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存档:06, 2008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第五节、无奈(下)

2008-06-23,Mo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43,175 views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五、无奈(下) 下了车,赵红兵还曾和张岳有过一段简短的对话。 “这司机师傅话是多点,不过说的那些东西也挺在理的”赵红兵说。 “恩,看样子,他也挺不容易,一肚子话,就想和别人说,呵呵” “哪里都有穷人啊!北京也有这么多穷人。”赵红兵很是感叹。 “恩,他不是说他也下岗了吗?他也是下岗没办法生活了开的出租车。”张岳说 “下岗,啥叫下岗?”赵红兵在监狱里呆的时间忒长了,忒OUT了,连下岗这么流行的词汇都不懂。 “就是失业,没工作。” “哦”赵红兵若有所思。“那咱们俩算下岗吗?” 赵红兵这句话把张岳给问乐了。 “你上过岗吗?是有工作了然后没工作了才叫下岗呢。” “我怎么没上过岗,我在工商行上过班!还有你,你不也在粮食局上了好几年班吗?”赵红兵说。 “……” 张岳和赵红兵都沉默了,他们都想起,在十年前,他们的确都有着人人羡慕的“铁饭碗”,“好工作”。但是,都被自己给折腾没了。现在,他们在我市已经成了混子、黑社会的代名词。如果不是斗嘴提起,他们早就忘了他们还曾有过一份“正式工作“。 “咱们都是自己犯了事儿然后不上的,那得怪咱们自己,不能怪别人。现在说的下岗,那是国家的政策。咱们是主动的,他们是被动的。”张岳说。 “咱们比他们幸福” “对,咱们是比他们幸福,你坐八年牢,我坐四年。咱们俩人人都进去了两次,他们根本比不了。” “哈哈” 据赵红兵说,刚出狱时他和张岳、沈公子、孙大伟这几个人在北京没心没肺的玩儿了十来天,直到那天,他才想起来,的确得干点正事了。第一,他听见出租车司机评价东北人的话,觉得挺不舒服,凭啥说东北人都是黑社会啊?我赵红兵虽然已经从监狱里几进几出了,但是我赵红兵非干点合法的生意。第二,赵红兵也被这出租车司机的生活窘境震撼了,从小衣食无忧的他多少有点危机意识了。 “沈公子,你说咱们干点儿什么呢?总不能这么干呆吧。钱再多,也有用光那一天。”赵红兵咨询沈公子的意见。 “你觉得你会干什么呢?”沈公子说。 “我的确是啥都不会干。但是我知道干什么可行,而且我能知道应该找什么人来干什么样的事儿”赵红兵说。 的确是这样,赵红兵虽然自己身无长技,但是具备领导最需要具备的素质:眼光独到、统筹能力极强、善于协调各种人际关系。 “前段时间,有个省城的在咱们那做房地产的老板打电话给我,问我认识不认识做防水防漏的小建筑队,他在四中后面开发了个小区。看样子,他是想把这活儿包出去。我琢磨着,要么咱们把这活儿揽下来吧。他以前总带政府的人来咱们这吃饭,我和他挺熟的。” “你是让红兵当建筑工人去?”张岳本来就很大的眼睛睁得更大了。每当提起小建筑队,张岳就会想起那些浑身泥泞一身汗臭的建筑工人。 张岳和赵红兵经商的思想有质的不同,张岳认为,自己是社会大哥,社会大哥一定要经营第三产业,比如经营经营夜总会,放放高利贷什么的。已经有了这样的江湖地位再去干那些吃苦力的活儿,容易被社会上的人瞧不起。赵红兵则不一样,其实混到了现在,赵红兵也很在意自己的江湖地位,但他不认为从事第二产业会对他的形象产生什么影响,他认为,只要是能赚钱的活儿,就可以去做,反正又不需要自己动手。 到了今天,2008年,赵红兵搞工程之余又开始玩儿第一产业去了,每年有三个月的时间当农民。而且还自己亲自动手当农民。“这是乐趣”赵红兵说。 二狗觉得,这或许跟他们二人的出身有关。抛开赵红兵和张岳的父辈不谈,张岳的爷爷是土匪,自己不事劳作,靠打家劫舍活着,而赵红兵的爷爷那是世代赤贫,从闯到了关东就是给地主耪青,就是靠自己的汗水吃饭。 出身不同,理念上多少就会有些差距。 “红兵当然不干活儿,他也就是管理、监督。看到建筑队那些戴红帽子的了没?红兵到时候就是戴红帽子的,管人管工程的,自己不干活儿。”沈公子说。 “就算是紫帽子,我也不戴!”张岳实在是不愿意去搞建筑去。 “那给你绿帽子,你肯定就愿意戴了吧?”沈公子笑嘻嘻的说。 “滚远点”李洋开骂了。 “哈哈,不谈了,张岳不愿意干咱们不勉强。沈公子,等回去咱们联系联系小建筑队,然后再和你认识的那个老板谈谈。反正现在我们闲着也是闲着”赵红兵说。 “什么时候回去?” “喝完这顿酒,回去睡一觉,明天回家!” 赵红兵做事雷厉风行,说干就干。 赵红兵和高欢乘火车先到的家,沈公子、张岳等五人开车回去,所以慢一些。 赵红兵刚到下火车,手机就响了。 “红兵大哥,听说你今天回来,现在到家了吗?”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赵红兵听起来很熟悉,但还一时想不起来究竟是谁。 “呵呵,是啊,刚下车!”赵红兵实在想不起是谁,但他还不好意思问对方是谁。 “我是三虎子,毛纺厂的三虎子,哈哈,想起来没有?”原来,打电话的是三虎子。 “哈哈,三儿啊,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虽然赵红兵在市里收拾过三虎子,而且赵红兵在第一次入狱时在号子里也没少和李武一起收拾三虎子。但是毕竟后来在号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虽然不能算是朋友,但是基本和解了。偶尔遇见还点点头,打打招呼。 “就是想给你洗洗尘,红兵大哥,什么时候有空,兄弟请你好好喝顿酒”。 赵红兵刚刚放出来,不知道最近一年来三虎子都干了些什么。但他清楚,三虎子请他吃饭,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好啊,今天我就有空,喝呗!”赵红兵笑笑回答。赵红兵太了解三虎子了,他自信归拢三虎子不成问题,就算是鸿门宴,赵红兵也不怕。 “那就定下来了,今天晚上,一定过来喝酒啊!”三虎子说。 “一定” 放下电话,赵红兵给费四打了个电话。费四是赵红兵团伙中和二虎、三虎子发生冲突最多的人,对三虎子很了解。 “三虎子说要请我吃饭” “呵呵,今年三虎子坏事儿没少干,替人要债、收钱打人、卖杜冷丁,手下小弟上百号,全市现在他折腾的最凶了。” “他不是开了个洗毛厂吗?” “早几吧黄了” “呵呵,那他找我吃饭啥意思?” “这段时间你和张岳一前一后出来了,他一直就怕你们俩,估计是怕你们出来抢他生意吧。” “恩,我看也是。” “我和你一起过去吧” “不用,你和他们哥儿几个仇不小,你去了打起来怎么办。我给王亮打电话,我俩过去。” “当心点” “没事儿” 当晚,赵红兵和王亮准时去赴宴了。王亮夹克衫里揣了把枪。 “揣枪干嘛?” “打起来怎么办?”王亮很谨慎。 “三虎子敢吗?”赵红兵笑笑。 “有备无患” “……”赵红兵乐了,没说话。王亮是李四的小兄弟,对赵红兵没的说。 一大桌十多个人,三虎子在,但二虎没到。 宴席上,三虎子频频举杯。 “红兵大哥,几年没见,兄弟真挺想你的。”三虎子说出这话让赵红兵觉得十分肉麻。 “三儿啊,咱们认识有十年了,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有啥话你就说吧。” 赵红兵喝的有点不耐烦了,他觉得和三虎子喝酒真没劲。但这顿酒赵红兵是不得不来,如果赵红兵不来,三虎子该说了:“我请赵红兵喝酒,他根本不敢来,就怕我把他怎么样”。这话要是说出去,赵红兵这么爱面子的一个人肯定受不了。 “没啥话,就是时间太长不见了,想和你聊聊” “……”赵红兵笑笑没说话。 “红兵大哥,出来以后想做什么生意?” “没想好呢,现在钱比以前还不好赚。” “我现在也没啥生意可作,偶尔帮人讨讨债什么,混个糊口钱,不容易啊。”三虎子说 “恩,不错,不错”赵红兵敷衍了两句 “要是我们办事儿的时候不小心得罪了红兵大哥的朋友,红兵大哥多多担待啊。” “那得看你得罪谁了,你要是得罪我兄弟我还是得让你练倒立,像在号子里一样,哈哈”赵红兵半开玩笑说。 虽然三虎子在社会上最近挺嚣张,但是赵红兵对他还是该损就损,该骂就骂。 “哈哈,红兵大哥还记得小时候的事儿啊。”   “说吧,三儿,你什么意思,你现在怎么还越来越墨迹呢?”   “红兵大哥,你也知道,咱们这圈子就这么小,在社会上能说了算的大哥就那么有数几个。假如有个老板欠我朋友二十万块钱,我朋友找我去帮着要。回头这老板找你兄弟张岳了,让张岳跟我说,给十万这帐就算结了,你说我怎么办?”   “给十万那不是很给你面子啦?”赵红兵继续半开玩笑着说。      “……红兵大哥,这有点……”   “你要是觉得你能拼过张岳,那你就跟张岳拼一把呗。我和张岳的确是兄弟,但他干什么我可管不着。”   “红兵大哥你这话说的,都是社会上玩儿的,我没事儿和张岳拼一把干啥?”   “你就说你到底什么意思吧?!”      “我的意思是,要是以后我和你的兄弟或者朋友有了冲突,你该说句话就说句话,别不给我们兄弟留活路。兄弟这边也不容易,你看看在座的这些兄弟,就靠着这个活着呢。要是连让我们兄弟活命的钱都不让赚了,我们这些兄弟也真没法儿活了,只能豁出去干了。是吧,红兵大哥。”      喝了一晚上,三虎子终于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了。他的意思就是:以后如果和你赵红兵狭路相逢,你赵红兵如果欺人太甚,我非把你一起给做了。拦我三虎子财路的,不管是谁,我三虎子肯定和他拼了。      赵红兵又笑了,饶有兴味的盯着三虎子看了半天。      三虎子被赵红兵看得直发毛。      “三儿啊,给你讲个故事”   “……”三虎子没答话。   “这世界上有一种神鸟,从南海飞到北海,不是梧桐树它不会停下来休息。不是甜美的泉水它不会喝。不是竹结的食物,它不会吃。当有一天它在天上飞翔时,看见下面有只猫头鹰,这只猫头鹰刚刚弄到了一只死老鼠。当神鸟飞过时,这猫头鹰死死的抓住死老鼠恶狠狠的朝它叫,吓唬它,以为它要抢那只死老鼠呢。三虎子,你说这猫头鹰可笑不?”      “呵呵……来,咱们喝一杯”。三虎子讪笑了几声,转移了话题。三虎子再没文化,也听出来了,赵红兵这是损他呢。   “喝吧”      换了别人说话这么损,三虎子早就翻脸甚至动手了。但是这次损他是赵红兵,曾经归拢了他无数次的赵红兵,三虎子实在不敢翻脸。      赵红兵和三虎子的区别,的确也有如庄子给惠施讲的故事里的神鸟与猫头鹰的区别一样,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赵红兵从来就没想过要抢三虎子的饭碗,也不屑于用这样的方式赚钱,倒是三虎子挺紧张。      喝完酒以后,王亮对赵红兵佩服的五体投地。      “三虎子也是个硬茬子,我看你那么说他,我还真怕他翻脸。”   “他翻脸能怎么样?”   “那要一旦动手怎么办?这一晚上,我一直挺紧张的。”   “老亮,你跟了四儿那么久,怎么这点道理都不明白?三虎子敢碰我一指头吗?他今天动了我,明天张岳就杀了他,张岳不杀他费四也剁了他,费四不剁他你四哥也得从广州回来崩了他。他三虎子有几个胆子?几条命?”   “大哥你说这道理我懂,但是我还是有点紧张”   “没事儿。”      套用黄健翔的一句话说就是:红兵大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或许三虎子真是想摆一桌鸿门宴,但是就凭着赵红兵这气度、胆量,三虎子他们是真不敢动手。当然,如果赵红兵被三虎子那句“我们兄弟也豁出去干了”这句话吓得软了,说不定三虎子还真就敢动手了。      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都是这样:遇强则弱,遇弱则强。      人类有这通病,谁也别说谁。      “敌愈强,我则更强”的人比较少见,具备这性格的人通常会成大事,无论从事什么行业。      当晚,赵红兵又接到了一个请他喝酒为他洗尘的电话。      是丁小虎打来的。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第五节、无奈(上)

2008-06-22,Sun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43,106 views
日期:2008-6-21 21:52:29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五、无奈(上)       赵红兵、张岳等人玩归玩,闹归闹。其实聚在北京,更多的还是想谈谈将来的生意。       当时赵红兵和沈公子大概有100多万现金外加一百来万的欠条,张岳具体有多少钱二狗不清楚,总之应该不会比赵红兵和沈公子少。这个时候,他们手头都没有合适的生意。       虽然他们是在谈生意,但是在别人眼中,他们几个在北京是纸醉金迷。干大事儿的人就是这样,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具体他们在北京每天吃什么玩什么赵红兵可能早就忘了,但多年以后,赵红兵仍然记得有一天晚上他去亚运村那边的饭店吃海鲜时和一个出租车司机的对话。       由于沈公子只有一台车,而人却有七个,沈公子的车是好车,好车就要给女人乘。所以,每次出去吃饭时赵红兵和张岳都叫出租车,习惯了私车的赵红兵和张岳虽然不适应乘破旧的夏利出租车,但没办法,谁让他们是男人呢。      “师傅,这车是一公里1块6的”出租车司机提醒坐在前排的赵红兵。   “哦,看见了”赵红兵心不在焉的回答。赵红兵这样从没愁过钱的人,就算是一公里16块他也不大会在乎。   “师傅,去哪里?”   “我忘了,我再问问”赵红兵掏出摩托罗拉328C给沈公子打了个电话。      “呵呵,看起来你俩都是有钱人啊?”赵红兵放下电话后,出租车司机说。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就是爱聊,比东北人还爱聊。   “不算,呵呵”赵红兵说。   “去那吃饭的都是有钱人。您是哪儿人?”   “东北人”赵红兵浓重的东北口音早就暴露了自己是东北人的身份。赵红兵也乐于承认自己的东北人,他很少离开我市,在他以前在前线当兵的时候,东北人在部队里评价都相当不错:实在、勇敢、豪爽、幽默、胆壮心齐……多数都是褒义词。      赵红兵做一个东北人,觉得挺骄傲,到了首都来也不丢人。      “呵呵,听您的口音就知道您是东北人。”   “我们东北人在北京多吗?”赵红兵问。   “最近这两年,真不少。干什么的都有。”出租车司机师傅说。   “都是干什么的?”      “兄弟啊,看你挺实在,不瞒你说,现在你们东北女人在北京当鸡的挺多。”   “……”赵红兵没说话。相信任何一个东北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会选择沉默的。      沉默的原因是:这是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无法反驳。但,任何一个东北人都没法说服自己去主动承认这个事实。就在几天前,赵红兵还亲耳听到张岳的小弟富贵要带着几十个女孩子去南方卖淫。      “我那天我去理发,一个你们东北的女孩子,长的挺好看的,说话也挺好,说是先帮我洗头。洗着洗着她说:大哥,咱们去里面洗吧!我说好啊,我就跟着进去了,结果你猜怎么着?我一进去,她把衣服脱光了………你说说,这姑娘……”   “……”赵红兵还是没说话,点了根烟。   “干点什么不好,那么年轻漂亮,非出来干这个……”出租车司机没注意赵红兵不愿意听他说这些,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      “……”赵红兵还是一言不发。   “……有些,可能是被逼的”沉默了半天,张岳说了这么一句。第二次入狱以后,张岳的脾气明显克制了许多。换在几年前,张岳听到这些不动手也得开骂了。   “哎,这位先生,你还真别不愿意听……”   “要是我说你身边的邻居姐妹出去卖淫,你乐意听啊?”张岳显然是在克制,但是嗓门还是大了一些。      “现在你们东北男的在北京混黑社会的也不少,火车站前的黑社会、桑拿里当鸡头的、迪厅里看场子的,你们东北人居多”出租车司机还在继续说着。      这回,赵红兵和张岳都选择了沉默。      但,出租车司机的接下来的一句话,把刚刚被出租车司机说得挺害臊的赵红兵和张岳都逗笑了。      司机师傅当时是这样说的:当然了,也不是东北人都这样,也不是东北男人都混黑社会,东北人好的也不少。比如看你们哥儿俩,一看就是有文化有素质的人,像你们这样的人,肯定不会去混黑社会。像你们这样的人,我们首都人民还是热烈欢迎地!      张岳和赵红兵都笑了,或许是苦笑。      “唉,说实话,我们开出租车的也不容易啊!上个月,我生了五天病,五天没出车。结果,一算下来,我还赔了500块钱。一个月30天,我有25天是在挣份儿钱,剩下5天,我才是赚钱。我是真不敢生病啊”这出租车司机真是个话唠,话题一个接一个,转变的忒快。   “是挺不容易的”赵红兵说。   “你说我多累?我多忙?我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看了没,这有个瓶子,要是没时间找厕所,我就直接尿这里了。有找厕所的空,说不定又错过一个活儿……”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四节、去北京转转(下)

2008-06-21,Satur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44,076 views
日期:2008-6-21 17:47:41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四、去北京转转(下)      “张岳,那你出来以后做什么生意呢?”   “我比你早出来没几天,现在没事儿干,呆着呢”   “张岳,你干脆和富贵一起去广东算了!”      赵红兵看见张岳纵容富贵去广东当鸡头,实在是气不打一处来。无论到了什么年代,组织卖淫嫖娼的人都会被人鄙视。赵红兵虽然自己也承认自己是个混子,但是他绝对不会干这事。听富贵说了以后,火全撒到张岳身上了。      “红兵,这活儿我干不了。富贵也不容易,他如果不带着这些小姐去广东,这些小姐早晚自己也得去广东,在咱们这,现在根本就赚不到钱。有富贵带着她们,她们还能少受点罪,起码不受欺负。到了广东,让四儿帮忙找个场子。”张岳说。      赵红兵看了看张岳,没话说。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费四,你出来以后干嘛呢?”   “和以前一样,开个小盘子,几张牌桌,抽点水。一天抽个3千5千的,还凑合。”费四说。   “恩……”赵红兵虽然鄙夷富贵带小姐去广东卖淫,但是却认为费四的赌场勉强能算“正事”,这很奇怪。   “沈公子说了,就等你出来呢,你出来以后跟你商量商量干什么去。他最近这大半年都快闲死了,每个月都回5、6次北京,就等你呢。”      “行,明天我就去北京,找他玩儿去。也看看他爸去,刚才我给他打电话了,他爸身体没啥大事儿。”   “那你今天快回去休息吧!收拾一下”小纪拍了拍赵红兵,大家都知道,赵红兵这几年在里面肯定憋坏了,想出去转转。   “干了,走了!等我回来再喝”赵红兵一口把酒喝了,牵着高欢的手,转头就走了。      赵红兵除了和几位兄弟喝了几杯,聊了几句以外,其它来监狱门口接他的百十来号江湖中人,赵红兵只是打个招呼而已。      可见,虽然在里面混了三、四年,但赵红兵的江湖地位依然很高。而且赵红兵在和江湖中人交往的时候,火候拿捏的很好。总是和和气气,和谁都能聊上几句,但除了张岳、费四这样多年的无话不谈的兄弟外,赵红兵和别的江湖中人交往总是保持着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      什么叫恰到好处?      就是说:喝喝酒、聊聊天可以,一两个礼拜见一次可以,如果有小事儿帮忙也可以,如果需要赵红兵出面说句话就能解决问题那也可以。但是,绝对不会像是和沈公子、李四一样每天都混在一起,更不会在一起办大事儿。      社会上的很多人都以和赵红兵“很熟”为荣,赵红兵在和他们交往时也表现的有礼有节有度。认识赵红兵的人,对他的评价都相当不错。      “红兵,再喝点再走!!”张岳说。   “想喝到北京找我喝去吧!”赵红兵回头笑笑。      高欢牵着赵红兵的手走了,紧紧的牵着,十年了,千辛万苦,到了今天,他俩终于能名正言顺的把手牵在一起了。高欢,可不愿意轻易的撒开。      当晚,高欢订了两张去北京的两张火车软卧的票。赵红兵后脑受过伤,乘飞机头疼,只能乘火车。      第二天一早,赵红兵就去小纪的店里去呆着去了,这二位在小纪的店里从早上一直喝到距等火车快开的时候,这时,赵红兵才想起来还要出门呢。      小纪开车带着赵红兵风驰电掣的赶到火车站时,火车已经开了。高欢早就在火车上等着,差点没气死。没办法,高欢先去了北京,赵红兵第二天才去。      在北京,沈公子携其夫人兰兰热情迎接了高欢。      “你爸爸没事儿吧?”高欢问沈公子。   “没事儿,明天就出院了,昨天我还带兰兰去了趟动物园,兰兰也是的,来了这么多次北京,昨天才第一次去了动物园。”   “沈公子认识很多动物,介绍的可好了,昨天真长见识,高欢,要么,今天让沈公子带你也去转转吧,反正明天红兵才过来。”兰兰说。   “哈哈,好呀,动物园离我以前学校近,几站路,但我毕业以后就没去过,沈公子开车带我去转转吧,再去动物园那服装批发市场看看”      “好啊,我带你去,我这人就喜欢动物!一看见动物我就开心。”沈公子万万没想到这句话后来成了名言、警句。“还有啊,高欢,动物园那里的服装批发市场衣服档次太低,不适合你,我就带你逛一天动物园吧!”   “好!”      当天,沈公子真的带着高欢去游了动物园,一游就是一天。据说,沈公子的确学识渊博,从动物园的历史到动物的纲目种类,说的头头是道,比动物园的介绍还全,让正宗名校毕业的高欢折服不已。      “沈公子,认识你十多年,还真不知道你有这本事”。   “我说了,我这人就喜欢动物!一见到动物我就开心.”   “的确是!”高欢点点头。      第二天,赵红兵也到了,和张岳、李洋三个人一起到的。张岳也是刚出狱没事儿干,看见赵红兵来北京转了,带着老婆也跟来了。据说,赵红兵和张岳在卧铺车厢喝了一夜酒,张岳下了车还没醒酒呢。      “红兵,今天咱们玩儿什么去?”沈公子问   “问高欢吧!”赵红兵说   “我想和兰兰、李洋我们三个刚才商量了,去趟燕莎”   “……那我留在酒店睡觉了”赵红兵一听说要逛街购物就打怵。      “……那我也留在这了”沈公子一听要逛街,比赵红兵还打怵。   “呵呵,那我们三个去了,你们三个留在这里吧,对了,红兵,昨天沈公子带我去动物园了,沈公子解说得可好了,比任何导游都好!”高欢夸赞沈公子。   “那是,我这人就喜欢动物!一见到动物我就开心”   “要么这样,张岳你们三个今天去动物园吧!”      “好呀,沈公子,今天张岳咱们三个去动物园。我起码有十年没去过动物园了”赵红兵刚从里面放出来,就想瞎逛。   “……这个”沈公子两天内去了两次动物园,再喜欢动物也实在是腻了。   “怎么了?”赵红兵看沈公子好像不大愿意去。   “红兵啊,现在北京动物园里那些动物都已经老了,还是我小时候看的那些动物呢,实在没啥看头。”沈公子一时没想出什么借口,拿动物老了来敷衍赵红兵,这借口实在不怎么样。      “扯淡,我非看年轻的动物干啥?我管动物老还是年轻呢!北京动物园的动物再老能有几个比你老?你都30多了,我不还成天看你呢吗?”赵红兵看见沈公子搪塞他,开始损沈公子了。   “得,我陪你和张岳去还不成吗?”   “我不去,我喝酒喝的难受,今天在酒店里睡”张岳说。   “沈公子,咱们俩去吧!”赵红兵说   “去就去,谁怕谁!”      当天,沈公子又陪赵红兵逛了一天动物园,又把赵红兵给折服了。      “这些动物你都怎么认识的?咱们认识这么多年,我怎么不知道?”   “……红兵,你知道,我这人从小就喜欢动物!一见动物我就开心。”沈公子说这句话时稍显苦涩,没了跟高欢说的时候的底气。毕竟,三天内去了三次动物园,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回去以后,赵红兵很是兴奋。      “张岳,今天太遗憾了,沈公子带我去了动物园,解说实在太精彩了。明天让沈公子带你和李洋去动物园,必须去”赵红兵说。   “……你他吗的说啥?!”沈公子一听这话,眼睛都绿了。   “红兵不就是让你带我和我老婆去趟动物园吗?你急啥?”   “我…………”伶牙俐齿的沈公子说不出理由拒绝,毕竟不管怎么着,他是北京人,张岳提出要他陪着去动物园,也没法拒绝。      “沈公子从小就喜欢动物,一看见动物他就开心,他喜欢去动物园,是吧?沈公子。既然你喜欢,就多去几次吧。”赵红兵笑吟吟的看着沈公子。   “……对!是!我喜欢动物!我喜欢去动物园!”沈公子恶狠狠的看着赵红兵。      第二天,沈公子又带着张岳和李洋去了动物园。      “哎,沈公子,那个狗熊是不是认识你啊?怎么你一来它就朝这边扑过来?”张岳问沈公子。   “不认识我才怪呢!算今天,我四天喂他四次了!”    “沈公子就是人缘好,连动物一看见你都特亲近”李洋说。   “恩,我马上也要成动物园的动物了。张岳,实在不行了,咱们走吧,我现在一闻动物园这味就想吐”沈公子一脸痛苦,汗水淋漓。   “不行,我还没看蛇馆呢”张岳说。   “那看完蛇咱们走吗?”沈公子用着祈求的表情,眼巴巴的看着张岳。   “看完蛇咱们再去看看斑马吧,对了,沈公子,今天咱们又看了动物,你开心吗?”   “……我……开心,我开心死了”      沈公子算是看出来了,赵红兵和张岳在监狱里面呆的时间太长了太憋屈,出来以后找乐子,这是故意逗他玩儿呢。表面上是要看动物园,实际上是想恶心他、折腾他。      没办法,谁让沈公子是赵红兵最好的朋友呢。赵红兵出狱以后,不找他玩儿找谁玩儿,不折腾他折腾谁?      故事的高潮发生在张岳和沈公子去了动物园的那天晚上,孙大伟乘飞机飞来了,赵红兵打电话把他叫来的,据说什么都不为,就为了让沈公子带他去趟动物园。      “沈公子,听说你很喜欢动物?一见动物就开心?解说的还特别的好?这不,红兵给我打电话,说让我见识见识。”   “是啊!我就喜欢动物!我一见动物就开心!”沈公子彻底明白了,不琢磨出点坏招来,说不定明天一大清早,小纪又飞过来了。   “那你今天带我去动物园吧!”孙大伟说。   “好呀,我现在就开车带你去!”已经在过去四天逛了四次动物园的沈公子看起来貌似依然饶有兴致的样子。      沈公子和孙大伟第二天一大清早,就去了动物园。      “北京动物园的历史可追溯到清朝光绪年间,当时叫万牲园…………”解说得轻车熟路的沈公子开始了。      孙大伟听的饶有兴致。      “印度象,又名亚洲象,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大象有两个种,即非洲象与亚洲象,中国的大象仅见于云南的西双版纳等地,在云南呢,咱们这没有…………大伟你看,它那牙……”      沈公子越说越起劲,每个动物他至少要介绍15分钟。      “沈公子,咱们快点吧!照这样下去,到天黑咱们也逛不完啊!”   “逛不完那就明天逛!”   “那咱们先去吃点东西吧?我饿死了”   “吃什么呀?!吃就更逛不完了。”      “非洲狮子是猫科动物,号称林中之王,非洲狮颜色多样,但以浅黄棕色为多……”沈公子滔滔不绝。      “饿死我了,你快点说吧行吗?我走不动了!”   “哎呀,咱们连五分之一还没逛完呢,你就不行了?走,咱们去看孔雀去”沈公子斗志昂扬,他横下了一条心:你孙大伟敢乘飞机来专程折腾我,那我肯定要先折腾死你再说。   “真不行了,儿白”   “必须走!好不容易来一次。”      “袋鼠产于澳大利亚,是食草动物,吃多种植物,有的还吃真菌类。这东西,只会跳,不会跑……”沈公子果然渊博。   “沈公子,你爱逛你逛吧,我走不动了,我饿,我是得吃东西去”   “别呀!”沈公子抓住了孙大伟的胳膊。   “真不行了,儿白,真不行了”孙大伟央求沈公子,用力掰着沈公子抓住他胳膊的手。      “走,咱们去看蛇去,张岳就爱看蛇”沈公子窃喜,孙大伟是真不行了。   “求你了,沈公子,咱们回去吧!”   “别呀,好看的在后面呢,连熊猫馆咱们都没去呢!”沈公子说的挺诚恳,但是心中在狂笑。      “沈公子,求你,等咱们回去,我请你吃饭,你说吃啥咱就吃啥”   “咱们兄弟说那个干嘛?咱们接着逛”   “求求你了”孙大伟虽然胖,但身体虚,逛了大半天,浑身虚寒淋漓。他这身体和沈公子当然是没法比。   “别求我啊,咱们再逛三个小时,就走!”沈公子看了看表。      “沈公子,申哥,申爷,我真的走不动了,咱们回去吧!”   “唉,那就回去吧,那咱们明天再来逛剩下的,好不?”沈公子问。   “不逛了,说啥也不逛了,再逛我非死在这里不可”   “大伟,不好意思啊,我这人就喜欢动物,一看动物我就开心”沈公子洋洋得意。   “……我看出来了,咱们走吧!”

第三部分 第四节、去北京转转(上)

2008-06-19,Thur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43,955 views
第三部分 黑社会前传      四、去北京转转(上)       流水账结束吧,写了以上三件事,大家应该都明白这个故事发生的背景了。       写点开心的事儿,赵红兵出狱了。       曾经有人对二狗说过:判断一个男人的年龄,要看他脸的两侧胡子,如果胡子还是绒毛,那说明这个男人年纪不是很大,应该不会超过30岁。如果他脸两侧的胡子露出了青茬,那么可以说明这个男人不再年轻了。       赵红兵入狱时胡子还是绒毛,出来时,已经是青茬了。       虚岁34岁,的确,青春已经不在了。       赵红兵23岁时,无论和谁有了冲突都马上开战,不打到有人终生残疾或者死亡不罢休,比如李老棍子。 赵红兵28岁时,不再主动和人发生冲突,但是有人真的惹恼了他,他一样要把对方打服,比如赵山河。现在,赵红兵33岁了,下定决心就在瀑布的激流下戏水了,他该如何面对江湖?       赵红兵这次出狱的排场显然比上次大很多,不但兄弟们都到了,而且,社会上的一些朋友也都开车来迎接了。人群中,少了沈公子。       拿着半袋子书的赵红兵在人群中看到了高欢以后就开始找沈公子。       “高欢,沈公子呢?”赵红兵四处张望着。    “他昨天刚回北京,他爸爸身体不太好,带着老婆回去了,这个是他给你的。让你出来马上打电话给他。”高欢拿出了一部当时价值18000元的摩托罗拉328C模拟手机,掌中宝。    “这是什么东西?”赵红兵在里面呆了几年,没想到手机已经进化成手掌大小了。    “手机”    “手机?”    “就是大哥大,现在改名了,呵呵”    “呵呵,那我给沈公子打个电话。”      赵红兵还没等打电话,新剃了个光头的张岳一把搂过赵红兵的脖子。“上车再说!”      浩浩荡荡百十来号人,众星捧月般的把赵红兵推上了车,喝酒去了。      席间,高欢静静的坐在赵红兵的旁边,一直紧紧的拉着赵红兵那只已经残疾的手。俩人基本没有说话,都是赵红兵在和别人说话。      或许,他俩之间已经不用说过多的话。      赵红兵一直在和席间的张岳、孙大伟、费四、富贵等人聊着天。      “张岳,你这光头造型也太招摇了吧!”   “光头省事,醒目”张岳说着自己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大伟,你最近这两年在干嘛?”   “大伟现在除了军火和毒品不倒卖以外,基本上有啥就倒卖啥”张岳接过话说。   “我是瞎折腾”孙大伟难得谦虚了一句,在赵红兵和张岳面前,他不敢太装。      “富贵,你现在夜总会的生意还好吧?”   “不太好,太乱,不怎么赚钱,不太想经营了,准备兑出去。”   “那你准备干嘛去?”   “和我老婆一起,带着夜总会的五十多个小姐,去广东,投奔四哥(李四)去,干两年,然后再回来。那边赚钱可比咱们这里容易多了。”   “……”      赵红兵没说话,看了看张岳,张岳朝赵红兵笑了笑。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三节、Buy Futures

2008-06-19,Thur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44,111 views
 本市97年三大奇案排名第二的“孙大伟血战按摩烈女”就此结束,流水账进入第三件事儿。 沈公子的饭店从95年开始,就有了麻烦,麻烦很简单:吃饭签字的忒多,但是帐到了年底却又要不回来。 沈公子的饭店的目标客群相对较为高端,他的饭店根本不是一般小老百姓去的起的,主要是靠本市的一些企事业单位公款吃喝盈利。我市企事业单位的领导从来就没有带钱吃饭的习惯,向来是签单,一支笔吃遍我市。以往,我市经济条件尚可,沈公子也乐于顾客签单,企事业单位的这些领导前脚签完,沈公子后脚就派人去拿钱,根本就不愁钱要不回来,但到了95年,问题逐渐出现:要钱越来越麻烦,企业单位的欠款干脆就要不回来,因为企业连工人工资都发不起。事业单位的欠款或许能要得回来,但需要常年派人在各单位等着,拿着各局办公室主任的签字,苦苦的等着该事业单位的钱。 而这些企事业单位的领导沈公子也不能得罪,还得任由他们“签”下去,毕竟这是他最主要的目标客群,没了这些人,他的饭店生意肯定会一落千丈。 沈公子真是左右为难。 据说,95年和96年,沈公子的饭店根本就没盈利,账面上倒是盈利了一百来万,但是其中的一部分已经彻底成为坏账,根本没有可能要得回来,另外一部分,天知道猴年马月能要的回来。 沈公子虽然从小就经常打架,但他绝对不是一个想靠自己黑社会手段来赚钱的人。对于张岳开讨债公司、李四开电子赌场、费四开赌场的行为,沈公子虽然不反对,但也绝对不支持。他还是希望自己的钱赚的干干净净。 虽然当时张岳被劳教,但是蒋门神、富贵、马三还在外面。沈公子并不太愿意和他们这些江湖中人来往,这几个人倒是都很敬佩胆色和身手均过人的性情中人沈公子。虽然沈公子从来没去找过他们讨债,但是他们都乐于主动帮沈公子来要债。 “沈公子,是不是最近钱出了点问题?”蒋门神问 “没事儿” “我帮你去要钱吧?” “哈哈,算了吧,你去要钱肯定把人全得罪了。你全得罪了我怎么开饭店啊?” “不会,不会” “算了吧” “沈公子,你是大哥(张岳)的把兄弟,需要的时候,只要你说句话,我肯定尽力帮你办事。” 开始的时候,沈公子总是拒绝蒋门神、马三帮他要帐,到了九六年底的时候,沈公子的饭店已经入不敷出了,手中的欠条按斤算起码有好几斤。 “沈公子,我帮你去要钱吧!”蒋门神对沈公子极是敬佩,隔2-3个月就和沈公子说一次。 “……唉,去吧!”沈公子无奈。 96年底临近春节时,蒋门神开始大规模的帮沈公子讨债了。 在96年的时候,蒋门神讨债的手段早已经升级,早就不打架了。他采用的方式比较特别:从乡下找一群40-50岁农民,而且挑最脏最邋遢的,干净利落长相好看的农民他绝对不要。每次派出2、3个这样脏兮兮的人去各单位,每个人负责盯着一个人,分别是局长、办公室主任、会计,因为这三个人是要债的重点环节,无论这三个人走到哪里,后面肯定有个脏兮兮的人跟着,不但开会时跟着,连上厕所都跟着。 蒋门神这就是故意恶心人,就是成心把人烦的不行,无奈只能还钱。 被讨债的人也是有苦难言: 报案吧?不行!毕竟欠人家钱,警察来了还说不定帮谁呢。 打人吧?更不行!谁不知道蒋门神他们是黑社会啊,打完人后患无穷。 不理吧?更加不行!后面总是跟着个像乞丐似的人,连吃饭都跟着,根本啥都没法干。 蒋门神就是这么恶心人。而且,还真有效果,4、5天的时间,就帮沈公子要回了10几万。 沈公子开始并不知道蒋门神如何操作,终于,蒋门神把要回的第一笔钱给沈公子的时候,沈公子忍不住问了。 “蒋门神,这钱你是怎么要回来的?我怎么就要不回来?”沈公子特费解。 “我每天找个跟要饭似的人跟着他们,他们能不给?烦也烦死他们。哈哈”蒋门神洋洋得意。 “…………”沈公子这下才明白,彻底无语了。 沈公子是个极其爱面子的人,下三滥的事儿绝对不干。 平时沈公子对欠账的连张口催帐都不好意思,这下可好,蒋门神居然直接用上了这手段! 沈公子无地自容,挠头不已。 “蒋门神,算了,你别帮我要帐了,你要帮我忙我知道,我心领了,帐的事,我自己解决吧。”沈公子虽然挺上火,但是也不好说什么。 “沈公子,别介啊,现在外面欠你一百来万呢,你去要根本要不回来!” “兄弟,这是我的事儿,我自己解决吧!” “沈公子,我一定帮你全要回来!” “听话!不许再去要了!!”沈公子平时总是嬉皮笑脸,偶尔严厉一次,也挺吓人。 “……恩,知道了” 据说,当晚,一向洒脱的沈公子一夜没睡。 第二天一早,沈公子把欠账比较多的人都叫来了饭店,请吃饭,沈公子亲自挨个的打电话。 “马上就过年了,各位都是老顾客,今天晚上,我小申请客,大家务必到!” 这些人里,有局长、有厂长还有些私营业主,一共七桌,其中有不少是在过去的几天被蒋门神催过债的。菜上的是最好的菜,酒上最好的酒,全是五粮液。 沈公子挨桌敬酒,跟每个人都喝了一杯,他身后跟着蒋门神。 “我兄弟帮我要钱,有点过分了,今天,我带他跟大家赔个礼。”沈公子说的很诚恳。    “我也知道你们不容易……”欠债的人也被沈公子弄的不好意思了。    “申老板,等有钱我马上把钱还你。……”    “其实这事儿也是我不好,但是我现在真没钱……”    “申老板,这杯我必须跟你干了……” 大家都知道沈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沈公子坦诚、率真、开朗、幽默、大方的性格,早已为大家所熟知。 沈公子请的这次客,基本消弭了蒋门神带来的负面影响。而且,让大家更加了解了他沈公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各位,我今天喝了不少酒,但是,绝对没喝多。欠我们饭店的钱,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实在困难跟我说一声,这帐就算了!” 当天喝了两斤多五粮液的沈公子在饭局散后不到五分钟便意识模糊浑身发软,被两个女服务员抱走了。 二狗唯一一次见到沈公子喝得连走路都不会走的就是那次,他是真的喝多了。以往的沈公子,喝得越多越得瑟,越好动,但是那次,他却连路都不会走了。据说,他回家以后还说了一晚上胡话。 第二天下午,腊月二十九。二狗依然记得那天是冰天雪地,放眼望去尽是白茫茫,至少零下25度。 “二狗,帮我去饭店贴对联,服务员今天都放假回家了”住在赵红兵家的沈公子在墙那边喊,嗓门不小,字正腔圆,正宗京腔。 “好嘞”二狗去帮沈公子贴对联去了。 东北春节在室外贴对联是件很麻烦的事,需要用面做的糨糊在零下20多度的情况下刷在墙上,没有两个人根本无法完成。 二狗负责刷糨糊,沈公子负责贴。 沈公子干什么都是有板有眼,大红的对联,贴得一丝不苟。对联是他自己刚写的,写的龙飞凤舞,二狗依然还记得,对联的内容是“座上觞飞三爵酒,楼前客驻五云车。” 贴横批的时候,二狗犯了难,沈公子的饭店门框太高,二狗根本就刷不到。 “我进去拿个凳子,等下”二狗说 “不用!” 沈公子言毕,拿过刷子,“嗖”“嗖”两下就窜了上去,把左手搭在了饭店一楼的沿上,右手拿着刷子开始刷,他整个身躯挂在空中,消瘦的身材被寒风吹得摇摇摆摆。 沈公子那时已经三十出头,风采和身手实在不减当年,让二狗又见识了他的梯云纵。 很快,对联和横批都贴完了。 沈公子从车中又拿出了“招财进宝”的字,贴在了饭店门上。 “走吧!忒冷了,冻死我了”二狗实在忍受不了。 “等下” 沈公子又从车中拿出了一幅字,竖条的,二狗没看清楚。 “还要贴什么?”二狗很纳闷,问沈公子。 “你先进车里吧。” 沈公子又有板有眼的用糨糊刷门了,刷的每一下都很用力,起码刷了有一分钟。 刷完以后,用手认认真真的把那幅竖条的字按在了门上。 按完以后,他拍拍自己的手,舒了一口气,认真的看了一眼,转身,头也不回朝车的方向走来了。 这时二狗才看见他刚才贴的字。 “本店出兑” 四个同样龙飞凤舞的大字。 回家的路上,二狗与沈公子都没说话。 二狗知道:这个饭店简直就是沈公子的命根子,每天起早贪晚的经营,在过去的5、6年中,倾注了沈公子几乎全部的心血,沈公子对饭店里的每张桌椅都有感情。今天,这个饭店要被沈公子出兑了。 二狗想起那四个龙飞凤舞的“本店出兑”的大字,就想哭。或许,沈公子也哭过,只是没被别人看见而已。 在家门口,沈公子朝二狗笑笑,下车了。 那天,二狗看着沈公子一向潇洒的笔直且消瘦的背影,觉得多了些孤寂与落寞,觉得有点心酸。 据说,几乎从不生病的沈公子回去就发烧了,将近40度,又说了一晚上胡话。 看起来潇洒至极的人,心中的苦楚,又有几个人能知道? 二狗年少时始终不解,为什么沈公子已经决定了出兑饭店,但是他却不但不催帐,还请了欠他钱的人吃了一顿最后的晚宴。 几年以后,二狗在学习金融知识时看了一本英文的书,书中有一个词组“buy futures”,二狗忽然豁然开朗。尽管这个词组的实际意思是“购买期货”,但是二狗的第一反应却是“购买未来”。原来,沈公子,是在用欠款和最后的晚宴,购买未来。 欠沈公子钱的人虽然暂时都处于困境,但是毫无疑问,他们都是我市的风云人物,这些人里面说不定哪个人将来帮沈公子一把,沈公子就将飞黄腾达。 毕竟,沈公子还有百万的积蓄,并不是没那些欠款就活不下去了。钱他可以不要,但是人脉他不能丢。 鼠目寸光小肚鸡肠的人只看眼前的蝇头小利。 目光长远的人会去选择购买未来。 这就是能赚100万的人和能赚几个亿的人的区别。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二、孙大伟嫖娼奇遇记(下)

2008-06-18,Wednesday | 分类:黑道风云 第三部 | 45,149 views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二、孙大伟嫖娼奇遇记(下) 长叹息以掩泣兮,哀民生之多艰。 听到刚才的洗头女的讲述后,孙大伟胸中有说不出的烦闷,虽然孙大伟不是屈原,也不离骚,但是他很风骚,很骚。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他叹息一声,就又去了一家桑拿,洗浴中心,继续去嫖。 孙大伟去的这家洗浴中心当时刚刚开业,并不认识我市著名嫖客孙大伟。 具体是怎么个过程二狗也不清楚,总之,这个洗浴中心比较正规,并没有色情服务。 最后,由一个瘦小枯干的女人给孙大伟按摩。当然服务仅仅是按摩而已。孙大伟无奈,只能接受。 孙大伟当天酒喝的有点多,按着按着就睡着了。 “哎呀妈呀,你掐死我了”孙大伟像是杀猪似的喊了一嗓子。该按摩女手劲忒大,孙大伟肉又太松,居然该按摩女把孙大伟给掐醒了。 “大哥,我没用啥劲啊!”按摩女被孙大伟喊了这一嗓子,挺不乐意。 “你这力气也太大了,你是真想把我往死里掐啊?” “我说了,我没用啥劲”该按摩女很犟,边说边继续按。 “你他妈的会按摩吗?停!停!快停!”孙大伟被这按摩女弄得浑身骨头都要散了架。 “你说话干净点!”看来这按摩女不但手劲大,脾气也不小。 “你他妈的不会按摩就别按!操”孙大伟这一晚上不是一般的憋屈。 “你再说一句?!” “你他妈的不会按摩就别按!” ……“啪……”按摩女重重抽了孙大伟一个耳光。 “你打我?!”孙大伟一时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双手抓住了按摩女的胳膊。 号称我市97年三大奇案排名第二位的“孙大伟大战按摩女”的血战开始了。 孙大伟至少有200斤,身高约183cm,该按摩女大概80斤左右,身高约1米6,孙大伟穿着洗浴中心的绿色大半袖和大短裤,该按摩女穿着旗袍。 据说当孙大伟抓住按摩女的胳膊时,按摩女手臂一翻,就抓住了孙大伟的胳膊,顺势下地,奋力一抡,就像是扔个包一样把孙大伟扔了出去,孙大伟硕大的身躯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后,一声巨响掉在了地上。 旋即,该按摩女骑到了孙大伟肥硕的身躯上,俩人厮打了起来。一通撕把,场面据说十分惨烈。 此案之所以称之为我市97年三大奇案之一,重要的一点奇就奇在孙大伟和这个按摩女在按摩包房里打翻了天,别人根本都不知道,没人拉架,任这两人翻滚厮打。 当双方交手约20余合时,孙大伟自知不敌,奋力把骑在他身上的按摩女推倒,自己一轱辘,滚到了按摩床下。 “你出来!”按摩女颇有几分当年张岳的风范,有点不打出人命不罢休的意思。 “你进来!”看了没,都被打成这样了,孙大伟还装呢。 “好,你不出来是吧!?” “我就不出来!” “好!” 按摩女自己钻到了床下,拽住了孙大伟的左脚脚腕子,使劲往外拽。 孙大伟一惊之下死命的抓住了按摩床的床腿,右脚玩命的乱蹬。他知道,自己被拖出去肯定还得挨削。 按摩女站了起来,双手抓住了孙大伟的脚腕子,闪转腾挪避开孙大伟乱蹬的右腿。 “哗啦”一声巨响,按摩床被孙大伟给拽塌了。 床都塌了,都打的狼哭鬼嚎了,外面还没人来拉架呢。 孙大伟趁乱站了起来,拉开了门夺路狂奔。 “经理,经理,救命啊,她要杀我!”孙大伟边呼哧呼哧的跑边喊。 孙大伟终于喊来了经理。 “别跑了,她又没追你”经理看见孙大伟鼻青脸肿的样子,乐了。 孙大伟一回头,按摩烈女果然没有追来。 事后,据医生诊断,孙大伟身上的伤势远比按摩女重十倍!显然,孙大伟吃了大亏,但是孙大伟爱装逼,不承认。 “大伟,你也忒惨了”沈公子看见孙大伟的惨样,自己直咧嘴。 “我轻敌了,唉……”孙大伟叹息一声,摇摇头。 “求你了,别吹了行吗?被一个小姑娘打成这样你真是啥也不用说了”小纪也是直咧嘴。 “我真的是轻敌了,而且,我看她是个小姑娘,没忍心下死手”孙大伟轻声说。 “哈哈,啥叫死手?你还会下死手呢?”沈公子实在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我能跟一个姑娘下死手吗?”孙大伟忿忿不平的看着沈公子。 “我们都知道你武功比那姑娘高多了,你星宿老仙,法力无边……”沈公子觉得孙大伟太丢人了,忍不住骂了起来。 由于当时赵红兵、张岳都在监狱里,李四在跑路,李武在外地做生意,费四又嫌孙大伟这事儿太丢人,没人愿意去帮他谈判。最后,无奈,小纪自己一个人,去找洗浴中心的老板要钱去了。 谈判的地点,在一间茶坊。对方出席两人,分别是洗浴中心老板和按摩烈女,已方只出席一人,就是小纪。 社会在进步,谈判的地点也在不断的升级。八十年代,孙大伟和黄老邪谈判在破旧的饺子馆。九十年代,混子们谈判都在茶坊。2000年后,黑社会谈判都在上岛咖啡或者迪欧咖啡开个包房进行谈判。 “纪老板,你看这事应该怎么解决?” “大伟是我的兄弟,张岳、红兵我们这些人在一起玩儿了十几年了”小纪当时不算是江湖中人,自己没什么名气,一谈判就得拿尚在狱中的赵红兵和张岳吓唬人。 “……这个我知道”洗浴中心老板肯定听过张岳和赵红兵的名字。 “恩,呵呵” 小纪笑了,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是笑的潜台词就是“知道就好,快给钱吧!” “我们这按摩技师刚刚上班,也没几个钱。要么这样,这钱我出,我出两万块,行不?”洗浴中心老板可怕得罪了张岳这样的人。 “没钱还把人打成那样?”小纪看着眼前这个瘦小枯干的按摩烈女,打死他都不信她一个人就把身高体胖的孙大伟打成那熊样。 “人是我打的!你们不就是黑社会吗?黑社会牛逼啥,你打我试试?!”按摩烈女火气忒足,又朝小纪开炮了。 “……行了,你先出去吧。”洗浴中心的老板看这架势,说不定一会又得打起来,把按摩烈女撵了出去。 “她是谁啊,怎么这么牛逼?黑社会家属啊?”小纪半天才缓过神来问老板。的确,虽然那时候小纪已经不混了,但是凭着和赵红兵、张岳等江湖大哥铁打的关系,已经起码十年没人跟他这样说过话了。 “她以前是练柔道的,咱们省队的,现在咱们这经济也不好,她已经一年半没拿到工资了,挺苦。除了柔道她啥也不会,你说她能干啥?没办法,回来在我们这里当了按摩技师,她是我一个亲戚的小姨子,出了这事,我也没办法。” “练柔道的啊?难怪这么厉害。” “她从小脾气就暴,纪老板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其实这事儿是你那兄弟骂人在先,她才动的手。她说了:我按摩是我靠自己的力气赚钱,但是谁也不能伤害我的尊严,按摩女也是人,谁不把我当人看我就削谁” “那她这脾气还不得天天打架啊?” “来了一个多礼拜,算你那兄弟,跟人打了两次了。这几天我就把她辞退了。没办法,亲戚也没办法。” “……那这事,就按你说的办了吧!” “谢谢纪老板了” 事后孙大伟问小纪。 “给两万块钱你就把事儿给结了?” “那你还想怎么办?” “我住院就花了快一万了!” “那你啥意思?让我带人去跟人家拼一把啊?告诉你啊,人家是练柔道的,省队的,我去,说不定也得挨削。沈公子或许还能和她比划比划.” “那你让沈公子和你一起去啊!” “你以为谁都像我脸皮这么厚呢?沈公子可跟你丢不起那人。跟老娘们儿干仗,本来已经很可耻了,你他吗的还打输了,被打成这样!太他吗的可耻了。” “那她打我就这么拉倒了?” “当然就这么拉倒了!谁让你先骂人家了?人家说了:按摩女也是有尊严的。人家把这话一说,我能说啥啊?”小纪越说嗓门越大,气不打一处来。 “……拉倒就拉倒呗,我听你的,小纪,你这么激动干啥?!” “太丢人了,儿白,我走了,以后你跟谁都别说认识我。” 孙大伟那夜读的第二本书为其日后的装逼行为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他日后每次装逼的时候又多了句格言。 “二狗,记住,人都是有尊严的。就算是按摩女、蹬三轮的也不例外。”孙大伟经常微笑着,摇摇手指,这样对二狗说。 不是江湖中人的小纪去简单的谈了几句,对方就乖乖的给了两万块钱,虽然不是很多,但也足以说明:赵红兵和张岳虽然进去了,但是名头还是很管用的。
Pages: 1 2 3 4 5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