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存档:07, 2008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第十八节、土匪

2008-07-31,Thur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39,520 views
十八、土匪         那天是98年世界杯决赛后的大概一个礼拜,赵红兵收到了吴老板的信儿:下午6:00,就在你说的南山见!      吹哨子,集合,干!      赵红兵这次组织的人大概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赵红兵、沈公子及丁晓虎、大耳朵等人带领的20多个西郊混子,这属于赵红兵的嫡系,战斗力极强,防弹防砍装备先进,只不过枪支弹药少了些,冷兵器居多。另外,王亮自从李四跑路以后和赵红兵走到也比较近,他也带着10来个人参与了。      第二类是张岳的手下,也有20几人,这些都是职业的混子,手头都挺硬,要枪有枪,要胆有胆。他们都希望自己也能像张岳一样成名,一听说现在有了这大场面,各个摩拳擦掌,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势。对于他们来说,这是扬名的好机会,也是见证历史的机会,要是不让他们参与,他们肯定挺失落。      第三类是张岳召集的各路豪杰,这些英雄好汉都是来自于我市不同行业的混子,老大都或多或少和张岳都有些交情,大概有100多人,这些人多数都是被张岳赶鸭子上架的,真正开起火来他们肯定作鸟兽散。但是这些人毕竟人数众多,站在赵红兵和张岳的小弟身后,能壮壮声势,最起码也能起到个粉丝团的作用。      这“三军总指挥”当然是赵红兵,有趣的是,在这次战斗中,张岳有了个新的绰号。      领导能力可能是遗传的,而且领导这东西最关键的不是自己去干,而是要向下属灌输理念,鼓励士气,这才是领导该干的活儿。此次战斗,张岳这方面的能力就尽显无疑。      据说张岳的爷爷镇东洋在这方面就特别强,特别具有煽动力,每次无论是抢日 本鬼子还是抢地主,张岳的爷爷在动员前肯定把什么国恨家仇的渲染一番,把手下的土匪各个搞的热血沸腾、胆壮心齐,干起来各个不含糊。      那天中午,穿着板板正正的西裤白衬衫的腿伤还没好利索的张岳在饭店包房里打了一中午电话,是给参战的各路大哥打的,电话打得激情澎湃,把赵红兵和沈公子听得心服口服。以下是张岳的经典原话摘录:      “省城那帮逼也太牛逼了!得瑟啥?!欺负咱们市没人是吗?”   “敢来咱们这装,我告诉你昂,今天咱非把他们留在这不可!”   “咱们要不把他们拿下,以后咱们TMD还有法混吗?咱们还有脸混吗?”   “省城来的多个几吧?我张岳就不信了!”   “有TMD他们这么欺负人的吗?这是咱的地盘还是他们的地盘?!”   “今天,非让他们见识见识……我草他吗的”      沈公子看着张岳激情四射的打电话,不断的点头。      “以前咱们当兵时,李政委也没张岳这两下子!”沈公子对赵红兵说。   “李政委那是不说脏话,要是允许李政委说脏话,估计气势也能和张岳差不多。”   “即使让李政委说脏话,也没张岳这土匪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   “恩,张岳这劲儿一般人没有。”      张岳一通电话打完了,把自己也给感染了,胸口尚且起伏不定,看样子是心绪难平,本来就极其苍白的脸更无血色。张岳有点像战国时代秦舞阳,是骨勇之人,一怒之下脸色白得糁人。据说秦舞阳在杀人时被杀的人不敢正视秦舞阳,张岳也肯定能做到这一点,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们俩在哪墨迹什么呢?”张岳说   “我们说,你应该去当政委。”沈公子说。   “扯淡,你知道刚才谁给我打电话了吗?”   “张政委,你给谁打电话我哪儿知道啊!?”   “李老棍子!”   “你给他打电话干啥?”   “是他给我打的!”   “他啥意思啊?”   “他说,只要需要,跟他说一声,这忙肯定帮!”   “我操,张政委,你还是让丫歇了吧!”      不论李老棍子是否真心想帮,但连赵红兵的宿敌李老棍子都要帮忙了,由此可见张岳的煽动力有多大、多广。      全市只要是和赵红兵、张岳没仇的能数的上的江湖大哥都出面了,全来了。张岳已经把这次战斗上升到保家卫国的层面了。      我市的三十六路响马、七十二处烟尘,齐了。      沈公子话音刚落,孙大伟进来了。      “哎呀,咱军师来了!”沈公子说   “谁是军师啊?”赵红兵这是搭伙跟沈公子说相声呢。   “大伟啊!”俩人一唱一合。   “他咋是军师呢?”   “咱们从十几年前说起,哪次打架大伟不是躲在最后面啊?”   “每次打架躲在后面的就是军师啊?”   “未必啊,关键是每次打架前大伟总是出谋划策。”   “他那计策管用吗?”   “当然不管用啊,但是他打架不行,怎么办呢?只能当军师啊!”   “那也顶多就是个狗头军师啊!”   “不管怎么说,狗头军师也是军师,大伟只能干这个了。”   “重在参与,重在参与。”      赵红兵和沈公子一个正宗的低沉的东北话,另一个是纯正的油嘴滑舌的京片儿,一个捧,一个逗。说的一本正经,煞有介事,十分认真。      孙大伟假装没听见,朝饭店包房里四处看。      张岳被沈公子和赵红兵逗乐了,本来已经白得发青的脸有了点血色,张岳是由衷的佩服赵红兵和沈公子,在这个关头,这俩人还有说有笑逗闷子玩儿呢,换了别人,早就紧张死了,包括他张岳在内也是紧张的要命。      估摸着赵红兵和沈公子埋汰他埋汰得差不多了,孙大伟才说话。      “你们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叫我?”孙大伟看样子有点生气。   “怎么着?军师要出手了吗?”沈公子笑吟吟的说。   “你们出来这么大的事儿,我拼了命也得去,儿白!”孙大伟看样子对沈公子的不屑很愤懑。   “大伟,算了吧,这事儿你去了也没用,上次你嫖娼都让人家按摩女郎CEI了一顿,这次是跟黑社会码架,你不适合,你还是继续倒腾你那甜草去吧。”   “你们俩的事儿,就是我的事,我知道你们瞧不起我,说我不能打架。对,我是不能打架,但是有人敢动你俩,我跟他拼命。打架我是不行,但谁都就是一条命,谁玩不过谁啊!”孙大伟越说越激动,都快扑到沈公子身上了。      赵红兵、沈公子、张岳都看出来了,孙大伟衰是衰了点,但是的确是真兄弟,真讲义气,他是真想帮忙,真想拼命。能让胆子最小的孙大伟去玩命的,也就是赵红兵、沈公子、张岳等寥寥几人。      沈公子还没等再说什么,费四和小纪都出现在了包房的门口。      肯定是孙大伟听到消息后通知的他俩。      此时的费四,算是半个江湖大哥,开着赌场,手下还有几个看场子的小弟,在江湖上的名气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枪肯定有几把,但是开赌场讲究结交朋友,和气生财。费四近些年在江湖上也没干过什么事儿,但社会人都知道有费四这么一号,知道这人当年是和张岳、赵红兵、李四等人一起出来“玩儿”的。      而此时的小纪则完全和江湖没有关系,起码有十年没和人发生过冲突了,到了98年,小纪已经不再倒卖文物了,而是开始烧制文物了!倒腾文物赚钱太慢,还是自己“做”文物来钱快,什么元青花之类的瓷器,小纪烧啥像啥,一懵一个准,钱像流水一样进账。      赵红兵和费四、小纪平时基本每个礼拜都会在一起聚上一两次,但是这次,赵红兵根本就没通知他俩。      二狗认为,赵红兵没通知他俩是有原因的:      1, 小纪基本没有实力,找了也白找。费四虽然名气不小,但是实力也有限。即使他俩都参与了,对整个战局影响也不大。   2, 因为赵红兵视小纪和费四为手足,所以不找。这次恶战,前景未卜,要是因为这个把两个手足兄弟搭上,赵红兵得内疚一辈子。赵红兵找张岳那是不得不找,没有张岳,赵红兵这边的实力和场面就要下来一大截。      这饭店的包房里,除了跑路的李四和老油条李武,当年拜把子的八个人,到齐了。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第十七节、约战南山

2008-07-31,Thur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41,026 views
十七、约战南山      吴老板找了四、五个江湖大哥的原因只有一点:吴老板以后还要在我市做生意,如果这次被赵红兵给弄服了,那将来肯定有越来越多的混子来他这里寻衅滋事,他以后在这的生意,肯定就没法再做了。      吴老板想的是:一战安天下,拼了血本收拾了赵红兵,看以后谁还敢跟他得瑟?搞就搞大场面,把人全弄服!搞暗杀绑架影响忒小,说不定哪天再出来一群混子招惹他。      吴老板有钱归有钱,但他根本就找不到像九哥那样的黑社会大哥,九哥那样的人,或许为自己的生意杀人放火,怎么会因为几个小钱去跟别人拼命?吴老板找到的人,基本都是省城第二档次的江湖大哥,这一档次的江湖大哥,还处在血腥的原始积累阶段,敢干,需要钱。论实力,肯定跟人家九哥没法比,但是肯定比九哥更敢干。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人都需要钱。      据说那几天经常混迹于省城和我市之间的李武没少接到省城江湖大哥的电话。      李武是个十分圆滑的混子,吹牛的本事不小,在省城的那些江湖中人,认识李武的都以为他是我市最牛逼的人物。      “有人找我去你们市帮忙做一个人。”   “还用你出马,我李武在这帮你办就行了。”   “听说他在当地很有势力,叫赵红兵,你认识不?”   “……认识”   “他在你们那怎么样?”   “很牛逼。”   “认识他吗?”   “很熟。”   “哦,那你就当我这电话没打过。明白不?”   “知道了,放心吧!”      李武刚说完让对方放心,回头就去找了赵红兵。李武嘛,就是谁都不得罪,希望自己在谁面前都是老好人。      “红兵,跟你说个事儿。”李武神神秘秘的。   “说吧,啥事儿?”赵红兵踹了一脚李武以后,总觉得挺对不起李武,但他还不好意思跟李武道歉。   “省城有人打电话给我,说有人出钱要办你!”   “早就知道有这天,肯定是吴老板找的人。”赵红兵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   “我想也是”李武说。   “来吧,我等着他们!”   “红兵,我和他们也挺熟的,我不太好帮你……”   “红兵说让你帮了吗?”沈公子一半开玩笑一半认真的说。   “……要么我跟他们说说咱们的关系,让他们别来了?”李武说什么话都小心翼翼。   “来吧!没了他们,那姓吴的还得找别人,不会罢休的。”   “红兵,那你小心点,他们我可知道,那手黑着呢……”   “我知道了,没事儿”   “你可别跟别人说我跟你说这事儿啊,说出去,他们非宰了我不可。”   “要么你别说,你说了就别怕红兵说给别人听,对不?”沈公子笑着说,但笑得有点冷。   “……哎,那我怎么做人啊!”   “我现在就出去嚷去!……”沈公子故意气李武。   “哎,别介,申爷,求求你了,我们一家老小呢!”   “没事儿,你先走吧!”赵红兵看沈公子在那戏弄李武,想笑又有点不好意思。   “那我走了,红兵你当心点啊!”      李武走后,赵红兵和沈公子还真有点担心。      “沈公子啊,你可真是的,人家李武给咱们报信,你拿话挤兑人家干啥?”   “我就是瞧不起他,行不?!”   “行,行,行,那你下次别当我面挤兑他行不?”   “不行,我见到他一次就挤兑他一次。”   “……”赵红兵没说话,看着沈公子乐了。   “我就纳闷,他究竟是哪一伙的?是不是跟咱们是一伙的?咱们把他当兄弟,这时候人家李武可没拿咱们当兄弟,人家说不方便帮忙,我真纳闷他能帮上什么?谁是自己人谁是外人他分不清啊?”   “人家不是给咱们报信来了吗?当然拿咱们当自己人!”   “扯淡,我看他是两面光。”      两天后,李武又来报信了,他能确定有一群省城的人肯定要来,起码30多个,各个都带着枪。      赵红兵听到了消息后做了三件事:      1、 吩咐了王亮和丁晓虎,搞来了20几套钢盔和防弹背心。这也是我市历史上第一次如此全副武装的准备。   2、 跟张岳打了招呼,告诉张岳,多召集点人。   3、 打电话问了九哥,来的到底是什么人。      第一件事赵红兵自从刨了地面以后就开始准备了,所以很快就办成了。“当年在前线,咱们也没这么好的装备。”沈公子对赵红兵说。      第二件事张岳办的绝对出色,张岳不但召集了自己的手下的弟兄,而且还和本市的其它一些团伙的大哥打了招呼,“红兵大哥最近可能有事儿,他和我什么关系你们知道吧,再说,这次是省城的人来找咱们麻烦,咱们要是输了,我可丢不起那人!”张岳说话了,我市的多数流氓团伙的头子都得给面子,硬着头皮也得上,否则说不定这事儿过后张岳怎么收拾他。张岳也没希望他们能帮多大的忙,就希望他们能凑个人数,壮壮声势。张岳知道,这样的场合,真正能冲在前面的,还是像王亮、丁晓虎、蒋门神这样的多年的兄弟,其它人,用处不大。但是大混子就的有大场面,场面不能输。      第三件事赵红兵亲自给九哥打的电话。      “九哥,要来归拢我那人,你认识不?”   “听过,不熟。”   “他混的怎么样?”   “还行吧!”   “听说,他们好几十人都带来枪来找我。呵呵。”   “哈哈,红兵,不管他们是谁,你信他们敢干吗?全中国,你听说过几十人的团伙开枪火拼吗?”   “哈哈哈哈哈哈,我不信,我没听过。”   “哈哈,那就对了!”      赵红兵这个电话不是要找九哥帮忙,他只是在求证自己的想法是否和九哥一致。对于九哥的智商,赵红兵是十分钦佩的。      第三部开始时,二狗就说过,赵红兵要在湍急的瀑布下戏水,要在烈火中取栗。      赵红兵就有这胆略。      二狗的一个女性朋友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别吓唬我,老娘我见过世面!”      吴老板是想欺负赵红兵没见过世面。      问题简单了:赵红兵认定省城来的这些江湖中人没那展开大规模枪战的胆子,但省城的人对于赵红兵的实力却摸不清。      这就好像是赌百家乐,省城的黑社会是庄家,赵红兵是闲家,这副牌,庄家抓完第三张牌后合计是0点,此时赵红兵需要补牌,但无论补到什么牌,这局牌肯定是不输了,最不济也是个平局。      在这期间,赵红兵和张岳曾经有过一次对话。      “张岳,还记得,咱们十几年前,跟人家第一次约战的时候,人家把咱们约到哪儿了吗?”   “南山,跟铁南的路伟。当然记得。”   “咱们来了,他没敢来。你还记得他当年怎么说的吗?”   “记得,他说,南山,挖好了坑等咱们。”   “当时我听到这话他妈的吓得一激灵。”   “没有吧,我看你当时挺镇定的”   “不是,我就是觉得挖坑埋尸体这事儿乍一说出来是有点吓人。”   “你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给吴老板带话,南山上,咱们已经挖好了坑,等他们。随时随地,我们奉陪。”   “好!坑真挖吗?”   “当然挖,真挖”      当天,吴老板就听到了赵红兵的传话:“听说你找了不少人要跟我拼一把,没问题,我奉陪。时间你定,随便哪天,地点我定,南山,挖好了坑,等你。”      吴老板听到挖坑这事儿是不是吓了一激灵二狗不得而知,但二狗想:这句能把赵红兵吓得一激灵的话,肯定也能把吴老板吓得够呛。      但吴老板还真没服软:“告诉赵红兵,他得瑟不了几天了!”      传话的第二天,省城的黑社会来了,来的不是三十多个人,是三十多台桑塔纳。      98年,桑塔纳在算好车,起码在东北算好车。      到这份上,玩儿的就是心理战,看谁玩儿的起,看谁更敢玩儿。就好象前苏联和美国在七十、八十年代的冷战一样,冷战没升级成热战就是因为双方都能毁灭地球无数次。核大战谁见过?见过的肯定全死了。但人家俩国家就是弄了那么多核武器,和赵红兵与省城的黑社会一样,玩儿心理战,玩场面。放出点儿狠话和往古巴运送点导弹什么的,那是必须的。      谁最后把谁玩儿死,拼的绝对不是一场核大战,而是在其它阵线的较量。      赵红兵听到这消息有喜有忧。      喜的是:场面越大越打不起来,这是定律。   忧的是:对方来的人太多,里面肯定有张岳这样“虎B朝天”不计后果的人,一旦有一个被激怒,后果不堪设想。      在东北,无数老板像吴老板一样,放着有更好的白道的解决方法不用,就为了出一口气就找来黑道的朋友帮忙,仿佛认识江湖中人多而且管用是国家颁发给他的十大杰出青年的奖章似的,见谁跟谁说。      很多东北人就这性格:爱面子、不服输、不计后果。性格这东西无所谓究竟是好还是坏,但东北人这性格用在做生意上,那是肯定十分容易身败名裂。      省城的人来了,吴老板这下把事儿搞大了,他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了,骑虎难下。      吴老板的本意肯定也不是要干死赵红兵和沈公子,他只是想借大场面来恐吓一下他眼中的“土流氓”。      他没想过,这俩人迫击炮火箭弹都见过,能怕他组织这大场面?      ——————————————————————————————   重发一遍,今天天涯又屏蔽了两个词,佩服,搞了我一个小时。。睡了,,,明天继续整。。。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第十六节、倒掉的苹果

2008-07-30,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37,552 views
十六、倒掉的苹果       沈公子到了工地时,看见省城的开发商吴老板、监理、赵红兵、丁晓虎等四个人。四个人两两一伙,面对面站着,看样子都不是很开心。      “呵呵,这是怎么了?”沈公子下了车,手里拿着车钥匙问了一句。   “……”这四个人没有一个人说话。      沉寂了半天。沈公子看这架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傻站在那里。      半晌,赵红兵说了一句:“吴老板,这事儿还有的谈吗?”   “你们把事情做成了这样,我有什么办法?”一副江湖中人模样的吴老板看样子也很生气。      “到底怎么啦?”沈公子实在忍不住问了赵红兵一句。   “吴老板说,咱们拖延了工期,而且工程质量也不好,工程的款,他只能付一半了。”赵红兵是在对沈公子说话,眼睛却盯着吴老板。   “啥?!”沈公子一听楞了。      “吴老板,我们这工期是拖延了几天,但是我们工程质量绝对没问题啊,拖延几天您罚我们点钱这是应该的,但您说只给一半,这……”沈公子有点急。   “你们耽误我的事儿忒多了,沈公子,给你们一半钱很给你们面子了,要是换了别人,我说不定一分钱不给了。”   “吴老板,您这是怎么说话。”这次沈公子和赵红兵投入忒大,沈公子是真急了。   “申老板,我以前真的很信任你,你从来没搞过这个,我也把活儿给了你,但你们也太让我失望了!”      “吴老板,再问你一次,只给一半是吗?”赵红兵看样子是比较烦沈公子和吴老板的聒噪,很不耐烦的问了一句。   “对!”吴老板回答的很干脆。      赵红兵随即说出了让沈公子和丁晓虎都惊愕万分的一句话,也是让吴老板万万都没想到的一句话。      这句话的内容是:“晓虎,找胡队长去,叫十个工人带上镐头,把咱们做的地面全刨了!咱们一分钱都不要了。”      众皆愕然,“老火,走!”赵红兵喊了声司机,转头向自己的车走去。      “不用全刨,隔半米,刨半米。”赵红兵回头又朝丁晓虎说了一句。   “大哥……”丁晓虎楞站在那,不动。   “让你刨你就刨!楞在那干啥?!”赵红兵罕见的大嗓门喊了一句,随后上车,关了车门。      丁晓虎走了,去找工人了,他对赵红兵说出的话一向当成圣旨,不管是对是错。      沈公子也随即上车了,跟着赵红兵的车走了。那即将被刨的地面是沈公子多年以来苦心经营的积蓄,沈公子肯定心疼,但是他和赵红兵的关系是:无论一方做出了什么决定,另一方都不会反对,而且会全力支持,别说是钱的事儿,就算是杀人,也跟着去了。      工地上,留下来楞住无语省城的吴老板和监理。      “他俩还真牛逼啊?!”据说吴老板评价了这么一句,也不知道是夸奖还是挖苦。      赵红兵大脑看似又短路了。赵红兵这人奇怪的很,在兄弟们都在暴怒的状态下,他一定比谁都冷静,比谁都有条理。但在一些看似平淡的场合,赵红兵却经常做出一些让人难以理解的极其冲动的举动:当年因为办公室主任一个订餐电话就一脚踹飞了自己的工作,因为李老棍子想讹刘海柱点钱就手持枪刺去医院扎了人换来了自己4年多的徒刑,因为李武几句聒噪就一脚踹趴下了自己多年的兄弟李武。今天,在这常人都可以控制情绪的工地谈判中,赵红兵又做出了刨自己做的防水防漏地面的决定。      这次短路,是用镐头刨了自己和沈公子多年的心血。      二狗认为:这,或许就是赵红兵真正的魅力所在。      平日里和总是成熟稳重的赵红兵接触多日以后,很多人都会觉得赵红兵这人其实没什么可怕,至少没江湖中传说的那么可怕。      其实,他们根本就不了解赵红兵。赵红兵做事有自己的底线,而且一旦有人越过了他的底线,赵红兵说不定做出什么事儿来,过激的程度可能是任何人都想像不到的。      根据二狗对赵红兵的理解,二狗认为赵红兵的底线主要就是两点:1,自己的尊严(或称面子),2,对朋友的义气。      赵红兵的每次暴怒都是由以上两者引起,无一例外。      这次也一样,如果赵红兵收下了吴老板给的一半的工程款,那赵红兵以后再社会上还有法混吗?面子往哪搁?      生长在红色年代的赵红兵一定听说过一个国人都听过的故事,这个故事二狗在小学二年级时也听老师讲过:六十年代初,在共和国最困难的时候,苏联逼债,全国老百姓从牙缝中挤出吃的还债。一车皮的苹果运往边境,苏联的边检却拿出个漏子来,个儿大的苹果留下,个儿小的退回。电话打给了周总理:“总理,剩下的苹果运到哪儿?”一向温文尔雅的总理却罕见的发怒:“不用拉回来了!全倒了!”。这样,一车皮的苹果倒入了滔滔的江水中。      曾经经历过这个年代的二狗的语文老师是眼含热泪的讲完了这个故事,他用他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表达了对周总理决定的支持。不足十岁的二狗当时十分不解:这不是傻逼行为吗?周总理那么成熟稳重的一个人怎么做出如此决断?      时至今日,二狗终于明白了,且不论周总理这决定的对与错,周总理其实想表达的东西是:尊严与勇气。这些东西,是多少苹果都换不来的。      即便周总理当时的决定是傻逼的,但是肯定更是男人的。      赵红兵虽然和周总理差距忒大,但在这样的事情上,二者选择了殊途同归的做法。      但,赵红兵显然比周总理更有优势。赵红兵当时绝对有实力可以和吴老板拼一把,究竟鹿死谁手还未可知。但在周总理时期的中国,实力与苏联相差却较为悬殊。      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赵红兵不是对所有人都是仁义大哥,更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吴老板对赵红兵忒不了解了,被赵红兵看似和和气气的表象给迷惑了。      吴老板,需要付出代价。      半小时后,丁晓虎真的带人去刨了地面。赵红兵的人,谁敢拦?吴老板在省城再怎么有实力,但在我市他终究是个外地人。      第二天一早,吴老板就又联系了个做防水防漏的小建筑队。      “这活儿,你们接不?”   “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赵红兵开始做的这个工程,我们出现了点误会……”   “啊?!赵红兵?吴老板,最近我们活儿也很多,这个活儿,我们接不了。以后有什么其它的工程,我们再联系吧。”   “……”吴老板无语   “对不起啊吴老板,我有事儿先走了”      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明白,接下了赵红兵刨烂的地面,是个什么样的后果。      吴老板发现了这个问题,第三天又请来了个小建筑队。      “我和你们西郊的一个小建筑队,闹了点不愉快,你看,这活儿你能接吗?”吴老板聪明了,不提赵红兵了。   “没问题啊!”      旋即,双方谈妥了价格和交工时间。      几个小时后,小建筑队的工头就接到个电话,同行打来的。      “你知道这个活儿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的吗?”   “不知道啊!”   “这地是被赵红兵刨的!!”   “啊!”   “你想钱想疯了?你还要命不?”   “我不知道啊”   “现在知道了吧!”   “恩……”      随后,这个小建筑队的包工头给吴老板去了电话。      “这活儿,我不接了”   “为什么?”   “你不是说说西郊的小建筑队吗?我听说是赵红兵,是他吗?”   “……是”吴老板知道瞒不住。   “你去全市打听打听去,赵红兵刨的地,谁敢接?有人敢的话你告诉我。”   “……那你不做了?”   “做不了,这活儿做不了,吴老板你和赵红兵做生意这么久,你难道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      第四天、第五天,吴老板又找了几个建筑队,结果都是一样的,根本就没人敢接。      吴老板后悔了。      吴老板心急如焚。      赵红兵那点工程款是小,整个小区的工程不能如期交工是大。吴老板,终于为他的“精明”付出了代价。      据说,在赵红兵把地刨了约一个礼拜过后,这个工程的防水防漏工程才开始进行,施工队人生吴老板从省城糊弄来的一个小建筑队。      没办法,在我市,没有人敢接。      开工的当晚,由于一些小“摩擦”,工地的工棚遭遇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的伏击,工头和工人都被打。肇事者被抓到了两个。      “为什么去工地打人?”   “那些工人我看着不顺眼,跟我穷得瑟。”   “是不是有人派你们去故意生事的?”   “没有,是那群工人得罪我了。”   “……”      第二天晚上,省城来的建筑队又和本市的一群小混子发生了“摩擦”,多名工人再次被打。      这回,一个人都没抓到。      是个人就该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吴老板,这活儿我不干了,再干下去,我非连命都留在这。”省城来的施工队工头说死也不干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吴老板也怒了。      “赵红兵欺人太甚,一个地癞子敢欺负我老吴?真当我是吃素的!”      吴老板自恃在省城的黑白两道混的都很熟,还真想跟赵红兵拼一把。吴老板是否曾经是过江湖中人二狗不清楚,但此人的行事作风和脾气却是十足的江湖中人。      吴老板给赵红兵打电话,打一次,赵红兵挂一次。吴老板找不到赵红兵,在98年代时候,手机又普遍没有中文短信,吴老板只能找人给赵红兵带话。      “吴老板说,最近发生的事儿他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他希望能再跟你们继续朋友,过去的事儿,都是误会。你们过去也挺辛苦,虽然把地刨了,但是毕竟也出过不少力,吴老板的意思是给你们三十万,这事儿,也就这么算了。”给吴老板带话的人说。   “三十万?离我们的投入差点忒多点儿了吧!”沈公子搭话。   “告诉吴老板,我不是要饭的,我也没他那样的朋友。”赵红兵说。   “这……吴老板还说,你们别欺人太甚,要是执意不肯,以后可得小心点儿。”   “谢谢,以后我一定多加小心!”赵红兵乐了,他太久没被别人威胁过了。      听到赵红兵的回音,吴老板肺都要气炸了。      吴老板是铁了心要跟赵红兵磕一把了。      在张岳、李四、费四、丁晓虎等人心中,赵红兵是好大哥、好朋友,是值得拿命去交的。在其他的江湖中人心中,赵红兵是和气大哥,没多好但也没多坏。记住千万别得罪就是了。在普通市民心中,赵红兵是名气最大的混子之一,但和自己的生活没什么交集。在想混的小孩子心中,赵红兵是他们奋斗的目标。      在吴老板心中,赵红兵无疑是最可恶的地癞子,吴老板恨不得剥其骨、食其肉。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吴老板跟我市最大的流氓团伙的主要头目耍流氓,结果却被更加流氓的手段制住,很有趣。      但吴老板也不是善茬,他还想找更大的流氓来制住赵红兵。      比赵红兵更大的流氓,那就是黑社会了。      据说,在听到赵红兵回话的当天,吴老板就给了省城3、4个江湖大哥打了电话,目的就一个:归拢赵红兵。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第十五节、小鹿乱撞

2008-07-26,Satur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33,931 views
十五、小鹿乱撞       曾经有人批评二狗,你这帖子里全是一群傻老爷们儿火磕,咋没女人呢?前前后后写了几十万字女人加在一起连十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而且,仅有的一次性描写还是描写的男同。这帖子太暴力,不黄。不行,你孔二狗必须得多写点女人。       二狗跟那些江湖中人的女人都不是很熟,所以很难写出什么火花。但二狗对一对姐妹印象却是极其深刻,在接下来的故事中,这对姐妹花也是重要人物,这节就写写。       九哥请李武、张岳、赵红兵、马三吃饭以后,这几个人都有很大的感触,都觉得,自己混了这十来年,真是白混了。将来,必须,要像九哥那样战斗。       但光这样想不行啊,赵红兵那工程快该交工了,可是如期交工现在看已经基本不可能了。别琢磨怎么混社会了,还是先把手头的活儿干好吧。赵红兵挺愁,他一时半会又找不到别的建筑队帮忙干完剩下的活,只能让胡队长继续带着人干,只能拖延了,没别的办法了。       且说在这工程未交工的前几天,沈公子到我市的一家比较高档的饭店吃饭,吃完后沈公子在买单时赫然发现了九宝莲灯正在和两个女孩子在那吃饭聊天呢。       九宝莲灯在崩老古的时候从马三那拿了三万块钱,手头有点钱,正请他从上初中时就喜欢的一个女孩子吃饭呢。这俩女孩子是姐倆,表姐表妹,九宝莲灯喜欢的是表妹,这天请吃饭,九宝莲灯把她表姐也请来了。       据说九宝莲灯喜欢这女孩子根本就不喜欢九宝莲灯,主要原因就是九宝莲灯脸上有疤瘌而且家里太穷。嫌贫爱富这习惯人人都有,这妞也不例外。即使最近这段时间九宝莲灯拿自己的命换来了点钱,这妞对九宝莲灯也是带搭不理。但这天碍于面子,还是来和九宝莲灯一起出来吃饭了。       沈公子和九宝莲灯谈不上什么交情,仅仅几面之缘。偶尔沈公子开车从马三的游戏厅前路过,会停下来跟马三聊上几句,就这样,沈公子和九宝莲灯勉强算认识。       沈公子买完单,走到九宝莲灯旁边,从后面拍了九宝莲灯一下。       “丫干嘛呢?泡妞呢?”沈公子脸上总是习惯性的坏笑。      沈公子本来想打个招呼就走,可是九宝莲灯一看见沈公子主动来跟他说话特别激动,他这人本来就特爱激动。       “申哥,坐下,坐下吃!”在九宝莲灯心中,沈公子是神仙一样的人物。马三是九宝莲灯的大哥,马三的大哥张岳和沈公子是铁哥们儿。九宝莲灯虽然只比沈公子小10来岁,但是要比沈公子低两辈。    “刚吃完,不耽误你泡妞了”沈公子脸上纹燕子以后有个习惯,每当坏笑的时候总是下意识的去摸摸脸上的燕子。    “不行,今天你必须坐下吃”九宝莲灯连拉带拽,把沈公子按在了椅子上。       沈公子无奈,只好坐下来吃了。两男两女坐在那聊了起来。       沈公子本来就刚吃完,一点都不饿。坐在那端着一听雪碧就开始贫。沈公子这贫嘴功夫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丝毫弱化,反倒有日渐增强的趋势。据他老婆兰兰当时反映,沈公子那时候每天回家后都对着他肚子里的孩子说上一个小时,一句词都不重复,还总能把兰兰说得忍俊不止,沈公子把这美其名曰胎教。但兰兰说:要是个儿子还成,要是个姑娘学成他那嘴,那还能嫁的出去吗?       30岁出头的沈公子显然比20多岁时更具魅力,一副满清落魄贵族的派、略显倨傲的表情、腰杆笔直、再加上他那油嘴滑舌,实在是忒受女人欢迎了。虽然他长相不如赵红兵甚至不如张岳而且脸上还破了相,但是即使是赵红兵、张岳、沈公子他们三个和一群女孩子吃饭,这一群女孩子的眼睛肯定全朝着沈公子一个人瞄。      沈公子贫归贫,但从来不和任何除兰兰以外的女人过多接触,挺专一。       这不,九宝莲灯把沈公子留下来吃饭实在是忒失策了。沈公子往那一坐,这俩姑娘全盯着沈公子看,听沈公子说话,时不时的被沈公子逗得大笑。根本就没人看九宝莲灯了。       这一顿饭吃完,就听沈公子一个人在那说了。沈公子就有这本事,就算十个八个的30多岁老爷们儿,沈公子也能一个人也能把一桌人给聊晕了,更何况他面前是俩涉世未深的20岁刚出头的姑娘。据说这一顿饭吃完,沈公子那一听雪碧还没喝完呢,嘴光顾着说了,没空喝。       这姐俩中的表姐对沈公子一见倾心,临走时,要了沈公子的电话。沈公子碍于面子给她留了电话。       从此,沈公子几乎每天都会接到一个电话:“申哥,什么时候请我吃饭啊?”   “啊,过两天吧!我老婆要生了,工地这边事也多”喜欢沈公子的姑娘不少,沈公子早就学会了这一套含糊其辞的推脱方式。再过一段时间沈公子该说了:我孩子刚生下来,我得伺候我老婆孩子。反正沈公子想躲谁肯定有借口。      在吃那顿饭大概5天以后,沈公子领着丁晓虎和大耳朵正在工地上催工,又接到了她的电话。       “申哥,你媳妇儿还没生呢?”    “是啊,说不定哪天!就最近了。”    “你是不是不想请我吃饭啊?!”    “啊……这不是最近没空嘛,等我空出来,我马上请!”沈公子总是给女孩子留几分面子。    “我就不信你真连吃顿饭的功夫都没有!”    “真没有……”       这时,沈公子瞄了一眼身边的丁晓虎,忽然灵机一动。       “哎,这样吧,我最近的确是没空。我让我兄弟代表我请你吃饭,好不?”    “你兄弟谁啊?!”    “丁晓虎,认识不?帅哥,你不信打听打听去,我兄弟那长相,绝对帅哥!”丁晓虎鼻直口方大眼睛,一米八几的大个儿,长的确实挺精神。    “我又不认识他!”    “谁和谁从一开始就认识啊?他管我叫哥,是我兄弟,没事儿,他先代表我请你吃,等以后我忙好以后再请你吃!”    “说话算话啊!”    “放心吧!明天就先叫丁晓虎和你吃饭去”       沈公子放下电话,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晓虎啊,你申哥我知道你没女朋友,你看,我给你介绍一个!”沈公子说得很认真   “真的呀,太谢谢申哥了!”丁晓虎打了好几年架,一直没女朋友呢,一听到沈公子给他介绍女朋友,忒激动。   “恩!你明天去,好好和人家聊,挺好的姑娘,我见过”   “你见过,长的咋样?!”丁晓虎急切的问。   “……这样说吧,那姑娘长的跟歌星似的!”   “真像歌星啊?”丁晓虎口水都快留下来了。   “恩,不但她像,她妹妹也像,有个什么组合来着?现在挺火的,我一时想不起来了”   “什么组合?”   “想不起来了,但真像”   “儿虎呀?!”   “真的!你到时候给她打电话约地方的时候,你让她把她妹妹也带上,你看中哪个就要哪个”   “申哥……”丁晓虎激动死了   “拿着,这是2000块钱,请她俩吃饭,吃完饭你直接把她俩带去开房吧,双飞!那俩妞我看都挺爱玩儿,开放着呢!”      沈公子说完转头一脸坏笑拉开车门上车了。      丁晓虎手里握着2000块钱,略带颤抖的以憧憬的眼神遥望远方,似乎已经看到了他和那姐俩双飞的场景……      丁晓虎胸口小鹿乱撞,“通”“通”“通”的乱撞:我丁晓虎活了20年没碰过女人,今天,哥们儿我发达了,一下搞了个大的,俩长的歌星似的美女任我挑,弄不好还双飞!      丁晓虎就差没朝天空高喊一声:哈,哈,哈,老天,你真是开眼啊!      谁说只有少女才善于怀春?丁晓虎怀起春来更猛!在请那姐俩儿吃饭前,丁晓虎不但去理了个发买了套新衣服,还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身边所有的朋友,把大耳朵等人弄的特眼馋。      “你整完了以后把她电话号也告诉我昂?!”大耳朵说。   “不给,不给”丁晓虎洋洋得意。丁晓虎又想起件事儿,回头去药房买了盒避孕套。   “够用吗?”大耳朵问   “难说,难说”      当晚,心潮澎湃跌宕起伏的丁晓虎成功的约到了姐妹二人吃饭……      丁晓虎一见这姐俩呆了,楞了。      不是因为这姐俩太好看了,是这姐俩长的实在忒可趁了。      这姐俩好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鹰钩鼻、薄嘴唇、小眼睛、细眉毛、又黑又瘦。      丁晓虎胸中那“通”“通”乱撞的小鹿,消停了,彻底消停了。      期望越高,失望越大。      6:00吃饭,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程略去不谈。丁晓虎咬着牙陪着笑把这顿饭吃完。      晚上10:00整,丁晓虎终于在沈公子家小区门口等到了沈公子。丁晓虎要跟沈公子拼了。      “申哥,下车!”   “呀,晓虎啊,这么快双飞就结束了?你也不行吗?”沈公子摇开车窗   “……”站在车外的丁晓虎怒视沈公子不语。   “是不是那俩姑娘都没看中你啊?”   “……”丁晓虎继续不语。   “你一个也没办?”   “……申哥,你不是说那俩姑娘长的像歌星吗?”丁晓虎咬牙切齿问了这一句。   “是啊,不像吗?”   “有她俩那长相的歌星吗?!”   “有啊,不是有个什么组合吗?一模一样,我能逗你吗?”   “你告诉我,是啥组合!”   “哎呀,我现在才想起来那组合叫啥!昨天真没想起来。”   “叫啥!”   “动力火车,对,就是动力火车。你看那大辫子,那长相,多像!”   “……”   “晓虎啊,我又没跟你说长的像女歌星,你看你可真是的,瞎想什么啊。再说你这品味不行,人家那是台湾原住民风情,高山族的,懂不?在你们东北去哪儿找去?……”   “我操……”丁晓虎作势要打。      “如果你没勇气陪我到,明天的明天的明天,倒不如就忘了就算了……”沈公子一加油门,坏笑着高声唱,绝尘而去,留下了小区门口胸中小鹿已经一点都不撞了的丁晓虎。      丁晓虎从裤袋中掏出那盒没开封的安全套,远远的朝沈公子的车抛去。      沈公子就这样,三十啷当岁了,还成天跟丁晓虎这样二十出头的孩子混在一起打成一片,而且乐此不疲。      第二天,沈公子又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对沈公子来说是好消息,对丁晓虎来说是坏消息。电话内容是:“申哥,你不用请我吃饭了,你那个兄弟丁晓虎有女朋友了没?”。      在下文中,二狗把姐妹花中的表姐称之为动力大火车,把表妹称之为动力小火车。打电话的,这就是动力大火车。      沈公子刚刚开始想要想馊主意,又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赵红兵打来的:“来工地吧,事儿麻烦了”。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第十四节、社会,不是这样混的

2008-07-24,Thur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39,238 views
十四、社会,不是这样混的       在马三崩了老古以后两天,张岳就得到了消息,老古的手下大海和黑子一个都没死。       这下好了,马三也不用跑路了。毕竟,先开枪打张岳的是老古的人,带着枪到处找张岳的也是老古。老古他总不能报案去。民不举,官不究,这是我市公安系统历来的优秀传统。一场轰轰烈烈的闹事枪战,就这么被公安系统轻易的“遗忘”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市那几年枪击案过多,公安局也没太把这当回事儿。       体育生就是有体育生的优势,一个被打穿了肺叶被抢救了过来,另一个被砍了20多刀活了下来。写到这里二狗忽然发现一件极其有趣的事儿:我市流氓团伙间连续的刀枪拼杀、大规模的械斗,简直除了手榴弹外其它所有轻型武器都用上了,但却真的很少打死人,反而是17、8岁的小孩子打架下手没轻没重动辄就出了人命。大规模的枪战、械斗都不死的各个团伙的大哥活下来的概率却又很小,这更加有趣,这些大哥要么毁在鼠辈手里要么以一种极其意外的方式死亡。       想起这些,二狗不能不唏嘘不已。       三天后,老古找人来说情了,说辞大概的意思是:都是在社会上玩儿的,低头不见抬头见。老古并没有派人去开枪打张岳,是手下的几个小兄弟没控制住。如今,老古也被崩了,当时开枪的两个小兄弟也差点没被打死,这仇也了的差不多了。大巴的事儿,愿意卖给省城的九哥,合60万一台,保本儿不亏就行了。       老古自己割了自己的肉喂了张岳吃。       现在的张岳和十年前的张岳不大一样,十年前的张岳,有人敢向他开一枪,他只要活着他非崩人家十枪不可。现在的张岳,毕竟老婆孩子都有了,仇报了,气出的差不多了,面子也找回来了,九哥的事儿也办妥了。       张岳只跟说客撂了一句:这事儿就算结了,但是老古以后别在我面前得瑟,否则我非干死他。       这一切,自张岳受伤后一直留在我市的省城的九哥都看在眼里。       李武这人混社会的能力相当强,他有混社会的天赋,不但在我市赵红兵、张岳等人混在了一起称兄道弟,而且和省城的多个大哥都有联系。在认识李武之初,九哥以为李武是我市最有实力的江湖大哥之一。后来发现李武虽然有点实力,但他显然做不到呼风唤雨的地步,张岳才是我市江湖一哥。在陪张岳住院的这几天里,九哥又发现张岳在大事上对赵红兵言听计从,俨然赵红兵还是张岳的大哥。九哥算明白了:无论是张岳、李武还是赵红兵,单独拿出来一个都未必能把全市的混子都归拢了,或许张岳有这实力,但也没验证过。这哥儿几个虽然各自为战,但是出事儿以后总是绑在一起,几个团伙力量加在一起,那肯定是能归拢全市的大小混子。       尽管张岳的武力如此强大,手下一个已经不怎么联系的小弟马三就敢于带人在闹事中开枪归拢了老古。但张岳在九哥眼中,距离真正的江湖大哥还有一定的差距,还欠缺火候。       因为九哥在老古服软后的一次饭局中,曾经对他很赏识的张岳和赵红兵说过一句话:社会,不是你们这样混的。       那社会是怎么混的?九哥是怎么混的?       九哥这人身世颇为神秘,据传是省城军区的一个高官的最小的儿子。二狗曾见过九哥一次,九哥其貌不扬,塌鼻子、小眼睛、薄嘴唇,唯一引人注目的就是两道浓眉,普通人的眉毛都是顺着长,很柔软,而九哥的眉毛却是立着长的,根根直立。九哥穿的也很朴素,说的难听点,又瘦又驼背的九哥老远看有点像个老猴子。但是就这其貌不扬的老猴子的智商不是一般的高,在省城黑白两道都搞的很定,从后来见诸报端的省城黑社会大哥到省里、市里、军区的领导,都和他称兄道弟,交情非浅。       而且更为传奇的是:九哥这人从小到大根本就没跟任何人动过一次手!       同样是江湖大哥,张岳、赵红兵等人有了今天的名气,他们自己都数不清跟人家打了多少架,开了多少枪。但九哥真就从小到大没跟人打过架,但人家就是省城最有名的江湖大哥之一,看出差距来了没?       据说省城黑道里流传一句话:“要不是活腻歪了,就别跟九哥玩儿脑子。”       九哥的智商和影响力通过这句话可略见一斑。       二狗后来听到赵红兵说的一件关于九哥的事儿,二狗倒是觉得很好玩儿。       九哥偶尔吸毒,但不是特别的成瘾,但一旦哪天心情好,就开“玩儿”。有一段时间九哥没什么事儿,每天下午磕摇头丸,嗨到了晚上又开始吸K粉。终于有一天九哥出问题了,那天到了凌晨3:00的时候,九哥忽然发现自己的左手上长了黑毛,又粗又长的黑毛,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茁壮成长!吓人不?       可能有童鞋会问,人的手上哪有长黑毛的?吸了什么能长黑毛啊?       笨!九哥吸毒过量,幻视了呗!       “大军,你看你看,我手上长黑毛了,咋办!”九哥惶恐的叫了起来。大军是九哥的保镖,成天跟九哥形影不离。    “九哥……这……”大军明白,九哥这是出现幻觉了。    “楞什么呢?!开车送我去医院啊!”看到自己手上长了黑毛,九哥真急了。       5、6台奔驰,大半夜的浩浩荡荡到了某军区医院的门诊部。       “大夫,我大哥手上长了黑毛,你帮他治治。”大军一个劲的朝大夫使眼色,意思是:我大哥出现幻觉了,你赶紧敷衍一下他。    “先生,你出现幻觉了,你手上啥也没长,回去睡一觉就好了啊!”这大夫看九哥这瘦小枯干的样儿,做梦也没想到他就是省城的江湖大哥九哥。    “大夫,咋没长啊,你看,它还在长呢,长的那么快……”    “你啥毛也没长,你手上连汗毛都没普通人多”大夫不耐烦了,露出鄙夷的神色。    “你他妈的说啥?你是大夫吗?!……”九哥火了,转身摔门走了。       九哥走后,该急诊室被一群彪形大汉砸的稀巴烂。这倒霉大夫就看见了九哥和大军俩人,没想到急诊室外面还好几车人呢。       九哥又到了第二家医院,这回,九哥带的所有的兄弟都跟着他涌进了这急诊室。       “大夫,我手上这毛是咋回事儿,这是啥病?你看,你看,它长的这么快,都要耷拉到地上了”九哥这药劲儿还没过,越看自己手上的毛越长。    “……这……”这大夫比刚才那医院的大夫明白点儿事,看着一直充他使眼色的大军,他心里明白了七八分。    “快给我治啊,大夫!哎呀我操,我右手上也开始长黑毛了!”    “……这样吧,我先给你简单的处置一下!”       这大夫倍儿逗,拿出个剪纱布的剪子开始在九哥手背上比划。剪来剪去,剪的全是空气。但这大夫看这阵势,还得硬着头皮假装给九哥剪黑毛。       “我操你吗,你剪了半天,啥也没剪掉!一根毛都没剪断!”九哥一声怒吼。       该医院急诊室同样被砸,大夫的眼镜都被打飞了。       九哥又去了第三家医院的急诊室,这回,连九哥手下的那些兄弟都憋不住笑了。       这急诊室这大夫的智商可能真不逊色于没嗑药的九哥。二狗想:这大夫可能也是省城的一个名医吧。       “大夫,我俩手都长毛了,你看咋整?我去了俩医院都没看好!”    “恩,这病,有点麻烦!”这大夫沉思了一刻回答。    “那咋办?”    “叫你的兄弟们先出去,我现在去取药水,一会回来,把灯关上给你洗。你这病不常见,必须得用药水洗,才能把毛全洗掉,我现在就去取去。”       这大夫把九哥的兄弟全撵出去了,把急诊室的灯一关,一盆温水,一块肥皂,开始给九哥洗手。       从凌晨四点一直洗到早上六点,天都快亮了。       “大夫,我这毛能洗掉吗?”九哥在关了灯的小黑屋里问    ...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第十三节、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

2008-07-22,Tu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38,696 views
十三、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       老古被崩的消息传到赵红兵耳中时,赵红兵和沈公子都已经两天一夜没合眼了。他俩没合眼不仅仅是由于愁张岳的事儿,还有工地的事儿。“事儿”这东西挺有意思,要么总也不来,但要是来了,就肯定赶到一起。       这事儿证明了:赵红兵能领导一群桀骜不驯的混子,能团结多个呼风唤雨的江湖大哥,但是他在98年却管理不了几十个民工。       开始二狗也觉得纳闷,赵红兵能在那么险恶的江湖中戏水,为什么却栽在了这帮民工手里?直到最近,二狗才明白,西门庆能勾搭上潘金莲却肯定勾搭不上林黛玉,贾宝玉能泡到林黛玉却未必也能搞掂潘金莲。让政府官员去管理外企肯定难以服众,让外企高管去管理政府机构肯定下面会造反。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       事情的经过二狗大概还记得:赵红兵、沈公子等人带着建筑队做防水防漏之初,工程的进度和质量都可以保证,当时赵红兵和沈公子自认为这钱赚的已经十拿九稳了。但,这次他俩真错了。错就错在赵红兵不但自己爱面子,而且爱给人面子,尽管对方只是个不怎么起眼的民工。在开工大概一个多月以后,有一个工人在中午吃饭时自己拿了个暖瓶打水,结果走在路上这暖瓶却一下炸了,这下可好,这工人腿和脚都烫伤了,烫得这工人不能穿鞋,走路一瘸一拐,每天只能穿双人字拖鞋,坚持干活。       在他被烫伤的第二天,赵红兵和沈公子俩人戴个红帽子领着丁晓虎等几个小兄弟优哉游哉的叼着烟去工地溜达的时候看见了那受伤的工人。       “胡队长,这工人都烫成这样了咋还干活儿呢?”    “我们这里是按日记工,他这不算工伤,如果不坚持干活就不给他记功了,他家挺困难,他干一天就是40块钱,他不干了他家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去?”   “操,他这样你也忍心让继续他干活儿?!”沈公子不乐意了   “那咋办,要是申老板你出钱,那他肯定啥也不用干了!好好休息”胡队长嬉皮笑脸的说      还没等沈公子说话,心情舒畅的赵红兵发话了。      “别说了,什么工伤不工伤的,都是给我们干活儿弄伤的,晓虎,大耳朵,你俩带他去医院,医药费咱们出。你看看他那脚,都快化脓了!胡队长,这工人让他养好伤!工资照发,钱的事儿你跟沈公子说去!”      赵红兵在以和江湖中人交往的方式和这些建筑工人沟通。      按道理说,当工人的,遇上这么容易说话的一个老板该高兴了不是?      事情的发展方向和赵红兵预料的恰恰相反。江湖中人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多数情况下都知道感恩戴德。但赵红兵和沈公子十分倒霉,他这个队中有些建筑工人却认为赵红兵这样的行为是傻逼,容易被骗。      因为什么啊?因为从来没人对他们这么好过!      他们中间有很多人都不能理解赵红兵、沈公子那从当兵时就养成的习惯性的为人着想、宽容大度的团队精神,他们多数都只计算着自己的得失和蝇头小利,当他们已经习惯了精明的包工头的苛刻后,忽然遇上赵红兵和沈公子,他们不认为赵红兵和沈公子是傻逼还能认为是什么?      好戏在后头。      烫伤事件没过两天,又有一工人手指头被砸骨折。同理,这工人也休息去了,而且他这真是工伤,赵红兵和沈公子出了医药费营养费等等一切该出的费用,而且还另外出了2000块钱让他安心养病。      以上两个伤都属实,都是真受伤了。      赵红兵千不该万不该在第二个工人受伤后对胡队长说了一句:“以后你看谁病了、伤了,你不用跟我和沈公子一个一个说了,你看他不行就让他休息去,工资照发,这活儿这么辛苦,都是一家老小,都不容易。你就看着办吧!”      工程开始的顺利进行让赵红兵和沈公子二人心情都很愉悦,对胡队长也比较放心,到了中后期,连沈公子这等精明的人都很少去工地了,毕竟做防水防漏这活儿是个简单活儿,没什么技术含量。赵红兵和沈公子忒大意了。      直到有一天,沈公子接到了工程监理的电话。      “申老板,这工程还剩下不到半个月了,能如期交工吗?”   “能啊,没问题!”   “呵呵,我看悬,你们抓紧点进度吧!”   “怎么悬?有什么问题吗?”   “你多长时间没去工地了?申老板?”   “我媳妇快生了,最近一个多礼拜一直没去,胡队长不是在那呢吗?”   “这十来天,你们那活儿根本就没啥进展!”      沈公子一听这话,立马开车去了工地。      到那一看,果然如监理所说,过去的一个多礼拜根本就没进度。      “胡队长,这怎么回事儿?”   “流感,工人们都病了,各个发高烧,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人顶班,我也急啊!”   “这事儿,你咋不跟我说!”沈公子火了。   “我也不知道工人能病多长时间,没想到那么多工人都病倒了,一病那么长时间……”   “那工程能如期交工吗?”   “难说!”胡队长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沈公子肺都气炸了。胡队长说是队长,其实并不是承包者,只是这群工人中领头的,也是按天拿工资的。沈公子急,人家可不急。      “我去看看他们都病成什么样儿了!”沈公子去了工人住的临时搭建的简易工棚。      一进工棚,眼前的一幕险些让沈公子气得跳起来。      只见,工人们仨一群、俩一伙的在工棚的大长铺上边打牌边嚼着花生米大喊大叫的喝白酒呢!      这叫生病?这叫高烧?      聚精会神的玩牌喝酒的工人们根本就没注意到沈公子拉开了门帘走了进来。      “真TMD给脸不要脸!”沈公子一看全明白了,顺手抄起个门口一个没用过的铁的痰盂就扔了过去。      “咣”的一声响,工人们一下肃静了,满脸愕然的看着怒发冲冠的沈公子。      “都给我下地干活儿去!!”沈公子难得失态大吼大叫一次。      工人们没人答话。      有些人想下地穿鞋,但是看看旁边纹丝不动的工友,又停下来了。几十双目光盯着沈公子。      “看什么看!下地干活去!听了没?”沈公子说。      “申老板,我们都生病了,流感!”沉默的工人中有人发言了,说话这人是个三棱眼,一看就是难惹的主儿。   “好,你有流感是吧!你发烧是吧!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要是查不出来你有病,你知道什么后果吗?”沈公子极少恐吓谁,但是那天他的确火大。一向骄傲自负的沈公子忽然有了一种被愚弄的感觉,而且愚弄他的是这群看似老实的工人,沈公子实在受不了了。   “我病得下不去地了,去不了医院了,咋办!”这三棱眼用一种近似嘲弄的目光看着沈公子。      沈公子气得笑了。      “好,你下不来地是吧,我找人背你去医院!”      沈公子再没跟他费话,转身出了工棚。马上就给丁晓虎打了个电话,“晓虎,多带俩兄弟过来!这里有工人病得走不动路了,你们背他们去医院。      沈公子算是明白了,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们还真把沈公子和赵红兵都当傻逼了。      半小时不到,丁晓虎带着20多号人过来了。      “晓虎,问问他们去,谁下不来地。谁下不来地你和你的兄弟们把谁背医院去!”沈公子说。      丁晓虎带着西郊这群战斗力极强的混子就进了工棚。      沈公子蹲在外面抽烟,看着蓝天白云想事儿,没进去。      沈公子刚把烟点着的时候就听见里面几声大喊大叫,一听就是丁晓虎的嗓门。然后工棚里一通叮当乱响,再加上鬼哭狼嚎。      沈公子还是蹲在工棚门外,安安静静的抽烟,一动没动。      当沈公子快把着根烟抽完的时候,以那个三棱眼为首的的6、7个工人满脸是血跑了出来。      “你们是黑社会,没有王法了,我们告你们去!”三棱眼等人边跑边喊。      沈公子睁着他那双大眼睛看着他们眨巴了几下,然后笑笑,蹲着一动没动,在地上捻灭了烟头。      俩小时后,劳动局的人来了,找沈公子谈话。      在丁晓虎知道劳动局的人找沈公子谈话以后,丁晓虎带着人二话没说叫了出租车就去了劳动局,在劳动局的办公室里又削了三棱眼等人一顿。      事儿是越弄越大了。      赵红兵正向工地赶的时候,接到了张岳被枪击的电话。赵红兵给沈公子打电话让沈公子去医院时,沈公子又接到了公安局的电话。      丁晓虎等人这下被扔进去了,沈公子也得协助调查,如果不是公安局的领导当年总在沈公子的饭店吃饭和沈公子混的挺熟的话,沈公子也得进去,而且还得被当成主谋审。      赵红兵在这边想给张岳报仇的事儿。      沈公子在那边愁去看守所捞人和工程的事儿。      他俩的事儿又都是共同的事儿。换了谁,谁还能睡得着啊。      意外一个接一个,老古被崩了,而且他那俩手下生死不知。赵红兵和沈公子又到了张岳的病房。      “马三要是打死了人,这事儿可就麻烦了”   “打死了人他就跑呗,去广州找四儿去。”张岳说的轻松。   “少给四儿找麻烦了。马三本事不小啊,隔一天就抓到了老古,还给丫崩了。”沈公子认识马三多年,真不知道马三还有这本事。   “沈公子,这几天你跑哪儿去了。我烦的人天天来看我,我这么想你,你TMD就是不来”张岳说。   “我倒是想来,可是人家公安局不放我出来”   “咋了?到底咋回事儿?”   “几个工人闹事儿,晓虎过去CEI了他们一顿,现在可好,晓虎他们被抓起来了,那些工人都在医院躺着。说是要住上个三五年院,讹死我们”   “还有人敢讹你和红兵大哥呢?!”在一边听着的蒋门神怒了。      蒋门神这犟驴轻易不佩服谁,但是一旦佩服谁那真是死心塌地。他除了张岳就佩服沈公子,每次沈公子一说有事儿,蒋门神总是第一个跳出来要帮忙。要是沈公子拒绝他帮忙,他一定挺伤心,认为沈公子瞧不起他。      “把人打了,人家报了官,那你说怎么办?”沈公子说   “沈公子,你就告诉我他们在哪儿住院就行”   “市三医院”沈公子说      赵红兵示意沈公子别说,可沈公子嘴快。      “行了,你就等着吧。”蒋门神系好了衬衣的扣就站了起来。“走!抄家伙走!”蒋门神召集兄弟们出门了。家伙和人都是现成的,蒋门神带着人就在这保护张岳呢。      沈公子和赵红兵都伸手要拦蒋门神。      躺在床上张岳乐了。      “红兵,沈公子,你俩白混了这么多年,这点小事儿还摆不平,对付那些大混子你们都挺有办法,怎么对付这几个民工你们就没主意了?你就让蒋门神去吧,他肯定能把这事儿办妥!”      据说蒋门神当时带了人直奔了第三人民医院。      三棱眼等6、7人遭受了两天以来的第三次毒打,具体过程二狗不表,但是蒋门神在削完他们以后有几句经典台词二狗必须要讲一下。      “你们还讹吗?”   “不讹了?”   “你们还感冒发烧吗?”   “不感冒发烧了!”   “今天是谁打的你们?”   “没人打我们!”   “那我们走了你们再继续去报官怎么办?”   “肯定不报了,我们再也不敢了!”   “恩,你们想去报就报,我不怕。反正等你们报了官以后我们肯定有兄弟去接你家孩子放学去,没孩子的我们还有兄弟去送你们家老人去医院看病去!你们就在这放心的养伤吧”      说完,蒋门神潇洒的走了。      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颠扑不破的真理。      当沈公子听到蒋门神回来后复述的那句“接你家孩子放学去”以后,沈公子乐坏了:“老蒋,你真卑鄙,你真龌龊!”      “但真管用”张岳接过了话岔。
Pages: 1 2 3 4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