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存档:12, 2008

第四部 第六节、王者?草根?(下)

2008-12-28,Su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38,183 views
第四部 黑社会【下】      六、王者?草根?      后来,二狗又得知了二龙在学校的一些事迹,更加为此人所折服。      这件事儿,是二狗听二龙的一个同学说的,该同学在描述此事的过程中,眼神中充满了对二龙的敬仰。      据说,二龙把他的小学数学老师弄得很癫狂……      小学数学经常做应用题,这应用题是很搞脑子的,二狗小时候特擅长此道,但二龙不大擅长,二龙每天的数学家庭作业都是抄同学的,而且抄的很认真,一笔一划。      但每当考试的时候,二龙就露馅了,但就是他这露馅的方式,实在是让正常人抓狂。   比如题目是:水池装有一个排水管和若干个每小时注水量相同的注水管,注水管注水时排水管同时排水。若用12个注水管注水,8小时可住满水;若用9个注水管注水,24小时可住满水,现在用8个注水管注水,那么需要多少小时住满水?      这样的题目,二龙肯定是不会做的。但是他有个优点,就是绝对不空着,而且,他要工工整整的把这题目做完。      不但要把这题目都做完,而且要把题目中出现过的数字全用上!      不但要把题目中出现的数字全用上,而且要把加减乘除四个符号全用上!      把数字和加减乘除四个符号都用上还不行!他还要把大括号、中括号、小括号三种括号都用上!      如果应用题中的数字太少,不足以把以上的加减乘除号和三种括号都用光,他还要重复的使用以上的数字,直到把以上的符号全用光为止。      比如上一道题二龙列的式子大概就是:      {【(12+9)×8+9】—12}÷8      怎么样,大家看到这个式子迷糊了吧?!换谁看这解法谁不迷糊?!      告诉你,这绝对不是最让你迷糊的!真正让你迷糊的还在后面,他的四则混合运算。      他会很认真的运算以上令人绝倒的式子,而且运算的前部分过程绝对正确,绝的在最后!      比如上个式子运算到最后的结果是165÷8,二龙他知道,最后除出来不是整数,肯定是式子列错了。(当然了,他也没对过。)      列错了绝对不能将错就错!      而且,体现二龙才华的机会到了!      不就是165÷8吗?不就是除不开吗?这时,二龙总是神来一笔……      165÷8=6      服了吗?6是整数吗?是整数是不是就有可能懵对?      但,这6和165÷8有关吗?      甭管解题的过程多莫名其妙,但是人家二龙解题时卷面工工整整,一丝不苟……      当他的数学老师第一次看着二龙用这隽永清秀的笔迹解答出这样的题目时,据说连拍了自己的额头七、八下。他肯定是想知道,究竟是自己有问题,还是二龙有问题。      后来,这数学老师折服了。      每当二龙解答应用题时,据说该数学老师连看都不看,估计也是怕自己看多了弄成和二龙一样,直接大笔一挥,给1分(卷面分,据说二龙那卷面叫一个整洁啊!)。      通过此事,二狗认为,二龙的确是个用心办事儿的人,连自己根本不会解的应用题都能做到那个地步……      当然了,他办事儿的能力是值得怀疑的。      至少,让他去搞拆迁应该是值得怀疑的……

第六节、王者?草根?(上)

2008-12-27,Satur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36,145 views
第四部 黑社会【上,出去有事儿,晚上回来继续写】      六、王者?草根?       二狗曾经说过,无论在任何国度、任何社会、任何年代,黑社会成员都是由一群草根组成,由一群无奈的人组成,他们是在用最原始的手段来获得生存下去的机会。       但是,领头的大哥例外。       为什么我市的这些社会大哥会在2000年前后多数都进入了主流社会?这不是因为这些社会大哥变聪明了,而是社会观念的变迁决定的。      原因很简单:他们有钱了。      在80年代,古典流氓时代,人们的生活水平都差不多,收入也差不多,国人普遍不大在乎是有钱还是没钱。   在90年代初,拜金流氓时代,这些混子的嗅觉显然比普通市民灵敏,他们意识到了钱的重要性。虽然普通市民也多少意识到了钱的重要性,但是还有点遮遮掩掩,普遍不大好意思说自己有多爱钱。   在90年代中后期,饱经苦难的我市普通市民开始不再掩饰自己对钱的热情,开始了疯狂追求。   从2000年到现在,是否有钱已经成了划分我市市民阶层的唯一衡量标准,谁有钱谁就一定有地位,一定能进入主流社会。      虽然二狗认为如今我市市民以是否有钱来简单的划分阶层同样不可取,但,没办法,这是社会进步所必须经历的发展阶段。       话说回来:当大哥进入主流社会后,就肯定会和手下的兄弟不太一样了,除了手下的有数几个核心的小弟日子也能过得不错,其它的外围的小弟依然是吃了上顿不知道下顿该吃啥。就好像是甭管朝鲜多穷多苦,但是人家金二的日子可是纸醉金迷。       即使是这样,仍然有无数人对加入黑社会团伙趋之若鹜。因为,好像每个东北男人心中都藏着一个黑道的情节。       比如二龙。       二龙是第四部中的重要人物,因为他不但代表着我市那些一心想要加入黑社会的小青年,而且,他还是日后一系列血战的导火索。他比第二部中的富贵、第三部的大志和九宝莲灯还重要。       认识二龙那年,二狗八岁,二龙九岁,堪称两小无猜。在认识二龙的当天,二狗就认定:这小子长大肯定要干出一些大事儿,因为他身上具备常人所不具备的特质。日后二龙的发展轨迹果然印证了二狗当年的判断。       二狗依然记得认识二龙那天是个冬天,礼拜六的下午,那时候礼拜六下午小学生都放假,但是大人都上班。那天是阴天,看样子好像是要下雪。二狗和二龙邂逅的地点一点都不浪漫,是在二狗爸爸单位锅炉房后面的煤堆上,二狗当时正在自己一个人玩儿一种十分枯燥的游戏,就是从两层楼高的锅炉房上跳在煤堆上,然后再转身爬上二楼的锅炉房,再跳到煤堆上。       可以想象,当时二狗是个什么样子。       正在二狗热火朝天的玩跳煤堆的游戏的时候,二龙出现了。       “好玩吗?”二龙问二狗。      映入二狗眼帘的,是一个流着鼻涕、光穿着一条80年代东北孩子流行的那种棉裤的瘦小枯干的小男孩儿。      二狗和他简单的对比了一下个人卫生情况,发现他好像比已经连续的跳了20几次煤堆的二狗个人卫生还要差。      “好玩儿,我已经玩儿了一下午了。”   “恩,我也玩儿。”二龙跟着二狗爬上了锅炉房。      二狗和二龙又连续的跳了二十几次煤堆,在跳煤堆的过程中初步建立了友谊。而且,在跳完煤堆后,二狗和二龙的个人卫生情况终于差不多了——反正都是已经差得不能再差了,就算是二狗爸爸看到二狗也认不出来眼前这黑孩子这是二狗。      二狗跳的累了,坐下来休息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大大”泡泡糖,剥开一块,嚼了,吹了个泡泡。那时候,我市刚刚有“大大”泡泡糖出售,很多孩子还没见过。      “你吃的这是什么?”二龙惊奇的看着二狗吹出来的泡泡。   “泡泡糖!”   “什么?!”   “泡泡糖!”   “什么是泡泡糖?”   “就是吹泡泡的!笨!”二狗生平最恨智商不达标的人,都说了是泡泡糖又看见了二狗吹泡泡,居然还在问什么是泡泡糖,这不是弱智是什么?      “能给我一块吃吗?”二龙看见二狗兜里有一盒,开始跟二狗厚着脸皮要了。   “恩……这个……”二狗有点舍不得。   “给我一块吧!”二龙锲而不舍。   “跟你说啊,这东西一般人吃不了,我妈单位有个同事的孩子,前些日子就是吃了这泡泡糖以后出去跑,结果一下摔倒了,把这泡泡糖咽下去了,然后就死了!”二狗不是吓唬他,二狗说的事儿是真事儿,但是不是二狗爸爸的同事的孩子,是二狗一个同学的爸爸的同事的孩子,估计是那孩子跑着跑着被泡泡糖糊住了呼吸道,然后无法呼吸死了。      “真的吗?我不信!”二龙提出了质疑。   “真的!”二狗在八岁时对把泡泡糖吞下就必须得死这一事实坚信不疑。   “不信!”二龙依然质疑。   “你不信,你敢咽下去吗?!”二狗蔑视的看着二龙,打死二狗,二狗也不相信二龙敢吃这要人命的泡泡糖。      “你给我,我就敢咽!”二龙瞪着二狗说。      二狗从小最怕别人激,一怒之下递给了二龙一块大大泡泡糖。“给你,你吃!你咽!”      二龙接过泡泡糖,三下五除二剥开糖纸,拿出大大泡泡糖二话不说塞进了嘴里。      三嚼两嚼后,眼睛一瞪,喉咙一咕噜……      他真咽下去了……      二狗吓死了:完了,他要死了,二狗成杀人犯了。      “感觉咋样?”二狗颤抖着问。   “……没事儿……”二龙闭着眼睛开始等死。   “真的没事儿?”   “……好像是没事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半个小时过去了……二龙还没死,但聚在二龙和二狗身边的小孩子却越来越多了。      “他吞下了泡泡糖!”每当身边走过一个小孩子,二狗都大声宣布一下这件事儿。      大概所有的小孩子都听说过前段时间咽下泡泡糖死了个小孩的事儿,纷纷驻足观看,等待二龙气绝身亡。      一个小时过去了,等待死亡的二龙还没死。这时的二龙自己也认为:自己好像真死不了…………      “我说死不了吧,你不信,好了,我回家了!”二龙自己不再颤抖,准备回家了。   “你现在不死,你明天未必不死!”二狗还不认输。   “反正我该回家了。”二龙不理会二狗,径直回家了。      二龙在前面走,二狗和一群小男孩在后面跟着,等着他走着走着随时暴毙,横尸街头。      一直跟他到了家门口,二龙还活着。      而且,二狗惊奇的发现,自己也到家了……      原来,二龙的爸爸刚刚调动工作到了二狗爸爸的单位,他家也刚刚搬到了二狗家隔壁!      二狗和二龙成邻居了!      第二天,二狗在自己家门口又看到了二龙。      “你真没死……”二狗好像挺失望似的。   “恩!”   “你是不是知道咽下泡泡糖死不了?”二狗问。从昨天过后,二狗心中一直有此疑问。      二龙的答复绝对语出惊人,当场把二狗雷得呆若木鸡:“我当然不知道,我也觉得咽下去可能会死,但是,我就想想尝尝泡泡糖的滋味!”      我操!为了尝块泡泡糖,连死都不怕!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长大了要干些什么事!      当时,二狗就有此感叹。   

《答谢书》

2008-12-26,Friday | 分类:狗友系列活动 | 21,989 views
  《答谢书》      大家好,感谢大家的热情支持。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一年了,写帖子那会我才26,今年27了,再过些日子就28了(仿《皇后大道东》体)。28岁再以上,国家已经认定不再是青年了,不是青年,那我也人到中年了。      过去的一年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特别的多,让我心烦的事儿基本是天天有,工作中、生活中,我天生就是个劳碌的命。但是每次上天涯,心情都很好。换句话说,我可能真的只能从这虚无缥缈的网上找到自己的快乐。      我真不知道这个帖子还要写多久。大家总希望故事有个结尾,但我想说:江湖的事儿怎么会有尽头呢,江湖的故事每天都在继续,究竟会写到哪里,我也不知道。      或许这《黑道风云二十年》会写个十部八部的,但我只会在天涯上写完我承诺大家的四部,其它的,肯定不会在天涯上写了,在这写,心理压力真不小。假如我把第四部写完后,继续又开了一个《匪号镇东洋》,开了个头我就出差或者生病了,很多同学,又该骂了。说实话,在过去27年中,我挨的骂加在一起也没在天涯上这一年多。我是个自尊心挺强的人,有点受不了这个。承诺大家不太监,把第四部写完,然后,我再也不踏入这帖子的浑水了。自己什么时候想写就什么时候写,不想写就不写,不用担心被骂,多惬意。      前天,在上海时代广场,我又看到了那颗硕大的紫色的圣诞树。      时光,就是这么轮回着。      今天,我再去开个帖子。12月26号,很吉利的日子。:)      请俺博客的管理员把这帖子转到我的blog上去,谢谢。(虽然我天天上博客看大家的评价,但我是没有在那里发帖子的权限。)

二狗生活片段之纠结

2008-12-26,Friday | 分类:狗友系列活动 | 31,866 views
     2008年5月,我出差去青岛,在走出酒店要上飞机之际济南的七木缘十几个狗友电话我,说让我乘动车,先去济南喝一顿,然后再去青岛。。      然后。。正好能空出时间。。。。我就去了。。。      席间,有一美女,不爱说话但爱笑,叫晨雨。      “你好。”此美女主动向二狗问好。   “……啊,好!”   “喝一杯吧。”   “……啊,好。”二狗干了,并纳闷,一个这样的女孩子怎么对黑社会感兴趣。   “谢谢二狗哥。”   “你怎么会看黑社会小说?”二狗实在按捺不住,问了一句。   “哦。。。这个。。”此美女欲言又止。   “怎么?说。”   “我家养了只狗,我想了解养狗的方法,然后我在QQ上搜索山东养狗的群,然后。。我搜到了山东狗迷群。。再然后,我就加进来了。”      二狗很纠结。。。。。。。。      “啊……那……”   “我进来以后,看到群公告说今天聚会,我想了解下养狗的知识。。我就来了。。。”   “啊…………那……咱再喝一杯吧,我……有同学现在是兽医。”   “谢谢!”      二狗的喉结上下剧烈的抽搐。。。。      

第四部 黑社会 第五节、猛虎犹豫,不若蜜蜂一蛰?【狗友们圣诞快乐】

2008-12-25,Thur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标签: | 49,595 views
 椅子空了,张岳,已经成了过去时。       成为过去时的不仅仅是张岳,还有曾经的“西霸天”李老棍子,曾经号称单挑挑遍我市无敌手的赵山河,长着一双无知的眼睛的曾经的企业家三虎子,手持精神病症的勾疯子……       80年代末被我市市民编为顺口溜的五大混子,仅十年的时间,如今仅硕果仅存赵红兵和二虎两人。       二狗觉得,在第四部的开篇,十分有必要介绍一下我市21世纪的江湖格局。二狗每天的工作就是写研究报告,在研究报告里,每篇的开头必须有综述,必须写。天涯没有PPT功能,否则二狗做出来会更加直观。       在2000年前后,我市约有混子团伙30-40帮,这个数字与90年代中后期相比不是多了,而是少了,有的混子实在混不下去上岸了,有的团伙被端掉了,剩下这30-40帮,多数都是能混上口饭吃的。       在这30-40帮中,被普通市民所熟知的约有7、8个团伙,这7、8个团伙间实力差距又委实不小。但如果说这领先的7、8个团伙出现了大的矛盾,火拼一把的话,那么鹿死谁手还真的不一定。即使是赵红兵、大虎,也没有绝对把握能打散其它的团伙。毕竟人家能混到这个地步,肯定具备一定的实力,如果破釜沉舟一战,一人一条命,谁又怕谁呢?       进入21世纪,我市混子团伙间的相互恶斗明显减少了,大家都互相给面子,都一齐奔着钱努力。混了这么多年,知名度终于转换成了金钱,谁都挺珍惜。       即使是这些社会大哥们和人家起了冲突,多数自己也不会出面,甚至自己最嫡系的小弟都不会出面,只是派几个人带着20-30个乡下人,或谈或打。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我市的这些有名的社会大哥,在21世纪初已经进入了主流社会,他们交往的,动辄就是某局局长、某集团的老总。这些已成名的社会大哥别说动手打架,他们现在连脏话都不说,连酒不多喝。身边要是安排个女秘书,非得被人当成儒商不可。当然了,也有个别不争气的,比如东波,名气虽然直逼赵红兵、大虎二虎、老古等人,但是还是一如既往的下三滥。二狗那几年还能看见他大夏天的坐在马路牙子上穿个大花裤衩子,左手拿着瓶可乐,右手夹着烟。怎么说东波也是个身家几百万的成名人物,但他就是这么不争气,永远给人以小地癞子的感觉。      现在,二狗再介绍一下各主要团伙的实力和经营范围。      首先,还是介绍赵红兵的这个团伙。赵红兵这个团伙最大的特点就是这不是只有1、2个社会大哥的团伙,这是个航空母舰战斗群似的团伙。张岳没了,这个团伙的实力至少下降了一半,但是,其实力依然令其它团伙难望其项背。赵红兵、李四、李武、费四这四个人都堪称社会大哥,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实力拉出去都能自立门户。在社会上的看来,这四个人中,如果仅论武力,已经逐渐洗白的赵红兵实力绝对不是最强的,实力最强的应该属李四和李武。      从广州回来的李四在21世纪初在我市的知名度达到了顶峰,当时社会上的人连玩笑都不敢跟李四开。因为,谁都不知道哪句话会得罪了李四。得罪了李四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早上一出门,眼前冒出俩乡下人,朝自己头上一闷棍,胳膊上再来一斧子,自己在医院躺上2、3个月,还不敢找李四说理去,连人都找不到,冤不冤。但说句公道话,李四从广东回来以后老实了不少,毕竟他的身份还是通缉犯,背后下黑手之类的事儿李四少干了许多。      李武的实力也相当不弱,不但继承了张岳的一些事业而且还有所发展。他手下亡命徒也相当不少,而且最重要的是,当时在赵红兵的这个团伙中,李武是最爱参与社会上纷争的人。此时的赵红兵、李四早已不大理会社会上的事儿,一心赚钱。但李武不同,经常派手下的小弟甚至自己出面去恶战或者调停恶战。时间久了,李武的实力更强,知名度也更高。      赵红兵毫无疑问,是一只猛虎,当年和李老棍子、二虎、赵山河等人血战以及南山之战都足以证明他绝对是一只猛虎。但是,如今,这只猛虎,犹豫了,也有些老了。毕竟,赵红兵如今的房产开发事业正在蒸蒸日上,赵红兵以现在的社会地位还能去和人家火拼吗?正所谓:“猛虎犹豫,不若蜜蜂一蛰”,此时的赵红兵的战斗力真的不如一个小的混子团伙吗?二狗也曾如此怀疑过。但,一年以后,一切谜底揭晓。赵红兵能成为这个团伙的大哥、能成为我市的一哥绝对不是偶然。赵红兵实际的实力远不是众人所能看到的那点,他手中有别人看不见的底牌,而且,底牌还远不只一张。他的智商与心机,实在非其它人所能及。      再谈谈费四,费四如果不是和赵红兵曾经在一个集团军当兵后来又混在一起成为好兄弟,那么他可能也能混的不错,但是应该没有现在的知名度。他的赌场生意越滚越大,钱不少,手下的兄弟也不缺,但他一直生活在赵红兵、李四、张岳等人的光环之下。换句话说:费四够有胆,也不缺实力,但是,混社会的本事差了点。      二狗做咨询时常用一种心理学的技术叫“投影技术”,这种技术常用于品牌形象研究及定位等。其中常用的一种应用方法就是问:“假如把他比作某某事物,你会想到什么?”      现在二狗提出问题:假如把赵红兵团伙比作成一种动物,你会首先想到什么?      二狗自问自答:赵红兵团伙应该是一群狮子,头上戴着金灿灿的皇冠的那群狮子。      南山之战,已经奠定了赵红兵等人狮子王的地位,这无需置疑。      好了,赵红兵的团伙介绍完了,现在下面再介绍一下大虎、二虎的团伙。      大虎、二虎团伙的实力绝对没随着三虎子横尸街头而有丝毫的减弱,相反,由于大虎的苦心经营,大虎团伙在21世纪初的实力直逼赵红兵团伙。大虎与三虎子的残暴、二虎的莽撞截然不同,此人极富心机,不但擅长对社会上的人又打又拉,还擅长和政府官员、集团老总搞关系,在2000年前后,他垄断了我市最大的四家企业中三家的物流,有钱,有实力。      虽然二虎、三虎子和赵红兵、李四等人断断续续的火拼了十来年,显然都不是赵红兵等人的对手。但,大虎绝对是赵红兵等人的对手。      在大志落网之后,大虎和二虎都知道了自己的亲弟弟是被张岳干掉的,而且事情的缘由又是赵红兵团伙中费四的赌场,所以,大虎、二虎对赵红兵等人恨得牙痒痒。      仇,肯定是要报的,只是在等待机会,只是时间的问题。      现在二狗再出一个问题:如果把大虎、二虎比做一种动物,你会首先想到什么?      二狗再自问自答:狼,恶狼,眼睛冒着绿光咬着冰冷的牙等待复仇机会的恶狼。      现在再介绍另一个有实力的江湖大哥:老古。      说实话,老古是怕极了赵红兵、李四这帮人,一提这几个名字他就打怵,见面都绕着走。赵红兵他们这帮上过战场、都亲自动手杀过越南鬼子的人是出了名的爱动枪,而且,他们是出了名的敢在任何场合动枪的人。医院里、对方家门口、荒郊野外的南山上、闹市街头,他们是说开枪就开枪。别人拿枪是吓唬人的,赵红兵他们拿枪可是真敢开。      当年老古手里攥着把锯了管子的双管猎被空着手的张岳指着鼻子骂都不敢开,但人家张岳手下的小弟马三就敢带人拿着把“口径”满大街的追着他打。他老古能不怕?肯定心有余悸。      怕归怕,但人家老古还是很有名的。      为什么啊?因为老古曾经跟张岳这个传奇火拼过。而且,他手下的小弟还真开枪打伤了张岳。尽管后来老古一败涂地,但是张岳是传奇人物,他曾经敢和传奇人物拼了一把而且活了下来,想不出名都难。      老古一直搞拆迁,后来也进入了房产开发领域,钱是不缺的,和政府关系也是不错的,所以说,老古也该归纳为实力超群一族。      二狗再提出问题:如果把老古比作一种动物,你会首先想到什么?   二狗再自问自答:批着狼皮的一只小绵羊。最起码对于赵红兵等人来说,老古就是一只小绵羊。      赵红兵团伙、大虎团伙、老古团伙这三个团伙是二狗眼中我市在21世纪初顶尖的三个团伙,这三个团伙有如下四个共同特点:1,成名多年。2,和政府关系不错。3,有经济实力、有实体。4,手下有着一大群不要命的小兄弟。      至于其它的团伙,二狗认为多数都有或这样、或那样的缺点,难以与以上三个团伙相比肩。尽管,他们中可能有在社会上的知名度可能不比以上三个团伙差。      比如东波,知名度也很高。      21世纪初,东波的绰号叫“呼呼噜噜”,为什么叫“呼呼噜噜”呢?因为东波用了新型毒品:冰。东波无论走到哪儿,只要坐定,穿着20块钱大花裤衩子的他就从自己的LV包里掏出个小玻璃壶,然后再掏出个特制的打火机,嘴里叼着个塑料管,烤着,开始溜冰。      溜冰时一吸就是“呼呼噜噜”的水泡声,他总是不说话先呼呼噜噜溜几口冰。所以,他的绰号就变成了“呼呼噜噜”。      后来他的外号又加长了,叫“呼呼噜噜,哎呀我操”,这也是我市历史上绰号最长的江湖人物。      原因是他呼噜完几口以后总是用力的一闭眼、一甩头,嘴里自言自语一句:“哎呀我操”      虽然他的钱也不少赚,但是他这人层次忒低,就这样了。      怎么说他也是个社会大哥,但他还是经常呼噜几口兴奋后和一些小地痞动手打一两架,虽然基本总是以他胜利告终,但是也够丢人的了。他这岁数的社会大哥,能和那些在街头玩儿的小混子打架的,也就是他了。      如果二狗再问:如果把愤青东波比作一种动物的话,那么首先你会想到什么?   大家都会是同一个答案:疯狗。      对,东波就是个疯狗。      有疯的,自然就有风雅的,比如忧郁的萨克斯——黄老破鞋。      此时的黄老破鞋是当年李老棍子率领的城西混子中硕果仅存的一位,21世纪初的他顶多算是半个社会人,平时不大参与社会上的纷争,但在江湖中人眼中,他也得算是个前辈了。他开着我市最大的桑拿,坐迎八方客,生意红火,自己也没什么事儿。      每天黄老破鞋就是数数钱,和朋友喝喝酒,没事再上网冒充下文学青年骗骗小姑娘,日子过得很惬意。      据说,黄老破鞋不大写文章,但是总写诗,爱在网上写诗,经常去当时流行的搜狐、新浪等论坛发表。他不写新体诗,写的全是七绝、五律,比较怀旧。而且二狗还听说:他写诗有一个特点,就是特别押韵,特别有东北二人转的味道。但,就是没诗的味道。      自然,他上网写诗招来臭鸡蛋、烂番茄一大片,但他不以为然,他认为是网友们不识货。      “悲哀啊,现在的人,对咱们中国古典文化不认同了!”黄老破鞋总是在喝酒时痛心疾首。      黄老破鞋就这样,虽然他接触的全是些粗鲁的江湖中人,但是他出淤泥而不染,浊清涟而不妖,接近偏执的追求自己读书人的梦想。      如果,把黄老破鞋比作是一种动物。      那么……      二狗想说的是……      黄老破鞋,那是一只优雅的鸵鸟,在那一望无际的草原上,高贵着、执拗着、不明方向的奔跑。      ……但,不得不承认,一山更比那一山高。      据说,自从黄老破鞋看到了一首新体诗以后,他服了,封笔了。不再写诗,从此,在中国的网络上,再也见不到“我是城西黄老邪”之类的东北风味十足的黄体诗了。(不得不说这是个遗憾。)      黄老破鞋看到的这首诗的名字叫:《皇后大道东》      掌声…………      各位,请先鼓掌,后欣赏。      皇后大道东   皇后大道的东面   有三幢房子   和一片树林   三幢房子   在这片树林的前面   其中的一幢   比另两幢高   还有一幢   比另两幢矮   最后的那一幢   比一幢高   比另一幢矮   皇后大道在它的西面   树林   在它的后面      这让黄老破鞋折服的诗,怎么样?!好不好!?比黄老破鞋在第一部里写的诗牛逼多了,是吗?      二狗总能认识这些传奇人物。      幸运的是,二狗有幸的认识了这首诗的作者,而且,还成了朋友。      这首诗的作者就是:《黑道风云二十年》的书商,曾出版过《流血的仕途》、《藏地密码》的著名出版人、诗人,北京读客图书总经理吴又先生。      天涯的狗友们,给点掌声!      在此圣诞佳节之际,二狗向一直勤勉致力于本文出版的吴又先生、编辑嘉峰童鞋致以深深的敬意!这诗太牛逼,引用一下。      还有!各位狗友:圣诞快乐!(发自肺腑的。)

第四部 黑社会 第四节、年轮

2008-12-21,Su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标签: | 49,191 views
日期:2008-12-21 14:41:43  赵红兵、沈公子等人开着车齐齐的去了李四的海鲜酒店。高欢和李洋没去,这是男人的聚会,这是一群雄性激素燃烧过剩的男人间的聚会,女人和孩子去,有点不合时宜。      曾经有人评价李四开的海鲜酒店为我市的黑社会分子聚集地,二狗觉得这话一点错都没有。先别说经常来这里吃饭的其它社会大哥。光赵红兵、李四、李武、费四他们几个和他们的小兄弟,就是常年把这里当成自己家的餐厅。      尽管这样,李四的海鲜酒店生意还是一样的火。因为黑社会和普通小混混不同,黑社会一般情况下基本不会对和自己无冤无仇的圈子外的人动手,来这里吃饭,安全的很。而且,酒店的老板是李四,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李四的酒店闹事儿?      赵红兵等人奔赴饭店的车队里,有沃尔沃、有凌志、还有刘海柱那醒目的奔驰……      十三年前,他们这群人,他们这哥儿几个,在干什么?还在骑着自行车,你十块我二十块的凑钱去喝一顿酒,动辄最后结账时还差几十块钱需要挂账。他们还在自己拿着刷子给旅馆刮大白。      现在,大大的不同了。当然,这得益于他们的“奋斗”,但,更得益于社会的发展。正是社会的发展和进步,给了赵红兵、沈公子这样有能力的人发财的机会。即使是赵红兵、沈公子这样的人不去混社会,二狗相信生活得也一定不会比现在差多少。      2001年初的中国,是什么样的?是个手机普及、电脑普及,信息已经高度发达的中国。是个女孩子的裙子已经开始短得不能再短了的中国。是个只要努力拼命,就肯定能有口饭吃的地方。是个几乎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都在盖楼修路的大工地。      四个字:生机勃勃。      此时的东北,经历了改革的阵痛后,形势已经略有好转。成千上万的下岗工人多数都找到了自己的出路——即使所谓的出路也就是在自己家门口开个小商店、小饭店,但温饱总是能保证了。当然也有些具有技术的工程师、技术员,南下去了苏州、无锡、宁波,在那里的工厂里找到了自己的新的岗位,而且,工资比在东北时起码高出了3、4倍。      李四的酒店里,很是热闹。大年初一,两层楼几乎所有的桌子都满了。东北的农历新年,总是这么喧嚣。      又过了一年,赵红兵显得更老了,鬓角上的白发的数量已经超过了黑发的数量,额头上已经有了深深的皱纹,虽然只有38、9岁,但是看起来足足有50岁,只是在那眉宇之间,依然荡着英姿勃勃之气。      “今天,我们欢聚一堂……”赵红兵起身端起酒杯,例行公事开始祝酒词了。   “能不能换点新词啊?”小纪起哄了。   “在座的各位都是好同事、好兄弟,在过去的一年里为公司都出了不少力……”赵红兵不理会起哄的小纪,继续不紧不慢的说。   “操,怎么净说这些客套话。”小纪继续起哄。   “大家都叫我一声大哥,我这大哥当的惭愧的很,在过去的一年里没让各位赚太多的钱……”   “红兵大哥你这是说什么呢?我们有今天全靠你啊!”赵红兵公司的那些同事兼小弟开始说话了。   “不过没关系,毕竟大家还年轻,只要继续这样干,相信一年更比一年好!今年一定财源滚滚!”      大家开始鼓掌。      赵红兵把正经话说完了,开始挪榆坐在他身边的刘海柱了:“你们看这位,柱子哥,大家都认识吧。过了年,他已经虚岁65了(其实刘海柱也就47、8岁),你看看人家这身体,人家这精气神。他50岁那年还在十四中门口修自行车,你们谁在他那修过?那时候他真是穷啊,听说耗子进了他家转悠一圈,出来以后,哭了。他家忒穷,忒穷。耗子都找不到吃的。你现在再看看人家柱子哥,看见外面那黑色奔驰了没。咱们得向柱子哥学习。”      刘海柱没想到赵红兵忽然开始拿他开涮了。“操”!,刘海柱拿起筷子重重的捅了一下赵红兵的腰。      “咱今天为了新的一年,也为了庆祝柱子哥65岁大寿!来,干一杯!”赵红兵端起酒,一口干了。      包间里的30、40人,全部端起酒,在一片欢声笑语中把酒干了。      今天的这群人,可以真真正正称之为黑社会了。1,他们有经营实体,比如赵红兵的房产开发公司、比如李四的海鲜酒店和浴场、比如李武旗下各个形形色色的小公司。2,他们和政府官员及司法人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3,他们都有着心黑手辣的小弟,而且,在必要时,他们也要动用这些小弟去为他们做事。4,他们几乎各个都有案底,都有过坐牢的经历。      这群江湖中人聚在一起喝酒,自然不像知识分子或者公务员一样有礼有节的细嚼慢饮、举止斯文,而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大声说话。      半小时过后,大家的酒就都开始起作用了。      沈公子忽然想起了中午打麻将时孙大伟说的小纪去嫖娼时特温柔,开始问小纪了。      “小纪,听大伟说前天你和他去黄老破鞋那了?”   “恩那,大伟喝多了,非拽我去,我不去他就跟我急,我没办法,只能跟着他去了。”   “你现在也去那种地方了?”   “我说了,大伟非拉我去!我不去不行!”   “你去就去呗,还嫖干嘛?”   “我没嫖!”   “大伟说那小姐说你特温柔……”   “操,谁说的!我进去什么都没干,和她聊了几句我就出去了!”   “扯淡!”   “真的,我是什么人,我能去那种地方吗?我老婆知道还不得削死我!”   “那你跟她说什么了,你说来听听。”沈公子总是那么八卦。   “我进去以后,只说了几句话,就把那小姐吓坏了,不敢接我这活儿了。”   “你怎么说的?”   “她问我:大哥,你真是从山上刚下来的?我说:恩!”   “然后呢?”沈公子对这话题特感兴趣。   “她又问我:山上的日子苦吗?我说:挺苦。”   “再然后呢?”   “她又问我:你是犯了什么罪进去的?”   “你怎么说?”   “我平平淡淡的说……”   “说什么?”   “奸淫幼女……”      沈公子一口酒喷了出来:“有才,你真有才!”      一桌人哄笑。他们这些人在一起,什么埋汰聊什么。      这时候,赵红兵掏出了手机开始接电话。二狗清楚的记得,赵红兵当时的手机是三星800,折叠的那种。但是赵红兵的那三星800的折叠处好像有了什么问题,不能自动合拢了。但是人家赵红兵有办法而且能将就。他拿了根皮筋绑在了手机上,每次接电话或者打电话之前要先把那皮筋解下来,然后才能接打电话,他是真不嫌麻烦。据说到春节时,他这手机已经坏了快一个月了,但是他宁可这么将就着,也懒的去买一个新手机,更懒的去修这手机。就这么一直将就着。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做大事儿的人,通常细节都不这么样。细节做的很出色的人,通常很难做大事儿。      不大一会儿,赵红兵把电话打完了。      “红兵,你把你手机借我用用!”沈公子说。沈公子看这破手机火大得不得了。   “我这手机不好用,只有我能用。”赵红兵说。   “扯淡,你会用我肯定会用!”   “你肯定用不了,你一用就坏了,你的手机呢?用我的干嘛?”赵红兵开始警惕了,他知道沈公子早就看不惯他这手机了。   “我手机没电了,让你借我就借我,你怎么这么多废话!”      赵红兵挺不情愿的把手机递到了沈公子手里,交给沈公子以后,赵红兵还盯着那手机,他太了解沈公子了,沈公子是那种真敢把他这手机在地上摔地上摔碎了逼他换新手机的人。      “你看我干嘛?你看的我发毛。”沈公子看到赵红兵盯着这手机,知道赵红兵怎么想。   “你别弄坏了!弄坏了这大过年的我去哪儿买?”   “你这手机早就坏了,还用等我弄坏?我就是给兰兰打个电话,你别那么紧张。去,去,去,你喝酒去。”沈公子边说边解下了绑在手机上的皮筋。   “啊……你轻点。”赵红兵很不放心的又看了那手机一眼。      沈公子看赵红兵转身离去,打开了那乳白色的三星800,轻轻一掰,“啪!”,彻底断了。      一桌人都在坏笑,没一个人说话。      沈公子又小心翼翼的用皮筋把那已经断成两半的手机绑在了一起。      “我电话呢?”赵红兵喝了两口酒,不放心他那手机,又走了回来。   “这呢!”沈公子把那手机又送回到了赵红兵手里      赵红兵人生中有一半的时间是和沈公子一起度过,他一看沈公子那眼神就觉得不对。      赵红兵慢慢的解开了皮筋,轻轻的打开了那三星800手机……      赵红兵左手一半、右手一半。      众人哄笑。      赵红兵说不出话来,用那坏了的手机盖指着沈公子。半天,还是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说也是个老板,也是个大哥,手机破成这样还不换,我们都跟你丢不起那人,我们刚才商量了,你不是不买吗?我们每人掏200块钱,帮你买一个还不成吗?”沈公子倒是先说话了。      赵红兵还是说不出话,绝望的看着沈公子。他明明知道沈公子要弄碎他的手机逼他换新的,但是他还是把手机给了沈公子。他心存侥幸沈公子能放他一马,结果沈公子还真的就这么干了。      “哈哈,是啊,那手机也忒破了,真该换了!”大家都说。   “今天是大年初一,起码过了初五才有手机卖,你们让我去哪儿卖去!这几天,我用什么?”赵红兵有点急。   “别人找不到你,肯定给我打电话,我不是有手机吗?咱们俩成天在一起,找到我就找到你了。”沈公子笑吟吟。   “你……”赵红兵哭笑不得。      “别吵了,别嚷嚷了,照张相,照张相,照完了继续喝!”孙大伟喊。      大家摆出了八把椅子,开始照相了。      八把椅子上,坐了七个人。有一把空着,那椅子是张岳的。      谁也想不到,下一个春节,这八把椅子上,只剩下五个人了。      赵红兵和往常一样坐在最中间,身边坐着的是费四等人。在他们身后,是他们这个团伙中的最核心的兄弟。比如刚刚跑路回来的王宇,已经在赵红兵公司任职的丁晓虎等人……      这张照片上,和以往相比,已经少了太多的人,没了那个文质彬彬一身书生气的张岳,没了那个戴着高度近视镜的范进,没了袖子长长的富贵,没了男不男女不女的马三,没了满脸胡渣子的蒋门神……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没了谁,春节都一样热闹。或许那些在照片上已经消失了的人,每个人在这一天都会想起,但,没有一个人会说出来。      喝醉酒趴在桌子上哭的孙大伟或许就是在想念在照片上消失了的某个人。但是,没有人会问他究竟为什么哭,在哭什么。
Pages: 1 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