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二十三节、他朝得傍蟾宫客,不在梅边在柳边(下)

2008-04-17 | 9:03 am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5,923 views

第二部 第二十三节、他年得傍蟾宫客,不在梅边在柳边 第二部 第二十四节、化石级限量版老混子(上)





日期:2008-3-27 23:28:00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二十三、他朝得傍蟾宫客,不在梅边在柳边(下)
  
   “没人请我就不能来?”宋老板的小情妇笑吟吟的说。极少夸人的张岳曾经夸过她“真是个好娘们儿”,张岳绝没看错这个女人。后来大家都知道,这个女人真的不寻常。
   “三儿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啊?”赵红兵很烦马三
   “我…………”马三话还没等说完。
   “走吧,我帮你找个地方坐下吧!”赵红兵对宋老板的小情妇说。
  
   “你是张岳的好朋友吧?我认识你。”宋老板的小情妇对赵红兵说。
   “哦,你是张岳的朋友还是李洋的朋友?”赵红兵已经招待了上百位客人了,麻木了,顺口问了一句。
   “这封信,你交给张岳,一定要记得给他”宋老板的小情妇没回答赵红兵的问题,交给了赵红兵一封信。
   “你是张岳的朋友啊”赵红兵收下了信,塞进了口袋里
   “恩,算是吧!”
  
   “富贵,这姑娘坐你旁边吧,你照顾一下,她是张岳的朋友”赵红兵对刚出院的富贵说。
   “恩,红兵大哥,你放心吧!”宋老板的小情妇坐在了富贵旁边。
  
   后来的聊天中富贵知道了,宋老板的这个漂亮的小情妇,才21岁,叫小梅。
  
   赵红兵刚安顿下小梅,走到门口,他就又看见了一个熟人,毛琴。
  
   “哎呀,红兵老弟,好久不见了,你还是那么帅”毛琴当时已经30岁出头了,但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呵呵,来了”赵红兵见到毛琴一次,肯定就会被毛琴调戏一次。
   “张老板结婚,我能不来吗?我还想跟张老板要口饭吃呢!再说,就算张老板不赏我口饭吃,为了能见到你,我也得来啊”毛琴笑得很妩媚。毛琴说着,就走到了马三写礼的地方。
  
  “两份,一份是我的,一份是我弟弟的,我弟弟的这个是存折,20万,密码就是今天的日子”毛琴对马三说。
  “你等等!”赵红兵拉住了毛琴。“你替谁随礼?”赵红兵问。
  “我弟弟呀!”
  “你弟弟是谁呀?”
  “赵山河”
  
  “这钱我们不能收,张岳没赵山河这个朋友”
  “哎呀,红兵老弟,不就是那点过节吗?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帮姐去说个情不行吗?人们都知道,张岳就听你一个人的”
  “这情,我说不了。如果实在想说情,那你让赵山河找张岳和富贵说去”赵红兵说这句话时目光冷峻。江湖中人都知道,赵红兵虽然话不多,但是和别人说话的时候多数都是礼貌性的笑笑,但一旦赵红兵板起了脸,那这事儿肯定谁来了也没辙。
  “红兵老弟,你别这样啊!”毛琴娇嗔着说,居然对赵红兵发起了嗲。
  “你把这存折拿走吧!”这样的原则性问题,赵红兵怎会吃毛琴这一套
  “我不拿!”毛琴耍起了赖。
  “三儿,把这存折撕了”赵红兵转头对马三说
  “好勒!”马三几下就撕烂了存折。
  
  “你……”毛琴没想到一向看起来很好说话的赵红兵居然如此不给她面子
  “拿身份证,去银行再补办一张吧!”赵红兵对毛琴说了一句,出门了,因为他看见张岳的爸爸和妈妈都已经来了。
  
  那天二狗记得清楚,张岳的爸爸,那个当年曾在家门口横扫上百个红卫兵的传奇人物,当天穿了一身笔挺的西装。老头的腰杆笔直,像是个军官,走路大步流星,他五官和张岳很像,是个老帅哥。
  
  “张叔,来啦!”赵红兵笑着打招呼。
  “操!”张岳的爸爸只回了这么一句。同时,用手重重的拍了赵红兵后脑一下。可能,这就是张岳家这样的土匪世家表达亲切的方式。但是张岳的爸爸忘了,赵红兵后脑有伤,他这重重的一拍,差点把赵红兵拍晕了。
  “哎呦!”赵红兵脑子“嗡”的一下,险些跌倒。
  “操!”张岳的爸爸看赵红兵这么不禁打,有点生气,赵红兵刚把捂住后脑的手松开,张岳的爸爸又是一巴掌抡了上去。
  
  “啊!”还在眼冒金星的赵红兵后脑又被抡了一巴掌,再次险些跌倒。
  “操!”张岳的爸爸一直认为赵红兵是个汉子,没想到打了两巴掌就疼成这样,有点气不打一处来。
  “你打人家孩子干啥?”张岳的妈妈拉住了张岳的爸爸
  “操!”张岳的爸爸没回话,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向了自己的桌子,留下了险些被他两巴掌打得呕吐的赵红兵。
  
  张岳的爸爸一共和赵红兵说了四句话,但是仅有四个字,而且这四个字还完全相同。
  
  那天,张岳的爸爸并没有穿着他那条被我市流氓当作图腾崇拜的那条红色三角战裤,或者是他也穿了,但是穿在了里面,大家都没有看到。总之,那天婚礼刚开场时,在场的人并没有多少人认出他就是“镇东洋”的儿子。
  
  这就好象是马拉多纳不穿阿根廷队的队服而是穿一身西装时,他在大家眼中就是个肉嘟嘟的死胖子,但是一旦穿上了阿根廷队的队服,他就是球王。张岳的爸爸不穿红色三角战裤,他在大家的眼中也只是个比较帅的老头的而已。
  
  张岳这样的顶级江湖大哥的婚礼,必将是群英会。
  
  赵红兵刚揉了揉后脑缓过神来,他就看见了东波。二狗记得,那天东波很有出息,居然没光膀子,穿了件跨栏背心。
  
  “随礼!”东波一副流氓相,从大裤衩子兜里掏出了皱皱巴巴的30块钱。
  “什么名字?”马三没想到,张岳的婚礼上还有人敢捣乱,他还以为东波是张岳的哪个乡下亲戚呢。
  “我叫东波,还有这俩,我兄弟,我们每人10块”东波那天腰里没别着斧子。
  “哦?东波?”马三抬头看了看。
  “让你写你就写呗!”东波呵斥
  “我操?!”马三站起来了,九十年代在我市,敢和马三这样说话的人不多。马三这句“我操?!”是疑问句加感叹句,他想不出有谁敢在今天来张岳这里惹事。
  “三儿,给他写上!”赵红兵看时间张岳的婚车快该到了,不想让马三再惹事。
  “…………”马三没说话,低头坐下了。马三听张岳的,张岳听赵红兵的,所以马三也很听赵红兵的话。
  
  “还是红兵大哥有面子啊!”东波也认识赵红兵,这句话也不知道他是在恭维赵红兵还是挖苦赵红兵。
  “呵呵…………”赵红兵恨东波恨的牙痒痒,今天如果不是张岳结婚的日子,已经老实了很久的赵红兵说不定当时就会出手给东波一耳光。
  
  “四儿!放鞭炮呢?”东波对在酒店门外指挥放鞭炮的李四喊
  “呵呵……”李四居然也抬头朝东波笑了笑。李四这人阴着呢,他想阴谁都绝对不会在表面上让对方看出任何蛛丝马迹。
  
  事后大家才知道,东波那天来这里就是想来闹事出名的。自从李四乖乖的给了他15万以后,东波更是嚣张跋扈,他认为传说中的张岳、李四等人不过如此。他刚刚“成功”挑战完李四,如今,他又来挑战极限了,他来挑战张岳了。
  
  鞭炮声响起,张岳的迎亲车队到了,几十台名车,十分壮观。即使是现在二狗在上海的延安高架上站一个小时,也不能见到那么多名车。
  
  张岳和小北京先走下车来,随后李洋和她的伴娘也下了车。
  
  “张岳今天真帅!”小纪感叹
  “其实小申穿西装也挺像回事儿的,认识他十多“年,第一次看他穿西装”赵红兵说。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二部 第二十三节、他年得傍蟾宫客,不在梅边在柳边 第二部 第二十四节、化石级限量版老混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