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十一节、右手(下)

2008-04-17 | 3:05 am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8,027 views

第二部 第十一节、右手(上) 第二部 第十二节、女中豪杰(上)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3-3 13:47:21

第二部分 拜金流氓

第十一节、右手(下)

轰了陈卫东饭店门的是表哥,他虽然明知道陈卫东和赵山河不在.但还是骑着摩托车到了 “青原鹿”饭店,连摩托车都没下,对着饭店的门口就是两枪. 青原鹿里的喧嚣被这两声枪响吓得鸦雀无声。

枪,是银灰色外壳的仿制五四手枪.黑道上的混子用的枪的白色的壳,白道上的警察用的枪是黑色的壳。

两声沉闷的枪响,不但击碎了饭店的玻璃和木制的大门,也击碎了我市3、4年以来的宁静.由于我市公安系统在九零年前后大规模的收缴猎枪,继当年赵红兵团伙与李老棍子和二虎团伙的连续几次枪战过后,已经多年没有发生恶性枪战了.

这一次,挑起这新一轮腥风血雨的是张岳.

表哥这两枪,是给陈卫东、赵山河的生死状。生死状,顾名思义,是生是死,凭自己的本事,莫怨天,更莫怨命。

这生死状,是张岳递给陈卫东和赵山河的,他们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九十年代初我市的江湖中的各路草莽英雄,尚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黑社会。如果换到今天 的黑社会,恐怕连这两枪的生死状都不会递,直接杀人,暗杀。这就是九十年代的混子和现在的黑社会不同,九十年代的拜金流氓们不仅仅是为钱打架,而且还有相 互斗气的成分在其中。现在的黑社会,连斗气都懒得斗了,出手就是杀人,只为钱杀人。

表哥为何如此嚣张?敢在闹市中开枪?因为事情 发展到这一步,此事已经正式转入黑道程序,已经绝对不可能再通过白道程序解决,除非真的闹出了人命.废掉富贵一只手的赵山河不可能主动报案,请赵山河去谈 判的巴黎夜总会的宋老板也不可能去报案,他们无论谁报案,都会吃官司.因为在这件事中,富贵和范进等人的冲突只能算作斗殴,而赵山河对富贵的所作所为倒是 真的黑社会手段。

张岳,更不可能去报案.他一向认为江湖恩怨就应该以江湖手段解决。而且,张岳有自信,如果比江湖手段,他张岳可能在我市百多年的历史上,仅次于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他的爷爷镇东洋。

烧赵山河家房子的是蒋门神。

那天蒋门神和张岳一起见到富贵以后,只看了富贵一眼,二话没说,转头就走,张岳怎么叫都没能叫回来。谁都不知道蒋门神去干嘛了。

“老蒋呢?”悠悠醒转的富贵问
“刚才见到你,他就走了”张岳说
“他去烧赵山河家的房子了”富贵特别了解犟驴蒋门神,他知道蒋门神一定说到做到,尤其是被赵山河激了一句以后。
“去吧”张岳面无表情。

据说蒋门神没能真把赵山河家烧成平地是因为他放火的经验不足所致。他当然知道点火需要汽油,所以他在打听到了赵山河家住在哪里之后直接带了十升汽油赶了过去。

蒋门神到了赵山河家的时候,发现赵山河家里没有人。他和他的一个小兄弟提着汽油翻墙进了院子,发现赵山河家的木头屋门紧锁。

此时,蒋门神犯了个形而上学的错误,他天真且幼稚的认为,这个门好象是个鞭炮的引子,只要点着了一切都搞定。只要把赵山河家的屋门给点着了,那么赵山河家自然而然的全被烧了。蒋门神这是电视剧看多了造成的错误认识,其实烧房子,绝对是个技术活。

好钢没能用到刀刃上,蒋门神把汽油全泼在了木头门上。

划起一根火柴,“呼”,门上的火一下窜了起来。离门过近且正在全神贯注烧房子的蒋门神眉毛、胡子、睫毛、头发全被燎了。

“操!”虽然蒋门神被火燎了一下,但是看到火真的烧了起来,还是十分开心的。
“走吧!点着了”蒋门神的小兄弟可没蒋门神的胆子,纵火罪可是不轻。
“恩,走吧!”蒋门神和他的小兄弟翻墙出去了。

走出了十几米的蒋门神回头望了望从赵山河家冒出的青烟,得意的笑了。敢和蒋门神比犟的人,我市历史上,也只有老五一人。赵山河,远远不是对手。

蒋门神离开后几分钟,火就被赵山河的邻居扑灭。据说,只用了十几桶水。

当晚,赵红兵、小北京、李四、费四等人赶到医院,看望富贵,虽然富贵和他们的交情都不深,但是富贵毕竟是张岳的兄弟。富贵躺在床上,张岳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心里最难过的是小北京,他看着面色惨白的富贵,眼睛在冒火。他知道,富贵的手如今变成了这个样子,完全是因为他酒后闹事所致。但小北京没说话,他心里想 的,就是抓到赵山河和陈卫东。小北京是顽主,顽主虽然不是黑社会,但顽主一样重义气、爱憎分明。事情由他起,他就要负责。

“富贵”赵红兵伸出了自己右手,向富贵扬了扬。赵红兵的意思是,右手废了,没什么。赵红兵平时从来都蜷曲着右手,极少给外人看到自己的手是个什么样子,今天居然主动把手伸了出来给大家看。

这下,富贵和赵红兵的残疾一样了。只不过,赵红兵的手指头捐给了共和国,富贵的手指头,捐给了黑社会。

“红兵大哥”富贵勉强笑笑。
“你好好休息吧。张岳,你打算怎么办”
“我要抓三个人,陈卫东,赵山河、宋老板”张岳说这三个人的名字时棱起了眼睛
“抓得到吗?”

“陈卫东和赵山河跑了,但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宋老板应该还在,今天晚上,我就要去他家找他。”
“当心点,需要帮忙,说一声”这次,赵红兵没有劝张岳。虽然赵红兵一向主张与人为善,但是看到富贵成了这个样子,赵红兵也认为此仇不得不报了。毕竟,赵红兵只是相对张岳、李四沉稳一些,但也绝对不是善男信女。
“张岳,我和你一起去”小北京说。
“不用,我自己就能解决”张岳咬了咬牙。

赵山河与赵红兵截然相反,赵山河是敢惹事儿,但是真的惹火上身了自己先怕了。而赵红兵则是从不主动惹事儿,但是真的把事儿闹大了,从来不怕。赵山河废了富贵以后自知性命难保,不见了踪影。

据说,巴黎夜总会的宋老板根本没想到事情搞成了这个样子,也是心急如焚,到处花钱找人找帮手,希望能找到人制服张岳或者平息此事。

宋老板找谁都没用了,此刻的张岳,已经红了眼。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二部 第十一节、右手(上) 第二部 第十二节、女中豪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