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十节、我不是范进(下)

2008-04-17 | 3:03 am分类:Uncategorized | 标签: | 38,193 views

第二部 第十节、我不是范进(上) 第二部 第十一节、右手(上)





孔二狗 回复日期:2008-3-2 14:26:04

富贵是个孤儿,长着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和高高的鼻梁,个子高高瘦瘦,曾经 有人说,富贵这人太不会打扮自己,如果他会打扮那他肯定也是个帅哥。富贵的父母和爷爷奶奶都在一次大火中死去,他自幼和姑姑一起长大。从小不但被姑姑家的 孩子欺负,也在学校里被人欺负,无父无母的孤儿在学校里总是要被欺负的。他在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还连名字都没有,他的语文老师随口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富 贵。

富贵的忍耐力极其惊人,虽然他在学校和家里每天都被欺负,但他从来都是默默忍受,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直到17岁那年。

17岁那年,一向学习成绩不错的富贵上高二。学校电影包场,电影的名字是《世上只有妈妈好》,这是一部用眼泪来赚取眼泪的电影。从没体会过父母的爱的富贵看了这部电影以后被感动得哭出了声,直到电影结束后还抽泣不止。

“富贵你这个傻逼,你连妈都没有在这穷哭什么?”班里一个男同学挖苦富贵。

富贵尚未擦干眼泪,回头望了望眼前这位男同学,咬了咬牙,没有说话。这位男同学的这句话刺到了富贵心灵中的最痛处。

当天晚自习,富贵拿着一把卡簧进了教室,以空洞的眼神面无表情的盯着那个在电影院嘲笑他的男同学良久。

“傻逼,看我干嘛?”

富贵依然面无表情,拿起卡簧对着那个男同学的胸口连捅三刀。捅完以后,富贵转身离去,慢步走出了教室。这是富贵第一次出手伤人,这第一次,就已经把人捅了个半死。

几天后,富贵被捕,被判入狱。在狱中,富贵结识了表哥。出狱的第一天,富贵又通过表哥认识了义薄云天的江湖大哥张岳。

张岳和富贵见面的第二天,一向同情弱者的张岳就花了700块钱给富贵买了一套新西装,又花了150块钱给富贵买了双新皮鞋。据说,这是富贵20年来第一 次穿新衣服和新鞋,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人把富贵当成一个人,包括他的姑姑和姑父,他以前身上所有的衣服和鞋子都是他姑姑家的哥哥穿剩下不穿的。

“大哥!”富贵实在想不到传说中的江湖大哥张岳竟然对他这么好,让他第一次有了做人的尊严。当场,富贵眼含热泪给张岳跪了下来“大哥,我这条命,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

富贵并不是为了这不到千元的衣服和鞋子把命卖了,而是为了张岳对他的尊重把这条命卖了。人,就是需要相互间的必要的尊重,这一点,张岳做得很好。士为知己者死,男人间的感情,就是如此。

“富贵,快起来,试试看合适不”张岳也被富贵这一跪吓一跳。张岳给他买衣服也是因为张岳觉得富贵这小伙子不错,刚出狱如此潦倒想帮他一把,并没有想过想把富贵收了当兄弟。张岳自己尝受过刚出狱时的落魄,十分理解富贵的处境。

富贵试了试衣服,“是不是袖子有点短?”富贵问表哥。
“我看正合适啊?”表哥说。表哥的确看这套西装非常合适,富贵穿在身上十分精神。
“我总觉得袖子有点短”富贵笑着说。

是的,富贵总穿他姑姑家哥哥的衣服,他的哥哥手臂比他的手臂长,所以他习惯了穿袖子特长能盖住半个手的衣服,如今,穿了正好合体的衣服,富贵颇觉不适。后来的富贵自己给自己买的衣服,也全是袖子特别长的。总穿着能遮住手的袖子的衣服,是富贵的标识。

“张岳是我的大哥,谁动他一指,我就要了谁的命”富贵当天对表哥说。

富贵还是像当年那样不爱说话,但出手极狠从不留情面。在张岳成名以后不再亲自动手的日子里,富贵就又成了另外的一个张岳。

富贵跟了张岳以后,又认识了李四、小北京、赵红兵这几位张岳的生死兄弟。由于张岳极其尊重赵红兵,所以富贵同时也把赵红兵当成大哥看待,他也没想到他在 读初中高中时就已经如雷贯耳的“红兵大哥”竟然是如此的容易接触。富贵极重义气,他认为他应该对待张岳的兄弟像对待张岳一样。

所以当他那天看到小北京处境凶险时,毫不犹豫的掏出了卡簧。但没想到的是,他的最后一刀竟然扎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

事后,富贵和小北京曾有如下对话:

“申哥,那个女孩子没事吧”
“没事儿,你别太担心了。你又不是故意的,医生说,保养得好点,连疤瘌都留不下”
“代我对她说声对不起”
“一定,谢谢你那天出手相助,否则说不定我就栽在了巴黎夜总会”小北京说得挺诚恳。小北京虽然从来没混过黑社会也没必要去混黑社会,但他还是十分在乎自己的名声的。
“申哥,看你说的,我是你的兄弟”富贵认为他出手帮助小北京再理所当然不过了。

当时已经小有名气的赵山河虽然一心想和张岳交手,但他还是对张岳有点打怵。毕竟张岳捅死了张浩然以及和勾疯子对捅等事迹江湖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赵山河是凭出众的武力闯荡江湖,但他打架时的疯劲别说和张岳没法比,就算是和勾疯子相比也要略逊一筹。所以,赵山河决定先找当晚的主要肇事者富贵“谈谈”。

富贵很快就得到了这个消息并且告诉了张岳。

“红兵,巴黎夜总会的宋老板找了陈卫东,陈卫东的人要找富贵先谈谈”张岳找到了赵红兵商量这件事儿。
“谈就谈吧,总比报官好。真的报了官,富贵非进去不可”赵红兵说。
“他敢报官吗?他还想继续把夜总会开下去吗?”张岳说这句话时又棱起了眼睛。
“这件事儿无论怎么说,是我们伤了人,该赔点钱就赔点钱吧。咱们现在谁手头缺那几个钱啊?”赵红兵想息事宁人。

“绝对不能赔钱,把钱赔给了他们,咱们哥儿几个还怎么混?”张岳说得斩钉截铁。
“你怎么总想混呢……”赵红兵毕竟不是唐僧,他从不絮絮叨叨的说张岳说个没完,从来都是点到为止。
“你别管了,这事儿我处理”

当晚,张岳又叫来了富贵。

“去跟陈卫东谈。告诉他,赔钱,那不可能。如果不服,消他”张岳说。

转载本博客内容请保留孔二狗原创作者署名。

第二部 第十节、我不是范进(上) 第二部 第十一节、右手(上)