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二十二节、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幸福(上)

2008-04-17 | 9:00 am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41,701 views

第二部 第二十一节、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下) 第二部 第二十三节、他年得傍蟾宫客,不在梅边在柳边





日期:2008-3-23 19:48:23 

  第二部分、拜金流氓
  
  二十二、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幸福(上)
  
  李四和王宇当天就去了“清真饺子馆”,这家饭店绝对是回民区的老字号,当年张大噶子和三虎子开战也是在这里。据说这个饭店开到了今天开了三十年,厨师没换过,服务员没换过,招牌没换过,菜单也没换过,只是隔几年涨涨价,堪称中国国营饭店的活化石,依然有着中国八十年代的中型城市里“大众食堂”的感觉,这家饭店每天晚上7:30准时下班,无论有多少客人,保准全都准时撵走。而且,服务态度极差,无论点了什么菜,必须自己去窗口拿,服务员绝不会给任何人上菜。
  
  尽管如此,但这家清真饺子馆依然生意火暴,整个回民区的人,都对这家饭店有着极深的感情。别的饭店的服务态度一家比一家好,但是这家,服务员叫客人去拿菜客人拿的慢了点,都要被服务员骂。而且,客人们也乐于被骂。就算是张大噶子、东波等大混子来这里吃饭,一样要被服务员骂,他们被骂也从不还口。毕竟,他们都是从小就吃着这家饭店的饺子长大的,从小就是被这家饭店的服务员骂大的。虽然二狗不是回民,但是看到这家饭店,心里也觉得暖烘烘的,二狗觉得这个饺子馆不像是个饭店,倒像是个大家庭。在当今社会中,这家饭店依然以这样的方式固执的经营着,而且,又在继续哺育着回民区新一代。至今,当年杂乱无章的回民区已经建起了一栋一栋的现代化小区,但这家饭店依然巍然不动,据说回民区所有的人都不同意拆掉这家饭店。二狗认为,再过一些年,这家饭店可以申请我市文化遗产了。
  
  三十年,外面的社会已经沧海桑田,中国早已翻天覆地,唯有这家饭店,依然只卖一种酒,一种6毛5分钱一壶的散装白酒,据说这个价格,是15年前涨的,到现在还没变过。只不过,饭店里,那些三十年前青春年少靓丽可人的服务员都已垂垂老矣满面沧桑。外面的世界的剧变没能在心理上给这十几个女服务员太多的烙印,只是岁月为她们的脸上刻下了痕迹。与我市九十年代中后期那十几万下岗工人比起来,她们是幸福的,她们都是幸福的。
  
  每次谈判,东波都喜欢定在这里,因为在这里,他能找到主场作战的感觉,就像是P.Maldini在圣西罗大球场一样,总会感觉身后有数以万计的人在支持他。当年张大噶子也是这样,在别的地方他打不过三虎子,但是回到了回民区的清真饺子馆,他就能把三虎子打的落花流水。
  
   据说,李四和王宇到清真饺子馆的时候,东波正在被服务员骂。那天,东波是单枪匹马去的,他认为,在回民区里,李四胆子再大也不敢招惹他。
  
  “东波,你就不能学点好?你看你现在像个人吗?”
  “韩姨,我这不是替你儿子他们出头吗?我不这样,能给你儿子他们要到医药费吗?”
  “要就要,那你穿件上衣行吗?你多大了?成天光个膀子不觉得丢人?你不觉得丢人我替你觉得丢人”服务员骂起东波来是一点情面都不讲。
  “韩姨………………”东波还没等说完,李四就打断了他。
  
  东波不认识李四,但是李四却认识东波。
  
  “你是东波吧?我是李四。”李四说。那天李四穿了件白衬衣,胳膊下面夹了个黑色的夹包,再配上“板寸”的发型,是九十年代典型的东北江湖大哥的造型。
  “你就是李四啊?你挺牛逼呗?”东波挑衅的看着李四,斜着眼睛,还朝李四吐了口烟。
  
  “…………”一向不善言辞的李四一上来就被眼前这嚣张跋扈的东波弄了一肚子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本来李四想该赔钱赔钱,好好谈和,却没想到东波上来就是挑衅。如果这次和东波谈判的是张岳,张岳肯定就是一句话:“我牛逼习惯了,改不了”,然后掏出枪或者刮刀给东波几下,直接放倒。但李四毕竟不是张岳,他即使是想放倒东波,也绝不会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
  
  “东波,有事说事,你找我们不是来谈事儿来了吗?”王宇强压住火对东波说。
  “你也挺牛逼呗?”东波根本不讲理,转头又对王宇挑衅。说完,东波还把腿搭在了饭店的圆桌上。
  “呵呵”王宇没说什么,笑了一声。事后王宇说,如果不是这次来谈之前赵红兵嘱咐了他几次别惹事,他当时就会掏出卡簧捅了东波。
  
  “东波,你把腿给我放下!”刚才教训东波的老阿姨喝了一声。
  “哦……”东波把腿放下了。
  
  “李四,外面都说你挺牛逼,可是我不怕你,你知道吗?”东波还是不说正经的,继续挑衅。
  “…………”李四挤出了一丝笑,鼻子里哼哼了一声,意思是知道了。
  “你知道你的游戏厅昨天是谁砸的吗?”看到李四和王宇没说什么,东波更狂妄了。
  “谁砸的?”王宇明知故问回了一句,其实他恨的牙痒痒。
  
  “我砸的!你知道为什么砸你们游戏厅吗?”东波就是在挑气呢。
  “……”李四没说话,静静的看着东波
  “因为你们实在太牛逼了,欺负我们回民区没人是吗?告诉你,不把医药费拿出来,你那游戏厅别想开了!”看见李四等人没回音,东波自问自答了。虽然东波没什么文化,但是他还弄了个设问句,气人不气人!
  
  “说个数吧”李四终于开口了。他早就知道东波就是想讹钱,他不愿意再和眼前这人再废话一句。
  “你们在学校的教室里,差点把那学生砍死,在校外,你们也砍伤了7、8个。我不多要,就15万,钱给了,这事儿就这么结了。不给钱,你知道啥后果不?”
  “…………”王宇刚想开口,被李四拦住了。
  “明天下午,来我游戏厅拿钱”李四说
  
  “那可说好了,你要是到时候不给钱……”东波没想到传说中的江湖大哥李四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他15万的要求,他还真以为李四是被他吓到了。
  “你以为四哥像你似的?”憋了半天的王宇终于忍不住也小小的挑衅了一下。
  “我草……”东波看样子要发火。
  “明天下午过来拿钱吧,我们先走了”李四打断了东波,站起身来和王宇一起走了。
  
  “你看你,人家好好的过来和你谈,你看你说的都是啥?”在李四等人站起身来向外面走时,饭店里的老阿姨都看不过去了,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东波一句。“孩子,吃几个饺子再走吧”老阿姨对李四和王宇说。
  “不了,改天吧”王宇笑了,对老阿姨笑的挺真诚。世界上,还是好人多,讲道理的人多。
  
  据王宇转述,在回去的路上,李四和他曾有如下对话:
  
  “四哥,看他那逼样,我刚才真想一刀扎翻了他!”
  “老亮是生是死现在还不知道,你想让你父母没人送终是吗?还记得红兵大哥那句话吗,我媳妇也怀孕6个月了”
  “他也太能装了,四哥,明天真给他15万啊”
  “恩,给他”
  “凭啥给他那么多?”
  “这是给他买棺材板的钱。“
  “啊?”
  “他要的少点,就给他买个轮椅。他要这么多,只能给他买副棺材板了。”
  “我们明天就动手收拾他吗?”
  “不,最早也是一年以后”
  “恩”
  “记住,今天我跟你说的这些话,不许跟任何人说,包括老亮”
  “知道了”
  
  的确,王宇在李四的有生之年从没对任何人说过这番对话。
  
  但据说,当赵红兵听完李四和东波的谈判过程后,曾经对费四说:
  “混了这么多年,四儿吃过亏吗?以我对四儿的了解,他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他早晚得收拾东波。他只不过是要等这事儿被社会上的人都忘了再动手,那时候,东波再出什么事儿,就没人怀疑到四儿了。”
  “必须地!”喝得晕晕忽忽的费四斩钉截铁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小北京和赵红兵看着费四不约而同的笑了:这老小子,快三十了,性格还是没变,依旧火暴。
  
  在李四赔钱,晓波毁容这两件烦心事过后,赵红兵等人终于迎来了一件开心事,那就是:张岳马上就要结婚了。
  
  李洋,那个痴情的女子,马上就要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二部 第二十一节、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下) 第二部 第二十三节、他年得傍蟾宫客,不在梅边在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