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十八节、折腾、得瑟、颠覆、直至死亡

2008-04-17 | 8:53 am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9,730 views

第二部 第十七节、The Beatles 第二部 第十九节、忍(上)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3-17 16:29:56 

  十八、折腾、得瑟、颠覆、直至死亡
  
  赵红兵和范进一战过后,赵红兵居然要去报案,此举引发了李四、小纪等人的嘲笑。
  
  “哎呦,红兵大哥现在知道有事儿去找警察叔叔了?”小纪总是一肚子坏水,听到赵红兵居然要去报案,赶紧嘲讽。
  “大半夜的,一群人拿刀差点杀了我们,要不是刘哥我们三个身手好点,还不得让他们给剁了?”赵红兵觉得报案没什么不妥。
  “哈哈哈哈,你成受害者了,不容易啊不容易啊”小纪继续嘲讽。
  “我这饭店整整收拾了一天砖头子,加上饭店门口的砖头子,快半吨了,真纳闷他们怎么来的这么多砖头子,我肯定得让他们赔钱!”赵红兵很是郁闷。
  
  “呵呵,那也别去报案啊,你们又没什么大事儿。我听说了,也不知道你们中的谁,一脚把那个范进的脾给踢裂了,脾这个内脏虽然不怎么重要,但是听说治疗也得花上个小十万。他们比你们亏多了”
  “大半夜的一群人拿着刀把我们堵在饭店,踢碎他一个脾,真是便宜他们,打死他们也白打!”其实范进的脾,就是赵红兵一脚踢裂的。
  
  “哈哈,行啦!当年四儿你们掐着把五连发到处崩人那会儿你怎么没想起报案啊?我看,毕竟他也是在社会上玩儿的,还是私了吧”小纪虽然那几年并不是江湖中人,但是也建议赵红兵私了,因为赵红兵无论如何也是市民眼中的江湖大哥,没闹出人命就去主动报案,的确有点说不过去。
  “那你给大伟打个传呼,让大伟去跟范进他们谈谈吧!”只要一谈和,赵红兵肯定在第一时间孙大伟。
  
  “过瘾啊过瘾,过瘾啊过瘾”小北京摩拳擦掌笑吟吟的走了进来。小北京生平最爱打架,虽然年龄增长,但是对打架的热情丝毫没有降低。小北京不像是张岳一样混社会,他只是觉得打架是一项他热衷的体育运动,只要有机会打架,小北京一定不会错过。
  “恩,听说了,是很过瘾,红兵呢?多少年没打过架了?”李四插嘴。
  “上次打架还是刚进监狱的时候,我和李武在里面打服了那几个狱霸,也打服了三虎子。然后,再也没打过,也不用打了。怎么说在里面我也个中队长。”赵红兵在监狱里又把当时尚在服刑的狱霸三虎子收拾了几顿,三虎子是彻底怕了赵红兵。
  “这次打过瘾了吧!”李四说
  
  “我可不像小申似的,打架有瘾。不过这次打架,我再也不用担心别人说:赵老爷子那个小儿子又给他爹惹事儿了。”赵红兵又想起了他那刚强倔强的父亲。
  “呵呵,老爷子在的时候好象也不怎么太反对你打架”小北京说
  “恩,他只是教育我别欺负人,但是可真没教育过我不打架。我爸要是还活着,昨天晚上他也会支持我去和那群混子干的”赵红兵的确说的有理。赵爷爷从来都没因为他替朋友出头惹事儿过多的批评赵红兵。
  “叫张岳过来喝酒啊,兄弟们都齐了”李四张罗着要找张岳。
  
  “别找了,张岳这几天又忙又烦。表哥崩完陈卫东跑了,警察抓不着表哥,却把张岳抓进去了。不过张岳也没犯什么事儿,和这件事儿没什么太大关系,昨天就花钱保出来了。听说,当年咱们在六中打的那个姓严的,又抽了张岳俩耳光,张岳昨天出来的时候,跟我发狠说非要杀了那个姓严的”小纪说。
  “那小子从小就不是个东西”赵红兵虽然胸襟比较开阔,但是他想起他后脑被拍那一板砖,还是有点耿耿于怀。直到现在,只要阴天,赵红兵后脑必疼痛不止。
  “那姓严的和张岳说了,一旦让他抓到张岳犯了什么事儿,张岳肯定没好”
  “听说那姓严的现在在刑警队干得不错?立了好几次功了?”李四问
  “别提他了,喝酒!”
  
  此事过后大约2-3天,孙大伟就谈判回来了。
  
  “红兵,还是别朝范进他们要钱了”孙大伟说
  “呵呵,怎么了?”赵红兵很纳闷
  “他在医院躺着呢,现在他家连医药费都掏不起,我去的时候他爸他妈正在医院哭呢,他那些所谓的兄弟没人愿意拿钱出来给他垫医药费,现在再让他拿钱是不是有点……”孙大伟这人虽然打架差点、爱装点逼,但是心肠还是挺不错。
  “……那算了,不要就不要了吧,不过你让他以后老实点。”赵红兵沉思了一下,回答说。赵红兵一听到范进他爸他妈在医院里哭,也不想要这钱了。毕竟,93年的赵红兵已经是个小款爷了,不缺那点钱,他朝范进要钱其实是想要面子。
  
  “红兵,要么你借他点医药费?”孙大伟吭吭哧哧半天,说出了这么一句。
  “啥?!”赵红兵彻底晕了。
  “……红兵,他家确实挺困难”孙大伟看样子是彻底被范进的父母打动了。
  “…………”赵红兵沉默了半天。“你去和小申拿钱吧,但是有一点我必须要说明,这钱是我借给范进的,他必须得还!”
  
  “红兵,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同意的”孙大伟说。
  “以后再谈和你别去了,呵呵。你他吗的是一天不如一天,当年跟黄老邪谈判那劲头哪去了?现在你不但要不到钱,都开始帮我花钱了。”赵红兵笑骂着说。
  
  其实赵红兵一直和孙大伟关系很好的最大原因就是因为赵红兵觉得孙大伟这人本质不坏,心肠好。
  
  在表哥崩了陈卫东,赵红兵踢残了范进的这些天里。勾疯子和李老棍子也连续谈判了好几次。但是始终没谈拢。勾疯子认为李老棍子砸了他的店又伤了他,应该赔他钱。而李老棍子认为,勾疯子先把本来就不怎么帅的黄老邪破了相,后来又弄瞎了志刚,应该是他拿钱出来才对。
  
  总之,这两位社会大哥根本就没办法谈拢。
  
  在最后一次谈判谈崩之后,勾疯子带了七八个人去了李老棍子家。
  
  “李老棍子今天不拿钱,我就宰了他”据说当日勾疯子临行前是这样对他的兄弟们说的。
  
  勾疯子和李老棍子的成名方式不大一样,勾疯子是总打架,总打一些不怎么出名的小架慢慢成的名,而李老棍子是很少打架,但是每战都是经典之作。勾疯子好比是香港导演王晶,拍了几百部片子成了点小名,而李老棍子则像是香港导演王家卫,一共拍了不到10部电影,但却部部都是经典。在我市的江湖中,李老棍子除了败给了赵红兵,还真没输给过其它人。如果那次赵红兵不是随后被捕入狱,相信李老棍子也还会继续报仇的。
  
  李老棍子家住在一栋二层的独栋楼里,作为我市最早发起来的一批,李老棍子家堪称豪宅。
  
  勾疯子按了李老棍子家的音乐门铃,93年前后,我市十分流行音乐门铃,门铃的音乐声一个比一个动听,十分悠扬。
  
  据说,当天李老棍子站在家的二楼上看见了在楼下狂按门铃是七、八个杀气腾腾的彪形大汉。李老棍子当时没有下楼,而是给黄老邪打了个传呼。留言的内容是:“带人,马上到我家”。随后黄老邪回了电话,二十分钟到。
  
  勾疯子确定李老棍子肯定在家,按门铃无效后,开始砸门,踹门。把门当成了发泄的工具。并且,怒骂不止。“X你妈,李老棍子你给我出来!”
  
  看样子,勾疯子是真朋克,真想杀了李老棍子。
  
  李老棍子虽然当时也已年届四十,但是火气依然不小。本来他想好汉不吃眼前亏,等黄老邪带人过来了再说,但是勾疯子在下面又砸门又骂挑起了李老棍子胸中的怒火。在楼上忍了将近20分钟的李老棍子,再也坐不住了。
  
  李老棍子抄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就下了楼。老棍子就是老棍子,懂法。如果有人杀人门来,自己拿起水果刀进行防卫,杀了人也不犯法。
  
  “咣”李老棍子自己打开了的他家的大门。水果刀,藏在了袖子里。
  
  从他那厚厚的能遮住半边脸的玻璃镜片后,根本就看不到他的眼神。据说,大家都看见他的嘴角不停的抽,手也在不停的抖。这是李老棍子的习惯性动作,并不能证明李老棍子当时害怕了,只不过,李老棍子火气越大时,嘴角抽的就越厉害,手抖的就越有节奏。
  
  李老棍子,是真火了。他眼中的勾疯子,是个晚辈中的晚辈。而这个晚辈,居然敢冲到他家来叫板!
  
  “李老棍子,我还以为你不敢出来了呢!我有话和你说!”勾疯子走上前去,揽住了李老棍子的脖子。
  
  勾疯子是真疯了,他真忘了李老棍子这20年是怎么混过来的,他更没想到,李老棍子杀人的胆子绝对不在张岳之下!
  
  李老棍子嘴角继续剧烈抽搐着,任由勾疯子搂着他的脖子向前走了几步。
  
  “今天,你就说,是给钱还是不给钱”勾疯子威胁李老棍子。
  “不给!”李老棍子嘴角继续抽着,斩钉截铁的说
  “那好”勾疯子从口袋中掏出了卡簧……
  
  “哧……”一把黑柄的水果刀扎在了勾疯子的心脏上。
  
  李老棍子这一刀扎得端端正正,像外科手术医生一样精准。
  
  据当时刚刚带人开着面包车赶到李老棍子家门口的黄老破鞋事后无数次跟别人回忆说:“当时我看到了勾疯子的背影,忽然间,他一哆嗦,浑身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然后,瘫软了下去,死了”
  
  “就那么一哆嗦,就死了”黄老破鞋一遍一遍的跟别人重复这句话,每次重复这句话的时候黄老破鞋还煞有介事的自己哆嗦一下,总把别人看得心惊肉跳。
  
  据说,勾疯子死得真的就是这么简单,连嚎都没嚎一声,留给人们的回忆,就是“一哆嗦”而已。
  
  杀人,只需要一刀,杀一个全市名头响当当的大混子,也只需要一刀。
  
  勾疯子每天都因为自己有杀人的执照耀武扬威,他却没想到,今天他自己被杀以后,杀他的人同样不需要偿命。李老棍子,属于正当防卫。
  
  李老棍子究竟是不是正当防卫二狗不懂法,难以判断。但是二狗可以确定是李老棍子的堂哥当时已经是市区公安局副局长,而且,李老棍子很有钱。有钱有势,总能摆平很多事,李老棍子仅在看守所呆了几天,就被释放了。
  
  而前去助拳的黄老邪,那天根本就没有下车。看到勾疯子“一哆嗦”以后,黄老邪怕了。他怕的不是亲眼见到了杀人,而是,他怕了那个当时杀完人仍然不动声色的李老棍子。据黄老邪说,李老棍子杀完了人冷冷的看着勾疯子的兄弟,手中的水果刀滴着血,一句话都没说,但是勾疯子的兄弟们没一人再敢上前。
  
  什么叫做杀人不眨眼?
  
  黄老邪跟了李老棍子7、8年,那天终于知道了,跟着这样的人混,早晚得玩儿完。
  
  黄老邪从车窗内伸出手向李老棍子挥了挥,意思是:“你没事儿了,他们肯定不敢上了。但是你杀人了,如果我再下车,恐怕你更麻烦,我先走了。”
  
  李老棍子也挥了挥手中的水果刀,意思是:“你走吧!”
  
  “开车!走!”黄老邪说。据说,黄老邪说完开车这句话,才觉得自己还没拆线的嘴有点疼。他是被惊的张大了嘴,如果不是没拆线,恐怕又会裂开。
  
  从那天过后直到今天,黄老邪都再也没参与过江湖的争斗,洗手了。
  
  多年以后,二狗曾认识几位自诩朋克的人,他们和二狗谈论的话题多数是颠覆与死亡。
  
  勾疯子这个朋克诠释了朋克精神的真谛:折腾,得瑟,颠覆,直至死亡。
  
  一个勾疯子死了,一个黄老邪退出了。但是93年我市的混子们还在继续摇滚着。
  
  93年我市那拨混子们突然间集体爆发的躁动的摇滚行为中,第四个摇滚的是晓波。如果只论场面,晓波这次的摇滚堪比魔岩三杰在香港红勘体育馆的演唱会。
  
  此战,是二狗亲眼所见。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二部 第十七节、The Beatles 第二部 第十九节、忍(上)

  1. 这里说的李老棍子貌似吉林市江北的季春,被捅死的叫老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