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存档:11, 2008

2狗公告:关于QQ被盗

2008-11-25,Tuesday | 分类:狗友系列活动 | 29,635 views
作者: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1-25 0:54:40      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各位同学,由于前段时间工作太忙足足有两个月没怎么上QQ,刚才上了一下发现自己的QQ居然已经丢失!!!!如果QQ群里有QQ号码为415*20*02,网名为孔二狗的QQ和您说话,请千万不要相信,本人的一个朋友的QQ被盗后,盗窃者骗了很多我朋友的朋友的钱。      本人唯一的QQ已丢失,请各QQ群的群主转发,谢谢!!!!!   作者: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1-25 14:39:34      QQ找到,原因是我多日不上自己把密码忘了!!!不好意思啊。。。我这人干啥都没谱。。。。。。。。      还有啊,谁有市面上贩卖的我的盗版书啊。。。。能代我买一本吗???有的话站内短信我。。。我把我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告诉你。。。。。我十分想看看我这个帖子变成铅字是什么样的。。。管它是盗版还是正版。。。。我问我家楼下书摊的小贩,,,,此人说进过20本都卖光了。。。暂时断货。。。谁能买到啊???代我买一本,我从银行转账付款给你。。。。谢谢谢谢了。。。。。麻烦博客的管理员在我博客上帮忙发一下。。。谢谢谢谢了。。。

第四部分 黑社会 第二节、 春夏秋冬【上,有事儿,先写一半,以后补上】

2008-11-22,Satur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46,614 views
二、 春夏秋冬【上,有事儿,先写一半,以后补上】      春夏秋冬、梅兰竹菊……这节的标题并不是因为二狗爱打麻将,其实二狗最不爱打麻将,一是因为没时间打,二是因为实在打不来上海麻将。因为打了多年东北“穷胡”的二狗忽然转型来上海转攻“敲麻”有点费事,不但水平差而且打麻将时心不在焉,抓多了两朵花就总是很糊涂的当了相公,不但当过16张的超级大相公,还当过10张的超级小相公,还曾经干过当了12张的小相公后自己不知道,门清,然后牌里有三对子,二狗居然敲了,听牌了,对倒!拿三个对子对倒!把所有牌友都弄迷糊了,后来在牌友中间有了绰号“孔三对倒”,久而久之,没人跟二狗打麻将了。因为:赢二狗的钱实在是有点胜之不武。其实以二狗的智商,本不应犯这样的超级低级错误,但是,二狗在打麻将时总是心不在焉的想别的事儿,思考一些人生的真谛、为人处事儿的道理什么的,所以才会总犯错。      为什么二狗一打麻将看到春夏秋冬就溜号变成相公呢?那是因为二狗看到春夏秋冬时总会想起七年前赵红兵的一段话。      对,第四部就从“邮电局”上网被网友鄙夷的那个春节开始。      东北几乎每个春节都是冰天雪地的,和去年遭遇雪灾的上海春节一样。      大年初一清晨,5:00,被清洁工清扫过的黑漆漆的马路旁边白雪皑皑,天是灰蒙蒙的,还没亮,马路旁边还有昨天大年三十夜里放过的鞭炮留下的红色纸屑。耳边,还能听到来自这个城市各个角落的零星鞭炮声,马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大年初一凌晨5:00,谁出来逛街啊?      有人在逛街!      一个个子高高且挺拔的男人沿马路右侧疾步快行,嘴里不断的呼出白色的热气。看其快步走的步伐似乎是有急事儿,但看他的表情又似乎是没什么大事儿。这个男人的鬓角上已经有了白发,脸上也出现了男人特有的坚毅的竖条的褶子,但是从他的一双眼睛中,还可以看到无尽的活力。对,他还年轻。      东北人冬天必穿羽绒服,但这个男人却穿了一件虽然很旧但却洗得干干净净的黄色军棉袄。      这个男人快步走时,左手插在右臂的袖管里,右手插在左臂的袖管里。这个姿势,被国人称为东北农民的标志性动作。但这个男人却不是农民。他不但不是农民,而且还是这个城市最有名的社会大哥。他的这个姿势,应该是从他的农民爷爷那里学来的。当然,也有可能,他是为了遮挡他那已经几乎完全残疾了的右手。      在这个男人身后的五米,是一辆和他步速完全一致的缓缓行驶的一部黑色沃尔沃轿车。      是个人就看得出,后面的那辆黑色沃尔沃,是这个身穿黄色旧军棉袄的男人的跟班儿。      对,这个男人就是赵红兵。 几年了,每天早上4:30,赵红兵一定起床,锻炼身体,风雨无阻。他锻炼身体的方式也很奇特:快步走。赵红兵不跑步,只快步走。当然,赵红兵快步走的步速完全抵得上常人的慢跑,但赵红兵却一步都不跑。      每天,赵红兵都会从在市中心的家中出发,先走到西沙坨子,然后走到市六百货,再走到火车站附近,然后回家,总是如此。赵红兵每天步行超过10公里,简直每天都要绕半个城市。      同样是大年初一凌晨5:00,二狗的表弟和二狗喝了一夜酒,俩人骑着摩托车风驰电掣在这空旷无人的马路上。迎面,二狗看到了赵红兵。      二狗让表弟停车。      “二叔,又起床锻炼身体了!我还没睡呢,和我表弟喝了一夜酒。”二狗在凌晨时已经给赵红兵电话拜年了,所以就没再问好。   “恩,今天都快锻炼完了!”赵红兵说着话,脚下的步伐却一步没停。   “真TMD冷!”二狗的手指头都快冻僵了,东北春节的清晨,起码零下25度。   “冷吧?!怕冷你毕业以后去南方,那地方暖和。”   “暖和?去海南岛工作或许暖和吧。”二狗说。   “呵呵,沈公子不是在三亚买了两套别墅嘛,他说他老了以后就去那养老。”   “他买了你为什么不买?”   “他说那两套里有一套是我的,但是我从来就没去看过。”   “为什么不去看看自己在三亚的房子?”   “我还是喜欢咱这的一亩三分地,故土难离。沈公子漂泊惯了,或许他喜欢那样的生活。”   “可咱这太TMD冷了。”二狗的耳朵都快冻掉了。   “冷,不好吗?”赵红兵问二狗。   “冷有什么好?”      “来,我给你讲个道理!”赵红兵笑着停下了脚步,身后的那辆黑色沃尔沃同时也停下了。   “什么道理。”   “我喜欢生活在春夏秋冬四季分明的地方,你呢?二狗?”   “我喜欢四季如春的地方。”   “恩,这是我们人生观念的不同。”   “为什么这么说?”   “现在是隆冬,的确是冷,但是只要你想想,马上就要暖春了,你就会觉得有盼头。春天过了几个月,又到了夏天,你又觉得天太热了,但是想想马上又到凉爽的秋天了,你又会觉得有盼头。这有点像人生,春夏秋冬都经历经历,冷冷暖暖都尝试尝试。人生的挫折与成功又有谁没遇到过呢?这都是人必须经历的。假如春天的成功、冬天是失败,那么我告诉你,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总在过春天。”   “恩,对!”   “成功与挫败就像是季节有春夏秋冬一样正常,关键看你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在你失败时,只要你不气馁,以积极的心态坚信成功即将到来,那么,成功或许真的像春天必将到来一样接踵而至。在你成功时,你忘记了这世界上还有冬天、还有失败,那么真正到了冬天的时候,或许你就没了那过冬的棉衣。”   “二叔你说的有道理!”二狗由衷的说了一句。   “跌倒、爬起,再跌倒、再爬起。这才是人生嘛,不折腾折腾哪叫人生啊!咱这里,春夏秋冬四季分明,挺好。”赵红兵又开始了快步走。      二狗有点跟不上赵红兵的脚步。      赵红兵不经意的这席话,激励了无数次低谷中的二狗,也敲醒了无数次沉浸在成功喜悦中的二狗。      “今天几点到我家拜年?”赵红兵回头问了二狗一句。   “10:00”   “好!”      二狗知道,每年的大年初一早上10:00到下午3:00,赵红兵家可能是全市最热闹的。因为,赵红兵的结拜兄弟、小弟、社会上的朋友、公司里的直系下属都会去赵红兵家拜年、聚齐,然后下午三点,吃顿团圆饭,大醉一场。      黑社会成员,讲究这个。      而且,在近两三年,大年初一又有了让各位兄弟不得不去赵红兵家的新的内容:张岳的儿子,也就是赵红兵的干儿子,会在大年初一去赵红兵家中磕头、拜年。      张岳没了,但是张岳留下了儿子。张岳活着的时候对待任何一个兄弟都不薄,现在,到了大家对张岳儿子不薄的时候了。      二狗十点到赵红兵家中时,赵红兵家里一楼的客厅里起码已经坐了20几个人,人已经坐不开了,有的坐在沙发的沿上,还有的干脆坐在客厅中间的地毯上。客厅的角落,坐着四个大呼小叫打麻将的人。

第四部分 黑社会 第一节、忧郁的萨克斯

2008-11-18,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四部 | 49,749 views
第四部、黑社会      一、 忧郁的萨克斯      社会发展瞬息万变,转眼,21世纪到了,先别说社会究竟发展到了什么地步,光说通讯工具一项,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第一部中,我市的人民都在使用摇把子电话,家里能有部电话简直就是身份的象征。在第二部中,江湖中人基本都用一部传呼机,仅有沈公子等有限几个有钱人在用大哥大,而且那大哥大也是模拟机,9打头的7位数的号。在第三部中,基本不是混的太差的江湖中人,手里都有了部手机。到了第四部,以上的通讯工具都落伍了,因为,因特网出现了。      二狗有个发现:混社会人对于新鲜事务的嗅觉远比常人灵敏。因特网出现以后,我市的江湖中人也都学会了。      上网就得有个网名,否则赵红兵、东波、二虎等人要是用真名进了我市的聊天室,那将会是什么效果?说起网名,二狗想起了自己那个被众多网友所诟病的网名:孔二狗。网友们都说二狗这名字忒庸俗、忒农村。但是二狗每当听到类似的评价时,总是一笑了之。那是因为二狗对自己的名字绝对有足够自信。      俩礼拜前,二狗曾经给一个朋友出了对联,二狗的朋友号称“对穿肠”。      “咱们这回倒着对。我给你出个下联,你对个上联。”二狗出了个问题。   “你说。”   “下联:孔二狗。上联,你来对。”   “……这怎么对?!”   “争取你对个珠联碧合的……”   “……对不出,这……怎么对啊!”   “我有个绝的。”二狗微笑。”   “……………”二狗的朋友沉思良久。   “怎么,对不出?”   “恩……”   “那我来对一个?”   “恩,好!”   “下联是孔二狗,上联应该是…………”二狗卖开了关子。   “快说,快说!”   “唐……伯……虎!”二狗一字一顿的对出了上联。   “!!!!”二狗的朋友显然被二狗的才华震惊了。   “唐对孔:唐人是洋人对华人的称呼,孔孟之道又是中国的代表文化。伯对二,伯仲叔季,伯是老大的意思,老大对老二。虎是百兽之王,而狗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唐伯虎对孔二狗,工整不工整?!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二狗得意洋洋。   “……还有什么更重要的?”   “孔二狗、唐伯虎,都是不世出的才子,才华横溢,风流倜傥,浪荡不羁。一个在苏州府,一个在松江府……”二狗更加得意。      二狗一向对唐伯虎惺惺相惜,每次去苏州都要打车到唐寅墓前凭吊一番,献上一束菊花,不知唐伯虎是否在天有灵能感受到四百年后的另一位才子……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正值二狗思绪万千之时,二狗的朋友打断了二狗。      “二狗,其实……我还有更工整的。只是……刚才没好意思说。”   “你说……”   “武……大……郎”二狗的朋友同样一字一顿的说。   “啊……这!”   “你看啊,武对孔,一武一文。大对二,这没说的。狼对狗……这……貌似……”二狗的朋友不怀好意的看着二狗。      此时的二狗,正在头撞南墙。      好了,废话不说,二狗承认自己的网名很失败。有失败的就有成功的,在2000年伊始,我市的网吧有如雨后春笋般一个又一个冒出时,二狗在我市的聊天室中曾经发现一个很深邃、很高雅、很动听的名字:忧郁的萨克斯。      多年以后,二狗知道,“忧郁的萨克斯”这个网名的主人是黄老邪。      经二狗研究发现:装逼行为网络化是装逼犯这个群体在2000年后体现出的一项重要特征,有了网络这个平台,装逼犯更加可以肆无忌惮且毫无禁忌的尽情装逼了。不会利用网络进行装逼的装逼犯,已经落伍了。      2000年网络刚刚在中国开始普及时,聊天室是个特时髦的东西,人人都爱去网络聊天室凑热闹,也不知道到了2008年的今天,还是否有人去聊天室。      二狗曾经看到过黄老邪在我市的聊天室中和一个小姑娘聊天,公聊的,那个小姑娘的网名是:“情已逝”。内容大概如下:      情已逝:“你好,你是学萨克斯的吗?”   忧郁的萨克斯:“你好,我不是。”   情已逝:“那你会吹萨克斯吗?”   忧郁的萨克斯:“当然。”   情已逝:“那你现在还经常吹萨克斯吗?”   忧郁的萨克斯:“很久不吹了。”   情已逝:“为什么很久不吹了。”   忧郁的萨克斯:“因为,有一个女孩子爱听萨克斯,所以,我学会吹给她听。但是,她,现在已经不愿意听我为她吹萨克斯了……”   情已逝:“对不起,说到了你的伤心事……那你现在不吹萨克斯了?”   忧郁的萨克斯:“恩,我摔碎了我的萨克斯,再也不吹了。”   情已逝:“啊……”   忧郁的萨克斯:“恩……”   情已逝:“你真是个用情的人,那你现在的爱好是什么?”   忧郁的萨克斯:“文学。”   情已逝:“文学?”   忧郁的萨克斯:“恩,对,地下文学。”   情已逝:“可以把你写的东西给我看看吗?”   忧郁的萨克斯:“我写的东西,多数都不能发表。”   情已逝:“那你还写?”   忧郁的萨克斯:“但这并不妨碍我对地下文学的热情。”   情已逝:“你真是个有趣的人。”   忧郁的萨克斯:“呵呵。”   情已逝:“有机会一定要见见你。”   忧郁的萨克斯:“这……”   情已逝:“怎么了?”   忧郁的萨克斯:“其实,我很少和网友见面的。”   情已逝:“为什么?”   忧郁的萨克斯:“不想说。”   情已逝:“不可以考虑为我破一次例吗?”   忧郁的萨克斯:“恩……我考虑一下吧。”   情已逝:“我把我的手机号码留给你,你想见我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好吗?”   忧郁的萨克斯:“……好吧!”      装逼犯在网络上的优势尽显无疑。      如果情已逝知道“忧郁的萨克斯”就是我市最大的鸡头,现在正在他开的桑拿旁边的网吧上网和她聊天,她得哭死。      网络给了黄老邪自由飞翔、尽情展示其装逼才华的天空。      但也有在网络上比较失败的,被人鄙夷的,比如沈公子。      二狗记得在2000年春节时,沈公子看见别人上网,他自己也买了一台电脑,在家六块多钱一个小时拨号上网,经过别人介绍,沈公子也进了我市的聊天室。      沈公子不大用会电脑打字,他在注册聊天室用户名时不知道怎么注册了一个叫“邮电局”的匪夷所思的用户名。      聊天室里的人一见到这个奇怪的网名都毕竟感兴趣,纷纷跟沈公子说话。      “喂,你是在邮电局上班的吗?”      沈公子不大会打字,笨手笨脚的用右手食指戳了半天,满头是汗。      “我不是。”沈公子起码用右手戳了3分钟,才戳出这三个字来。      这时聊天室的人都觉得“邮电局”这个名字挺有趣。      “你这个名字怎么这么傻啊?”有网友开始嘲笑沈公子了。      伶牙俐齿嘴上功夫堪称一绝的沈公子有满肚子话,但是说不出,因为不大会打字。      “我不沙”沈公子又吭吭哧哧起码3分钟,又戳出了三个字,“傻”还写错了,写成了“沙”。      此时,“邮电局”已经吸引了起码几十个网友的注意。      “你弱智啊!?”   “你会不会打字啊?”   “你怎么这么笨啊!”      大家一拥而上,都开始嘲笑沈公子了。      “我不本”沈公子急的脖子都红了,又笨手笨脚的戳出了三个字。一着急,又把笨打成了本。      “你还不笨!”   “笨死了!”      沈公子绝望的望着满屏幕嘲笑他的话,不知道该回哪句好,急得小脸发绿。      忽然,沈公子镇定了,不再恼火了。沈公子就是沈公子,上过老山前线经历过枪林弹雨的人当然不怕几十个网友的口诛笔伐。      沈公子静下心来,用了20分钟的时间耐心的在聊天室里打出了一段话:“我承认我在网上不是很能说,但是,我在网下还可以,今天晚上,我在市公安局对面的海鲜酒店请大家吃海鲜,来的我都请。我的手机号码是138XXXXXXXX,我姓申,我今年36了,也算是你们老大哥了。咱们聊聊,看谁能说。不服的,晚上来吧!”      沈公子略带挑衅的在聊天室写出了这番话。一个小时内,沈公子接到了起码10个要来赴宴的电话。      沈公子怕自己一个人不行,又拉上了同样伶牙俐齿的小纪助阵。      当天,沈公子和小纪在李四的海鲜酒楼真的宴请了10几个网友。      据说,这一晚上,90%的话都是沈公子一个人说的。      据说,这一晚上,一大桌子人全被沈公子一个人聊晕了。      据说,这些网友回去以后都说:这邮电局也忒能说了,就没见过那么能说那么能贫的人。      据小纪说:还拉上我干嘛,再来10个,沈公子一样能把他们一起聊晕了!      沈公子,可算是出了口恶气。      据说,此事发生后的三年间,我市的聊天室中盛传着一个故事:曾经有个网友,网名邮电局,那是真的聊神,还曾经请网友吃过饭,自己一个人和10几个人聊,结果把所有人都聊迷糊了,这邮电局好像是在紫玉集团上班,好像还是红兵大哥和李四的好朋友。      总之,邮电局成了传说,我市的聊天室中,再也见不到邮电局的踪影,这不是因为邮电局神龙见首不见尾,而是因为邮电局从此再也不进聊天室了。      一向紧跟时尚脉搏的沈公子忽然感觉:自己有点老了,有点跟不上时代的节奏了。      虽然沈公子最终挽回了面子,但是,那还是用传统方式挽回的。如果想像新新人类一样在网上纵横驰骋,沈公子有点力所不逮了。      连沈公子都觉得自己老了,那赵红兵呢?      江湖,还是他们的吗?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四十七、知我者为我忧,不知我者为我愁

2008-11-05,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45,021 views
  四十七、知我者为我忧,不知我者为我愁      撇下把那高城望断、回望乡关归路难的大志父亲不谈,在第三部行将结束时很有必要谈一下已经在本文中消失了许久了的李老棍子和严春秋。      由于篇幅所限,二狗在第三部中对以上二位介绍不多,但现在第三部就要结束了,有必要对他二人做个交代。      在前文中,二狗曾经多次提到,如果80年代末没有赵红兵、张岳、李四、费四这个航空母舰似的超级团伙横空出世,那么李老棍子必将统一我市黑道,李老棍子绝对有这个能力,可是即生瑜、何生亮,早在20多年前就号称西霸天的李老棍子到了20多年后还是只能号称西霸天,只能在我市西边一带说了算,到了市中心没什么说话的份儿。10几年前李老棍子倒腾文物,到了10几年后李老棍子还是在倒腾文物,虽然李老棍子也有了其它的产业,但是李老棍子的主业依然是文物贩子。      按常理说,倒腾了这么多年文物总该进去了,手段再高明也该进去了,但是李老棍子楞是一次都没进去过。原因很简单:他的堂哥当时已是我市公安局的政委,二把手。有了堂哥保驾护航,李老棍子自然如鱼得水。      倒腾倒腾文物,对普通人的生活影响不大,所以以前的李老棍子还不算招人烦,对社会的危害不大,在江湖中的威望也是相当的可以,江湖中有什么事儿发生,李老棍子出面说句话,打个电话,道上的朋友各个都给面子。虽然李老棍子的面子跟赵红兵、张岳比要差一些,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李老棍子在80年代是我市的一哥,但是到了90年代,被崛起的赵红兵、张岳团伙所压制,蜷在西边专心的倒腾文物,不敢再来市中心干什么大事儿。但是到了90年代末不同了,张岳被正法后赵红兵团伙的势力至少削减了一半,而且赵红兵在张岳被处决后也是一副开始洗心革面正经八本经商的架势,基本不怎么参与江湖中的事儿。      这些,李老棍子都看在眼里。虎老雄心在,当时李老棍子已经快50岁了,他认为重新夺回我市一哥地位的机会到了。因为即使赵红兵还在继续混社会,也不大会再和他发生冲突了,毕竟,现在李老棍子和赵红兵已经可以算作是半个朋友了。      从99年下半年起,李老棍子开始用暴力手段进入我市的物流领域和建材市场,连续在市区酿成了多次血案,基本都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起起都可以算作重伤害,伤者多数是建材产品的经销商。      做建材的经销商经济实力多数都还可以,受害者有能力四处喊冤,但是效果却基本没有,因为所有的事儿,都被李老棍子的堂哥给压了下来,李老棍子依然逍遥法外。      李老棍子这么干气坏了一个人,严春秋。      严春秋当时是我市刑警队大队长,业务能力一流,办案能力超强,此时的严春秋早已不再依靠着他爸爸的余荫了,完全是凭借自己,在侦破张岳等大案要案时严春秋的功绩也不小,已经马上就要兼任市局的副局长。      据说90年代末的严春秋这人不但嫉恶如仇,而且心理多少有些变态,当时他的女儿只有六岁,由于偷了妈妈两块钱被严春秋吊起来足足打了三个小时,他的老婆拉他也被他打,直到严春秋的爸爸到场又揍了严春秋一顿,严春秋才把自己的女儿放下。      而且听说严春秋的女儿求饶时说话都是一套一套的,完全是从小耳濡目染被他爸爸处理的犯罪分子那一套:“我保证以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希望爸爸能对我宽大处理……”      6岁的女孩子居然把这一套都学会了,难道严春秋的女儿是被某个被严春秋处理的犯罪分子灵魂附体?也难怪严春秋能生这么大的气。      对自己的女儿都能下去这样的毒手,更何况对待犯罪分子?      市民们当时也这样评价:咱们市的混子太多,一个比一个生猛,如果不是严春秋这样心狠手辣的人当刑警队大队长,咱们市肯定更乱套了。严春秋越变态,咱们这的治安肯定就越好。      不管怎么说,严春秋的确是我市大小混子的噩梦,让我市包括张岳在内的大小混子闻风丧胆。      唯一见到严春秋不怕的就是李老棍子,李老棍子认定自己有钱有势而且还有官阶比严春秋大的堂哥,根本没必要去怕严春秋,所以,李老棍子继续嚣张跋扈的混着。      当时严春秋和他的同事曾经有这样的对话。      “听说这次建材城的张老板被砍又是李老棍子干的?”   “……呵呵,听说是。”   “操!”   “严队,他和咱们李政委的关系你知道吧?”   “知道,那又怎么了?”   “……咱们都是同事,你别把关系弄的太僵了,是吧。”   “下次再有这样的斗殴,你们出警时直接崩了李老棍子!现场治暴!”严春秋开始说气话了。   “……李老棍子能自己出面砍人吗?要是他自己出面砍人,就算他关系再硬,咱们也有机会抓他啊,关键是李老棍子现在找了一群农村人,给了他们钱,让他们干嘛他们就干嘛。”   “操,我就不信扳不倒他一个李老棍子。”严春秋那变态劲又上来了。   “严队,歇歇吧!”   “滚你吗的远点。”严春秋连对自己的下属也是动辄破口大骂。   “……”没人再劝严春秋了,大家都清楚,再劝还是要遭到一顿骂。      严春秋是下了决心要办李老棍子。      几天后公安局内部例行会议上,严春秋终于按捺不住性子跟政委吵了起来。      “我回去就去查,不把李老棍子揪出来我绝不罢休,或许,到时候,被抓的不仅仅是一个李老棍子!”严春秋扔下一句话,拂袖而去。      从那天起,严春秋就开始清查李老棍子,不但查了李老棍子近期所犯的刑事案件,而且还查李老棍子的文物走私案。      这次,害怕的不仅仅只是李老棍子一人,李老棍子的堂哥也开始害怕了。      严春秋每天开始接到无数的电话,多数都是求情的。但是变态的严春秋企是常人所能打动的?      在严春秋查李老棍子的案子的10几天后,严春秋忽然失踪,莫名其妙的人间蒸发。      当时社会上的流言有多个版本:版本1,严春秋犯了事儿,收了犯罪分子很多钱,如今开始查他了,他只能跑了。版本2,严春秋虽然身为刑警队大队长,但是此人爱赌博,输掉了上百万,只能跑路了。版本3,严春秋几年前曾经刑讯逼供逼死了个罪犯,现在犯事儿了……      坊间的版本无数,基本除了严春秋被外星人抓走以外所有的版本都出现了,但就是没有“严春秋被人雇人杀了”这个版本。      可能,在我市市民的心中,严春秋是正义与强权的象征,这样的刚烈至极的人,只可能行使手中的权力去抓捕罪犯,怎么可能被杀呢?      我市的市民可能没有去想:警察也是人,警察也是肉做的,严春秋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警察只是他的职业而已。      我市的警察开始到处找严春秋,但是就是没什么线索,由于严春秋是带枪失踪,所以此案当时惊动了公安部。      直到半年后,在距离我市约10公里的东北电力某分公司的一个电线杆子下,严春秋的尸体被发现,高度腐烂。      这时,市民才相信,严春秋,被杀了。但关于严春秋究竟为什么被杀和被谁杀依然议论纷纷。当时社会上人怀疑最多的是一年多以前刚刚被处决的张岳的某个兄弟对严春秋下的毒手。      再过了半年,我市破获了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在审讯劫匪的过程中,警察意外的得到了严春秋被杀的重要线索:严春秋,真的是被李老棍子雇人杀的。      警察们曾无数次怀疑李老棍子,但是却又没有任何证据。      混了20几年的李老棍子,终于混到了头。      二狗曾经无数次的想:成名远在赵红兵以前、利用知名度赚钱也在赵红兵以前、并且有堂哥做公安局政委的李老棍子为什么最后没有形成真正的黑社会团伙即被枪决,而赵红兵却最终成了我市最终的黑社会大哥?      这个问题,肯定不仅仅是武力那么简单。      思考良久,二狗得出一个结论:赵红兵和李老棍子的最大区别在于,赵红兵勇于接受失败,勇敢的面对包括牢狱之灾在内的困难,遇上再大的事儿都勇于面对,不逃避。但李老棍子不同,他不能接受失败,当严春秋开始查他的时候他就怕被送入班房,不敢接受这个事实,不敢面对失败,结果是走得更远,直接被枪决。      如果李老棍子当时勇于接受失败,被严春秋抓进去判个几年,现在出来难道不是又是一条好汉?遗憾的是,李老棍子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些。      所以二狗说:勇于接受失败、再大的事儿都去面对是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是成功者必备的心理素质之一。      不是吗?      李老棍子庭审结束时,赵红兵和沈公子正好开车路过我市的中级人民法院,在法院门口,他们看到了衣着光鲜,但是眼神有些迷离的黄老破鞋。      赵红兵让司机老火停下了车,拉开了车窗。      “老黄,瞎转悠啥呢?”赵红兵在车里喊了一声。赵红兵和黄老邪十几年前打的很热闹,但也没什么血海深仇,现在大家都已经是中年人,已经基本都忘了当年的事儿,见面总是要打个招呼。   “恩,红兵啊,我……”黄老破鞋欲言又止。   “你,你,你,你什么你?”沈公子一见黄老破鞋就想笑。   “……申爷,李老哥之下是真完了……”黄老破鞋眼眶中仿佛闪着晶莹的泪花。      虽然黄老破鞋在李老棍子杀了勾疯子以后就基本不再跟李老棍子混了,但是还是经常来往,李老棍子对他平时还是很照顾,否则黄老破鞋的洗浴中心生意也不能那么好。黄老破鞋对李老棍子还是很有感情的。      “你也别太难过了,老李这事儿早就确定了,肯定得这么判,你别太难过了。”赵红兵安慰黄老破鞋。   “唉……”黄老破鞋叹息一声。   “怎么了?”   “唉……知我者为我忧。不知我者为我愁。”黄老破鞋很哀伤的说出了一句貌似诗经的话,特押韵。说完,黄老破鞋转身走了。      赵红兵和沈公子当时一愣神,都没听出来这句话有什么不对。      “忧愁,真忧愁,黄老破鞋,太鸡吧忧愁了。”沈公子望着黄老破鞋远去的瘦小枯干的背影,感叹了一句。   “恩那,太鸡吧忧伤了。”赵红兵也补充了一句。      这时,司机老火说了一句话,让赵红兵和沈公子都惭愧不已。      “黄老破鞋那句话说的不对吧?”   “怎么不对?”   “应该是: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这样才对吧?”司机老火目视前方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啊…………对呀,是这么说的!”沈公子不好意思了。   “哈哈。是啊,刚才真让他给蒙住了。”   “黄老破鞋很有才,随口说一句错的成语,就能把你俩都给蒙住了,都给感染了,这老小子挺有才。”司机老火又说了一句。   “谁说黄老破鞋没才我跟谁拼命。”沈公子乐了。      装逼犯的最高境界,大家知道了吗?就算是由于没文化说出的错的东西,一样能把人感染,一样让人欲罢不能。      随着黄老邪背影远去的,还有陈卫东、赵山河、勾疯子、李老棍子、张岳、三虎子……      他们,都已被这弱肉强食的社会所淘汰。      未来,将是真真正正黑社会。

作者:孔二狗 正告各位狗迷,:)《答谢书》《道歉贴》《预告贴》

2008-11-04,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28,166 views
  作者: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11-4 7:13:06      正告各位狗迷,:)《答谢书》《道歉贴》《预告贴》      晚上睡不着,凌晨4:30噩梦醒来。。。      我想起前天我曾经对一个朋友说:“我喜欢做噩梦。”   “为什么?”朋友问我   “因为,噩梦醒来,自己镇定了以后,忽然发现那么糟糕的事情居然没有发生,真是值得庆幸,难道不是吗?”   “是!”二狗的朋友笑了。      噩梦醒来起来写了一节,想了想,再写1节,第三部结束了吧,该结束了.。。。。。。期待第四部更精彩吧!~~!~~呵呵。。。      俩礼拜前我手头的项目出了乱子,直到昨天这个乱子才算基本平息。。虽然平息了,但是后遗症是无穷的。。比如,香港的项目拖到现在还没去做。。而且还要重做那个曾经出了乱子的项目。。我头大。。。在过去的俩礼拜里,我不但很少更新,而且很少上天涯问候大家,实在抱歉,前些天,我实在是没心情上天涯。。着急上火,嗓子也是哑的。。希望大家理解。。。。      昨天下午,负责我这本书的编辑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再看稿件,我回答,在外面,没时间。。。。      一小时后,负责这本书的策划总监给我打电话,让修整一下目录,说明天要去和中信出版社定稿。。。我回答,我要凌晨1点以后有时间。。。      说实话,我觉得我不但愧对狗友,而且还愧对书商。。。。书商因为我的原因,推迟了很多计划。。。      但是孔二狗只有一个人,要是分开变成3个、4个、5个,可能就会让所有人满意了。。。。。。。。。。。。      当然对于我来说,也有好的消息:书商昨天说,2009年1月5日左右,这本书的第一部就能上市了!      到时候,见过我的和有我手机号的网友电话我,我送书,还是像请吃饭一样,来多少电话我送多少。。。书商送我50本,送光了我自己买了再送,书商说打折卖给我,便宜。。。。      活了27年,觉得自己挺失败,最近这俩礼拜更有这感觉,最近心情不是很好,情绪不高,由于久坐背部酸痛。。。在生活中,我就是个loser。。。      不多说了,第三部最后一节今天晚上写完,然后写第四部,,出境之前写第四部,出境之后,就停,写到哪算哪儿,回来以后再写。。。。希望大家谅解。。。。。         好了,不多说了,希望我的博客管理员把我的这段文字转到我的博客上。。我在上面不能发言。。。。:)谢谢。。。。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四十六、机会,总是留给脸皮厚的人

2008-11-04,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36,469 views
四十六、机会,总是留给脸皮厚的人 如果说我市的那几个开发商真的跟赵红兵在土地招标时争一争,赵红兵和李四真的敢去动了他们或者他们的家人?二狗认为真的未必。如果赵红兵和李四真的被逼上绝路,他们肯定会这样去做,但是在没逼上绝路的前提下,他俩十有八九不会这样去干。 赵红兵这样做,就是为了震慑。 这有点像法律,法律的出现不是为了杜绝犯罪,因为犯罪根本无法杜绝,法律的根本用途在于减少犯罪,震慑那些想犯罪但是还没下决心的人,让他们不去犯罪。我 市的那些开发商无论是谁少拿一块地、少做一个工程对自己而言都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如果为了这个关系不到生存的项目去得罪“恶名昭著”的赵红兵和李四,实在 不是明智之举。 在赵红兵请完这顿饭的三个月后,赵红兵所在的紫玉集团以低于市场价的起拍价拿到了我市东郊那块地。 这块地,几年以后被证明的确是赵红兵、沈公子发财的风水宝地。 混了这么多年,赵红兵和李四的“品牌价值”终于真真正正的转换成了金钱。 “要干就干大事儿,小事儿从来不干,不屑于干。”是赵红兵一向的行为准则,在张岳代理啤酒、代理电梯、卖海鲜时赵红兵没有用其类似的手段去做事,但这次,赵红兵用了和张岳同样的方式,就这一次,就做了件大事儿,就这一次,收入就比张岳卖十年啤酒赚的还多。 二狗生活中更多的是“大事儿干不来,小事儿不愿意干”的人,赵红兵绝对属于特例,赵红兵不但敢想,而且敢干。不但敢于拉下脸皮靠女人去结识有用的人,而且还罕见的去威胁了一些没有伤害自己利益的人。 这事儿,放在赵红兵身上,忒不正常了。因为赵红兵的脸皮不但非常之薄,而且也很少去干类似于威胁别人之类的事儿,他一向认为这样的事有点下三滥。 可是,为什么赵红兵这次就这样干了呢?为什么呢? 二狗想起前年春节和赵红兵的一次对话,对话内容大致如下。 “二狗,你不是跟人家合伙开咨询公司了吗?怎么春节回个家还得请假?当老板还用请假吗?” “我……不做了,现在又回去打工了。”二狗有点不好意思。二狗24岁时就和朋友合伙开了公司,不怎么成功,也不怎么失败,钱是赚了点,但是辛苦搭上了不少。 “……这样,怎么不做了?” “有俩原因吧。第一是项目做完了,但是钱忒难要,不是客户不付,是客户付款的周期忒长。我也不好意思总是催客户要帐,但是几十万块钱一拖就是几个月,如 果一家拖欠了还可以,但是总是3、4家客户在拖,那么多钱在外面,头大的要命,想跟负责人要钱,但还不知道该如何张口,在打工的时候没必要去考虑这些。第 二个原因是钱是赚了点,但是我所在的公司忽然从大公司变成了本土小公司,客户总是对我们持怀疑态度,这个感觉很不好,竞标时也经常输给一些能力远不如我们 但是公司名字很响亮的竞争对手,我觉得憋屈。” 赵红兵点上一根烟,半天没说话。 二狗也点了一根烟,也没说话。 许久,赵红兵说了一句话:“二狗,记住一句话:机会,永远都是留给脸皮厚的人。” 二狗呆视赵红兵良久,不语,二狗不相信这话是从脸皮最薄的赵红兵的口中说出。 “对,二狗,我知道你肯定听说过很多格言。比如说:“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之类的话。我不能说这句话是错的,但是我要告诉你,最大的机会,总是留给脸皮厚的人,脸皮厚的人,就是在咱们这个社会中有优势。” “二叔,谁不烦脸皮厚的人?难道你不烦吗?这样的人,会有机会吗?” “会!” “……” “真正脸皮厚的人不多,人多少都会要点面子。但总是脸皮厚的人,肯定会比脸皮薄的人多一些机会,就是因为他脸皮厚,敢于去争取。你的缺点就是脸皮还不够厚,客户欠你钱,你就天天打电话厚着脸皮去要债就成了……” “呵呵,二叔,照你这么说,脸皮厚是一种通往成功的捷径了?做到脸皮厚是一种崇高的人生境界了?” “能做到总是脸皮很厚,境界已经很高了,但还不是最高。” “什么是最高?” “总是脸皮薄的人,在机会面前偶尔狠心厚一次,很偶尔的厚一次,下定决心厚一次。”说完,赵红兵笑了,坏笑,沈公子标签式的坏笑赵红兵也学会了。 二狗也笑了,二狗懂了。 “正是因为你在别人面前表现得一向脸皮很薄,所以,你偶尔厚一次,别人更加没法拒绝。”赵红兵又补充了一句。 即使赵红兵不补充最后那一句,二狗也懂了,二狗还懂了为什么赵红兵能去求小静。 虽然很“沧桑”的二狗早已体会到了赵红兵这句话的真谛,但是二狗在该狠下心来去厚脸皮的时候还是下不了这个狠心,所以,二狗到今天依然活得很失败。毕竟,懂得一件事和去做一件事完全是两码事儿。 拿到地后,赵红兵和沈公子风风火火的干了起来,赵红兵手下的那些小弟,都成了这个项目中的“骨干”力量。 文化程度最高的先儿哥负责采购,丁晓虎负责杂务……二狗印象中最搞笑的大耳朵曾经有一次跟二狗哭诉:“红兵大哥让我去考什么鸡吧安全员,我草他吗的我多 少年没写过字了,我也不会写字,去考试啥也不会,我抄监考老师不让,我把监考老师打了。被沈公子骂了一顿,还说要解雇我,解雇就解雇呗,反正我跟红兵大哥 混饭吃,红兵大哥有饭吃,那我就有一口饭吃……” 赵红兵的团伙,终于形成了公司,虽然赵红兵的公司形成远在张岳的公司之后,但是赵红兵这个公司,已经可以称之为“黑社会”了。 因为,黑白勾结。 在赵红兵工程动工后的大约四、五个月,在逃的大志被捕了,终于被捕了。 对于大志来说,这是一种解脱。对于社会来说,少了个丧心病狂的恶魔。 大志在逃期间,衣食无着,只能继续犯罪维持生活,杀人已经杀得顺手了的大志不大把杀人当回事儿。在逃期间,大志又杀了两个人,都是出租车司机,大志跑的不是很远,就在我市下辖的县城。 大志杀出租车司机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抢车,因为大志也不会开车,他的目的很简单:抢钱。杀一个出租车司机,翻遍司机的口袋,翻出几百块钱,他拿这几百块钱吃饭,吃完以后,再杀,再抢。 多活一天,大志就“赚”一天,他早已知道了自己的结局。 如果说大志失手杀了袁老四是出于“阶级仇恨”,虽然过分但是尚在情理之中的话,那么大志后来在逃时的所作所为完全可以称作是社会的败类,不值得任何人同情。 农民朋克大志,终于不再朋克了,不朋了,没法再朋了。 大志那一头乌黑的、厚的像毡子一样的郑伊健式的长发终于剃了,监狱帮他剃的。二狗不知道在行刑时大志是否曾四处张望,看看那个让他下决心第一次杀人赚钱买诺基亚手机的女孩子是否来看他最后一眼。二狗只知道,动力大火车的手机已经换成了摩托罗拉998. 大志,可能就是当代中国小混子的缩影。他这一辈子,没有过真正的爱情,没有过几天真正有钱的日子,进城以后,大志也没睡过几个安稳觉。 但是大志,有着善良的父母。 很多认识大志父母的人都说:大志的父母是最善良的一对两口子,尤其是大志的爸爸。当年大志的父母在农村开商店并且还收粮食,有一次收粮食时发现装粮食的 袋子里放着500块钱,不知道是哪个村民藏在了粮食袋子里在卖粮食的时候忘了拿。大志的父母拿着粮食袋子到处找失主,找了两天才找到。在平时,如果有过路 的借了自行车打气筒之类的,大志爸爸不但会主动借给人家,还会从家里拿出一瓢水给人家喝…… 的的确确,大志的父母是一对淳朴善良的老人。 但是这对善良的老人,却有个恶魔般的儿子。善有善报,谁说的? 在大志被捕后,受不了精神打击和社会舆论的大志的妈妈疯了,成了全市为数不多的女疯子之一。每天在马路上抓到一个人就说:“城里的人都是坏蛋,是城里的人害死了他的儿子……”。 在大志被枪决的两个月后,大志那已经疯癫的妈妈冻死在了他的坟前。 大志的爸爸不但是个善良的人,而且还是个坚强的人。处理完大志妈妈的丧事后,大志的爸爸典当掉了商店,回到了农村的老家。 返乡了。 进城时,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被村民们羡慕。 返乡时,只剩下了一个老头,一个形容枯槁有如行尸走肉的老头。 进城时大志的爸爸希望城市里的优越的学习条件可以让儿子好好学习知识,希望儿子有朝一日飞黄腾达。哪想到,儿子学成了杀人犯。 如今,儿子没了,在城市里,还有什么意义吗? 这次进城,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年多,但是对于大志的爸爸来讲,完完全全是一场噩梦,一场让人痛不欲生的噩梦。 几年以后,曾经有大志当年的兄弟去过大志农村的老家去看望大志的爸爸。 据他回来说:大志家院子里全是杂草,邻居都说大志的爸爸自从从城里回来后,基本什么都不干,从不出家门,就靠着租出去的十亩庄家地的租金活着,十天半个月的才能见到大志家里生一次火、冒一次烟,也不知道大志的爸爸冬天是怎么过的。 大志的兄弟见到了大志的爸爸。 大志的爸爸眼睛的浑浊的,仿佛已经看不见东西,胡子是灰白的,已经好久没有刮,身上批着个破旧的羊皮的棉袄。盘着腿坐在家里的炕上抽着烟袋,呆呆的看着自己家里那只在窗台上晒太阳睡觉的懒懒的大黄猫,一言不发。 二狗不知道,大志的爸爸在看着家里养的那只温顺的大黄猫时,是否在想当年他的儿子也是如此的温顺,在没进城之前也是如此的乖巧? 大志的邻居都说:“这老头,抽着烟袋看着自己家的那只大黄猫,一看就能看一天,一动不动。“ 死去的人并不痛苦,死了还知道什么痛苦? 真的痛苦的 是活着但心已经死了的人。 是苟活着但心已经死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