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存档:08, 2008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第二十七节、幸福【上】

2008-08-31,Su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41,543 views
二十七、幸福【上】       赵红兵和高欢结婚的那天,天公很不做美的下了场秋雨,挺冷。       与张岳结婚时的大操大办相比,赵红兵和高欢的婚礼的确简单了许多。赵红兵是尽量少的通知人,毕竟,他和高欢这事儿实在是太出名了,太大的操办,赵红兵也有点不好意思。       结婚的那天早上,看着喜气洋洋的高欢和一直微笑不语的赵红兵,沈公子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评价说:别管别人怎么看,他俩挺幸福。       小时候二狗曾经跟父母争执过究竟什么是幸福。二狗当时认为,每个人对于幸福的感觉和定义都是不同的,而且,能让甲感觉到幸福的东西却未必能让乙也感觉幸福。对于东波来说,每天能弄来两支杜冷丁很幸福。对于九宝莲灯来说,能赚到几万块钱和姐姐一起开个门店很幸福。对于大志来说,能和动力大火车成为男女朋友很幸福。但是如果把无论是动力小火车、杜冷丁还是几万块钱去给赵红兵和沈公子,可能他俩谁都没有幸福的感觉。       这是二狗20岁前的幸福观。       到了今天经历了27年风雨沧桑的二狗对幸福又有更深刻的认识:幸福,对于多数人来说,只是一刹那,而且,幸福更多的是存在于畅想和回忆中。       也就是说:幸福源于畅想和回忆。       比如今天凌晨二狗饿醒了,一看表,3点半。向楼下放眼望去,一片黑暗,附近的饭店全关了。这时,二狗就畅想:如果有一碗豆腐花,洒点辣椒油,然后再来两根油条,好好的吃上一顿那该有多幸福。然后二狗就忍着,打开电视看西甲第一轮瓦伦西亚和马略卡的比赛,一直看到比赛结束,天亮了,二狗下楼去吃去了。当二狗吃第一口豆腐花的一刹那,幸福感袭来,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幸福的感觉……当二狗咬了两口油条以后,却再也没有了吃第一口豆腐花那幸福的滋味。仅仅感觉,这,只不过是一顿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早餐,而已。       二狗之所以在那一刹那曾感觉到幸福,那是因为二狗对这份早餐憧憬过,畅想过。      再比如说,大概五年以前,二狗喜欢过一个女孩子。两个人由于当时某种特定的原因基本每天白天都在一起,想不在一起都不行,时间长达五个月。当年两个人总在一起时,二狗虽然确定自己喜欢她,但是当时却总觉得她太骄傲而且任性,所以二狗当时对她表现出来更多的是不耐烦。五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二狗再也没机会每天和她在一起共事,而且,也鲜有机会再见到她了。这时,二狗忽然发现自己是那么喜欢她,但,却再也没机会在一起了。那过去的五个月中二狗并不曾感觉到幸福,但那五个月却成了二狗人生最美好的回忆之一。二狗是多么想能再回到那五个月,能再看到她的一颦一笑,能耍贫嘴逗她开心,也能在自己烦的时候把她气得摔电话和鼠标……      二狗当时不曾感觉到的幸福到了后来却成为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而且,这幸福,只能存在于回忆当中。      所以说,能够时时感觉到自己当时就很幸福而且幸福的感觉能够维持长久的,真不多。多数人在幸福的时候都感觉不到幸福,却都在幸福失去以后去追忆幸福。      赵红兵和高欢感觉挺幸福。今天的婚礼,他俩都早在10年前就憧憬过、畅想过。他俩这始自十年前的爱情,也都在分开的几年中追忆过。      经历过沧桑,才能懂得幸福的真谛,才能懂得去珍惜幸福。      如果说把高欢比作一首歌,那么二狗认为是《喀秋莎》,高欢身上的气质,是那种优雅的却不失欢快的旋律。每当看到高欢,二狗总能想起白雪皑皑的西伯利亚、布良斯克高大茂密的森林、唐努乌梁海的涓涓溪流……      宁静、高贵,还有点淡淡的怀旧。      如果把赵红兵比作一首歌,那么应该是张学友的《楚歌》,慷慨击缶壮志悲歌冷对世事风霜雪雨,一身铁骨浑身是胆,铠甲上是深红色的血迹,铠甲里面,是一颗憔悴的心。      豪迈、悲怆,侠骨柔情。      赵红兵和高欢这两个人站在一起,挺般配。男人像男人,女人像女人。      李洋抱着张岳的胳膊,脸摩挲着张岳的肩膀,一语不发,一个劲儿的看着赵红兵和高欢两个人微笑。      看得出,李洋也很幸福。而且,她也懂什么是幸福。      虽然那天赵红兵没有通知太多的人,但是人还是来了不少,来的人中,还有很多人赵红兵根本都不认识。这些人,很多人是因为“景仰”赵红兵,才来的。      可能有人会问:一个混子的头子,有什么值得景仰的?      二狗认为:多数国人骨子里都有“混子崇拜”的情节,自古以来就已有之。其原因应该有三。      1、 自古以来中国的统治阶级对被统治阶级灌输的必须遵从的人与人的相处关系有:君臣、父子、夫妇……但却很少提及“兄弟情义”这一人世间本是十分高尚的情操。也就是说:主流文化很少宣传兄弟情义,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普遍缺少兄弟情义中的理解与信任,而混子间却往往具备这些常人所不能具备的东西。顺便问一句:大家是否还记得小学《思想品德》课上的一篇课文《哥们儿义气要不得》?      2、 国人自古以来喜欢做顺民,即使对社会或者身边的人有什么不满,多数的人也不敢真正奋起一搏,但是有些混子敢,尤其是类似张岳这样敢于蔑视国家一切法律法规的混世魔王更属登峰造极,敢想常人所不敢想,敢为常人所不敢为。《水浒传》、《三侠五义》之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有市场,就是这个原因。      3、国人总是特喜欢树立孤胆英雄式的传奇人物。翻历史课本也好,翻《史记》也罢,映入我们眼帘的,不是帝王将相的家谱就是项羽、岳飞、霍去病这样准超人的私人传记,然后大家再对这些准超人顶礼膜拜之。能成名的大混子通常都有些经典战役,在和平年代被人当作英雄一点也不足为奇。      赵红兵是我市最知名的混子之一,所以自然有很多崇拜者。当然那天赵红兵的婚礼上,来的并不全是崇拜者,也有赵红兵不怎么喜欢的人,比如大虎。      听大虎这名字,大家就应该知道他是谁了。      大虎,自然是二虎和三虎子的哥哥,大哥。      在第一部中二狗曾经提到,三虎子家“满门英烈”,一家全是混子。之所以前两部中没有提及大虎,那是因为,大虎一直在监狱里,80年代初就进去了,98年才出来。可见这哥们儿在里面呆了多久,人家坐牢都减刑,可这大虎是不断的加刑。      【半夜饿醒了写的,睡一会儿,然后起来再写,还是那句话:国庆前,一定写完第三部】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二十六、江湖泪米兰花【续】

2008-08-25,Mo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42,237 views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二十六、江湖泪米兰花【续,不好意思,又因为工作耽误了,从今天起到周五,能恢复以前的更新速度,周六以后就没谱了】      二狗也曾经就此事问过孙大伟,因为二狗知道:孙大伟胆子一直不大。      “孙叔,那次你怎么就那么敢赌?几十万啊!”   “二狗,你孙叔我读书不多,的确不多,但是人生的哲理我懂得很多。”孙大伟抿了口绿茶。   “……”二狗没话说,因为二狗知道孙大伟肯定还会继续说。   “这样吧,我给你讲个典故,这个典故你可能没听说过,但是,你这么聪明,一定能懂。这个典故,也是一个成语”。孙大伟目光很深邃。   “我听听”   “从前有一只小马,来到一条河边,要过河。但他不知道河水有多深,于是他去问小象河水深不深,小象说:河水很浅,我趟着就过去了。小马又去问小羊河水深不深,小羊说:河水很深,千万别去,上次差点把我冲走。最后小马去问妈妈,妈妈告诉它,自己去过了一下才知道。小马去试了,河水不深不浅,他正好可以渡过河去。”      二狗被雷晕了,这TMD是小学一年级课文,二狗10几年前就学过。      孙大伟继续说……      “我说这个典故的目的就是:无论别人怎么说,你一定要不为所动,什么事儿都要自己试过才知道。无论别人说辽宁队怎么厉害,我就是不信。对了,二狗,这个典故的名字就叫……”   “小马过河!”二狗和孙大伟异口同声的说。   “哦,你知道这个典故。”孙大伟有点失望。   “对,我是知道这个典故,但是,听到你用这个典故来说赌球,我觉得很有新意,能给我人生很多启发。”      “呵呵,二狗。跟我学学人生的哲理就行了,千万别学我赌球。你看我,现在也早就不赌了。我只赌那一把,如果你想学我赌球,那我还得再给你讲个人生的真谛。这,也是个典故。”   “……你说”二狗擦了擦汗。   “小猫看到农民把玉米种到地里,到了秋天,收了很多玉米。小猫看到农民把花生种到地里,到了秋天,收了很多花生。小猫把小鱼种到地里,到了秋天,小猫想收很多小鱼。二狗,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如果你想按照我的方法去赌,不大可能成功。我的成功,基本不可复制。”孙大伟望着二狗轻轻的叹了口气。      我操,《小猫种鱼》!孙大伟竟跟二狗整小学一年级的。      二狗浑身酥软。   “恩,你就应该好好学习,干好你自己的事儿,安心干好自己的事儿,否则你将一事无成。我再给你讲个典故吧,一只小猴子下山……”   “孙叔,谢谢了,孙叔,谢谢了,和你聊天真长见识。”      孙大伟笑笑,没说话。      二狗那天没有追问孙大伟为什么要操庄,但是,多年以后,在上海,二狗明白了。      话说有一天,二狗正在曹杨路、铜川路路口的新九龙塘吃海鲜,接到了孙大伟的电话。      “二狗,我俩小时后到上海了,我是从北京来,虹桥机场降落,航班号是刺阿1549.”   “刺阿1550?”   “对……”   “……”二狗没懂。两个半小时以后见到孙大伟时看机票才明白,是CA1549.孙大伟初中没怎么上过,不认识英文字母,所以把CA读成刺阿。      “恩,航班你就不用管了,我也不用让你接,下了飞机,我自己打车过去。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在曹杨路这边吃海鲜,你直接来这里找我吧!”   “什么路?”   “曹阳路,你跟出租车司机师傅说曹杨路这边吃海鲜的地方,司机都知道。”   “恩,我找个笔记一下”      俩小时后,二狗看到了孙大伟手中的那张记着曹杨路海鲜的地址的纸。      纸上赫然写着三个歪歪曲曲的大字:“操羊路!”      二狗算是明白了,著名嫖客孙大伟当时说操庄不是偶然的,把曹杨路他都能写成操羊路,真行,儿虎,直接人与兽了。      孙大伟虽然只有小学文化,但是他能把小学一年级课文中蕴含的深刻人生真谛理解得十分透彻,这,很难得,所以,他能成为装逼届的领军人物。      二狗前几天曾经说布什听说孙大伟的事儿肯定会目光黯淡长叹一声:“中国装逼犯不可战胜!”这句话,在昨天晚上奥运闭幕式上,又得到了验证:华夏民族的装逼水平远非他们anglo-saxons所能及。      昨天闭幕式交接仪式时那挺胖的伦敦市长,穿着一身跟借来的似的皱巴巴的西装,纽扣也不系,腆着个一走路就乱颤的啤酒肚,得得瑟瑟的走上台去。不跟咱北京市长握手不说,连罗格给他奥运旗时,他也一副带搭不理的架势。      在那一刹那,二狗看见了他那民主而又英俊的脸庞上写了俩大字,楷书,用毛笔写的:装逼。      但是他装的也太差了!      你说他装骄傲自大吧?他实在是破坏了伦敦人的绅士形象。你说他装东北社会大哥吧?可哪个东北社会大哥像他这样见人带答不理的?你说他装浪荡不羁吧?是挺浪荡不羁,他那肚子挺浪荡不羁。      总之,伦敦那市长连装逼的最低的层级都达到不了。但据说此人还是英国牛津大学毕业的,还曾写文章批评中国人对世界文化没有任何影响。但二狗认为此人纯粹是给英国人丢人来的,还真想看看他能把下届伦敦奥运会办成什么样。孙大伟别看是中国小学文化,但是如果让孙大伟去这样的场合也远比那英国孙子强。孙大伟要是读了牛津大学,肯定把他们英女皇给睡了!儿白。      睡不睡英女皇这事先略过不提,赵红兵和高欢马上就要合法的睡在一起了。      据说,那天孙大伟、费四等人在和那些江湖豪客对赌时。沈公子的家中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小静。      由于沈公子的老婆刚刚生了个儿子,所以沈公子喝完酒就回家看儿子去了。      在过去的很多年中,甚至包括现在,我市的很多人都认为:小静是赵红兵的姘头之一。      小静和赵红兵究竟是什么关系这个二狗也不敢确定,二狗只知道,在赵红兵的日后的建筑生意中,小静的确帮了很大的忙。      小静和赵红兵的具体关系二狗虽然说不清,但二狗能确定的是:小静和我市的一位副市长倒是的确是关系暧昧,属于那种半公开的关系。这,也是小静总能帮上赵红兵的忙的原因。      男人是通过自己的奋斗来统治这个世界,而女人则是通过统治男人来统治这个世界。      如果女人能真正统治男人、归拢男人,那么女人无疑是这个世界的统治者,比如武则天。      小静是个弱女子,她就是想通过统治男人来统治这个世界。白道,她和副市长关系暧昧,黑道,她和赵红兵很熟。在我市,直到现在,小静也算是个女性世界里的知名人物。      98年,小静也就是27、8岁,本来长相甜美的她更添了几分成熟女性的风韵,很是迷人。那时的小静在我市开了3家连锁店美容院,生意都不错。她自己开了部男性化的别克君威,有点女强人的意思。      小静曾经当过沈公子老婆兰兰的老板,而且和沈公子也很熟。她听说赵红兵要结婚了,来到了沈公子的家中。      “红兵明天就要结婚了。”小静看起来很惆怅。   “怎么了?你不开心啊?”沈公子摸着脸上的燕子,一脸坏笑。   “你拐了我们的兰兰,现在儿子都帮你生好了,你当然开心了。”   “我说了多少次了,是你们的兰兰勾引的我。”   “滚远点!”兰兰开骂了。      “我不明白,红兵为什么要跟一个结过婚生过孩子的女人结婚”小静说   “那他不跟她结还跟你结啊?”   “呵呵,没这么想过。”   “为什么?”   “我配不上红兵,但,那个高欢更配不上红兵。红兵和别人结婚我都能接受,我都替他高兴。但就是这个高欢,我就是看不上她!”小静越说越气。      “你看,你看,你这陈年老醋坛子又翻了吧!”沈公子真怕明天小静去赵红兵婚礼上捣乱去。   “自从我认识红兵,红兵多数的时间都在蹲监狱。我真不明白,怎么他一出来就能跟高欢勾搭上。那么多好姑娘赵红兵都不要,非去找那个高欢干嘛?”小静越说越气。   “那咋办?人家明天结婚,你也拦不住!”   “我没要拦,我就是有点不开心。这是我给红兵的彩礼,你替他收下吧。”小静扔下了个红包。      沈公子望着小静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看起来再风光再能干的女人,心里,也总是要依赖男人的。      赵红兵的生活就是这样的,有江湖泪,也有米兰花。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二十六、江湖泪米兰花

2008-08-24,Su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39,819 views
二十六、江湖泪米兰花       大志和九宝莲灯真拿来了个麻袋。      “装钱!”马三说了一句。      费四斜着眼睛看着刚才玩命扔钱的那些赌徒笑,孙大伟用指甲刀细心的剪着指甲,头也不抬。      已经深秋了,赌徒们却满头都是汗。他们依然不相信球赛已经结束,依然不相信朝气蓬勃的辽宁队会输给濒临降级的成都队,依然不相信刚才还是属于自己的几万块钱现在却已经装到了别人的麻袋里。      “散了吧!”费四笑着对大家说了一句。据费四说其实那天他自己也紧张,他倒不是紧张自己那10多万块钱,毕竟他拿出那10几万没什么问题。他主要是紧张孙大伟那几十万,他知道,孙大伟那几十万要是输了,那对孙大伟来说可真是伤筋动骨了。      “哼……”三虎子冷哼了一声。   “怎么,还不服?”费四心情不错,笑着说。   “……”三虎子横了费四一眼,没说话,转身出门走了。      人散了以后,数了数钱,六十七万。      “大伟,想没想过,输了怎么办?”费四还是有点后怕   “输了?输了就把货都兑出去,该输给谁钱给谁呗?”孙大伟继续剪着自己的手指甲。   “你怎么就那么大的胆子?”   “我不懂足球,但是我知道,庄家肯定不是傻逼,他既然那样开盘,肯定有他的道理。那么多人都下辽宁队,如果他们真赢了,庄家还不得被打爆?”   “那你要是输了以后你还有机会翻身吗?”   “人生,有时候,就需要博一把。”孙大伟放下了指甲刀,很恬淡的看着费四。   “……”      多年以后,已经是我市最大的赌球外围代理的费四,经常被人家这样说:“其实,开盘子的才是赌王,你看,澳门的赌王称号不就是被开赌场的人占据着吗?四爷,你下面每天几千万的水线,你当之无愧是咱们市的赌王!!”   “恩,我不是赌王,但,我跟赌王一起并肩战斗过。”每当被人提及此事,费四总是目光凝视前方,若有所思,嘴角抽动着。      他是在回忆孙大伟与全市40来个大混子对赌的经典决战,可能有时候会想起这一战和《天龙八部》里乔峰在游家庄力敌百位武林高手有极其相似的地方。      不同的是:乔峰的武功独步天下,孙大伟装逼的功夫罕有匹敌,即使是黄老邪和孙大伟比起来,那也是慕容复和乔峰的差距。在武侠小说中,武功高可以搞定一切。在现实社会中,装逼者经常最后成为成功人士。      当然了,前提是,装逼要装的足够好。面对几十万,都能眼不红,心不跳,这本事并不是谁都有的。      费四之所以说出了类似《兄弟连》的经典台词,那是因为,孙大伟和他的那次胜利,完全是一群无畏的战士组成团队的胜利,如果孙大伟不帮费四出头,那么孙大伟也不可能赢到这些钱。如果张岳不替孙大伟出头,那些混子也未必和孙大伟对赌。      这就是十几年的兄弟感情。没有这,孙大伟还不能成为赌王。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二十五、操盘的又怎么样?我是操庄的(下)

2008-08-19,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41,074 views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二十五、操盘的又怎么样?我是操庄的(下)         大家都被孙大伟这一下弄得有点晕,孙大伟忒有赌神的风范了。      一时,没人下注了,都被孙大伟这一嗓子和show hand的架势镇住了。      沉默了大约20秒钟。人群中又出现了一句低沉的男中音。      “操,就你那破夏利,能值几个钱!”说话的是三虎子。   “……”众人先是沉寂      然后一阵哄笑。      这句话把赌神风范的孙大伟神情有点慌张。      但很快,装逼之神孙大伟就镇定了下来,依然微笑着。装逼之神就是装逼之神。      “我夏利是破了点,但是你有车吗?”孙大伟转移了话题。   “我没车,你那破车给我,我都不要。”三虎子对孙大伟不屑一顾。   “小三子,我告诉你一个人生的道理。我的夏利可能跟奔驰要差100倍,甚至1000倍。但是你必须要知道,有车和没车的差距,那是,无穷倍。”孙大伟轻声说。当说到“无穷倍”的时候,孙大伟还张开了双臂,做出“无穷”的样子。   “操!”三虎子被孙大伟这几句话说得无话可说。他和费四的仇结自十年前,到现在还是没完没了,虽然说是暂时和解了,但是还是口和心不和,今天三虎子就是想在众人面前折费四的面子。      “孙大伟,你有钱没钱啊?”   “大伟啊,你又倒腾甜草又倒腾羊皮的,这几年赚那点钱够今天输吗?”   “你输了明天不给钱怎么办?”      三虎子说完以后,大家开始纷纷质疑孙大伟了。      如果说刚才大家还有点怕费四不敢说什么重话,那么现在,对孙大伟,大家可真是有什么说什么了。      甚是聒噪。      三虎子“啪”的扔在了桌子上3万块钱:“敢接吗?”   “接”孙大伟很淡定。      三虎子之后,大家纷纷往桌子上扔钱,边扔边说:“你要是没钱明天我就住你家……”      正在众人对孙大伟唇枪舌剑加扔钱的时候,桌子上空又掉下一把车钥匙。      众人再次寂静,再次回头。      车钥匙是一直没说话坐在旁边磕瓜子的张岳扔的。      众人看张岳,张岳还是一语不发。起身,开门,走人,关门。      大家都明白了张岳的意思:不管孙大伟输多少,帐记在我张岳身上。你们信不过孙大伟还信不过我?今天,我这车就押在这里了。      孙大伟的车2万块,张岳的车可是至少80万,虽然没有一个人敢开走张岳的车,但是张岳是我市头号江湖大哥,肯定不会少了他们的一分钱。      孙大伟为费四出头,现在张岳又为孙大伟出头。这,就是赵红兵这个团伙长盛不衰的魅力。当自己的兄弟在外人面前有状况时,绝对不惜代价不计后果帮忙。这样的几个兄弟,问世间有多少?别看张岳成天对孙大伟呼来喝去连损带骂,但别人绝对不可以侮辱孙大伟。这就是张岳的原则。      “看了吗?下!”      众人知道如果赢了钱肯定能拿到,都开始大肆往桌子上扔钱了。      “孙哥,不能这样啊!”马三看见桌子上迅速堆积起来的50多万块钱,心忒哆嗦了。他对张岳最是赤胆忠心,看见张岳走了,开始劝孙大伟了。   “没事儿,你帮我叫俩小兄弟过来,带个麻袋。”孙大伟又点燃了一根香烟。   “干嘛?”   “装钱啊”      “……孙哥,我有个朋友,以前是操盘手,我刚才给他打电话了,他说辽宁队必然赢盘!”马三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操盘手?操盘手算什么?你知道我是操什么的吗?”   “干什么的?”   “我是操庄的。专门操庄。”      “啥?操庄?你操他干啥?”   “我不像你,我不是同性恋,但是我就是要操庄,操他,操死他!”一直温文尔雅淡定的孙大伟忽然加重了声音。      据说马三都被孙大伟誓要操庄的豪言壮语弄冷了,太冷,寒。      “……”马三没话说。   “好了,你叫来俩小兄弟,带着麻袋过来。”   “……恩!”   “恩,也许不用麻袋,他们都不敢下注,也没什么钱,弄个化纤袋子就行了”   “恩……”      孙大伟这席话过后,爱面子的我市江湖中人又往桌子上扔了10几万。      孙大伟很淡定,喝了口绿茶。      球赛开始了。房间里40多人,有30多人和孙大伟、费四两人对赌。      这简直就是在赌命,倘若孙大伟输了,他可能过去的几年生意全是白干,说不定还要负债!      令人癫狂的九十分钟,一场莫名其妙的比赛。      结果是:成都五牛4:2赢了辽宁队!!!!      孙大伟和费四全赢!!!      据说,整个球赛进行过程中,孙大伟一直没怎么关注电视,一直在跟他的姘头打电话调情,很淡定,很自如。      球赛结束。      孙大伟只说了一句:“麻袋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大志和九宝莲灯马上就到了!”   “……”孙大伟放下了电话,微笑颔首不语。      此事一直没能传到美国,如果能传到美国去被布什知道的话。      那么,布什一定一语不发,沉默半晌,长叹一声:中国装逼犯不可战胜。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二十五、操盘的又怎么样?我是操庄的(上)

2008-08-19,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39,690 views
二十五、操盘的又怎么样?我是操庄的(上)       但在当时,诺基亚8110对于大志来说还是个梦想。直到有一天,大志发现钱赚的是那么的容易。       那天是赵红兵结婚的前一天。       赵红兵终于和高欢结婚了,这个本来应该早就举行的婚礼一直拖到了1998年。高欢当时28岁,风姿依然绰约。赵红兵却已略显苍老了,而且看起来比同龄人要老许多,人的心在江湖容易本来就容易老,赵红兵,经历过的风雨坎坷忒多了点。还好,这份爱,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分毫的削弱,反而,愈加炙热。       社会上的人普遍费解他俩的婚姻,忒费解了,不能理解。江湖中人普遍认为赵红兵有点亏,主流正派人士普遍认为高欢有点亏。       认为赵红兵亏的原因是:高欢已经结了一次婚了,还有了个孩子,以赵红兵的身份和财力,在我市什么样的女孩子找不到,为什么却要找个二婚的,亏。       认为高欢亏的原因是:高欢堂堂一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有着爱他的老公和可爱的孩子却全都不要了,去跟一个劳改过两次的全市最大的混子结婚,亏。       赵红兵和高欢肯定认为都不亏。因为,世人看重的那些,他俩都不怎么看重。他俩都曾经看重过,但结果是两个人都不幸福,都为太注重世俗的眼光付出了代价。在这份爱面前,他俩都曾经懦弱过,但是,一次懦弱已经够了,够惨痛了,已经年过而立之年的赵红兵,还会在乎这些冷语流言吗?       二狗认为赵红兵和高欢最后走到一起的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两个人的生活态度和思维方式有着惊人的默契和相似之处。人的一生中,能够遇见这样的人不容易,能够走到一起更不容易。       二狗的朋友helyanwe曾经说过:我相信,一对夫妻能够幸福的前提是一定要有共同语言,一定要是最好的朋友,否则,两个人连心灵上的沟通都没有,就失去了夫妻真正的意义。美女、帅哥看够了终归要腻,金钱超过了一定数量也就失去了意义,只有灵魂的沟通才是永恒的。       维系婚姻和感情的关键,就在于此。       又如马三所说,赵红兵在没有高欢的日子或许身边也有一些女人,但是这些女人没人能替代高欢在赵红兵心中的位置。并不是因为这些女人没有高欢的美貌,而是赵红兵和她们实在是没话说。       不管外人怎么说,赵红兵和高欢还是兴高采烈的操办婚礼,尤其是高欢,里里外外忙个不停,从筹办酒席到购买杂物,都是一个人操办,就连布置新房这样繁琐的事儿,高欢也不愿意找外人来帮忙。结婚前几天房间就打扫得一尘不染,而且每天擦拭,喜字、窗花、鞭炮早就买好了,别人想帮忙,高欢也不让插手。       且说我市有个风俗习惯,就是在结婚的前一天宴请最好的朋友、哥们儿,大吃大喝一顿以后再豪赌一把。连派出所都知道哪个“社会人”结婚了,就得抓赌去,肯定有收获。       赵红兵结婚更不能例外,在赵红兵结婚的前一夜,我市江湖中有头有脸的人基本上是齐了。这些人不但包括张岳、费四这样的多年的兄弟,还包括李老棍子、三虎子这样曾经的仇人,当然了,还有本文中没有提到过的一些小号的社会大哥,总共大约有70-80人。      可能有童鞋质疑:为什么你孔二狗写的江湖大哥就那么几个?一个接近百万人口的城市怎么可能就这么几个团伙?      二狗要回答的是:我市的混子团伙数不胜数,但是既有经济能力而且手头又硬的团伙,的确就这么几个。就好象是这次运动会,参加的国家200多个,但是有能力夺金牌的只有几十个,能夺10枚以上金牌的更是屈指可数。所以,那些夺不了几块金牌的江湖大哥,就略作不提了。      这次婚前的聚餐本来平平无奇,江湖中人啸聚一堂,其乐融融。但是二狗听说这次酒局散后的赌局,却是经典中的经典。      据说那天酒局未散时,就有人建议:“四爷,安排个局呗!”。      四爷是在说费四。古有薛仁贵三箭定天山,今有费四俩耳光定南山。自从南山之战过后,四爷已经不再仅仅是赵红兵、张岳等人内部对费四的昵称,而是成了所有江湖中人对费四的共有称谓。费四那次忒露脸了,一向在我市横行霸道以阴险歹毒著称的李四才被人称为四哥,而费四却被称为四爷,可见费四一战过后,名声的确大震。社会人都知道这费瘸子的胆略实非常人所能及,不愧是当年和赵红兵、张岳、李四一起出来混社会的。      对了,还有人曾经给二狗提过意见:你那文中“四”太多,有点分不清。二狗在此解释一句:李四、费四那些60-70年代生人的,的确“三”“四”特别多,那时候咱们国家不是说“人多力量大,人多是好事”嘛,家家都恨不得生个7个8个的,所以“三”“四”特别多,这是那个年代的特殊产物。换到今天,大家还能听到哪个80年代、90年代出生的人叫什么“三”“四”的吗?都独生子女了。      话说回来,开赌局这生意看似简单:只要把人找来让他们对赌,然后自己抽水钱,赚钱很容易。其实很不简单:1,必须罩的住,得让赢钱的把钱拿走,得让输钱的人把钱拿出来。2,不能让赌徒在自己的场子里输急了打起来。3,防备白道的警察抄场子,防备亡命徒抢场子。      所以说,赌局这东西不是谁都能开的,但毫无疑问费四有这本事,罩的住,朋友们也都给面子,费四组织的局大家都爱去。      “行啊,散了席咱们就去我那玩儿两把吧!今天红兵结婚你们都打了礼,去玩儿吧,今天我一分钱水钱不抽。”费四的赌场每隔10天8天的就换个地方,据说这次,换到了一个接近200平米的复式住宅里。   “现在就散了吧,咱们都过去!”      至少40多人去了费四的场子,从不赌博的张岳、孙大伟等人也被拉了过去。在这40多人中,属于赵红兵、张岳等人团伙的约10来个,其它人都是一些其它团伙的。      据说当天费四摆了四张台子,只能有10几个人玩,其它人在旁边干瞪眼,在旁边飞苍蝇总是不过瘾,所以,大家建议玩儿点新的。      “四爷,你不是也开球盘吗?今天不是有球吗?咱们赌场球吧!”      98年,赌球刚刚传入我市,98世界杯时我市的赌徒刚刚知道足球也可以赌,那时候的赌球还极为不规范,不像现在,随便拿个皇冠的网址就可以赌外围,盘口随时变化,赔率也随时变化。98年时我市的赌徒赌球还都是以用手机打电话的方式下注,赔率相当的低且保持不变。那时候赌亚洲盘也就是让球盘,经常上盘80,下盘80,也就是说,下一万块,输了全输,赢了却只有8000块,上下盘水位加起来才160,不像现在赔付率这么高,现在五大联赛的比赛C网的外围上下盘加在一起有192,深盘还能开到193或者194,在98年,那是不可能的.      但即使是赔率如此的低,我市的赌徒对赌球还是趋之若鹜。毕竟,这东西是新东西,以前没玩儿过。      “恩,今天有场比赛,一会就开始了,甲B联赛,辽宁队对成都队”费四说。我市的江湖中人文化程度普遍比较低,根本不懂欧洲足球,他们只认识一些甲A、甲B的队伍,所以那时候赌甲A和甲B的比较多。      费四当时也开球盘,他那时主要盈利的方式有两种。1、对缝球:比如甲买了A队1万块,80的水,那么他赢就赢8000,而乙买了A队的对手B队1万块,也是80的水。甲和乙都把球报到费四这里来,费四上下一对缝,不管谁赢,费四肯定能赚2000块。当然了,这事儿放在现在是不可能的,早没人电话报球了。2、赚水钱:当多数人投注倾向于某一队时,费四就把多余的这一部分报给省城的庄家,能赚取一些水钱。水钱虽然比对缝球赚的钱少很多,但是毕竟也是钱。      费四当时有一搭没一搭的做着球盘,收入还真不少,每逢周六日经常赚个5万6万的。      “盘口怎么开啊?”   “我刚才电话问过了,成都队让辽宁队半球,上下盘都是83的水。”让半球的意思是成都队必须要赢了辽宁队才算赢,而辽宁队打平或者赢球就可以赢钱。   “啥?成都队让辽宁队半球?成都都快降级的队了能赢辽宁队?扯淡!”      曾经十连冠的辽宁队是随着东北的经济一起没落的,98年时已经降入了甲B,就好象一改革开放东北就没落了一样,足球一职业化辽宁队也没落了。但是那年辽宁队在甲B踢得相当不错,连续胜利已经冲击甲A成功,而那天它的对手却是濒临降级且多次被辽宁队横扫的成都五牛。      只要是个神智清楚的人都会认为:成都五牛拼尽全力最多能踢平辽宁队,而辽宁队只要平就可以赢钱了。      98年时,甲B联赛不像是世界杯或者欧洲联赛是由国外或者澳门的操盘手开盘的,而是由“土庄”开盘的,“土庄”就是咱们国内的庄家,这些庄家的水平肯定远不如国外的操盘手,但是他们开出的盘很“鬼”,经常开出一些莫名其妙的“鬼盘”,诱人上钩。      “我下两万辽宁队!”   “我下一万辽宁队!”      大家都选择了下辽宁队,短短时间,费四的桌子上多了10几万块钱。      “等一下,先别下了,我打个电话!”费四说。      辽宁队太热,费四根本没法对缝了,他打电话是怕在庄家那里辽宁队也太热,不接受他的投注,这在98年是常有的事儿。      “辽宁队现在还受注吗?”费四问省城的上家。   “不受了,一分钱辽宁也不接了!我现在这里上百万买辽宁队的,辽宁队要是真平或者赢了,我非清家荡产不可!”费四省城的上家不算土庄,他只是根据土庄的盘口开盘。看样子,费四的上家也被这盘口害惨了,再也不敢接受新投注了。      费四撩下了电话,他最不愿意见到的场面出现了,那就是:他的上家不接投注了,他必须要跟刚才已经下注的人对赌!!      “不好意思啊,我的上家现在不受注了,辽宁队太热,没办法!刚才下了注的就算下,刚才没下的就算了。”费四只能硬着头皮和刚才已经下注的人对赌。      “四爷,这可不像你啊,你刚刚说了辽宁队受让半球的,怎么现在又不接了?”   “四爷,我刚想下呢你就打了电话,凭啥接别人的投注却不接我的注啊?”   “……”      众人嚷嚷开了,很是聒噪。      当天在场的人都以为下辽宁队就是捡钱,没下注的开始不满了。      “现在我上家也不接了,没办法!”费四重复这句话。   “四爷,都在你这输10来万了,今天有这场好球,你还不让我下………”      复式房里的人,都挤在了客厅里,几十个人一起吵,声势很是浩大。      这些人很多都是费四的老主顾,费四虽然在社会上混的不错,但是总不能对他这些老主顾发火,只能在那无奈的解释。      “真不好意思,人家不接了……”   “四爷……”      正在众人围着费四大吵大闹时,一个低沉厚重的男中音说了一句话。      只说了一句。      就这句话,大家就都肃静了。      这句话的内容是:“你们下多少,我接多少!”      大家朝这声音的发源地望去……      大家看到了一个穿黑色西装白衬衣系着红色领结的微笑着的大胖子,笑得略带矜持。      赫然是:孙大伟!!!      有人说那天孙大伟是喝多了,还有人说那天孙大伟是实在看不下去这些外人“围攻”费四了。二狗认为,或许这二者兼而有之。总之,孙大伟那天张了这么一嘴。      “行啊,你说的是吧!你带着钱呢吗?”有人问。      “啪!”孙大伟像是赌片里赌神show hand一样,轻轻松松的扔到了桌子上一把车钥匙。      “现金今天没多少,谁赢了,把我这车开走。”孙大伟,依然,夹着烟微笑着。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二十四、穷人的玫瑰(续)

2008-08-15,Fri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标签: | 38,018 views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二十四、穷人的玫瑰(续)『不好意思,个人工作问题耽搁了几天』       就说大志这造型大火车也肯定不能喜欢,当时大志有个绰号,叫“农民朋克”,的确,在正常人眼中,他的造型实在是太朋克了,太难以接受了。       大志有点像九十年代末的中国,那时候的中国经过10几年的改革开放积累,正由农业国向工业国过度,开始向世贸组织发起最后的冲击。在几百年前工业革命开始之前,中国毫无疑问是世界上第一强的农业国家,但是全球其它国家工业化一展开,中国就落伍了。等到改革开放,中国人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差距了,有那么一部分国人开始盲目崇洋媚外了,这些人在崇洋媚外的过程中多数都失去了起码的判断能力,普遍认为只要是外国的,那就一定是好的,不管是精华还是糟粕。结果这些人和大志差不多,都学了个土不土,洋不洋。二狗依稀记得那时候我市几乎所有的商店牌子或者红色大红幅下面都有英文字母标识,看起来十分美观,但是仔细一看没一个词是英文,全是汉语拼音。二狗至今难以理解那些汉语拼音究竟是给谁看的,莫非是给在上小学1-2年级的只认识拼音、字却认不全的8-10岁孩子看的?       反正二狗认为,大志那又黑又厚毡子似的他自认为是“郑伊健式”长发,和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至今仍然保留的那一大串子字母“XINWENLIANBO”没有本质区别。       记得二狗的一个学心理学的朋友说过:“留能遮住眼睛的长发的男孩子普遍有两个特点,1、内心可能有些阴暗,2、不够自信。”,然后二狗的朋友又补充了一句:“你看看日本动画片就知道了。”       大志内心是否阴暗二狗不得而知,但是大志不够自信是显而易见的。就像是有些国人见到了洋人有些紧张似的,大志见到城里人也紧张,见到大火车更紧张。       据说,大火车曾经和大志有以下对话:       “农民朋克,你怎么不找个女朋友?”动力大火车笑嘻嘻的问。   “……没有合适的。”大志显然有点局促。   “我倒是想找个男朋友呢……”大火车说这句话,就是想让大志接他话茬。   “恩……你想找什么样的?”大志还是很矜持、很紧张,还摸了摸毡子似的长发。换了别人早接过话茬了:“你看我行不?”。   “恩,我想好了,谁给我买一部诺基亚的8110,我就嫁给谁!”大火车说的很坚决。   “诺基亚8110是什么?”   “手机啊!”   “手机?”   “是啊,马三、张岳他们用的都是这部手机啊!你没看见吗?”   “哦,是这样,那这8110要多少钱?”   “别问了,你买不起”大火车咯咯笑了。      的确,在当年,诺基亚8110全市1000人里或许有一个人有这么一部,忒少了。      大火车说的这句:“谁给我买一部诺基亚8110,我就嫁给谁。”这句话究竟是否是戏言谁也不知道,但是,大志却当真了。      大志记得这句话,始终记得,一直到死。       大志总是希望能在大火车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魅力,但是据二狗所知,好像大志在大火车面前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跌份。二狗知道一件事儿,这事儿二狗听当事双方都说过。       应该是在98年深秋的某一天晚上,大志、九宝莲灯、动力火车等四人组合去了我市回民中学附近的一家歌厅唱歌,这个歌厅在我市上百家歌厅中算是比较豪华的。       当九宝莲灯四人组到的时候,袁老三、赵晓波等太子党也已经到了。      歌厅大厅里八张桌子,那天却只坐了三桌,太子党两桌,九宝莲灯等一桌。      九宝莲灯等人进去的时候,袁老三正在和他的“女朋友”对唱张学友的《你最珍贵》。前文提过,袁老三不但长的像张宇,而且歌唱的确实不错,所以袁老三总带着太子党的人来歌厅。      但是,还有比袁老三唱的更好的,那就是九宝莲灯。当他听到袁老三唱这首《你最珍贵》时,颇不服气,他也想唱唱。九宝莲灯自诩半个“社会人”,想唱就唱,根本就没注意到另外两桌坐的是太子党。      “服务员,重放一次!”九宝莲灯说了一句。   “好嘞!”      袁老三刚唱完,九宝莲灯就又开始唱了。      (九宝莲灯)明年这个时间,约在这个地点   (小火车)记得带著玫瑰,打上领带系上思念   (九宝莲灯)动情时刻最美,真心的给不累   (小火车)太多的爱怕醉,没人疼爱再美的人也会憔悴      九宝莲灯唱的确实好,唱功不次于张学友,而且比张学友唱得投入、深情。当然小火车唱的也不错。      (九宝莲灯)我会送你红色玫瑰   (小火车)你知道我爱流泪,你别拿一生眼泪相对   (合)未来的日子有你才美梦才会真一点   (小火车)我学著在你爱里沉醉(九宝莲灯)我不撤退你守护著我穿过黑夜   (合)我愿意这条情路相守相随   你最珍贵……      当九宝莲灯唱完最后一句“你最珍贵”时,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夹着风声“咣当”一声砸在了茶几上,砸到了九宝莲灯桌子上,啤酒瓶子、瓜子全被砸倒了,把正在动情的唱歌的九堡莲灯等人吓了一大跳。      “草你吗,谁啊!”九宝莲灯抄起一个啤酒瓶子,怒吼一声,站起来了。   “我!”袁老三和赵晓波等7、8个太子党都站了起来。      九宝莲灯一看是袁老三、赵晓波等人,气势立马就弱了三分。是个人就知道,这群人的父母都是市里的领导或大款,而且,赵晓波又是赵红兵的亲侄子。      “你刚才骂谁呢?我草你吗!”袁老三等人朝九宝莲灯等人走了过来。   “……”九宝莲灯没说话,他不敢说话。      面对凶悍如大耳朵的人,九宝莲灯敢于掐砖头子上去就砸,而面对打架出了名孬种的袁老三,九宝莲灯却不敢动手了。      区别在哪儿?      九宝莲灯的爸爸是卖猪肉的,袁老三的爸爸是市政法委书记。      再凶悍的混子,能和强大的党政机关领导抗衡?人家只要一句话,够让你在里面呆上半辈子的了。      袁老三把九宝莲灯打残了,顶多赔点钱了事。但如果九宝莲灯把袁老三打残了,那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所以,九宝莲灯不敢动,不敢说话。      “你唱歌唱的挺好是吧?挺牛逼是吧?”袁老三等人走到了九宝莲灯   “……晓波,认识我吧,我是九宝莲灯啊!”歌厅光线比较阴暗,九宝莲灯认出了赵晓波。      九宝莲灯话还没说完,“啪”的一个耳光落在了脸上,袁老三抽的。      袁老三还要踹九宝莲灯,被赵晓波拉住了。      “……”九宝莲灯没说话。   “他是跟马三玩儿的,我认识,你别打了,再打被张叔知道又该骂我了。”赵晓波在这个团伙里,说话还是很管用的。   “你他吗的以后注意点!”袁老三骂了一句想走。      这时,谁也想不到大志站了起来,掰开了卡簧。      “你他吗的别走!”大志和九宝莲灯情同手足,看见九堡莲灯被欺负,大志坐不住了。      大志这个农村孩子,还不知道什么是太子党,还不知道太子党究竟意味着什么。在农村,没太子党这一说,就算是村长的儿子,也不比其它孩子嚣张多少。      已经准备转身走了的太子党们,转身又回来了。      “你是谁呀?”赵晓波挺不耐烦,他刚把架拉开,大志又开始闹事儿了。   “操,打完我兄弟就这么白打了!”大志甩了甩郑伊健式的长发。   “那你还想怎么着?”      赵晓波是真不耐烦,他看在张岳、马三的面子上给了九宝莲灯的面子,但他是真不认识大志是谁。看大志这么不懂事儿,赵晓波也上火了。      “操!打人就这么白打了?”大志气势汹汹,说话还不干不净。      大志这句话说完,包括赵晓波在内的7、8个太子党全扑上来削他了。      赵晓波抓住了大志的攥着卡簧的手,袁老三等人抓住大志的长发,朝着大志的脸和身上狠踢。      歌厅空间比较小,坐在沙发最里面的大志被四、五个人抓着打,毫无还手的余地。拉架的动力大小火车也挨了不少拳脚。桌子,沙发全翻了,大志也倒在了地上。      九宝莲灯扑在了大志的身上,为大志挡了不少拳脚和啤酒瓶子。雨点般的拳脚和啤酒瓶子让大志和九宝莲灯根本就没有抬头的机会。      ………………每一秒,大志和九宝莲灯都是那么的难熬,他们不知道太子党的拳脚何时才能结束。      终于,暴风骤雨般的拳脚停了。      大志那飘飘长发被抓得乱如鸟巢,鼻子嘴角都在淌着血,坐在沙发的角落里,“呼”“呼”的喘着粗气。九宝莲灯抱着大志的双手,全是皮鞋鞋油的印子。      “以后别他吗的跟我们装!”袁老三说完这一句,走了。      据说被打以后九宝莲灯和大志当时有如下对话。      “咱们去找三哥去,让三哥找人,收拾他们!”大志说   “三哥?别开玩笑了,就算是张岳,也未必敢把他们这群人怎么样,顶多也就是跟他们要点钱。”   “为什么?”   “他们的家里都有实力,动了他们,那离死就不远了。张岳的确是社会大哥,是老板。但是人家的父母是市里的领导,谁厉害?”   “那打咱们就白打了?”   “白打了,就算三哥把张岳找出来给咱们说话,那赵晓波也能找红兵大哥跟张岳说话,红兵大哥和张岳的关系,你也不是不知道。”      正如大志所言,还真就白打了。      此事过后,大志算是明白了。城里的流氓再牛逼,也牛逼不过太子党。      大志这辈子当太子党是没戏了,所以还是当个最大的流氓吧。当上最大的流氓,大志就能给大火车买诺基亚8110了。      在电视上、电影上,二狗总能看见帅气的千金公子给自己的漂亮女友送上一束娇艳的玫瑰,打动了漂亮女友的心。      但是二狗从来就没看见过电视上有穷人的玫瑰。      谁说爱情只属于帅哥美女?谁说爱情只属于贵族?      穷人,一样有玫瑰,一样有爱情。而且,来得更真挚,更踏实,更坚定。      大志早已有了奋斗目标:张岳。      大志近期还有了更具体的一个奋斗目标:诺基亚8110.      诺基亚8110,是大志这个穷人为大火车准备的一束奢侈的玫瑰。
Pages: 1 2 3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