。 能有几个江湖大哥手下能有此等死士?!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以国士待之,必有人以国士报之。 张家哥俩儿年少时做事是差了点儿,他们的命,也是贱了点。但他们现在大义都不差。他们知恩图报,远比那些高居庙堂人面兽心的人高尚得多、心地纯净得多。 “兄弟,不用,真不用你们。”李四的嗓音虽嘶哑,但温柔。 “四哥,我们绝对不会再……” “……不用说了,我已经找好了人。”李四笑了,挺温暖。李四不找他们原因有二:1、他俩手生。2,最重要的,他俩都不是混的,不能再拖他们下水了。 李四手下,死士如云,真的是死士如云。多这兄弟俩不多,少这兄弟俩不少。 大家都说,这世界上,只有李四这样的人,才可能手下死士如云。 赵红兵、张岳、李四等三人毫无疑问都是我市一流的江湖大哥,但他们的手下却完全完全不一样。 张岳手下是猛将如云:表哥、蒋门神、富贵,马三,这些人,随便拿出一个来,都能拼掉一个团伙。 赵红兵手下是奇才如云:丁晓虎、大耳朵、先哥等等,就这仨人来说,都各具优点,堪称奇才。彪悍的丁晓虎,情商高的大耳朵,智商高的先儿哥。这些人,在生意场上都从不同的方面帮助了赵红兵。 但只有李四的手下,那才是真的死士如云,真的肯为李四送命的人,肯定不止一个两个。 有什么样儿的大哥,就有什么样的小弟。这一点儿错都没有。 包着手的王宇没几天就出院了,李武没再给李四打过电话,也没再给王宇送过钱。 江湖上,风平浪静。 但李武的心情可真一点儿都不风平浪静,他觉得静的可怕,他觉得静的糁的慌,他觉得李四那双眼睛,说不定在哪个角落里盯着他。 越静,李武心里就越慌。他心虚。 为什么说李武他自己就慌呢?这是有证据的。 据说在王宇手指头被剁大概一个礼拜,赵红兵接到了一个电话。 “……红兵吧,听说李武的人把王宇给砍了?” “恩。” “我知道王宇跟李四的关系,李四这回是不是要……” “……”赵红兵也不说话了。 “红兵你也知道,这几年,李武对我们娘儿俩挺照顾的。” “……” “红兵,你看,要么你和李四说说?” “我说说。” 赵红兵接电话时,李四和王亮就在他旁边儿。 “刚才是李洋吧。”李四的心比谁都细。 “恩,让我跟你求情。” 赵红兵的话还没说完,王亮急了:“红兵大哥,我哥刚说完,今天李武就TMD跟袁老三他们在一起!大哥你跟她说!让她知道李武是个什么样的人!” 赵红兵和李四都默不作声。 李洋的话的份量,赵红兵和李四当然懂,但王亮显然是不太能理解。当年情同手足的兄弟的遗孀的一句话,不能不听。李武再不招人待见,但他的确是干了件人事儿,打理了张岳的生意以后总是主动不断的拿钱给李洋,尽管说李武接手了张岳的部分生意以后肯定是要给李洋分钱,但是人家李武拿出的钱的数目,绝对是跟谁都说得过去。李武跟谁都差事儿,就对张岳的老婆从来不差事儿。 李武厉害到了一定的地步,他这回,抓住了赵红兵和李四的七寸。 ================ 到家凌晨了,改了点急的东西,现在才写完,抱歉。

四十二、非常六加七

2009-06-03,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29,542 views
【家人生病住院我陪床,这是人伦,没办法。耽搁了几天,见谅,下次更新时间未知,或许是今天晚上,或许是后天早上,更或许是四天以后……请大家近期不要来了,在6月15日前后再来,届时,应该第四部结局了。看到近期某些人的留言,我心寒,第一次觉得心寒。】 赵红兵是摔了杯子走的。 大家都说,跟赵红兵喝了这么多年酒,第一次看见赵红兵摔杯子。 这是彻底掰了。赵红兵走了,李武跟大家打了个招呼也走了。 “小心点李武吧,他为了钱,连鬼都不怕。他为了出名,连老古都敢往死了整。”费四提起了当年李武盗墓的事儿。直到现在费四还怕鬼,但人家李武当年为了钱,可是真能豁得出去。 “动咱们?他有那胆量吗?”沈公子挺不屑。 “我是说红兵要当心。”费四说。 “……”沈公子看着费四笑了。 太多年没人敢主动对赵红兵下手了,都知道那后果真的很严重。 “以后咱谁见到李武,就可劲儿拿话呛他,他不是想有面子吗?咱就让他没面子!”沈公子也站了起来,准备走了。 “王宇、丁晓虎,你们听见了没?”沈公子又朝另外被刚才那通骂战惊得目瞪口呆的两桌人喊了一句。 “……”丁晓虎等人没人敢答话。 无论是赵红兵骂李武,还是沈公子骂李武,李武在今天这形势下,忍了。那要是丁晓虎这样的人骂李武,那李武还不得翻脸?李武的确是怕赵红兵,但他还能怕丁晓虎他们?怎么说李武也是个社会大哥,走路前呼后拥一大帮,或许沈公子和赵红兵见到他就敢骂,丁晓虎等人肯定是不敢。 第二天,李武家的门被敲开,有人给李武送还了五万块钱。 李武,心里更有数了。 据说,在这顿满月酒过去了大概一个礼拜,赵红兵和沈公子被市公安局的几个人请去吃饭。这顿饭当然是李武的“大哥”牵头,同时,还有刑警队的人坐陪。赵红兵当然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但是还不得不去。 二狗认为这顿饭也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据二狗所知,我市公安局出面调停帮派间仇杀,这尚属首次。 而且,出面的不只李武“大哥”一人,更有刑警队的人,这就说明:赵红兵和李武的矛盾,已经引起了公安局的重视,他们如果真的起了冲突,必然会有多起刑事案件发生,全市至少一半的江湖中人得参与进去,甚至省城的社会大哥都会参与到其中。李武“大哥”请的这顿饭,于公于私都绝对说的过去。 这顿饭,吃了俩小时,前1小时50分钟,都在心照不宣的寒暄和扯淡,最后10分钟,散席了走到了酒店门口,那才是谈话的主要内容。 “赵老弟,那个车是你的吧。” “呵呵,是啊,你咋知道的?” “我咋不知道啊?你这车牌号是我们交警队前几天拍出去的,我当时就琢磨谁能把这车牌号拍到手。前几天听说了,这车牌号一出来,你的一个小兄弟就喊了个价。然后当时就有人抬价,你知道你那小兄弟怎么说的吗?” “怎么说的?”赵红兵是让丁晓虎去拍的车牌。 “听说,你那小兄弟站起来指着那抬价的就说了一句话:操你吗,我是帮赵红兵拍的。” “……那孩子就那样,不懂事儿。他说那话可不是我嘱咐的,我回去说说他。” “也不能说是那孩子不懂事儿,他说完这句,就没人敢应价了。就你这车牌就用那点儿钱就拍来了,你这是自己挂上了,要是你不挂转手一卖,估计肯定能比你这车值钱吧!” “我就是拍来自己用的,卖什么啊!” “恩,反正这车牌号你动了心思,别人肯定是不敢拍了,更别说挂了,毕竟这号全市就这么一个。得有什么胆子的人敢挂这号……”李武的“大哥”开始唠“正事”之前,“恭维”了赵红兵两句。作为一个公安局领导,能说出这样的话,真不容易。 “哪儿的话,我就是要图个吉利,我是真不知道丁晓虎他们怎么拍的这号,我也不差那几个钱。你要是觉得好,这号你拿去。” “哈哈,别扯,我要是挂上这号,明天就得有人调查我。赵老弟啊,我的意思是,现在你混的真够可以的了,这车牌号挂你车上行,要是挂别人车上,肯定有一帮人惦记。你现在是不缺名声也不差钱儿,对不?!” “……”赵红兵笑笑,没答话,他也没法答话。 “我就说啊,混到你这步真不容易,该有的你都有了,听说你又有了个大胖小子,你现在真是啥也不缺了。要是以你赵老弟的身份,要是再去社会上扯淡,那有点忒掉价了吧?” 赵红兵明白了,进入正题了。 “看你说的,我多少年没扯过淡了,你看我这岁数,还扯得动吗?” “呵呵,是吧。听说你和李武这些天闹了点儿小矛盾?” “就吵了几句,咋了,我们吵几句你都知道了?你们这本事真不小啊,呵呵。” “你们之前关系不都挺好吗?这么多年都过来了,现在都老大不小了,当年在一起的穷哥们儿,还有啥可吵的啊。要么改天,我把李武也叫出来,你们哥俩儿唠唠?” “我和他也没啥大事儿,以前关系是不错,但是现在,真不是一路人了,一起喝酒还是算了吧。”赵红兵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谁都说不进去话。 “赵老弟啊,你这么说,那我也不能说啥了。反正,你自己把握个度吧,吵两句也就算了,别把事儿整大了。咱们俩朋友归朋友,但别让朋友犯难,对不?你说你要是把事儿整大了,我该咋办?是办还是不办?要是把事儿弄到我也压不下来了,你说咋整?” 赵红兵乐了:“大哥你看你,我就和李武吵吵了几句,你怎么跟我和李武拼起来了似的?不至于,真不至于。” “那最好了,老哥我岁数大了,磨叽点儿,别在意。我这活儿就不是人干的,你理解就行了。” “理解,咋不理解。” 在这顿饭后,李武更是加强了戒备,招兵买马,他明白:赵红兵在这样的情况下都不肯跟他喝上一杯和气酒,那就说明这事儿肯定没完,赵红兵的手段李武太了解了,自己不防着点儿,说不定哪天自己家里也进来个蜘蛛侠。 据说李武还联系了九哥,那时候九哥还没死。 “九哥,红兵这段时间和我有点不对付。” “你们还能不对付?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九哥是通过李武认识的赵红兵。 “有点小误会,九哥,我觉得红兵现在真是看不上我,听说他跟别人喝酒时,也不忘磕碜我两句。” “你们咋还整成这样啊?红兵不是那样的人啊!” “九哥,我知道你和红兵的关系,我也知道,我给你打完电话,你肯定马上就给红兵打电话。反正,你要是给红兵打电话,麻烦你告诉他:兄弟我的确是差了点儿事,但是对他赵红兵,我从来都把他当大哥,到今天也是。” “呵呵,我跟他说说。” 李武黑白两道是没少下了功夫,能打电话的打电话,能请吃饭的请吃饭,他目的不是想让这些人都帮助他,他就是为了如果跟赵红兵真的起了冲突,这些人能够袖手旁观不帮赵红兵就行了。 李武,始终为和平努力着。 其实当时的赵红兵也未必是想真要把李武整成什么样儿。他的根本目的就是:压住李武,逮着机会就折李武面子。 李武也尽量少跟赵红兵、沈公子等人打照面儿,无论去哪儿吃饭,看见赵红兵、沈公子等人的车在门口停着,肯定立马掉头就走。 但是有些事儿,光靠躲,肯定是躲不开的。 满月酒过去了小两个月,终于,李武还是很不巧的遇见了李四。 更不巧的是,当时李武和袁老三、小坤等太子党在一起。 他们碰面是在我市的一家比较大的歌厅里,李四、王宇俩人在和几个社会上的朋友唱歌喝酒。当时,是晚上11点左右,李四和李武等人碰面的具体地点,在那个歌厅的厕所门口。厕所,又是厕所。低着头、夹着包自己往洗手间走的李四,迎面遇见了李武、袁老三两人。据说,李武正在提着裤子跟袁老三吹牛逼。 迎面儿遇上的,躲都躲不开。 李四一抬头,看见面前站着的正是李武,没说话,横了一眼。 “四儿……” “混的挺牛逼呗?”李四抬了抬他那大眼皮。 “……” “操!”李四低着头、夹着包进了厕所。 对话就是如此简短,但李四对李武的不满和不屑却是表达了个淋漓尽致。 李武那本来就白净的脸顿时尴尬得刷白,和袁老三俩人木立当场,没话可说,想发作,又不敢。 李四上完厕所就自己先回了家,但几分钟后李武的包房里却炸了窝。 “李四牛逼啥?武哥你怕他干啥?!” “都说李四牛逼,他还真敢把咱们咋地?” “武哥你太给他面子了,你给他面子他是个人,你不给他面子他又是啥?!” “今天晚上咱们就收拾他,太欺负人了!” 虽然袁老三始终没作声,但这群不知道李四厉害的太子党,却各个借着点儿酒劲儿“义愤填膺”。 “拉倒吧,都是兄弟,他们几个不把我当兄弟,我可把他们当兄弟。”李武自己也觉得挺憋屈。 “凭啥?!武哥,今天你不动手,我们几个也过去把那李四做了!” 人这东西都是人来疯,几瓶酒下去,几个人一嚷嚷,平时不敢干的事儿也就敢干了。再说这群太子党,一向挺目中无人的。 “拉倒吧,都早点回家吧!”李武始终都是难得的理智。 “找他去!” “别扯淡,赶紧回家!” 拉都拉不住,小坤等几个人掐着啤酒瓶子就去了李四的包房。 李武一声叹息:这下完了。 李武没出去。 小坤等人出去没超过2分钟,李武就听见外面叮铛的打了起来,啤酒瓶子破碎的声、惨叫声、怒骂声…… 这是咋了?李四不是走了吗? 原来,这帮人没找到李四,倒是找到了王宇,都知道王宇是跟李四玩儿的,两句话说完就打了起来。王宇酒喝的有点多,一出门口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就被小坤等人摁在了地上,啤酒瓶子大皮鞋,全朝王宇身上招呼了上去。 “都他吗的别打了,那是我兄弟!”李武还是冲了出去。 当年王宇是跟李武玩儿的,虽然后来跟了李四,但是跟李武的关系也还一直可以。 小坤等人停手了。 “操你吗刚才谁打我?!”站起了身的王宇灰头土脸。 “我他吗的打你!” 得,又打起来了。 “别他吗的打了!”李武又冲进人群,把这两帮人拉开了。 王宇什么时候挨过这样的欺负,刚被李武拉开,王宇就又冲了上去。 “王宇,看清楚了,是我。别他吗的打了!”李武是真急。 “武哥,你闪开,我今天非整死这帮小崽子!” “王宇你别动!” 看见王宇一副不打出人命不罢休的架势,李武也恼了,毕竟,这帮太子党是为李武出头的。李武拦了两次让王宇少挨了不少揍,但是王宇居然还要打。 “武哥,这没你事儿,你让开!” “这些全是我朋友,你要是想打,先打我吧!” “这没你事儿!”王宇红眼了。 “你他妈的跟谁说话呢?!”李武终于爆发了。 一忍,再忍,在这个当年的小弟面前,李武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再忍下去,实在是颜面无存了。 “没你的事儿!”王宇还要冲。 “别他妈的动!”李武推了王宇一把。 王宇伸手就拨开了李武推过来的手。 “你老实点儿!”李武火更大了。 “你让开!” “你跟谁说话呢?!” “这没你的事儿!” “我操你吗!”李武抬手就是一耳光。 李武俩月来所受到的羞辱,终于转化成了这一耳光。 王宇挨了这耳光一下没反应过来,他真没想到李武能动手打他。 “你老实点儿!别给脸不要!” “你他吗的打我!” “打你又咋了?!跟李四混了就不认识我了是吧!” “我操你吗!” 王宇还没等骂完,一把雪亮的片儿刀砍了下来。 王宇下意识的用左手一挡。 左手的四根手指头齐刷儿的落在了地上。 紧接着,又一刀砍在了王宇的头上。 王宇转头就跑…… 半小时后,有人给在医院里的王宇送去了两根手指头,大夫认识,那是中指和小指。 “武哥让我送来的。” “两根?他少了四根手指头。”大夫说。 电话再打过去,那边说:“掉了四根?在地上只找到了两根,可能是人太多,太混乱,现在都打扫干净了,找不到了。” “……” “我不要了”王宇说。 王宇的中指和小指都接上了,很离奇,一只左手,只剩下拇指、中指、小指,没有了食指和无名指。 几年以后的春晚,范伟嘲笑假装脑血栓病人的赵本山说:“你那手型是啥意思啊?!是非常六加七啊?!”第二天,大年初一,王宇就有了新外号:“非常六加七”。因为,王宇的手型和赵本山那“非常六加七”是一样一样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